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主題 達人專欄

Es muss sein,米奧琳涅:《機動戰士鋼彈 水星的魔女》第16集初感(下篇)

迫水未來 | 2023-05-28 00:32:48 | 巴幣 1128 | 人氣 818

※本文有《機動戰士鋼彈 水星的魔女》第16集「罪過的輪迴」的劇情透露。

這篇文章是接續「米奧琳涅,Es muss sein:《機動戰士鋼彈 水星的魔女》第16集「罪過的輪迴」初感-上篇-」的《機動戰士鋼彈 水星的魔女》第16集「罪過的輪迴」的考察&感想的下篇。下篇要處理的是第16集「罪過的輪迴」最重要的「米奧琳涅與蘇萊塔的溫室對話」以及緊接的「米奧琳涅與普洛斯佩拉的對話/對決」。

很抱歉這次(又)嚴重拖稿,我本來打算不晚於星期三完成然後繼續推進度的,可是本周過於懶散莫名讓自己不斷荒廢時間,明明就各種稿子的deadline接踵而至但還是毫無動力地把時間浪費掉,所以導致下篇的進度嚴重落後。

過於懶散當然是關鍵性的原因,不過,一直覺得下篇要處理的場景必須謹慎以對也是關鍵的原因。原本就覺得米奧琳涅和蘇萊塔的溫室場景感覺很不好寫,越是思考就越是覺得自己之前的思考不足。米奧琳涅與蘇萊塔的溫室對話總覺得必須每格每格分開來好好分析,好好思考,好好感受。整個溫室對話必須更加縝密、更加深刻地思考、感受與面對。即使是(結果上)「失敗」的對話。必須好好面對米奧琳涅與蘇萊塔在這過程中的每一刻,去共鳴共振兩人的靈魂與那個當下所思所想,以及糾結、葛藤與心痛。

總之,因為過度重視,結果就一直不敢真正下筆,又一直往後拖。但是已經不能再拖了。現在寫到這裡的時間是2023年5月27日晚上11點半了。雖然稍微有些精神不繼難以說是萬全狀態,但是已經不能再拖了,不論如何都必須開始寫然後完成。畢竟再這樣下去又會拖進度,而且不論如何我都想聽第17集播出之後的魔女廣播第30回,而第30回將會在明天下午四點半後下架。不處理完第16集我就沒辦法前進第17集,所以,不論如何都必須在這裡完成第16集考察&感想的下篇。

本篇一樣會沿用「《機動戰士鋼彈 水星的魔女》第16集初感」這個標題,雖然這一星期內又反覆看了本集好幾次,但是一直覺得自己現在寫出來的,不會是能夠稱之為「決定版」的文章。雖然對我而言第16集太過重要、我實在太重視第16集所以實際要下筆時反而覺得很難處理,但總之就盡可能開始寫吧!不論如何,就和米奧琳涅與蘇萊塔一樣,如果不試著前進的話,可是就只能原地踏步然後被丟在後頭的。




Es muss sein,米奧琳涅:
《機動戰士鋼彈 水星的魔女》第16集「罪過的輪迴」初感-下篇-




「為什麼你能那樣笑出來?我知道是你救了我。但是.....把人那樣啪嚓地殺死......我可笑不出來。即使正確,也不能笑!股份有限公司GUND-ARM可不是戰爭的道具!用醫療拯救生命的鋼彈,這是大家一起決定的事情不是嗎!難道如果母親叫你用鋼彈去殺人的話,你也會照做嗎!」
「會的。如果媽媽這麼說的話。正是因為我照著媽媽的話做,我才能來到學校,才能交到朋友,也才能與米奧琳涅桑相遇。所以,媽媽,總是正確的。」
--米奧琳涅.連布蘭與蘇萊塔.墨丘利
《機動戰士鋼彈 水星的魔女》第16集「罪過的輪迴」




從4月30日《機動戰士鋼彈 水星的魔女》第16集「罪過的輪迴」首播之後官方公開本集的End Card至今,我的電腦待機模式畫面以及手機桌布就一直是第16集的End Card。從第一眼看到這張End Card開始,我就深深被畫面中的米奧琳涅所吸引,再怎麼說,米奧琳涅都是我的大本命嘛。而且,這張米奧琳涅既悲傷又堅毅的神情實在是太奪人心思了。實際看完第16集之後,更是對這張End Card有了更多的感觸。第16集的End Card中的米奧琳涅,彷彿就接續在本集的故事結束之後時點,堅毅的眼神中藏著無盡的悲傷與心痛,為了心愛的蘇萊塔,必須下定決心決意向前,即使,會傷害蘇萊塔的心,即使,最痛的會是自己,仍然必須前進,走向那條路。這是因為自己的良心對於自己所下達的命令,同時,也是被對於蘇萊塔的愛所驅動。

《機動戰士鋼彈 水星的魔女》第16集「罪過的輪迴」的考察&感想的下篇要處理的是本集最重要的「米奧琳涅與蘇萊塔的溫室對話」以及緊接而來的「米奧琳涅與普洛斯佩拉的對話/對決」。在正式開始寫這一篇之前,我又再看了一次「米奧琳涅與蘇萊塔的溫室對話」以及「米奧琳涅與普洛斯佩拉的對話/對決」。即使已經是這一星期內不知道第幾次重播這些片段,但看的時候,仍然無比投入其中,整個心思與情緒都融入其中,並且,也感到無比的揪心。好不容易終於再次相遇但卻推開了彼此的米奧琳涅與蘇萊塔的心宛如被挖了一個大洞,而一起跟著米奧琳涅與蘇萊塔經歷這一切的我,也彷彿心中的某塊地方被挖走了一般。讓人感到無比的哀傷與抑鬱。

我在「《機動戰士鋼彈 水星的魔女》第一季總分析 第Ⅰ章 【世界】」一文中提過,米奧琳涅與蘇萊塔雖然透過「決鬥」克服一關又一關的難關,但兩人關係的真正進展,並不是藉由「決鬥」,而是透過「對話」來推進的。推特上的「蘇萊塔X米奧琳涅」同好的の絵をふぁぼる桑認為蘇萊塔與米奧琳涅的關係是「蘇萊米奧社會構成主義」(スレミオ社会構成主義)。の絵をふぁぼる桑指出,對於社會構成主義而言,對話生成意義,但反過來這同時也意味著對話的不足會帶來意義的不足

不論如何,對於米奧琳涅與蘇萊塔來說,「對話」是兩人關係性進展與變化的關鍵。第16集中的「米奧琳涅與蘇萊塔的溫室對話」,是在第12集C-PART的「殺人」之後兩人第一次的好好對話,其重要性當然不言可喻。即使,以結果而言,「米奧琳涅與蘇萊塔的溫室對話」或許是一個「失敗」的對話。但是,也不全然是「失敗」的。至少.透過「米奧琳涅與蘇萊塔的溫室對話」,米奧琳涅與蘇萊塔,都終於為心中煩惱自己已久的問題得到了答案,應證了心中的懷疑,得到了確信。




