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主題 達人專欄

"the Witch from Mercury":《機動戰士鋼彈 水星的魔女》最終回觀後初感

迫水未來 | 2023-07-02 23:53:27 | 巴幣 11326 | 人氣 5951

※本文有《機動戰士鋼彈 水星的魔女》最終回的劇情透露!


This is where the story concludes...
"the Witch from Mercury"


《機動戰士鋼彈 水星的魔女》最終幕




【注意】未成年請勿飲酒

自從去年夏天開始,因為胃食道逆流和胃炎的關係,過了快一年每天服藥的日子。基本上這近一年的時間之中我都是滴酒不沾。雖然最近是是比較好了一點,不過如果食用比較刺激的食物還是很容易不舒服,再我本來就不是特別喜歡喝酒的人,所以大概已經近一年幾乎都沒碰酒精了。就算是遇到那種非喝酒不可的場合,我也只是稍稍碰個幾口而已。

可是,今天就是莫名很想喝點酒類。今天晚上我已經喝掉350c.c.的雞尾酒了。雖然對平常有在喝酒的人來說根本不算什麼,但今天晚上應該是我這一年酒精攝取量最高的一天了。畢竟,這可是我深愛不已的《機動戰士鋼彈 水星的魔女》最終回的日子。在看完激動又感動不已的《機動戰士鋼彈 水星的魔女》最終回後,就是很想喝。或許,不純粹是因為滿滿心中的喜悅與祝福而已。不只是因為米奧琳涅與蘇萊塔終於結婚(或是將來已經確定一定會結婚)。當然,這是一大要因。或許,也和這9個月來和我的靈魂深深纏繞在一起的《機動戰士鋼彈 水星的魔女》心中巨大的失落感有關。

對於到底要不要在今天寫《機動戰士鋼彈 水星的魔女》最終回的感想或是觀後心得,我其實有些猶豫。其實我現在所寫的不是看完首播之後馬上寫的觀後心得。我真正完結後馬上寫的觀後心得完全近乎是語無倫次的東西。但是話說回來,即使是現在這個時間點,也就是晚上9點43分,一邊聽著「水星の魔女完結祝い!経営戦略科自主ゼミ大打ち上げ会!」,一邊飲用著第二瓶雞尾酒,即使心中的情緒比起數小時前已經冷靜少不少,但還是,情緒的暴風雨在心中不斷吹拂。完全不想失去處在《機動戰士鋼彈 水星的魔女》世界之中的實感,對於身體物理上所存在的現實世界,反而失去了現實感。或說,完全不想恢復和這一邊的世界的現實感。總之,現在的我,到底能不能好好的語言化心中的情緒,我也很懷疑。





「每個人都有屬於自己的正義。遲早還是會產生矛盾、發生問題。但我們仍舊只能盡力而為。持續面對下去。」

--米奧琳涅
《機動戰士鋼彈 水星的魔女》第24集「贈予你滿滿的祝福」



在看完下午5點開始的《機動戰士鋼彈 水星的魔女》最終回首播之後,我就陷入巨大的情緒之中。又哭又笑,又笑又哭。一直到看完後快要5小時的現在,還是,還是繼續處在《機動戰士鋼彈 水星的魔女》最終回後的餘韻之中。一方面是《機動戰士鋼彈 水星的魔女》最終回故事的發展實在太讓人有想要落淚之處了。在蘇萊塔在本集中衝入寂靜零號,第一次明確地面對普洛斯佩拉否定他的意思時,就噴淚了。最後蘇萊塔為了拯救艾莉而不惜犧牲自己硬是讓自己直接突破帕梅特刻印等級最後時,那時也忍不住流淚了。然後,從普洛斯佩拉和瓦納迪斯機關逝去的人們重逢那邊開始就一直流淚無法停止了。一直流到最後。不論是蘇萊塔在否定普洛斯佩拉後再次肯定媽媽的片段,或是米奧琳涅從迪米馬鎧機的手上往蘇萊塔的方向飛去那一邊也是。觸動人心,讓人留下眼淚的片段實在太多了。然後,最後的三年後片段,也是。

當然,有很大一方面是因為深愛不已的《機動戰士鋼彈 水星的魔女》完結了、和我的靈魂如此深刻地交纏在一起的米奧琳涅與蘇萊塔的故事完結了,所以心中巨大失落感與被剝奪感實在揮之不去。尤其,最後並沒有任何續篇的消息。沒有辦法讓人把期待寄託在續篇。真的,真的會讓人覺得,失去了,失去了不能失去的東西。好想回到第23集播出後、第24集播出前的時間點,然後永遠停在那裡。當然,這是不可能的。而且,在看過第24集後,就再也回不去還沒看過第24集的自己了。《機動戰士鋼彈 水星的魔女》的結束,對我而言實在是難以言語般地巨大失去感與悲傷。靈魂中好像失去了很重要的一塊,而且再也彌補不回來。

可是另一方面,故事本身的發展雖然有著許多讓人流淚的片段,但同時,也有著許多救贖與希望。尤其是三年後的那些故事,實在是,太棒了。米奧琳涅終於能夠好好面對自己雙手曾經沾上過的鮮血,到訪在第19集的最後發生大屠殺的Quinharbor,而且,還是和曾經是沙迪克的夥伴們的人們一起去的。還有,最後米奧琳涅與蘇萊塔的重逢。在黃昏之下米奧琳涅與蘇萊塔兩人都閃耀著彼此戴在無名指的戒指,然後依偎在一起。而且,普洛斯佩拉也在身邊。最後響起「祝福」的樂音以及最後浮現本集的標題「贈予你滿滿的祝福」的部分,我實在在不斷流下的眼淚中又忍不住開心地大笑。在淚流不止的同時,又忍不住高興到拍著大腿大喊「沒錯!就是這樣!就該是這樣!!」。

