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換
舊版
前往
大廳
主題

【閱後簡語】文學少女(7)(8)-邁向神境的作家

子葉 | 2023-01-11 00:18:33 | 巴幣 2 | 人氣 153

節錄:
  「就像神從天降下的雪白糧食,能夠填滿空癟肚子,甜美清淨的故事……結衣小姐總是這麼說。遠子學姊和文楊先生一直都用結衣小姐寫的故事填飽肚子,所以,肚子空癟的人是妳--叶子小姐。結衣小姐期望寫出的故事,是要呈獻給妳的。」
   叶子小姐呻吟似地說:「這只是你個人的『想像』。」
  「是啊,的確是這樣。但是遠子學姊和流人都拼命鼓吹我寫小說,流人說我寫的故事跟結衣小姐的很像,所以要我代替結衣小姐而寫,為此他不擇手段,差點還做出犯法的事。他會這麼拼命……都是為了妳。」
  我想起在我家門口哭泣的流人,心裡就痛如刀割。我無法原諒流人的行為,但流人也是因為受盡煎熬、因為想要拯救重要的人。
  叶子小姐悲痛地大叫:「可是你已經不再寫小說了吧!你已經放棄寫作了吧!結衣也是,她跟天野結婚以後就放棄了當作家的夢想,也沒再給我看過任何故事。結衣寫的東西,全都是屬於天野的!在結衣遇見天野之前,我一直都是結衣的讀者啊!但是她一找到新的讀者,就視我如敝屣啊!」
  無處宣洩的感情奔流發出呼嘯,朝我席捲而來。
  高壁崩毀,封鎖其中的情感滔滔不絕地溢出。
  叶子姊終於吐露真實了。
  在這九年之間--不,從結衣小姐認識文陽先生以來,叶子小姐一直懷抱著受到背叛的傷痛。
  臉孔猙獰扭曲、忘我叫喊的叶子小姐,彷彿跟發現遠子學姊謊言的我重疊,也跟在風雪狂舞的屋頂上痛批我的美羽重疊。
  我終於懂了。

  叶子小姐是被作家背叛的讀者。

  因此她自己當上作家,進行復仇。已經沒人會為她寫故事了,所以她只能自己寫。就像為了治療自己的饑渴,她只能不斷寫下去。
  「我從一開始就不怎麼喜歡結衣寫的小說,但她從國中時代就一直纏著我,對我裝出親暱的態度--而且她毫不害羞地說,如果我們可以永遠在一起就好了,還要我讀她寫的那些粗劣故事……
  她說她最喜歡的人是我,可是她第一次拿原稿去給天野的那天,還專程跑來我家,紅著臉嘮嘮叨叨地說她碰到一個多棒的人,從此之後她每次見到我都是在說天野的事!
  叫人家幫她看稿子都是藉口,結衣只是想見天野罷了。
  天野也一樣,他明明說結衣寫的東西是鬆散的故事,沒有任何商業價值,卻還是一直跟她見面,他的目標打從一開始就是結衣啊 !」
  叶子小姐眼中閃耀著憎恨的光芒,這份激情令我看得說不出話,整個室內像是颳起了暴風。
  「那男人叫結衣當他一個人的作家,我寫稿子的時候,他還會坐在一邊悠閒自在地吃鷗外或是托爾泰的小說,完全沒把跟我見面的事告訴結衣。但是,結衣還是跟天野結婚、生了孩子,還開開心心地逐一跟我報告,對我炫耀她的幸福!」
  「……妳是因為不能原諒她,才跟文陽先生犯下大錯吧?」
  叶子小姐自嘲似的扭曲嘴角。
  就像她告訴我結衣小姐墳墓所在的寺廟地址那時一樣。
  就像她喃喃說著「如果那孩子也不再回來就好了」的那個時候。
  她的眼中積聚洶湧的恨意。
  「不,我是要讓結衣知道,她如此珍惜的幸福就像她寫的故事一樣,只不過是幻影。我要讓她知道,她的丈夫是會在妻子懷孕時跟其他女人出軌的下賤男人。」
  遠子學姊垂下睫毛,像是快要哭了。
  我想起她笑容滿面談論著父母時的模樣,也難過得幾乎喘不過氣。
  照片中的文陽先生和結衣小姐看起來明明是那麼恩愛的夫妻,為什麼文陽先生會跟叶子小姐犯下那樣的罪過呢?
  「我出門蒐集資料時,叫天野來金澤的旅館,他立刻丟下結衣過來了。
  我問天野,他的作家到底是我還是結衣?還跟他說,如果他今晚回去結衣那裡,我就再也不寫小說。」
  天野文陽的作家,到底是叶子小姐還是結衣小姐?
  一個是能實現文陽先生理想的人,另一個則是他不可或缺的日常生活。
  這兩位完全相反的女性,哪一位才是文陽先生最重視的人呢?
  「天野沒有回家。他面帶微笑說『如果能夠成為妳寫作所需要的糧食……』,然後背叛了結衣。」
  在那時候,文陽先生流露的是怎樣的笑容呢?


