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天子之戰(上)

朱里安 | 2023-07-17 02:11:41 | 巴幣 4 | 人氣 107

短篇集
資料夾簡介
最新進度 天子之戰(上)

  飛燕姐怒氣沖沖地向前進。
 
  她穿過辦公室的廊道,面有不悅,而腳底所踏著的高跟鞋聲不斷回響,讓人不由得對她畏懼三分。而她穿著合身的套裝,俐落的短髮,略有皺紋的臉孔,更讓人覺得這位擁有十足的歷練。
 
  遽聞,她私底下有在練習氣功。
 
  她對氣的掌握相當熟練,更甚至的能夠解讀空氣中的震動。而她曾經說過,她可以感受到每個人身上那股不同的靈性氣壓。
 
  「每個人都有自己的靈性氣壓,可以樹立起自己的防禦區,或者讓人感染到自己的情緒。更甚者,可以控制自己的氣壓,讓人感受到壓力。」這是飛燕姐自己獨到的見解。
 
  她甚至可以感受到,附近人的氣壓消失的波動。
 
  此時,她正操縱著自己的靈性氣壓,讓人下意識的退開她的周圍。
 
  「我來了」她猛地一聲打開了門,會議室內空蕩蕩,只有一位坐在會議桌旁。室內相當昏暗,只靠著窗外灑進的陽光照耀著一隅。
 
  那人雙手支撐於桌上,交握於臉前,但似乎卻不見他有任何的煩惱之處。彷彿,維持這個姿勢,是他的招牌動作似的。
 
  「你要我做的諜報工作都完成了。」飛燕姐丟出手上許多桌案,上頭各自寫著不同機關、名稱,每個都綑上繩子,並且封上蠟,表示在這之前無人知道這幾份資料。
 
  「辛苦妳了。」那人緩聲說道。
 
  不知為何,每一次飛燕姐看到他,都覺得他笑容可掬。
 
  「笑面虎,你不甘心嗎?」飛燕姐甩開對他面容的思緒,淡淡地說道。
 
  此人乃笑面虎侯侯,為目前藍天黨中堅力量份子。他的特色是,不管何時何地,都可以保持著和藹的笑容,讓人猜不透他內心的思緒。
 
  「盧盧,我需要不甘心什麼?」
 
  盧盧為飛燕姐的小名,這是一個不多人所知道的暱稱,就連她身旁的親信,都無法輕易地說出這個名稱。
 
  「將一切交與那個人,你不甘心嗎?未來的一切其實都掌握在你我手中,卻殺出一個程咬金,將我們豎立多年的形象與利益奪走,你不覺得不甘心?」
 
  侯侯聽完站起身,緩步的走向窗旁。
 
  「一切交於寒魚,又有何不妥?」
 
  寒魚,近年來藍天黨中途竄起的新秀。以平民的姿態,姣好的身形,襯衫與牛仔褲讓人更感受到親民。而他只花了僅僅數個月,就奪下了一名郡長的席位。
 
  而他清晰的邏輯,如同交響樂般的說話技巧,讓人每每遇到他絕不由自主的陷入於他的魅力。
 
  這三位,則是目前掌管著藍天黨上中下。
 
  正所謂,天有飛燕,地有笑虎,水有寒魚。
 
  在這三路進攻之間,藍天黨認為自己目前已經毫無敵手。
 
  不過,巨大的風暴此時已經開始慢慢捲起。
 
  「他畢竟不是我們剩文一派的人,我並不清楚之後他的作法會是什麼。你也清楚,藍天黨一直以來都是以剩文公子為主導。但上一次剩文公子失敗後,就默默的隱居,直到現在也不多人清楚他的所在地。」飛燕姐若有所思的說。
 
  畢竟,寒魚並不是與他們相同的出身,未來如果得勢,會不會將原本該有的剩文一派剷除?她並不清楚。她只知道要維繫的剩文公子的利益,以及不能將這條命脈斷送在手裡。
 
  上一次,剩文公子與柯批的郡長之戰,以藍天黨慘敗作為收場。
 
  那也是好幾年前的事情了,甚至不多人記得當初這件事情。好像存在,卻又好像不存在。
 
  而剩文公子則在那時,選擇了默默退居幕後。
 
  當然,這件事情的真相知悉的人少之又少。就連飛燕姐,也不曾得知。直到現在,飛燕姐都還在努力尋找他,希望重建起剩文一派的威望,以及讓他帶領著大家前進。
 
  「不用擔心。」
 
  侯侯說出這句話,又露出了招牌的笑容。和藹,可親,更甚至讓人感受到溫暖。
 
  「剩文公子表現出的只是主策,即便主策失敗了……」他頓了頓,「副策早就開始執行了。」
 
  什麼?
 
