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主題 達人專欄

殉道者米奧琳涅與前進者蘇萊塔:《機動戰士鋼彈 水星的魔女》第21集初感

迫水未來 | 2023-06-28 02:48:38 | 巴幣 274 | 人氣 1587

※本文有《機動戰士鋼彈 水星的魔女》第21集「做目前力所能及之事」的劇情透露。


殉道者米奧琳涅與前進者蘇萊塔:
《機動戰士鋼彈 水星的魔女》第21集「做目前力所能及之事」初感



「我做不到。我再也不要,犧牲任何人了。」

--米奧琳涅.連布蘭
《機動戰士鋼彈 水星的魔女》第21集「做目前力所能及之事」




-前言-
「全部都是我的錯」。正是因為有著高潔的靈魂,所以米奧琳涅.連布蘭才會如此深陷於如此強烈的罪惡感與自己嫌惡感的漩渦之中。只要看著因為高尚的靈魂與殉道者之心而全身顫抖不已,正是因為靈魂高潔所以被自己折磨不已的米奧琳涅.連布蘭,我無法不感到心痛。無法不與之同感。無法,不因此而落淚。看著深陷罪惡感與自我厭惡的深淵之中無法自拔的米奧琳涅染上自責之色的星夜般的雙瞳,看著無盡的自我否定自我折磨的痛苦中的米奧琳涅美顏與脆弱又堅強的身軀,一股強烈的愛意又從心中深處不斷湧出,好想好想現在就擁抱米奧琳涅桑,好想抱著那嬌小又堅毅不屈、因無止盡的罪惡感而顫抖不已的身軀與體溫,和用肌膚感受那銀色的髮絲與淚水。

我的《機動戰士鋼彈 水星的魔女》進度終於來到了命運的第21集「做目前力所能及之事」。最初我原本是打算在星期天(6月25日)完成第21集的初次鑑賞和完成這篇考察&感想文的,只是在連續數日高濃度的《水星的魔女》之下星期天當天早上精神實在有些不振,再加上當天是第23集的首播日,結果我整個星期天下午都因為第23集的首播而處在莫名的亢奮之中。我知道《機動戰士鋼彈 水星的魔女》第21集「做目前力所能及之事」會是很重要的一集,尤其對於米奧琳涅而言。正因如此,我又產生一股想要逃避的心情。最終,我總算在星期一(6月26日)的早上面對了命運的第21集。

然後,就開始在推特書寫筆記。雖然一開始因為心情太過複雜與悲傷而懷疑自己是否能夠好好書寫,結果最後寫了超過70則推文。沉浸在心痛與淚痕中的書寫無法停下,對於因為已經排定的線上會議並須中斷節奏和思緒而感到不滿。接連不斷的書寫中間雖然因為下午的線上會議必須暫時停止,但最後還是寫到了傍晚6點才完成。當然,線上會議途中時其實也是滿腦子第21集的事情。結果,星期一因為又是處理第21集又必須參加線上會議,導致晚上時精神不振,最後只好決定星期二,也就是原本排定要進行第22集初次鑑賞的今天早上開始寫。結果,今天一早起來就身體極度不適,一直到下午才比較有辦法進行作業。只是,下午時雖然進入了理論上能開始寫的狀態,但卻遲遲無法開始正式開始文章編輯作業。

這幾天的我的《機動戰士鋼彈 水星的魔女》分集考察&感想文的書寫過程基本上都是這樣的。首先早上先完成初次鑑賞,然後馬上開始在推特寫筆記。通常筆記至少會花到兩個小時書寫。推特的筆記內容基本上就會直接是最後文章的內容,但是在開始編集文章前會打開當集影片收集劇照素材與選取要引用的對白,並且兼做內容的確認。然後,才會開始編集文章。

然而,星期二,也就是今天一整個白天都無法開啟第21集的影片來收集素材。第21集太重要了,我想要非常慎重地處理,想要有一個完美的開頭。結果就是一直不知該如何開頭才好然後只能讓時間空轉。然而,並不只如此而已。只要一想到要打開影片收集素材,我就開始心臟加速手指發麻。我馬上意識到我又陷入了類似面對第17集時的情況。我潛意識裡不想要再一次面對如此心痛的第21集,所以一直想要以各種理由欺騙自己讓自己逃避。但是,不得不面對。我已經沒有時間了。總算,在晚上9點半終於強迫自己再次播放了第21集。果不其然,從開始播放前到現在,都處於心跳加速手指發麻的狀態。

為了收集素材而再次目睹被罪惡感和自我嫌惡感所折磨的米奧琳涅時,整個人再次哽咽起來,眼眶也又濕了。米奧琳涅那被強烈的自己否定感又硬要自己勉強擠出力氣出聲的聲音,聽了實在好難過好心疼好心痛。尤其是當聽到和沙迪克對談的最後那句「不,因為我也同罪」時,真的要哭了。最後看到和聽到米奧琳涅目睹議會聯合艦隊被消滅而再次陷入無限的自我否定與罪惡感之中時飄散的眼淚與發出的悲鳴,又再次讓已經宛如被劃過千刀的心再次被撕心之痛所切開,化成碎片。

對我來說,第21集太重要了。太沉重了。因為是米奧琳涅如此痛苦的一集,是米奧琳涅在痛苦之中仍然爭掙扎著努力貫徹自己是自己的原因一集。所以我當然想寫出最完美的版本,但我同時又知道不管寫了什麼,最後都不會成為自己能夠真正滿意的最完美版本。不如說一開始的開頭,結果,我也是不是真的覺得寫出了足以配上這一集的米奧琳涅的文字。但是,我必須前進。我已經又比調整後的進度又慢了一天了。如同本集中蘇萊塔所言,「即使無法得到任何事物,只要去做能力所及之事就行了」。或許做了現在能力所及之事終將無法滿足自己良心對於自己的要求而和米奧琳涅一樣深陷於罪惡感之中,但也,只能去「做目前力所能及之事」了。正是因為深愛,所以才如此心痛,如此想要逃避。但是,必須前進,即使伴隨撕心之痛。

第21集的考察&感想文標題我一樣會使用「初感」這兩個字。一來是主要構成內容就是昨天看完之後開始在推特逐條書寫最後寫了超過70則推文的內容,是名符其實的初感。二來也是稍稍降低我自己的罪惡感與標準,試圖說服(欺騙?)自己因為是「初感」所以可以不用那麼「完美」。或許既無法好好克服自己的心魔努力掙扎前進又對於自己放水而不是用良心無盡地苛責自己這點,就是我即使在米奧琳涅身上看到自己但我還是無法成為米奧琳涅的證明吧。但即使如此,不,正是如此,我才對於米奧琳涅如此憧憬,又如此深愛米奧琳涅。

