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第廿七章:牽一髮、動全身

白蓮山人 | 2023-09-17 10:12:29 | 巴幣 0 | 人氣 47

完結兵甲記
資料夾簡介
廢天地、滅生靈、神裂歇、寧清 兵甲武經現,神州烽煙起,四魌封武冠,莫問誰為敵?

薄情館之外,強敵來襲,薄情館首度應對,來自館內神秘的劍氣,再現五峰齊天之陣,地者:「這劍陣與東阿天懸之劍陣,有異曲同工之妙」太息公:「好熟悉的感覺,莫非、是劍之初」地者:「此人是」太息公:「來自四魌界慈光之塔的驚嘆」地者:「嗯」太息公:「劍陣相迎,薄情館可真是下定決心、負隅頑抗了,地者,吾比你熟悉劍之初,此陣由我來」地者:「且慢,我們一同行動」太息公:「好吧,入陣」就在兩人踏入劍陣同時,四周頓時一片黑暗,氣息凝滯、萬籟無聲,突然,兩道沛然劍氣排山倒海而來,揭開序幕,太息公心想:「如此雄渾凝重的力量,嗯」心思把定,太息公率先動手,十指微拈、扶木暴長,婀娜的身影也隨之而出,太息公:「呀」無數扶木竄出一擋劍氣,太息公:「以靈制穩、以柔破剛,又有何難,呀」另外一邊,地者對上無端之雪,巨劍攻勢時而洶湧、時而輕柔,變幻莫測,地者:「以靜制動、以不變應萬變,喝」雙方深知制衡之理、各自應戰,雖是從容,卻在此時劍陣起了第二層變化,忽來的劍勢加入,如風悠遊、如風縹緲,輕靈巧妙的攻擊更勝太息公一籌,太息公:「可惡,竟然是這樣」同一時分,地者也面臨雙重攻擊,一者靜如川流、一變化無常,地者:「弒吞魔邪,喝」地者雖運出極招,卻難破加乘之威,雙劍配合竟是毫無破綻、毫無缺陷,此時,地者與太息公趁隙背靠背討論,地者:「相輔相成,難道這個劍陣竟是無懈可擊」太息公:「我不相信」地者:「若是破解不了,不妨就此」太息公:「地者,咱們絕不能退」地者:「嗯」

百韜略城、登龍階,耶穌反面狂言討遺譜、擎海潮怒上眉山對救天,略城之上,當世兩大高人巍然對、勢如爭峰巔,一旁,城主眾人緊張觀視著,捒角喫毛:「唉呀,這下事情難收尾了」場上,耶穌・魔:「吾再重申一次,今日,只為九韶遺譜」擎海潮:「第一,現在不是你囂狂的時候,第二,你開口,我們就須照辦嗎」耶穌·:「嗯」話不投機,眨眼便成狂風驟雨,只見救天高聲一昂、挾雷霆之勢掃近,耶穌・魔:「喝」擎海潮:「哼」雙方崩然一掌、幾聲靜默,隨後,衝龍天之飆風、並奇景之浩容,一旁,眾人皆被這股驚世之力所震撼,千鍾少:「哇,我酒醒了」房虹:「單單一掌便奪天之造化,好驚人」場上,兩人各退數步,擎海潮:「這一掌,是擎海潮警你人外有人,天外有天」耶穌・魔:「這一拳,亦是救天示你高山疊山、海底藏海」手掌一指、氣勁再出,擎海潮腳勁一踏擋住,就在此時,城主出聲了,鬼谷藏龍:「住手」擎海潮:「鬼谷藏龍」鬼谷藏龍:「讓我來處理吧」惜夫人:「大哥」白塵子:「好友,這裡是略城,該讓主人出面的,咱們別干涉」擎海潮:「哼」便轉過身,鬼谷藏龍:「大師,此刻是故子制喪時日,可否留他身後寧靜」耶穌・魔:「只要交出不該屬於略城之物,耶穌便不再為難」惜夫人:「不該屬於略城之物」耶穌·:「然也,九韶遺譜本屬霓羽族之物,略城蠻橫佔有,自當奉還」鬼谷藏龍:「大師是代霓羽族前來」耶穌・魔:「亦是代天下而來,九韶遺譜牽繫當今武林大勢,不該由略城操縱營私,將它物歸原主,才是該然」错夫人:「看來大師是被人編動」耶穌・魔:「事若屬實,何來煽動」鬼谷藏龍:「既是如此,原主屬阿多霓、並非霓羽族,如他親身前來,還譜雙手奉還無梅,當下大師既非原主、此刻亦非爭執時刻,請救天體諒老父憐子心情,離開吧」耶穌・魔:「嗯」笑劍鈍:「此事並非毫無轉圜,請大師惦念喪家之精」耶穌・魔:「好,念在死者為大,耶穌便到此為止,但遺譜一日沒歸還、救天一日不放過,告辭」便化光離開,鬼谷藏龍:「妻舅」擎海潮:「吾不想嬰兒此刻不得安寧,該說的吾不講了,請」便入內,惜夫人:「唉」塔矢行洋:「城主,北海鯨是希望替他死去的外甥出頭,沒壞意啦,」鬼谷藏龍:「吾不怪他,反而要感謝他替兒所做的一切」太君治:「城主,關於耶穌」鬼谷藏龍:「吾皆明白,夜深了,眾人先休息吧」太君治:「好吧」。

