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主題

【日本怪談翻譯】夜行堂奇譚系列:奏皷夜花

清輝@霜月書斎 | 2023-03-29 12:00:23 | 巴幣 32 | 人氣 689

原文標題: 奏皷夜花
是否經過原作者授權︰是。https://reurl.cc/GeG133
未經授權者,不得將文章用於各種商業用途、轉載


  當我躺在客廳沙發上,慵懶地閱讀漫畫時,聽見了從肚子傳來有如遠方雷鳴般的響聲,我朝窗外望去,發現在不知不覺間,夜幕竟已悄悄降臨。我看了看時鐘,這才驚訝地發現時間來到了晚上八點多。

  我點開手機一看,裡面並沒有來電紀錄。為了買晚餐的食材,大野木都已經出門兩個小時多了,就算再怎麼遲,以鄰近車站的百貨公司來說,有個一小時便足夠來回了才對。

「餓死我了,到底上哪鬼混去了啊」

  我嘗試撥打他的手機,卻只聽見反覆作響的鈴聲,遲遲無人接聽。雖然我覺得既然都不隨手接聽了,還帶著手機做什麼,但仔細想想,自己還更常不接大野木的電話。

  性格急躁的我,比起在這坐以待斃,還不如出門找人去,運氣好的話,還可以吃一餐壽司也說不定,當然,得讓大野木請客才行。

  就在我打著如意算盤,整裝準備出發時,大汗淋漓的大野木回來了。

「我回來了」

「喔喔,歡迎回來,什麼嘛,你也回來得太晚了吧」

  大野木將購物袋放到廚房後,迅速地將袋中的物品放進冷藏室。明明先喝杯冰麥茶,喘口氣也不遲的說。

「千早,今晚天水宮在舉辦夜祭喔,我都忘得一乾二淨了」

「啊啊,所以才那麼晚啊」

「人潮比我預期的還多,非常熱鬧,對了,那邊還有放煙火喔。」

「不是吧!」

  我急忙走出陽台一看,確實在神社的鎮守森林那,正升起了一顆顆偌大而燦爛的煙火。

「真不愧是高層公寓的頂樓,雖然從下往上看時,油然而生的忌妒心,曾令我不禁想一把火燒了它,但此時此刻真的是太棒了。原來當窗戶關著的時候,就幾乎聽不見戶外的聲音了啊,難怪我會沒察覺到。」

「我也不小心忘記了,誰教這陣子總是特別忙嘛」

「我啊,今天要不是休假的話,老早就失蹤去了喔」

「有好好放鬆了嗎?」

「畢竟在開著空調的房間,邊聽音樂,看看漫畫、看看電影,度過了整整一天嘛,精神地很!」

「那就好,千早,要不要就這麼去祭典逛逛啊?我想說在攤位買點吃的回來也不錯」

「那可真有夏日風情啊,不錯欸。大野木,要出發了嗎?」

「好啊,不過至少讓我準備個手電筒」

手電筒?

「等等喔。我們是去祭典玩的對吧?順便買晚餐回來」

「千早,之前不是說過嗎?緣日*的夜晚是很危險的,特別是這個時期,和彼世的界線會變得模糊,當成是工作,不接受也沒關係,就像當作去巡邏這樣」

*緣日:與神佛結緣的日子,通常是神佛降誕,或與誓願有關的節日,神社寺院會選在此日舉辦祭典(廟會)。

「嗚哇,你也太認真了吧,嚇到我了。今天不是排休嗎?好好享受吧!逛一下祭典,欣賞個煙火,買罐啤酒和銅鑼燒回來不就好了,為什麼還要特意去工作啊~」

  啊啊不妙,我腦中只有一股不祥的預感,在盂蘭盆節前的夜祭,要不遇到怪異的機率,可說是微乎其微啊。

「去祭典的開銷都算我的」

「你說真的嗎」

「對,我發誓,而且一開始就買給你最愛的蘋果糖葫蘆」

  這傢伙怎麼知道我喜歡蘋果糖葫蘆的,究竟是從哪聽來的...

