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第三十一章:海天決

白蓮山人 | 2023-09-18 20:18:17 | 巴幣 0 | 人氣 30

完結兵甲記
資料夾簡介
廢天地、滅生靈、神裂歇、寧清 兵甲武經現,神州烽煙起,四魌封武冠,莫問誰為敵?

婆羅塹、石橋上,長橋血戰、殺聲震天,飛濺的鮮血如雨,在橋面上染成一條邪豔紅路,笑劍鈍:「喝」眾獄兵:「啊、哇、啊」狂暴者:「喝」摧毀者:「呀」笑劍鈍:「喝」長槌長槍再擋去路,雙刀格閃、腳步稍阻,弱點明顯,刀刀欲取傷者致命,笑劍鈍眼已殺紅、心更瘋狂,就在此時,太息公:「呀」再見太息公狂浪一掌、直撲面而來,笑劍鈍:「呢」被震退數步、以刀拄地、鮮血濺臉,狂暴者:「喝」一搥擊中天刀背上之漠刀,笑劍鈍一怒一刀刺穿長槌者,狂暴者:「啊」笑劍鈍:「不准傷我的兄弟,喝」再刺上前同時貫穿兩名獄兵,刀鋒旋轉將三人爆體而亡,狂暴者:「哇」兩獄兵:「啊、哇」太息公:「呀」笑劍鈍:「喝」歸心如箭、腳步加急,眼前是最激烈的正面衝突,天刀被太息公一掌擊退、再度攻上,笑劍鈍:「喝」不容錯失,太息公毫不留情,掌掌致命殺招、式式逼命無常,太息公:「呀」近身攻上被天刀逼退數步,太息公:「呀」再發一掌將天刀擊飛,笑劍鈍:「啊」便不支跪地,見狀,摧毀者:「殺」帶兵攻上,笑劍鈍:「喝」一刀迴旋、獄將斃命,摧毀者:「啊」眾獄兵:「啊、哇、啊」笑劍鈍:「回去,我們一同回去,喝」再度衝上,太息公:「呀」千軍萬馬、銅牆鐵壁,為何短短的一座橋,卻是遙遠的如同天涯彼端,退、不能,因為背負者兄弟、更因背負者犧牲者的期待,天刀腦中浮現眾人犧牲之景,太息公:「呀」宏大一掌,天刀急忙一砍,笑劍鈍:「啊」右手漠刀被震開、人再受重創,便以左手天地不倒,太息公:「碧眼銀戎,你的堅強只是加深你的痛苦,讓吾終止你的折磨吧」太息公雙掌一舉、準備格殺天刀笑劍鈍:「我一定要帶你回去,一定帶你再看一次雙日涙星,喝」亦舉起天刀,為情為義、無懼無退,天若有感、焉能不哭,忽然,大雨如盆傾下,太息公:「傾盆大雨,百年無雨的婆竟下了傾盆大雨,怎會」周圍乍聞淒厲哭聲,婆羅塹萬千戰死冤魂同悲而嘆、大地哀鳴,石像竟爾流下血淚,太息公:「唉呀,怎會這樣,呀」異象乍生,太息公心中一懼、急出致命之掌,天際乍現裂縫、周圍水瀑逆流,銀漿飛瀉、震懾非常,然而雨水滲雜血水、遇冷蒸騰,竟成一片血霧籠罩四周、迷茫視線,太息公:「裂宇之濤,呀」笑劍鈍:「喝」視線受阻,關鍵一擊竟爾失準,天刀趁機衝過太息公身旁,太息公:「啊」隨後,天刀已衝過中線,笑劍鈍:「呃」便不支跪地,太息公:「不可啊,呀」中竟被闖過,太息公急發一掌,卻見,兩道光芒快速捲入,什島夷參擋下了命之学,令島赫赫:「此人過了中線,已屬殺戮碎島境界,太息公,勿在碎島殺人」太息公:「此人乃佛獄重犯,豈准碎島收容」什島夷參:「若有疑慮,請貴主與吾王商談,若再越界便是開啟兩國戰端」太息公:「這這這,可惡、可惡啊,呀」便憤怒化光離去,令島赫赫:「偉大的戰士,你的英勇,我們在另一端已經見證」什島夷參:「你的傷勢沉重,我們會盡力救助你」笑劍鈍:「到了,兄弟,我們到了」便解開背上布條、放下漠刀,笑劍鈍:「我們沒事了,漠刀」卻見漠刀身軀癱下,天刀急忙扶住,笑劍鈍:「漠刀、兄弟,我們已經到了殺戮碎島,我們到了,你醒來,你不是講過我們還要回來,回來帶走白帝,兄弟、兄弟」層層險阻、豁命闖過,無奈卻是死關難渡,來不及共睹的雙日涙星,只能在生眼裡,哀慟、冰瑩,笑劍鈍:「啊」便昏倒,令島赫赫:「他傷勢沉重非常,就算急救也未必有命」什島夷參:「快將他送醫」令島赫赫:「將屍體也一併帶走吧」兩人化光帶走天刀兩人。