真的是,好不捨好不捨好不捨結束。我實在是太深愛《水星的魔女》了,所以,真的完全不想結束。我看完之後寫下的文字的其中一小段文字是像以下這樣的,應該,從中多少可以看出我到底是處在多大的情緒風暴之中吧。

「看完之後巨大的失落感但又感覺到滿滿的祝福與喜悅還有希望,但是又但是又但是又果然好不想結束完全不想結束超級不想結束!!!!!!!!!!巨大的失落感與滿足感同時存在!!!!!!巨大的失落感與喜悅的滿足感同時並存,既十分難過悲傷又感覺到祝福和喜悅的滿足!!!!!!!!!!!!!!完全是完全是打(字)打到現在也好想哭好想哭又笑又哭又哭又笑又哭!!!!!!!!!!」

還真是,完全不成文章呢。

第24集,當然有非常多可以說的。但是現在同時深陷巨大的被剝奪感和幸福滿足感,心中既是流淚不已但又感受到滿滿的祝福的現在,實在沒辦法好好分析考察,也沒辦法,或說,完全不知道該如何面對明天。

可是,又覺得好像沒辦法什麼都不說。即使無法好好研言語化。但是,即使只能以文字記錄下《水星的魔女》完結完之後的心中巨大情緒與想法的吉光片羽,但是,借用我在看完20分鐘後寫下的文字,「我好想,記下這一切現在只屬於這一刻的感動與所想,好想好想好想,即使最後都會忘記。但是,這個僅有一次的巨大情緒與感動,即使明知道是沒有辦法完成化為文字流傳下來的,還是好想。好多東西全部都聚在胸中,全部擠在一起!」

所以,還是來稍微寫一下吧。或許,這樣就稍微能夠面對明天了。而且雖然我也很想好好思考之後分析《水星的魔女》最終回,但是接下來我必須忙於其他事情,或許會有好一段時間沒有辦法好好地寫《水星的魔女》的相關文章。當然這篇文章沒辦法像過往的《水星的魔女》第二季分集心得一樣比較有條有理的進行分析。這一篇只能用隨筆的方式,想到什麼,就寫什麼。

另外,本文中的台詞翻譯暫且直接引用Gundam.info的官方中文字幕版本。抱歉今天因為攝取酒精又邊寫邊聽經營戰略科自主ゼミ的討論,所以我就直接引用官方字幕翻譯了。






那麼,首先要從哪裡開始好呢?或許就從這篇文章一開始引用的《機動戰士鋼彈 水星的魔女》最終回的最後一幕(不計End Card)開始吧!

在播完最終回ED「祝福」之後,畫面從以阿斯提卡西亞高等專門學園前線為背景的「機動戦士ガンダム 水星の魔女」的本作標題變成了以下文字,


This is where the story concludes...

"the Witch from Mercury"


「Mobile Suit Gundam」不見了。

雖然早在第一季的時候,本作的STAFF就說過「《機動戰士鋼彈 水星的魔女》比起『機動戰士鋼彈』更是『 水星的魔女』」,但是在經歷過第二季之後,至少,再怎麼不敏感的人,在經歷過本集如此露骨的演出之後,應該都可以接受到以下這個訊息了吧。

那就是,《機動戰士鋼彈 水星的魔女》是否定「鋼彈」的「鋼彈」。

前傳「PROLOGUE」的最後一句台詞,正是年輕時代的戴林格所說的,「(我/我們要)否定所有的鋼彈」。而到了《水星的魔女》的最終回,最後也確實「否定了所有的鋼彈」。

換言之,《機動戰士鋼彈 水星的魔女》是「『(最終)否定了所有的鋼彈』的『從水星來的魔女=蘇萊塔.墨丘利』的故事」。

可是,《水星的魔女》的「否定」不是單純的「否定」,而是對於鋼彈的「Aufheben」。這裡直接引用我曾經寫過的話:「『Aufheben』中文可以翻成『揚棄』或是『止揚』,這是黑格爾在辯證法中使用的用語。Aufheben同時包含了『丟棄』、『保存』、『提升』的意思。也就是當『揚棄』某個事物時不是單純將其丟進垃圾桶也不是單純將其保存,而是捨棄掉其中一部分後將這個事物升級為更高級、更好的存在。簡單來說,為了成為更加高級的事物、為了成為更好的自己,必須先被否定一次。再被否定之後的再次出發,才能夠真正『前進』。換言之,就是『前進伴隨著痛苦』」。(「照耀星元希望之光,米奧琳涅的蕃茄:《機動戰士鋼彈 水星的魔女》第22集「交織而成的道路」初感下篇」第15點「「Aufheben」與《水星的魔女》」)






《水星的魔女》對於「鋼彈的揚棄」可以說很多,或許甚至可以寫成論文。我這邊只很簡單地提一下就好。用非常簡略的方式而言,《水星的魔女》否定了「作為兵器的鋼彈=GUNDAM」,也就是既有的「鋼彈」。但是,《水星的魔女》並不是單純地向戴林格一樣把「所有的鋼彈」都扔進垃圾桶而已。《水星的魔女》在「否定」鋼彈的同時又「肯定」了鋼彈,也就是「揚棄」了鋼彈。從結論而言,就是:

《水星的魔女》所追求的鋼彈並不是既有的「作為兵器的鋼彈=GUNDAM」,而該是「作為拯救生命的希望之光的鋼彈=GUND-ARM」!!

