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染血的手術刀[第二章]整齊

夢殘魔尊 | 2023-02-12 22:02:22 | 巴幣 4 | 人氣 83

連載中染血的手術刀
資料夾簡介
難纏、有著極強反偵查意識、下手乾淨利落、頭腦清醒的兇手令藍亦云跟慕少澤這兩個天才倍感壓力。在追查真相的過程中,藍亦云一直堅持的信念動搖了......

  

        夜幕降臨,一個黑色人影閃進一棟沒有燈光的建物裡。他步伐穩健,擦得發亮的皮鞋在地上發出叩叩聲,對於被囚禁在走廊盡頭房間裡的人而言,彷彿前來催命的黑白無常。
  別過來別過來!他不停在內心祈禱。腳步聲在門口停下,緊接著就是開鎖跟轉動門把的聲音。他還是來了!
  戴面具的男人走到被綁在柱子上的人面前居高臨下地盯著他,白色笑臉面具後的目光深不可測。
  「我、我可以給你銀行卡密碼、求求你別殺我!求求你!」那人哆哆嗦嗦哀求著。
  男人沒有說話,而是從包裡拿出了一張相片放到那人眼前。只一眼,那人的瞳孔明顯一縮,身體劇烈抖動起來。
  「我、我、我就是心情不好才、才拿刀的......我真的不知道他是大人您的朋友啊!要是知道我也不會......您大人有大量拜託放過我吧!求求您!」
  「把你當年的作案動機、過程等,全都老實交代。」男人面具下的眼神狠戾的讓人害怕。
  「我說!我說!別殺我!」那人連忙將前因後果鉅細靡遺的說了一遍。
  聽完之後,男人從包裡掏出一柄跟那人當年作案時一模一樣的紅柄嫁接刀放到一旁的桌上,接著開始穿上特製雨衣。一切都準備好後,男人拿著嫁接刀緩緩來到那人面前,那人褲子無法控制的濕了。
  男人低沉好聽的嗓音傳來:「如果放過你,那誰來放過李丞煜呢?當初在台鐵上時,你怎麼不放過他呢?」
  「我不知道會這樣啊......對不起、對不起!」那人面容扭曲的哭了。
  「沒事,這些道歉......」男人一刀捅進那人的腹部,輕聲說道:「你親自下去跟他說吧!」
  待那人徹底死透後,男人把屍體裝入黑色垃圾袋中,封好袋口再放入一個大行李箱中,拉上拉鍊,拖著行李箱消失在夜色裡。
  隔天,太陽依舊毫無作用的掛在天上。大清早的法醫室裡只有敲擊鍵盤的聲音,是個寧靜的早晨。近中午時,法醫室冷不防地響起尖銳的鈴聲,慕少澤迅速接起電話,在對答幾句掛斷後,輕輕搖了下藍亦云的椅背。
  「學姊,剛剛警方那邊來電說在高雄火車站B1F西側那邊月台的男廁發現一具屍體,要我們過去。」
  「知道了。」藍亦云起身抓了工具箱就走,慕少澤連忙上前要拿,被藍亦云拒絕了。
  「我拿就好,你開車,分工。」
  「好的學姊。」
  很快,大約十五分鐘後,兩人就出現在現場了,雖然不是上班的尖峰時段,不過黃色封鎖線外還是圍了不少看熱鬧的民眾,大家看到藍亦云後小聲的議論起來。
  「欸法醫都來了欸!死人了啦!」
  「女生當法醫喔?不會怕嗎?這樣有人敢娶喔?」
  「幹別擋!我在拍限動啦!命案欸!」
  慕少澤聽後是真的想把屍體直接貼到那名少年手機上,拍?拍個毛線!尊重兩個字不會寫啊?還有,憑什麼女生不能當法醫?女生就一定要嫁人才是正確的路嗎?慕少澤搖搖頭,現在到底是幾世紀啊?居然還聽得到這種話。
  負責這個案子的小隊長是藍亦云的高中同學——蘇珞。蘇珞跟藍亦云打了個招呼,藍亦云則詢問現場情況。
  「是中午的清潔人員發現的,說這個行李箱一直放在這邊,想送去失物招領但感覺很沉,打開看到這樣就馬上報警了。剛剛我先叫他們去調監視器畫面了。」蘇珞指了指靜靜躺在廁所地板上的黑色大行李箱,裡面放了常見的黑色垃圾袋,垃圾袋裡鼓鼓的。
  「我看看。」藍亦云戴好手套拿起剪刀小心剪開袋口,飄出的濃厚血腥味連見多識廣的蘇珞都忍不住閉氣退了半步。藍亦云則面無表情的將袋口撐到最大,可以看到屍體是被摺疊後塞進行李箱的。
  藍亦云邊查看屍體邊對慕少澤說:「慕少澤,裝屍袋帶回解剖室吧!」結果等了半天都沒回應,抬頭一看,只見慕少澤拿著死者的身分證在沉思。
  「怎麼了?」藍亦云站起身問道。
  「學姊,這死者的名字好眼熟,妳有印象嗎?」慕少澤將死者身分證遞給藍亦云。藍亦云接過後微微蹙眉。
  「這個死者好像是......」藍亦云拿著死者身分證給蘇珞看:「蘇珞,妳看這個名字是不是跟四年前那個鐵路警察被殺案的兇手一樣?」
  蘇珞在腦中回想了一陣,然後指著死者身分證說道:「對!就是這個名字!」
  蘇珞當即轉身吩咐身後的員警去查2019年刺殺鐵路警察的兇手鄭容飛這一個月的行蹤。「還有什麼資訊嗎亦云?」蘇珞看著藍亦云問道。
  「蘇珞,我現在只能說它很可能死於失血過多,其他的還要等我回去解剖後才能告訴妳。至於到底是不是鄭容飛,等DNA比對結果出爐就知道了。」
  「好,麻煩盡快。」
  藍亦云點頭,招呼慕少澤一同將遺體打包裝入屍袋帶上車。
  回去的路上,藍亦云看著窗外問道:「慕少澤,你有沒有覺得這個現場有點怪?」
  「整齊。」慕少澤邊回答邊打了方向燈左轉。
  「對,整齊,跟芭樂園的案子一樣。我有預感,我們的對手,跟之前那些很不一樣。」
  「......」慕少澤沉默了,他明白這代表什麼。
  回到地檢署後,兩人直奔解剖室。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