那麼,正文就開始吧。即使明知道這「並非最好的辦法」,但也只能「做目前力所能及之事」。希冀在「希望的盡頭」,仍能看到由「不容退讓的溫柔」所「交織而成的道路」。不,不能只單純期望它存在在那裡而已。我們編織這條以「不容退讓的溫柔」所「交織而成的道路」的責任,與米奧琳涅.連布蘭及蘇萊塔.墨丘利一起。


-目錄-
0. 完成初次鑑賞的當下
1. 被自責的罪惡感與自己嫌惡感所折磨的米奧琳涅
2. 米奧琳涅之所以自責不已而身陷撕心之痛,正是因為其靈魂的高尚
3. 認為自己成為了自己的人生所否定的對象的米奧琳涅
4. 「我做不到。我再也不要,犧牲任何人了。」
5. 我怎麼能如此輕率的心看著米奧琳涅
6. 沒辦法容許自己沒能成功的米奧琳涅與只關心自己的古爾
7. 米奧琳涅與沙迪克
8. 米奧琳涅與古爾
9. 蘇萊塔的前進:穿越苦難,終於得到了自由意志的蘇萊塔
10. 米奧琳涅的蕃茄
11. 令人心疼的蘇萊塔
12. 「即使如此,我仍希望對話」
13. 我所深愛的米奧琳涅.連布蘭






「到底是哪裡出錯了呢......。街道被破壞,很多人都......被殺了。是我的錯。不論是地球的人們,還是學園,全部,都是我的錯......。」

--米奧琳涅.連布蘭
《機動戰士鋼彈 水星的魔女》第21集「做目前力所能及之事」


0. 完成初次鑑賞的當下

以下是完成《機動戰士鋼彈 水星的魔女》第21集「做目前力所能及之事」初次鑑賞後的當下(2023年6月26日11點24分)我所寫下的文字。雖然之前幾集的考察&感想文我都沒有附上這一部分,但我覺得在第21集必須這麼做。

第21集「做目前力所能及之事」,終於、終於看完了。在觀看途中眼眶就已經泛淚覺得哽咽了,看完之後的現在也是,乾掉的淚痕和在眼睛打轉的淚水同在,胸口的鬱悶與卡在喉嚨的哽咽也,總之就是一直浸在21集的餘韻中,感覺現實的世界一點都不真實。一樣心情複雜好像有千言萬語但又不知如何開始說起好,有些難言語化。但總之還是開始吧。



1. 被自責的罪惡感與自己嫌惡感所折磨的米奧琳涅

在正式看第21集前,我就很焦躁甚至有些想要逃避。當然,是因為米奧琳涅的事情。在第19集的最後米奧琳涅遭遇到了那種慘事,而第20集又把鏡頭轉向學園,當然第21集就會直接面對那件事情之後的米奧琳涅了。在觀看的過程中泛淚又心痛不已的原因,當然正是因為本集之中的米奧琳涅了。

米奧琳涅不但認為是自己害死了地球人,現在連學園都化為戰場,米奧琳涅把學園大屠殺的責任也怪到自己身上。米奧琳涅覺得自己的雙手沾滿了鮮血、自己成為了自己一直所否定的對象,也就是肆意奪走他人生命無視人身為人的尊嚴的男性性暴力的存在,米奧琳涅覺得自己成為了殺人兇手,都是自己才害得那麼多人都死了。毫無尊嚴地被奪走生命。尤其最後看到宇宙議會聯合艦隊被寂靜零號殲滅,更是讓米奧琳涅已經很沈重的自己厭惡感又加深了罪惡感。米奧琳涅覺得自己必須為這三場屠殺中失去的人命負責。米奧琳涅認為這些死亡與暴力都與自己有關、都是自己的選擇造成的。因為自己要戴著風靈前往交涉(又不夠強硬要求集團護衛的MS隊滾)才害得克茵哈伯的人被屠殺。都是因為自己協助普洛斯佩拉,才讓寂靜零號能夠繼續下去,造成議會聯合的人被屠殺。然後,米奧琳涅認為自己也必須為學園大屠殺負起責任。





「又有人......被殺了......。都是我.....!」

--米奧琳涅.連布蘭
《機動戰士鋼彈 水星的魔女》第21集「做目前力所能及之事」



2. 米奧琳涅之所以自責不已而身陷撕心之痛,正是因為其靈魂的高尚

沒錯,從我們身為旁觀者的觀眾的眼中看來,其實米奧琳涅對這些屠殺都沒有什麽責任可言。必須為地球上的屠殺負責的,不是盡心盡力想要貫徹「對等的對話」、貫徹「不論是在地球還是宇宙,人作為人理當享有的尊嚴都必須被尊重」的心中對於正義的信念對於自己所課予的義務的米奧琳涅。必須為地球上的屠殺負責的,是為了自己摧毀魔靈量產機的目的不惜讓許多人的生命因此消失的普洛斯佩拉,以及貝納里特集團那些堅持要以武裝威嚇地球人而且還扣下板機開槍的人的責任。是他們,讓米奧琳涅好不容易取得的小小前進被摧毀,讓米奧琳涅一心想要真誠對待的人們的生命被奪走。是他們玷汙了米奧琳涅的理念,以及米奧琳涅的革命所展現出的可能性。

寂靜零號也與米奧琳涅無關。米奧琳涅雖然答應普洛斯佩拉成為總裁協助寂靜零號計畫推行,但現在的米奧琳涅還不是總裁。在成為總裁之前,米奧琳涅根本沒能夠真正為寂靜零號的延續出力。米奧琳涅也是在本集中才第一次真正知道寂靜零號原來是這種超大型戰鬥無人機網路。打造與推動寂靜零號的除了普洛斯佩拉外是現在還在睡覺的戴林格。學園大屠殺也是。不管是實行者諾雷雅還是幕後黑手沙迪克,米奧琳涅都沒有真正協助過他們、讓導致這一切悲劇發生的事情能夠更容易被推動。

可是對於米奧琳涅來說這不是重點。固然從旁觀的角度來看這三場屠殺米奧琳涅都不需要負責,但對米奧琳涅本人來說不是這樣。米奧琳涅是必須順從心中對於正義的信念然後逼迫自己行動的人。雖然孤高,但米奧琳涅遇到眼前所發生的不公不義的事情時,是沒有辦法容忍自己只是旁觀什麽都不做的。在第1集中米奧琳涅不顧自己危險拯救只有兩面之緣的蘇萊塔、給蘇萊塔吃番茄、第2集中放棄自己難得的逃脫機會前去救還不熟的蘇萊塔,都是明證。

