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主題 達人專欄

「即使如此,我仍然希望對話」:《機動戰士鋼彈 水星的魔女》第19集初感

迫水未來 | 2023-06-23 23:36:08 | 巴幣 16 | 人氣 577

※本文有《機動戰士鋼彈 水星的魔女》第19集「並非最好的辦法」的劇情透露。


「即使如此,我仍希望對話」:
《機動戰士鋼彈 水星的魔女》第19集「並非最好的辦法」初感




「我並不認為自己能夠理解您們地球住民的憤怒。對於經濟壁壘也是如此。即使如此,我仍然希望對話!」

--米奧琳涅.連布蘭
《機動戰士鋼彈 水星的魔女》第19集「並非最好的辦法」





-前言-

或許是前天與昨天都在進行高密度的《機動戰士鋼彈 水星的魔女》之故後過於亢奮之故,昨天晚上並不是睡得很好。今天早上好不容易起來後,雖然總覺得精神不是處於最適合進行重要至極的《機動戰士鋼彈 水星的魔女》初次鑑賞的最佳狀態,而且總有股想要逃避的心情。但是,不得不前進了,必須前進了。把印有米奧琳涅圖案的大浴巾放在一旁的椅子上,桌上擺著米奧琳涅與蘇萊塔的壓克力立牌,身上穿著股份有限公司GUND-ARM的外套。不論如何,都必須前進,要面對這一切,要和米奧琳涅一同前進。於是乎,總算在在今天早上按照原本的計畫完成了《機動戰士鋼彈 水星的魔女》第19集「並非最好的辦法」的初次鑑賞。

結果,看完第19集後,我馬上就確定自己今天只能推到第19集,不能進到第20集了。因為,第19集非常重要,一樣必須單獨討論。我是在約早上9點10分開始進行《機動戰士鋼彈 水星的魔女》第19集「並非最好的辦法」初次鑑賞的,約莫在9點39分左右結束。看完的當下心情非常複雜,有種不知道該從何處開始說起好之感。但是如果沒有好好面對第19集,當然是不能就這樣進到下一集的。所以,雖然一度不知道該從何處開始下筆,但還是總之先試試看了。雖然在寫的過程中一直有種「這些想法與堵塞在胸口的心情,到底該怎麼化為文字才好呢?」的想法而沒辦法下筆如有神,但還是不斷思考、不斷嘗試將心中所思所想予以言語化,然後就越寫越多。一直寫到11點多為了參加12點的線上會議才不得不先停筆。結果線上會議的過程中其實我還是滿腦子在想第19集的事情,又多寫了一些。

不過,即使最後累積了並不少得文字量,但我還是一直有一種還有更多想說但又不知道應該如何把這些滿堆心胸的事物化為語言之感。我想,第19集的內容其實必須好好咀嚼品味。不,不只第19集,《機動戰士鋼彈 水星的魔女》每一集都值得好好咀嚼品味。如果可以的話,我真希望我能夠像其他按時收看的同好一樣有一整個星期的時間好好欣賞後思索每一集。但現在的我不行。為了要趕上目前看起來還是趕不上的進度,我一天最少必須往前推一集。這種作法除了是對於精神力和腦力的大量消耗之外,更得說是太過暴殄天物了。而且,精神健康上似乎也不太好。

越想到這裡,就越加對於那個從第一次看第17集到勉強完成第17集考察&感想文竟然花了25天的自己感到懊悔與悔恨。如果我當初能夠前進的話!如果我當初能夠早一點強迫自己前進的話,或許就不需要像這幾天般一天一集囫圇吞棗了。或許我就能夠更加細細品味第19集,有更多時間可以思考,有時間能夠被現在堆積在心中卻無法言語化的思想與情感化為文字了。

但不論如何,必須前進。我知道這「並非最好的辦法」(本集標題「一番じゃないやり方」),但是我只能也必須「做目前力所能及之事」(第21集標題「いま、できることを」)。所以,就和昨天的第18集考察&感想文一樣,今天的第19集考察&感想文也是名副其實的「初感」。也是一樣主要內容是寫完當下馬上記下來的內容,再適時加上我特別喜歡的本集台詞和劇照,以及部分新寫的內容。也請容忍我使用「初感」這個說法來降低自己的罪惡感以及對於自己的要求。既然是「初感」的話當然不是「決定版」。不夠完整也是多少能被接受的。雖然我不知道會不會有「決定版」,但總之本篇的內容就是「做目前力所能及之事」。不過我還是要特別說明,雖然這應該是目前我能夠做到最好的第19集考察&感想版本,但我總覺得有所不足之處、總覺得我下面的文字還不夠足以完全表達我對於第19集的所思所想與感受。總之,合先敘明。以下,正文開始。

-目錄-
1. 希望與悲痛夾雜的「並非最好的辦法」
2. 被迫染上鮮血、被迫成為自己所否定的「父親=世界」的米奧琳涅
3. 心碎的米奧琳涅
4. 普洛斯佩拉的目的:讓米奧琳涅背棄「成為魔女」成為下一個「普洛斯佩拉」
5. 可是,米奧琳涅不會放棄「成為魔女」
6. 作為米奧琳涅的對照的普洛斯佩拉
7. 本集的關鍵字:「對話」
8. 「即使如此,我仍然希望對話」
9. 強迫自己成為總裁的殉道者米奧琳涅
10. 面對男性性暴力的米奧琳涅與蘇萊塔的女性性=理想主義之挫敗
11. 「即使如此,我仍然選擇對話」
12. 身為比現實主義者更加冷酷的現實主義者的理想主義者
13. 「悲觀的理想主義者」米奧琳涅與「樂觀的理想主義者」蘇萊塔
14. 終於往前邁進一步的蘇萊塔
15. 馮QQ
16. 談談古爾
17. 米奧琳涅與沙迪克
18. 米奧琳涅與地球
19. 「即使,並非最好的辦法」