「那個,我希望,你可以去看看溫室。」
「還不走嗎?」

--蘇萊塔.墨丘利與米奧琳涅.連布蘭
《機動戰士鋼彈 水星的魔女》第16集「罪過的輪迴」



在經過三集的時間之後,米奧琳涅終於回到了阿斯提卡西亞高等專門學園,再次與股份有限公司鋼彈的同伴們相遇。一回到學校的米奧琳涅首先替地球寮的同伴們解圍,並且開始試著尋找妮卡的下落。在混亂與危機之中,米奧琳涅與地球寮的成員們也發現了彼此已經是能夠互相信賴、擁有羈絆(kizuna)的同伴了。可是,在米奧琳涅與雀丘等地球寮的同伴們彼此確認自己的情誼加深的同時,米奧琳涅與蘇萊塔之間的隔閡,仍然是未處理的狀態。地球寮的成員們雖然圍著米奧琳涅的身邊展開親切的交談,但最想和米奧琳涅說話的蘇萊塔,卻不敢出聲。一直到提爾抓起了蘇萊塔的手,才終於說出心中的願望。

米奧琳涅雖然露出了複雜的神情,但是在思考片刻後仍然下定了決心。現在的米奧琳涅,雖然面對蘇萊塔抱著複雜的想法,米奧琳涅的腦海中想必也抱著想要逃避的念頭,但最終還是下定了決心,要好好面對蘇萊塔與自己。必須解決的問題,就必須去解決。蘇萊塔一直強迫自己前進,但米奧琳涅也是不斷前進的人。米奧琳涅一直以來都是本質上就是能夠不斷積極前進的人,這點比起蘇萊塔只有過之而無不及。

而且,此時普洛斯佩拉突如其來的拜訪,更是堅定了米奧琳涅想要把蘇萊塔和普洛斯佩拉分開,單獨和蘇萊塔談話的決心。從第7集與第8集的接觸以來,米奧琳涅對於普洛斯佩拉本來就帶有戒心了。再經歷過第 12集C-PART的事件之後,米奧琳涅對於普洛斯佩拉的不信任以及心中的某個懷疑就不斷增長,然後,在接下來的對話中,以米奧琳涅能夠遇見但又不希望看到的方式應證了心中的懷疑。




「我照米奧琳涅桑所說的,設定了安地斯模式。」
「嗯。」
「信,有順利寄到嗎?」
「寄到了。一天三次。」
「決鬥我也沒有輸。」
「看制服就知道了。」

--蘇萊塔.墨丘利與米奧琳涅.連布蘭
《機動戰士鋼彈 水星的魔女》第16集「罪過的輪迴」


在被黃昏所包圍的溫室=米奧琳涅的內心之中,「米奧琳涅與蘇萊塔的溫室對話」以兩人上述的對話開始。兩人在進行這段對話時,彼此之間並沒有互相看著對方。而鏡頭也沒有帶到兩人的表情。但即使如此,兩人想必都能想像對方的神情就如同現在的自己一般。不論是米奧琳涅還是蘇萊塔,都很想和對方說話,想要應證煩惱自己許久的心中懷疑,但是又不知道該如何開口,不知道到底該以何種表情面對對方才好。

那麼,兩人心中各自的不安與葛藤是什麼呢?

蘇萊塔所擔心的是「米奧琳涅對於自己的願望」和「媽媽(普洛斯佩拉)對於自己的願望」是否衝突。而米奧琳涅心中的葛藤,則是兩種「心中良心所指引的正確方向」/「自己應採行行為」的矛盾。也就是「被蘇萊塔拯救了應該感謝」和「(踐踏人尊嚴式的)殺人(而且殺人後還能這樣笑出來)」這兩個米奧琳涅的良心對於自己所下達的道德指令的矛盾。

因為第12集C-PART中米奧琳涅對於自己的否定而擔心米奧琳涅是否生氣的蘇萊塔,一開始就急於向米奧琳涅證明自己有好好遵守彼此之間的約定。而米奧琳涅只以有些冷漠的方式簡短回應。米奧琳涅不是不在乎這些約定,而只是不知該如何面對蘇萊塔,以及仍然無法確定自己到底該如何面對兩種「心中良心所指引的正確方向」/「自己應採行行為」的矛盾。


「米奧琳涅桑,在生氣嗎?」
「咦?」

--蘇萊塔.墨丘利與米奧琳涅.連布蘭
《機動戰士鋼彈 水星的魔女》第16集「罪過的輪迴」



首先推進對話的,是蘇萊塔。蘇萊塔將臉朝向了米奧琳涅,而米奧琳涅也看向了蘇萊塔。這是蘇萊塔與米奧琳涅在「米奧琳涅與蘇萊塔的溫室對話」中第一次看向彼此。即使,很快地不知道自己到底該如何面對蘇萊塔與自己的米奧琳涅又移開了眼神。




「在工廠的事,還沒有......。」
「我是不能生氣的。」
「嗯?」
「是你救了我和爸爸。但是那個時候,我卻說了過分的話。我很想說抱歉,我應該說謝謝的。」
「果然,就和媽媽說的一樣。」

--蘇萊塔.墨丘利與米奧琳涅.連布蘭
《機動戰士鋼彈 水星的魔女》第16集「罪過的輪迴」



一直到第12集C-PART為止,對於蘇萊塔而言,「米奧琳涅對於自己的願望」和「媽媽(普洛斯佩拉)對於自己的願望」的方向基本上都是一致的,至少,兩者之間是沒有衝突可以並存的。所以,即使在蘇萊塔的心中「米奧琳涅對於自己的願望」和「媽媽對於自己的願望」已經變得同等重要的時候,「如果米奧琳涅桑對於自己的願望和媽媽對於自己的願望發生衝突時該怎麼辦?」這個問題並沒有表面化,當然,蘇萊塔也沒有(明確)意識到這個問題發生的可能性。可是,這個表面的和諧在第12集C-PART中被打破了。在第12集後半,目睹了媽媽的殺人而陷入無比的恐懼以及懷疑的蘇萊塔,在普洛斯佩拉的語言魔力下強迫自己/催眠自己必須克服自己的恐懼和一時的懷疑,藉由「對於自己所相信的一切的動搖→再度確信自己之前所相信的一切是正確的」的過程強迫自己確信了自己應該更相信媽媽、「媽媽對於自己的願望以及媽媽所說的話總是正確的」,但是卻馬上在實踐「媽媽對於自己的願望」後被米奧琳涅否定了。




一直到第16集的溫室對話為止,蘇萊塔都煩惱於「米奧琳涅對於自己的願望」和「媽媽對於自己的願望」到底有沒有衝突這件事。一直到在溫室對話中提到米奧琳涅親口說出應該道謝等語後,蘇萊塔才終於露出安心的笑容。值得注意的是,不論此時的蘇萊塔有沒有自己明確地意識到這件事情,這都代表蘇萊塔其實已經無法單方面地全然相信普洛斯佩拉了。