米奧琳涅雖然毒舌、孤高、不喜歡隨便與人來往,好像對於很多事情都(裝的)一副不關心的樣子、總是以滿身刺的方式面對外界,但米奧琳涅其實是正義感與責任感非常強烈的人。即使自己感到不願意、感到痛苦,只要是心中對於正義的信念命令自己去做的事,米奧琳涅就必須去做。如同殉道者一般。正是因為如此,所以米奧琳涅才會覺得自己必須負起責任。米奧琳涅認為這三件屠殺自己都牽涉其中,自己也是造成屠殺的構造的一份子,所以自己也有責任。米奧琳涅認為如果當初自己多做一點、更努力一點、或是如果能夠更早發現在事情演變到無法挽回前就阻止的話,就不會導致這些死亡與犧牲了。

米奧琳涅不允許自己不夠積極、沒有多做一點結果導致最慘的悲劇發生。米奧琳涅不允許自己明明身在其中卻沒能阻止。米奧琳涅不允許自己明明有所牽涉的事物卻因為自己的無能而導致自己心中對於正義的信念所否定的結果發生。對於米奧琳涅而言,自己「不夠努力」「沒能阻止」就必須負起責任了。

或許一般人會認為只要自己不要是積極造成悲劇的一部分就可以不用負擔起責任。但是米奧琳涅不是這樣想。米奧琳涅會認為自己光是「沒能夠阻止」「為什麽沒能察覺」就必須負起責任了。就是因為米奧琳涅的正義感與責任感如此強烈、正是因為米奧琳涅的靈魂如此高潔,所以米奧琳涅才沒有辦法放過自己。

米奧琳涅的靈魂如此高潔,如此地美。所以才如此憧憬,又所以才如此心痛。





「實在是太耀眼了。要讓地球與宇宙平等的你的理想,實在是太耀眼了。所以,才會用了錯誤的方法。」
「但即使如此還是必須要有人來做。為了不要再繼續有像我這樣的人。」
「你是什麼時候開始和議會聯合聯手的?」
「從很久以前就有接觸了。是哪,讓我真正下定決心的,是那時候......。」
「真蠢呢。」
「你覺得不擇手段的我很懦弱吧。」
「不,因為我也同罪」

--米奧琳涅.連布蘭與沙迪克.澤內利
《機動戰士鋼彈 水星的魔女》第21集「做目前力所能及之事」


3. 認為自己成為了自己的人生所否定的對象的米奧琳涅

就是因為米奧琳涅的正義感與責任感如此強烈,所以米奧琳涅才會認為都是自己的錯。正是因為米奧琳涅的靈魂如此高潔,所以米奧琳涅才沒有辦法放過自己。所以,米奧琳涅在面對沙迪克時,才會採取那種態度。我原本以為米奧琳涅會與沙迪克激烈對決,結果⋯⋯。果然,現在的米奧琳涅還沒有辦法嗎?畢竟自己過往所堅持的道路被硬生生地否定了、米奧琳涅認為自己也成為了自己一直以來所否定的對象。所以,當沙迪克說「你(米奧琳涅)認為不擇手段的我很懦弱吧」時,米奧琳涅才會低著頭,用根本不像平常的米奧琳涅的聲音說出了:「不,因為我也同罪」。

如果是在經歷地球的事之前的米奧琳涅的話,應該會大聲反駁沙迪克的。如果地球上的屠殺沒有發生、米奧琳涅在交涉中小小的前進沒有被摧毀的話,米奧琳涅即使痛苦也應該能夠更有精神地反駁沙迪克,指責沙迪克的不對之處。如同第16集中在溫室向蘇萊塔說「你怎麼可以殺了人後那樣笑出來!即使正確也不可以笑!」的米奧琳涅一樣。但是,現在的米奧琳涅沒辦法。現在的米奧琳涅覺得自己是雙手沾滿鮮血的罪人,自己必須為屠殺與在屠殺被奪走的生命被踐踏的尊嚴負起責任。所以米奧琳涅才說自己也和沙迪克做了一樣的事。

當然,米奧琳涅並沒有和沙迪克做一樣的事。沙迪克為了自己的目的不擇手段、認為自己只要有罪的意識就可以奪走他人的生命。這是米奧琳涅所不允許的。這是米奧琳涅絕對不會去做的事情。米奧琳涅否定這種以男性性暴力踐踏他人生命與尊嚴的傲慢。米奧琳涅拒絕成為滿手鮮血的人。但是,即使如此,米奧琳涅仍然(在他自己主觀上)成為了雙手都是他人的鮮血的罪人。米奧琳涅認為自己成為了自己一直以來拼命所否定的對象。自己長久以來所堅信的價值、理念以及建立在這些價值、理念上的人格、米奧琳涅之所以是米奧琳涅的理由、米奧琳涅的自尊與靈魂,都被自己摧毀了。所以,米奧琳涅才會說自己和沙迪克一樣。即使兩人根本不一樣。米奧琳涅會認為自己「和沙迪克一樣」是因為米奧琳涅否定沙迪克所信奉的價值,和從一開始就積極肯認這個價值的沙迪克完全不同。





「你應該要多向戴林格學習才對的。捨棄我和葛雷斯利吧!把所有責任都推到我們身上。把損害降到最小限度。」
「但是,這樣的話!」
「米奧琳涅,連布蘭,你必須把集團的存續視為最優先!」
「我做不到。我再也不要,犧牲任何人了。」

--薩里烏斯・澤內利與米奧琳涅.連布蘭
《機動戰士鋼彈 水星的魔女》第21集「做目前力所能及之事」



4. 「我做不到。我再也不要,犧牲任何人了。」

然而,米奧琳涅並沒有因此而自暴自棄。米奧琳涅雖然被強烈的罪惡感與自己嫌惡感壓得喘不過氣,覺得自己變得和沙迪克一樣了,但米奧琳涅並沒有因此就放棄了自己所堅信的價值。在葛雷斯利的CEO薩里烏斯・澤內利要求米奧琳涅犧牲葛雷斯利和自己換得整個貝納里特集團的存續時,米奧琳涅嚴正拒絕了。「我做不到。我無法再允許有任何犧牲了」。米奧琳涅心中對於正義的信念要求米奧琳涅必須否定這種以犧牲他人、踐踏他人為前提的體制(用高橋哲哉的話,「犠牲のシステム=犧牲的體系」),即使米奧琳涅認為因為自己的無能而(自認為)雙手沾上鮮血成為了自己一直以來所反對的對象,但米奧琳涅仍然沒有放棄這個「不可以犧牲他人」的信念。或說,米奧琳涅是「無法」放棄的。即使自己在違背本意的情況下成為了「犧牲他人」的罪人,滿手鮮血必須背負罪孽,但米奧琳涅仍然不會「主動」選擇去成為「能夠以『我會背負這份罪孽』的高傲去犧牲他人」的人。米奧琳涅被迫成為了他所否定的存在,但米奧琳涅不會主動選擇自己所否定的存在。米奧琳涅雖然自認為自己和沙迪克一樣,但其實截然不同。

