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喜羊羊與灰太狼與忍者龜_穿越時空的奇幻旅程»(五)

星野鈴可 | 2023-09-18 02:17:33 | 巴幣 2 | 人氣 86

//連載中,一星期更新一集//

故事是發生在喜羊羊與灰太狼筐出勝利後以及忍者龜2006年版(打敗古代許瑞德後)
喜灰是狼羊和平版本
喜灰與忍者龜版權不屬於我,以下純屬虛構創作,與本作主線沒有任何關係

#禁止盜用及轉載自其它平台,此創作只在個人臉書(星野鈴可)及巴哈平台張貼創作,可收藏
(從這集開始會改變寫文格式)

五、虛幻與真實

上集說到,因為灰太狼尾巴受傷導致發燒,而治療需要草藥,所以李奧與拉斐爾還有喜羊羊和沸羊羊一同去草藥所在地迷幻森林尋找,但在途中沸羊羊卻看到懶羊羊的身影,在追上去後,卻意外的墜入懸崖...而其他人也都看到自己的親人,危險一步步逼近......
-----------------------------------------------------
「啊啊啊啊」
因為樹枝斷裂,導致沸羊羊從懸崖掉入,好在懸崖下是茂密的樹林,沸羊羊在撞到一棵樹後,緩緩掉到地面,但因為掉下來時頭部撞東撞西,導致沸羊羊昏過去
而其他人也看到了自己的親人,李奧一路追著師父,沒想到卻來到了一個黑暗的山洞
「師父!!」
師父就這樣消失在山洞裡,但李奧並沒有追上去,他站在山洞口自言自語道到
「不對,當時我們穿越後,師父並沒有出現,這表示師父沒有跟我們一起被穿越」
越想越覺得不對,但李奧確實看到師父的身影,突然他想起小幻說過的話
「在那個森林,常常會有進去就出不來的人,之所以叫迷幻森林是因為迷幻煙霧會把你帶到未知的地方,據我聽說有好幾人個人都去到他們幻想世界或是看到親人朋友......」
這時李奧恍然大悟
「那個師父一定是虛幻的!!」
在得出結論後,李奧沒有在繼續往下走,而是坐在原地開始冥想
「小幻說過只要心中沒慾望,就不會被迷惑,那麼我就用冥想來消除慾望!」
閉上眼睛,李奧靜靜坐在山洞口,彷彿像一個正在修行的人,此時周圍的霧慢慢散去......
另一邊,喜羊羊看到了自己的父母,高興的撲上前,但父母卻離他越來越遠,這使得他不得不追上去,喜羊羊以為父母用傳送器傳送到這個地方(他的爸爸是羊村最偉大的科學家,而他們常常會用傳送器傳送到各個地方)
「爸爸,媽媽,等等我呀!」
對方不斷喊著『喜羊羊』,喜羊羊就這樣追到了森林深處
「爸爸,媽媽?」
此時對方停下來了
「跟我們走吧,喜羊羊」
智羊羊開口說到(喜羊羊爸爸的名字)
「回到宇宙,我們可以永遠生活在一起」
麗羊羊微笑說著(媽媽的名字)
喜羊羊的父母長年住在宇宙中一個叫智羊號,外表像是星球狀的飛船中
聽到爸媽的呼喚,喜羊羊高興的向前,但他突然想起灰太狼還在發燒,他必須摘取草藥才行
「爸爸,媽媽,對不起,雖然我也很想跟你們永遠在一起生活,但......我還有要做的事!,灰太狼發燒了,我必須摘取草藥回去!」
「無論如何都要回去嗎?」
麗羊羊無奈看著喜羊羊
「媽媽......」
其實喜羊羊捨不得自己的父母,因為如果離開了可能很久很久才能在見到父母,但大家還在等著他們回去
「灰太狼是我的好朋友,我一定要回去救他!」
喜羊羊內心堅定的一定要救好朋友,此時周圍的霧一點一點的散去,父母的身影也開始慢慢消失
「爸爸,媽媽,你們要走了嗎?」
喜羊羊看著即將消失的父母,而對方說了最後一句話
「要一直堅定下去」
說完便消失了
「爸爸,媽媽.......我會的」
雖然喜羊羊捨不得父母,但內心依然堅定的一定要救灰太狼,所以慾望消失了,霧也散去,此時一片花海出現在眼前,喜羊羊近看發現這全部都是草藥,而不遠處有個熟悉的身影