不然,在第13集和媽媽通話完之後,蘇萊塔就應該不會再煩惱了才對。但事實上,一直到蘇萊塔向米奧琳涅親自確認為止,蘇萊塔都一直無法形成「『米奧琳涅對於自己的願望』和『媽媽對於自己的願望』沒有衝突」的確信,所以,才會聽到米奧琳涅的回應後終於安心地可以說出「「果然,就和媽媽說的一樣」=「果然,媽媽是對的」。這句話其實也在暗示,即使蘇萊塔不斷告訴自己「媽媽總是對的」,但蘇萊塔其實內心也沒辦法100%相信「媽媽總是對的」吧。

而對於蘇萊塔「米奧琳涅桑在生氣嗎?」的不安疑問,米奧琳涅則說了「我是不能生氣的」(怒られなきゃいけないのは私)、「我應該說謝謝的」(ありがとうって言うべきだった)。米奧琳涅用了義務型的語氣來說自己的行為。「我是『不能=不應該』生氣的」、「我『應該』說謝謝的」。米奧琳涅是會強迫自己必須遵從自己良心而作為或不作為的人,從某方面而言,米奧琳涅是自己心中的道德律=良心=正確的「奴隸」。米奧琳涅是一旦心中認定某件事是正確或不正確後就「不論如何都必須如此」的人。也就是「Muss es sein? Es muss sein!」。一旦米奧琳涅的心中認定必須那麼做,那即使會傷害自己、會讓自己痛苦心痛,米奧琳涅就會強迫自己必須那麼做。從一開始和蘇萊塔相遇時是如此,現在,也是如此。

所以,米奧琳涅用了義務型語氣來說自己。自己必須那麼做的,自己不應該那麼做的。但是,我卻沒有做到。所以,我感到後悔,更重要的是,我討厭沒能完成甚至違反這些義務的自己。

可是,米奧琳涅的良心告訴=命令自已的,並不是只有「我是『不能=不應該』生氣的」、「我『應該』說謝謝的」而已。

在聽到蘇萊塔放心地說出「果然,就和媽媽說的一樣」時,米奧琳涅的背影很明顯地抖動了。




「果然,就和媽媽說的一樣。媽媽說米奧琳涅桑一定會諒解的。媽媽說我和風靈做了正確的事情。」
「正確的事?!」
「是的!逃走的話只能得到一個,前進的話就能得到兩個。正是因為那個時候我沒有逃走而是選擇戰鬥,所以才保護了米奧琳涅桑和地球寮的大家!」

--蘇萊塔.墨丘利與米奧琳涅.連布蘭
《機動戰士鋼彈 水星的魔女》第16集「罪過的輪迴」



沒有注意到米奧琳涅對於「果然,就和媽媽說的一樣」一語的反應的蘇萊塔,反而繼續興高采烈地說下去。因為,(對於蘇萊塔自己本人的理解而言)自己長久以來的不安與懷疑終於被證明只是自己多慮了。「米奧琳涅對於自己的願望」和「媽媽對於自己的願望」果然是一致的,我所堅信的價值「逃走的話只能得到一個,前進的話就能得到兩個=媽媽的話」果然是正確無比的。太好了,我所相信的一切都沒有崩毀。

但是,真的是如此嗎?

面對天真無邪地說出「正是因為那個時候我沒有逃走而是選擇戰鬥,所以才保護了米奧琳涅桑和地球寮的大家!」的蘇萊塔,米奧琳涅不禁握近了拳頭。既是憤怒,也是悲傷。




「為什麼你能那樣笑出來?」
「嗯?」
「我知道是你救了我。但是.....把人那樣啪嚓地殺死......我可笑不出來。即使正確,也不能笑!」

--米奧琳涅.連布蘭與蘇萊塔.墨丘利
《機動戰士鋼彈 水星的魔女》第16集「罪過的輪迴」



米奧琳涅的內心中對於正義的信念=米奧琳涅的良心告訴自己「我是『不能=不應該』生氣的」、「我『應該』說謝謝的」。但是,同一顆良心,也告訴=命令了米奧琳涅「毫無尊嚴地踐踏生命=他人,是錯誤的」。

蘇萊塔在第12集的C-PART中,毫無尊嚴地踐踏了生命。即使蘇萊塔拯救了米奧琳涅和戴林格的生命,對於米奧琳涅,也無法代表就可以正當化「毫無尊嚴地踐踏生命=他人」。

米奧琳涅的良心告訴=命令自己,人就必須得到身為人所理應得到的尊嚴。將他人的身為人所理應得到的尊嚴踐踏的行為,絕對是錯誤的。不可以容忍的。所以,即使蘇萊塔是拯救了米奧琳涅和戴林格的生命的恩人、理應必須道謝的對象,但也不代表自己就應該肯定蘇萊塔「毫無尊嚴地踐踏生命=他人」的行為。蘇萊塔在第12集C-PART的行為既是「拯救了自己和父親的生命=必須道謝的行為」又同時是「毫無尊嚴地踐踏生命=他人」,所以米奧琳涅陷入了兩難與葛藤。根據自己的良心,蘇萊塔的行為必須肯定又必須否定。所以,米奧琳涅才會不知如何是好。但即使如此,米奧琳涅仍然沒有放棄思考與煩惱,因為米奧琳涅是即使讓自己痛苦也無法不遵從良心所告訴自己的「應該去做」或「不應該去做」的指令。

雖然戴林格的目的是要「回復人性」,但只要人類不把決定權交給兵器,戴林格本身是不否定戰爭與奪人生命的暴力的,反而,還是肯定的。戴林格以前是軍人,後來成為武器商人,一直以來,戴林格本人就是「毫無尊嚴地踐踏生命=他人」這個價值的化身。而這正是米奧琳涅所否定的。

對於戴林格與沙迪克而言,只要目的正確,不論採取什麼手段都沒關係。但米奧琳涅並非如此。米奧琳涅會認為不論是目的還是手段,都必須正確才行。有一條不能超過的底線在那裡。即使主張的目的是正當的,只要手段越過那條底線一樣是不正確的。

以錯誤的手段,能夠抵達正確的目的嗎?這是米奧琳涅(以及妮卡)所提出的質疑。這個質疑不僅僅只是向戴林格與沙迪克提出而已,同時,也是像蘇萊塔提出的質疑。

「即使正確,也『不能=不應該』笑!」(「正しくっても、笑っちゃいけないよ!」,一樣是義務型)這句話,可以說是道出了米奧琳涅的價值觀。

米奧琳涅的這個價值觀,其實也可以說和以「個人的尊嚴」為核心的立憲主義憲法學的價值觀十分吻合。人身為「個人」理應享有身為「個人」而所擁有的尊嚴,這個尊嚴不能被否定,否定這個尊嚴的行為也是不允許的。個人的尊嚴,是絕對不可侵犯的。即使目的正當,也不代表可以採取踐踏人尊嚴=越過那條絕對不能跨過的紅線的不正義手段。不論是目的或是手段,都必須正確才行。




「但、但是,是說能夠拯救大家的只有我們了。」
「媽媽那麼說嗎!」
「是的。」
「如果是媽媽說的話,你什麼都會照做嗎?!」
「並不是什麼都會照做......」
「如果媽媽叫你放棄在水星建立學校的夢想呢?」
「那、那樣的話,會有點煩惱......但是、但是媽媽那麼說的話我會放棄的!」

--蘇萊塔.墨丘利與米奧琳涅.連布蘭
《機動戰士鋼彈 水星的魔女》第16集「罪過的輪迴」



在對話的進展中,米奧琳涅掏出了長久以來自己的擔憂。只要是普洛斯佩拉的話,蘇萊塔都會要自己照做嗎?蘇萊塔,是否被普洛斯佩拉操控而不自知?