不過當看到薩里烏斯要求米奧琳涅學習戴林格狠心犧牲自己時,我確實差點以為事情會這樣發展。但米奧琳涅嚴正拒絕了。光是這點上,就可以顯現出米奧琳涅的靈魂比我還要高潔多了。不論是在18&19集還是本集,米奧琳涅都比我原本期待的還要更加貫徹「人身為人理當享有的尊嚴」的信念。一度覺得米奧琳涅不用貫徹反軍國主義與反犧牲的體系到這種地步也沒關係的我,真是應當感到慚愧。

當米奧琳涅說出「我做不到。我再也不要,犧牲任何人了。」時,我真的有點被救贖和看到希望的感覺。即使被罪惡感和自己嫌惡感壓得喘不過氣,米奧琳涅仍然努力貫徹自己身為自己的理由。即使自己否定感如此巨大強烈,米奧琳涅也沒有放棄。仍然在掙扎中努力貫徹自己之所以是自己的理由。又或是說,米奧琳涅是「沒有辦法」放棄自己的。米奧琳涅「強迫」自己必須貫徹自己。但有這句顯示米奧琳涅沒有/無法放棄自己、沒有/無法墮落成沙迪克真是太好了。雖然,看得無比心痛。

薩里烏斯要求米奧琳涅成為戴林格但米奧琳涅拒絕了這點非常重要。戴林格所象徵的事物也就是「父親=世界」是米奧琳涅一直所要否定的對象。即使米奧琳涅不小心成為了戴林格,米奧琳涅也不會選擇讓自己主動成為戴林格。米奧琳涅會超越戴林格、會超越「父親=世界」、會超越依附於男性性暴力的「罪孽・暴力的輪迴・枷鎖」。這是米奧琳涅的「打倒家長」(「打倒家長」是《機動戰士鋼彈 水星的魔女》自第一季以來的關鍵字。米奧琳涅、蘇萊塔、古爾、沙迪克都背負了各自的「打倒家長」),同時也顯示出米奧琳涅和普洛斯佩拉的不同(請參閱我的第18集和第19集考察&感想文)。






5. 我怎麼能如此輕率的心看著米奧琳涅

本集中米奧琳涅的戲份比我原本預想的還要少。但是已經夠讓人心痛不已了。看著米奧琳涅被罪惡感與自己嫌惡感所苦,實在、實在真的很心痛。邊看眼眶會邊泛淚的主要原因正是因為本集中的米奧琳涅。畢竟,在我在第一季最後發現的時候,我、我就已經和米奧琳涅之間的連結太深了。這不是自己想要切斷就可以切斷的。米奧琳涅也無法不將三場大屠殺的責任歸罪於自己。所以,正是如此,我才對於好幾個星期前的自己輕率的發言感到後悔。

第21集首播當天(2023年6月11日)我的進度還停在第17集,我不知道第19集和第20集發生了什麽事。當天官方的第21集先行截圖就是本串第一則的附圖,也就是在戴林格的病房前被罪惡感和自己嫌惡感所折磨自責不已的米奧琳涅。我當初看到這張先行劇照時雖然覺得米奧琳涅受到了某些精神衝擊,但實在好美好漂亮。實在好喜歡!當初還一直在推特上狂叫這張米奧琳涅到底有多美多喜歡。但在實際在本集中看到這一幕時,我才發現過往的自己有多愚蠢。確實這一幕的米奧琳涅很美,但看著這一幕的米奧琳涅,除了「喜歡」與「好美!」外更多的是滿溢心胸的心痛與不捨。看著自責不已的米奧琳涅,怎麼能夠輕鬆地說出「哇好美好喜歡」呢?!實在是太不應該了。怎麼可以,那麼輕率地、以那麼輕鬆的心情說出那些不知道這一幕到底背負了多少重量的話!我應該知道我們這種人是沒有辦法那麼容易就不怪罪自己的!

我明明必須去共感米奧琳涅所深陷其中的罪惡感和自己厭惡的漩渦之中的!即使,我無法分擔米奧琳涅的任何痛苦。無法,給米奧琳涅任何撫慰。但是,我只是覺得必須那麼做。即使只是自私的自我滿足。






6. 沒辦法容許自己沒能成功的米奧琳涅與只關心自己的古爾

古爾在本集中安慰米奧琳涅「這是沒辦法的事」,面對三場屠殺也顯得冷淡許多。古爾明明就是容易腦衝被自己的衝動情緒牽著鼻子走的人,但古爾所受到心理衝擊卻遠少於米奧琳涅。這點顯現出來的正是米奧琳涅靈魂的高潔,米奧琳涅是多麽以強迫自己的方式去要求身在集團中拿到了力量擁有了可以去拯救他人改變世界的實力的自己必須貫徹自己心中對於正義的信念必須去主動完成的使命。所以,當初米奧琳涅才會降下地球並且貫徹「即使如此,我仍希望對話」。所以米奧琳涅才會對於「沒能阻止」、「沒能做到更多」的自己自責不已。在擁有了實力的現在,米奧琳涅更加不允許自己對於不公不義的事袖手旁觀。米奧琳涅認為自己有主動推動世界邁向「沒有人會被犧牲的世界」的義務。自己必須去做。不能不去做。這正是米奧琳涅靈魂的高潔之處,也是米奧琳涅煎熬的根源之一。

可是,米奧琳涅是無法放過自己的人。對於米奧琳涅而言,即使痛苦也必須去完成必須做的事情。非這麼做不可。所以,米奧琳涅當初才寧可讓自己心如刀割也要推開蘇萊塔。

相較之下,古爾雖然有所進步,但很大程度上他仍然是滿腦子只有自己和自己的家的人。對於自己和家人的事情古爾投入很多能量,但除此之外的事古爾其實就沒那麼關心了。這讓我不禁想到,如果第15集中的小女孩是在米奧琳涅手中斷氣的話,米奧琳涅有辦法那麼快就像第15集的古爾一樣整理好自己的心情嗎?

