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主題 達人專欄

在娛樂化的戰爭中反戰是否可能?:觀《機動戰士鋼彈水星的魔女》第13&14集

迫水未來 | 2023-04-23 11:44:08 | 巴幣 9470 | 人氣 2261

※本文有《機動戰士鋼彈 水星的魔女》第13集「來自大地的使者」&第14集「她們的願望」的劇情透露!


在娛樂化的戰爭中反戰是否可能?ーー
觀《機動戰士鋼彈 水星的魔女》第13集「來自大地的使者」&14集「她們的願望」



「是新娘嗎?名叫米奧琳涅的女人?就是為了他才搭上殺人的道具的嗎?」
「風靈才不是殺人的道具!」
「那為什麼風靈會帶著武器呢?是誰製造了暴力機械呢?」
「風靈是媽媽.....媽嗎是到底為了什麼......?」

--蘇菲・普羅涅與蘇萊塔.墨丘利
《機動戰士鋼彈 水星的魔女》第14集「她們的願望」




雖然拖了兩個星期,但終於在昨天晚上(嚴格來說是今天凌晨)看完期待已久的《機動戰士鋼彈 水星的魔女》第13集「來自大地的使者」&第14集「她們的願望」了!

《機動戰士鋼彈 水星的魔女》對我來說已經是超本命級的地位,如此期待的作品卻沒有在第一時間收看。原因之一剛好是這兩個星期特別忙碌,好不容易到星期五才告一段落。不過再怎麼忙都有時間可以看兩集加起來不到一小時的節目吧?是沒錯,但是正是因為是我個人非常非常非常重視與喜愛的作品,所以要求自己必須自己在沒有外在干擾的情況下全心全靈投入每一集的第一次鑑賞之中。除了前傳之外,《水星的魔女》的每集第一次鑑賞都是在這種狀況下進行,而且越發慎重。再加上正式看之前老覺得第二季一旦開始看就是看一集少一集,反而越來越產生一種不想開始的想法。

而且呢,正是因為知道自己如此熱愛《水星的魔女》無法自拔,所以自己也很清楚《水星的魔女》的每集初次鑑賞可不是只有三十分鐘的事情而已。因為看完之後一定會思考劇情和寫心得,再加上一定整個大腦都會處在聚焦於《水星的魔女》之中而無法自拔。尤其這可是第二季的開端呢。所以在這兩個星期學會報告相關事情忙完之前都不敢看最新的第二季。事實上,昨天晚上看完第14集後又在推特上寫了初步心得,寫完時都已經兩點了。之後整個腦袋還是一直不斷自動播放第二季OP「slash」,整個人一直到真正在床上失去意識前都悸動不已。看完第13集和第14集後真的很滿足,非常享受的五十分鐘。真的是太棒了。看完之後也充滿了不知道該如何言語化的悸動。沒能記錄下當下僅有一次的悸動確實可惜(但當下的悸動確實剛好處於一種不知道該如何言語化的狀態),不過我可能沒辦法再像第12集時一樣一口氣寫到凌晨4點了。然後,今天早上第一次醒來後腦袋又不斷一直在《水星的魔女》和想繼續回去睡之間徘迴。結果就是現在有點睡眠不足的頭昏腦脹。不過,還是希望能夠在第15集出來前把第13&14集心得寫一寫。

我之前就有說過我看完後會寫第13集心得文。其實第二季開播前我本來打算每集都寫觀後感+考察分析的(這也是我年初申請部落格達人的原因之一),誰知道一開始就破功了。最後拖了快兩個星期才在第15集開播前把第13集與第14集一起看完。所以這篇就會把第13集和第14集一起寫。至於之後會每集寫一篇還是每兩集寫一篇則視我個人的具體情況而定。

這篇心得文是昨晚初次鑑賞完《機動戰士鋼彈 水星的魔女》第13集「來自大地的使者」&第14集「她們的願望」之後的初步觀後感。這兩個星期我盡可能不太去看推特上的相關討論(雖然多少還是被劇透了,而且大概也漏掉好多精彩的討論和同人創作),所以也不太會有別人的觀點。總之就是我個人初次鑑賞完後的目前階段的想法就是了。當然,會有劇情透露。




「那個時候......有更好的方法嗎......」
「如果你們沒有去幫忙的話,米奧琳涅和總裁或許已經死了喔。蘇萊塔做了正確的事情。」
「說的也是......如果媽媽這樣說的話,一定不會有錯的。」

--蘇萊塔.墨丘利與普洛斯佩拉
《機動戰士鋼彈 水星的魔女》第13集「來自大地的使者」


果然第二季一開始就正面面對第12集C-PART中的事情。第12集C-PART中蘇萊塔所犯下的「殺人」,果不其然會成為至少貫穿第二季前半部的重要事件。從開播之前,我就一直很在意第二季一開始時的蘇萊塔是如何看待「殺人」這件事情的。

從第13集與第14集來看,蘇萊塔其實對於「殺人」的自己心中抱持懷疑。到底,我是否做了正確的事情?我是否做錯了?而且,其實不只是對於自己,恐怕也對於驅使自己「前進」並且讓自己付出代價=殺人的媽媽普洛斯佩拉抱有懷疑。只是此時蘇萊塔自己都還沒有意識到自己內心深處其實開始懷疑普洛斯佩拉了吧。而讓蘇萊塔能夠懷疑的契機為何呢?我想正是第12集最後米奧琳涅的「人殺し……!」的指責。米奧琳涅的指責在原本對於媽媽無條件深信不疑的蘇萊塔的心中注入了無條件相信媽媽開始自己思考的種子。然而,雖然種子播下了,但現在的蘇萊塔果然還是無法真正讓自己有意識地開始懷疑普洛斯佩拉。

但是,這表示蘇萊塔終生無法從普洛斯佩拉所設下的鎖鏈中掙脫嗎?顯然並非如此。在第二季的一開端,蘇萊塔就透過蘇菲的事情,得到了第二個契機,進一步加深了心中開始懷疑媽媽的可能性。

在第14集的戰鬥的最後,蘇菲因為無法負荷「鋼彈的詛咒」而在與蘇萊塔的戰鬥中死亡。雖然諾雷雅馬上就對蘇萊塔說蘇萊塔並沒有真的親手殺死蘇菲,但果然蘇萊塔還是因此而自責的吧。蘇萊塔在第14集的最後.透過自己對自己說「沒錯呢,不論是妮卡桑還是米奧琳涅桑甚至連學園都保護了。風靈也幫助了大家,前進的話就能得到兩個,和媽媽說的一樣」來說服自己。但是,必須注意的是,尤其在最後一句時,蘇萊塔最後流下了眼淚。