雲渡山遺跡,荒蕪的雲渡山、眼前已是死地,特南克斯五人前來對上戰神阿修羅,而在高處之上,一羽賜命張盜驪弓、揚七聖箭,一羽賜命:「命止一羽·破神毀戰」場上,特南克斯:「阿修羅」阿修羅:「喝」特南克斯:「呀」特南克斯以巧取勁,奪取阿修羅運招的空間,使得戰神暫感支絀,刀狂劍痴揮劍入戰局,桐人:「喝」一劍刺上被戰神單手所接,阿修羅:「闇之嵐」特南克斯:「不可硬接」聞言,桐人一劍刺中戰神胸部,只見天劍旋轉與阿修羅戰甲擦出火花,桐人:「呀」阿修羅:「喝」同一時間,拔刀洗慧、輝煌墮世自左右兩方同時運招而上,拔刀洗慧:「呀」輝煌墮世:「喝」阿修羅:「閻之爆」招式一出,兩人被震退負傷,白蓮與桐人急忙閃避,拔刀洗慧:「呢」輝煌墮世:「啊」特南克斯心想:「阿修羅已失心神,卻能擁有如此的戰鬥能力,嗯」阿修羅:「天之渦」阿修羅招式一轉、無窮無盡,更添雄渾殺勁,特南克斯心知情況不利、般若即出,瞬間聖光大作,特南克斯:「般若蓮華,呀」輝煌世:「喝」拔刀洗慧:「呀」三光同現,至聖之氣壓制阿修羅體內魔氣,萬妖邪力抵抗、漸漸現形,桐人、一羽賜命兩人同時動作,桐人:「喝」而在高處,眨眼之機,戰駒揚蹄、強者開弓,一羽賜命:「淨」非天一羽封鍊修羅道,一箭射中阿修羅之心臟,阿修羅:「啊、呃、啊」便停下動作,卻見阿修羅原神被妖爐之鏡包住,不受七聖箭所襲,特南克斯:「嗯」輝煌墮世:「特南克斯,我們再度聯招」拔刀洗慧:「把握機會」特南克斯:「不用再動手了,此時傷不了阿修羅」此時,尙風悅化光來到,極道先生:「高人就是高人啊,連阿修護體呈現、刀劍不傷的秘密你都知道,特南克斯,你不簡單啊」特南克斯:「這位朋友莫非是」極道先生:「特南克斯,千萬不可誤會,雖然我很有氣質,但我絕對不是莫召奴」特南克斯:「極道先生說笑了,劉某當然知曉你不是」極道先生:「耶、喔,那是我想太多了,特南克斯,就讓我跟你說一下關於死國「的恩怨吧」。