「是我的錯......。是我,造成了這些......!」

--米奧琳涅.連布蘭
《機動戰士鋼彈 水星的魔女》第19集「並非最好的辦法」



1. 希望與悲痛夾雜的「並非最好的辦法」

結果又是看到最後眼眶泛淚胸口悶悶堵堵的一集,明明在前三分之二的發展是(雖然擔憂會有什麽但還是)感覺得到光明的。當然失去所有心靈支柱的蘇萊塔再也撐不住的樣子讓人心疼,但或許是早知道蘇萊塔會在地球寮的同伴們的陪伴下打起精神,所以其實沒有那麼擔心蘇萊塔。最揪心的當然是米奧琳涅,雖然早想到米奧琳涅的地球行會是一場對米奧琳涅本人也會帶來痛苦的試煉之旅,但沒想到,事情竟然比我原本以為的還要更糟。

「是我的錯......。是我,造成了這些......!」第一次看的時候眼眶泛淚。之後再看到這個最後的米奧琳涅時仍然會感到眼眶濕潤與哽咽。真的真的真的,好心痛。看完第19集後真的整個人都不好了起來。即使從中也感受到希望。但總之,在早上看完之後馬上書寫的過程中眼眶一直是濕濕的,而且堵在喉嚨與佔據胸膛的哽咽感也越來越強。





「古爾,你玷汙了米奧琳涅!」

--沙迪克.澤內利
《機動戰士鋼彈 水星的魔女》第19集「並非最好的辦法」

※雖然我覺得沙迪克根本沒資格說這句話。沙迪克自己選擇的道路也是違背米奧琳涅的理念的。沙迪克想要一邊推行「沙迪克的革命=男人的革命」一邊只把米奧琳涅視為「必須被自己拯救的公主」,也是在玷汙米奧琳涅。



2. 被迫染上鮮血、被迫成為自己所否定的「父親=世界」的米奧琳涅

要戴上無武裝的風靈同行、想要將風靈成為股份有限公司GUND-ARM的「鋼彈不是兵器而該是希望之光」理念象徵的是米奧琳涅。但是,或許普洛斯佩拉從一開始就預料到米奧琳涅打算讓風靈成為「希望之光」了。當然,也有可能是聽到米奧琳涅的提案後才開始本集的計畫。但不論如何,在普洛斯佩拉的操作下,風靈現在完全成為了「暴力機械」的象徵了。原本米奧琳涅再次看了股份有限公司GUND-ARM的PV帶給自己勇氣和堅強意志,堅信「鋼彈要成為希望之光」是能夠讓對話成功的關鍵,結果......。是的,在米奧琳涅的努力與誠意下,秉持著「鋼彈應該要成為希望之光」(至少在米靠著鋼彈技術義肢與堅持非暴力的意思和地球住民代表達成一定共識讓對話進展的那一瞬間,拯救生命的鋼彈與鋼彈社成為了真正的「地球與宇宙的橋樑」,達到了原本寄託在鋼彈之中的「地球與宇宙的融合」願望)雖然讓交涉前進、讓世界朝著更好的道路前進=米奧琳涅的革命稍微前進了一步,但卻馬上以最壞的方式被打碎了。

貝納里特集團部隊強要跟著米奧琳涅的護衛隊讓市區成為了戰場。即使光是只有這點,米奧琳涅就會認為是自己害死了大家了。就算是集團硬要跟來的部隊,米奧琳涅還是會認為是自己把實踐殺人的武器帶進地球人的市區讓他們被殺害的。然而更糟的是,成為戰場中心的不是貝納里特集團原本那些軍用MS,而是風靈。是米奧琳涅寄託鋼彈的理念以及自己的信念、想要使之成為理念與信念的象徵的的風靈,是米奧琳涅所深愛蘇萊塔的風靈。

米奧琳涅堅持戴上風靈,原本要讓大家看到風靈=鋼彈所承載的「不是暴力機械而是拯救生命的鋼彈」、「鋼彈該成為希望之光」、「尊重人之所以身為人的尊嚴」、「不是戰爭而是對話」的「米奧琳涅的革命」的理念的具現化,反而成為了米奧琳涅一直所要否定的「父親=世界」的具現化。那個不尊重人身為人的尊嚴、踐踏生命、壓榨地球人壓榨弱者的「父親=世界」的具現化。在本集之中米奧琳涅以行動實踐了對於「父親=世界」的否定,可是在最後,他卻(被迫)成為了「父親=世界」。米奧琳涅心中會有多自責、多崩潰、多自我厭惡,光是想像就心痛到眼眶泛淚了。



3. 心碎的米奧琳涅

米奧琳涅堅持戴上風靈,結果風靈反而成為了戰爭的開端和戰爭的象徵。米奧琳涅堅信是自己害死了大家,堅信是自己做錯了,是自己讓鋼彈原本的理念被玷汙了。現在,米奧琳涅一定認為自己和蘇萊塔、和普洛斯佩拉、和戴林格一樣,是雙手沾滿鮮血的罪人了。米奧琳涅想要打破「罪孽・暴力的輪迴・連鎖」,結果,被拖進輪迴中的米奧琳涅終究無法幸免於難。米奧琳涅現在一定覺得,自己也是「罪孽・暴力的輪迴・連鎖」的再生產構造的一部分了。自己所堅信的正義與信念被以「自己成為自己所反對的對象的方式」所否定,對於米奧琳涅而言,恐怕是不亞於蘇萊塔被米奧琳涅說「我不要你了」的撕心之痛。





「如果用鋼彈擊潰地球住民的話,米奧琳涅的支持者會增加呢!」
「這是不可能的。米奧琳涅是不會允許這麼做。」

--伊蘭.凱萊斯與沙迪克.澤內利
《機動戰士鋼彈 水星的魔女》第19集「並非最好的辦法」



4. 普洛斯佩拉的目的:讓米奧琳涅背棄「成為魔女」成為下一個「普洛斯佩拉」

所以,普洛斯佩拉到底想要什麽?在第18集中,普洛斯佩拉試圖透過言語讓米奧琳涅真的成為這個「罪孽・暴力的輪迴・連鎖」的一部分,但沒有成功。在第19集中,普洛斯佩拉直接透過行動=實踐暴力的方式否定米奧琳涅對於這個「罪孽・暴力的輪迴・連鎖」的否定,並且試圖讓米奧琳涅真正成為這個「罪孽・暴力的輪迴・連鎖」的一部分。我覺得普洛斯佩拉想讓米奧琳涅成為下一個自己。

