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第廿六章:淚

白蓮山人 | 2023-09-17 10:08:31 | 巴幣 0 | 人氣 37

完結兵甲記
資料夾簡介
廢天地、滅生靈、神裂歇、寧清 兵甲武經現,神州烽煙起,四魌封武冠,莫問誰為敵?

孤錐議,兵甲武經再起蜂雲,孤雛議上,鬼谷藏龍應約而來,只為清之卷換愛子之身,嘯日猋:「歡歡」玉傾歡:「我說過,我不認識你,請你放開少主」嘯日猋:「哈哈哈,歡歡,妳是真將我忘了,現在的你只記得他們,記得妳的少主吧,哈哈哈」鬼谷藏龍:「嘯日猋,你要武經、我可以給你,但你不准動吾兒一支汗毛」赤子心:「阿爹,不可以,那是舅舅」惜夫人:「不用再說,為娘會向你舅父解釋」嘯日猋:「清之卷在哪裡」鬼谷藏龍便拿出清之卷,鬼谷藏龍:「在此,但你尚未保證」嘯日猋:「吾保證會送還赤子心給你們,武經拿來」鬼谷藏龍如果你敢失諾,吾定不會饒赦你,拿去」便丢出清之卷,嘯日猋檢查後便收起,嘯日猋:「嗯,你沒騙我,那赤子心還你們」一掌將豪少擊向鬼谷藏龍,赤子心:「啊」鬼谷藏龍:嬰兒啊」惜夫人:「吾兒啊」横心一掌,擊碎天倫之夢,赤子心潑若朱泓、紅了雙親滿目,惜夫人衝上前接住豪少身軀,鬼谷藏龍:「可惡啊」愤怒氣勁爆發,嘯日猋連忙一擋、嘴角滲血,嘯日猋:「哼哼哼、哈哈哈」便躍下孤雛嶺離去,鬼谷藏龍欲追,惜夫人:「城主」鬼谷藏龍便回頭,赤子心:「呃」鬼谷藏龍:「為爹替你療傷,喝」赤子心:「噗」吐出大量鮮血,惜夫人:「啊,快回略城,吾用周天三丹救你」三人便急忙化光帶走豪少。

嘯龍居、花園,為護嘯龍居地脈之氣,極道先生陷入生命傾危,此時,夜神及時趕到,夜神:「快離開」極道先生:「啊,此地乃苦境靈之一脈,我不能輕易將它放棄」阿修羅:「喝」不待對手反應,阿修羅殺人之念啓動,身影瞬動便是索命極招,阿修羅:「喝」夜神:「呀」極道先生:「我幫你,呃」欲相助,無奈傷勢過重,兩名魖族奇蹟,戰神、夜神,千年之差,交鋒卻是糾纏不休,阿修羅:「神之哭」夜神:「境之六瞬斬」殺招被破,阿修羅怒上眉間,瞬間整個妖力匯聚,此乃滅絕之招,阿修羅:「喝」夜神:「此地已在萬妖爐口,快退」極道先生:「啊」夜神便揹起尙風悦欲離去,說時遲那時快,阿修羅雙手燃起地獄之火,阿修羅:「閻之爆,喝」再見戰神殺式,夜神揮刀而出的是·兵甲武經,夜神:「寧之卷·群邪寧亂」武經一出,戰神招式被破、頓時收手靜止,阿修羅:「呢」夜神見狀再出一刀,夜神:「喝」阿修羅:「哼」舉起雙掌、擋下刀氣,夜神:「離開」便趁隙化光離去,隨後,阿修羅:「喝、赫」就在此時,萬妖爐盡吸地脈之氣,瞬間整個嘯龍居化為虛無。