  飛燕姐一愣,他完全不清楚什麼主策副策,難不成一切都在剩文公子的掌握之中?不,不可能,即便剩文公子再有所能力,他也無法算盡這麼多事。
 
  「剩文公子的主策一直都是團結著藍天黨,輸給柯批只為一時之計,選上郡長本來就不是他的主要方式。但是目前藍天黨似乎分崩離析,只靠我們收拾殘局似乎又太辛苦,所以他留下了一計。」侯侯慢條斯理的說著。
 
  「公子獻頭。」
 
  公子獻頭?飛燕姐完全不知道這句話的意思。
 
  「主策為,團結上下一心,齊心抗敵。」
 
  「副策是,樹立黨內神人,一敗塗地。」
 
  好一句對聯。但是飛燕姐沒有在這嚴肅的場合說,她相信此話為剩文公子的妙筆之作。
 
  「那……我們該做些什麼?」她還是猶豫。猶豫著該怎麼表示,猶豫著該怎麼重新幫上剩文公子。猶豫著……是否要自己挺身而戰,為了國家粉身碎骨。
 
  「我們樹立起一位藍天黨的神人,就是寒魚。不管黨內外,看見如此清新的人物,有著理想,有著抱負,甚至有著不相符年齡般的俊俏外型。那麼,我們就將他拱上去吧,讓他成為藍天黨的新寵兒。」
 
  「但是寒魚不清楚的是,這一步只是將他送入深淵。」侯侯的聲音更加迪塵,讓人不由得覺得毛骨悚然。
 
  「我們拱立起一位新的神人,讓他帶領,讓他走在最前頭。在這一次的天子參選,我並沒有十足的把握──即便是妳或者我上場。如果勝利了,那也是藍天黨一大僥倖。」
 
  「但是敗了,這責任誰背?這錯誤誰扛?」
 
  一切的錯誤就讓他來擔吧,侯侯的笑容讓人感受到這句話。此時兩人並無言語,在短短的幾句之中,飛燕姐已經知曉如此精妙的計謀,也已經不枉此生。
 
  「此時不管勝利,或者失敗,我們都有後著可以處理。而這個,就是副策。」
 
  「將寒魚送上斷頭台,再由憤慨的人民對他表達不滿,感覺自己蒙受欺騙。此時再由我──笑面虎侯侯──重新領導起大家。這就是剩文公子的夙願,也是他的計謀。」
 
  無懈可擊。
 
  「那……該不會副策……」飛燕姐此時才發現,就連身居高位的自己,也被蒙在鼓裡。這條計謀,甚至高層的人,都沒有人知曉,更甚至沒有人察覺到了剩文公子留下的智慧與期許。
 
  「對,我就是那個副策的執行者。」
 
  「主策未完,副策又來。」侯侯說著。
 
  「因此,我現在回答妳。我根本不會不甘心,因為打從一開始,就是照著剩文公子的劇本走。」
 
  「這一次,不管是寒魚獲勝,或者失敗,我們都有後著。不管結局如何,藍天黨只會更加壯大,更加團結。因此,不用擔心。」
 
  飛燕姐聽完如此狀言,她哭了。她流下了眼淚,覺得自己這些年來的擔憂,早在別人的計算當中。自己努力向上爬,卻未成進入過核心。
 
  而自己期盼著偶像,根本沒有讓自己失望。
 
  「這一仗,不管如何……」侯侯伸出手,虛握於空中。
 
  「我們不會敗。」
 
  這一次,不會敗。
 
  第五百七十八步,重掌天下。
 
  我的計還沒完啊。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