普洛斯佩拉試圖讓米奧琳涅成為下一個普洛斯佩拉。普洛斯佩拉原本是「魔女」。而「魔女」正是否定「父親=世界」之人的繼承者,但在「父親=世界」的男性性暴力下,普洛斯佩拉被這個暴力所傷害,然後普放棄了魔女的理念,(選擇)成為了複製-再生產男性性暴力的「罪孽・暴力的輪迴・連鎖」的一部分。普洛斯佩拉既是被害者也是加害者。普洛斯佩拉背棄了「成為魔女」而成為了男性性暴力的一部分。重新發掘鋼彈真正的理念而且還要發揚光大、比蘇萊塔更加堅持「鋼彈該是希望之光」(米奧琳涅恐怕是在A.S.122年的當下全宇宙最堅持這個理想的人了)的米奧琳涅顯然是「魔女」或是「魔女的繼承者」,類似過去的普洛斯佩拉。然後和普洛斯佩拉一樣,被男性性暴力所傷害、被強迫拉進「罪孽・暴力的輪迴・連鎖」之中。





「為什麼我們的MS會在旁護衛?!我不是說過要和平解決嗎!」
「這裡沒有任何帶著武器的人。他們只是希望我們聽它們的意見而已。」

--米奧琳涅.連布蘭
《機動戰士鋼彈 水星的魔女》第19集「並非最好的辦法」



5. 可是,米奧琳涅不會放棄「成為魔女」

問題在於米奧琳涅是否真的會成為下一個普洛斯佩拉?雖然米奧琳涅現在狠狠地被男性性暴力,而且還是曾經是「魔女」、後來因為男性性暴力而成為男性性暴力的受害者與加害者的普洛斯佩拉所傷害、被強烈否定,但米奧琳涅會和普洛斯佩拉一樣背棄「魔女」成為複製-再生產男性性暴力,也就是真正成為「罪孽・暴力的輪迴・連鎖」的一部分嗎?我並不認為如此。米奧琳涅現在心一定痛到不行、對於自己的理想主義(被)墮落成自己所否定的殺人而對自己憤怒不已、對雙手沾滿鮮血的自己感到無比厭惡,但不代表米奧琳涅會真正放棄「成為魔女」、會真正背棄自己所堅信的「自己必須做的事情」。放棄自己的信念成為下一個普洛斯佩拉,不符合米奧琳涅的靈魂,也不符合米在《水星的魔女》中所肩負起的任務與意義。某方面甚至可以說,米奧琳涅是被時代選上之人,所以他不可以放棄。

米奧琳涅在第19集中所遭受到的以「成為自己一直以來所否定的事物」的方式的自身否定,對於身為被時代選上之人的米奧琳涅來說也是一場試煉。是要考驗自己是否即使被傷害之深也能繼續堅持,同時,透過試煉必須成為(即使滿身瘡痍)更加完美的讓世界帶來變革之人=魔女。

只是,即使理智上知道這些試煉對於「殉道者」米奧琳涅而言是使之成為更加「完美」的殉道者(以身為實踐理想主義、展現給全世界看不同的可能性、為世界帶來變革的「殉道者」的角度而言的「完美」)而言所必要的試煉,是為了要讓自己更加完美地貫徹與實踐自己的理想而必須讓自己的心滿是傷痕,但看了還是很心痛。所以打起精神的蘇萊塔,快點去米奧琳涅的身邊吧!即使米奧琳涅是會自己把一切痛苦往自己心裡吞不依賴別人努力讓自己超越痛苦與自己之人,但是米奧琳涅一定還是渴望蘇萊塔的陪伴的吧。現在正是米奧琳涅需要你的時候!走れスレッタ!





「踐踏了GUND的理念的大罪人,這次要妨礙艾莉的自由。這可不能允許。」

--普洛斯佩拉.墨丘利
《機動戰士鋼彈 水星的魔女》第19集「並非最好的辦法」



6. 作為米奧琳涅的對照的普洛斯佩拉

普洛斯佩拉除了想讓米奧琳涅成為下一個自己以及打造出讓艾莉能夠自由的世界之外,到底還想做什麽?我前面雖然說普洛斯佩拉也是男性性暴力的加害者,但本集中普洛斯佩拉的行動不單單只是為了要摧毀米奧琳涅的信念與意志並且強迫米奧琳涅的雙手沾滿鮮血而已。普洛斯佩拉是說著「你們這些踐踏了鋼彈的理念的大罪人」而摧毀了墮落為兵器的魔靈鋼彈們,並且開始了戰爭。

這裡普洛斯佩拉所說的「(被踐踏的)鋼彈的理念」到底是何物?是和米奧琳涅所說的「鋼彈的理念」是一樣的東西嗎?如果答案是肯定的話,普洛斯佩拉自己也是讓風靈和蘇萊塔成為殺人者的「踐踏了鋼彈的理念之人」。難道,對於普洛斯佩拉而言,讓風靈和蘇萊塔殺人是為了讓「鋼彈是拯救生命的希望之光」這個更大的目標的「必要之惡」嗎?若是如此的話,普洛斯佩拉確實在「為了正確的理想,可以不擇手段」這一點上和沙迪克一樣。換言之,也是再次應證「普洛斯佩拉和沙迪克是米奧琳涅的對照組」這個命題(參閱第18集考察&感想文的第4點)。因為米奧琳涅(和妮卡)所堅信的正是「不論是目的還是手段都必須正確才行」。米奧琳涅(以及妮卡),不會允許「只是目的正當,不論採取什麼手段都沒關係」。對於米奧琳涅而言,踐踏他人尊嚴的手段是不可能達成正當的目的。所以,米奧琳涅選擇「對話」,而且,必須是「對等的對話」。因為「對等的對話」,而非「暴力」,才是「正確的手段」。不管是手段或是目的,都必須正確才行。這正是米奧琳涅和沙迪克以及普洛斯佩拉的本質上的不同。