百韜略城、呼堯闕,鬼谷藏龍三人匆匆帶回重傷的豪少,鬼谷藏龍:「嬰兒振作、嬰兒振作啊」卻見豪少不停嘔血,惜夫人:「周天三丹」便衝入內取藥,赤子心:「阿」便握住鬼谷藏龍之手,鬼谷藏龍:「晏兒,振作,你不能離開為爹」赤子心:「阿爹,幫我保護阿娘和無雙」牽起父親的手,似叮嚀,又似感受最後的溫暖,赤子心緩緩閉上雙眼,緊緊的手在眼淚劃下的瞬間,遺憾、垂落,豪少便斷氣了,鬼谷藏龍:「晏兒啊,嗚嗚嗚」劫隨:「少主」小鬼頭:「大鬼頭哥哥啊,嗚」在場眾人皆淚流滿面,此時惜夫人衝出見狀,將手上藥瓶掉落在地,惜夫人:「晏、兒」亦傷心非常,昔日紅綵城壽筵、今朝白燈牌樓前,若非秋風忌人笑、何吹寒涙照情天,略城之内眾人皆哀淒一片

暗夜路上,嘯日猋獨自而行,此時天刀與漠刀找上,笑劍鈍:「邪影白帝」嘯日猋:「呵呵呵,又是你們啊」漠刀絕塵:「別再逃避我們」嘯日猋:「碧眼銀戎與紫芒星痕,怎樣,想抓我嗎」笑劍鈍:「跟我們走」嘯日猋:「走,走去哪裡」笑劍鈍:「回去,我們回去,回到故鄉、回到上天界,闖過火宅佛獄,我們一同回到故鄉」嘯日猋:「哈哈哈、哈哈哈,從火宅佛獄回到故鄉,這次是什麼危險的任務,需要吾了嗎,五龍在的時候不回去,天尊皇胤死了、熾燄赤麟也死了,現在才說要回去,回去、回去,你們都給我回去」笑劍鈍:「你怎會變成這樣,是因為,玉」嘯日猋:「別再裝了,你們根本就是來抓我的,對吧,我知道,你們跟略城的關係很好,你們跟那個人感情很深,不是嗎,啊」忽感頭痛,笑劍鈍:「你生病了,嘯日猋,回到上天界,我們會想辦法醫治你」嘯日猋:「走,我不想再被你們利用,我容忍的程度已經到極限,,否則,殺」漠刀絕塵:「你還記得嗎,在故鄉,你見到雙日涙星時所講的話」嘯日猋:「嗯」笑劍鈍:「在看守邪天御武的日子,平淡、寂寞,只有我們五人輪流把守,每過十「二年,上天界便會出現雙日蝕,此時八星垂掛如雙日淚痕,只有那一天,我們五人會放下所有的雜務,相聚把蓋、共賞奇境,離開上天界那一夜正是雙日淚痕之日,天尊說,我們要重塑人形,不但將失去所有的記憶,可能永遠也想不起故鄉了,你還記得你說了什麼嗎,你說忘了也沒關係,只要將我帶回故鄉再見到雙日涙星,就一定會再想起兄弟、想起故鄉,邪影白帝,再見一次、再見一次雙日星的奇景,你會知道我們永遠是你的兄弟」漠刀絕塵:「你有仇,兄弟與你一同承擔,你有痛苦,兄弟陪你一同受苦,等你痊癒,我們一同殺回火宅佛獄報仇」笑劍鈍:「走吧,我們一同回去」便伸手搭上嘯日猋的肩膀,此時,嘯日猋內心人格浮現,嘯日猋・瘋:「你還相信他們,你忘了丘伯了嗎,他是怎樣背叛你的期待」聞言,嘯日猋便要開天刀,嘯日猋:「閃開,我沒需要你們,從來就不需要,我只要自己一個人就好」漠刀絕塵:「嘯日猋」嘯日猋:「閃開」咪刀同時迴旋而出,漠刀連忙避開,笑劍鈍:「邪」嘯日猋:「閃開」見狀,天刀亦退後,嘯日猋:「閃開、閃開,我不回去,我不需要你們,我一個人就可以,從頭到尾都是我一個人、只有我一個人,沒親人沒朋友,你們別想再利用我,別想、別想」笑劍鈍:「漠刀,擒住他,喝」漠刀絕塵:「呀」瘋狂的心、瘋狂的刀,無可轉圜、唯有力擒,此時,嘯日猋內心人格又出現,嘯日猋·:「看到了嗎,他們不是你的兄弟,他們要抓你,他們要抓你交給略城,他們是壞人、是壞人」嘯日猋:「喝」狂亂一吼,嘯日猋再出兵甲武經神字卷,天刀、漠刀同時一凜,三人頓時化為龍形交戰片刻、隨後化回人形,笑劍鈍心想:「他是何時學得此招」嘯日猋:「神毀之象,喝」一躍上空、橫刀一欣,天刀、漠刀兩人合力一抗,竟是不敵、雙雙負傷,笑劍鈍:「呃」漠刀絕塵:「啊」嘯日猋:「我不可能給你們抓到,不可能」便化光離去,漠刀絕塵:「嘯日猋」欲追卻被天刀阻止,漠刀絕塵:「碧眼銀戎」笑劍鈍:「現在的情況,追上了只有生死」漠刀絕塵:「就這樣讓他走」笑劍鈍:「先回寒光一舍,再想辦法吧」漠刀絕塵:「啊」