既有的鋼彈,也就是「作為兵器的鋼彈=GUNDAM」是與男性性暴力連在一起的事物。不管鋼彈作品如何強調反戰,鋼彈只要繼續是兵器就無法和男性性暴力徹底斷開關係。唯一能倖免於此的鋼彈(先不計所有MS,只計鋼彈型),恐怕只有在《劇場版 機動戰士鋼彈00 -Awakening of the Trailblazer-》最後登場的ELS 00Q而已。可是雖然《劇場版 機動戰士鋼彈00 -Awakening of the Trailblazer-》很貫徹整個《00》的主題「相互理解」,可是果然還是無法否定,《00》第二季結局解決問題的方式還是不少程度上是依靠以暴力作為解決問題的手段的。剎那最後並沒有透過「對話」或是「相互理解」解決和準變革者間的矛盾。

我在「在娛樂化的戰爭中反戰是否可能?ーー觀《機動戰士鋼彈 水星的魔女》第13集「來自大地的使者」&14集「她們的願望」」一文中就曾經提過「在娛樂化的戰爭中反戰是否可能?」是《機動戰士鋼彈 水星的魔女》對於「鋼彈」、甚至是對所有涉及戰爭與軍事的作品所提出的疑問。在此直接引用我寫過的文字:

「《水星的魔女》具有濃厚的「對於傳統鋼彈的逆命題」的色彩,然後在第14集中更是直接拋出了這個問題:「在娛樂化的戰爭中反戰是否可能?」」「「在娛樂化的戰爭中反戰是否可能?」當把軍隊、兵器、戰爭描繪成吸引人充滿魅力的事物時,又要如何將軍隊、兵器、戰爭描寫成厭惡之物?這兩種互為矛盾的描寫存在在同一部作品時,前者是否會抵消掉後者的意義?比如說,重武裝化成為徹頭徹尾的兵器的風靈修改型明明就是「風靈墮落為兵器」、「風靈與蘇萊塔進一步被迫成為暴力機械」的象徵,即使理智上明明知道這一點、即使思考上知道風靈修改型是必須被批判甚至否定的存在,但目睹風靈修改型的機械設計與劇中活躍的同時又不自覺地覺得很酷,這兩種想法互相矛盾,「覺得很酷」的後者,是否會弱化風靈修改型作為「風靈與蘇萊塔進一步被迫成為暴力機械」的批判性象徵的意義?」

我在第13集&第14集的時候的想法是風靈應該最後還會被改裝一次,卸下武裝,成為輕武裝甚至非武裝的MS。可是,《水星的魔女》面對這個問題比我想的更加徹底。《水星的魔女》直接說:

「只要鋼彈繼續是MS,鋼彈就無法真正脫離變成兵器的命運。要真正回答『在娛樂化的戰爭中反戰是否可能?』這個問題,只能有徹底的答案。也就是否定作為兵器的鋼彈=GUNDAM本身。」

《水星的魔女》最終回讓所有的鋼彈=GUNDAM全部還原成粒子,全部在物理意義上消滅了!此後,再也沒有作為MS的鋼彈=GUNDAM,只有作為拯救生命的醫療技術、希望之光完成型的GUND-ARM!






《水星的魔女》否定鋼彈到這種程度實在讓我大吃一驚。竟然可以堅持、徹底到這種程度!這已經根本是否定(既存的)鋼彈=GUNDAM存在的意義了。《水星的魔女》說得很清楚,只要鋼彈繼續是MS、繼續是酷炫的武裝機器人,就沒辦法徹底反戰到底。《水星的魔女》的態度很清楚,比起只會不斷製造和強化「罪孽的連鎖」的「男性性暴力」,「不容退讓的溫柔=女性性的力量=米奧琳涅的番茄」才是該選擇的道路。那麼,如果要貫徹「不容退讓的溫柔=女性性的力量=米奧琳涅的番茄」就必須否定所有的兵器。所以,必須否定「鋼彈=GUNDAM」。

其實我一直有些苦惱於「在娛樂化的戰爭中反戰是否可能?」。作為立憲和平主義憲法學的憲法學徒,同時又是喜歡鋼彈等等涉及戰爭與兵器的SF的宅宅,我一直在想到底該如何面對這個問題。在《水星的魔女》最終回之前,我個人的想法基本上是這樣的:「首先,現實世界中的戰爭和軍隊必須被否定。然後,為了滿足前項目的,也必須對和現實中的戰爭與軍隊距離太近而且又不是徹底反戰的作品抱持懷疑的態度。至於虛構程度夠高的戰爭和軍隊以及兵器(比如說鋼彈)則沒關係可以好好享受,因為它們和現實夠遠,比較不會影響到對於現實的判斷」。

結果《水星的魔女》最終回可以說對於我上述的想法做出了嚴厲的批評:不行,你這樣還不行,你必須更加徹底才行!既然你也相信「不容退讓的溫柔=女性性的力量=米奧琳涅的番茄」才是正道,那你就必須更加徹底才行!

於是乎,《水星的魔女》對於「在娛樂化的戰爭中反戰是否可能?」做出了答案:除非最後完全否定兵器的價值,否則就是做得不夠。

所以《水星的魔女》否定了GUNDAM。不過,並不是單純地否定了這些作為MS、作為暴力機械而被製造出來的鋼彈。在《水星的魔女》最終回,透過終於成為了「魔女」的蘇萊塔,這些鋼彈成為了拯救艾莉克特的媒介,成為了拯救米奧琳涅、普洛斯佩拉、地球寮的同伴們,以及在那個宙域中上所有人的媒介。透過魔女蘇萊塔,鋼彈成為了讓米奧琳涅能夠向全世界發表「貝納里特集團解散了!所有人都不要再繼續互相殺戮=複製男性性暴力下去了!」的米奧琳涅的革命宣言的媒介。而且,透過魔女蘇萊塔,鋼彈們終止了大規模毀滅性武器=終極的男性性暴力。然後,最後,也直接消滅了寂靜零號=不斷複製男性性暴力罪孽的輪迴的具現化。所有的鋼彈=GUNDAM(如果去看鋼普拉模型盒,會發現本作的作為MS的鋼彈都是寫成GUNDAM而不是GUNDARM),在消滅前的最後一刻,終於成為了GUND-ARM。這是對於包含風靈在內的鋼彈們的救贖,也是對於鋼彈的揚棄,而不是單純地像戴林格那樣否定。