我想米奧琳涅是沒辦法的。如果小女孩在米奧琳涅的手中死去,米奧琳涅一定會認為自己必須負起責任、自己必須為小女孩負責。為什麽自己無法再更有能力一些或許就能讓他得救了?他是被貝納里特殺的,如果當初不是我,是否他就不會死了?我也是貝納里特的一部分,對於這個構造我也有罪。如果是米奧琳涅的話,或許就會想這些事情吧!古爾雖然也對於自己沒能救到小女孩的生命多少有些自責,但恐怕古爾不認為自己對於小女孩的死必須負擔起責任,或是感到罪孽。而且,古爾之所以跑起來拯救小女孩是因為自己對於父親的複雜情感被挑起,古爾的救人很大程度上是在處理自己不知該如何面對自己父親的情緒。但如果是米奧琳涅的話,我想應該是因為看到眼前的小女孩的生命與尊嚴被戰爭利益鏈這樣踐踏,而感到憤怒、認為沒有人該被這樣對待吧。如果小女孩沒有挑起古爾對於父親的思念,古爾會動起來嗎?但至少可以肯定的是,如果是米奧琳涅目睹這一切,他一定會動起來。

古爾說克茵哈伯的事不事米奧琳涅的錯。他說的沒錯。但是或許古爾永遠不會理解為什麼米奧琳涅會認為自己必須為克茵哈伯的屠殺負起責任。






7. 米奧琳涅與沙迪克

我很喜歡本集中米奧琳涅與沙迪克對話的片段。兩個人,都帶著後悔與惆悵,懷抱著曾經對於彼此的期待,以及對於正義的不同信念而終歸必須分道揚鑣的堅持與遺憾。不論是「你的理想太耀眼了,所以才會用了錯誤的手段」,還是「不,我也同罪」,我都,好喜歡。無法,不喜歡。

其實我很喜歡米奧琳涅與沙迪克之間的故事。那種曾經以為對方能夠成為自己一直渴望的夥伴但是在看破對方的本質後為了遵從自己與自己的信念即使忍受孤獨也只能分道揚鑣甚至為敵的故事的惆悵與張力我實在很喜歡。所以,雖然我非常喜歡本集中米奧琳涅和沙迪克的片段,但我還是覺得,如果米奧琳涅與沙迪克的故事就在這裡結束的話,實在有點可惜。

我希望米奧琳涅在打起精神後再一次去見沙迪克,好好去跟他再一次訣別,並且告訴沙迪克自己不會成為沙迪克或是戴林格。然後希望沙迪克也能走上不同的路。希望米奧琳涅能告訴沙迪克他不需要只能成為「暴力・罪孽的輪迴・連鎖」的一部分的。這個世界,還存在,別的可能性的。

雖然我是ミオ⇆スレ,但我實在很喜歡米奧琳涅和沙迪克的故事。那個曾經有過情感(不一定是戀愛)但最終因為兩人所選擇的道路與信念的不同只能錯過而且敵對的惆悵我實在太喜歡了。米奧琳涅雙性戀還是同性戀?蘇萊塔的戀愛傾向並沒有特別拘泥於特定性別的感覺,可是米奧琳涅呢?相較之下似乎比較偏向同性戀一些。不過,本來性取向就是連續體而不是三分法,而且也可以是流動的。不論是米奧琳涅還是蘇萊塔,《水星的魔女》在描寫上都讓人覺得與其說米奧琳涅還和蘇萊塔是「只愛某種特定性別」,更不如說是「米奧琳涅/蘇萊塔只愛/最後選擇了蘇萊塔/米奧琳涅這個人」。

米奧琳涅就是很了解沙迪克,所以才會拒絕沙迪克。沙迪克就算沒有辦法成為米奧琳涅人生的伴侶,如果他願意改變自己的本性去重視米奧琳涅的尊嚴的話,他本來還是有機會走入米奧琳涅的溫室,就算成不了伴侶也可以成為託付信賴的親密夥伴的。但沙迪克和米奧琳涅本質上的差異,終究會使他們互相敵對。與其說「錯過」,倒不如說選擇不同道路的兩人本來就註定無法走在一起。

本集的結尾卡就是分道揚鑣的沙迪克與米奧琳涅。我也很喜歡。尤其是沙迪克和米奧琳涅兩人不同視線的對比。沙迪克仍然看向米奧琳涅,即使明知道兩人必須走上不同的路甚至敵對,沙迪克仍然忘不了米奧琳涅。但米奧琳涅不看向沙迪克,只是看著手中青澀的蕃茄。和無法忘記米奧琳涅的沙迪克相比,米奧琳涅已經向沙迪克和過去的自己告別了吧。






8. 米奧琳涅與古爾

雖然不想停止繼續說有關於米奧琳涅的話,不管說什麽都想繼續想著米奧琳涅、談著米奧琳涅的事情,但是,還是得讓有關本集中米奧琳涅的話先在這裡停住才行。即使,我覺得不論用了多少文字,都無法道盡我對本集中的米奧琳涅的各種所思所想,包含心痛,以及深愛。第8點來談談古爾與勞達,雖然這點其實還是和米奧琳涅息息相關。

勞達把一切都怪在米奧琳涅頭上,並且認為「古爾變了」,而且原因也是米奧琳涅。勞達固然是因為太氣憤而想把責任全部推給米奧琳涅,覺得一切的根源都是米奧琳涅,如果沒有米奧琳涅可以一切如常。一樣面對巨大的悲劇而產生痛苦與與不知如何面對,米奧琳涅是把不該是自己承擔的責任也歸咎在自己身上,但勞達卻是把應該由自己和古爾承擔的責任也推到別人身上。兩者形成對比。勞達雖然是在亂怪罪,但至少其中一點說對了,那就是「古爾變了」確實和米奧琳涅有關。確實是米奧琳涅和蘇萊塔讓古爾改變了(請參閱「只有「奪取」的盡頭:《機動戰士鋼彈 水星的魔女》第20集「希望的盡頭」初感」第8點「透過古爾與沙迪克對決的米奧琳涅」)。

米奧琳涅和蘇萊塔替古爾開了門,讓古爾得到了改變的契機。米奧琳涅和蘇萊塔其實是古爾的貴人。如果沒有與米奧琳涅和蘇萊塔相遇,古爾就無法前進,只會繼續是有毒男子氣概集合體的爛人一個。我在第20集時說過,古爾在和沙迪克對決時並不只是代表自己和沙迪克對決,同時也是身為米奧琳涅的代言人、一定程度上代表了米奧琳涅的價值和沙迪克對決。所以,古爾確實是因為米奧琳涅變了,但是是變得更好了、「前進」了。雖然,如同我本文第6點所言,古爾大概永遠無法抵達米奧琳涅的高度。古爾前進了,可是,勞達卻拒絕承認古爾的前進,反而還希望古爾繼續維持第1集時的樣子。第1集的古爾可謂被社會所稱讚的有毒男子氣概以負面方式描寫的集合體。在這個意義上,勞達確實宛如古爾直男鐵粉在劇中的代表。