寒光一舍,特南克斯四人來到,特南克斯:「院主,,其他人呢」太君治:「正在内中休息,破軍府一行,特南克斯,你可有收穫」特南克斯:「初步的戰略已經擬定,現在最關鍵處是要進入佛獄之中,將雅狄王遺書送入殺戮碎島」太君治:「武林傳言,雅狄王遺書被送入略城,莫非特南克斯已經到手了」特南克斯:「並沒有,略城所得的雅狄王遺書實為偏本」太君治:「嗯」特南克斯:「這是楓岫之計,他以假的遺書送入略城,並宣告天下、引人注目,一者、順勢讓略城正式牽入武林,再者、打亂火宅佛獄的進攻策略,爭取寶貴時間」太君治:「想不到楓岫主人如此深謀遠慮,可惜太君治無緣一見,那真正的遺書在誰手上,特南克斯:「在天刀之手,正因如此,佛獄萬萬料不到我們潛入佛獄、前往殺戮碎島,只要集境方面配合,再等火極邪令打造完成,此行雖然凶險、未必不能成功」拔刀洗慧:「這一趟,特南克斯你要親自一行嗎」特南克斯:「當然」拔刀洗慧:「莫說沒提醒你,吾不清楚楔子在你們苦境的評價,但他在慈光之塔的作為,吾不能苟同,第二、殺戮碎島與你恩怨未解,又與慈光之塔關係緊張,吾等前去也必受攻擊,何況是你,就算你能說服戢武王出兵,也未必能全身而退」特南克斯:「多謝關心,但劉某自有斟酌,穿越佛獄之險,非劉某不可行也,拔刀洗慧:「嗯,師尹命吾等來幫助你,縱然有危,吾等也必陪你一行」特南克斯:「多謝」太君治:「另有一事,吾查探了琉璃仙境的周圍變化,詳情聽說」便說明原由,特南克斯:「想不到佛獄與死國的聯軍,動作如此迅速,嗯」太君治:「琉璃仙境、拂櫻齋、雲渡山、嘯龍居已先後淪陷,吾正在測算餘下的關鍵地點,如果讓他們成功了,那苦境大地將成為邪木與死靈橫行的地獄了」特南克斯:「時間不多,劉某先前往雲渡山觀察情況」太君治:「嗯」拔刀洗慧:「我們與你同行,另外,也聯絡一羽賜命協助」特南克斯:「多謝」四人便離去,太君治:「局勢越來越惡化,最後僅存的兩處關鍵位置,吾必須儘快找出,,燁世兵權與千葉傳奇又是做何種打算呢」此時,天刀與漠刀匆匆來到,笑劍鈍:「特南克斯尙未回來嗎」太君治:「你們正好錯過,怎樣,有事嗎」笑劍鈍:「是私人之事,我們有一個兄弟」此時,志滿天來到,志滿天:「一輪明月伴星斗、富貴榮華定命九,縱有衝雲滿天志、失運狀元不如狗」太君治:「嗯」志滿天:「唉,想不到你們還有心情在此間聊,武林中發生大事了,你們還不知」太君治:「不請自來,必有所為,先生何不直言」志滿天:「略城少主、你們的戰友,赤子心已經被殺了,兇手正是嘯日猋」笑劍鈍:「一派胡言,數刻前吾與漠刀才與嘯日猋接觸,他怎有可能是殺人兇手」志滿天:「別這麼兇,我只是陳述事實」太君治:「這,吾昨日前往略城,夫人與城主確實提過赤子心被人所擒之事,難道」笑劍鈍:「啊」志滿天:「現在整個略城愁雲慘霧,鬼谷藏龍他們決定不惜任何代價,一定要為他們的兒子報仇,嘯日猋這次麻煩大了」聞言,天刀大驚,志滿天:「好了,言盡於此,告辭」便離開,太君治:「嗯,無論志滿天所言是真是假,只要往略城一行便可知曉,如果是真、於情於理,該前往致意」笑劍鈍:「嗯」