三年後的米奧琳涅前往Quinharbor面對自己的罪過時,其中一名抗議的地球人手上拿著的抗議牌正是「鋼彈=GUNDAM奪走了我的孩子的生命!」。

請注意,這裡的鋼彈是寫成「GUNDAM」而不是米奧琳涅的鋼彈社的「GUND-ARM」。順帶一提,三年後的米奧琳涅別著GUND-ARM社的社章。即使貝納里特集團解體了,GUND-ARM社還繼續存在,而且,米奧琳涅與GUND-ARM社仍然在努力貫徹「米奧琳涅的革命」。

GUND-ARM成為了希望之光。和我之前想的一樣,拯救了佩特拉的生命。將來,也肯定會拯救更多人的生命與尊嚴。

但是,GUNDAM必須被否定。在鋼彈史上,和這句「鋼彈=GUNDAM奪走了我的孩子的生命!」一樣強烈地對於鋼彈的否定的場景與台詞有多少?我不敢說我多了解鋼彈,但至少我個人想不出來。

在對於「鋼彈」的Aufheben上,《水星的魔女》真的做出了前所未有的新高度。我認為已經超越《劇場版 機動戰士鋼彈00 -Awakening of the Trailblazer-》了。在此之後,真的還能夠有鋼彈新作檢討鋼彈到這種程度、揚棄鋼彈到這種程度,甚至超越《水星的魔女》嗎?我實在想像不出來。不要說超越了,連到達《水星的魔女》高度的鋼彈我都覺得難以想像。所以,在最終回的強烈餘韻之中,即使我知道是「暴言」,但我最後還是那麼說了:

「在《水星的魔女》之後,再無鋼彈!」






我在今年1月的「追憶昨日,還是展翅前進?:在《機動戰士鋼彈 水星的魔女》之後再觀《機動戰士鋼彈 閃光的哈薩威》」曾經提到《水星的魔女》具有「鋼彈的逆命題」的色彩,《水星的魔女》在繼承「鋼彈」的同時又否定了「鋼彈」。第二季的發展明確地證明了我說的話是對的。不過,我在1月時真的沒想到《水星的魔女》竟然會徹底到這種地步。

我之前在推特有說過希望看到《機動戰士鋼彈 水星的魔女》在最後英文標題從「Mobile Suit Gundam:the Witch from Mercury」變成「Mobile Suit GUND-ARM:the Witch from Mercury」。我本來以為這事發生機率小於10%,只不過是我的妄想。我真的沒想到《水星的魔女》最後以另一種方式實現了我的願望。

如同《機動戰士鋼彈 水星的魔女》最終幕所言,《機動戰士鋼彈 水星的魔女》其實正是這樣的故事:

「這是一個終將否定所有的GUNDAM的,來自水星的魔女/終將成為魔女之人=蘇萊塔.墨丘利的故事。」






我在「魔女米奧琳涅:《機動戰士鋼彈 水星的魔女》第23集「不容退讓的溫柔」初感」一文(第8點「魔女蘇萊塔」)中曾經提到,追上了魔女米奧琳涅的蘇萊塔,也已經是了不起的魔女了。「魔女,是給這個被男性性的暴力與原理所殘害的世界以及這個世界受傷的人們,帶來變革的希望之光的高尚存在。米奧琳涅.連布蘭,是魔女。一直以來在米奧琳涅一步之遙追著米奧琳涅前進、如今終於能夠和米奧琳涅並肩而行的蘇萊塔.墨丘利,也成為了魔女」。

蘇萊塔在本集中更是貫徹了身為「魔女」的價值,也就是真正能夠終止基於男性性暴力的「罪孽・暴力的輪迴・連鎖」的「不容退讓的溫柔=米奧琳涅的蕃茄=鋼彈是希望之光=女性性的力量」。





「蘇萊塔真是個傻瓜呢。你明明能自己做選擇,而且有歸屬之處。儘管這樣,仍確定這就是你想要的結果?」
「因為我......是個貪心的人。無論是跟媽媽,還是跟大家,我還有好多事情,想要一起去做!」

--艾莉克特與蘇萊塔
《機動戰士鋼彈 水星的魔女》第24集「贈予你滿滿的祝福」


4號的登場完全是出乎意料。真的沒想到,原來4號在這個時候完成了他所承擔的使命。雖然我是ミオ⇔スレ,但我還是得說,4號在最終回的登場部分真的太棒了!而且,還解開了蘇萊塔一直以來的心結。雖然我之前一直否認4號和蘇萊塔的關係是戀愛關係,但在聽過今天稍早經營戰略科自主ゼミ的討論後,我也似乎不得不承認4號和蘇萊塔的關係確實是初戀了。可是,這絲毫不影響蘇萊塔與米奧琳涅之間的關係。蘇萊塔與米奧琳涅是自己主動「選擇」了彼此,然後,成為對於對方來說獨一無二而且不可取代的伴侶,以及各自的希望之光。與4號的關係對於蘇萊塔來說,也是人生的重要養分。即使4號和蘇萊塔在真的能有什麼進展前就沒有可能性了(當然,就算4號沒死,蘇萊塔最後還是會選擇米奧琳涅;不過某方面而言4號必須死就是了),這仍然是成為了現在的蘇萊塔的一部分。

大家都愛著蘇萊塔。被大家所愛著蘇萊塔,也想愛著大家。於是,這個「米奧琳涅的番茄的循環」在自願選擇成為「魔女」的蘇萊塔貫徹「不容退讓的溫柔」之下--原本,蘇萊塔本性就正直善良,是樂觀的理想主義者(「「即使如此,我仍希望對話」:《機動戰士鋼彈 水星的魔女》第19集「並非最好的辦法」初感」第12點以下),在取回自己的自由意志後這點仍然沒有改變--自願犧牲自己(但蘇萊塔從來沒想過要死,這點和尋死式的自我犧牲有決定性的差別。和米奧琳涅一樣,蘇萊塔也是重視生命之人,現在的蘇萊塔,絕對不會藐視生命!)保護了所有人,終止了男性性暴力,為世界帶來了希望之光。