天地合,新月天地合、雙峰海天決,萬眾矚目之戰,當世兩大高人,耶穌、魔性灌頂,百年修持似風吹髮,勢無可轉,擎海潮、怒眉若騰,仙骨穩立如參天恆,一意翦惡,只見同聲一掌,擎海潮:「喝」耶穌·:「呀」雙拳擊向天覆,天覆慢慢旋開騰空,接聞一聲,擎海潮:「喝」耶穌・魔:「呀」兩人近身交学,天覆挾帶沉沉氣壓降下,海天之戰、於焉爆發,合外,揀角喫毛:「哇哇哇,這下開戰了」業途靈:「師父啊,這個地形不知誰設計的,這麼糟蹋人」秦假仙:「造物者的神要向你報告嗎,傻瓜」合內,此時天覆落下,擎海潮:「喝」耶穌・魔:「呀」兩人同掌擊高天覆,心知地漏特殊石理,耶穌、擎海潮首以近身接,勁來往見力不見波、杜絕氣功反彈,合外,千葉傳奇:「嗯,好個鬥智鬥力之戰」合内,耶穌・魔:「喝」擎海潮:「呀」撼空喝聲,雄勢震出救天,北冽鯨濤飛縱而出、初運個人秘學,擎海潮:「覆手瀉濤」耶穌・魔:「破甲尖鋒七旋指,喝」掌勁無盡反射、兩人纏戰難休,條見兩人掌襲近,卻是,各自擋下反彈之勁,擎海潮:「百世經綸,僅此而已」耶穌書・魔:「北冽鯨濤,不過爾爾」兩人再度出擊高落下之天覆,擎海潮:「進招吧」耶穌・魔:「喝」只見救天靈功再運,佛珠周旋盤身、聖華清耀奪目,開啟海天之決第二章。