火宅佛獄、殿上,三角會議正進行著,太息公:「雲渡山、琉璃仙境、嘯龍居、拂櫻齋已經取下,六方地勢已得其四,只要再奪得略城與薄情館,扶木根部與萬妖爐就能侵入整個大地,苦境將成為第二個佛獄,雖然是與死國平天下,但得到的資源已經相當足夠」凱旋侯:「可是最大的隱憂,集境已經與苦境聯合了」咒世主:「燁世兵權,吾、早晚會與他照面」太息公:「再來的戰策,先針對薄情館或略城」咒世主:「凱旋侯,你的分析」凱旋侯:「略城仗持地利,中原人視之為要點、必會嚴加防守,但更大的麻烦是惜夫人背後的靠山,擎海潮」太息公:「擎海潮,聽聞他會逼退地,令死國無功而返,你對此人瞭解多少」凱旋侯:「吾入苦境不久便得知這個人的存在,楓岫是吾鏡定楔子身份目標,他是吾最忌憚的目標,吾便直說了」太息公:「怎樣」凱旋侯:「除了王,三公之中無人是他對手,就算是燁世兵權或是天者,也未必能佔到他的便宜」咒世主:「哦」凱旋侯:「早在多年之前,吾之副體便潛入他身邊觀察,欲探他之弱點與武功奧秘,所得到的卻只有十六個字,大海無量、潮浪無垠,傾天驚濤、深不可測」太息公:「相較之下,薄情館非是中原要地,慕容情雖然神秘莫測,卻非重兵集結之地」凱旋侯:「薄情館,吾擔憂的,是那個人是否真容身在薄情館內」太息公:「誰」凱旋:「吾懷疑,慈光之塔的驚嘆·劍之初,可能藏身薄情館」聞言,咒世主便起身,咒世主:「嗯,劍之初」太息公:「他不是慈光之塔的人,怎會在苦境現身」凱旋侯:「他失蹤多年,四魌界無人得知他之下落,或者,他就是來到苦境了」太息公:「這麼重要的情報,為何至今才回報」凱旋侯:「因為吾也無法肯定真僞,當日吾前往薄情館欲探阿多霓之秘,無意中聽到此名,後來太息公進攻苦境,未展開三角會議,吾雖留心、亦無進展」咒世主:「劍之初,弱冠之年現身海峰,傷日之招定萬年不息雪浪,此後三十年,睥睨慈光之塔,縱橫無敵」凱旋侯:「雅狄王四魌武會連冠十屆,當年被公認最有機會打敗雅狄王的兩人,一是他,二是,那個人」太息公:「第十一屆四魌武會,劍之初終於代表慈光之塔出戰,但決戰當日卻不知原因無故棄戰,留下驚愕的無衣師尹,讓雅狄王得到第十一屆的勝利」凱旋侯:「雅狄王被擒之後,不知何故,劍之初周圍親友一一遭殺、無一倖免,劍之初苦尋不得兇手,從此失蹤,傳聞他悲過度,自盡於宇外海峰,從此,四魌界再也沒人見過他」太息公:「弱冠成名,卻能讓慈光之塔眾多偽君子、假先天為之掩目失色,劍之初被稱為慈光之塔的驚嘆,他的傳奇與後來被譽為殺戮碎島之希望的戢武王,以及那個人,火宅佛獄的異數、禁忌的名字,魔王子並列」咒世主:「劍之初果真在薄情館」凱旋侯:「吾無法確定,但薄情館必與此人有關」咒世主:「決定方針,薄情館、或者略城」凱旋侯:「真要針對一地,劍之初未必在薄情館內,而略城必有擎海潮相助,攻薄情館為上策」太公:「呵呵呵,如果劍之初在,薄情館未必易於略城,吾寧願選底牌盡現的略城」凱旋侯:「王,請抉擇」咒世主:「凱旋侯,你回琉璃仙境坐鎮,太息公,聯合地者,你取下薄情館,如果劍之初在,傾全力,能殺、則殺」太息公:「是」。