琉璃仙境,嘯日猋找上凱旋侯,嘯日猋:「火宅佛獄,納命來,喝」凱旋侯:「呀」兇獸再現,嘯日猋直取拂櫻齋主,刀光影激烈更勝當初,嘯日猋:「喝」逼人寒光要眼而過,走勢突變,竟是長刀奇、短刀正,正奇錯用之招,劃破拂櫻齋主衣袖,凱旋侯一時驚詫、絕招上手,凱旋侯:「九櫻邪天落,呀」一掌擊傷嘯日猋,嘯日猋:「喝」不退反進,一刀砍傷凱旋侯之手,凱旋侯:「啊」見狀,凱旋侯左掌再擊嘯日猋胸部,右手抓住其頭硬撞膝蓋,嘯日猋:「喝」橈怒之下一頭撞向凱旋侯、血濺當場,更難纏的刀法、更難纏的對手,拂櫻雖有極端殺意、戰局已難掌控,此時,嘯日猋凌空翻身一刀刺中拂櫻右肩,凱旋侯:「啊,呀」一掌擊退之時,嘯日猋刀已再刺上,拂櫻再一掌將嘯日猋擊飛,凱旋侯:「今日不殺你,大是後患,裂宇之玄,呀」裂宇之再出、天裂巨縫,黑暗氣息籠罩四周,而嘯日猋,嘯日猋:「呵呵呵、哈哈哈,喝」低沉的笑聲之後、隨之是一身怒狂,刀龍之眼竟爾突變,嘯日猋:「神變之境」凱旋侯:「呀」極招對擊,拂櫻略勝一籌,嘯日猋:「啊」嘯日猋失利瞬間、揚手再出招,嘯日猋:「天之輓曲,喝」連環兩招、猝不及防,拂櫻齋主頓受重創,凱旋侯:「啊」嘯日猋:「喝」乘勝追擊,翻手要作斬花人,一刀砍中拂櫻胸部,凱旋侯:「扶木,助吾」縱橫交錯,扶木力阻殺招,嘯日猋旋刀破壁,嘯日猋:「喝」然而,凱旋侯已不見人影,嘯日猋:「人呢、人呢,出來、你給我出來,出來啊、喝、呀、喝」便怒砍扶木發洩。
密林之內,救天邊行邊思,耶穌·:「鬼谷藏龍揚言非阿多霓親身前去,否則不交出遺譜,這分明就是搪塞私吞之詞,耶穌豈能任他擺佈」此時,想起與擎海潮交擊一掌之景,耶穌・魔:「北冽鯨濤名不虛傳,能接吾一掌而毫不遜色,此後將成吾之勁敵」此時飛鷺步來,飛鷺:「啊,你回來了」耶穌·:「飛鷺,你怎會在此」飛鷺:「日前在樹林附近有傷人的活屍出沒,我在此巡視」耶穌・魔:「嗯,活屍出沒,你獨自一人難道不怕危險」飛鷺:「我還有能力自保,族民每天為工作忙碌,我平時無事,應當爲族民安全加以防範」耶穌。魔:「嗯,想不到你小小年紀,亦知造福人群」飛鷺:「這是我該做之事」耶穌・魔:「一名小姑娘就知為他人著想,比之略城之人」耶穌心想:「當時的情況,略城之人也就罷了,連太君治等人也袖手旁觀,真是令人意外」飛鷺心想:「想不到數日不見,他看起來更加神姿高微,有如書中所寫,瑤林瓊樹、風塵外物」耶穌心想:「為何他們不能與萬年春的人一樣仁愛和睦」飛鷺心想:「他不理我,他在想什麼」耶穌心想:「眾生苦海沉浮、業盡方休,耶穌若不能讓他們自惡障之中超脫,豈不是枉吾修行一世」欲走離,飛鷺:「啊,你要去哪裡」耶穌・魔:「吾有事要辦」飛鷺:「看你來去匆匆,心事重重,是不是遇上憂之事,不如暫緩腳步,讓我為你吟唱一曲、韶韻舒懷」耶穌・魔:「嗯」飛鷲便開始舞唱,耶穌心想:「她的歌聲讓吾在頰心之刻備感安詳寧靜,這究竟是為何」只見救天手部發出光芒陣陣,耶穌心想:「原來如此,樂以治心、心樂則安,安則久、久則天、天則神,她天賦異稟、歌聲超凡,五行四象、莫不承聽」