「那種指示!我們可是沒有--」
「你只是不知道而已。宇宙住民對於帕梅特的獨佔、戰爭利益鏈所帶來的代理戰爭,即使只有這些都已經是無法忍受的了。如果要做到連法律都視若無睹也要虐待我們的話,我們也會做一樣的事情。所有的宇宙住民,都給我滾出地球!這就是我們的要求。」

--米奧琳涅與地球住民代表
《機動戰士鋼彈 水星的魔女》第19集「並非最好的辦法」



7. 本集的關鍵字:「對話」

這點好像一開始就提出來才對。貫穿本集的關鍵字是「對話」。而「對話」的反面則是「拒絕對話」,「拒絕對話」也包含了「對於對方施加暴力」,比如說貝納里特強要跟來的那些武裝部隊。

本集透過了地球寮線與米奧琳涅的交涉線來敘述「對話」的重要性。寮長馬爾丹苦惱於「身為寮長保護大家的責任」和「檢舉妮卡是否是傷害了他」的葛藤之中,而馬爾丹最後悟出當初就是自己放棄了和妮卡對話才會造成難以挽回的局面和自己的痛苦。如今雖然已沒辦法讓發生的事沒有發生,但至少透過好好和地球寮的同伴們對話,讓自己走出心中的痛苦,然後試圖前進。而提爾也指出,雀丘等地球寮的同伴們要解決和妮卡之間的矛盾,也必須親自去與妮卡對話才行。

米奧琳涅的交涉自然更無須多言了。米奧琳涅一開始就堅持必須以非武裝的方式溝通,必須將對方視為與自己平等、同樣享有尊嚴的存在(我想米奧琳涅一定很後悔為什麽當初沒有更加堅持要集團護衛隊不要跟著自己)。當然在長年宇宙壓榨地球的構造下,地球代表不相信來自宇宙的米奧琳涅是理所當然的事情。

但即使不被相信,米奧琳涅仍然堅持「對話」,並且希望即使宇宙居民全數撤出地球也不要讓地球居民不能前往宇宙。讓地球住民不要撤出宇宙,這本身也意味著不是要兩者敵對,而是要兩者能夠真正平等地交流溝通,也就是對話,並且透過股份有限公司GUND-ATM這個本身就是「對話」的象徵與具現化(鋼彈社本身是地球與宇宙的融合,而且將鋼彈用於拯救生命也是對於「拒絕對話的暴力」的否定),終於「對話」而非「暴力」讓米奧琳涅與地球代表的交涉有所進展,露出了一線曙光。即使這個曙光在最後被象徵「父親=世界的暴力」的貝納里特MS部隊與「罪孽的輪迴」的再生產者普洛斯佩拉所摧毀。但同時也是突顯了「『對話』(女性性之力)才能夠真正帶來『前進』,男性性暴力只會帶來更多罪孽輪迴」的《水星的魔女》的作品思想。





「您剛剛說要宇宙住民全部滾出去是吧。那麼,地球住民也要從宇宙中撤出嗎?」
「只有這點我說什麼都要反對。他們是我重要的夥伴(パートナー),我不能因為分斷而失去他們。我並不認為自己能夠理解您們地球住民的憤怒。對於經濟壁壘也是如此。即使如此,我仍然希望對話!」

--米奧琳涅.連布蘭
《機動戰士鋼彈 水星的魔女》第19集「並非最好的辦法」



8. 「即使如此,我仍然希望對話」

我真的非常非常喜歡本集中米奧琳涅努力嘗試對話以及米奧琳涅與地球住民代表的交涉!米奧琳涅要求非武裝,面對對於地球住民保持高度敵意與藐視的凱南迪隊長,也強調「他們只是想要我們聽他們的聲音而已」。米奧琳涅難道不知道非武裝的風險嗎?米奧琳涅當然知道。但是米奧琳涅更知道,帶著武裝去交涉,根本不會是「對等的對話」。以高壓的態度對待交涉的對象是錯誤的也是無效的。米奧琳涅深知這一點。所以,必須那麼做,也就是必須達到真正的「對等的對話」。

米奧琳涅一開始不被信任。但是米奧琳涅馬上就知道地球住民真正想要的不是對於他們來說宛如「宇宙住民的施捨」的米奧琳涅所提出的善意,而要的是「身為人理所當然的尊嚴」能夠被確保。長年被宇宙資本壓榨的地球住民對於宇宙住民的恨已經到達希望宇宙住民全部滾出去的地步了。

聽到地球住民如此憤怒的米奧琳涅,看著地球與宇宙的融合的具現化的GUND-ARM社的PV、自己所深愛的蘇萊塔與地球寮夥伴一起製作的PV,提起了勇氣,下定了決心。我真的非常喜歡這一段米奧琳涅看PV的片段!那個讓人感到孤獨、將自己內心深處的不安與脆弱藏起來,然後透過自己與自己心中所埋藏的愛與理念的連接重新獲得勇氣的片段,真的好喜歡。可以感受到米奧琳涅的孤高與堅強,還有孤獨。以及在孤獨中促使其「前進」的動力。展現出米奧琳涅孤獨與決意的這個片段,實在太迷人了。

如同我前文所言,股份有限公司GUND-ARM本身就是「對話」的具現化。GUND-ARM社是由米奧琳涅與地球住民一同打造與營運,成員之間彼此平等,本身就是「宇宙與地球的融合」。而GUND-ARM社所繼承的寄託於鋼彈的真正的理念=鋼彈必須成為希望之光,也是對於以男性性暴力支撐起的「父親=世界」的秩序與原理的否定。「對話」本身也是對於男性性暴力的否定。