我真的很喜歡蘇萊塔笑著說出的那句「因為我......是個貪心的人。無論是跟媽媽,還是跟大家,我還有好多事情,想要一起去做!」。只是每次為了採集素材和確認台詞而重看時,或是在心中響起這句台詞時,在覺得「這就是好喜歡!」以及「這就是蘇萊塔!」的同時,又不自覺想要留下眼淚。

雖然很亂來,但蘇萊塔並沒有想要死。在第12集中米奧琳涅拒絕父親要其選別生命犧牲父親的性命救自己,第24集中蘇萊塔也拒絕母親推開自己犧牲母親的幸福來換取自己的幸福。第一季的最終回與第二季的最終回互相照應。

和為了蘇萊塔的幸福想要把蘇萊塔推離自己的普洛斯佩拉不同(以及和過去的因為深愛蘇萊塔所以推開蘇萊塔的米奧琳涅不同),蘇萊塔想要抱住所有他喜愛的人,想要永遠和他們在一起。而蘇萊塔為了與自己所愛的人而「前進」、而貫徹「不容退讓的溫柔」的結果,就是消滅/救贖了一度失去了原本身為GUND-ARM的理念而淪落為暴力機械=GUNDAM的鋼彈,中止了大規模的男性性暴力與「罪孽.暴力的輪迴.連鎖」(寂靜零號、議會聯合的大規模毀滅性兵器雷射炮、議會聯合艦隊與貝納里特集團艦隊之間可能到來的戰爭)。

我曾經強調過很多次,「米奧琳涅的革命=女性的革命」和「沙迪克的革命=男人的革命」有一個很大的不同之處。如「滅私奉公」一語所示,在「男人的革命」中「私人性」與「公共性」常常是不相容甚至是矛盾的。但「米奧琳涅的革命」則否。在「米奧琳涅的革命」中,「私人性」與「公共性」不但是可以並存的,更是互相補充的。蘇萊塔本集中最後對於「不容退讓的溫柔」的貫徹也是一樣。蘇萊塔想要和其所愛之人一起做更多事的「私人性」成為了「公共性」(如中止了大規模的男性性暴力與戰爭)的契機與理由。蘇萊塔為了自己的願望的前進與為了整個世界的前進是一致的,更是相輔相成的!這就是魔女米奧琳涅.連布蘭、魔女蘇萊塔.墨丘利的「革命」,正是為了「世界」與「自己」獻上了滿滿的祝福的「米奧琳涅-蘇萊塔的革命=女性的革命」。

第24集的標題是非常符合本集內容的「贈予你滿滿的祝福」(出自第一季OP「祝福」:「目一杯の祝福を君に」,我比較喜歡的翻法是「將滿滿的祝福獻給你」)。蘇萊塔是被獻上的祝福的「你」,然後,蘇萊塔又將滿滿的祝福獻給了米奧琳涅,獻給了最喜歡的媽媽和艾莉克特,獻給了深愛的同伴們,還有,獻給了這個世界上所有的人們。所有人,都是被顯上了祝福的「你」。而原本是「詛咒」的「鋼彈」與「逃走的話只會得到一個,前進的話就能得到兩隔」,最後也都成為了「祝福」。

蘇萊塔,真的是太偉大了。蘇萊塔真的是,了不起的魔女。在《水星的魔女》的過程中,真的對於蘇萊塔的喜愛只有日益漸增。






蘇萊塔在貫徹自己所選擇的「魔女」的使命為全世界獻上祝福之後,飄散在宇宙中。米奧琳涅從迪米馬鎧機飛奔出去的片段,當然就是在呼應第1集米奧琳涅與蘇萊塔的最初的相遇了。只是那個時候是蘇萊塔靠近了米奧琳涅,(自以為)救了米奧琳涅;而這次,則是米奧琳涅飛去找蘇萊塔。不過,一樣都是由米奧琳涅去敲蘇萊塔的頭。太棒了。

當然,這段實在是看得無比緊張又無比揪心。我真的一度以為蘇萊塔是不是怎麼了。米奧琳涅無聲的吶喊與哭泣那邊也,做得實在太棒了。我真的超喜歡這段,這段真的做的超棒。






然而,蘇萊塔並非沒有付出代價。《水星的魔女》可是說了很多次,前進是伴隨痛苦與代價的。即使這是前進所必要的,但痛苦仍是痛苦。

在最後坐上異魔鋼彈甚至還直接進到帕梅特刻印等級八的結果,就是蘇萊塔的身體承受了即使過了三年仍然沒有恢復過往的傷害。而且恐怕甚至是永久性的身體傷害,蘇萊塔應該(至少在這三年中)沒有辦法在擔任MS駕駛員了。而擔任MS駕駛員的能力是曾經的蘇萊塔唯一對自己有所自信的事情。

不過,我想蘇萊塔肯定不後悔。選擇成為「魔女」的蘇萊塔拯救了媽媽、拯救了艾莉克特,然後跟米奧琳涅永結同心(至於米奧琳涅和蘇萊塔是已經結婚,還是要等妮卡出獄後大家都到齊了才舉行儀式這點有所分歧。我個人比較期待後者,畢竟蘇萊塔這三年的身體應該還不是很好,而且如果三年後才結婚的話,不就有可能在劇場版的大螢幕上結婚了嗎!)。蘇萊塔最喜歡的三個人,蘇萊塔全部都得到了。

而且,蘇萊塔應該至少在這三年既不會也沒必要駕駛MS了吧。蘇萊塔最後讓GUNDAM成為了GUND-ARM否定了GUNDAM還給了/昇華了鋼彈作為GUND-ARM該有的樣貌。不需要再是MS駕駛員了。而且,現在的蘇萊塔能夠自己思考自己決定,有自己的夢想和想做的事,也有更多的自信和自我價值肯定的來源了。米奧琳涅、媽媽、艾莉、地球寮的同伴們、地球上的學生們,還有自己。

蘇萊塔和媽媽移居到了地球,然後想要在地球也建立學校。這是,即使在還沒掙脫普洛斯佩拉的時候,蘇萊塔就真心想做的事情(只是那時候蘇萊塔想建立學校的地點是水星)。現在的蘇萊塔,應該也是教師了吧!