「為什麼你在做這種事啊?」
「因為我還能行動。」
「水星妹,你變了?」
「或許吧!」

--塞西莉亞・多特與蘇萊塔.墨丘利
《機動戰士鋼彈 水星的魔女》第21集「做目前力所能及之事」



9. 蘇萊塔的前進:穿越苦難,終於得到了自由意志的蘇萊塔

在學園大屠殺之後,蘇萊塔沒有因為心碎悲傷而停下自己的腳步,而是努力前進,努力做著「現在,能力所及之事」(本集的標題就是在說蘇萊塔吧。而米奧琳涅在振作之後,也會和蘇萊塔一起前進去「做目前力所能及之事」吧)。需要注意的是,本集中的蘇萊塔不是和過去一樣是「因為媽媽說要前進,所以一直以來我即使害怕恐懼我還是都一直強迫自己前進」,而是蘇萊塔即使傷心,仍然覺得現在只能去做、必須去做自己能力所及之事。蘇萊塔是憑著自己的自由意志決定前進的。

蘇萊塔在第18集時被媽媽和風靈拒絕、失去了包含米奧琳涅在內的所有心靈支柱,而終於否定了「逃走的話只能得到一個,前進的話就能得到兩個(逃げたら1つ、進めば2つ)」這句話。但是蘇萊塔在本集中,雖然並沒有說出這句話,卻以行動的方式在實踐這句話。蘇萊塔先是否定了媽媽告訴自己的「逃げたら1つ、進めば2つ」,然後,這一次自己選擇了「逃げたら1つ、進めば2つ」。不再是因為媽媽說這是對的所以是對的了,而是因為蘇萊塔自己認為這是對的,所以去那麼做。

蘇萊塔在本集中說「即使如此,我還是最喜歡媽媽了」,可是蘇萊塔同時明確地認知到「可是媽媽是不會聽我的」。在經歷過於奎達工廠被米奧琳涅否定、在和蘇菲的戰鬥中流著眼淚試圖說服自己、在黃昏的溫室中被米奧琳涅當頭棒喝再也無法繼續自欺欺人、被米奧琳涅、風靈、媽媽三個蘇萊塔無條件相信與肯定的心靈支柱所拒絕而再也無法忍受強迫自己照著媽媽所說的話前進、在第19集知道風靈(和米奧琳涅)其實是愛著自己才推開了自己之後,在這漫長的痛苦與試煉之後,蘇萊塔終於、終於能夠掙脫媽媽強加在自己身上的枷鎖與纜繩了。蘇萊塔終於能夠明確地否定普洛斯佩拉的意思了,而且即使如此蘇萊塔也仍然喜歡著普洛斯佩拉。這點很重要。蘇萊塔仍然愛著媽媽,但即使如此,蘇萊塔仍然可以明確地拒絕媽媽了。終於蘇萊塔能夠擺脫「由權威給予的指令高於自己的自由意志」的狀態了(參閱「Es muss sein,米奧琳涅:《機動戰士鋼彈 水星的魔女》第16集「罪過的輪迴」初感-下篇-」)。

米奧琳涅一心期盼的「希望那孩子能夠自由幸福地活在沒有鋼彈等任何束縛的世界」的狀態,蘇萊塔終於到達入口了。米奧琳涅認為只要把蘇萊塔推開、讓蘇萊塔遠離這一切就可以/才可以保護蘇萊塔。但蘇萊塔終於超越了過去的自己,並且某方面而言也否定了米奧琳涅的「藉由蘇萊塔遠離一切來保護蘇萊塔」的想法。當然米奧琳涅當時的想法不能說錯,但蘇萊塔已經憑著自己的力量以及大家(米奧琳涅、風靈、地球寮)對他的各種方式的愛而前進了。現在的蘇萊塔,即使面對普洛斯佩拉,也不會「不管媽媽說什麽我都會無條件肯定」了。蘇萊塔終於取得了「打倒家長」的能力,

所以現在的蘇萊塔,是可以和米奧琳涅並肩而行一起以對等的方式前進的了。而不是只能被米奧琳涅單方面保護。蘇萊塔克服了自己的難關,即使這一路充滿了痛苦。但蘇萊塔渡過來了。即使傷痕累累,但蘇萊塔確實成功前進了。所以當塞西莉亞對蘇萊塔說:「水星妹你變了?」時,蘇萊塔能夠自信地帶著微回答。

只是,另一方面,在分離的過程中各自努力掙扎著前進的米奧琳涅與蘇萊塔都傷痕累累。這些心痛、這些苦難,都是前進所必要的,吧。「逃げたら1つ、進めば2つ」說起來或許很容易,但實際做起來卻沒那麼容易。如同第17集借古爾之口所說的,「前進不是只有光明的一面,還伴隨了各種痛苦,但是,即使如此還是要選擇前進」。「即使如此,我仍然希望對話」、「即使如此,我仍然比起逃跑選擇了前進」。「前進」並不容易甚至會伴隨許多痛苦與代價,會讓整個人變得破破爛爛但即使如此,還是要選擇「前進」。即使如此,還是要讓這些傷痕成為自己的一部分。因為唯有如此,才能得到更好的自己與世界。我想,這就是《水星的魔女》想要傳達的重要訊息(之一)吧。





「我想米奧琳涅桑一定會說『好了趕快去做!』的。」

--蘇萊塔.墨丘利
《機動戰士鋼彈 水星的魔女》第21集「做目前力所能及之事」



10. 米奧琳涅的蕃茄

蘇萊塔不再遵從權威(米奧琳涅與普洛斯佩拉)的指示,而是能夠自己以自己的自由意志、遵從自己的內心做出判斷而行動的一個展現,就是把米奧琳涅的蕃茄拿出來送給大家。蘇萊塔聽從米奧琳涅的指示費盡心力照顧米奧琳涅最重要的蕃茄。如果是以前的蘇萊塔,我想肯定會因為沒有得到米奧琳涅的指示而糾結於到底要不要把蕃茄送給大家而苦惱不已。但現在的蘇萊塔不會苦惱於此了。蘇萊塔自己判斷應該這麼做,而且蘇萊塔也知道/相信米奧琳涅會希望這麼做。

包含蘇萊塔說「米奧琳涅一定會希望那麼做的」這句話在內,我也很喜歡本集中有關米奧琳涅的蕃茄和蘇萊塔與地球寮的同伴們分送蕃茄給大家帶來希望的片段。

米奧琳涅的蕃茄代替米奧琳涅本人,在GUND-ARM社的大家的分發下,給了受戰爭、受父親=世界的男性性暴力連鎖而受苦的學生們帶來希望。米奧琳涅的蕃茄,就和被GUND-ARM社所繼承的「寄託於鋼彈真正的理念」=「讓鋼彈成為拯救生命的希望之光」一樣。果然,米奧琳涅是世界に希望の光を照らす者(將希望之光照耀於世界之人)!