定禪天,佛劍向淨琉璃說明原由,淨琉璃:「無法抑制救天殺性,只會增添更多的變數」佛劍分說:「我知曉,情況不能繼續惡化」淨琉璃:「此次特南克斯親往佛獄,相信能找出根治的方法」佛劍分說:「嗯」此時,尙風悦與天狼星來到,佛劍分說:「是極道先生與天狼星」極道先生:「佛劍、淨琉璃,好久不見了」淨琉璃:「未知先生來此何事」極道先生:「事情關於耶穌與阿修羅,詳情聽說」便說明原由,淨琉璃:「目前耶穌的身上,藏有一滴神子之血」極道先生:「當初救天獨自前往與天談判,後來更與神子進行生死條約,兩者身上各自負有對方心血,佛劍分說:「談判一事,吾亦會聽救天提起,但他未說清實際的條件交換」淨琉璃:「救天的情況惡化,莫非與此有關」極道先生:「這滴血的影響究竟有多大,這點我也不清楚,但如果能取出,也許能改善救天心性惡化的情況」佛劍分說:「嗯」極道先生:「佛劍是否有疑慮」佛劍分說:「吾認同必須取出神子之血,但拯救阿修羅一事,如果他仍是為天所用,反而造成蒼生苦難」極道先生:「這點請你們放心,根據我長時間的調查與相處,夜神眾人本無意侵犯苦境」天狼星:「阿修羅本身厭惡侵略與戰爭,夜神當初更失去記憶,苦境發生的一切皆是天者幕後操控,只要能喚回阿修羅,必能挺身抗衡天者」佛劍分說:「魖族本性難測,當初的莫汗走廊、現今的萬妖爐,皆是阿修羅一手造成」極道先生:「這」淨琉璃:「死國之內發生的故事,我們並未完全清楚,吾也認為先生還需思量」極道先生:「就請你們相信我與天狼星,如果阿修羅真讓我們失望,我一定會負起全部責任」淨琉璃:「嗯」極道先生:「淨琉璃,請讓我與天狼星厚顏以這段時間的付出,為阿修羅背書好嗎」淨琉璃:「二位對武林的貢獻莫大,吾等非常清楚,佛劍分說:「我相信你」極道先生:「太好了,多謝你們」便點頭行禮,極道先生:「拯救阿修羅,除了送入神子之血解放靈魂,還需切斷阿修羅軀體的禁錮」佛劍分說:「我們該怎麼做」極道先生:「要使用神坊羽衣刃欣斷妖爐魔爪,需要有如來喚心經,放眼武林,只有你是目前唯一的人選」佛劍分說:「如來喚心經」極道先生:「沒錯,除了霓羽族的祭子,外族之人要使用羽衣刃,除了劍法精純之外,還必須熟悉如來喚心經」淨琉璃:「原來如此」佛劍分說:「帶吾前往吧」極道先生:「隨我來」三人便離開,淨琉璃:「善心與惡念,總在一線之間」

死國、殿上,天者眾人討論著,天者:「耶穌與擎海潮,戰局開端了」地者:「相信屆時,現場將引起一場混戰」天者:「而吾,正在等候一名貴客」此時,黑閣冷爵來報,黑闇冷爵:「啟稟天者,惜夫人帶著九韶遺譜與赤子心的屍體,在死國之外等待」天者:「很好」這方面、曠野上,天者四人化光而出、一會惜夫人,天者:「惜夫人,你終於來了」惜夫人:「天者,請馬上開始吧」天者:「沒問題,夫人請隨我們前往雲渡山,醫治赤子心」惜夫人:「帶路」天者:「榮耀的時刻即將來臨了」

薄情館、房内,慕容情逗著小白鳥玩,撒手慈悲:「這連日來吾多所權衡,決定選擇兵甲武經之秘密,作為報償」慕容精:「哦,那劍之初一事你要放棄嗎,交易一旦成立就再無反悔餘地,你能確定兵甲武經的秘密,就是你所需要的消息嗎」撒手慈悲:「唉,我的長處就是容易三心兩意,最好的結果就是魚與熊掌能可兼得,館主要讓吾如願嗎」慕容情:「哈,來日方長,你還有與交易的機會」撒手慈悲:「那館主可是要保好劍之初這張王牌,若在此之前王牌曝了光,來日你落難成凍骨,吾也不會替你收埋」慕容情:「你盛情提醒,真使吾感動萬分,吾就選一則能一睹劍之初風采的武經秘密,大開你之眼界」撒手慈悲:「選一則,你的意思是,武經秘密你亦要有所保留嗎」慕容情:「聰明人聞一知十,一則兵甲武經的秘密,聰明如你者,難道無法參透其他」撒手慈悲:「這樣與咱們當初交易内容不符,我就算再聰明,你也不能佔吾這種便宜」慕容情:「觀你言色,莫非今日之會是要破局嗎,一旦打壞氣氛,你什麼也得不到」撒手慈悲:「嗯,哈哈哈,館主不愧是生意人,這種精打細算,真讓吾一書生只能抱書飲恨,,一樁就一樁吧,聊勝於無」慕容情:「聰明啊,喝」慕容情開啓武經之秘,要時濃霧迷眼、氣氛詭譎,撒手慈悲:「嗯」便手按刀柄、凝神以待,此時慕容精雙手一攤,只見半空中出現了一方異境、一地人事,似是雅狄王與劍之初身影,亭中兩人、似似戰,灑酒一席、交歡而散,撒手慈悲:「原來如此,兩人果然早有交情,難怪劍之初會臨戰而退」慕容情:「嗯,臨戰而退,什麼意思」撒手慈悲:「聰明人聞一知十,館主眉清目秀、想必思維也清,這畏戰始末,你應不難串連啊,,今日多謝了,告辭」便離開,慕容情:「劍之初,你的過往,我竟不如一個外人熟悉,哼」便揮手關上房門。