而米奧琳涅則作為第一線的魔女繼續活躍,繼續以「不容退讓的溫柔=米奧琳涅的蕃茄=鋼彈是希望之光=女性性的力量」為這個男性性暴力仍然強韌、改變還遠遠不夠的世界而努力(所以拜託繼續出續作!)。

我當初是有想過解散貝納利特集團的可能性,但是我本來想說「不會真的做到這種程度吧?」,結果......我真的太小看米奧琳涅與《水星的魔女》的意志與決心了。貝納里特集團作為構成「父親=世界」的結構性暴力以及男性性暴力的具體化的一部分,果然還是必須被徹底否定。就和前文所提過的「對於鋼彈的否定/Aufheben」一樣,不能中途半端,而是要做到徹底。要徹底貫徹「不容退讓的溫柔=米奧琳涅的蕃茄=鋼彈是希望之光=女性性的力量」才可以。作為男性性暴力的具現化結構體的貝納里特集團、米奧琳涅一直所否定的「父親=世界」的貝納里特集團,最終必須被否定才行。但對於貝納里特集團的否定也不是單純的否定,而更接近「Aufheben」。米奧琳涅一開始想要逃出貝納里特集團所支配的世界,之後以創立GUND-ARM社為里程碑,米奧琳涅轉而正面迎戰貝納里特集團。然後,在第二季中,想要貫徹「不容退讓的溫柔=米奧琳涅的蕃茄=鋼彈是希望之光=女性性的力量」米奧琳涅認為自己必須成為貝納里特集團的總裁(同時,這也意味著強迫自己去做不想做的事,是一種把自己當成祭品的自我犧牲)。到最後,成為(事實上的)總裁的米奧琳涅成為總裁後就馬上解散了貝納里特集團,並且讓貝納里特集團的資產成為彌補宇宙資本在地球人身上所造成的損害之用。這整個在否定與肯定與再否定的堆積中終於抵達終點的過程,也是Aufheben。

而且,如同我前文所言,在「米奧琳涅-蘇萊塔的革命=女性的革命」中,「私人性」與「公共性」不但是可以並存的,更是互相補充的。米奧琳涅在第19集中決意為了貫徹「即使如此,我仍希望對話」的理念而強迫自己即使不想要也必須成為總裁,某方面而言,正是「為了公共性而犧牲了私人性」。但是「米奧琳涅-蘇萊塔的革命=女性的革命」中的私人性與公共性是互相支撐補充的,所以米奧琳涅為了公共性變革世界而把自己作為祭品=成為貝納里特集團總裁的行為,其實是與「米奧琳涅-蘇萊塔的革命=女性的革命」基本命題相違的。米奧琳涅為了「革命」的進展而捨棄了公共性與私人性的並存,為了公共性而放棄了私人性。但是,這不是完成型,必須再次對自己進行Aufheben,更高層次地回歸到公共性與私人性並存的狀態,才能進一步完成/前進。就和米奧琳涅對於蘇萊塔的愛一樣,也是經歷了「真心愛著對方而想和對方再一起→廢棄了前者,因為真心愛著對方所以必須推開對方→對於否定的否定,正是因為真心愛著對方所以更必須和對方在一起」的過程。

因此,解散貝納里特集團=米奧琳涅讓自己不成為總裁也能推動「米奧琳涅的革命」,也是可以說是必然的發窄。

換言之,不論是「徹底否定/揚棄所有的鋼彈」和「徹底否定/揚棄貝納里特集團」,都是《水星的魔女》的Aufheben的實踐,同時也是貫徹「不容退讓的溫柔=米奧琳涅的蕃茄=鋼彈是希望之光=女性性的力量」的必然結果。

當然事情沒有那麼容易。戴林格和薩迪烏斯等等原本貝納里特集團的資本家又把當初轉讓給地球的財產要各種手段弄回來,而且還要再起。還真是,超級寫實。結果,戴林格最後還是想要繼續成為新自由主義與父權主義的具現化。而米奧琳涅,也會和從第一季開始時一樣,繼續對抗與否定「父親=世界」吧!

另外,三年後的米奧琳涅剪掉了一頭標誌性的漂亮長髮讓我大吃一驚,不過,短髮的米奧琳涅也實在太美了。三年後的GUND-ARM社CEO的裝扮也好喜歡好棒,實在太喜歡了。拜託商品化!和最後的蘇萊塔一起!順帶一提,在A.S.122年的時候,米奧琳涅的造型風格比較偏女性化而蘇萊塔比較偏男性化,但是三年後卻剛好反過來。長褲皮鞋短髮的米奧琳涅比較男性化,反而是蘇萊塔的裝扮現在比較女性化了。不過,我都很喜歡。太喜歡了!