米奧琳涅接受宇宙住民撤出地球的請求,但米奧琳涅同時希望地球住民能夠繼續前往與居住在宇宙。這一方面是米奧琳涅私人不希望與地球寮的同伴分開,另一方面,米奧琳涅也知道地球與宇宙的單純隔閡並不是真正的「前進」。單純的隔閡無法消除敵意,最後仍然會進入暴力與罪孽的連鎖之中。必須要「對話」才行。「對話」才能帶來真正的「前進」。因此,固然不能讓宇宙資本繼續壓榨地球住民,但是必須讓宇宙住民與地球住民之間能夠有互相對話與融合的可能性。對於米奧琳涅而言,「讓地球住民繼續前往與住在宇宙」同時具有私人性與公共性,而且兩者之間是互補的。這正是「米奧琳涅的革命」的特徵。

而且,米奧琳涅還說了「我並不認為自己能夠理解您們地球住民的憤怒。對於經濟壁壘也是如此。即使如此,我仍希望對話!」。我特別喜歡這一句。自以為自己能夠簡單理解他人的痛苦,並不是真正對等的對話與尊重,而是一種居高臨下的高傲與不尊重,就像沙迪克擅自以為自己理解米奧琳涅一樣。米奧琳涅坦承自己不明白地球住民的痛苦,但即使如此,米奧琳涅仍然希望可以對話。這才是真正的「對等的對話」的態度。我實在是,太喜歡與太憧憬米奧琳涅了。米奧琳涅,果然是希望之光!





「如果我是總裁的話就能請你們信任我嗎?」
「你打算成為總裁呢。」
「我知道,對於現在的我來說這是必要的。」

--米奧琳涅.連布蘭與地球住民代表
《機動戰士鋼彈 水星的魔女》第19集「並非最好的辦法」



9. 強迫自己成為總裁的殉道者米奧琳涅

透過「對話」(實踐行動上的對話以及本身是對話的具現化的GUND-ARM社)雖然讓米奧琳涅的交涉=米奧琳涅的革命有所進展,但畢竟只是「稍微有進展」而已。在交涉前進後米奧琳涅更加堅定了成為總裁的決心,而且,這次不是為了保護蘇萊塔只能犧牲自己的被動選擇,而是為了要實踐自己的正義、為了要實現自己所希望的世界將成為總裁視為必要手段的主動選擇了。當然,我想在經過第19集最後的事情(戰爭摧毀對話所帶來的小小前進、本應是希望之光的風靈成為暴力的象徵)後,米奧琳涅會更加更加堅信自己必須成為總裁的決心。不只是「為了自己心中理想世界」的主動選擇,更是「雙手沾滿鮮血的我必須成為總裁改變世界贖罪」的帶著強烈罪惡感的義務感。這種殉道者的姿態,真的好迷人又好痛心。

而且,如同呼應本集標題。成為總裁並非最好的方法,可是對於現在而言,這是必要的方法。正因如此,米奧琳涅會犧牲自己,去成為總裁。米奧琳涅那個透露出自己犧牲決心的堅毅眼神,真的好迷人。



10. 面對男性性暴力的米奧琳涅與蘇萊塔的女性性=理想主義之挫敗

如果說第19集是「理想主義者」(米奧琳涅)和「現實主義者」(普洛斯佩拉、沙迪克等人)在言語和概念上的交鋒,那本集就是延續前集,兩者都以行動來實踐自己的理想主義與現實主義。某方面而言本集類似第12集,理想主義者透過實踐努力前進,卻突然被現實主義無情地摧毀了好不容易才入手的「前進」(當然並不是真的後退了,過程中的累積本身也是一種「前進」,並且也能成為下次「前進」的基礎)。第一季中米蘇靠著對話讓兩人關係前進,但蘇沒能通過第12集C-PART的考驗而殺人,也就是敗給男性性暴力=現實主義了。第19集中米奧琳涅透過對話(如果「暴力」是男性性=現實主義,則「對話」本身是女性性=理想主義的)讓世界與自己稍微前進了一些,但最後這個前進卻被男性性暴力=貝納里特集團MS、普洛斯佩拉所所擊潰,被迫雙手沾滿鮮血。

只是,如果說第12集的蘇萊塔是沒能抵擋住來自行使暴力的誘惑而沒通過考驗,也就是某方面而言蘇萊塔輸給了自己,第19集的米奧琳涅則是被外部力量所強烈否定。當然米奧琳涅一定會自責一切都是自己害的,但第12集的蘇萊塔與第19集的米奧琳涅的兩人各自的挫敗還是不太相同。雖然都是理想主義=女性性的挫敗,但前者可以說是「輸給了誘惑沒能夠堅持到底」,而後者則是「對於男性性的積極否定被來自外部的男性性暴力所否定」。當然當然米奧琳涅會覺得是自己做的不夠好、是自己思慮不足太天真才會導致這個最壞的結果,但米奧琳涅自己本人並沒有輸給想要行使男性性暴力的誘惑(和主動行使殺人暴力的蘇萊塔不同),這點必須注意。






11. 「即使如此,我仍然選擇對話」

是沒錯,理想主義=女性性在現實主義=男性性面前常顯得無力,好像很容易就被男性性暴力給摧毀。但如果真的要讓世界前進(「對話」不止是米蘇關係前進的動力,也是讓世界前進的核心力量。在這點上米奧琳涅的革命的私人性和公共性也是一致且互補的),理想主義=女性性才是答案。堅持理想主義=女性性遠比現實主義=男性性還要更加困難,可是這同時又是「我知道,對於現在的我來說這是必要的」。

在實踐理想主義=女性性的過程中會滿身瘡痍全身傷,可是,還是必須像是殉道者ㄧ般努力去追求。這也是,不如多麼痛苦都會/必須要求自己必須貫徹心中信念所指引的正義的米奧琳涅.連布蘭的選擇。米奧琳涅說在本集中說出了我超喜歡的名台詞:「即使如此,我仍然希望對話」。同時,米奧琳涅也用行動說出了:「即使如此,我仍然選擇對話」。