「如同媽媽所言,逃走的話只能得到一個,但是前進的話能夠得到兩個」。一直到第13集為止,蘇萊塔說這句話時大多時候都是抱持正面的態度與語氣。可是第14集的最後,蘇萊塔在告訴自己這句話時並非如此。蘇萊塔的笑容看起來像是強迫自己露出的笑容,強迫自己相信「如同媽媽所言,逃走的話只能得到一個,但是前進的話能夠得到兩個」是絕對正確的。但是,即使如此,蘇萊塔仍然不禁流下了眼淚。

在第12集中,目睹普洛斯佩拉的「殺人」,蘇萊塔即使心中恐懼不已,並且也懷疑一直以來視為理所當然的「殺人是不對的」(想必這最初也是普洛斯佩拉給予的觀念)的價值為何崩壞了。但在普洛斯佩拉巧妙地操控下,蘇萊塔仍然強迫自己以正面的態度看待此事,強迫自己將包含「殺人」的正當性在內的「如同媽媽所言,逃走的話只能得到一個,但是前進的話能夠得到兩個」視為絕對正確的價值。可是,在經歷過蘇菲的事情後,蘇萊塔即使再次告訴自己「如同媽媽所言,逃走的話只能得到一個,但是前進的話能夠得到兩個」理所當然「必須」是絕對正確的,但不禁流下眼淚的蘇萊塔,果然內心深處對於「媽媽絕對是正確的」此一信念開始越加動搖。




蘇萊塔的眼淚當然一方面是因為蘇菲的死而感到心痛,但同時也代表了蘇萊塔內心對於媽媽的無條件信賴的進一步動搖。沒錯,蘇萊塔直到第14集的最後仍然用「保護大家、幫助大家」來試圖合理化自己的「殺人」行為。即使實際上殺了人,即使實際上蘇萊塔早已實踐了「作為暴力機械的鋼彈」,但是蘇萊塔還是繼續使用「保護大家、幫助大家」的說法來掩蓋這個真實,繼續宣稱「這不是殺人/鋼彈不會殺人」。確實,對於現在的蘇萊塔來說這或許是必要的,如果不這樣自欺欺人的話,或許蘇萊塔就無法保持內心的平衡。但是,即使直到第14集最後蘇萊塔仍然用「這是在保護大家,不是殺人」來試圖說服/欺騙自己,蘇萊塔卻留下了眼淚。尤其,在過往中蘇萊塔講到「如同媽媽所言,前進的話就能得到兩個」時大部分的時候都是以很正面積極的態度在說這句話,但蘇萊塔在第14集中說這句話時,卻是帶著眼淚和強迫自己露出笑容。蘇萊塔再次對自己說這句話,是為了合理化自己,避免自己所認知的世界崩壞,可是,這同時也是在強迫自己接受自己給自己的謊言,而且蘇萊塔並不是沒有察覺到這件事情。

我想,蘇萊塔在此之後一定會更進一步面對自己的「殺人」,而且,終究「這是保護大家、幫助大家,不是殺人」自己欺瞞會被自己所戳破。當然,這也代表著或許需要更多契機,而這些契機對於蘇萊塔來說也正是苦難。可是即使如此,這些苦難也會成為蘇萊塔人生的一部分。


在第13集中蘇萊塔眼睛發亮地對莉莉克說「不用怕,我和風靈會保護大家的!」那邊時確實多少有點令人害怕。這裡也再次展現蘇萊塔用「這是在保護大家,不是殺人」來自欺欺人。但是此時的蘇萊塔並不是真的對於這個自己欺騙自己的謊言沒有質疑。在此之後蘇萊塔在溫室中與普洛斯佩拉的通信片段中可以看到,即使尚未能克服,即使蘇萊塔自己本人沒有明確意識到這件事,但蘇萊塔其實內心對於「這是在保護大家,不是殺人」論甚至是媽媽是開始產生懷疑了。


即使在第12集的C-PART中做了「殺人」之舉,讓風靈成為奪人性命的兵器與暴力機械,但蘇萊塔在第13集與第14集中仍然堅持「鋼彈不是殺人的道具,鋼彈是拯救人生命的希望之光」。當然這多少帶有自我欺瞞的色彩,但是這同時也代表了蘇萊塔的善良正直本質,以及蘇萊塔不會向「現實」低頭的意志。

而且我們必須注意到一件事,蘇萊塔從頭到尾都一直想透過「對話」來解決和蘇菲之間的問題與矛盾。蘇萊塔在第13集結尾提議透過(理論上)不會死人的「決鬥」來阻止蘇菲和諾雷雅,而最後在與蘇菲的戰鬥中,蘇萊塔到最後一刻都拒絕奪走蘇菲的生命,並且也阻止了原本要對蘇菲進行最後一擊的風靈痛下殺手。蘇萊塔其實一直在抗拒「殺人」這件事情。即使蘇萊塔還未能明確地自己認知到要對於媽媽產生懷疑,但在蘇萊塔的意識中仍然明確地意識到「殺人」是錯的、是不可以做的事情。這其中想必也存在對於在第12集中「殺人」的自己的(無意識的?)反對。而且,我想米奧琳涅在第12集最後的最後的那個「人殺し……!」指責是非常重要的吧。如果米奧琳涅當下沒有質疑蘇萊塔,蘇萊塔是否就會直接完全掉下去了呢?米奧琳涅的質疑或許成為了在拉住要從邊緣往下墜的蘇萊塔的纜繩。

蘇萊塔始終想透過「對話」的方式來解決和蘇菲之間的矛盾。當蘇菲說要殺死米奧琳涅時,我還一度擔憂蘇萊塔是否會因此痛下殺手,不過好險蘇萊塔沒有那麼做。即使蘇菲和諾雷雅真的行使了「殺人等級的暴力」並真的殺了人,但與第12集不同,在第13集與第14集中蘇萊塔始終都不想因此而讓自己行使「殺人等級的暴力」,在與蘇菲的矛盾中,蘇萊塔始終拒絕以「殺人」來解決問題。


「的確呢,只要在決鬥中勝利的話就可以幫助妮卡桑,也可以和蘇菲桑好好說話了呢。」蘇萊塔主動選擇了「決鬥」作為解決問題的手段,但對於蘇萊塔而言「決鬥」並非真正能夠解決和蘇菲之間矛盾的答案.而為了能夠和蘇菲好好「對話」的準備。可是蘇菲最後否定了這一切。選擇了「男性的暴力」這個「現實」的蘇菲不只否定了「決鬥」,連「對話」的可能性都徹底否定了。但即使如此,蘇萊塔到最後也沒有放棄和蘇菲之間「對話」的可能性。