另一方面,拉斐爾生氣的追著米開,而米開仍然玩笑似的語氣鬧著自己的哥哥
「來抓我呀」
「米開,給我站住!!!」
但是不管如何追,始終追不到米開,就算運動細胞在好的米開,平常的拉斐爾還是追的到的
「這不可能,米開竟然跑的比平常快!」
拉斐爾不願意相信這是真的,平常師父有規定早晨跑下水道,所以忍者龜跑步的速度雖然我不像奧運選手,但也不慢,但這次米開的速度都可以參加奧運了
「米開!!小心前面!」
此時前面是懸崖壁,米開就這樣撞了上去,但他卻像沒事一樣繼續重複著『來抓我呀』,這讓拉斐爾感到很奇怪,以往發生這種事情,米開都會大喊『好痛!!』,然後哭著跑去找多,就算是一般人也會覺得痛,畢竟整個人都撞上去了
「米開......你沒事吧?」
米開仍笑著
「繼續繼續!」
似乎疼痛什麼的都不重要,他只想玩,即使已經流鼻血了
「喂,你都流鼻血了!」
「我們在繼續玩」
「米開!!別鬧了!」
這次拉斐爾是真的生氣了,一方面也是擔心米開的傷,此時米開開始有些不耐煩眼神帶有殺氣生氣到
「我說!繼續玩!!」
這是拉斐爾第一次看到如此反常的米開,他開始懷疑眼前這個人不是自己的弟弟
「難道這是迷幻煙霧搞得鬼?」
一邊說著一邊想:『一開始米開確實在跟懶羊羊在一起睡覺,所以根本不會在這裡,但遇到迷幻煙霧後卻看到米開......等等!沸羊羊好像也說看到懶羊羊,難道,這是虛幻的!?』
拉斐爾決定確認一下,他也開始玩弄米開
「米開,我這裡有很好吃的披薩,要吃嗎?」
(披薩是忍者龜最喜歡吃的食物)
這要是平常米開早徒手就搶了,但沒想到對方竟一動也不動
「不要,那又不好玩」
這下可以百分之百確定這個人不是真實的
「哼,我竟然會被騙,也太蠢了」
對方笑著看著拉斐爾,但那種笑卻像惡魔一般,及其詭異
「只要離開迷幻煙霧就好了吧」
拉斐爾自信的抽出武器匕首,在手上旋轉幾下後衝出去打算與虛幻米開來個正面對決,但對方絲毫沒有動,只是站在原地
直到武器快碰到虛幻米開,對方才躲開,但此時後面不知道為什麼竟是懸崖邊,拉斐爾立馬反應過來後空翻幾圈停下來腳步,才沒有掉入懸崖
「明明剛剛還在懸崖腳下,怎麼......」
而對方仍然詭異的笑著
「切,是想讓我死嗎」
拉斐爾心想這樣也不是辦法
「對了,慾望,小幻說過只要沒慾望就不會被迷惑,但要怎麼做......?」
思考片刻後
「有了!」
拉斐爾坐在原地,閉上眼睛,腦袋開始亂想,就是要打亂慾望
「哼,只要亂想,就什麼都不會出現了吧」
他開始想不可能發生的事情,魔法、飛在空中......
「等等,這些好像都發生過阿,可惡」
(他們曾經靠項鍊有魔力跟靠多的發明飛過)
最後拉斐爾選擇什麼都不想
「雖然很討厭冥想,切,沒辦法了」
平常拉斐爾覺得冥想很無聊,甚至有時候冥想課都會逃掉,但現在也只有這個方法了,靜靜的,他開始冥想,而周圍的霧慢慢散去,虛幻米開也消失了,眼前也出現了花海,以及兩個熟悉的人
「李奧?喜羊羊?」
聽到呼喚,李奧跟喜羊羊抬頭一口同聲喊道
「拉斐爾!!」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看著眼前的一大片草藥,以及同伴,拉斐爾還沒反應過來
見拉斐爾還沒意識到發生什麼,喜羊羊解釋
「我跟李奧被迷幻煙霧所迷惑,我們脫困出來後就來到這裡了」
李奧也解釋到
「有可能這些草藥,是要打破慾望才看到」
拉斐爾恍然大悟
「哼,難怪我們一開始找不到草藥」
「不過......沸羊羊呢?」
左看右看都不見沸羊羊的身影,拉斐爾看著自己的同伴
喜羊羊一臉擔心
「可能......還在迷幻煙霧裡面」
「什麼!?」
拉斐爾驚訝到,聽到這裡大家都沉默了
打破沉默,李奧說
「現在也只能靠他自己了」
「放心,他會沒事,我們一起等他回來」