火宅佛獄、殿上,凱旋侯返回,凱旋侯:「凱旋侯見過王」咒世主:「嗯,你受傷了,琉璃仙境失守了」凱旋侯:「琉璃仙境安然,一隻意外的兇獸闖入,嘯日猋」咒世主:「他沒打敗你的能爲」凱旋侯:「仇恨會讓一個人發揮無窮的潛力,忽視這份潛力是吾之過失」咒世主:「嗯」凱旋侯:「他學成第二本兵甲武經的武功。神之卷,而且還能先後運使兩招,吾一時不察,被他所傷」咒世主:「南風不競的神之卷」凱旋侯:「雖然一直派人追查他的行蹤,但他來去倏忽、掌握不易,加上佛獄對苦境用兵、無法分神去應付,致使此人坐大」咒世主:「嗯」凱旋侯:「他已經掌握了兩卷以上的兵甲武經,如果讓他繼續,這隻兇獸將成為噬咬佛獄的大患」咒世主:「兵甲武經雖然要奪,但始終還是以佛獄的利益為上,他終究只是五龍之一,兵甲武經的渾厚不是他們所能負擔,功體的躍進雖然讓他打敗你,但也將近極限了」凱旋侯:「萬丈的高樓也需要穩實的基礎,不是嗎」咒世主:「以他之根基强行修至第三本武經,就將控制不了自己的內息,走火入魔還是簡單了」凱旋侯:「嚴重者,成功之日便會爆體而亡」咒世主:「可憐的生物,一步步走向自滅的道路,而不自知啊,好好休息,後面的戰役還需要用到你」凱旋侯:「是」

雲渡山遺跡,尙風悦對白蓮眾人說明之後,特南克斯:「原來如此,天竟對自己的手下如此極端」極道先生:「是啊,目前最大的問題,就是他」便指向阿修羅,極道先生:「他,他就是我的好朋友阿修羅」輝煌世:「阿修羅是你的好朋友」極道先生:「呃,當然現在還不是,我保證以後就會是了」特南克斯:「嗯,阿修羅現在的模樣乃是一種自我防衛的狀態,目前沒有任何兵器或武力可以傷害他」極道先生:「能重創阿修羅的軀體實在不簡單,特南克斯,這次你真是帶了不少強力的朋友來」特南克斯:「他們皆是來自慈光之塔的朋友」極道先生:「我比較好奇是,那名射箭的高手」便看向高處,卻已不見一羽賜命蹤影,極道先生:「為什麼跑這麼快」特南克斯:「極道先生,根據你的調查,可有解放阿修羅的方向」極道先生:「特南克斯,你會不知道方法嗎,不過你要聽我說、我就說,要解放阿修羅,第一、解開他禁錮的靈魂,第二、設法切斷肉身與萬妖爐的連結,也就是那六根魔爪」特南克斯:「嗯」極道先生:「要解放修羅的靈魂,需要耶穌身上的神子之血,要切斷萬妖爐與肉身的連結,必須借重神坊羽衣刃」特南克斯:「前輩的身上有神子之血,,看來前輩為了武林蒼生不惜犧牲自我,與神之子達成協議」極道先生:「唉,人的偉大與價值就是在此,特南克斯:「這兩滴血,將是日後武林變數的關鍵」極道先生:「我知曉,而且目前耶穌心神失序、個性狂亂,根本無法溝通,但也許取出心血是幫助他復原的關鍵」特南克斯:「我認為此事尙需考慮」極道先生:「嗯,我先去協助夜神,他們的計畫有任何消息我會通知你,我們就暫時先分工合作」特南克斯:「有極道先生了」極道先生:「不用客氣,雖然我們剛認識,但我一看到你就知道你有料有實力,哈哈哈,告辭」