「唯一要注意的是,看似無害的傢伙,無視即可。反正各式各樣的東西都混雜在了一起,僅僅看見怪異而已,並不會發生什麼事,再說也正值亡者回歸的時期」

「謝謝。那麼,出發吧」

  電梯中,不知為何,大野木表現出十分雀躍的樣子,而我則是千愁萬緒。真希望他能夠明確地劃分出上下班的分界線。趕緊收拾收拾,看完煙火就回家吧。

  在踏出公寓的瞬間,剎那侵襲而來的夏夜暑氣使我忍不住發出了呻吟,比三溫暖還令人悶熱難耐。

「收回前言,回去吧,會被悶死的」

「多補充水分,邊攝取適度的鹽分就不必擔心中暑了喔。走正門嗎?」

「嗯,要走就走正門進去,那邊的參拜道路上也比較多店家,人潮流速也比較快」

「那麼,就從正門進入,穿過拜殿,在從南門離開,你覺得怎麼樣?境內也有攤販,不管到哪裡應該都充斥著人潮,你認為有哪些需要我們巡視的場所呢?」

「那是指容易出現怪異的地方嗎?」

「是的」

「神社境內,鳥居的另一側,不管哪邊都可能碰到怪異唷」

「即便是神明的居所嗎?」

  原來如此,是從這邊誤會了啊。

  在比肩叠踵等著紅綠燈的人群中,大野木頻頻以手帕擦拭汗水,明明學我將運動毛巾掛在脖子上就好了。

  當行人號誌轉為綠燈時,人潮熙熙攘攘地踏上了通往神社的參拜道路。

「說到神社的結界,比起阻擋不好的東西進入,更多的是防止裡面的東西跑到外界的意涵。所謂的結界,不指有阻斷外界的涵義,我們不清楚危險的東西究竟位於哪側。因為是神社,鳥居的那頭才更危險吧,畢竟,日本的神明當中就存在著不少祟神。」

「也就是說,無路可逃囉?」

「也不是這麼說,只是說裡面比較特別而已,尤其在盂蘭盆節前的夜祭,越靠近拜殿的地方越發危險」

「我懂了,那麼路線順序不變,就這麼通過正門,從南門離開吧。如果見到了什麼異常,不管多細微的事,都請告訴我」

「好~好~」

穿過巨大的石造鳥居,我無意間看到有像是長著翅膀的人正在鳥居上,但眨眼間就消失不見了。即使回頭看,那邊仍空無一物。

「怎麼了嗎?」

「不,沒什麼。啊,蘋果糖葫蘆!說好的買給我喔」

  見到攤販上並排的蘋果糖葫蘆,我的嘴角再也忍不住笑容,任憑別人怎麼說,說到祭典就是得要有蘋果糖葫蘆,沒有蘋果糖葫蘆的祭典根本不是祭典。

「一個就好嗎?」

「一個就夠了,我也想吃吃其他的。啊,那裡,從右邊數來第二個!」

  花他人的錢吃到的蘋果糖葫蘆,比平時更加美味。
  我咯吱咯吱地邊走邊吃著蘋果糖葫蘆,大野木卻竊竊笑了出來,於是我便用手肘戳了他一下。

「怎樣啦,大野木,有意見嗎?」

「不不,只是看你吃得很美味」

「當然啊,我可是挑了好吃的買」

「這麼說來,你確實挑了一會呢,是有什麼不同嗎?」

「這可是大有學問的。說到蘋果糖葫蘆,最糟的就是碰到中間的蘋果不好吃,所以非得是用仔細遴選過的蘋果,並且是由手藝了得的職人所製作的不可」

「這麼一說,我確實沒吃過糖衣中蘋果是好吃的」

「不信,吃口看看吧,一口,只能一口喔」

「好...喔喔,是甜的,真好吃耶」

「要分辨出美味的蘋果糖葫蘆是有訣竅的。首先要挑有氣泡的。有種甜美可口的蘋果種類,叫做『富士』,通常只要糖葫蘆裡有氣泡,幾乎能肯定糖衣中裹的就是『富士』。接著,是挑有耳朵的。」