和第一季中總是被動被迫決鬥的蘇萊塔不同,在第二季的一開始,蘇萊塔就主動提議以決鬥來解決問題。我在「追憶昨日,還是展翅前進?:在《水星的魔女》之後再觀《閃光的哈薩威》」一文中提過,「米奧琳涅的革命=女性的革命」透過不奪走生命的「決鬥」的方式一步步克服難關,這與動輒以奪人生命的戰爭行為作為實踐自己目的手段的「沙迪克的革命=男人的革命」的決定性不同之處。在第一季後半段中,是米奧琳涅主動提出使用「決鬥」來克服難關(在與伊蘭的決鬥中雖然蘇萊塔展現了強烈的意志,但畢竟這場決鬥最初還是由伊蘭提出的)。尤其是第一季後半段,比起蘇萊塔,米奧琳涅更才是展現主動性推動整個故事前進的存在。如今,蘇萊塔也主動提出要以「決鬥」的方式解決矛盾了。當然,這顯然是在和米奧琳涅的互動中不斷累積下自己的「前進」,同時,這也意味著蘇萊塔在「米奧琳涅的革命」更進了一步。

雖然米奧琳涅現在不在蘇萊塔身邊,但是第二季一開始時的蘇萊塔和第一季時相比顯得更加積極、更有自信了。不僅僅只是能夠自己前進而已,現在的蘇萊塔更會比以前更加積極地主動想要幫助別人(而且幫助別人時也不像第一季一開始時那麼緊張了)。我想這應該是受到米奧琳涅的正面影響吧,蘇萊塔似乎也是以會幫助他人以及領導他人的米奧琳涅為目標前進中呢。蘇萊塔主動安慰莉莉克、蘇萊塔主動提議說要協助妮卡解決煩惱、蘇萊塔主動提出要以決鬥讓解決紛爭與矛盾。就算蘇萊塔的骨子裡還是存在那個膽小的蘇萊塔,但我們可以看到蘇萊塔確實在努力向要使自己前進。

不過,如同我在「《機動戰士鋼彈 水星的魔女》第一季總分析 第Ⅰ章 【世界】」一文中所提及的,「米奧琳涅與蘇萊塔雖然透過決鬥克服了一個又一個的難關,但是真正促使米奧琳涅與蘇萊塔前進的不是決鬥本身,而是兩個人包含對話在內的各種互動交流。如同月の光對我的推文所提出的寶貴補充意見一樣,《水星的魔女》同時也展現了女性的溝通(communication)的論理與男人的暴力的論理之間的對立,也就是「女性的溝通.對話之力」與「男性的暴力」之間的對立」。在看完第14集後,我又再一次想起了月の光桑的那篇推文。即使經歷過第12集C-PART的「殺人」、即使在第12集C-PART中蘇萊塔並未能通過「是否能夠堅持『女性的溝通.對話之力』而不屈服於『男性的暴力』的誘惑」的考驗,即使如此,在第二季一開始的蘇萊塔仍然堅信「鋼彈不是兵器,而是拯救人生命的希望之光」。即使經歷過第12集C-PART的事情,蘇萊塔仍然堅持想要透過「對話=女性的溝通.對話之力」而不是「男性的暴力」來解決與蘇菲之間的矛盾。

換言之,即使沒能通過考驗,但蘇萊塔仍然有著不想要自己墮落於「男性的暴力」的堅強意志。我想,這正是蘇萊塔與普洛斯佩拉的決定性不同之處。埃爾諾拉因為「男性的暴力」而放棄了鋼彈的理念,轉而自己也肯認「男性的暴力」。但蘇萊塔即使一度未能通過「是否能夠不屈服於『男性的暴力』」的考驗,但卻並沒有因此就放棄「拒絕『男性的暴力』」的意志。埃爾諾拉成為普洛斯佩拉後放棄了紅髮綠眼這些魔女的特徵,但蘇萊塔卻繼續保有紅髮綠眼以及曾經屬於埃爾諾拉的髮帶。或許,是否擁有「能夠不屈服於『男性的暴力』」的意志,正是成為「魔女」的條件?


第二季的OP和ED畫面都好有意境,實在很喜歡。選用的音樂也很合!當然第一季的OP和ED我也非常喜歡。第二季OP的畫面中最喜歡的當屬「沐浴在穿過烏雲的黃金色陽光下的米奧琳涅」了!第一次在推特上看到這個場景時整個心中揪起來喜歡的感情滿溢地無法自拔!雖然當時還沒開始看第二季,但光是看著富有詩意的這一景腦中的想像就自動不斷膨脹,對於米奧琳涅的情感以難以言語化的方式滿溢心中。

第13集中的蘇萊塔實在太帥了!在第一季的第7集中米奧琳涅帥到不行,然後第二季一開始就是超級帥氣的蘇萊塔!在第7集和第13集之後還能不被米奧琳涅與蘇萊塔圈粉嗎!


前文說到蘇萊塔終究會戳破「這是保護大家、幫助大家,不是殺人」的自己欺瞞。當蘇萊塔終於意識到「這是保護大家、幫助大家,不是殺人」只是自己欺騙自己的謊言時,想必會很難受吧。但是,認知到「作為暴力機械的鋼彈」這個「事實」的蘇萊塔,會在接受「作為暴力機械的鋼彈」這個「事實」之後,在對於鋼彈甚至是媽媽幻滅之後,就變得肯認這個「事實」,甚至讓自己變成名正言順的殺人道具嗎?我不這個認為。

這裡我想提一下推特上KM桑前幾天的討論。簡單來說,KM桑認為《水星的魔女》想說的是「『選擇』才是最重要的」。在此引用KM桑的話。「我感覺水星的主旨真的就是「善良(good heart)」。某種程度上來說他的故事總隱隱在暗示不管你有多好的頭腦、多強大的力量,如果你沒有一顆善良的心那這一切都是沒用的。強大的力量與強大的頭腦只是讓你在垃圾堆裡成為(短暫的)王者,但無法讓你脫離畜牲道之輪迴」。換言之,比起是否擁有優秀的頭腦或是強大的實力,是否能夠做出「善良的選擇」才是真正重要的事情。而這裡所謂「善良的選擇」,就我的理解,就是「否定現實的正當性」的選擇。不因為現狀是現實,所以就肯認現狀具有正當性。而是正因如此更要「選擇」否定這個現實。

在這點上,米奧琳涅&蘇萊塔和御三家也是對立構圖。身為世界秩序(新自由主義+父權主義)的具象化的戴林格確實是「肯認現實」的代表,但御三家其實也是如此。有毒男子氣概集合體的古爾只知道當惡霸和討爸爸歡心;直到被蘇萊塔拯救之前,即使心有不甘仍然接受「成為資本的免洗筷就是我的人生與命運不然還能怎樣」的4號;想要打倒戴林格等父輩,但其實根本不想真正改變世界,只想奪取現有世界的王位的沙迪克。不管是御三家的哪一人,都是在「肯定現實=框架」前提下進行的選擇。

