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星爆】獨自踏上攻略的旅程

菲內庫( つ•ω•)つ | 2023-10-23 16:56:37 | 巴幣 2228 | 人氣 288







我是喬·威廉,今年四十八歲,是個保全。

自從中年失業後,我便開始任職於保全公司。最近我的工作地點被調到了一間小學,我的崗位是校門口的警衛。

這幾天上班執勤的時候,我注意到了一個可疑的人。

那是一名身材臃腫的男人。他總是身穿一件黑色大衣,背上背著一藍一黑兩把cosplay道具的劍,過長的瀏海蓋在篷頭垢面的臉上。



他顯然不是學生的家長,卻時常在放學時段的校園附近遊蕩。他三不五時就會拿下背上的兩把劍對著空氣亂揮,還會主動找落單的學生搭話。

但奇怪的是,他的速度很快。

每次我從遠方瞥見他藍黑的身影,正想要上前詢問時,他便會拔腿就跑,然後消失在放學後校園附近的人群之中。

直到有一次,我在放學時間聽到了不遠處傳來小朋友的哭聲。我用最快的速度衝向聲音的源頭,結果就看到了那個男人正在和小女孩說話。

然而,眼前的畫面卻並非我所想像。

原來有一名學校的小女孩跌倒擦傷了膝蓋,痛得哇哇大哭,而那個穿著黑色大衣的男人見狀把小女孩扶了起來。

黑衣的男人蹲下身,摸了摸她小女孩的頭。

「不哭不哭,摸頭還要哭。」他溫柔地說。

沒想到小女孩馬上就不哭了。

接著男人從黑色的大衣裡拿出一本小說,交到了女孩手上。

「這是大哥哥最喜歡的故事書,叫做刀劍神域。」黑衣男人耐心地向小女孩解釋:「回家好好把這本書讀完,傷口很快就會不痛了喔!這本書就送給你了。如果喜歡的話,可以再來找大哥哥拿第二集。」

小女孩收下了書。看到小女孩露出了笑容,黑衣的男人便安心地離去。

我望著那男人的背影,沒有再追上去。深深的愧疚讓我感到無地自容。原來我一直以來都錯怪他了,想不到在那奇怪黑色大衣底下,竟然有一顆溫柔善良的心。

.

過了不久,每天上下學與不同小朋友們打招呼的過程中,不知是不是錯覺,我隱約一直耳聞「刀劍神域」、「幫我撐十秒」、「星爆氣流斬」等讓人無法理解的字眼。



「這個帥氣的男人到底是誰!」不遠處,我看到兩個走路上學的小女孩正在討論一張動漫人物的圖。

「就是桐人!」另一個小女孩自信滿滿地說。

「你好快喔,安妮亞。」

「哇哭哇哭!摸頭嗨呀哭!」

聽到那句「摸頭嗨呀哭」讓我全身為之一震,那位黑衣的男人也曾經用過這個詞彙。

如果我沒記錯的話,那天我看見黑衣的男人把一本小說送給了一個跌倒的小女孩,小說的書名好像就叫做刀劍神域……

沒想到才短短幾天,刀劍神域已經成為小朋友之間的話題了。

我越想越不對勁,但又覺得幹怎麼可能,說不定這一切只是個巧合。

又過了一個月,刀劍神域果然已經在小學蔚為風潮。

這幾天放學前,我與幾個正在等小孩下課的家長寒暄。

我聽幾個家長在討論,他們家的小朋友最近突然都不看抖音和小紅書了。現在他們每天回家後什麼事都不想做,就只想要看一個叫刀劍神域的卡通。

「騙人的吧……」

我感到相當震驚,原來那名黑衣男人送給小朋友的書,竟然有這麼大的影響力嗎?

我拼命地說服自己,那個黑衣男人只是恰巧比較了解小朋友的喜好而已,但直覺告訴我事情並沒有那麼簡單。

畢竟,又有誰會特地穿著奇怪的服裝,每天在小學附近到處找小學生推廣刀劍神域呢?