臨山古照,天刀與兒在解語眾人墓前祭拜,霜兒心想:「雅少今天特別沉默,莫非心中有事,不要緊,就陪陪雅少吧」

荒漠、花園、漠刀提酒來到,漠刀座:「抱歉,很久沒來這裡看你了」便將酒罈放在御不凡墓前,漠刀絕塵:「陪我喝一杯吧」便飲酒,此時想起過往御不凡向冷吹血跪下之景,漠刀塵:「你總是選擇忍氣吞聲才會被人欺負,但是我明白,其實你比任何人都勇敢」再飲酒,想起過往揹著御不凡之景,漠刀絕塵:「我說過,如果你無法走路,我一定會回來,一定會回來帶你回去」此時,大雨傾盆而下,漠刀絕塵:「下雨了,遇到傷心的事情,你就是怕人發現、偷偷躲在暗處哭泣,只要有雨,除了我,就不會再有任何人看見你流淚了」將酒罈捏碎,手掌流下鮮血,漠刀絕塵:「我是刀龍,紫芒星痕,更是荒漠刀皇之子·漠刀絕塵,無論我的身份是誰,永遠也不可能忘了你,無論多久,我都不可能遺忘」便想起與刀無極對戰之景,最後刀無極自爆犧牲之景,漠刀座:「因為你,是我今生唯一的朋友」再想起過往,小絕塵:「以後,我們就是朋友了」小不凡:「嗯,永遠的朋友」結束回憶,漠刀絕塵:「原來在很久以前,當我吹起葉,我就不再孤獨了」將葉放在地上,再將額上皇者神鍊取下置於酒罈上,漠刀座:「狂沙依舊揚萬里,天涯從此不獨行」便離開。
寒光一舍,特南克斯四人來到,特南克斯:「鴉魂壯士,,其他的人呢」鴉魂:「願說八刀將四面火極邪令打造完成,眾人已經準備進入佛獄了」特南克斯:「為何不等劉某回來」鴉魂:「院主已經做好決定,這封信,是天刀要轉交給你」將信交給特南克斯,特南克斯「這」便一觀,信上所寫:「特南克斯,在你看到這封信的時候,我應該已經進入火宅佛獄了,此行無論生死皆無法再回到苦境,來到苦境的日子悲歡離合、生離死別,笑劍鈍已經歷太多,點滴在心、不能或忘,吾唯一憾,兄弟嘯日猋殺害略城少主、鑄下大錯,吾身為兄長卻只能任他流落異鄉、無力相助,是笑劍鈍無能,唯有將此事相託,吾知傷害鑄成、難以彌補,亦知喪親之哀痛、不能稍減,是笑劍鈍自私,務懇求劉賢人,念昔日相助之情,保吾弟周全,如此,笑劍鈍雖死含笑,不梅矣,天刀笑劍鈍筆」特南克斯:「啊,天刀殷勤所託,索某怎敢不從,無論如何,劉某定要盡力周全此事」鴉魂:「眾人心意已決,現在追去也是無用,特南克斯,希望你能完成笑劍鈍的託付,讓他離開時能一無牽掛」特南克斯:「劉某明白,劉某即刻前往略城,諸位且暫留此處,等待索某消息,請」便離開,鴉魂:「兄弟之情嗎」便取出傳命燈,鴉魂:「十鋒」

樹林之內,十鋒亦看著傳命燈,太君治:「十鋒,這是什麼」求影十鋒:「傳命燈,當初我進入天機院臥底、凶險難測,兄長交給我此燈,只要兄弟其中一人身亡、燈火就會熄滅,這是我們互通安危訊息的唯一方式」太君治:「只要知道在遠方的人還活著,就能使自己安心,是嗎」求影十鋒:「想不到過了這麼久,這一次終於有機會用到了,此行無論是生是死,我與兄長都會知道對方的安危」便收起命燈,求影十鋒:「吾自小便失雙親,兄長就如同父親一般,是一位非常嚴厲的人,身為殘宗的副首领,他一直堅守著自己的身份,來要求吾」太君治:「但在他心中,你是無可取代的兄弟」求影十鋒:「從來也沒懷疑過這點,但是失去父親、終究缺憾,直到進入天機院遇上院主,才讓我找回那種慈祥的溫暖感覺,可是為了任務」太君治:「過去的事情不用再說了,吾膝下無子,你仍可以將吾當作父親」求影十鋒:「院主,你講的是真的嗎」太君治:「如果你願意,今後,你可稱吾義父」求影十鋒:「我願意,義父」欲跪下被太君治連忙扶起,太君治:「我們之間需要那種虛偽的禮儀嗎」求影十鋒:「是」太君治:「哈哈哈,想不到此時此刻,吾太君治還能得到一名這麼好的義子,此生無憾矣」求影十鋒:「義父,剩下的時間,你想去哪裡」太君治:「吾一無牽掛之事,天機院幾位殿主身亡之後,吾一直沒去祭拜他們,就趁這個機會向他們致歉吧,身為一名領導者,吾實在不夠資格」求影十鋒:「吾相信沒任何一位殿主會這樣認為」太君治:「時間有限,我們走吧」求影十鋒:「嗯」

