前往
大廳
小說 達人專欄

《克蘇魯的黎明》0597.觸手可及的目標

佐渡遼歌 | 2023-11-05 20:00:18 | 巴幣 184 | 人氣 376

連載中克蘇魯的黎明
資料夾簡介
克蘇魯元素的奇幻武俠作品!!

  既然已經知道了月獸將內城區的衛兵都配置在重要場所,拉多米爾等人的誘敵或許無法發揮預期效果,偶爾也可以看見從外城城區飄起的黑煙,然而煽動遊戲住民出現騷動的成功率更低,原本就不抱持期望。
 
  李少鋒將氣息集中在五感。雖說無法感知到漆黑妖氣,依然能夠察覺腳步聲、呼吸聲、布料翻動的聲響,在日常居住的奢華宮殿裡面,月獸不會刻意隱密行動,甚至公然領著衛兵、僕役行動,這樣也有助於李少鋒等人提前察覺到異狀。
 
  在沒有遭遇任何人的情況下,阿妮絲三人順利抵達秘密房間。
 
  燕子停在能夠目視到暗門的位置,低聲說:「沒有衛兵……表示這裡不被當作重要場所吧。」
 
  「至少先等待半天,如果沒有月獸出現再做打算。」阿妮絲說。
 
  「妳需要調節魔力嗎?」燕子問。
 
  「不用,我先負責警戒──」阿妮絲尚未說完,突然轉頭望向長廊盡頭。
 
  李少鋒和燕子同樣斂氣閃入轉角。
 
  片刻,一隻月獸手持黃金權杖,緩步走向秘密房間。
 
  那是藍錐,當初在小鎮現身的另外一隻月獸,地位比起羅麻更高,推測也是負責管理小鎮的月獸。
 
  為什麼藍錐會出現在這裡?李少鋒暗自疑惑,繼續斂氣等到藍錐踏入秘密房間才束音說:「如果等會兒有辦法下殺手,要殺了嗎?」
 
  「目標是讓月獸帶著原礦去製作成上級紅寶石……請問您認為要殺了的理由為何?」阿妮絲蹙眉反問。
 
  「如果我們順利搶走了原礦,藍錐很有可能遷怒那座小鎮的鎮民,而他也是最瞭解詳情的月獸,說不定會追到維娜他們。」李少鋒斟酌地說。
 
  「您在這種時候依然有想到遊戲住民是令人敬佩的事情,然而藍錐是最適合帶走紅寶石原礦的月獸,如此大費周章也要找回這顆原礦肯定有著理由,在此下殺手是下策。」阿妮絲說。
 
  「這是維娜他們和漢克大叔做出的選擇,日後遇到各種困難也是該由他們自行解決。」燕子說。
 
  「我的意思是總不能在走廊放下紅寶石原礦就撤退,那樣太可疑了,做戲就要做十足,最佳辦法應該是抱持著殺死藍錐的心態進攻,找到合適時機再讓他把紅寶石原礦搶回去,然而如果有途中有辦法下殺手,要殺了嗎?」李少鋒澄清問。
 
  「那種級數的高手不是說殺就殺得死,顧慮到避免打碎紅寶石原礦的前提就更是如此……當然了,如果真的殺死藍錐也有好處,讓其他隻月獸從藍錐的屍體當中找到紅寶石原礦會更有可信度,而且為了避免又出現變故,很有可能立即命令工匠趕工雕琢。」燕子說。
 
  「這個想法也有道理。」阿妮絲同意地說。
 
  「那麼就端視情況而定,各自準備。」燕子說。
 
  片刻,牆內再度傳出機關聲響。
 
  藍錐雙手持著一個金屬盒子,踏出秘密房間。
 
  那是裡面放著藍寶石短刀的那個暗櫃吧?為什麼要特地取出那項物品?李少鋒疑惑地想。
 
  「不清楚那把藍寶石短刀的用途,但是盡量避免破壞。」阿妮絲持著戰鎚,靜靜等待燕子給出的動手時機。
 
  燕子眼中的翠綠異芒一閃,率先往前俯衝,由上而下斬落薙刀。
 
  李少鋒和阿妮絲則是緊跟在後,各自揮出那徹亞斯與戰鎚。
 
  同時面對李少鋒三人的夾攻,藍錐不慌不忙地側身將金屬盒護在胸前,用三趾手掌接連擋住薙刀、戰鎚與那徹亞斯。緊接著,藍錐像是認出了李少鋒等人,觸手叢激烈扭動,發出陣陣嘯鳴。
 