死國、殿上,天者與地者討論著,地者:「這次阿修羅前往嘯龍居,已順利吸收地脈之氣,目前靈地只餘兩處」天者:「嘯龍居終究也只是妖爐祭品」地者:「過程中,好似又遇到夜神的阻擾」天者:「夜神」地者:「天者,當初你不該留下此人,反成今日死國擴展霸業的危機」天者:「地者,你應該清楚,夜神的存在不足為懼」地者:「但煩人的螻蟻,總是使人厭惡」天者:「我希望看到我雙手所造的作品,到底可以反抗天意到什麼程度」地者:「你總是如此,自惹麻煩」天者:「創作者的心情,你應該可以體會」地者:「無論如何,我絕不會讓創造的作品危害到自己的安危,天者,你太多情了,為何不繼續逼尊皇追殺夜神,只要有魖族之血牽引,他所辣就的無形決殺,足可取下夜神之命」天者:「此事不急,不久之後,吾需要尊皇為吾繼續一個工程」地者:「你又有新的計畫」天者:「這才是我費盡心血,所建造萬妖爐背後真正的目的」黑闇空間,無界尊皇仍在重複敲打的動作,殿上,地者:「難道,我明白了」天者:「哈,你總是能知曉天者之心」地者:「嗯,阿修羅的行動現在只差兩步」天者:「百韜略城與薄情館成為最後的目標,火宅佛獄已經傳來消息,邀請死國共同進攻薄情館」地者:「天意欲如何」天者:「歌者不能亡,如果我們無法取得九韶遺譜,至少還必須留下退路」地者:「如果火宅佛獄堅持攻陷,天打算如何」天者:「薄情館可毀、歌者不能亡,此乃吾意」聞言,一旁黑闇冷爵微愕,地者:「天已經決定力保此人了」天者:「然也,地者,好好享受戰爭的樂趣」地者:「哈」便與九妖翼姬、黑閻冷爵化光離開,天者:「不用多久,萬妖爐將吞滅整個人界」
百韜略城、呼堯關,靈堂上一片哀淒,鬼谷藏龍仍站在棺木旁,劫隨:「城主,該替少主蓋棺了」鬼谷藏龍:「讓吾再多看嬰兒片刻」劫隨:「是」鬼谷藏龍:「嬰兒啊」此時,玉權臣棒著一套白甲來到,鬼谷藏龍:「放入了嬰兒的白甲,也該是讓他好好安息了,便將白甲放入,並蓋上棺木,惜夫人見狀哭倒在海潮懷裡,小鬼頭:「大鬼頭哥哥」便衝到棺木旁,鬼谷藏龍:「再來的殯禮,吾會好好擇期舉行」此時,外面傳來喧嘩聲,略兵之聲:「你是誰,竟敢私闖略城」鬼谷藏龍:「嗯」這方面、登龍階上,只見救天踏步前來,眾略兵不敵、紛紛負傷,眾略兵:「啊、哇、啊」此時,城主眾人走出,鬼谷藏龍:「大師」笑劍鈍:「是耶穌」揀角喫毛:「啊,百世經輪,怎會是這副模樣」耶穌・魔:「鬼谷藏龍,今日前來,耶穌為討一物,九韶遺譜」鬼谷藏龍:「大師,真抱歉,現在略城有喪,不是爭討時候」耶穌・魔:「哦,如果吾誓在必取呢」一聲強討,救天狂然挑上略城,此時,忽聞怒然之聲,擎海潮:「百世經綸,你真令人憤怒怒怒怒怒怒,北冽鯨濤怒起狂瀾,迎面對上入魔耶穌,當世兩大高人反目,將為未來武林帶來何等震撼。

