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染血的手術刀[第三章]消失的行李箱

夢殘魔尊 | 2023-02-16 10:02:27 | 巴幣 0 | 人氣 100

連載中染血的手術刀
資料夾簡介
難纏、有著極強反偵查意識、下手乾淨利落、頭腦清醒的兇手令藍亦云跟慕少澤這兩個天才倍感壓力。在追查真相的過程中,藍亦云一直堅持的信念動搖了......


  經過幾個小時,屍檢總算告一段落了,慕少澤將屍體送回冰櫃後轉身跟藍亦云一同清理解剖台。
  「學姊,等等要不要我去買點吃的?」
  「不用了,我的珍奶還沒喝完。」
  「好。」
  「慕少澤,」藍亦云突然叫住正在收拾東西的慕少澤,試探性的問:「等等屍檢報告可以給你寫嗎?我想再去比對一下第一起案子跟彭婉如命案的關聯性。」
  慕少澤不置可否地點頭答應,藍亦云見狀迅速收好手邊的東西離開解剖室。在路上剛好跟蘇珞撞個正著,蘇珞趕緊問道:「怎樣?屍檢結果如何?」
  「失血過多死的,手腳都有束縛痕跡。皮膚摸起來有點黏同時還有繩索印子,推測是先用膠帶綁住,再用繩子做加強。腹部有穿刺傷,也是唯一致命傷,導致肝臟撕裂、肝動脈和下腔動脈大出血,導致死者休克死亡。兇手就只捅了這一刀,然後等死者死了以後,再裝入垃圾袋封好放進行李箱中棄屍。大概是這樣,之後慕少澤會把詳細的屍檢報告送過去。」藍亦云說完後喘口氣反問:「妳們那邊查的怎樣?」
  聽到這句蘇珞嘴角就垮了:「拉行李箱的人不少,但監視器沒有拍到任何一個拉著墨綠色行李箱的人進男廁,那個行李箱就好像憑空出現一般。」
  「沒有拍到?」藍亦云皺眉。
  「對,沒有。我們重看好幾次了都沒有。所以,小云啊,要不要一起看?」蘇珞狡黠一笑:「拜託啦藍大法醫!借妳那過目不忘的腦袋用用。」
  藍亦云嘆口氣,被蘇珞歡樂的拉走了。
  