  阿妮絲沒有回以月獸語,而是引魔搶攻,戰鎚招招往要害揮去。
 
  藍錐沒有退卻,漆黑妖氣猛烈高漲,揮打的單掌就像是巨盾一樣守得滴水不漏,不僅僅徹底擋住阿妮絲的強攻,甚至將李少鋒、燕子都反推而去。
 
  李少鋒很快就理解到殺死藍錐有著實行層面的難度,只能夠以人數優勢持續纏鬥,期望他會露出破綻,然而想必受到不亞於羅麻一戰的耗損與內傷,在原礦尚未加工成紅寶石的此刻,需要替接下來的戰鬥保留體力。
 
  一想到此,李少鋒很快就改採第二方案,露出膽怯神色,攻勢也隨之放緩。
 
  燕子立即會意,薙刀近乎同時地瞄準觸手叢根部連刺三刀,吸引藍錐的注意力。阿妮絲也趁機揮出戰鎚,狠狠擊打在藍錐龐大的腹側。
 
  藍錐嘗試偏頭避開,卻因為阿妮絲的戰鎚導致無法順利移動,一根觸手的末端被薙刀切斷,當下發出震耳欲聾的嘯鳴,用著巨大身軀蠻橫將阿妮絲撞開。
 
  「慢著!」李少鋒取出紅寶石原礦,放在牆邊作勢要砸碎。
 
  藍錐的動作在一瞬間停滯,發出低低的嘯鳴,接著垂著觸手叢說:「不要……毀壞那顆原礦,現在就交出來。」
 
  「那樣會饒過我們嗎?」李少鋒說完不等待回應,隨即將紅寶石原礦往前扔。
 
  藍錐立刻轉身,散出大量妖氣高速閃移,接住紅寶石原礦,用雙掌分別拿著金屬盒與紅寶石原礦就要離開。
 
  李少鋒拋出紅寶石原礦之後原本要帶著阿妮絲遠離,不料眼角瞥見藍錐在轉身時似乎刻意揚起某條布疋,下意識地猛然急剎。
 
  下個瞬間,一道銀光劃過眼前。
 
  李少鋒偏頭看見一個菱狀金屬的暗器沒入牆面。末端漾著紫色光澤,顯然淬有外星劇毒。
 
  眨眼過後,藍錐的身影已經消失在長廊盡頭。
 
  「少鋒大人,沒事吧?」阿妮絲著急地問,急忙要拿出懷中的安納貝爾藥水。
 
  「沒事,有閃掉。」李少鋒伸手阻止,再次提醒自己不能夠因為那種非人的外形就小瞧對方。月獸是智慧生物,謀略、計策都不亞於人類,甚至更加狡猾陰險。
 
  「目前的發展算是順利,藍錐應該會立刻吩咐工匠處理紅寶石原礦,妳被撞了那一下還好嗎?」燕子問。
 
  「沒有大礙,快點追過去吧。」阿妮絲繃著臉說。
 
  「有辦法追蹤那種高手嗎?」燕子問。
 
  「追蹤藍錐很困難,不過他現在帶著裝滿細碎黑鑽的金屬盒,修為再高也難以徹底消去聲音。」阿妮絲肯定地說。
 
  「那麼就麻煩帶路了。」燕子說。
 
 
 
 
  阿妮絲發揮極為高超的技術,在藍錐無法察覺的情況下遠遠吊著,數十分鐘後確認他進入一棟圓頂的建築物內。
 
  建築物約有兩層樓高,兩側環繞著六座樓塔,樓塔之間則是有空中迴廊連接。不知為何,那些高中迴廊底部倒掛著長條形漆黑旗幟,令建築物處於陰影當中。
 
  阿妮絲獨自前往確認情況,李少鋒和燕子則是待在附近倉庫,稍作休息。
 
  這個位置已經來到了內城區的中央地帶,各種樓塔、隔牆與建築物幾乎遮蔽天空,無法從煙霧判斷另外兩組的所在位置。時間過去許久,也幾乎聽不到騷動聲響,只能夠祈禱其他玩家都平安無事。
 
  阿妮絲很快就返回臨時據點,迅速報告說:「裡面是寶石的加工房間,有著各種琢磨道具與大型儀器,全部有三名工匠,兩名年長,一名頗為年輕。藍錐嚴令他們立即趕工,在期限之前將原礦加工製成紅寶石。」
 