「如果是媽媽說的話,你什麼都會照做嗎?!」。面對米奧琳涅這種抽象的質問,雖然蘇萊塔首先回答「並不是什麼都會照做......」。但是,在被問到實際具體的問題時,蘇萊塔卻是在稍微煩惱之後就笑著回答了肯定的答案。

「在水星建立學校」是蘇萊塔發自自己內心的夢想,米奧琳涅是知道這一點的。可是,蘇萊塔卻回答,如果媽媽叫自己放棄的話,自己也會很樂於放棄。

米奧琳涅當然很生氣,但是,又很痛心。在水星建立學校明明就是蘇萊塔發自內心的夢想,為什麼可以這樣輕易放棄?!為什麼,蘇萊塔不能為了自己而活?!

蘇萊塔的回答,逐步印證了自己一直以來的懷疑與不安。




「股份有限公司GUND-ARM不是戰爭的道具!製造出用醫療拯救生命的鋼彈,是大家一起決定的事情不是嗎。難道如果母親叫你用鋼彈去殺人的話,你也會照做嗎!」

--米奧琳涅.連布蘭
《機動戰士鋼彈 水星的魔女》第16集「罪過的輪迴」



鮮紅的成熟番茄映照著向蘇萊塔訴說著「鋼彈應該成為希望之光!而不是暴力機械!」的米奧琳涅的側臉,而青澀的黃色番茄所映照著的,則是蘇萊塔的側臉。透過這個充滿寓意、美麗又哀傷的鏡頭,彷彿訴說著繼承卡爾朵・納博的理念=GUND-ARM真正的理想的米奧琳涅的成熟,以及蘇萊塔相較於米奧琳涅的不成熟。這樣的暗示實在十分漂亮,個人激賞無比。這個番茄映照著兩人側臉的對比不論是畫面本身還是寓意都很漂亮,我十分喜歡。

「鋼彈應該成為希望之光!而不是暴力機械!」這是卡爾朵・納博的理念=GUND-ARM真正的理想,同時也是米奧琳涅終於找到的自己的理想與價值。對於米奧琳涅而言,這是不能退讓的底線。而米奧琳涅也相信善良直率的蘇萊塔也是發自內心贊同這個價值的。至少,原本是如此。

我們在第13集與第14集中,面對蘇菲與諾雷雅的「誘惑」,蘇萊塔仍然堅信「鋼彈不是暴力機械,鋼彈是希望之光」。即使被蘇菲質問「那為什麼風靈會帶著武器呢?是誰製造了暴力機械呢?」、及此在和自己的暴力對峙中蘇菲最後失去了性命(雖然諾雷雅說蘇菲不是蘇萊塔殺死的,但蘇萊塔一定仍然怪罪自己需要為蘇菲的死負責),但即使如此,蘇萊塔到最後仍然哭著要自己必須堅信「鋼彈不是暴力機械,鋼彈是希望之光」,「前進的話就能得到兩個,就和媽媽說的一樣」。

即使經歷了蘇菲的事情,蘇萊塔仍然相信「鋼彈不是暴力機械,鋼彈是希望之光」,而且與「前進的話就能得到兩個,就和媽媽說的一樣」結合。「鋼彈不是暴力機械,鋼彈是希望之光」既是「米奧琳涅對於自己的願望」,同時,也是蘇萊塔自己真正發自內心的自已的願望。可是,即使在第14集經歷了自我懷疑,但一直到第16集米奧琳涅直接提出要求蘇萊塔正視之前,蘇萊塔都不覺得(或是主觀上自己逃避、拒絕承認)「鋼彈不是暴力機械,鋼彈是希望之光」和「媽媽對於自己的願望=媽媽總是對的」可能是相違背、互相矛盾的。即使蘇萊塔在第12集C-PART之中早就透過了自己的實踐應證了「鋼彈不是暴力機械,鋼彈是希望之光」和「媽媽對於自己的願望=媽媽總是對的」這兩個命題其實是矛盾的,但是,蘇萊塔一直自欺欺人,透過「我保護了米奧琳涅桑」、「我保護了妮卡桑和大家」等「拯救生命」的言語來隱匿/自我欺瞞蘇萊塔利用鋼彈「殺人」、讓鋼彈成為暴力機械的事實之存在。同時,這個自欺欺人,也隱蔽了「鋼彈不是暴力機械,鋼彈是希望之光」和「媽媽對於自己的願望=媽媽總是對的」兩個命題的矛盾。

當然,蘇萊塔並不是沒有發覺這件事。只是,蘇萊塔一直欺騙自己、一直逃避這個問題。即使蘇萊塔多少發覺到了這個問題的存在,但蘇萊塔拒絕去相信這個問題的存在。所以維持了虛偽的一致性,所以蘇萊塔能夠告訴自己「『米奧琳涅桑對於自己的願望』和『媽媽對於自己的願望=媽媽總是對的』是一致的,兩者不存在衝突與矛盾,所以我可以一次擁有這兩者」。

但是米奧琳涅在黃昏的溫室中打破了這個蘇萊塔對於自己的自欺欺人,要蘇萊塔正視與面對「鋼彈不是暴力機械,鋼彈是希望之光=米奧琳涅對於自己的願望和自己所堅信的價值」與「媽媽對於自己的願望=媽媽總是對的」這兩個命題--對於蘇萊塔來說,對於自己下達命令的道德律--之間其實是存在衝突性的此一事實。

當然,這兩個道德律是不同的。「媽媽對於自己的願望=媽媽總是對的」是純粹形式上的道德律。只要是(非自己的)權威=媽媽所下達的一切指令,就都是正確的。不問其內容如何,只要媽媽說的一切,都會是正確的。「鋼彈不是暴力機械,鋼彈是希望之光=米奧琳涅對於自己的願望和自己所堅信的價值」也有形式上的道德律的一面,也就是「米奧琳涅」這個權威來源的願望。但是並不止於此,在蘇萊塔明確發現到兩個命題的衝突矛盾性之前,蘇萊塔應該也是發自內心相信「鋼彈不是暴力機械,鋼彈是希望之光」是正確的,而並不只是「因為米奧琳涅桑這麼說,所以這是正確的」。所以,「鋼彈不是暴力機械,鋼彈是希望之光=米奧琳涅對於自己的願望和自己所堅信的價值」並不只有「因為非我的外在權威這說,所以是對的」的一面,同時也有「我內心判斷這個命題本身是對的」的一面。