我想,米奧琳涅的蕃茄或許正是「『女性性』的象徵」。米奧琳涅的蕃茄是米奧琳涅用心栽培照顧的結果與心血,是米奧琳涅重視的寶物。米奧琳涅的蕃茄是米奧琳涅的媽媽的遺產與かたみ(看著就能回憶起故人的遺物)。在《水星的魔女》一開始米奧琳涅的蕃茄撫慰了初來乍到的蘇萊塔,之後蘇萊塔也取得了進入溫室的資格,並且進一步成為了與米奧琳涅一起栽培蕃茄的人。相較之下,第1集的古爾破壞了蕃茄,這是男性性暴力破壞女性性的象徵。而沙迪克沒能進入溫室得到蕃茄,也就是說男性性暴力沒能得到蕃茄。最後,米奧琳涅的蕃茄撫慰了受男性性暴力—戰爭所受傷的學生們的心,讓他們得到希望。米奧琳涅的蕃茄的故事與GUND-ARM的故事非常相似。都是以反對男性性暴力的(女性性的)原理想要給予被男性性暴力傷害的人們希望,然後都被男性性暴力所傷害(古爾&狩獵魔女部隊),然後選擇繼續複製男性性暴力而非揚棄其的沙迪克無法得到蕃茄也無法得到鋼彈。

蕃茄給予被戰爭傷害的人們希望,而GUND-ARM技術想必也會給予被戰爭傷害的人們希望(這集中特別讓受重傷的佩特拉出現兩次,我想其用意是為了讓佩特拉最後因為GUND-ARM而被拯救生命重獲新生。而且也可藉此讓勞達覺醒知道米奧琳涅才是對的)。換言之,米奧琳涅的蕃茄其實是GUND-ARM的隱喻!

米奧琳涅、米奧琳涅的蕃茄、GUND-ARM三位一體,是拯救生命、捍衛人之所以身為人的尊嚴的希望之光。

我想在佩特拉的身上會展現出鋼彈真正該有的樣貌:是拯救生命的GUND-ARM而不是作為兵器的GUNDAM!(我有點希望《水星的魔女》在最後藉由這個不同羅馬字寫法的方式強調「《水星的魔女》的鋼彈不是既有的鋼彈=GUNDAM,而是全新的、不是兵器而是拯救生命的新時代的鋼彈=GUND-ARM!」)而且,佩特拉如果能夠因為GUND-ARM而得救的話,應該也能稍稍緩解米奧琳涅和蘇萊塔心中的罪惡感吧。





「在分發蕃茄的時候我終於想通了。即使什麼都無法得到,也只要做現在能力所及之事就好了。請帶我前往,鋼彈所在之地!」

--蘇萊塔.墨丘利
《機動戰士鋼彈 水星的魔女》第21集「做目前力所能及之事」



11. 令人心疼的蘇萊塔

本集中看著蘇萊塔努力前進、努力做著「現在能力所及之事」確實感到了希望與溫暖,但同時看著本集的蘇萊塔也讓人感到心疼。看著蘇萊塔以無法掩蓋內心悲傷的表情說著「我最喜歡媽媽了,即便現在也是」一邊又說著「但是媽媽是不會聽我說的」、「因為媽媽最愛的只有艾莉克特」、「媽媽不愛我,但即使如此我還是最喜歡媽媽了」實在看了好心痛好心疼。看著蘇萊塔明明愛著媽媽卻無法被愛、發現原來自己只是替代品的那既悲傷但又無法因此而放棄對於媽媽的愛的臉,實在讓人覺得好悲傷。

而且,蘇萊塔果然覺得自己必須負起責任吧。雖然不像米奧琳涅那樣把罪都怪在自己頭上認為自己是滿手鮮血的罪人,但蘇萊塔確實也認為自己對此有所責任,必須做點什麽,採取行動。所以,蘇萊塔自願坐上危險的鋼彈,去和至今為止都在保護自己免於數據風暴的艾莉=風靈對話,甚至去和媽媽試著對話。蘇萊塔也有自己犧牲的傾向,在這一點上,蘇萊塔確實也和米奧琳涅很像。

我真的好喜歡蘇萊塔對宇宙議會聯合特務(馮的手下)訴說「在分發蕃茄的時候我終於想通了。即使什麼都無法得到,也只要做現在能力所及之事就好了。請帶我前往,鋼彈所在之地!」那一段。那個決意的眼神、那個決心的語氣,所透露的堅毅與意志,讓人充滿希望。而且,宛如米奧琳涅。





「為什麼我一直沒有發現呢。我能夠免於鋼彈的詛咒,都是因為艾莉克特替我承擔了。一定是這樣的。」
「我,想要和艾莉克特談談。還要,再一次和媽媽!」

--蘇萊塔.墨丘利
《機動戰士鋼彈 水星的魔女》第21集「做目前力所能及之事」



12. 「即使如此,我仍希望對話」

蘇萊塔一開始覺得自己無法說服媽媽,但是,蘇萊塔最終仍然下定決心,選擇去和(在普洛斯佩拉的操作下完全變成暴力機械的)艾莉=風靈對話(本集最後的寂靜零號作戰中,到底是艾莉自己也想那麼做,還是艾莉也和過去的蘇萊塔一樣沒有辦法否定媽媽呢?)。而且,也想要再一次和媽媽對話。

「對話」果然是《水星的魔女》的關鍵字。女性性之力的「對話」果然是《水星的魔女》所提示的價值。米奧琳涅在第18集和第19集中貫徹了「即使如此,我仍然希望對話」。而米奧琳涅與蘇萊塔兩人的關係,也是透過「對話」前進的。而如今,蘇萊塔也選擇,不,不只是選擇,更是堅持要和艾莉=風靈以及媽媽普洛斯佩拉再一次「對話」。即使艱難、即使痛苦重重、即使伴隨撕心之痛,米奧琳涅和蘇萊塔依然選擇「即使如此,我仍希望對話」。

「請帶我前往,鋼彈所在之地!」蘇萊塔在下定決心即使要讓自己的生命暴露在鋼彈的詛咒下仍然要前往艾莉與普洛斯佩拉所在之處進行對話時,也把米奧琳涅的蕃茄遞了出去。如同本文第10點所言,「米奧琳涅的蕃茄」是「女性性」的象徵,而「對話.溝通之力」就是「女性性之力」。同時,「米奧琳涅的蕃茄」也是GUND-ARM=寄託在鋼彈之中真正的理念=鋼彈必須成為希望之光的隱喻。蘇萊塔遞出蕃茄的行為,或許也意味著要對化身為暴力機械的艾莉=風靈和普洛斯佩拉遞出「米奧琳涅的蕃茄」,讓艾莉=風靈和普洛斯佩拉也能得到「米奧琳涅=魔女的蕃茄」的救贖。