可是,米奧琳涅與蘇萊塔不同。米奧琳涅與蘇萊塔的選擇是「否定」現實。這點在米奧琳涅上特別明顯。早從第1集開始之前米奧琳涅就想逃離前線殖民地社會,雖然是「逃走」,但仍然是十足的對於父親=世界這個「現實」的否定(所以我才會說米奧琳涅打從一開始就是進める子)。之後更進一步繼承卡爾朵・納博的理念=GUND-ARM真正的理想,這毫無疑問是對於「現實=框架」進一步的否定。米奧琳涅否定現實,是因為對於現實不了解嗎?非也。正是因為了解現實,正是因為親身體會「名為現實的監獄」,所以才會否定現實,不是嗎?或許我們可以說「米奧琳涅的革命」是理想主義者,而「沙迪克的革命」是現實主義者,但很多時候,理想主義者才是比所謂的現實主義者更加冷酷的現實主義者。理想主義者正是因為深知現實已無可救藥,只是複製與再生產現實什麼都改變不了,只不過是繼續製造迫害與悲劇罷了,所以才「否決」現實。不是因為樂觀,所以抱持理想主義。反而,正是因為無法像現實主義者般樂觀看待現實,所以才成為理想主義者。至少,在我的研究領域,正是如此。


雖然登場話數不多,但蘇菲的角色塑造實在很成功。蘇菲想要得到自己想要的事物(符合最低限度的健康且文化的生活,這是身為人類理所當然該享有的基本人權)而投身到弱肉強食的遊戲=新自由主義的遊戲之中,但最後還是只能淪為被真正擁有權力的人操弄然後拋棄的免洗筷。這不是正暗示著,在新自由主義的世界中,即使位高權重者給了你什麼美好的願景,允諾只要參加新自由主義的遊戲而且「足夠努力」最終一定可以如願以償,但事實上參加這場新自由主義遊戲的結果是什麼都得不到,只要自己不斷被別人利用到自己燃燒殆盡為止。唯一要贏的方式,只有打倒這套新自由主義的遊戲規則本身,不是嗎?蘇菲和諾雷雅等人也是被這個新自由主義世界的結構性暴力體制所迫害的人,所以蘇萊塔以及米奧琳涅也會去拯救他們吧!


總之,米奧琳涅與蘇萊塔否定「現實」的正當性,不因為「現實」是「現實」所以就承認其具有正當性。但是御三家則剛好相反。在這一點上,蘇菲與諾雷雅可以說是與御三家屬於同一側。蘇菲與諾雷雅深知「現實」有多爛,然後他們就和被蘇來萊塔拯救前的4號一樣,「雖然現實就是一片爛泥巴,但既然我生在其中,就只能接受,這就是我的人生」。蘇菲和諾雷雅選擇了接受並且承認「現實」,而不是否定它。即使明知自己只是被這個充滿惡意的世界當成用完即丟的道具,蘇菲和諾雷雅還是坐上了鋼彈,成為終有一天會被鋼彈的詛咒殺死的免洗筷,為「現實」的再生產盡一份力。

但「水星的魔女」蘇萊塔和「地球的魔女」蘇菲不同。到目前為止,蘇萊塔雖然一直對自己述說「鋼彈不是殺人道具,而是拯救人性命的希望之光」,但其實蘇萊塔混淆了「應然」與「實然」。結果,就是「鋼彈不是殺人道具,而是拯救人性命的希望之光」這個命題隱蔽了「鋼彈是暴力機械」這個的「實然」存在,使自己無法認識事實的存在。也就是說,到這個到目前為止蘇萊塔藉由相信「鋼彈不是殺人道具,而是拯救人性命的希望之光」是「實然」來欺瞞自己。這是一種自我欺瞞。蘇萊塔要更進一步,就必須克服這個自我欺瞞才行。當然,在克服這個自我欺瞞之時,想必會伴隨著對於媽媽以及對於自己的幻滅。

可是,蘇萊塔會因此在幻滅後而放棄「鋼彈不是殺人道具,而是拯救人性命的希望之光」的理念嗎?我並不認為。在認清事實後=發現自己對於實然的認知只不過是謊言之後的下一階段,不是將「鋼彈是殺人道具」這個「實然」視為「應然」(蘇菲、諾雷雅、沙迪克等人就是這麼想的),而是在認知到「鋼彈是殺人道具」的「事實」的同時,仍然將「鋼彈不是殺人道具,而是拯救人性命的希望之光」視為「應然」,也就是應該達成的目標、必須實踐的理念。區分「實然」與「應然」並不只有克服隱蔽真實存在的意識形態的機能而已,同時也賦予了「應然」獨自存在的意義。而蘇萊塔想必也和米奧琳涅一樣,是不會因為認識到殘酷的「實然」就放棄理念的人,反而,正是因為對於現實的理解越多,越加堅定自己必須否定現實實踐理念的信念。

順帶一提,妮卡.七浦也和蘇菲&諾雷亞形成對照。即使面對殘酷的現實,但妮卡仍然想要成為地球與宇宙的橋樑。妮卡是因為太過天真才這麼覺得嗎?當然不是。而是和米奧琳涅一樣,正是因為深知現實的荒謬,正是因為知曉複製現實是沒有將來的,所以才想要否定現實吧。

蘇萊塔不會成為蘇菲,米奧琳涅也不會成為沙迪克。在由《水星的魔女》愛好者組成的線上學術研究團體「経営戦略科自主ゼミ」的第8回例會中,有同好提出一個非常有意思的觀點。他認為《水星的魔女》的主題之一正是在處理「自由意識是否可能」這個千古問題。古爾是父權主義下的受害者與加害者、從小身處孩子們爭奪大企業繼承人地位的高度激烈生死戰的沙迪克從他的生活經驗上產出了「只有自己站上頂點才有自由」而且為了達成自己的目的可以把別人視為純粹的道具也沒關係的想法、蘇菲與諾雷雅出身貧困的地球,為了符合最低限度的健康且文化的生活他們投身到戰爭之中成為少年兵,但最後終究只是殺人與被殺的棋子。這些似乎都是「自由意識不可能」的例子。但是,米奧琳涅與蘇萊塔卻並非如此。米奧琳涅出身在前線社會的上流階級,卻選擇否定這個父親=世界。蘇萊塔的人生被普洛斯佩拉所操控,但不論是要幫助伊蘭=4號還是要和米奧琳涅在一起,都是蘇萊塔的自主意識自己選擇的結果。綜合上面的討論,我想應該可以說《水星的魔女》對於「自由意識是否可能」這個問題有以下的答案:「確實,人們的意志、選擇往往會被環境等因素所決定,但是,這並不表示基於自由意識的選擇就是不可能的。即使被置於殘酷的環境之中,自由意識仍然有所可能。即使這非常困難。但是,即使困難,也不應該放棄使自由意志有所可能的努力以及對於自由意識的追求」。