可是,即使如此,也無法否認蘇萊塔的道德律很大程度上是「因為非我的外在權威來源=媽媽或米奧琳涅桑說是正確的,所以是正確的」,而不是「因為基於○○主義主張、因為基於我自己的良心對於這個命題做實質審查之後,判斷這個命題是正確的」。換言之,蘇萊塔在判斷某個命題是否正確時,比起依循自己的良心做出判斷,更傾向將之與「普洛斯佩拉語錄」(或是「米奧琳涅語錄」)中的內容做對比。或是說,比起自己的良心判斷,蘇萊塔認為權威來源=普洛斯佩拉or米奧琳涅的判斷更具優先性。特定命題之所以正確,是因為普洛斯佩拉or米奧琳涅說它是正確的。

蘇萊塔的道德律與米奧琳涅的道德律正好相反。米奧琳涅的道德律是「因為基於○○主義主張、因為基於我自己的良心對於這個命題做實質審查之後,判斷這個命題是正確的」。也就是,在判斷一個命題是否正確或錯誤時,米奧琳涅是基於米奧琳涅所相信的特定價值(前述的對於人身為而人的尊嚴的不可侵犯底線)依循其內在良心在實質審查後自己做出判斷,而不是因為某個權威來源說這是對的就是對的。




面對米奧琳涅要求蘇萊塔在「鋼彈不是暴力機械,鋼彈是希望之光=米奧琳涅對於自己的願望和自己所堅信的價值」與「媽媽對於自己的願望=媽媽總是對的」中做出選擇,判斷何者更為優越的質問,蘇萊塔終於再也無法欺騙自己了。

某方面而言,雖然蘇萊塔總告訴自己「逃避的話只能得到一個,前進的話就能得到兩個」而強迫自己必須前進,但在面對「鋼彈不是暴力機械,鋼彈是希望之光=米奧琳涅對於自己的願望和自己所堅信的價值」與「媽媽對於自己的願望=媽媽總是對的」這兩個命題的衝突上,其實蘇萊塔一直是採取「逃避」的態度的。一直到米奧琳涅將這兩者的衝突直接攤開在蘇萊塔的面前,蘇萊塔才終於「前進」--同時,也是不不得前進了。

面對米奧琳涅要求自己再也不能「逃避」的質問,蘇萊塔面露難色的同時,又露出了彷彿總算是理解到了什麼的神情。然後,蘇萊塔閉上眼睛。在雙眼所透露的掙扎與內心天人交戰後,說出了他所選擇的答案。




「會的。如果媽媽這麼說的話。正是因為我照著媽媽的話做,我才能來到學校,才能交到朋友,也才能與米奧琳涅桑相遇。所以,媽媽,總是正確的。」

--蘇萊塔.墨丘利
《機動戰士鋼彈 水星的魔女》第16集「罪過的輪迴」



蘇萊塔,露出笑容回答了。但是蘇萊塔臉上的笑容,並不是因為發自內心的自然而然的笑容,而是蘇萊塔強迫自己必須笑出來。

蘇萊塔一直擔心的事情終於被驗證了。原來,「米奧琳涅對於自己的願望」和「媽媽對於自己的願望」是矛盾的。原來,「鋼彈不是暴力機械,鋼彈是希望之光=米奧琳涅對於自己的願望和自己所堅信的價值」與「媽媽對於自己的願望=媽媽總是對的」是相互衝突的。在米奧琳涅的質問之下,蘇萊塔再也無法自欺欺人了。蘇萊塔終於明確地認識到「鋼彈不是暴力機械,鋼彈是希望之光=米奧琳涅對於自己的願望和自己所堅信的價值」與「媽媽對於自己的願望=媽媽總是對的」並不是一致,反而是衝突的了。

但是,該怎麼辦?

即使經過了蘇菲的事件以及米奧琳涅對於自己的否定,但是蘇萊塔還是無法否定「媽媽總是對的」這個如同魔咒般的命題。在與米奧琳涅相遇之前的很久以前開始,蘇萊塔就堅信「媽媽總是對的」的了。對於蘇萊塔而言,「媽媽總是對的」,就如同約束宇宙中的事物運行的物理法則一般,是無庸置疑的「真實」。但是,如今透過米奧琳涅,蘇萊塔卻發現「媽媽總是對的」原來可能是錯的了。

可是,即使終於認識到了問題的存在,也不代表就能夠解決問題、擁有面對問題的能力。我們必須先認識到問題的存在,才有辦法解決問題。但是,認識到問題的存在,並不代表就能夠解決問題,甚至是面對問題。尤其,這個問題牽涉到的可是自己從出生至今就深信不疑、支配自己人生與所知世界一切的萬物法則。

現在的蘇萊塔,沒有辦法否定「媽媽總是對的」這個命題。藉由米奧琳涅對自己的否定,蘇萊塔終於對自己深陷「媽媽總是對的」這個魔咒有所自覺了,但是蘇萊塔沒有辦法反抗這個魔咒,而且蘇萊塔自己也知道這一點。蘇萊塔知道自己已經開始懷疑「媽媽總是對的」這個命題,但是又沒辦法真的否定「媽媽總是對的」。所以,蘇萊塔只能強迫自己露出笑容,如同機械般地說出:「正是因為我照著媽媽的話做,我才能來到學校,才能交到朋友,也才能與米奧琳涅桑相遇。所以,媽媽,總是正確的」。蘇萊塔這些話不僅僅只是回答米奧琳涅的問題,更是在試圖說服自己。藉由把話說出來使之成為現實來說服自己接受、再一次相信「媽媽總是對的」,即使,蘇萊塔自己也有自知之明,自己根本就沒有辦法再次相信了。

一旦認識到自己不斷逃避、自欺欺人的問題後,就回不去了。但是,蘇萊塔又無法反抗「媽媽總是對的」這個魔咒。所以,只能繼續試著欺騙自己。只能在魔咒的操控下再一次說出「媽媽總是對的」。即使自己已經不相信了,即使自己已經發現自己被魔咒所控制了,但是,仍然無法否抗魔咒,只能強迫自己繼續實踐魔咒。




蘇萊塔的一字一句,撕裂了米奧琳涅的心。看著蘇萊塔強迫自己笑著強迫自己說出「會的。如果媽媽這麼說的話。正是因為我照著媽媽的話做,我才能來到學校,才能交到朋友,也才能與米奧琳涅桑相遇。所以,媽媽,總是正確的」的米奧琳涅的內心宛如刀割,蘇萊塔嘴巴所說出的每一個字都如同利刃般刺進了米奧琳涅的內心。

心痛無比的米奧琳涅,再也待不下去了。米奧琳涅,朝著溫室的出口拔腿而奔,只留下伸出手卻什麼也抓不到的蘇萊塔。對於米奧琳涅而言,蘇萊塔的選擇就是在「鋼彈不是暴力機械,鋼彈是希望之光=米奧琳涅對於自己的願望和自己所堅信的價值」與「媽媽對於自己的願望=媽媽總是對的」中選擇了後者。米奧琳涅心痛無比的原因不是因為蘇萊塔不聽從自己的願望,而是蘇萊塔告訴了米奧琳涅,只要媽媽有言,所有的一切,不論是與地球寮的同伴們的約定、與米奧琳涅的羈絆、不應該觸犯的底線,甚至是自己的存在意義與靈魂,全部都可以拋棄。