「耳朵?」

  說著耳朵,我指了指包裹住蘋果糖葫蘆頂端像是翅膀的地方。

「這個越大表示製作者的功力越強。剛才的攤販上不是有位老爺爺和一位年輕小哥嗎?然後呢,年輕小哥作的就沒有翅膀。當中,羽毛最大的就屬這支啦」

「你真的很喜歡呢,蘋果糖葫蘆」

「嘛、這可以說是回憶的味道了。我從小就愛吃這個,雖然我也曾想過,是不是長大以後,就會漸漸變得不愛吃了呢~但果然還是很愛吃啊,大概我會一直吃到壽終正寢為止吧」

  最近的攤販也多了不少種類,總覺得有種異國情調。

「話說回來,在我小的時候,每到祭典就會有馬戲團來」

「欸?馬戲團!」

「嗯,祖父家位在鄉下,每逢緣日就必定會有馬戲團來。雖然是我非常小時候的事了,還記得當時對空中盪鞦韆、柔術表演,看得格外津津有味。然而當我上小學後,不知何時起馬戲團便不再造訪了」

「經你這麼說,我想起曾經好像聽聞過類似帶刀老*的故事,只能在緣日才能目睹的...那個什麼呀,畸形秀?」

*帶刀老:請見「夜師葬送」之章。

「啊啊,畸形秀,即使是常看馬戲團的我也沒看過呢,應該是我父親或爺爺還小時的事了吧」

「我還是小孩的時候,曾經盯上了抽獎攤位上的遊戲機,多番復仇不成,倒是被吞了不少錢啊,不知怎麼的,檯面上的獎品可是一次都沒被抽中過,取而代之的,總是跑出不知道是什麼的商品,那該怎麼說啊,套個公務員的講法,不就是詐欺嗎?」

「就別說不解風情的話了吧。別看我這樣,我也是有過把存了許久的壓歲錢都賠了進去的經驗呢,已經可以稱得上社會教訓了吧。反正成年後就不會再去玩了,我覺得憧憬著那裡販賣的夢想,目光炯炯的少年們,正是抽獎的醍醐味所在」

就在說著冷漠的話時,大野木的肩膀和一名穿著浴衣的女子撞了個正著。

「啊,抱歉」

慌忙湊近一看,那位女子頭上戴著狐狸的面具,看似從前面的盂蘭盆舞會場過來的。

「您沒事嗎?都怪我不小心分神了,真的很對不起」

對方只是點了點頭,站起身準備草草離去。

「請等等,您沒受傷嗎」

正試圖留住對方的大野木伸出了手。

「好了好了,你就別煩人家了,對方也很害怕的吧」

「說的也是,不小心撞到對方是我的錯」

「不,我不是指這個。那是趁盂蘭盆回來的靈魂,放著不會有事」

大野木的臉色就像退潮一般逐漸變得鐵青。

「欸?也,也就是幽靈對吧」

「都說是盂蘭盆了,見怪不怪吧?到了盂蘭盆時期從彼岸回來的。加上這裡可是神社啊。看吧,從剛剛開始到處都能見著戴著面具的人吧。雖然很難說全部都是啦,但趁盂蘭盆回來的故人可不在少數。」

「放,放著不管沒事吧」

「別講這麼不解風情的話嘛,又沒礙著了誰,沒差吧」

「這麼說起來,我曾經聽柊小姐說過,盂蘭盆舞,原本就是要戴面具跳的,為的是和歸來的亡者看不出差別。」

在彼岸或盂蘭盆時期,常能在街道上看見靈魂,至於我,則是因為右眼瞥見
怪異,而左眼就看不到了,所以立刻就能分辨得出亡者的靈魂,然而要是只用右眼看的話,我應該也不會察覺對方是幽靈,活人和祂們之間基本沒有差異。