天地合,海天之戰第二章,地漏之內、激烈仍續,耶穌・魔:「喝」擎海潮:「呀」天覆之外、全神貫注,業途靈:「師父啊,加油,你一定要打得他做狗爬」揀角喫毛:「擎海潮,你千萬不能漏氣啊」秦假仙:「唉唷,看來他們那邊也有啦啦隊」塔矢行洋心想:「耶穌,不知你的棋藝是否跟武功一樣強,改天再來找你比劃」業途靈:「啥海派,遇到我師父,你們就等失敗,哼」合內,耶穌・魔:「喝」擎海潮:「呀」高人對掌、式中有式,置身極限空間,擎海潮、耶穌攻守齊意,防一步之差,耶穌·:「一氣動山河,喝」擎海潮:「浪逐千秋峰,呀」百世經綸名招再現,擎海潮新出絕學、崩然以對,霎時地漏轟雷響、天覆迴震盪,兩招衝擊再度推高天覆,合外,眾武林人支撑不住音波,武林人一:「啊,我的耳朵啊」便紛紛逃離,捒角喫毛:「哇,我看要在這裡做觀眾也要有根基,才有命看吶」合內,兩人各自負傷、嘴角滲血,耶穌・魔:「擎海潮,到現在,你才讓吾有了鬥與」擎海潮:「來戰方長,你要覺悟,,百潮定觀」只見北冽鯨濤眼神一凜,翻袖、招手,納渾元於廣懷、擊浩力以通神,耶穌·:「去」舉掌一擋,被震退撞向山壁,救天雙足一路、穩住身形,耶穌・魔:「大乘一帆引,呀」高聲一昂,力透聖功之體、氣由法印撥掌,直撲對手勁敵,擎海潮亦被聖功震向山壁,擎海潮:「喝」雙手一推,將氣功洩往地下而去,隨後,耶穌・魔:「呃」擎海潮:「啊」洩勁反衝、震出兩人,卻是逆身再激鬥,戰場延伸天覆,只見兩人倒站於天覆底部對掌,耶穌・魔:「喝」擎海潮:「呀」合外,秦假仙:「哇塞,倒著打啊,真的有這麼刺激嗎」塔矢行洋心想:「這種戰法空前未有」業途靈:「師父啊,打下去」合內,兩人從天覆底部飛落,耶穌・魔:「五蓮髮指」擎海潮:「八虛浪擊」語甫落、掌如星,一擊一印,周旋石壁之圈,壁上留下無數對掌之印,隨之,大地震動異常,合外,武林人二:「唉唷,地震、地震啊」便紛紛逃離,合內,沉雄內勁、力透石壁,將地漏之外的平地擊成環狀丘壑。