看到兩人都戴著銀色閃光的戒指,真的太棒了!而且光是看著米奧琳涅與蘇萊塔在草地上互相依偎的畫面,心中暖意就不斷流出。實在是,太棒了太棒了太棒了!!「太棒了」「太喜歡了」X N次都不夠。

三年後的片段我都很喜歡。真的沒想到一下就跳到三年後,我本來以為可能頂多三個月,然後米奧琳涅與蘇萊塔能回到學校渡過第三學期的。結果直接跳到三年後。確實跳到三年後可以讓故事更加完整,整個《水星的魔女》已經形成了一個完整的圓形了。雖然我非常不捨,我還是必須這麼說。這個故事已經夠圓滿夠完整了。

不過,反正都要做三年後,為什麼不直接把三年後和這三年的過程做成第三季呢!就算沒鋼彈我也絕對看到底!是啊,三年後的世界想必還存在許多兵器。即使米奧琳涅的革命和我一樣要根除所有兵器,但我們都知道沒有那麼容易的。不過,至少,三年後的片段裡,可是沒有包括MS(學園的新型教練用MS除外,另外我比較喜歡原版的制服)在內的武器出現呢。

和沙迪克的片段我也滿喜歡的。兩人在經歷那麼多事情後的再相遇,彼此都更有餘力面對彼此了。雖然沒有得到作為果實的米奧琳涅的蕃茄,但某方面而言,沙迪克也分到象徵意義的米奧琳涅的蕃茄了。這一次,或許沙迪克真的能夠好好和米奧琳涅告別了吧。

跟沙迪克的同伴們同行也是。本來米奧琳涅就和沙迪克一樣想要否定「父親=世界」,想要讓地球與宇宙平等。但米奧琳涅和沙迪克不同的是,米奧琳涅在這追求目標的過程中時時刻刻都要求必須正確,每一個地方都必須貫徹正義,然而沙迪克並非如此。可是,真的想要達成沙迪克夢想的目標,那種以男性性暴力對抗男性性暴力的方式是沒用的。因為,只會不斷複製「罪孽.暴力的輪迴.連鎖」而已。魔女米奧琳涅的「不容退讓的溫柔=米奧琳涅的蕃茄=鋼彈是希望之光=女性性的力量」,也就是連支撐現有世界的「原理」都否定的「革命」,才有可能抵達理想的彼岸。

對了,米奧琳涅的銀色耳環實在好喜歡好在意。雖然米奧琳涅應該是兩耳都有戴,但至少畫面上是強調米奧琳涅的左耳耳環。而戴在左耳的耳環具有「守護者」、「勇氣」、「榮耀」的意義。在真的很適合以將希望之光照耀世界,以「不容退讓的溫柔=米奧琳涅的蕃茄=鋼彈是希望之光=女性性的力量」為世界上所有人而努力的魔女米奧琳涅呢。而作為和蘇萊塔的關係之中的米奧琳涅,也很適合這些詞呢。

當然,米奧琳涅和艾莉交談的片段也很喜歡。真的很可愛。啊啊啊啊啊啊,為什麼不直接把三年後做成第三季!雖然沒有鋼彈!





「我說過了吧!蘇萊塔他啊,最喜歡你了!就算不說,他也一定會過來的。他肯定會主動跟風靈一起趕過來。」

--米奧琳涅
《機動戰士鋼彈 水星的魔女》第24集「贈予你滿滿的祝福」




「我不要。我不能把艾莉克特交給你。」
「不對喔,媽媽。我並不想失去媽媽。艾莉克特一定也是如此期望的。所以,就算沒有......寂靜零號這種東西!」

「媽媽真的很偉大。為了艾莉克特,你沒有選擇復仇,而是選擇開創未來吧。就算大家否定你,說你的選擇是錯的。我也還是會肯定......媽媽所做出的選擇!」

--蘇萊塔
《機動戰士鋼彈 水星的魔女》第24集「贈予你滿滿的祝福」


夜深了。現在已經是2023年7月3日凌晨2點47分(但經營戰略科自主ゼミ還沒結束.......),最後再談一點就好。《水星的魔女》的「Aufheben」。

在米奧琳涅揭露貝納里特集團已經被解體之後,沙迪克說了:「Alea iacta est」(「骰子已經被骰下」,意思是指「過了中繼點再也不能回頭了」)。「Alea iacta est」在《水星的魔女》本來是體現星元新自由主義原理的「決鬥」的用語,可是在最後卻在消滅貝納里特集團這個新自由主義的實體化的過程中被使用了。真的是太漂亮了!這是「Aufheben」!

本集中蘇萊塔對於媽媽所說的話也是「Aufheben」。蘇萊塔先是第一次在媽媽面前明確地否定了媽媽對自己的要求。這是蘇萊塔對於媽媽的「否定」。但是,蘇萊塔否定的是媽媽想要用寂靜零號=男性性暴力和想要讓蘇萊塔遠離成為大罪人的自己,而不是根本性地否定媽媽想要拯救艾莉的心。蘇萊塔最後又再一次「肯定」了媽媽,肯定了媽媽「沒有選擇復仇,而是選擇開創未來」(雖然我認為普洛斯佩拉並不是真的沒有選擇復仇就是了,但普洛斯佩拉確實也想要開創屬於艾莉的未來,而不事單純只是復仇)。這種否定→肯定,就是「Aufheben」。而蘇萊塔最後救了艾莉的方式,也是「Aufheben」。一樣都是為了拯救艾利,但不需要也不能依靠寂靜零號=男性性暴力,而是要貫徹「不容退讓的未來」。

我真的非常喜歡蘇萊塔和媽媽的「對話」--是的,「對話」也是《水星的魔女》的關鍵字,也是「米奧琳涅的蕃茄的連鎖」的一環(參閱:「「即使如此,我仍希望對話」:《機動戰士鋼彈 水星的魔女》第19集「並非最好的辦法」初感」)。為記錄台詞或收集素材而重看這個片段時,真的又流淚了。

普洛斯佩拉最後也能夠得到救贖真的太好了。而且,本來就該得到救贖。因為,《水星的魔女》可是要貫徹「不容退讓的溫柔=女性性的力量=米奧琳涅的番茄」到底的!或許有人會希望所謂的「惡人」在最後以「被殺死」的方式「被懲罰」,我昨天就看到有人開玩笑說「希望普洛斯佩拉用手持火箭炮擊沉佩爾設CEO的船」。雖然只是開玩笑,但我還是很想翻白眼。這就叫不懂《水星的魔女》。如果你那麼喜歡夏亞的復仇,可以再看一次《相逢在宇宙篇》就好。你在《水星的魔女》所求這個當然會是一無所得。

可是,所謂的「惡人」在最後以「被殺死」的方式「被懲罰」,也是男性性暴力的呈現。《水星的魔女》可是在第一季就明說「殺人」是錯的了。有多少鋼彈,敢說「殺人」是錯的行為?