李奧想這句話至少能給喜羊羊一點安慰
可喜羊羊還是很擔心......
在迷幻煙霧中,沸羊羊緩緩從昏迷中醒來
「嗚......好痛......」
看著周圍,沸羊羊捂著受傷的頭
「我好像掉下來了」
此時霧越來越濃
「這霧好像越來越多了,可惡」
沸羊羊開始徒手胡亂打,但不管怎麼打,霧仍然沒有消散
「大家還在等我們拿草藥回去,不能繼續待在這裡了,我得回去」
繼續打,但還是沒用
「可惡!可惡!可惡!」
「不行,這樣下去不是辦法......要是喜羊羊在就好了」
「不!遇到困難的時候,就要自己去突破,就像突破籃球那樣,我也能突破困境!」
沸羊羊開始觀察,旁邊除了樹什麼也沒有,突然沸羊羊聽到呼喊聲
「喜羊羊......?」
在迷霧外,喜羊羊不斷呼喚沸羊羊
「沸羊羊-----!!」
「沸羊羊-----!!」
而沸羊羊聽到了呼喊,向聲音跑去,他也開始大喊
「喜羊羊-----!!」
但似乎看不到盡頭,霧仍然包圍在周圍樹林
生氣地,沸羊羊握緊拳頭大喊
「我要!!回去!!!」
在喜羊羊不斷呼喊以及沸羊羊堅定的想要回去好夥伴身邊
迷霧似乎有點散去,此時懶羊羊站在眼前
「沸羊羊,我們來玩」
「不,我要回去!!」
「難道你要拋下懶羊羊我一個人離開嗎?」
「你根本不是懶羊羊!真正的夥伴是不會傷害朋友的!!」
語氣堅定,沸羊羊再次大喊
「我要!回到!夥伴身邊!!」
周圍的迷霧開始慢慢消散,眼前的懶羊羊也消失了
「沸......羊羊......」
看到眼前熟悉的人,喜羊羊立馬奔跑出去,緊緊抱住自己的夥伴
沸羊羊愣在原地
「我......出來了嗎?」
「沸羊羊,你怎麼受傷了,發生什麼事了」
喜羊羊看著沸羊羊受傷的額頭
「放心,我沒事,只是點小傷」
不想讓夥伴替自己擔心,所以並沒有說出實情
「看來大家都沒事」
李奧開心笑著
「好了,快點採草藥回去吧,大家還在等我們」
拉斐爾雙手叉腰
眾人:「好!」
摘取完需要的草藥後,大家便回去了,而回程途中,再也沒有碰到迷幻煙霧了......
回到餐館後,李奧將摘取的草藥拿給小幻
美羊羊擔心看著他們
「你們沒事吧」
暖羊羊趕緊拿出毛巾讓他們擦拭
「我們沒事,但沸羊羊好像受傷了」
李奧看著沸羊羊的傷口
「等等我也幫沸羊羊治療吧,小幻,草藥有多的嗎?」
多站起來走向小幻
「還好你們摘取了很多,這樣我就可以做很多藥了」
「我也來幫忙吧」
說完多便也去幫忙製藥了
此時懶羊羊和米開從房間走出來
「你們該不會睡到現在吧?」
沸羊羊沒好氣的看著似乎剛睡醒的兩個人
懶羊羊騷了騷頭
「嘿嘿,能睡的孩子長的快麻~」
「沒錯沒錯」
米開也附和到
這時拉斐爾不知從哪拿出食物
「米開,想吃嗎?」
看著眼前的食物米開立馬噗上前去
「我要吃!」
懶羊羊也兩眼發光噗上去
「我也要吃!」
「哼,看來這個米開是真的」
「這樣才是懶羊羊麻」
兩人感慨到
「什麼?」
「什麼意思?」
正在吃的的兩個人疑惑看著自己的哥哥與夥伴
「沒事,吃吧」
拉斐爾看著眼前這個愛吃的弟弟米開,嘴角不經上揚起來
而懶羊羊和米開大口吃著
「喂!懶羊羊你吃太多了!」
沸羊羊阻止這個年紀比較小的懶羊羊,深怕所有食物都被他吃光了
其他人也笑著
就這樣在吵吵鬧鬧的氛圍下,一切恢復了正常......
而在某個下雨打雷的地方,一個帶有翅膀的黑色身影坐在城堡的椅子上
「找到了嗎?」
一個手下慌張解釋
「還......還沒有,這個寶石不好找」
那人輕笑著
「哼,看來是時候該那三個人出動了」
「哼哼哼哼-----」

待續-----


創作回應

星野鈴可
抱歉更新晚了,下次會注意提早更新的
2023-09-18 02:22:46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