---------------(中略)------------------

  在天文台的那天,遠子學姊交棒給我了。
  她朝我微笑,就像在說「來吧,接下來輪到你」,鼓勵我對美羽說出最重要的告白。
  這次,換我把棒子交給遠子學姊。
  我我著遠子學姊的手,她猛然一顫,轉頭看我。
  我懷著誠摯的祈望,牽著困惑地的遠子學姊,微笑地說::「來吧,叶子小姐。結衣小姐託付給遠子學姊的故事,妳一定有辦法解讀出來、加以想像,然後將它完成吧?因為妳是作家啊。」
  叶子小姐的肩膀虛弱地搖晃,眼底浮現的空虛和渴望已經強烈到掩飾不住了。
  我露出笑容看著遠子學姊,遠子學姊的眼睛睜的渾圓。我將她的手輕輕拉向叶子小姐的方向,她的唇邊滲出笑意,然後漸漸擴展,洋溢到整張臉上。
  我回應似的點點頭,遠子學姊也點了點頭,放開我的手,走近叶子小姐。然後她依然帶著微笑,以柔和的聲音對叶子小姐說:「阿姨……我會一直叫妳『阿姨』,是因為媽媽要我這樣叫的。她說『阿姨是小媽媽的意思,小叶就是遠子的另一個媽媽喔』。」
  叶子小姐的臉上浮現震驚,表情像是要垮下般地扭曲。
  「媽媽後來察覺生下我的其實是叶子阿姨,所以想要告訴我,阿姨才是我真正的媽媽。我晚上醒來時,經常會看到媽媽注視著紫色小罐子自言自語說『小叶,對不起』。」
  叶子小姐的表情越來越緩和了,她的嘴唇顫抖、眉梢下垂。
  結衣小姐並非只會把自己封鎖在夢中世界的軟弱之人。
  或許一開始真是如此,但她後來就自己發覺了真相,為此苦惱不已。即使如此,她依然把一切埋藏在心底,露出溫馨的笑容。
  就這樣,她把對叶子小姐的愛全都灌注在遠子學姊身上。
  為了終有一天能把遠子學姊還給叶子小姐。
  她是如此堅強的人。
  「我仿造媽媽的語氣寫信,並不是信口胡謅,那些全都是我親眼所見,以及媽媽告訴我的事。媽媽最快樂的時候,就是一邊翻著相簿一邊談著阿姨的時候,她總是對我說,小叶事她最好的朋友,從第一次見面開始她就好喜歡、好憧憬小叶。」
  遠子學姊吐露出溫柔、甜美的話語。
  清靜的嗎哪閃耀著潔白光輝從天落下。
  「媽媽一直很煩惱是不是自己奪走了阿姨的幸福。她常常不安地看著阿姨,不是因為忌妒,而是因為很擔心阿姨啊。」
  叶子小姐渾身顫抖地聽遠子學姊說話,就像全力閱讀深愛之人留下的故事,她的眼睛已經泛紅帶淚。
  「媽媽在死前的半個月左右,有一次緊抱著我哭泣。那時媽媽說……」
  遠子學姊的眼睛也盈滿淚水。
  但她依然掛著溫和的微笑,發出深透人心的溫柔語調--以神似小叶小姐的容貌和彷若結衣小姐的語氣和眼神--傳達出來。
  「那時媽媽說……如果小叶能夠注意到有很多人愛著她就好了,如果小叶能夠看見小劉的心意就好了,如果小叶能讓小流叫她媽媽就好了。」
  結衣小姐想要傳達的話語,就是小叶小姐絕非孤獨一人。
  還有,只要叶子小姐願意,就能得到家人……
  遠子學姊朝叶子小姐伸出手,她攤開的手心裡有一張像櫻花花瓣的淡紅色紙片,那是遠子學姊撿起的信件碎片。

  『給小叶』

  柔美的字跡這麼寫著。
  遠子學姊凝視著叶子小姐的雙眼也同樣柔和而澄澈。
  叶子小姐的臉上閃現火花般的糾葛,顫抖的手往遠子學姊慢慢伸去。兩人的手相互交疊,叶子小姐的唇中透露了硬擠出來的低語。