接下來來談談《機動戰士鋼彈 水星的魔女》第14集中所拋出的超重要議題:「在娛樂化的戰爭中反戰是否可能?」。雖然我將這個部分的問題意識設為本篇標題,結果談到現在才登場。但總之,我昨天看完第14集後對於第14集激讚不已的重要原因正是這一點。雖然嚴格而言這不是第14集才第一次提出的,早在第12集,甚至早在前傳時「PROLOGUE」就已經在提出這個問題意識了。但在第14集中,透過蘇菲與蘇萊塔的對話,非常明確地拋出了這個問題。

我在這篇文章的一開頭有引用這部分的對話,在此再引用一次。


「是新娘嗎?名叫米奧琳涅的女人?就是為了他才搭上殺人的道具的嗎?」
「風靈才不是殺人的道具!」
「那為什麼風靈會帶著武器呢?是誰製造了暴力機械呢?」
「風靈是媽媽.....媽嗎是到底為了什麼......?」

--蘇菲・普羅涅與蘇萊塔.墨丘利
《機動戰士鋼彈 水星的魔女》第14集「她們的願望」


在《水星的魔女》第二季的一開始,就迎來「鋼彈到底是什麼/鋼彈到底該是什麼」的辯論。蘇菲堅持「鋼彈就是殺人的道具/暴力機械」,蘇萊塔則是將稱「鋼彈不是殺人道具,鋼彈是拯救生命的希望之光」(目前的蘇萊塔還是將實然與應然混同)。對於堅信「鋼彈不是殺人道具」的蘇萊塔,蘇菲拋出了非常犀利的質問:「如果鋼彈不是暴力機械,那為什麼你的鋼彈也會全身都是武器?」。結果,在被質問地當下,蘇萊塔無法回答。在戰鬥結束之後,蘇萊塔用我上面提到的「這不是殺人,我和風靈是在保護大家」來試圖說服自己以及掩蓋被蘇菲所指出的矛盾。

蘇萊塔一方面聲稱「鋼彈不是殺人道具/暴力機械」,但他駕駛的風靈修改型卻是擁有強大火力的優秀戰鬥道具,而且蘇萊塔確實也曾以風靈修改型進行殺人行為。風靈在被普洛斯佩拉改裝之後面目全非,變成了徹頭徹尾的武器。風靈成為修改型的同時也是走在遠離鋼彈原本該有之樣貌的道路之上。風靈不該是殺人的道具,但風靈修改型卻是優秀的暴力機械。米奧琳涅或許在第一次見到被改裝成重武裝MS的風靈修改型時就發現了不對勁,但到目前為止蘇萊塔自己還沒有有意識地明確察覺到這件事。

「如果鋼彈不是殺人道具,那為什麼身上滿是武器?!」。這個蘇菲對於蘇萊塔的提問,可不僅僅只是對於風靈、對於《水星的魔女》之中的鋼彈的質疑而已。它更是對更是對於「鋼彈」本身的質疑。

我們都知道,世人常言道鋼彈系列作品中常常帶有反戰的色彩。確實如此,歷代鋼彈作品中不乏厭戰甚至是反戰色彩鮮明者。可是,我們必須同時注意到另外一件事實,那就是這四十餘年來,不斷有新的鋼彈出現,而且這些鋼彈幾乎無一不是優秀的戰鬥兵器。像是《劇場版 機動戰士鋼彈00 -Awakening of the Trailblazer-》的量子型00-ELS量子型鋼彈般超越「身為兵器的鋼彈」宿命者屈指可數。這四十多年來,不斷有新的全副武裝的鋼彈出現,同時,也不斷出現新的作品,讓這些身為戰鬥兵器的鋼彈以及它們所參與的戰爭以帥氣誘人的方式出現在螢幕或是書本之上。

換言之,這裡出現了一個矛盾。「說是要和平、要反省戰爭,但為什麽又不斷有新的身為兵器的鋼彈以及將這些鋼彈和戰爭以很酷的方式描寫的新作品出現?!」。又一派理論認為,影視作品是不可能真正反戰的,根據他們所言,只要是透過影像呈現,就難以避免將戰爭描寫為具有魅力的事物,而一旦將戰爭和兵器描寫為有魅力的事物,將等於是在削弱反戰的意義。雖然我並不認為「影像作品絕無可能反戰」,但不可否認他們所提出的觀點是很有參考價值的。如果創作者在自己的作品中把兵器和戰爭描寫得很酷充滿魅力,真的有辦法反戰嗎?在將兵器與戰爭描寫的充滿魅力的那個當下,是否就已經是「反.反戰」了?又,即使在作品中注入反戰的意識,那些對於兵器與戰爭描繪為充滿魅力之物的描寫,不會抵銷創作者想要傳達的反戰訊息嗎?

這種質疑當然是直指描繪現實中的戰爭的影視作品。比如說在《西線無戰事》的相關討論中我就有看到這個觀點。雖然鋼彈中的兵器與戰爭是與我們所身處的現實抱持距離的事物(也就是虛構的兵器與虛構的戰爭),但果然鋼彈還是免不了這樣的質疑吧。在把鋼彈、把MS這些實際進行戰爭與殺人的道具描繪得很酷、很帥、讓人想買模型的時候,到底有沒有辦法同時也反戰呢?如果真的心繫和平、有著對於戰爭的反省,那又為什麼總是要把鋼彈描繪為兵器呢?為什麼無法讓鋼彈超越「身為兵器的宿命」?!




「決鬥只不過是不會死人的遊戲吧。MS可是殺人的道具喔!」
「並非如此。鋼彈是要以醫療拯救人的MS!」

--蘇菲・普羅涅與蘇萊塔.墨丘利
《機動戰士鋼彈 水星的魔女》第13集「來自大地的使者」


「到底有沒有辦法又是反戰又描繪娛樂化的戰爭?」這是《水星的魔女》對於既有的鋼彈提出的質疑,同時,也是對於所有「戰爭的娛樂化」的質疑。實在太了不起了。《水星的魔女》真的是很一部很有想法、很有野心的作品。當然,《水星的魔女》自己本身同時也會面對這個問題。可是,至少,《水星的魔女》從第一季開始就嘗試想要超越「身為兵器宿命的鋼彈」。《水星的魔女》從第一季,甚至可以說從前傳「PROLOGUE」時就開始強調「鋼彈不該是兵器,而該是擁有兵器以外的可能性、擁有為人類打開嶄新門扉的可能性之物」。這本身就是相當「反.傳統鋼彈」的。我在「追憶昨日,還是展翅前進?:在《水星的魔女》之後再觀《閃光的哈薩威》」一文與其他地方中提過好幾次,《水星的魔女》具有濃厚的「對於傳統鋼彈的逆命題」的色彩,然後在第14集中更是直接拋出了這個問題:「在娛樂化的戰爭中反戰是否可能?」
※否定「鋼彈=兵器」的《機動戰士鋼彈 水星的魔女》和《機動戰士鋼彈00》都是對於「傳統鋼彈」提出挑戰的鋼彈系列異色作,兩者都是在繼承鋼彈的同時又揚棄鋼彈。某方面而言,《水星的魔女》中對於「鋼彈=兵器」的否定可以說是在《00》中嘗試的進一步延續。順帶一提,我個人最喜歡的鋼彈系列作品除了《水星的魔女》外就是《00》系列,看來我還是比較喜歡「異端」的鋼彈作品。