「話說,煙火好像有分上半場、後半場欸,剛剛看板上面寫的。」

「這樣啊,那麼就趕在後半場開始前,早點結束巡邏吧」

「炒麵和章魚燒呢?」

「結束之後再買給你,總之先工作」

結束之後…大野木話說到一半,前方就被經過的學生群體擋住了,接著,在他們離開後,大野木的身影就忽然消失無蹤,即使我向周圍巡視了一圈,也沒能找到相近的人影。

「…算我拜託你了,喂」

大野木似乎又被捲入什麼怪異現象裡了。



僅僅片刻之間,兩三名學生通過眼前後,千早的身影就消失了,該說不只如此嗎,我感覺自己似乎被捲入到一個非常奇妙的地方。

那裡正在舉辦夜市。燈籠順著道路筆直延伸,燈籠下,形形色色的露天攤販櫛次鱗比。我看了眼攤位名,上面寫的並不是日語,而像是某種象形文字,我完全看不懂,但不知怎麼的,總覺得上面寫著人類的眼睛、舌頭之類的詞。

「這下不好了」

我拍了拍自己顫抖的大腿,總之我先到路邊迴避了,往來的人潮眾多,不閃開點會有危險。然而,要是仔細觀察一下,會發現來往的盡是一些擁有近似人類特徵的畸形,一言以蔽之,就是怪物。

腳邊本該是石板路的地面,現在卻有如夜幕般的漆黑,雖然有踩著地面的觸感,但我完全看不見路上究竟都有著些什麼東西。往露天攤販的深處看去,攤位外是一遍樹林,從樹幹向黑暗發出微弱的白光。

我儘可能地克制自己別驚慌失措,同時思考著找什麼東西遮住長相要緊。

我向夜市瞥了一圈後,發現了一名揹著奇妙面具的瘦小男子。

「那個,不好意思」

「嘿~您想找些什麼嗎」

「那個,請問您有在賣面具的嗎」

「不然您說我還會賣些什麼呀?我只是個做小買賣的面具商。嗯總覺得客人您的臉,好像在哪見過呢,我們是第一次見面沒錯吧?」

「我認為是第一次沒錯」

「嘛、算了。面對貴客,太吝嗇可不行。來,您要選哪個呢?」

就算這麼說,他揹著的不是動物,就盡是帶著痛苦表情的面具,令人有種說不出的詭異感。

「那個,果然還是算了」

「您別說傻話了,只看不買嗎」

「不,只是碰巧沒有我想要的樣式而已」

「等等嘛。您看看這個男人的面具怎麼樣?不惜將戀人送作人質也堅持賭博的男人的面具喔。這張表情不錯吧。還是說這邊這個女人的面具呢?可是五次手刃了親身骨肉、罪孽深重的女人喔,看看這張罪孽深重的表情。什麼?費用之後再給,老闆您滿意再支付就行了」

「不,就說了」

「再說,您是人類吧。難不成您以為得來到這邊的市集後,還能毫髮無傷地回去嗎?在這邊暴露素顏,就相當於將靈魂攤開來給人看,趁被不好的怪異吃掉前,來,戴上這個面具吧,這樣的話,現世的煩惱什麼的都能一掃而空」