高峰之上,撒手慈悲找上一羽賜命,撒手慈悲:「嗯,你越來越準時了,這是好的現象,你要好好保持一羽賜命:「此番召請,未知是為何事」撒手慈悲:「吾已確知了劍之初的藏匿之處,現在就欠你一箭相助了」一羽賜命:「嗯,吾有講過」撒手慈悲:「講過不想趁人不備、暗箭傷人是嗎,但若你個性是如此磊落,那又何必選擇弓箭之術來作為自己的武學強項,你見過哪個射箭的人是站在敵人面前開弓的」一羽賜命:「你還不夠了解我的弓術特性」撒手慈悲:「是是是,我不了解,但我已經找到能讓你的箭射得心安理得的方式了,附耳來,便對一賜命耳語一番,一羽賜命:「這,,要吾幫忙可以,但吾要以自己的方式開弓,其目的只在於逼劍之初現身」撒手慈悲:「呵,三個時辰後,我要看劍之初中箭落馬,,不是,是走出廢之間」一羽賜命:「可以」撒手慈悲便取出元沙一觀,卻見其發出紅光,撒手慈悲:「嗯,來去處理一點事情」便離開。

雲渡山遺址,雲渡山已成荒地、萬妖爐鼎立其上,拔刀洗慧、輝煌墜世謹慎守護,拔刀洗:「嗯」此時,撒手慈悲化光來到,輝煌墜世:「撒手慈悲,來此何事」撒手慈悲:「耶穌與擎海潮兩人展開決鬥,你們不妨前往與特南克斯會合,協助他一臂之力」輝煌墜世:「那阿修羅」撒手慈悲:「身中聖箭、回天乏術,無須在此浪費時間」輝煌墜世:「嗯,前往與特南克斯會合」拔刀洗慧:「可以」兩人便化光離去,撒手慈悲:「阿修羅,你真好運」亦化光離開,隨後,天五人化光來到,:「夫人,可以準備開始了」惜夫人:「現在要如何」天者:先將赤子心的屍體放下,待吾醫治阿修羅身上的箭傷,讓他解除護體」惜夫人:「然後呢」天者:「等待阿修羅軀體恢復,萬妖爐便會現形,將赤子心的屍體送入,最後打開九韶遺譜,等待萬妖爐完成,會將生命之能轉入赤子心軀體之內」惜夫人:「好」便放下赤子心屍體,:「阿修羅」地者:「慈光之塔的聖箭,果真非凡」天者:「哈,喝」只見天者拿出慈光奇石,阿修羅身上的非天一羽開始溶化,傷口也漸漸癒合,黑閣冷爵:「好神奇的東西」地者:「先待天讓阿修羅軀體復原,再進行下一步」而在暗處,佛劍、夜神、天狼星靜觀等待著。

火宅佛獄、殿上,太息公返回,咒世主:「情況」太息公:「被他們闖過婆羅塹」聞言,咒世主手一舉將太息公吸至面前,咒世主:「你失敗了」太息公:「是」咒世主賞了太息公一巴掌,太息公:「啊」臉上留下血痕數條,太息公:「嗯」咒世主便起身,咒世主:「你們明白此事的重要性,為何還失敗」凱旋侯:「王,息怒」咒世主:「太息公、黑君,你們留守佛獄,,隨吾往天地合,殺擎海潮」凱旋侯:「王要御駕親征」咒世主:「在佛獄完全掌控耶穌之前,不能再有任何變數」凱旋侯:「是」咒世主:「此戰過後,吾要親自一會戢武王」凱旋侯:「王,此時此刻深入殺戮碎島,只怕戢武王對王不利啊」咒世主:「這次的大錯,必須由吾親自彌補」
薄情館、房内,慕容情逗玩著,同時與廢之間的劍之初對談著,慕容情:「時刻將近了,你果真還是要去」劍之初之影:「終究要去,吾會早去早回」慕容情:「為何你就是不明白,在「你踏出這步的時候,很多東西都會改變了」只見劍之初看著桌上女人之圖像,劍之初之影:「哈,心不變、天地不變」慕容情:「你本是坐臥東窗、淡看日升月落的人,一幅圖,就足夠讓你流連半生,,能坐視你現在的沉淪嗎」劍之初便收起圖像,劍之初之影:「只有這一次」慕容情:「永遠會有下一次」