「在娛樂化的戰爭中反戰是否可能?」當把軍隊、兵器、戰爭描繪成吸引人充滿魅力的事物時,又要如何將軍隊、兵器、戰爭描寫成厭惡之物?這兩種互為矛盾的描寫存在在同一部作品時,前者是否會抵消掉後者的意義?比如說,重武裝化成為徹頭徹尾的兵器的風靈修改型明明就是「風靈墮落為兵器」、「風靈與蘇萊塔進一步被迫成為暴力機械」的象徵,即使理智上明明知道這一點、即使思考上知道風靈修改型是必須被批判甚至否定的存在,但目睹風靈修改型的機械設計與劇中活躍的同時又不自覺地覺得很酷,這兩種想法互相矛盾,「覺得很酷」的後者,是否會弱化風靈修改型作為「風靈與蘇萊塔進一步被迫成為暴力機械」的批判性象徵的意義?《水星的魔女》的故事在讓風靈修改型描繪為「很酷的MS」的同時又將風靈修改型定位為「風靈與蘇萊塔進一步被迫成為暴力機械」的象徵。這兩者的同時存在確實是矛盾(當然,這個矛盾不是《水星的魔女》獨有的),但是,即使面對這個矛盾,《水星的魔女》還是提出了「在娛樂化的戰爭中反戰是否可能?」這個問題。很明顯,《水星的魔女》並不是對這個包含鋼彈系列在內的這個世界上(尤其是對於軍事性事物的危險性特別敏銳的日本)為數不少的既想描繪戰爭與兵器但又想傳達厭戰反戰訊息的作品中存在的內在矛盾毫無自覺。
※當然,即使對於「既想很酷地描寫戰爭與兵器又想厭戰反戰」的內在矛盾欠缺自覺,這種作品也總比世界上為數眾多的只知道美化與娛樂化戰爭和軍隊的大眾文化作品好多了!

「在娛樂化的戰爭中反戰是否可能?」對於這個問題,我目前還沒有一個明確的答案。《水星的魔女》之後會繼續如何面對這個問題,也值得期待與玩味。不過,我是認為,光是「提出這個問題」本身,就已經是相當偉大的事情了。《水星的魔女》真的是一部非常不簡單的作品。我必須在此再提一次,《水星的魔女》真的非常認真地在嚴肅面對「殺人」與「戰爭」,絕不是某些人所說的「輕」的作品。在我們的世界中已經充斥太多因為把戰爭娛樂化結果表面上看起來殘酷但實際上把「戰爭」與「殺人」都變得很輕薄的作品了。《水星的魔女》對於「戰爭」和「殺人」的描寫次數雖然相對較少,但一旦要描寫「戰爭」與「殺人」卻很深刻。正是因為「戰爭」與「殺人」是如此沉重的事情,所以才不能以世間常見的輕薄濫竽充數的方式詮釋。

到目前為止,蘇萊塔繼續用「這是在保護大家,不是殺人」的說詞來說服/欺瞞自己。可是如同がぁら桑在引用的我的推文中所說的一般,即使掠奪與防衛形式上有所差別,但兩者都是戰爭,都是奪取人命的行為。雖然我在很想發揮我身為以立憲和平主義憲法學為方法論的憲法學徒的本領,但為避免被人說怎麼突然插入一堆法學討論太無聊或是「左膠!」聲論滿天飛,我這邊只說個簡短而且對台灣人來說沒那麼激進的版本就好。

即使是「防衛戰爭」,它仍然是「戰爭」,仍然會伴隨將他人生命剝奪、將他人尊嚴踐踏的「殺人」行為,這是無法否定的事情。即使肯定「防衛戰爭」的正義性(正戰論)也必須承認這一點。而且這不是用「這是在保護大家/自我防衛,不是殺人」就能輕鬆合理化的事情。而顯然《水星的魔女》也沒有僅止於「這是在保護大家/自我防衛,所以不是罪惡的『殺人』行為/即使是『殺人』行為也毫無疑問是正確的」這個層次而已,而是會更進一步探討。如果不是這樣,就不用把第12集C-PART描繪得如此血腥與震撼了。這種描寫方式可是和俗濫的賣番茄醬截然不同。如果真的要簡單地以「這是在保護大家/自我防衛,所以不是罪惡的『殺人』行為/即使是『殺人』行為也毫無疑問是正確的」來合理化蘇萊塔的「殺人」,更好的方式是用比較沒那麼血腥的方式描繪。《水星的魔女》這邊故意要引起觀眾的反感,故意要觀眾和米奧琳涅一起接受衝擊,當然不會採取這種即使在現實世界中也被太多人毫無思考就接受的「意識形態」。根據我們日本戰後憲法學的用法,「意識形態」(イデオロギー)是指遮掩事實、隱蔽現實中的不公平不正義構造等等現狀之存在而不被人所認識的虛假意識,在這個定義下,蘇萊塔的「這是在保護大家,不是殺人」論也是一種意識形態。而蘇萊塔目前相信的不區分實然與應然的「鋼彈不是兵器,而是拯救生命的希望之光」也可以說是一種意識形態。但並不表示「鋼彈不是兵器,而是拯救生命的希望之光」是無意義的。當蘇萊塔能夠區分實然與應然並且仍然不放棄「鋼彈不是兵器,而是拯救生命的希望之光」時,這個命題就不再是意識形態了,而是應當前往的「理念」。
※可以參考:樋口陽一『近代立憲主義と現代国家』(勁草書房、1973年)287頁、樋口陽一『近代憲法学にとっての論理と価値』(日本評論社、1994年)15頁以下。




最後我想再提一下我的大本命米奧琳涅.連布蘭。蘇萊塔當然也非常非常喜歡(不然上面這麼有辦法寫出一堆以蘇萊塔為核心的文字呢),尤其是看完第13集與第14集後心中對於蘇萊塔的喜愛又進一步升級,但是,米奧琳涅是大本命級別的,抱歉了蘇萊塔。雖然米奧琳涅在第13集和第14集中出場時間相對少,但不論是第13集還是第14集中的出場,還是在OP還是ED中都耀眼無比!不論是對於蘇萊塔的擔憂、米奧琳涅自己內心的葛藤等等複雜的情緒都詮釋得很好。而且登場畫面都美到不行!雖然我也很喜歡制服姿,但套裝姿的米奧琳涅也是超棒!(請無視身為米奧琳涅腦粉的筆者亂叫)