遞過來的男人面具,現在也是一副要尖叫出聲苦悶的表情,我感到腦中一陣麻木。是啊,這也是沒辦法的啊。

我緩緩將它貼近臉的瞬間,面具卻被冷不防地抽走了,而我有股宛如從宿醉清醒般的感覺。

「啊!你這傢伙在幹什麼!」

我抬起頭,那邊站著的竟是穿著友禪染*和服的葛葉小姐。她輕輕微笑著,用婉如鈴鐺般空靈的聲音說道「晚安呀」

*友禪染:一種傳統染色方式。

在注視葛葉小姐的瞬間,面具商人的臉色好似雕像般僵住了,好比被蛇盯住的青蛙,喔不,現在的情況應該說被狐狸盯住的青蛙比較貼切吧。

「給我馬上消失,可別再想接近這個人唷?不然,就從頭把你吃了」

面具商急忙搶回面具,像是背後著火般,邊滾邊跑地逃走了。

「許久不見,大野木閣下」

「葛葉小姐,謝謝您出手相助。許久不見,從帶刀老的葬禮以來呢」

「是的,看來您平安無事地回去了,真是再好不過,不過此事歸此事,就這麼繼續聊下去可不好,來請戴上這邊這個面具」

葛葉小姐遞給我的是一個白色的狐狸面具,在手碰觸到的瞬間,總覺得傳來了一股溫暖的感覺

「謝謝,那我就不客氣了」

「您似乎不怎麼警戒呢,明明都知道了我的真身」

「這已經是我第二次被葛葉小姐救回一命了,喔不,至今為止我和千早兩人究竟接受了您多少幫助,我已記不清楚了,我一直很尊敬、信賴著葛葉小姐」

葛葉小姐「呵呵」笑了出聲,為我綁好了面具。

「今天沒和櫻閣下一起嗎」

葛葉小姐是少數以姓氏稱呼千早的人,雖然千早不喜歡被人稱呼姓氏,但還是不情不願地默許了葛葉小姐這麼叫他,兩人認識得比我還久,在我看來,就好像姊弟一樣。

「不,我們是一起來祭典的,只是不知怎麼走散了,而且看來只有我一個人跑到這裡的樣子。」

「被捲進這裡的情形實屬罕見,想要平安回去只能憑運氣了,但只要戴著那個面具的話,想胡作非為的東西便無法接近您了。櫻閣下現在肯定也焦頭爛額了吧,別看他那樣,可是很怕寂寞的,身邊有像大野木閣下這樣的理解者陪著,心理上應該也安心了不少。」

「是這樣嗎」

「是這樣沒錯」

葛葉小姐「呵呵」笑了,隨即指向夜市的方向。

「今宵適逢月圓,御池將化作水鏡,映照出另一側世界的倒影,只需要往池中一躍,便能成功回去了吧」

「真的嗎?謝謝您,葛葉小姐,老是受您幫助了」

「我們有緣會再見的,雖然我也很想一起前往,但由於還有私事要辦,恕我失陪了。對了,請收下這個」
不知不覺間,葛葉小姐正手捻著鬼燈,宛如狐火般微微地照亮周遭,她將其中一粒輕輕放在我手中、握住,接著便消失了,彷彿雲霧般地消散得無影無蹤

我在原地行了一禮後,就朝她所指的方向踏出腳步。

不知走了多久,看來那個夜市所處的位置,恰好是鏡像的神社境內,拜殿和林木的位置也都呈現鏡像的狀態,這麼說來,天水宮境內確實有座很大的御池,我這才回想起來,夏天曾在那舉行過祭神儀式。

池子幾乎呈橢圓形,不合時節的菖蒲沿著御池周圍綻放著。

我悄悄窺視水面,看見了碩大煙火綻放的景象,我連忙抬起頭,結果發現這一側世界的天空並沒有升起煙火,看來這面水鏡只會映照另一側的景象。

「問題來了,該從哪邊回去另一側才好呢?」

直接跳進去就可以了嗎?總知道應該向葛葉小姐問詳細點的。雖然她都說直接往池中一躍即可,但真的從這邊往下跳就好嗎?還是說要從特定的地方跳才可以呢?這可得慎重其事才行。