《水星的魔女》既然要貫徹反男性性暴力的「不容退讓的溫柔=女性性的力量=米奧琳涅的番茄」,當然就不會也不能這樣選擇。不論是古爾,勞達,沙迪克,還是普洛斯佩拉。最後都能好好地活著,並且因為「不容退讓的溫柔=女性性的力量=米奧琳涅的番茄」。真的是,太好了。這才是,符合《水星的魔女》精神該有的樣子。







寫到這裡,我也必須結束了。畢竟,現在已經3點半了。

雖然,《水星的魔女》還有很多可以寫,雖然,我不想這個僅有一次的巨大情緒與感動、讓只屬於這一刻的感動與所想隨著時間而消逝。

在寫完這一篇後,我心中巨大的失落感與被剝奪感是否有被填補了一些?我不知道,或許沒有。又或許我不想有。畢竟現在能稍微填補的只有《水星的魔女》續篇情報而已。拜託,一定要有續篇!結算是第一季時點的學園篇小插曲也好。只有廣播劇,完全不夠!當然,我也很想看三年後的魔女米奧琳涅繼續推行米奧琳涅的革命。

結果這篇文章是否其實也是不想結束的我的《水星的魔女》呢?我不知道。畢竟寫到這裡要結束時,又開始想要流淚和感受到巨大的失去感了。

《水星的魔女》是反鋼彈的鋼彈,既有的鋼彈愛好者會不喜歡我完全可以理解,但是我激讚不已,喜歡的不得了。我知道會有人不滿,但即使我還是要說,這真的是,「最棒的最終回」了。好,至少是95%棒的最終回,因為米奧琳涅和蘇萊塔最後還是沒有在畫面上接吻。我本來想說不用形式上的結婚沒關係(反正我是偏毀家滅婚派,兩人實質上永遠在一起才重要),而且兩人還都是學生不會那麼快就結婚也很正常,但一定要接吻!結果,反而是前者實現了後者沒有?!

總之,《水星的魔女》是對於鋼彈的「Aufheben」。從第一季就是如此(最慢,也該在揭曉GUND-ARM真正的理念的第8集中注意到才對),並且在第24集「贈予你滿滿的祝福」抵達了最高峰。《水星的魔女》否定了和男性性暴力相連的GUNDAM,肯定了「不容退讓的溫柔=女性性的力量=米奧琳涅的番茄」。GUND-ARM,這才是真正的身為希望之光的鋼彈該有的樣子。

能遇到《水星的魔女》,能與米奧琳涅及蘇萊塔相遇,真的是太好了,太棒了。如此女性主義的鋼彈,如此貫徹對於「戰爭」、「殺人」、「男性性暴力」之否定的鋼彈。如此那麼想要貫徹「積極的和平」——消除一切結構性暴力,而不是僅止於防止戰爭——的鋼彈。真的是,我一直以來都在尋找與等待的鋼彈。《水星的魔女》,真的是超越鋼彈的鋼彈

《水星的魔女》,「這是一個終將否定所有的GUNDAM的,來自水星的魔女/終將成為魔女之人=蘇萊塔.墨丘利」的故事。

魔女蘇萊塔.墨丘利。魔女米奧琳涅.連布蘭。不論是米奧琳涅還是蘇萊塔,都是照耀世界的希望之光,也都是,我既深愛又指引我心的存在。

或許終究無法填補因為《水星的魔女》完結而永遠失了一塊的心。或許失去了《水星的魔女》被剝奪感與心痛永遠不會好。但或許,這也是前進所必須經歷的苦痛。是成為日後更好自己的養分,是「Aufheben」所必要的。不是每個人都必須成為米奧琳涅.連布蘭。像是米奧琳涅那樣的生活方式,是很痛苦的。但是,我希望能夠成為米奧琳涅。即使或許我終究無法成為我所深愛與憧憬的米奧琳涅。但我還是,希望自己能像米奧琳涅一樣活地高潔。

但願我能永懷米奧琳涅與蘇萊塔,以及也能夠和「魔女」們一樣貫徹米奧琳涅與蘇萊塔的「不容退讓的溫柔」所「交織而成的道路」。

或許我終究無法成為「魔女」,但,也只能「前進」了吧。











-《機動戰士鋼彈 水星的魔女》第一季與第二季分集考察&感想-











創作回應

迫水未來
下午工作完成後腦中響起本集蘇萊塔的「私欲張りだから」就開始整個人哽咽了起來,現在也是。
2023-07-03 19:38:30
迫水未來
《水星的魔女》終結後的第一個夜晚(不計完全沈浸在24集和完結後氣氛的昨晚,最後一邊聽ゼミ一邊寫心得弄到4點多才睡)。在結束以昨夜為高潮的超高密度水星活後,雖然是久違地可以比較輕鬆的晚上,但卻滿是揮之不去的落寞感與心臟被挖掉一大塊般的失落感。續篇消息果然最快也是一個月後的全校集會嗎?
2023-07-03 23:26:36
迫水未來
晚上再次想著最終回的蘇萊塔與米奧琳涅,看著描繪三年後的米蘇的原典和二創作品,心中同時感到希望與溫暖但同時又是滿滿的哽咽與淚水。
2023-07-04 23:22:02
迫水未來
又聽了一次「宝石の日々」,真是好歌。只是一邊聽腦袋就不禁浮現三年後的米奧琳涅片段,然後整個人就莫名哽咽不已眼眶泛淚。
2023-07-06 18:11:26
迫水未來
https://twitter.com/Miorine_Suletta/status/1677979407435333632
#水星の魔女25話 進推特趨勢前十名!
2023-07-09 17:57:06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