★★★
  
  電腦前,蘇珞將上午的監視器畫面調出來,並把座位讓給藍亦云。藍亦云閉眼幾秒,然後睜開眼聚精會神地看著開了八倍速的畫面。看到上午七點零七分的地方時,藍亦云飛快按下了暫停,又倒回去重看了一遍,接著跟站在身旁的蘇珞說道:「找到了,這個拖著紅色行李箱、穿西裝的男人,只有進去的畫面,沒有出來的影像。」
  「我看看!」
  「等等,還有後面,這個穿黑色帽T的男人,沒有進去,只有出來的影像。」
  「可是,行李箱顏色......」蘇珞突然會意過來:「兇手在行李箱外層罩了一層防水套?!」
  「我想是的。」藍亦云凝重的點頭。
  「潘翰宇!」蘇珞扭頭朝辦公室不遠處的副隊大喊:「快查這個西裝男跟帽T男怎麼來怎麼走的!」
  潘翰宇聽後急忙走回自己位子上帶著幾個刑警開始動作。藍亦云跟蘇珞道別之後便離開偵一隊的辦公室往上走回三樓法醫室。還來不及喘口氣,藍亦云馬上投入比對四起案子的相似度與關聯性裡。不知不覺間已經過了晚上七點四十分,藍亦云疲倦的直起身,才發現整個法醫室裡只剩她一人,不過慕少澤的檯燈還亮著,但不見人影。藍亦云沒有在意,只當忘記關了,轉頭繼續埋首在案件之中。
  此時,視線內突然伸出一隻骨節分明的手,將一塊上頭點綴著鮮紅櫻桃的乳酪蛋糕放在桌上,動作輕的像是怕打擾到她一樣。藍亦云疑惑的抬頭一看,只見穿著黑色長版大衣的慕少澤正站在自己桌前。
  「學姊,我剛去買飲料,碰巧看到蛋糕店買一送一,想說反正學姊也還沒吃晚餐,就帶回來了。」慕少澤生疏的解釋。
  「這樣啊,謝謝你。改天我請你飲料吧。」
  「不用了學姊,這個真的是買一送一啦!」慕少澤連忙推拒。
  「隨你喜歡吧。」
  此時,法醫室的門打開了,同樣還在加班的蘇珞手中拿著一張卡片低頭走進來,邊走邊喊:「小云妳快來聽這個!」。辦公室內的兩人齊刷刷望向她。
  「小云這個......」蘇珞一抬頭,才看到慕少澤也在,尷尬的打了招呼後繼續說道:「鑑識組在死者皮夾內發現一張錄音卡片,但沒採集到指紋或其他東西。」
  「打開聽聽。」藍亦云不慌不忙的下指令。
  蘇珞按下按鈕後,死者鄭容飛恐懼的聲音傳來,他聲音顫抖的交代自己當年的作案動機、手法以及選擇目標的原因。音頻到這邊就結束了,三人均陷入沉默。
  半晌,藍亦云對蘇珞說:「併案吧!這兩件案子的兇手是同個人。」
  「哪兩件?」
  「去年的陳力俊芭樂園裸屍案跟今天這個鄭容飛的案子。」
  「為什麼?哪邊一樣?」
  「首先,芭樂園裸屍案跟彭婉如命案相關,而鄭容飛的案子跟2019年的鐵路警察刺殺案有關。你們看這個,」藍亦云拿出四張資料指著其中兩張照片說道:「這是當年彭婉如命案的屍體照片,另一個則是去年芭樂園裸屍案的,這兩具屍體的傷口位置跟角度幾乎可以說是一模一樣。陳力俊的DNA我拿去跟彭婉如命案現場遺留的DNA比對過了,陳力俊就是當年殺害彭婉如的兇手。」
  「你們再看這邊,」藍亦云指向另外兩張照片,面色凝重:「這是鐵路警察李丞煜跟鄭容飛屍體的傷口位置,同一個地方,同一種凶器,同一種死法。蘇珞妳說,這還能不併案嗎?」
  蘇珞聽完倒抽一口涼氣,問:「所以,這不是單純的模仿案,反而應該說是經過精密計算後的復仇?」
  「蘇珞,我們要找的兇手,肯定精通人體構造、懂醫學,手極為靈巧,並且知道一些只有我們才知道的內部消息。可能患有精神疾病,或是親朋好友中有人罹患精神疾病,甚至自己就是精神科醫護的圈內人。」藍亦云一臉嚴肅:「這次的對手,比以往都更加危險。他不僅頭腦清晰的策劃整起案件,在脫身的部分也下足功夫。我甚至覺得,只要他想,我們連有用的線索都找不到。」
  「瘋了這人。」蘇珞搖頭。
  慕少澤清冷的嗓音突兀地響起:「我倒是覺得這個兇手很好。」
  蘇珞跟藍亦云錯愕的轉頭看向他,只見慕少澤唇角微揚,不慌不忙的說道:「這個兇手正在替天行道,不是嗎?」
  「怎麼可以這樣?私刑正義才不是正義......」藍亦云剛想開口就被慕少澤打斷了。
  「彭婉如命案是懸案,鐵路警察刺殺案因為兇手有思覺失調所以判無罪。而現在,這些司法無可奈何的不法之徒全死了,這不是大快人心嗎?」慕少澤說的理所當然。藍亦云甚至有一瞬間在慕少澤溫和的眼眸中看到一絲狠戾,快到她以為自己產生了錯覺。
  「可是也不能用這樣的方式啊!這可是犯罪欸!」藍亦云站起身反駁。
  「那學姊認為,應該怎樣最好?」慕少澤看著藍亦云,眼神中帶著戲謔。
  「當司法無法維持正義時,我們還有遵守的必要嗎?」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