  「有期限嗎?」燕子皺眉問。
 
  「在今晚之前要完成。」阿妮絲說。
 
  「這樣……應該算是好事吧?」李少鋒不太確定地說。
 
  「或許有著吾等沒有搜集到的關鍵情報,有著『某個事件』讓月獸們必須在盡快備妥上級紅寶石,因此藍錐才會如此重視那顆原礦。」阿妮絲點頭說。
 
  「這樣也符合遊戲的設計,不至於等上好幾個月才破關。」燕子說。
 
  「我會繼續確認進展,麻煩你們擬定各種策略。」阿妮絲說。
 
  「沒問題。」燕子說。
 
  其後,根據阿妮絲的數次報告,進展相當順利。
 
  老者工匠沒有做任何的細部切割,直接開始琢磨原礦,藍錐則是寸步不離地待在房間內監工。在夜幕降臨前的傍晚順利雕琢完畢。
 
  阿妮絲搶先撤出圓頂建築,返回倉庫說:「似乎製作完成了。」
 
  燕子立即起身,拿起薙刀問:「還有多久?」
 
  「藍錐正在檢視紅寶石,推測數分鐘內就會踏出建築物,屆時會是最佳的搶奪時機。」阿妮絲說。
 
  「那麼就依照計畫,妳正面搶攻,人家和笨蛋學弟從旁協助,作勢要殺死藍錐實則想辦法碰到上級紅寶石即可,在動手前的瞬間,所有人同時運氣呼喊,傳遞出訊息讓華德、奧茲知道該以『隨行者』的方式返回地球。」燕子流暢地說。
 
  「請少鋒大人務必待在我的身旁。」阿妮絲正色說。
 
  「燕子學姊和我都會待在妳的旁邊。」李少鋒停頓片刻,忍不住說:「這樣真的沒有問題嗎?」
 
  「有哪裡不對勁嗎?」燕子蹙眉問。
 
  「總覺得……製作的流程似乎太過簡單了,漢克大叔提過月獸有著獨自的製作方式,說不定還有其他的程序吧?」李少鋒說。
 
  「妳站在銀鑰司書的立場怎麼看?」燕子蹙眉問。
 
  「月獸的生活建立在無數奴隸上面,然而本質狡詐,不會輕易信任遊戲住民,因此保留著最後幾個流程親自動手也在情理當中。」阿妮絲說。
 
  「現況可不允許失敗……那麼先繼續觀察情況。如果那顆已經是上級紅寶石,不管隨時搶到都沒問題,然而如果和原礦一樣碰到了也無法達成破關條件,要再還回去搶第二次的難度就大幅增加了。」燕子乾脆地說。
 
  「如果沒有要動手,最好先躲在適合撤退的位置。」阿妮絲說。
 
  「這裡應該是製作紅寶石的區域,如果需要進行其他流程,應該會在附近沒錯吧?那幾位工匠或藍錐準備容器放置紅寶石嗎?」李少鋒問。
 
  「藍錐只是用布疋包裹住紅寶石,並沒有看見類似容器。」阿妮絲說。
 
  「那樣確實有可能在附近進行其他流程……」燕子放遠視線地說:「旁邊的六座高塔嗎?」
 
  「問題是該挑哪一座。」阿妮絲說。
 
  「妳剛剛有探過裡面嗎?」燕子問。
 
  「為了避免徒增事端,我並沒有那麼做。」阿妮絲搖頭說。
 
  高塔內部的空間應該頗為寬敞,如果搶先進去有機會躲過藍錐的感知,在上級紅寶石加工完畢的瞬間偷襲搶奪。這點也是屢次陪著夏羽潛入的心得,即使是高手也不會每次踏入新場所就徹底檢查每一個角落,因此搶先躲藏著有更高機率不會被發現。李少鋒想歸想,現況卻是更之前的問題,得去賭六分之一的機率。
 
  燕子沉吟幾聲,當機立斷地說:「右邊第二座。」
 
  「直覺嗎?」阿妮絲蹙眉問。
 
  「在藍錐進入那棟建築物之前,有朝著那邊望去……人家不確定觸手叢全數貼幅擺動能否算是月獸的目光,不過方向是右邊第二座。這是目前唯一的線索。」燕子說。
 
  阿妮絲沒有反駁,率先斂魔飛掠。
 
  李少鋒和燕子也隨後跟上。
 
  右側第二座高塔的門扉並沒有鎖,內部出乎意料地寬敞,漆黑梁柱繞圈排列,全部共排出三圈。牆邊則是擺放著長桌、鐵架與鐵櫃,然而沒有任何窗戶導致一片漆黑,只能夠隱約窺見輪廓。
 
  低沉的呼吸聲緩緩迴盪。
 
  等等,這裡居然是牢房嗎?李少鋒閃過這個猜測,然而很快就意識到環境相當乾淨整潔,應該有其他用途,來不及細想就注意到腳步聲逐漸靠近,急忙閃入梁柱後方,徹底斂氣。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