大概是我顧著自言自語的緣故,此時草木在沙沙作響,有什麼東西正在靠近這裡,我慌張地蹲下身,屏氣凝神,觀察黑暗中的一舉一動,結果看見了三個巨大的身影正逐步逼近。

「聞到了喔。是人類的味道,就在這附近了」

「喂,還不住手。要是被御前大人知道了的話,可是會吃不完兜著走啊」

「哼,那種像是在人類間有了小孩一樣的女人有什麼好怕的,不說這個了,快找,肯定就在附近了」

「呃不,就同那傢伙講的一樣,我也很怕激怒了御前大人,吶~回去吧,人類什麼的隨時都能吃到不是嗎」

「我不管,我不管,我快餓死了,再也忍不住了啊」

收回前言,我一站起來,便奮不顧身地奔向水池。

「喂!找到囉!」

「等等!」

我無視後方襲來的叫喊聲,翻越御池的柵欄,縱身跳入池水之中。

眼前的是一輪在夜空綻放的燦爛花朵。



走三步便會遭逢怪異呢,夜行堂的女店主笑著調侃大野木,但對於身邊的人來說可就笑不起來了。為什麼這傢伙總是容易招惹怪異呢。

我焦躁地都不知在神社境內找過多少遍了,心煩意亂之下,蘋果糖葫蘆也只是草草嚼碎,後半根本沒能好好品嘗味道,因為四處奔波的緣故,肚子也餓了,大汗淋漓感覺糟透了。回程時不去錢湯泡一頓澡、喝杯果汁牛奶可無法令我消氣,而且得讓大野木請客才行。

然而,冷靜想想,大野木之所以容易招惹怪異的原因之一,毫無疑問的就是因為我在的關係。

好比常聽人說:和靈感強的人在一起,就會變得看見幽靈,搞不好沒說錯。能看得見怪異的同時,相對的也會受到對方的影響。看不見怪異的大野木,自然也不會被怪異注視,但是在大野木目睹並接觸了怪異後,早已成為了怪異關注的對象了。


「嘛,雖說職業病令人無可奈何,但他的本性就是太認真了」

我邊喝著剛買的罐裝咖啡,心不在焉地想著。

已經整個人踏進去的我就算了,事到如今也無法回頭了,身體有一半以上都成了怪異那邊的存在。起初只是能從喪失的右臂根部感受到幻肢痛而已,沒想到在不知不覺間,連右眼也變得能一直看見怪異了,拜此所賜,右眼近乎全盲。這樣下去,我遲早也會落到成為那個世界居民的處境。