米奧琳涅生氣嗎?當然很生氣。但是,也無比痛心。米奧琳涅終於弄清楚了自己的憤怒該往何處,同時在那個當下,又再也沒有辦法面對如此傷害自己的蘇萊塔了。所以米奧琳涅跑走了。既是太過心痛而再也無法待在那個空間,也是米奧琳涅知道自己必須去找問題真正的源頭。

我曾經試著想像過「如果米奧琳涅當下沒有跑走,事情會不一樣嗎?」,但是,我實在不覺得米奧琳涅是會說出「別當媽媽的魁儡了,來當我的魁儡吧」的人。沒錯,很大程度上確實是帶有太過心痛而想要逃離此處的成分,但是,當下直接去找問題的根源=普洛斯佩拉也確實也是符合米奧琳涅作風的合理發展。即使心痛、即使看到米奧琳涅的傷心與蘇萊塔的傷害自己以及兩人的對話破局感到抑鬱與難過,但是,還是必須說,原典確實是最合理的發展。

「米奧琳涅與蘇萊塔的溫室對話」迎來了某方面而言必然但又令人傷心的發展。但是,「米奧琳涅與蘇萊塔的溫室對話」只有「失敗」的一面嗎?我並不認為如此。透過「米奧琳涅與蘇萊塔的溫室對話」,米奧琳涅終於確信了自己長久以來的懷疑,也就是普洛斯佩拉對於蘇萊塔的危害性。把蘇萊塔的事情看得比自己還要重要的米奧琳涅,在應證了自己長久的懷疑、在確定問題的根源後,馬上採取了行動。

有所「收穫」並不是只有米奧琳涅而已。某方面而言,蘇萊塔在「米奧琳涅與蘇萊塔的溫室對話」中的「收穫」比米奧琳涅的「收穫」還更具意義。透過與米奧琳涅的對話,蘇萊塔終於明確地意識到「鋼彈不是暴力機械,鋼彈是希望之光=米奧琳涅對於自己的願望和自己所堅信的價值」&「媽媽對於自己的願望=媽媽總是對的」兩者之間的衝突性,以及終於明確意識到自己被「媽媽總是對的」這個魔咒所困住了。在此之前,蘇萊塔並不是沒有意識到這些問題的存在,但是蘇萊塔總是欺騙自己,要自己不要相信「鋼彈不是暴力機械,鋼彈是希望之光=米奧琳涅對於自己的願望和自己所堅信的價值」&「媽媽對於自己的願望=媽媽總是對的」兩者之間的矛盾衝突性以及「原來『媽媽總是對的』可能是不對的?」。但是透過與米奧琳涅的對話,蘇萊塔再也無法像以前一樣「逃避」了。確實,認識到問題不代表能夠解決問題,但是如果連認識到問題的存在都沒辦法,就無法解決問題。蘇萊塔終於認識到問題的存在,透過與米奧琳涅的對話,蘇萊塔確實「前進」了。即使,這個「前進」伴隨著撕裂心肺的痛苦。

我在文章一開始有提到,不論是米奧琳涅還是蘇萊塔,其實都是帶著心中的葛藤、因為矛盾而產生的煩惱與不知道該如何面對自己與對方來進行「米奧琳涅與蘇萊塔的溫室對話」的。米奧琳涅心中的葛藤,是兩種「心中良心所指引的正確方向」/「自己應採行行為」的矛盾,也就是「被蘇萊塔拯救了卻不知感謝的自己是錯誤的=蘇萊塔的拯救自己和父親生命的行為是必須肯定的」和「蘇萊塔踐踏人身為人的尊嚴的行為是錯誤的=必須否定的」兩者之間的矛盾。而蘇萊塔心中的煩惱,則是擔憂於「米奧琳涅對於自己的願望」和「媽媽(普洛斯佩拉)對於自己的願望」兩者是否矛盾。也就是說,不論是米奧琳涅還是蘇萊塔,都是帶著自己的二律背反命題來參加「米奧琳涅與蘇萊塔的溫室對話」的。

透過與蘇萊塔的對話,米奧琳涅確信了問題的根源所在,藉由確認普洛斯佩拉對於蘇萊塔的操控,米奧琳涅解開了二律背反。另一方面,蘇萊塔透過與米奧琳涅的對話,終於發現到「米奧琳涅對於自己的願望」和「媽媽(普洛斯佩拉)對於自己的願望」是矛盾的。蘇萊塔沒有解開二律背反,而是確認到其存在。這是米奧琳涅與蘇萊塔在「米奧琳涅與蘇萊塔的溫室對話」中的不同之處。




「普洛斯佩拉!你到底打算對蘇萊塔做什麼!」
「是個率直的好孩子對吧!」
「別開玩笑了!只要是你說的話,那孩子什麼都會照做!我可不會再讓蘇萊塔繼續如你所願!」

--米奧琳涅.連布蘭與普洛斯佩拉
《機動戰士鋼彈 水星的魔女》第16集「罪過的輪迴」



雖然面對世界滿滿惡意的米奧琳涅總是怒氣衝天,但米奧琳涅是個冷靜的人,即使生氣,米奧琳涅也不會因此就失去判斷力。即使憤怒,米奧琳涅也不會輕易失去冷靜。但是在第16集面對普洛斯佩拉時,米奧琳涅卻憤怒到直接抓起了普洛斯佩拉的領口。從這裡,我們就可以看出米奧琳涅到底有多生氣了。這應該是到目前為止米奧琳涅作為憤怒的一次。而米奧琳涅為何生氣?當然是因為蘇萊塔的事情。面對加諸在自己身上的不公不義,米奧琳涅對於加諸在蘇萊塔身上的不公不義更加憤怒。比起踐踏自己的尊嚴,米奧琳涅更不能忍受蘇萊塔的尊嚴被踐踏。蘇萊塔是普洛斯佩拉的魁儡,意味著蘇萊塔對於普洛斯佩拉而言只是客體,而這種純粹的客體化,就是人身為人的尊嚴被剝奪。

蘇萊塔笑著把一個人打的四分五裂,觸犯了不可觸犯的底線=破壞人身為人所享有的尊嚴。可是,蘇萊塔之所以做出這種不可容許的行為,是因為蘇萊塔被普洛斯佩拉操控=淪落為普洛斯佩拉的純粹客體了。

米奧琳涅會如此憤怒,當然是因為心中的信念=良心告訴自己的「人身為人的尊嚴不該被踐踏」的價值,而另一方面,也是因為自己對於蘇萊塔的愛。米奧琳涅對於蘇萊塔所受到的傷害所產生的憤怒,甚至比自己受到傷害時還要憤怒。米奧琳涅對於蘇萊塔的愛之深,在此可見一班。




「然後呢?接下來要讓蘇萊塔如你所願地行動嗎?就跟你父親一樣。」
「操控別人的是你吧!和臭老爸沒關係!」
「當然有關係喔,因為你的父親,可是我們母女的仇人。喔,看來那個叫拉詹的男人,口風還真緊呢。」
「等一下,你在說什麼!」
「就如同字面上的意義喔。在21年前的瓦納迪斯事變中,我被戴林格.連布蘭奪走了丈夫、同伴,以及恩師。那個男人可以狩獵魔女之名屠殺了整個機關的人喔。活下來的,只有我們。」
「騙人.....」

