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千瘡百孔 二修版》第八十一章 – 諾爾蘭

左中道 | 2023-10-09 08:01:02 | 巴幣 0 | 人氣 73

連載中千瘡百孔 二修版
資料夾簡介
主角是個天生就有缺陷的皇子,卻在一個機緣巧合下獲得了改變命運的力量,但這份力量卻不是純潔的……

幹壞事不道歉的王子被政治事件牽連,逃亡間遭遇種種後,立志改變的屁孩成長故事【過去的艾勞德篇】(1-26章)。

王國軍的公主娜雅在抵抗帝國入侵期間,與成長後的艾勞德相遇,並一起在惡劣環境中掙扎出笑與淚的奇幻冒險【帝國入侵篇】(27章 - 77章)。

文章以幽默、輕鬆體裁書寫,戰鬥場景也是攀慕日式動漫的誇張風格。故事安置了海量伏筆與奇怪細節,望各位看得盡興!


第八十一章 – 諾爾蘭


諾爾蘭是一個古舊的巨型都市,近千年來一直被譽為英雄之鄉的地方。這裏人傑地靈英雄輩出,當中眾人皆知的開國英雄——萊因哈特,更是誕生於此。

承接千年時光的聚落地,這裏由村鎮演變城市的過程有別於其他古城,很多舊建築都被刻意保留下來。如果站在這城市的街道上,甚至會看見新舊建築混搭一起,差多各個並排的建築物都有著不同顏色的外牆,高低不一的建築群使到此地形成了獨樹一格的街道風貌。

至於城外屹立多年的城牆也未曾被戰火摧殘,同樣有著拉提亞該有的獨特氣派。奶白色的外牆即使被打理了也難掩歲月的侵蝕,所以基本上他們都致力保留著最原始的模樣,即是不進行清潔那種。跟帝國相比真的相差甚遠,這可能就是君主立憲下的體制自由所致。

攀藤滿佈著外牆,有些地方更直接被常春藤完全覆蓋,兩道身影沿著藤蔓以極快的姿態爬上城牆,可是依然比預想的慢了一點……

城牆上的作戰走廊,已經有不少拉提亞士兵提起武器戒備著突然出現的白髮男子。

那個白髮男腰間掛著黑色的單手武器,孤身站在眾多士兵前面,擁有一頭長達腰部秀髮的他沒有一絲想要戰鬥的意思。

他手插褲袋的模樣在他人眼裏可能過於囂張的關系,使到一些站得靠前的士兵都咬著牙。

實際上士兵們因看不透他的實力所以都不敢上前,站得最近他的士兵自然倍感壓力。看他一身光鮮的淺米色的禮服,而且還擺著一臉不肖出手的模樣使到這該的氣氛凝重起來。

「給我等一下。」

士兵們聽見又有新的人介入而且還是來自女性的聲音,頓時所有人都看向發話人的方向,包括站在眾人中間的白髮男。

誰知剛說話的人坐在牆邊隆起來的其中一個正方形雉堞上。在陽光照耀下,一頭淡金色長髮的女子坐在眾人的視線水平之上,顯得她如同女神下凡般神聖。

當一些士兵都適應了那些強光之後,才看清這女子上身穿著深棕色緊身裝束拼藍色布裙,她的小長腿配上長長的連襪靴,這麼眼熟的配搭……

很快便有士兵大叫起來:「不好了!邪惡公主回來了!」

「噢!慘了。」立即有人附和著。

「又要受罪了……」有些人用手背擦著雙眼。

「我不要!」更有人雙手拉著臉頰祈求自己還在夢中。

「幹!給我一點面子好不好!你們這班無用的東西!氣死我了!」娜雅氣得大叫起來,鼓著嘴的她差點想要拔劍弄魔法了。

士兵們霎時間都大笑起來,這邊的氣氛急速變了樣,信義還一臉不置可否地搖著頭,好像一早就預計有這情況似的。

站在娜雅身旁的小子見大家都很高興,便爬上身邊的雉堞上拍著心口大聲說:「大家好!我是泰迪!」

士兵們雖然都有看他,但全都沒有給予任何回應,所以小子又一次自我介紹,務求所有人都要記住他的名字那樣。

當然這樣士兵們都不會賣帳的,所以他又重複了數次。當中有位個性比較好奇的士兵一直看著小子,可能認為他跟自己同樣有著深藍色捲毛的關係,才生出一點點同情之意。

他來到已經跳下來跟眾人傾談的娜雅身旁問道:「那個穿平民衣服的小孩是來作什麼的?」

娜雅聽見後便一臉嫌棄地看著小子,然後又皺著眉頭來看信義,還指著信義說:「他是我手下的隨從。」

「手下?」這次輪到信義皺眉了。

他隨即便說:「公主大人,我們差不多出發了。」

「對!我不能停留太久!」娜雅連忙跟士兵們道別後立即前往城牆另一邊的馬道,這是一條運送物資上來城牆的長斜路。

她獨自一人像支箭那樣飛奔下去,信義見她不等他們就跑起來,頓時感到不滿。

他隨手提起小子的衣領就消失在城牆上,周邊的士兵發現他瞬間消失都不禁要譁然起來。因為那速度之快相信在他們眼裏就只有王國騎士那個級數才能辦到的。

士兵們驚訝過後都開始回到自己的崗位,人群散開後只有少數人還站在原地,當中一人說:「隊長……阻攔下方車隊進城的防務總長剛剛放行了,連同那些帝國軍一起進城了。這是不是代表我們戰敗了?」

那個被稱呼隊長的人聽見後想也沒多想就說:「戰敗又如何?以往又不是沒試過!過了幾十年之後,到頭來又不是不會讓我們獨立呢。」

「嗯,也對!我家後院還留下祖父輩沒弄掉的帝國國旗耶!」另一個士兵也說著。

「說起來我也想試試帝國的麥芽酒,聽說有著帝國公民身份之後都可以平價購買的!」那隊長滿臉期待的說著。

「喔喔,害我都期待起來了。」那些聽著的士兵們都不約而同地點頭。

城牆下的娜雅才剛落到地面街道,便看見信義跟小子叉著腰來等她。

娜雅看見信義一臉不悅的,便立即扁著嘴說:「怎麼了!?」

「幹嘛自己一個跑開?妳又不是不知妳被壞人盯緊的。」信義說。

「壞人?對!我現在就被你這個紅眼的傢伙盯著看了呢。」

正當信義咬著牙想說什麼的時候,娜雅搶先道:「剛剛又是誰不等人家私自閃現到城牆上高的?」

小子聽見後立即點著頭,還不停搖著食指來指著信義說:「這次是你不對在先了。」

「呃……」信義看見娜雅一臉得意的,一時難忍之下一掌拍在小子的頭頂來出氣,怎知右手早已消失的咒文瞬間激活了那樣顯現了出來。

撕心裂肺的痛楚從右手傳來,痛得信義一句話也說不出聲來。

可能因為信義穿著長袖衣服的關係,娜雅都沒發現信義的異常,所以才說:「沒關系了,就原諒你一次吧,那之後你跟我們同行的時候就不要一個人閃現了,要乖乖跟我們一起跳躍才很呀!知道不?」

流著冷汗的信義勉強地把右手放到身後,裝作無恙的他輕輕點了點頭。

娜雅見狀便燦爛地微笑著,「那我們快起行吧,別讓勞倫斯跟那個女人在車上等我們太久了。」

小子立即高舉雙手和應道:「好喔!往女孩子的房間進發!」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