《水星的魔女》展示出在男性性暴力充斥的世界實踐理想主義的困難與挫折,但即使如此,還是必須那麼做。即使被傷害的、被否定,還是必須選擇實踐理想主義,因為這才是唯一打破罪孽連鎖的方法。我想這就是《水星的魔女》的作品精神與且偉大之處。



12. 身為比現實主義者更加冷酷的現實主義者的理想主義者

雖然我在第18集的考察&感想文以及本文中都強調了「理想主義者」(米奧琳涅)與「現實主義者」(普洛斯佩拉、沙迪克)的對比構造,但必須注意的是我並不認為「理想主義者」真的就是「非.現實主義」的。

這裡我必須說明我對於「理想主義(者)」的基本立場。雖然並非全部皆是如此,但其實一部分的理想主義者其實是比自稱現實主義者更加冷酷的現實主義者。並沒有「理想主義者就(一定)不切實際」這一回事。因為我自己的本業也和這有關,所以我很清楚,不少理想主義者其實是比(自稱)現實主義者更加「現實主義」的「真正的現實主義者」。所以,理想主義者會採取靈活的手段本來就不奇怪,因為「我們」本來就是某種意義上的現實主義者。

「我們」是因為比(自稱)現實主義者對於所謂的「現實」更加悲觀、更加冷酷、更加絕望,所以才堅持必須放下對於現實的美好幻想,必須實踐所謂的「理想主義」。至少在我們自己的主觀上,我們認為我們自己比(自稱)現實主義者更加冷酷,甚至更加殘忍。至少在我們自己的主觀上,我們比自稱現實主義者看得更明白,更加知道「到底所謂的『現實』是什麼」,所以才無法像(自稱)現實主義者般積極正面地看待他們那些現實主義者所肯認的「現實」。

這種「對於『現實』比自稱現實主義者更加絕望、更加冷酷的理想主義者」,或許可稱之為「悲觀的理想主義者」。





「我現在終於明白了。風靈也和馬爾丹桑一樣。因為風靈知道如果是媽媽的話一定會那麼做。即使那不是最好的方法,但別無他法了。我之前,什麼都不懂。」

--蘇萊塔.墨丘利
《機動戰士鋼彈 水星的魔女》第19集「並非最好的辦法」



13. 「悲觀的理想主義者」米奧琳涅與「樂觀的理想主義者」蘇萊塔

我認為米奧琳涅就是我前一點所說的「悲觀的理想主義者」,和我自己一樣。身為更加冷酷的現實主者、悲觀的現實主義者的殉道者米奧琳涅。正是因為看穿了現實主義者所篤信的謊言、因為在現實主義者所肯認的「現實」上只能看到加悲觀與絕望,所以選擇,或更應該說,強迫自己必須實踐心中的信念和正義感強迫自己必須做的事。

如果說米奧琳涅是「悲觀的理想主義者」,那麼「單純因為相信善良的價值所以必須去做」的蘇萊塔可以說是「樂觀的理想主義者」。像是蘇萊塔這種「樂觀的理想主義者」,或許更接近一般人所認知的「理想主義者」。簡言之,如果「樂觀的理想主義者」是「想做,所以選擇去做」,那麼「悲觀的理想主義者」就是「不僅只是『想做』,更是因為『不得不去做』,所以必須去做」。

在一個「鋼彈是希望之光」這個命題的認識上可以看出「悲觀的理想主義者」米奧琳涅與「樂觀的理想主義者」蘇萊塔的差別。至少到第14集為止,蘇萊塔都相信身為描述句的「鋼彈不是暴力機械,鋼彈是希望之光」(ガンダムは暴力マシーンではない。ガンダムは希望の光である),用我在「在娛樂化的戰爭中反戰是否可能?ーー觀《機動戰士鋼彈 水星的魔女》第13集「來自大地的使者」&14集「她們的願望」」一文中說過的話來說,就是「蘇萊塔雖然一直對自己述說『鋼彈不是殺人道具,而是拯救人性命的希望之光』,但其實蘇萊塔混淆了『應然』與『實然』」。而米奧琳涅則否。「悲觀的理想主義者」米奧琳涅的認知是和實然命題做區別的應然命題的「鋼彈必須是希望之光」(ガンダムは希望の光であるべきだ)。

作為悲觀的理想主義者,我和米奧琳涅無比共鳴,又憧憬不已。可是同時,即使我們知道自己無法成為能夠率直相信正義而前進的「樂觀的理想主義者」,但是又時常會羨慕「樂觀的理想主義者」。我想,米奧琳涅即使知道自己不會成為像蘇萊塔那樣能夠單純地善良的人,也會羨慕蘇萊塔擁有的那份直率吧。






14. 終於往前邁進一步的蘇萊塔

談了很多本集的米奧琳涅,還是要來談一下本集的蘇萊塔。首先本集的蘇萊塔實在好可愛,不論是偷吃東西被發現時的蘇萊塔,還是被雀丘牽著走一邊說「我還沒做好心理準備!」的蘇萊塔,或是享有阿莉雅煮的湯然後感動地掉下眼淚的蘇萊塔,都好可愛好迷人。是說本集中蘇萊塔的進食畫面那一段也做得太棒了吧。和第1集蘇萊塔吃米奧琳涅的番茄時一樣,蘇萊塔的進食場面做的不但很細膩而且還超級誘人到感覺有點官能。為什麼蘇萊塔吃東西的時候做得特別好!是打算以後出蘇萊塔吃遍天下的番外篇嗎?(誤)

在前一集中因為失去所有的心靈支柱而崩潰的蘇萊塔,在地球寮同伴們溫暖的陪伴下重新振作,而且在最後知道了風靈之所以會推開自己,不是因為討厭自己,而是想要保護自己。雖然沒有明確表示,不過如果蘇萊塔能夠理解風靈是愛著自己所以才推開了自己的話,應該也可以了解到米奧琳涅也是一樣的。也是一樣是為了保護自己、是因為深愛蘇萊塔,所以才推開蘇萊塔。「即使那不是最好的方法,但別無他法了」。