--普洛斯佩拉與米奧琳涅.連布蘭
《機動戰士鋼彈 水星的魔女》第16集「罪過的輪迴」


米奧琳涅厭惡戴林格總是無視自己的意志強加一切的「我為你好」。米奧琳涅討厭父親,否定父親所代表的價值,但是在米奧琳涅的內心深處,米奧琳涅還是一定程度上相信父親的。尤其在經歷過鋼彈公司設立和奎達工廠的事情之後,米奧琳涅更加確信了戴林格對於自己的父愛確實存在,即使米奧琳涅自己也很清楚戴林格強加在自己身上的行為不能因為「父愛」就被正當化。

米奧琳涅雖然否定自己的父親,但是米奧琳涅並沒有想到自己的父親其實比自己想像的還要惡劣。或是說,米奧琳涅並沒有認識到原來父親對(除了米奧琳涅自己以外的)他人來帶來的傷害,其實就在自己身邊,而且還和自己深愛的蘇萊塔息息相關。普洛斯佩拉告訴戴林格就是屠殺瓦納迪斯機關的兇手的事情,讓米奧琳涅心中對於父親的那一點相信/好不容易又重建起來的那一點相信也崩壞了。




「雖然你責怪蘇萊塔殺人,但其實你也處在一樣的地方喔。在殺人的輪迴裡。真希望你也能聽到呢。被殺害的同胞們的悲鳴與慘叫。他們直掉今天也仍然在我的耳邊低語著:快去完成復仇、快去殺死戴林格!」

--普洛斯佩拉
《機動戰士鋼彈 水星的魔女》第16集「罪過的輪迴」



普洛斯佩拉認為米奧琳涅處於「罪過的輪迴」之中,因為米奧琳涅是仇人戴林格的女兒,和戴林格有血緣上的聯繫。當然,只因為血緣上有聯繫就認為米奧琳涅也在「罪過的輪迴」、也是「殺人的共犯結構」的一部分是有問題的。確實,我們可以說某種程度上身為戴林格.連布蘭之女、身為連布蘭家、不論自己願不願意都是宇宙住民上流階級社會一部分的米奧琳涅確實是「殺人的共犯結構」的一部分,但是米奧琳涅是否應該承擔起父輩所犯下的罪責?

被戴林格奪走一切、放棄「魔女」之道而成為復仇鬼的普洛斯佩拉對於這個問題,回答了肯定的答案。或許普洛斯佩拉是真心那麼認為。但另一方面,普洛斯佩拉也想把米奧琳涅拉近「罪過的輪迴」之中,以完成自己的寂靜零號計畫。




「想要復仇的話你們大人自己高興去做就好了。但是不要把蘇萊塔捲入你的復仇之中!」

--米奧琳涅.連布蘭
《機動戰士鋼彈 水星的魔女》第16集「罪過的輪迴」



但是,即使米奧琳涅不須承擔父輩所犯下的罪,也不代表米奧琳涅本人對於自己父親所犯下的錯誤沒感到責任感。相反地,米奧琳涅覺得自己必須負起責任。不能對於父親所犯下的罪孽置身事外。正是因為米奧琳涅是正義感強烈之人,所以米奧琳涅才覺得自己必須承擔起責任。米奧琳涅當然知道原則上父債子還是不對的,但是,面對自己的父輩所犯下的罪孽,米奧琳涅果然感覺到責任了吧。因為是自己的父親、因為自己確實是身處在這個結構的一環,所以自己必須負責責任。自己不能置身事外,必須做些什麼。

所以,米奧琳涅只求不要把蘇萊塔捲入這一切之中。但是米奧琳涅本人呢?在之後與普洛斯佩拉的對話之中,米奧琳涅的回應很明顯透露出自己並不認為自己可以毫無瓜葛地置身事外。

當然,在這裡不免會聯想起日本的戰爭責任問題。不過礙於篇幅與時間(寫到這裡時已經是5月28日的清晨5點了!),今天先不處理這個問題。




「寂靜零號。再這樣下去總裁就會換人,計畫也會被挫敗。所以,米奧琳涅.連布蘭。你給我成為下一任的總裁吧!」
「要我成為總裁.....那種事怎麼可能。」
「做得到喔。因為你可是,戴林格.連布蘭的,塗滿鮮血的女兒啊!」

--普洛斯佩拉與米奧琳涅.連布蘭
《機動戰士鋼彈 水星的魔女》第16集「罪過的輪迴」



面對普洛斯佩拉要求米奧琳涅成為總裁,米奧琳涅可不是回答「臭老爸所做的事與我何關!」,而是「那種事我可我做不到」。普洛斯佩拉要求米奧琳涅協助自己,米奧琳涅並沒有拒絕。米奧琳涅是因為認為自已的能力不足以成為總裁才面露難色,而不是「那是臭老爸犯下的錯,和我一點關係都沒有!」。

向來否定父親所代表的一切的米奧琳涅當然不會想要發自內心自己成為總裁。身為總裁的父親是自己要打倒的對象,而不是要成為的對象。米奧琳涅否定父親=世界所代表的新自由主義+父權主義的價值體系,成為總裁、成為-接替父親當然不會是米奧琳涅想做的事情。米奧琳涅想做的可是逃離整個貝納里特集團。即使後來選擇創立股份有限公司GUND-ARM「比起逃走選擇前進」,但米奧琳涅還是與集團本身保持距離。對於靠戰爭利益鏈獲利的貝納里特集團而言,否定MS該是兵器而且還要拯救生命給予被傷害的人們第二次機會的股份有限公司GUND-ARM根本就是格格不入的異端份子。米奧琳涅當然不會想要主動成為總裁。米奧琳涅想要做的是以GUND-ARM公司CEO的身分對抗整個「世界-系統」。

但是,如果要成為總裁才能保護蘇萊塔,米奧琳涅大概會放棄自己「不是成為總裁而是和總裁對抗」的堅持,而成為總裁吧。對於米奧琳涅而言,如果是為了蘇萊塔,這種程度的自己犧牲,是可以被允許也是自己必須去做的。

米奧琳涅之所以願意協助普洛斯佩拉,一方面是因為想著「只要讓蘇萊塔遠離這一切,我可以犧牲自己」,而另一方面,也是因為認為自己必須為自己的父親所犯下的罪負起責任吧。

而普洛斯佩拉大概也正是因為知道米奧琳涅會為蘇萊塔犧牲自己以及米奧琳涅是會覺得自己必須為父輩所犯下的罪負起責任的正直之人,所以才要求米奧琳涅協助自己。普洛斯佩拉一定知道米奧琳涅是不會拒絕自己,因為普洛斯佩拉也很清楚米奧琳涅對於蘇萊塔的愛以及米奧琳涅.連布蘭這個人的正直之心。對於普洛斯佩拉而言,正好可以利用。正是因為保護蘇萊塔的心之強烈以及米奧琳涅的正直,所以米奧琳涅才無法拒絕普洛斯佩拉。