在我第一次見到他之前,我從來就沒有聽過刀劍神域這個作品,而如今刀劍神域卻伴隨著他的出現徹底入侵了校園,我越來越無法相信這只是單純的巧合。

當天的放學時間,我望著人來人往的校門口。一個顯眼的紅色書包吸引了我的注意,我馬上就認出背著書包的人是那天收下刀劍神域小說的小女孩。

我聽到她跟身旁的朋友說,她想展示一下她最近學會的新招式。

接著小女孩二話不說就開始星爆了起來。


(示意圖,當事蘿莉)


只見小女孩跳起了奇怪的舞,兩手分別拿著不知道從哪裡拿出的黑色和藍色的造型雨傘,隨著舞蹈的動作快速揮動著,臉上的表情更是不停切換。

她招式的速度越來越快,甚至快到出現了殘影。我揉了揉眼睛,還以為自己看錯了,但她真的就是這麼快。

周圍的其他學生全都驚呆了,直呼:「這到底是什麼技能啊?」

是刀劍神域讓她變成這樣的嗎?

小女孩因為太快而出現殘影的畫面,彷彿也在我的腦袋裡留下了殘影,使我久久難以忘懷。我活了大半輩子從來沒有想過,一個小學生居然可以如此快速。

同時我也好奇,刀劍神域究竟是一個什麼樣的作品。儘管不想承認,但在不知不覺間我好像也開始對那些又快又帥的招式產生了興趣。

我必須再見到那個黑衣男人一次。

.

有一天晚上,下班回家的途中,我路過了小學附近的公園。

我遠遠地看到湛藍的光影在夜晚的公園獨自閃爍。還沒有靠近,一股油膩的汗臭味已經先撲面而來。

好奇心促使著我向前一探究竟,果不其然就是那名身穿黑衣的男子。

此時的他手持一藍一黑兩把劍,對著眼前的空氣亂中有序地揮砍。

那bmi超過35的臃腫身軀彷彿擺脫了體重的束縛,在一個突刺後輕盈地轉身,用左手淺藍色的劍迴旋揮出。

出招的過程中,他似乎被看不見的敵人擊中臉部,招式被迫中斷了一次,但隨後他馬上加快速度,以雙劍進行格擋後向上挑起,最後雙手同時舉起交叉劈下,總共連續發出了十六連擊。

「這就是……星爆氣流斬嗎?」我來到他的身旁,忍不住讚嘆地說。

那黑衣男子回頭看了我一眼,很快認出我是小學的保全。他先是充滿敵意地瞪視著我,但聽到我說的話之後,他撥開泛著油光的厚重瀏海,喜出望外地說:

「原來,你也看刀劍?」




我們坐在公園的盪鞦韆上,聊起了刀劍神域的話題。

那黑衣男子說他叫做桐谷和人,我可以叫他肥桐。這當然不是他的本名,但是他的朋友曾說他長得像桐谷和人,此後他便以桐谷和人這個名字自居,不再接受其他稱呼。

「你是後來才變成了最快,還是生來就這麼快?」我問他。

「誰知道呢?至少我也曾經被視為一個社會亂源。」肥桐淡淡一笑,肥厚的雙下巴從他的笑容下被擠了出來。

肥桐向我講述起他傳奇般的一生。

他告訴我他今年二十五歲,無業。自從他國中時接觸了刀劍神域的小說,便立志要成為一名封弊玩家。

然而上天卻對他開了一個玩笑。在他的成長歷程中,他總是因為身旁的人都不懂刀劍神域而不被諒解,出社會後為了成為封弊者而苦練劍技,卻因此找不到工作。

不僅如此,肥桐曾因為向小學生表演二刀流而多次進出警局,上次他帶著雙刀去搭捷運,更是被許多警察當場壓制在地。

就在去年,理應是NERvGear發售的一年,他卻誤信了詐騙差點被人蛇集團抓走……

在旁人的眼中,他的夢想無非是個笑話。

但面對整個體制系統性的壓迫,他從來沒有想過放棄。

為了終止這個社會對刀劍神域的迫害與歧視,他決定從國家的幼苗開始著手。

這幾個月以來,他時常低調地在小學的附近到處發送免費的刀劍神域小說,讓藍黑入侵校園,以此翻轉整個世代對刀劍神域的觀感。

聽了他的人生故事,我看著黑衣劍士的背影,不由得肅然起敬。

我彷彿看見了真正的桐谷和人。一個如此孤高的獨行玩家,現代的唐吉軻德。

「對了,要來我家看刀劍神域嗎?」在肥桐得知我其實還沒有看過刀劍神域之後,他熱情地邀請我。「我家很大,看累了可以直接練習劍技。」

我跟著肥桐回到了他家,他請我喝了薑汁汽水,還用客廳的大電視播放刀劍神域給我看。

我們一路看到刀劍神域第一季第九集,當我看完桐谷和人對七十四層的頭目閃耀魔眼使出星爆氣流斬後,我忍不住感動得哭了。

原來這就是星爆氣流斬,我終於理解身旁的黑衣男子為何對劍技這麼執著。

「看你這麼喜歡刀劍神域,我的房間裡還有很多更快的。」肥桐笑著說。

「還要更快?是新的劍技喔?」我說。

我覺得有點怪怪的,但還是半推半就地被他帶到了房間。

肥桐給我展示了他桌上的筆電,螢幕的畫面停留在巴哈姆特論壇的場外休憩區。

「你看,這裡就是所有星爆文的產地。」

在他的介紹下,我瀏覽著各式各樣的星爆文,滿滿的文藝復星讓我的大腦星爆到彷彿被微波了一樣。

「哎呦,你星啦?」肥桐注意到我因為過度星爆而隆起的褲襠,伸手就想要脫我的褲子。

「不要啦,肥桐,你幹嘛啊?」我站起身,一臉不解。

「我沒跟你說嗎?場外這個地方,又叫做男桐俱樂部。」肥桐說完便脫下黑色的大衣,露出滿身橫肉:「聽話,讓我看看!」



當我發現不對勁時,肥桐已經一把將我推倒在床上。

那天晚上,我被肥桐強暴了。

亞絲娜、克萊因,拜託了,幫我撐個十秒就好!」肥桐壓在我的身上,一臉星奮地甩著舌頭,渾身的肥肉波浪狀地擺動。

結果肥桐真的只有十秒就結束了。

他大喊了一聲「星爆氣流斬」後,在我的體內著實地種下了the seed。

.

那天之後,我再也沒見過那個黑衣的男人。

校園裡的小朋友們依舊星爆,但不論是在學校還是附近的公園,我都已經無法再找到那抹肥胖的藍黑身影。

後來我辭去了工作,買了XXL大小的全套桐谷和人服裝,花錢訂製一組真正的闡釋者和逐闇者。

我將沉甸甸的武器背在身後,感受著周遭的人朝我投來的異樣眼光。

這是身為一個封弊者,必須肩負的重量和使命。

但即使如此,我仍然拼了命地穿上拉風的黑色大衣、手持藍黑雙劍,出現在眾人面前。

要問為什麼……

「自從我被強暴的那一天」這種話,我是死也不會說出口的。

然而,他在我體內留下的the seed,此時已經深根、發芽。

我必然成為一名孤高的黑衣劍士、獨行玩家、封弊者。

從那天開始,我獨自踏上了攻略的旅程……






----------------------------------------------
延伸閱讀:


創作回應

姆咪啪
臭甲
2023-10-23 16:57:56
菲內庫( つ•ω•)つ
https://truth.bahamut.com.tw/s01/202212/0cda0f7027729e63e533f2f683cbda32.JPG
2023-10-23 17:06:41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