百韜略城、登龍階,特南克斯來到,特南克斯:「在下特南克斯,特來祭拜貴城少主」聞聲,玉權臣與小鬼頭走出,玉權臣:「在下是略城總管玉權臣,城主與夫人有事外出、不克招待,失禮之處還請見諒」小鬼頭:「哦,你就是特南克斯,天下傳聞你特南克斯巧智無雙、辯術亦雄,我雖是三尺稚蒙,猶要厚顏一請特南克斯指教」便取出「游牧略志」書冊,特南克斯:「嗯」玉權臣:「無體」一掌打了下去,小鬼頭:「唉唷喂呀」玉權臣:「此娃兒喜愛刁鑽來客,素賢人請勿見怪」特南克斯:「無妨」玉權臣:「這邊請」便帶白蓮進入,隨後,來到呼堯關靈堂祭拜豪少,特南克斯:「長渺茫,拈來素馨告青天,黃土一杯,斟來熟酒祭九泉,名樹繁華,哪堪人世一聚散」便將香交給玉權臣插上爐,玉權臣:「唉,少主之死讓略城一夕變色,只盼城主他們此行能順利將兇手伏誅,聊以告慰少主在天之靈」特南克斯:「嗯,索某有要事需要與城主會商,敢問城主去處」玉權臣:「城主與夫人正欲一舉擒捉殺人兇手嘯日猋,若素賢人有心為略城盡心意,還望襄助一陣,為吾城少主討回公道」特南克斯:「冤仇自來有是,解結就是百般難理,劉某當是盡力周全情與理,多謝告知,請」玉權臣:「請」特南克斯便離去,這方面、登龍階,特南克斯走出欲離去,小鬼頭上前攔阻,小鬼頭:「我」特南克斯:「小朋友,劉某知曉你心中所想,待風波平靖之後,咱們再來研討鬼方一事,告辭」便離去,小鬼頭:「鬼、鬼方,他竟然知道我想問什麼,哇哈」便翻冊一觀,內容為鬼方王之故事,小鬼頭:「特南克斯不愧是特南克斯啊」。

暗夜路上,與拂櫻激鬥之後的嘯日猋帶著滿身瘡痍,行至中途,遭略城士兵包圍,眾略兵:「惡徒,圍起來」嘯日猋:「嗯,啊」卻見玉傾歡亦在,惜夫人:「嘯日猋,為吾兒償命來」擊出一掌被嘯日猋避過,鬼谷藏龍:「惡魔,納命來」嘯日猋:「哈哈哈」。

對峰壁、血閣沉淵,子時已到,太君治四人前來五界門外與三名還會合,仙殿望夜:「院主」太君治:「三位還久見了,想不到再次重逢,竟是如今的情況」仙殿望夜:「造化弄人啊」太君治:「現在最重要的是完成任務,三位,請開始吧」仙殿望夜:「嗯,請四位聚在一處」四人便背靠背緊靠在一起,仙殿望夜:「兩位姐妹,開始吧」三人便開始施法,仙殿望夜:「舞天荒之始兮,借寰宇之靈,納九重之幽微合,移大地之行」就在三位還開始動作之時,在虛道無境,光影一:「有人在五界門外施法」光影二:「通知守護者」這方面、五界門前,關山聆月:「百里之行、頃足之地,紫辰借法、奉赦速移,呀」隨即,四人被送入佛獄,關山月:「成功了」忽然,一道人影出現在入口處,仙殿望夜:「啊」火宅佛獄守護者迦陵現身。

薄情館之外,死國雙尊與佛獄浮生、若夢者率兵等待著,九妖翼姬:「不知他們在陣內情況如何」黑關冷爵:「嗯」而在劍陣之內,五劍齊動形成全面的劍網,地者、太息公全神貫注,身形移動已是絕佳默契,一進一退、各取方位,地者:「喝」太息公:「呀」藉由無間的配合,兩人攻勢加成,要時,劍陣竟受反制,地者:「就是此時,亡煉神擊」太息公:「鬼哭邪嚎,呀」心念一致、極招同出,只聞轟天巨響、劍陣應聲而破,地者:「劍陣已破」太息公:「殺入薄情館」就在此時,薄情館大門內,一條人影悠悠而來,地者:「嗯」慕容情:「在下慕容情,也是你們要找的阿多霓,所以,誰要殺吾,來吧」便張開雙手、閉目以待。

漫不經心的口氣、隨意挑釁的言詞,慕容情有備而來,同時挑戰太息公、地兩人,圍館之戰邁入第二關,僵持的情勢如何破解?薄情館未來命運又是如何?嘯日猋遭遇鬼谷藏龍與夫人,又會發生怎樣的極端?天刀、漠刀、十鋒、太君治四人進入火宅佛獄,能可完成任務嗎?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