但是,米奧琳涅即使犧牲自己和普洛斯佩拉聯手向著成為總裁之路走去,也不代表米奧琳涅會放棄自己一直所堅信的價值與信念。米奧琳涅即使成為總裁,也不會成為第二個戴林格.連布蘭,因為米奧琳涅不允許自己這麼做。我想,即使米奧琳涅犧牲自己成為總裁,也會以總裁之姿去推動卡爾朵・納博的理念=GUND-ARM真正的理想吧。

如同我在上篇所提過的,戴林格以男性性暴力開啟/複製了「罪過的輪迴」,普洛斯佩拉成為了「罪過的輪迴」的一環,既是被害者也是加害者。普洛斯佩拉既因為男性性暴力而受害,但同時又因為自己所受到的傷害而去複製男性性暴力,把蘇萊塔與風靈變成戰鬥道具,並且也想把米奧琳涅拉進這個「罪過的輪迴」之中。但是,米奧琳涅本人有著否定「罪過的輪迴」的可能性與積極意志。

如同我多次提過的,米奧琳涅與普洛斯佩拉也形成了對比。普洛斯佩拉原本是「魔女」,本來應該是繼承卡爾朵・納博的理念=GUND-ARM真正的理想之人,但是戴林格=男性性暴力讓普洛斯佩拉放棄成為「魔女」、背棄了卡爾朵・納博的理念=GUND-ARM真正的理想。普洛斯佩拉既是被迫選擇也是自己選擇了成為男性性暴力的「罪過的輪迴」的一部分。

但是米奧琳涅卻正好相反。米奧琳涅是戴林格之後,在普洛斯佩拉眼中米奧琳涅從一開始就是「罪過的輪迴」的一部分,而米奧琳涅也確實認為自己必須為這個父親所開啟的「罪過的輪迴」負起責任。但是,米奧琳涅所選擇/會選擇的並不是像普洛斯佩拉一樣肯定這個男性性暴力的「罪過的輪迴」身處其中並且繼續複製結構,而是否定這個男性性暴力的「罪過的輪迴」。如同我強調過許多次的,米奧琳涅所代表的是不同於沙迪克或是戴林格等「以男性性暴力制男性性暴力」的「女性的革命」。米奧琳涅的信念、米奧琳涅所代表的價值,並不僅止於否定現有的「世界.系統」,而是要更加根本地否定以「男性性暴力」這個支撐起「世界.系統」的「原理」。只是再生產「男性性暴力」只是繼續製造-再生產「罪過的輪迴」而已。但是,真正要做的事情,米奧琳涅要做的事情,GUND-ARM真正的理想是要打破這個「罪過的輪迴」。唯有如此,才能有真正的革新。




米奧琳涅.連布蘭貫穿了整個《機動戰士鋼彈 水星的魔女》第16集「罪過的輪迴」,同時,也貫穿了本集最重要的兩個對話。

透過「米奧琳涅與蘇萊塔的溫室對話」,米奧琳涅讓蘇萊塔終於不再逃避,而是能夠在擺脫媽媽的操弄成為自由的靈魂的道路上前進了,即使離終點還很遙遠。而在「米奧琳涅與普洛斯佩拉的對話/對決」中,米奧琳涅終於知曉了父輩所犯下的罪孽。為了保護蘇萊塔與承擔起責任,米奧琳涅會犧牲自己。不論哪一個對話,我們都可以看到米奧琳涅的高潔的靈魂貫穿其中。正是因為米奧琳涅內心對於正義的信念以及對於蘇萊塔的愛,米奧琳涅才讓蘇萊塔終於認知到了問題的存在,同時,即使自己必須更加深入於「罪過的輪迴」之中,米奧琳涅也會打破這個「罪過的輪迴」。因為知道了事實的米奧琳涅無法迴避自己的良心,米奧琳涅認為自己必須為父輩的罪孽負責任,或至少,不能再讓這個「罪過的輪迴」繼續複製下去了。

作為戴林格.連布蘭的女兒身在這個暴風雨的時代,並且與蘇萊塔.墨丘利和風靈鋼彈相遇。同時,即使身處在充滿惡意的世界之中,也沒有失去高潔的靈魂與正義感。即使生活在新自由主義+父權主義的「世界.系統」之中,米奧琳涅仍然堅信人擁有身為人理所當然應享有的尊嚴,而且這個尊嚴是不可侵犯的。即使身處在「罪過的輪迴」,米奧琳涅也沒有繼續複製「罪過的輪迴」或是單純的逃避,而是積極地否定這個「罪過的輪迴」。身為戴林格=父親=世界的表徵之後,卻繼承了卡爾朵・納博的理念=GUND-ARM真正的理想而擁有了否定父親=世界的意志與可能性的米奧琳涅.連布蘭,或許正是「被時代所選上之人」吧。即使一開始只想逃離「世界.系統」,但米奧琳涅終究會成為為「世界.系統」帶來真正的變革之人,即使,那意味著必須讓自己成為犧牲者。

但是,非得如此嗎?如同我多次所言,米奧琳涅的革命=女性的革命和古典的男性敘事有一點決定性的不同,那就是在米奧琳涅的革命=女性的革命之中,私人性與公共性是可以並存,而且是互補的。米奧琳涅或許現在會覺得自己為了蘇萊塔為了心中的良心對於自己的命令必須犧牲自己,但是,我想,米奧琳涅終究會(再次)發現,自己的願望和保護蘇萊塔以及心中良心對於自己的命令是可以並存,甚而是互補的。這也是米奧琳涅的革命=女性的革命的意義不是嗎?我們不需要再複製古典的男性敘事了。我們必須開創新的敘事,那就是米奧琳涅的革命=女性的革命該有的樣子。「我無法從頭再活一遍,可是/我們卻能夠從頭再活一遍」(大江健三郎)。



是從何時開始的呢?眺望並且出手伸向
一直所仰望的天空的偶像、理想
總有一天,一定能夠向漫天的烏雲
告別
Slash your tears away
不會再逃走了


--yama「slash」
《機動戰士鋼彈 水星的魔女》第二季OP







【後記】
寫完之後發現已經是天亮的5月28日6點了......我上次這樣一不小心就通宵好像是2018年在日本交換留學時有一次不小錯過終電只好想辦法在高田馬場-早稻田周遭晃到東西線發第一班車為止。總之,篇幅實在是比想像中還要長,或許完成度也比原本預想的還要好一點?但寫到「米奧琳涅與普洛斯佩拉的對話/對決」時頭已經越來越昏了,所以尤其是這部分可能有不少不夠完美之處。雖然我不知道之後有沒有機會改就是了。

不過呢,但總之是完成了。總算可以前進了。但是我5月28日至少得完成「第17集初回鑑賞」+「聽魔女廣播第30回」+「完成星期一必須使用的資料」三件事耶。真的有辦法完成嗎?


-《機動戰士鋼彈 水星的魔女》第一季與第二季分集考察&感想-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