  「……遠子。」


大綱:
  擺脫了過往的創傷,心葉抱持著憐愛的心情正式與七瀨交往;而減少與準備應考且即將畢業的遠子見面機會讓心葉內心有股別離外的悲傷。
  
  在心葉意外和前編輯見面並談到不會再次寫小說,只想和女朋友一起做個平凡人後,遠子突然來訪的責難讓心葉明白,這位拯救自己、引領自己前進的恩人,最一開始便欺騙了知道自己為名作家身分的事實,且別有目的。背叛感讓心葉與遠子決裂,與此同時,流人不再單純干擾、破壞心葉與七瀨的戀情,指責心葉身為「遠子的作家」,必須去了解她,而自己將不惜一切代價讓心葉繼續寫作。

  在流人的設計下,心葉得以認識流人的母親、遠子的養母,且是知名作家的櫻井叶子,並拜讀了叶子如同自傳故事的《悖德之門》,粗略得知遠子家那三角戀的過去。

  流人連番兩次欺騙心葉遠子出事需要他雙約與七瀨的約會,更甚在校園將七瀨拖至無人的圖書館性侵未遂,在流人逐漸瘋狂與崩潰的邊緣,七瀨與心葉的戀情也暫緩了步調。因為當事人雙方都已明白,心葉的心裡正被遠子的難題所困擾著,且優先於一切。

  遠子希望心葉寫作的真正心願是什麼、遠子雙親的死亡與叶子小姐是否真如她的小說中一樣是自己毒殺的?流人為何在看到過往一張全家福照而崩潰?

  在流人終於如願,被愛戀自己到願意殺了自己的竹田捅了一刀住院後,心葉與遠子一同請求叶子去醫院探望流人,也在這刻,明白文學少女--天野遠子心願的心葉,靠著「想像」釐清過往的疑點,突破叶子隱藏的秘密,並讓遠子的心願、遠子媽媽的心願,成功傳達到叶子心中。

  遠子家的難題結束後,心葉也結束了與七瀨短暫的戀情。振筆疾書寫的第二部小說『文學少女』,傳達自己真正的心意給遠子學姊,卻被鼓勵該拿去投稿出版社而拒絕。
  
  遠子和父親一樣,以文學少女和編輯的身分,即便扼殺自己的情意,避免心葉過度依賴自己而停止成長,用占卜師那可笑的戀愛災星預言作為藉口選擇離開。

   多年以後,出社會成為作家的心葉,將自己化身那可笑戀愛災星預言的主角,等待即將登門拜訪的新任編輯。  


簡語:
  文學作品的有趣之處,就在每隔一段時間、人生歷練後,重新讀過後都會有不一樣的體悟。雖然主要基調還是認為某些劇情上的安排過於刻意而顯得人物動機有些神經病就是了(笑)。當然世上本就有各類的人,但那實在不好讓人有帶入感,流人這負責劇情推進的角色剛好是最為醒目的一個。

  如果心葉的主線劇情是,過往因天真的盲目推崇他人,而導致他人受傷、復仇,最後在得以相互理解,彼此和解並成長。遠子的主線就相對簡單多,渴望母愛的孩子,希望能被正眼對待同時,也希望拯救陷入《窄門》的母親能得到救贖。重讀一遍,撿回「喔!原來結局是如此」感覺的我而言,揭穿這位如書名副標所形容的邁向神境的作家心房,是能感動的。
 
  七瀨的戀情失敗,在多年後重讀後,便不再感傷。與主角心意從未在同一條線上是一點,最重要的是個性偏軟弱的心葉個人實在是喜歡不起來啊!所以能在苦戀已久的戀情開始即告吹,也是種好事吧。這種和青少年時期閱讀後截然相反的想法,就是成熟的味道吧(笑)。 

  由於是上下兩集,這次節錄的也長了些,算是文學少女的破題橋段。當然,這種角色得以成長、救贖的部分也是私心較為喜歡和共鳴,所以才選擇這段;若是過去,可能會選心葉與七瀨或遠子甜蜜的互動橋段來滋暖內心吧。

本篇總計八集(其實應該扣掉其中一集番外篇),只要能忍住邊吐槽誇張角色行徑和著重在心葉與遠子兩人的主線劇情,還是值得一看的,雖然做為校園解謎同時帶點戀愛的輕小說來看,會很難認同這分類,不過獨特的人設,和宛如內心詛咒的重複獨白,還是在眾多作品中獨樹一格。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