而且,這裡還有很重要的一點,就是蘇萊塔藉由肯定風靈否定了普洛斯佩拉=媽媽。「我現在終於明白了。風靈也和馬爾丹桑一樣。因為風靈知道如果是媽媽的話一定會那麼做。即使那不是最好的方法,但別無他法了。我之前,什麼都不懂」正意味著蘇萊塔主觀上已經明確地否定「媽媽的指令」的絕對正當性了。蘇萊塔在上一集(參閱第15點)中因為被米奧琳涅拋棄而對「媽媽的指令」產生了明確的否定,無法再無條件承認「媽媽說的總是對的」了。在本集中,蘇萊塔總算可以經由自己自由意志的思考,而在風靈與媽媽中選擇了前者。那麼,我想蘇萊塔應該也可以基於自己的自主判斷,在「米奧琳涅的願望」和「媽媽的願望」相矛盾時選擇前者了吧?

看到米奧琳涅的名字被和戰爭掛在一起的蘇萊塔、看到風靈成為暴力機械的蘇萊塔,應該知道米奧琳涅現在很痛苦,應該,會再次主動去找米奧琳涅吧!蘇萊塔在這種時候可是很有行動力的呢!前進吧!蘇萊塔!為了米奧琳涅,為了自己!

是啊,蘇萊塔有地球寮的同伴們相隨,所以不用那麼擔心。但是米奧琳涅並非如此。所以,實在對於米奧琳涅感到同感而痛心。雖然米奧琳涅心中有著對於蘇萊塔的愛、米奧琳涅心中想念著地球寮的同伴、堅強的米奧琳涅會要求自己必須憑著這些存在於自己心中的羈絆與愛而不斷堅強努力下去,但是,即使米奧琳涅很堅強,但米奧琳涅還是孤軍奮戰。如果可以的話,米奧琳涅也希望蘇萊塔到自己身邊啊!



15. 馮QQ

其實我還滿喜歡和米奧琳涅合作的宇宙議會聯合特務馮的,QQ。真的沒想到馮會死。馮的那句「我不否認我想要利用你,但我是真心想要避開武力衝突」也好喜歡。

另外,在演出上馮被普洛斯佩拉的手下射殺的時候也和米奧琳涅所目睹的地球上的戰爭重疊。這裡,或許都是在象徵男性性暴力對於女性性之力「對話」的破壞吧。






16. 談談古爾

還是要來談一下古爾。是說古爾本集根本不是重點啊(倒不如說是引出沙迪克是幕後黑手線的工具人),幹麼官方的本集預覽圖要用古爾。

雖然知道劇情安排上讓米奧琳涅獨自面對交涉更能強調米奧琳涅的意義與其所代表的價值(而且照古爾那個現在還是很衝動的個性,大概會誤事),但看到古爾一開始自得意滿地對米奧琳涅說「只有你的話交涉很危險啊」,結果在真的要進會場前反而因為自己的私人感情而立刻置米奧琳涅於不顧跑掉了,看到當下實在有一種「之前話說那麼滿結果你才是最大的不安要素吧!」之感。不過看到貝古爾問說「交涉你自己一個人去沒問題吧?」的米奧琳涅馬上嚴正回答「你說什麼呢你,這還用說嗎。」反嗆時,就覺得米奧琳涅實在太酷了做得好!我超喜歡米奧琳涅的回嗆。那個瞬間真是有夠痛快!而且,這樣子的安排,又再次凸顯了米奧琳涅遠比古爾更加成熟。

結果呢,古爾雖然經過地球之旅也所成長了,但果然長年累積下來的「只想到自己」、「自己的情感最優先別人隨便啦」的個性還是沒那麼容易就可以大幅修正成長的吧。

而且,古爾在最後發現沙迪克是幕後黑手又一副要衝動行事的樣子,果然太過衝動老被一時的情緒沖昏頭而誤事的個性沒那麼容易改變。不過至少古爾現在學會要先打給米奧琳涅而且聽從米奧琳涅的意見了。果然古爾還是不要參加交涉比較好吧?感覺古爾就是很容易在交涉中幫倒忙......。

不過,雖然說古爾成長不夠,不過倒也不是毫無成長。在第17集中古爾終於能夠面對自己的感情、而且變得對於行使暴力感到抗拒,並且不在堅持無聊的「男人的尊嚴」。這些都是古爾對於過往自己所自豪的有毒的男子氣概的修正。而且,古爾被米奧琳涅收服成為實質意義上米奧琳涅的手下這點,也別具意義。這代表在第一季時是有毒男子氣概的集合體的古爾終於能夠接納女性性了。這意味著古爾拋棄男性性、肯定女性性。生理男性/性別認同男性當然可以拋棄男性性認同女性性。男性不需要因為是男性就抓著那些有毒的男子氣概不放,如果他們願意,是可以選擇去努力克服的。不論性別,揚棄男性性選擇女性性,這也是一種「前進」。確實古爾沒有辦法那麼容易就可以克服掉他身上所有的有毒男子氣概,不過至少古爾還是有在前進(相較之下,某些古爾直男鐵粉?)。只是還要再努力!

古爾一開始是作為有毒的男子氣概的集合體登場,然後敗給了蘇萊塔與米奧琳涅。之後,透過目睹世界的真實,讓自己對於從出生至今信奉不已的價值產生懷疑與動搖,前進了一步,接著被米奧琳涅收服。我想古爾故事線的意義也在於相對於男性性的女性性的優越性、女性性的勝利,不是嗎?