也不是說會後悔,我本就不認為那是件壞事。在最初的事件中,我就已經參與了殺人的計畫,幫助幽靈咒殺了人類,從那時起,我就做好覺悟了。

「但是,大野木的狀況就不妙了」

應該還來得及吧,只要阻止他接觸到怪異就行了。只要生活在喧囂的市街中,自然就減少了接觸怪異的機會,當然,不能說完全沒有就是了。

那個人從體質上容易招引怪異,倒過來說,就是容易招惹怪異的體質。
「誰叫他是個溫柔的人,甚至到了毫無保留的程度」

大家都仰仗著他的那種溫柔,不論怪異或是人類。

我將喝完的罐裝咖啡投入垃圾桶,再不快一點煙火就要結束了。

等等就差御池周圍沒巡過了。

神社境內的御池因能飽覽煙火聞名,不出所料地人潮洶湧,甚至還能見到自備野餐墊怡然自適的一家老小,我也想像那樣悠哉地看煙火啊。

不禁意間右眼捕捉到了御池水面的動靜,該怎麼形容才好呢,好比在深夜的海上見到的夜光藻,青色的光粒頓時泉湧而出。不過,我的左眼倒是什麼也沒見到。

「不好意思!請借過一下!欸是是,抱歉了」

我撥開人群,總算擠身至最前排時,一顆格外盛大的煙火正好在我頭頂上炸裂,伴隨著嘩啦一聲,大野木忽然站著出現在了池子的正中央,周圍的人不約而同地相繼驚叫出聲。

「欸?什麼啊,那個人」「什麼時候躲在那裡的啊?你有看到吧,忽然就憑空出現了」「在幹什麼啊」「不會是危險人物吧?」「難不成是在穿著衣服游泳吧」

位於眾人交頭接耳的目光焦點 大野木只是失了魂般愣在那裡。

「喂!這裡!在這裡!」

回過神來的大野木羞紅了臉,嘩啦嘩啦地撥著水靠近了過來。

「要逃囉!」

「是!」

警備員不知從哪聞訊趕了過來,我和大野木如同小偷般趁著月黑風高逃走了。要是公務員在這種地方被捕,因此被免職也不在話下吧。

我們兩人在夜晚的市街倉皇逃竄,直到抵達位於近衛湖水渠旁的一座小公園才得以歇息。

「啊~累死我了。不行了,我連一步都走不動了」

「不好意思,給你添麻煩了」

「還真虧你能一個人回來啊」

「多虧了有葛葉小姐幫忙,真是千鈞一髮」

「那個人真的總是神出鬼沒呢。她看起來有精神嗎?」

「是的」

「這樣啊。嘛,對怪異來說,也沒有什麼精神好不好就是了」

大野木頭上戴著白色的狐狸面具。他伸手摘下了面具,放在了一旁。

「啊啊,那個是葛葉小姐拿的,我還打算保管到下次見面的說」

「不,沒有那個必要,你看」

狐狸面具像是融化般地扭曲了,接著,那邊忽然站著一隻小小的白色狐狸,朝著這裡看。

噗咻—,在打了一個小噴嚏後,白狐便跳進了灌木叢中消失了。

「嚇了我一跳,原來那個也是怪異啊。不小心冒犯了」

「難道不是稱作眷屬之類的嗎?」

在不知不覺間,煙火大會也結束了,而且還只吃了蘋果糖葫蘆,不盡人意也要有個限度吧。

「明明是來巡邏的我,反而引發了騷動,真是太丟臉了」

「沒什麼差吧。除了大野木之外都很平靜不是嗎?而且你不也活著回來了」

「可是」

「比起這個,我還只吃了蘋果糖葫蘆而已欸,外加流了渾身大汗。大野木不也滿身水池的腥臭味嗎」

「我無可狡辯」

「所以啦,我們現在就去泡個錢湯再回家吧」

當然,大野木請客。

「請容我同行,順便讓我請你喝杯果汁牛奶」

「就說別這麼熟悉他人的愛好」

「千早再減少一點挑食的習慣比較好喔,畢竟都已經是大人了嘛」

「沒關係啦,就算不吃也不會死」

我們就這樣邊講著無關緊要的話,邊踏上了歸途。

猛然抬頭一望,圓滾滾的月亮正在夜空中閃耀著燦爛的光芒。



譯者註:
  本篇乃基於夜行堂奇譚系列網路免費版所做的翻譯、二次創作。
  至於本系列的章節統整,我想有機會之後再和大家分享吧...這邊先向沒看過前面章節的版友說聲不好意思。前面非本人翻的,暫且不便和大家分享,但您可以從PTT等處查詢到,若有修習日文者,則強烈推薦原文。
  其實本來不太敢翻這個系列,因為須具備夠高的中文語彙能力,我想讀過原文的人應該能理解,但之前偶然看到奇怪的AI翻譯,並有不少跟自己一樣讀不下去的留言,因為讀過原文,從一開始沒幾句就看不下去...在靜觀一段時間後,才決定自己來重翻過,希望有比較好閱讀,以及貼近原文的感覺。
  另外,因為自己以前不太擅長在網路上讀長篇文章,最初是聽136朗讀完這個系列的,
順便推一下,原作者嗣人老師都讚不絕口的朗讀師136先生的朗讀版本:



送禮物贊助創作者 !
100
留言

創作回應

露諾弭向創作者進行贊助 ✦
日本人很擅長把看似平凡的日常生活 結合出一點不一樣的新鮮感
2023-03-30 22:13:25
清輝@霜月書斎
謝謝贊助!! 嗯真的,而且帶入感也相對強烈
2023-04-03 21:46:21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