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千瘡百孔 二修版》第七十八章 – 起行!【旅程始動篇】

左中道 | 2023-09-29 08:01:02 | 巴幣 0 | 人氣 73

連載中千瘡百孔 二修版
資料夾簡介
主角是個天生就有缺陷的皇子,卻在一個機緣巧合下獲得了改變命運的力量,但這份力量卻不是純潔的……

幹壞事不道歉的王子被政治事件牽連,逃亡間遭遇種種後,立志改變的屁孩成長故事【過去的艾勞德篇】(1-26章)。

王國軍的公主娜雅在抵抗帝國入侵期間,與成長後的艾勞德相遇,並一起在惡劣環境中掙扎出笑與淚的奇幻冒險【帝國入侵篇】(27章 - 77章)。

文章以幽默、輕鬆體裁書寫,戰鬥場景也是攀慕日式動漫的誇張風格。故事安置了海量伏筆與奇怪細節,望各位看得盡興!


第七十八章 – 起行!


拉提亞王國的傷兵們都紛紛來到營地入口那邊,這裏差不有數十輛帳篷馬車正排列在門口的空地上,車上早已乘滿了傷員,未能上車的傷者都擠在車下試著爬上去。

「等一下,真的受傷了就不要上來啦。」一個滿身鮮血的士官在馬車上推開爬上來的傷者。

「什麼嘛,我這斷臂是假的,你看!我用繃帶收藏了前肢的。」那人強行爬上車來說。

「好吧,其他人先冷靜一點,這卡車滿了,都去其他篷車吧。」

「不,全都滿了,我看見這裏還有一個位呢,讓我上去吧,我也想送公主殿下離開呀。」下邊人群裏其中一位想要蹭上來的人說。

「不行,那個空位預留給鷹眼大人的。」

「他人呢?」同在車廂裏面的羅德問道。

還在滴血的士官轉頭道:「應該在公主殿下那邊吧?」

「他們都在幹麼?那麼慢的?」羅德拿著不知明的紅色物體就往身上拍去,濺起來的紅色汁液都灑到身邊的人裏去了。

車廂內的人都伸手到一個發臭的木桶裏拿起了一些不知明的紅色混合物,然後很熟練地往身上塗抹。

「阿——嚏!媽的,是誰在說我?」鷹眼大叫道。

對著馬車看的娜雅聽見鷹眼的聲音便向後望去,原來她身後已經聚集了一群熟悉的臉孔。

娜雅很快便看見站在鷹眼身旁的柏修斯,「父王……我……」

柏修斯走到娜雅身前輕輕摸著她的臉頰,而且還替她按摩著淚溝,低聲道:「嗯,去吧。」

柏修斯看她依依不捨的又道:「時候不早了,這次出行可不是普通的旅遊,途中遇見什麼困難也好,謹記要相信同行的同伴哦。」

「知道了。」

「上車吧。」柏修斯替她轉動著身子,再向她的背部輕推了一把。

娜雅走到登車的梯級前邊又轉頭向後看去,眾多送別的人都已經跟著走前來,諾瑪、阿肯、拉薩他們都笑著向她揮手道別。

亞當將軍和魔法學院的老法師約瑟夫都對她點頭告別。

在他們身邊的鷹眼更向她豎起了大拇指。而村長則抱著雙手好像不在乎她要離開那樣,而且看她的眼神帶著滿滿的輕視。

娜雅看著大家都前來歡送便再次面向他們,她輕輕捏高了裙腳行了個標準的屈膝禮,然後才快步走上梯級步進了馬車。

村長見她進去了便來到柏修斯身邊,還用力地拍著他的後背。柏修斯抹了一下眼角說道:「我還是頭一次看見她正式地行禮……娜雅終於長大到要離開我了。」

「依——妳為何會在這裏的!」車廂裏傳來娜雅的尖叫聲。

村長立即笑道:「是呀,她要跟其他男子走了,都不要你了。」

車廂內的埃爾莎端坐在後座的三人長椅上,可能因為她一直坐在另一邊靠窗的位置,所以剛才在車下的時候沒有看見她的身影。

正好坐在埃爾莎旁邊的信義站了起來,他指向車頭的前門說道:「關燈,起行!」

車夫聽見便揮動馬鞭,馬車也開始緩慢移動起來。

歡送他們離開的人都透過車窗看見娜雅把小子從後座拉起來,然後搶了那位置坐下來。那之後因為關了車廂燈,所以大家都看不見裏面發生什麼事了。

馬車離開後柏修斯對村長說:「不緊要,至少跟你的兒子沒關係就可以了。」

「我操,不爭氣的東西。」

「想不到你會那麼多管閑事的,奧賽萊斯。」

「什麼意思?」

「你竟然說我的小公主沒有家教!」

「哦,那時原本想說她父親有夠無能的,怎知突然想起她父親就是你喔,所以我都沒說下去了,因為你在無能方面……嘻嘻。」村長掩著嘴笑得很壞。

「拜託你改改那把臭嘴吧,怪不得她會離開你了。」

「媽的,幹嘛提起她。」

「哈哈,以她的性格,她可能一直都在某處觀察著你。」

「……」

柏修斯看他不說話了,便更加高興,「真想看看娜雅她們幾個在旅途上發現我們留下的事蹟,會有什麼驚訝的反應。」

「大叔呀,那是多少年前的事了,還說這些?你不去看看你的生鏽王冠底下收藏了多少白頭髮?」

「你確定要跟我說頭髮嗎?」柏修斯側著臉用大細眼來看他。

「對不起囉。」村長笑道。

這兩個大叔笑得很高興,他們同時看向營地裏唯一出口,那邊的車隊都準備得七七八八了。

「他們來了。」有人大叫道。

很快便有人提醒道:「小聲一點,不能讓那班帝國人知道的。」

羅德也探頭出來說:「快去拿準備好的帆布,快一點,用帆布包裹娜雅殿下的車廂。」

士兵們的動作快得絲毫提不出爭議來,數位風系屬性的士兵只不過兩三下就把剛到來的馬車包裹得妥妥當當。

羅德才剛說完不久就聽見有士兵回應他:「都可以了羅德大人!」

「我來了,羅德。」鷹眼跳進滿滿腥臭的篷車上說。

「很好,各位傷者們都坐好吧,我們要出發了!」羅德探頭對著後邊的車隊說。

「等一下……」鷹眼說。

位於車隊最前的他們移動了小許又停下來,當篷車裏頭的「傷者們」都看著鷹眼時,鷹眼便說道:「你們很臭呀!幹!叫我怎樣跟你們一起坐呀。」

柏修斯跟村長等等送行的人來到營地門口,他們看見車隊很快又再度啟行便揮手道別。

當所有車都離開了之後,柏修斯長長地嘆氣,還擺出一副很擔心的模樣。

村長正想要開口恥笑一番的時候,有位全副武裝的騎士跑近來說:「公主殿下他們呢?」

諾瑪開口道:「剛剛離開了。」

來到他們身邊的騎士正是費爾南,他咬著牙道:「我想清楚了!作為娜雅殿下首席騎士的我還是放不下心來。我決定要在沿途上暗中保護他們才行!」

阿肯聽見立即走上前說:「算我一個!」

拉薩見阿肯都上前了便望向諾瑪,而她也笑著看過來,隨即兩人都走上前來。

柏修斯看他們都滿腔熱血的便點頭道:「果然年少就是要如此熱血才行呀。行!都去吧。」

在一邊看戲的亞當輕聲道:「跑吧,這裏所有能動的馬車都用光了。」

阿肯聽見後大叫道:「什麼!?」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