17. 米奧琳涅與沙迪克

雖然我堅定支持米奧琳涅X蘇萊塔(ミオ⇔スレ),但我其實也很喜歡米奧琳涅與沙迪克之間的故事。米奧琳涅曾經以為沙迪克有機會成為能夠走進他的溫室=米奧琳涅的內心之人,但在看穿沙迪克的本質之後,米奧琳涅只能拒絕沙迪克走進溫室。畢竟,米奧琳涅不會容許自己因為輸給渴望パートナー的慾望而放棄米奧琳涅身為米奧琳涅的本質。曾經以為對方或許能夠成為親密的同伴,但最後對於選擇與自己不同道路的對方只能背對而行,甚至必須打倒他。米奧琳涅與沙迪克之間的故事的苦澀與惆悵我真的很喜歡。米奧琳涅很了解沙迪克,所以在本集中能對古爾做出正確指示。但正是因為很了解沙迪克,米奧琳涅才放棄選擇沙迪克。在經歷過第9集之後,沙迪克也終於了解自己一直把米奧琳涅只視為「被自己拯救的公主」的錯誤了,但已經太遲了。而且,沙迪克即使深知米奧琳涅「即使如此,我仍希望對話」的本質,但沙迪克也沒有因此而放棄自己的價值觀與做法。可以說,在真正了解米奧琳涅之後,沙迪克仍然選擇與米奧琳涅為敵。米奧琳涅與沙迪克注定不會走在一起。某方面而言,米奧琳涅與沙迪克都選擇了貫徹自己身為自己的意義。曾經期待彼此或許能夠成為孤獨的自己所一直尋找的對象(不一定是愛情)的兩人,最終因為靈魂本質上的差異與所選擇道路的不同,為了彼此的正義與信念只能互相成為敵人。我實在太喜歡圍繞著米奧琳涅與沙迪克的故事之間的張力了。



18. 米奧琳涅與地球

我很喜歡一開始在宇宙電梯內的米奧琳涅的一些場景。尤其是那個伸向地球,然後說著「地球,好近」的那一景。米奧琳涅一定百感交集。過去的自己是那麼想前往地球卻去不了,結果現在反而那麼容易就可以前往地球。但是,在可以輕易地前往地球的現在,卻又和以前那個嚮往地球時的自己的心境不同了。

米奧琳涅一心想前往地球,將地球視為「邁向自由的出口」,結果,第一次前往地球,反而是戴著不得不實行的義務感去的。當然,從「實踐自己的理念」這點而言,地球確實成為了米奧琳涅的「邁向自由的出口」,只是這個「自由」不單只是米奧琳涅個人的「自由」了,同時也是為了讓世界「自由」。「讓世界自由」對米奧琳涅個人來說也是「(米奧琳涅必須實踐的)義務」。在這一點上米奧琳涅的革命的私人性與公共性的並存與互補性又再度展現。只是或許對於米奧琳涅而言,私人性與公共性的互補在很多方面上或許也意味著在很多時候自己無法單純作為「私人」,而必須也同時成為「公人」了。





「地球,好近。」

--米奧琳涅.連布蘭與地球住民代表
《機動戰士鋼彈 水星的魔女》第19集「並非最好的辦法」



19.  「即使,並非最好的辦法」

所以,我喜歡本集嗎?結果寫到這裡時已經是晚上十一點半,寫第19集的考察&感想文比我原本預期的還要花更多時間,而且最後也在加了不少新內容後寫了比預期還要多不少的文字。所以,即使我還是認為心中有些關於第19集的想法還是難以言語化,但總之,我喜歡《機動戰士鋼彈 水星的魔女》第19集「並非最好的辦法」嗎?

這實在,難以以簡單的答案回答。因為本集最後的發展,心情實在五味雜陳,還沒辦法理清楚。一方面我明知道這些為自己帶來滿身傷的試煉是米奧琳涅身為「殉道者」、為了成為更完美的自己必須承受的心痛與無法抹去的傷痕,我在此感到無比心痛的同時,心中對於如此般米奧琳涅的憧憬與嚮往又不斷強化。這些試煉、這些受傷、這些自己厭惡都是必要的(而且又無法不感到迷人)。但同時看到米奧琳涅承受這些心痛、受傷、自己厭惡又感到非常心痛與不捨,看到對話的成果被男性性暴力擊潰、看到米奧琳涅在火海前睜大自己的眼睛自責不已,就好像自己的心也被重擊了一般。所以,實在無法輕鬆地對本集說出「好喜歡」。

但至少,對於米奧琳涅努力實踐對話的部分我是很喜歡的。尤其是降下地球前的鏡頭、想要堅持非武裝的那些意志與鏡頭、堅持地球住民只是想要對話想要被傾聽的米奧琳涅、面對古爾跑走說「當然我自己一個人就行」的米米、即使不被信任仍然努力前進的米奧琳涅、看著蘇萊塔的鋼彈社PV獲得勇氣的米奧琳涅、強調地球寮是我的不可取代的夥伴的米奧琳涅、說要成為總裁改變世界的米奧琳涅、總算取得了交涉成果小小前進的米奧琳涅等等等等,全部都好喜歡。

被男性性暴力所傷害、被迫雙手染上鮮血、被迫成為自己一直所否定的「父親=世界」的我的愛米奧琳涅.連布蘭會如何?實在很揪心。即使連續三天這樣高密度的《機動戰士鋼彈 水星的魔女》實在很耗費精神力,但實在無法不整顆心緊繫於此。再怎麼說,米奧琳涅.連布蘭都是我所共鳴不已的憧憬,是我無法成為得更加完美的我。我對於米奧琳涅的情感,可是真實的愛戀啊。



-《機動戰士鋼彈 水星的魔女》第一季與第二季分集考察&感想-



雖然這三天這樣趕進度很累又很興奮,但一想到《機動戰士鋼彈 水星的魔女》只剩兩集又好不捨好想哭。實在是太太太太太太喜歡了所以不想結束。即使知道必須有始有終。


創作回應

迫水未來
雖然這三天這樣趕進度很累又很興奮,但一想到《機動戰士鋼彈 水星的魔女》只剩兩集又好不捨好想哭。實在是太太太太太太喜歡了所以不想結束。即使知道必須有始有終。
2023-06-24 00:00:43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