琉璃仙境,被扶木入侵的琉璃仙境,佛獄士兵重重把關、提防正道滲透,獄兵一:「咦,那是」獄兵二:「好奇怪的雲層」天際烏雲密佈、忽聞震天龍吟,一道龍形破要穿出,龍形直撲而下,狂浪之勢震動整個仙境,眾獄兵:「啊、哇、啊」隨後,龍形化回嘯日猋,嘯日猋:「還不現身嗎」一掌擊出,卻被一陣櫻花擋下,凱旋侯隨即現身,嘯日猋:「拂櫻齋主」凱旋侯:「來的好,集境之戰,你害吾延誤軍機,想殺吾,這是你最後一次機會」

雲渡山遺跡,昔日風光的雲渡山,今日已成死國荒地,阿修羅獨立其上、毫無動靜,此時,「陣白蓮飄落、伴隨清亮詩號,特南克斯:「半神半聖亦半仙、全儒全道是全緊,腦中真書藏萬卷、掌握文武半邊天」清香白蓮腳踏白蓮花座現身了,特南克斯:「死國戰神,今日劉某有幸一會了」阿修羅:「喝」正當白蓮語畢,戰神魔氣爆發,瞬間整個渡山有如煉獄,特南克斯:「嗯」同一時間,刀狂劍葉小釵也來到現場,發出一掌滅了火勢,隨後,拔刀洗慧與輝煌世亦來到,拔刀洗慧:「特南克斯,放手一搏吧」特南克斯:「嗯」而高峰之上,一羽賜命也搭上箭,一羽賜命:「命止一箭,打破戰神的傳說」特南克斯、桐人,兩人協同慈光之塔的三名高手,能可制衡戰神阿修羅嗎?

薄情館、廳上,慕容情找來香獨秀與撒手慈悲兩人,撒手慈悲:「慕容館主,你把我們叫來做什麼」慕容情:「等人、看熱鬧,,他們來了」撒手慈悲:「誰來了」慕容情:「找麻煩的人,不是死國、就是佛獄,也可能兩者皆有」撒手慈悲:「難怪你說要停業數日,就是為了這件事,把我們留下也是為了幫你退敵」香獨秀:「慕容館主有難,吾香獨秀自當挺身而出,哪怕是千軍萬馬,吾也絕不皺眉,不如由我率先應戰、探敵虛實」便走離,慕容情:「欸,莫急啊」隨後,香獨秀返回,撒手慈悲:「你怎麼這麼快就回來了」慕容情:「外面情況如何」香獨秀:「地者和太息公都來了,兵力不少,恐怕一時難以進退」慕容情:「是嗎」撒手慈悲:「我們三人聯手,應該沒問題」慕容情:「唉,我希望是兵不血刃啊」這方面,薄情館之內,地者、太息率領大軍重重包圍,死國有翼姬、冷爵雙尊與魖族大軍,而佛獄則有浮生者、若夢者與眾獄兵,太息公:「你我聯手,今天定要奪下薄情館」地者:「行動吧」就在此時,四周氣氛頓時沉重,白雪霧由天而降,籠罩四野,眾人心中一凜,竟感受到一股沉穩內斂的霸氣,白霧瀰漫,隨即,是五道撼天之力壓逼而來,宛如五嶽矗立、威鎮十方,九妖翼姬:「為何憑空出現五座山」地者:「不是山,是劍」

強強強,地者、太息公大軍壓境,薄情館竟現五嶽劍陣,神秘的慕容情要如何應對?背後的高人又是誰?耶穌欲取九韶遺譜,擎海潮怒相對,兩人之間的衝突又將如何?萬妖爐吞滅雲渡山,特南克斯要如何抗衡戰神之威?嘯日猋尋仇而來,拂櫻齋主能再取勝利嗎?劇情已經進入最高潮?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