在《水星的魔女》中,宇宙議會聯合、貝納里特集團、戴林格、普洛斯佩拉、貝爾博士、(加入大人陣營的)沙迪克等等「大人」所象徵的應該正是現有的世界系統、現存的世界原理的象徵吧。用點粗暴的說法,就是現實主義,或是說「父親=世界」的原理。

而米奧琳涅和蘇萊塔等等次世代的年輕人代表的正是有別於男性性暴力、「罪孽.暴力的輪迴.連鎖」的可能性和原理。也就是,「拯救生命的鋼彈」、「對話.溝通之力」,以及核心的「人身為人理所當享有的尊嚴」。這些原理,或許可以稱之為「女性性的原理」,亦或是「米奧琳涅的革命=女性的革命」的原理。也就是否定「父親=世界」而且進一步超越、展現新的可能性的原理。悲觀的理想主義者米奧琳涅,以及樂觀的理想主義者蘇萊塔(參閱「「即使如此,我仍希望對話」:《機動戰士鋼彈 水星的魔女》第19集「並非最好的辦法」初感」第13點「「悲觀的理想主義者」米奧琳涅與「樂觀的理想主義者」蘇萊塔」),正是《水星的魔女》中「米奧琳涅的革命=女性的革命」的代表。然而,並不表示其他人就無法加入「米奧琳涅的革命=女性的革命」。大人或是男性一樣可以加入「米奧琳涅的革命=女性的革命」。重點在於,當事人是否願意揚棄「父親=世界」,選擇女性性的原理。在米奧琳涅與蘇萊塔的指引下願意改變的古爾,以及曾經犯下罪但選擇努力掙脫罪孽的輪迴的貝爾博士皆是如此。






13. 我所深愛的米奧琳涅.連布蘭

《機動戰士鋼彈 水星的魔女》第21集「做目前力所能及之事」由希望與撕心裂肺之痛交織而成的故事。看到說出「即使什麼都無法得到,也只要做現在能力所及之事就好了。請帶我前往,鋼彈所在之地!」的蘇萊塔.墨丘利的前進,以及即是被無盡的罪惡感所折磨煎熬仍然選擇「我做不到。我再也不要,犧牲任何人了」的米奧琳涅,會感覺到即使這個世界充滿著惡意與苦難,但米奧琳涅與蘇萊塔仍然宛如無盡的黑夜中努力閃爍著不屈的生命與希望之光的星光。

可是,看到本集的米奧琳涅,又無法不心痛,然後,又無法不深愛這樣的米奧琳涅。明知道米奧琳涅深陷不必要的罪惡感與自我否定之中而痛苦不已,但是,又無法輕率地說出「米奧琳涅桑,不需要把責任都放在自己身上」。因為,這份強烈的罪惡感、這份自我否定的煎熬與折磨,也是米奧琳涅之所以是米奧琳涅的原因一部分。是米奧琳涅靈魂不可分割的一部分。

我無法不愛上本集中所有米奧琳涅的登場片段與被罪惡感所折磨而顫抖而失去元氣的嗓音。以及,被痛苦所折磨、即使失去精神,仍然貫徹「不犧牲任何人」的信念、以及無法不因為強烈的責任感與正義感而繼續折磨自己的米奧琳涅。我無法不喜歡這些片段,我無法不對於這些片段裡的米奧琳涅在感到無比心痛的同時又感到深愛。看著本集中的米奧琳涅,就好想說:米奧琳涅桑,我真的,好想抱住你。我真的好想用肌膚接觸你的眼淚。我真的,好愛你。

雖然本集中的米奧琳涅戲份其實沒那麼多,但總覺得自己可以無窮無盡講下去。又或是,不管怎麼說都無法完全排解心中對於米奧琳涅的同感以及對於折磨自己的米奧琳涅——而且我自己很清楚,米奧琳涅無法不折磨自己,也必須折磨自己,這是身為殉道者無法避免也必須去做的事——感到的不捨與心痛。畢竟我實在太過喜歡米奧琳涅、在靈魂深處和米奧琳涅牽連太深了。

確實,米奧琳涅不是完美的人。米太鑽牛角尖、太把自己所不需要也無法承擔的責任與義務往自己身上扛、太過高尚,又無法違反自己的良心行動、無法接受自己的無能為力而被自己的良心所苛責。米奧琳涅沒有辦法自己一個人好好取得內心的平衡。但就正因如此,我在米奧琳涅身上看到自己,而且米奧琳涅是一個更加完美的自己,是我想成為又無法成為的憧憬。所以才在靈魂深處如此與米奧琳涅糾結在一起吧。







寫到這裡時,已經是2023年6月28日早上2點40分了。如同我在正文中所言,「自己可以無窮無盡講下去。又或是,不管怎麼說都無法完全排解心中對於米奧琳涅的同感以及對於折磨自己的米奧琳涅感到的不捨與心痛」。但是,文章終得結束才行。只是,果然又覺得「我還沒能好好寫完有關於米奧琳涅的事情!」。如果,可以的話我也想好好沈澱品味《機動戰士鋼彈 水星的魔女》第21集「做目前力所能及之事」。應該要好好咀嚼的。應該花一星期好好要自己去更加深刻地去感受、去更加同感米奧琳涅的眼淚、自責與罪的意識。告一段落之後,反而一股強烈的失落感襲來。真的,好不希望《機動戰士鋼彈 水星的魔女》結束。

我不知道我是否寫出了值得配上如此感到心痛又如此深愛的《機動戰士鋼彈 水星的魔女》第21集「做目前力所能及之事」以及本集中的米奧琳涅.連布蘭的文章。或該說,對得起自己良心與要求的文章。或許,永遠都無法交出最完美的版本。

但是,又或許如蘇萊塔所言:「即使什麼都無法得到,也只要做現在能力所及之事就好了」。即使,我覺得自己比起蘇萊塔更接近米奧琳涅。但或許,有時候我們,米奧琳涅或是我,正需要的是正是「胸口閃爍的鮮紅光芒步向新世界」的蘇萊塔.墨丘利的救贖。

「不容退讓的溫柔」。



-《機動戰士鋼彈 水星的魔女》第一季與第二季分集考察&感想-


最後介紹一則我非常非常喜歡的第21集後二創漫畫。はやしきく這篇漫畫筆下的米奧琳涅在記憶中的蘇萊塔鼓舞下,想起自己和蘇萊塔過往的時光以及自己曾經對蘇萊塔說過的話,最後終於鼓起勇氣抬頭望向前方。尤其最後一格的眼神,那心中傷痕未平但仍然堅毅的眼神,實在太喜歡。這幅作品這陣子也被我一直反覆閱讀,從勉強自己前進的米奧琳涅身上尋求勇氣。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