其中一件很在意的事情當然就是米奧琳涅在經歷過第12集C-PART的事件之後到底是如何看待蘇萊塔了。在第13集結尾遇到普洛斯佩拉時,米奧琳涅的憤怒完全掩飾不住。米奧琳涅當然會對於把蘇萊塔變成殺人者、變成戰鬥道具的普洛斯佩拉感到憤怒。之後普洛斯佩拉要米奧琳涅和蘇萊塔和好,米奧琳涅則直接說「不用你說我也會!」。

在第13集前面的段落中,我們知道蘇萊塔雖然按照約定一天三次發mail給米奧琳涅,但米奧琳涅都沒有回覆。普洛斯佩拉對蘇萊塔說米奧琳涅現在處於難以通訊的狀態所以蘇萊塔才沒有回信,但事實真是如此嗎?我個人有些懷疑。普洛斯佩拉在同一集中先是說自己想見米奧琳涅也見不到,但在第13集的最後卻與米奧琳涅會面了。恐怕米奧琳涅一直都有收到蘇萊塔的來信,只是他沒有回覆或甚至未讀而已。所以普洛斯佩拉才認為米奧琳涅在生蘇萊塔的氣。

可是米奧琳涅真的在生蘇萊塔的氣嗎?我想不會是完全沒有,但現在的米奧琳涅應該對於蘇萊塔抱持五味雜陳的複雜情感。首先,米奧琳涅確實應該有感到生氣,那份怒氣或許也有針對蘇萊塔,但我想米奧琳涅真正生氣的對象恐怕不是蘇萊塔,而是促成蘇萊塔變成這個樣子(讓蘇萊塔成為能夠肆無忌憚殘忍殺人的暴力機械)的其他人,比如說普洛斯佩拉。普洛斯佩拉讓風靈與蘇萊塔變成兵器,米奧琳涅很明顯對於這件事很氣憤。此外,也可能同時也在對自己生氣,生氣自己為何無法阻止蘇萊塔犯下殺人之罪(或許也生氣為何自己無法阻止風靈被改裝成重武裝MS=徹底的兵器),以及生氣自己不知如何面對蘇萊塔。如同米奧琳涅對普洛斯佩拉所說的,「不用你說我也會!」。米奧琳涅其實一直想跟蘇萊塔和好的。

只是,現在的米奧琳涅不知道如何面對蘇萊塔。想必米奧琳涅對於蘇萊塔一定是抱持五味雜陳的複雜情緒。一方面喜歡的感情仍然存在,但一方面又對於蘇萊塔感到恐懼。畢竟,在他的眼前,蘇萊塔親手將一個人以極其殘忍方式殺死後還可以滿身鮮血地露出天真笑容。正義感強烈的米奧琳涅一定一方面認為「殺人」是錯的,但同時米奧琳涅又無法乾脆地否定蘇萊塔。一方面當然是結論上蘇萊塔的殺人行為救了自己和戴林格,但我想不只如此。真正的關鍵應該還是米奧琳涅親眼目睹了蘇萊塔的「殺人」和之後的滿身鮮血的天真笑容(即使殺人後仍然滿不在乎)但又無法真的討厭蘇萊塔。如果能夠單純討厭或許事情就簡單多了,但是我想米奧琳涅就是做不到,也不想那麼做,因為米奧琳涅顯然心中有塊重要的地位是只保留給蘇萊塔的。米奧琳涅理智上知道蘇萊塔的「殺人」是錯的,但因為愛著蘇萊塔,所以又無法否定蘇萊塔。而且,面對即使殘忍地殺人後仍然能夠若無其事的蘇萊塔,米奧琳涅又感到恐懼。

簡言之,我認為米奧琳涅現在面對蘇萊塔的情感可以簡略化為以下:米奧琳涅並沒有「討厭」蘇萊塔,而是不知道該如何面對蘇萊塔。因為,米奧琳涅對於蘇萊塔的情感,同時混雜著喜歡的不得了、宛如直視暗黑深淵所感到的恐懼、心中要求正義與信念的良心對於蘇萊塔的「殺人」的否定、對於沒能阻止蘇萊塔淪為暴力機械犯下殺人之罪的自己的憤怒等等諸多情感同時混在一起,所以現在的米奧琳涅(在《水星的魔女》世界中只過了兩周,而不是三個月!)深陷於心中葛藤之中,再加上又必須擔憂父親的事情,因此現在的米奧琳涅,還不知道到底該如何面對蘇萊塔。

然後,其實呢,在第二季開播之前我對於第12集C-PART的米奧琳涅對於蘇萊塔所抱持的情感到底如何這個問題所自己想像的回答差不多就是上面這樣。所以也有可能是我自己的主觀想像影響了對於第13集和第14集中的米奧琳涅的詮釋也說不定。關於第二季開播前我的米奧琳涅對於蘇萊塔所抱持的情感的想像,我最後也寫成了一篇同人小說「Muss es sein? Es muss sein!」。簡單說就是米奧琳涅雖然愛著蘇萊塔但又因為第12集C-PART的事情而對於蘇萊塔感到恐懼,同時又對於自己感到自我厭惡。這個故事就是旨在描述高潔正直不放過自己的米奧琳涅是如何正視自己心中的恐懼去面對蘇萊塔的故事。


在知曉一切後,米奧琳涅是否會無法再以過去的單純思念看待媽媽的番茄?或許,不論是米奧琳涅或是蘇萊塔,都必須面對自己心中名為「母親」的課題。或許,不論是米奧琳涅或是蘇萊塔,終究必須與心中所想像的完美無瑕母親形象告別。


最後稍微談一下普洛斯佩拉和戴林格一起推動的「寂靜零號」。關於「寂靜零號」,目前我們所知還是相當有限,只知道是透過GUND-ARM技術串聯起所有使用帕梅特的機器的計畫,以及戴林格認為這個計畫可以做到「沒有戰爭與因為失去而悲傷的世界」,而對於普洛斯佩拉來說,則是可以做到「讓艾莉克特.薩瑪雅得到真正幸福的世界」。目前我們不知道「沒有戰爭與因為失去而悲傷的世界」和「讓艾莉克特.薩瑪雅得到真正幸福的世界」是同一個還是不同個,也就是普洛斯佩拉的願望和戴林格的願望是可以相容的呢?還是普洛斯佩拉打算在將來把整個「寂靜零號」搶過來變成自己的?