摩訶塹,殺戮碎島與詩意天城交界處,空野流霧、雲海湧濤,迷濛間,一陣震天鳴響傳動,龐然舸烙著碎島印跡、破浪而來,殺戮碎島北面交界·摩訶塹,今日王氣沖雲,飛船上,戢武王:「你不辭千里,為吾界先王送訊,此還書予吾有莫大意義,更讓吾處事方向更加明確,如此功勞,值得吾親自送行」笑劍鈍:「若能斷絕貴境與火宅佛獄合作之機,此行不虛」戢武王:「你傷勢尙未痊癒,何不養好傷再回去呢」笑劍鈍:「將雅狄王遺書送達後、塵事已了,如今,吾只想趕緊將兄弟屍骨送回詩意天城下葬」戢武王:「嗯,送行至此,再無餘步,過了這座般咒橋便是慈光之塔的地界,以你詩意天城子民的身份,慈光之塔自是不會多作為難,保重」笑劍鈍:「多謝」便化光下船,橋上,天刀拖著漠刀棺木而行,江湖波泛、沉浮由天,人世數十萬千、轉眼清灰與淚。

薄情館、廢之間,暗夜冷、殺氣濃佈,撒手慈悲一步一步走向神秘廢之間,同時,高峰上,只見一羽賜命開弓瞬間、弦上凝風聚雲,一羽賜命:「憑風定羽·捉影一瞬,剎時天地呼雷、四野旋煞,氣勢一箭能否逼出劍之初,撒手慈悲又將採取何種行動?

天地合,黑夜白晝、日月交替,海天一決、如火如荼,早已忘了出過幾招、展了何式,兩人戰至忘我、滿臉汗水,擎海潮:「百世經綸,亮出你背後的神器,再來」耶穌·:「哈,這將是另一場搏命的開始,喝」救天左一動,如是我斬似感而出,頓時蓮華如星落、聖氣似洪流,擎海潮:「很好,以柔克剛,吾回敬你一物,號雨鯨豚,呀」只聞北冽鯨濤一聲沉喝,冥冥夜空瞬間雷雨掩饰,羽袂飄飛中乍現一絲神索,合外,拺角喫毛:「號雨鯨脈,連這種禁忌之物也用上,會是悲劇、會是悲劇啊」此時,凱旋侯亦來到觀戰。

雲渡山遺址,天者使用師尹秘法,一羽賜命所留聖之傷完全癒合,阿修羅護體解除、萬妖爐再度現出,天者:「喝」阿修羅:「啊」地者:「夫人,天者必須繼續灌輪阿修羅能量,現在就看你了」惜夫人:「呀」惜夫人送入赤子心的屍體,隨後開啟九韶遺譜,至美樂章也隨之出,原本寂靜的萬妖爐也翻湧沸騰,阿修羅:「啊」突然,一道劍氣擊飛惜夫人手上遺譜,隨後鴉魂衝入,見狀,九妖翼姬:「呀」躍身伸出狐尾打退鴉魂,鴉魂:「妳」九妖姬:「休想得逞」此時,尙風帨與孔雀、弒道侯、萬古長空亦來到,地者:「哦」隨後,佛劍、夜神、天狼星三人從暗處而出,極道先生:「地者,這次不可能讓你們得手」卻見,銀月貪狼現身,銀月貪狼:「哈,就憑你們」同時,失路英雄也來到,失路英雄:「失落的正義,必將伸張」極道先生:「這樣的陣仗,你們還不知道要投降嗎」地者:「哈哈哈,讓你們經驗減之卷創造的地獄」背上黑色雙翼張開。

強強強,死國地者欲展滅之卷,強桿莫測的實力,極道先生眾人能可救出阿修羅,阻止萬妖爐完成嗎?耶穌對上擎海潮,兩人天地合至極一戰,結果又是如何?旁觀的拂櫻齋主又會採取什麼動作?特南克斯又將如何應對?一羽賜命欲殺劍之初,神秘莫測的劍之初又作何反應?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