戴林格會推動這個計劃的原點應該和失去諾特雷德.連布蘭有關。至於實際上要怎麼做呢?我猜想可能是組件起一個只聽戴林格命令的無人機大軍,然後藉此以壓到性的武力震懾整個世界?藉由壓倒性的武力消滅一切所謂的「潛在威脅」與監視世界得到和平?如果真是如此,就如同米奧琳涅與普洛斯佩拉所言,戴林格打算成為「傲慢的神」,而且這個神還是男的。因為這等於是把男性的暴力盡可能極大化,也是父親=世界的進一步極大化。

有意思的是,或諾特雷德與「寂靜零號」的關係。諾特雷德,也就是米奧琳涅的媽媽當初到底構想了什麼?這和戴林格想要做的事情真的是同一套東西嗎?其實我們還不清楚這一點。在此之前,我們只知道諾特雷德是出生於地球的植物學家,培養的番茄成為了米奧琳涅寄託亡母思念的對象,然後疑似在恐怖攻擊中身亡。或許在了解「寂靜零號」的進一步真相後,米奧琳涅心中對於諾特雷德的想像會破滅?或許媽媽沒有自己想像的那麼美好無暇?又或許,在知道戴林格竄改了諾特雷德的構想後(前提:諾特雷德原本的構想和戴林格的版本不同),更進一步想要完成亡母原本的願望?

可是不論如何,我想米奧琳涅都不會簡單就接受戴林格版本的「寂靜零號」計畫的。因為戴林格的版本,應該只不過是父親=世界、名為現實的牢籠的進一步極大化而已。問題在於米奧琳涅是否會接受普洛斯佩拉的版本(雖然我們目前還不知道普洛斯佩拉具體而言到底想怎麼做)?視內容而定,或許暫時會?但我總覺得至少在最終情況下米奧琳涅和普洛斯佩拉應該還是會互相對抗。或許米奧琳涅會採納普洛斯佩拉的部分構想,但兩人在根本上應該是會互相衝突的。

我在「追憶昨日,還是展翅前進?:在《水星的魔女》之後再觀《閃光的哈薩威》」一文中提過,《水星的魔女》其實也是描寫不同的革命之間對抗的故事。在第一季時,我們可以看到「米奧琳涅的革命=女性的革命」vs.「沙迪克的革命=男性的革命」之間的對照。不過目前看來,或許第二季會變成米奧琳涅的革命、沙迪克的革命、普洛斯佩拉的革命之間的三方戰?普洛斯佩拉不單純只是想要復仇而已,更想要改變世界。而且普洛斯佩拉心目中所想的世界,想必和戴林格應該不太一樣。普洛斯佩拉是被戴林格的男性的暴力迫害後放棄了卡爾朵・納博的理念=GUND-ARM真正的理想的人,然後成為無止盡的暴力連鎖的一部分。可是目前看來普洛斯佩拉真正想做的事也不是單純的另一個「沙迪克的革命=男性的革命」而已。在普洛斯佩拉眼中,像是沙迪克和戴林格那種想要成為以壓倒性的暴力支配世界的王者的想法或許只是極其無聊乏味毫無新意可言的男人幻想吧。我想,《水星的魔女》應該會成為米奧琳涅的革命vs.普洛斯佩拉的革命vs.沙迪克的革命的局面。

另外,蘇萊塔和風靈確實是戴林格→普洛斯佩拉→蘇萊塔與風靈這個男性的暴力所開啟的暴力連鎖中的受害者,但是蘇萊塔和風靈應該有著打破這個循環的力量。而且,想必蘇萊塔不會單純地被米奧琳涅拯救,而是和米奧琳涅一起成為「米奧琳涅的革命=女性的革命」的一部分吧。或許蘇萊塔最後必須和媽媽與風靈訣別,雖然痛苦,但或許是為了讓自己進一步前進、真正地前進所必要的吧。許許多多苦難還在米奧琳涅與蘇萊塔未來的道路上等著他們,但這些苦難終究會成為造就他們人生的一部分。




好,《機動戰士鋼彈 水星的魔女》第13集「來自大地的使者」&第14集「她們的願望」的初步觀後感+考察分析就在此告一段落吧。或許之後再看再想或有新發現或新的想法(第一季時就是這樣)。以後如果有新想法就在我的推特或是之後的心得文中再提吧。

《機動戰士鋼彈 水星的魔女》已經變成我的研究考察對象了。有關於《水星的魔女》的一切也是對我而言相當花費時間、心力與精力的事情。除了初次鑑賞時要全心全靈投入外,看完之後也必須花不少時間與精力考察、思考,然後再花時間與心力整理成文字文章。像是這篇文章就從今天早上寫到傍晚。當然多少是因為第二季的第一篇心得所以篇幅會比較多,但昨天初次看完第13集和第14集後確實是非常滿意,真的是非常充實滿足的50分鐘,而如同我文中所言,我也對於這兩集給予很高的評價。當然畢竟是腦粉,或許參考價值有限,不過正因為是腦粉,有些分析應該還是可以賞光一讀的吧?應該吧?

雖然今天也寫了一大篇,但其實關於第13集和第14集所想還是有沒能放進文章中的漏網之魚。最後簡列之。
1. 5號很油,原本太油條應該會成為讓人討厭的角色,但5號的詮釋方式意外讓人感到有趣,結果5號的油條成了第13集和第14集的一大印象深刻之點。另外,5號感覺是可以深入探討的角色。
2. 雀雀在決鬥時PTSD這點好評。這才是真實面對戰爭的反應。
3. 在鋼普拉情報公開後就很在意的鋼沃爾瓦(14集播出後真名才解禁)原來是烏爾魔靈與索恩魔靈的GUND子機!我一開始本來就猜測應該是量產機,不過沒想到是無人機。由母機駕駛員控制的無人機這點也讓我聯想到《機動戰士鋼彈00》系列中由提耶利亞所控制的量產型鋼彈樣的無人機GN-00902 SEM(我也喜歡SEM的機設)。然後,鋼沃爾瓦會不會其實原本是打算用在「寂靜零號」計畫的機體呢?總之沒意外的話鋼沃爾瓦的HG我應該也會買?那個造型頗合我胃口。
4. 有關於OP和ED當然有很多想法,但是一方面整理得還不夠,一方面今天也寫夠多字了,所以有關於OP和ED內容改天再談吧。
5. 風靈的真身就是艾莉這點算是總算應證大家的推測了吧。所以反而沒有很驚訝。沒錯,這個情節確實是很適合作為動漫Youtber吸引人點進去的標題(但是我實在是覺得這樣標題封面劇透有點不太道德,就算要吸引大家點進去也多少盡量不要做到關鍵情節的劇透好嗎?不然點個Youtube進首頁也要被劇透實在感覺很差),也不是說「風靈的真身」是不值得討論的話題(比如說和ED中風靈的動作互相參照就是一個有趣的切入點),只是我覺得第14集有比「風靈的真身」更值得談、更有意思的東西。
6. 總之,我實在是太喜歡《水星的魔女》了。如果繼續寫繼續談一定又沒完沒了,雖然心中的愛得不到足夠宣洩會有些不舒服,但還是先忍耐在這裡打住吧!





是從何時開始的呢?眺望並且出手伸向
一直所仰望的天空的偶像、理想
總有一天,一定能夠向漫天的烏雲
告別
Slash your tears away
不會再逃走了


《機動戰士鋼彈 水星的魔女》第二季OP




-筆者的《機動戰士鋼彈 水星的魔女》心得與考察-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