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主題

2022年年終紀事:2022年度最優秀作品個人評選

迫水未來 | 2022-12-31 20:52:24 | 巴幣 1308 | 人氣 442

很快地,時間又來到了12月31日,2022年已經不剩幾個小時了。果然人的主觀時間前進速度和歲數的增加呈現正關係。

幾乎每年我都會在巴哈小屋慣例寫篇年終紀事。今年其實也有不少事可以寫,但怎麼寫大概都會很黯淡,不論是我個人方面的事情,還是整個時局的發展。雖說最近幾年每年的年終紀事都灰灰暗暗就是了。總之,今年我想稍微寫點不一樣的。今年,我想藉由發表個人的2022年度最優秀作品個人評選的方式,來當作今年的總結文。

不過話得先說在前,這個最優秀作品評選純粹是個人滿足而已,大概毫無參考價值可言。一來是我做成評選的基礎可不只是個人對於作品品質如何而已,還會加上相當大比例的個人喜好因素。也就是說,這個評選與其說是「2022年度最優秀作品」,倒不如說是「2022年度最優秀且最喜愛作品」或是「2022年度最喜愛而且也很優秀作品」的評選。二來,今年我其實也沒有看很多作品,所以以下的評選也不是什麼看了很多之後層層嚴選出來的東西。純粹就是我個人的喜好而已。

2022年度最優秀作品個人評選,各部門名單如下:

.電影(寫實)部門:《西線無戰事》(2022年版)
.小說部門:Arkady Martine《名為帝國的記憶》&《名為和平的荒蕪》
.動畫電影部門:《銀河英雄傳說 Die Neue These 激突》
.電視動畫部門:《機動戰士鋼彈 水星的魔女》
.遊戲部門:《OPUS:龍脈常歌》

稍微說明一下。雖然嚴格來說《OPUS:龍脈常歌》是2021年推出的,但是我在Steam買的《OPUS:龍脈常歌》安裝好了就一直沒動,我實際玩的反而是後來才推出的Xbox版本。Xbox版《OPUS:龍脈常歌》是今年才出的,所以我就算成是2022年度囉?至於為什麼電影要拆成動畫和寫實兩個部門和為什麼動畫要拆成電影和電視兩個部門的原因,其實就是上表三者都想列出來,實在是無法犧牲其中一個,所以就以這種方式並列了。雖然說嚴格而言《銀河英雄傳說 Die Neue These 激突》不是電影,但它是以電影院期間限定上映方式推出,所以就把其算入動畫電影部門囉?而且這樣就不會和《機動戰士鋼彈 水星的魔女》打架了。至於《銀河英雄傳說 Die Neue These 策謀》我還沒看,所以就先不列了。

至於為什麼只有這幾個部門?其實就只是其他部門看得更少而已。只是今年推出而且我又有看到的電視劇之中剛好沒有特別喜歡的而已。特別想拿出以評論之名批鬥一番的倒是有,就是《茶金》。不是戲劇製作品質的問題,而是《茶金》其把「資本的自由」和「自由民主」畫上等號的作品精神實在太令我感冒了。《茶金》裡面最常出現的「人權侵害」是「國家介入經濟」,而且不只一次在說「什麼是真正的自由民主」時直接把「資本家的自由」當成答案。當然,與其說是粗暴,倒不如說是《茶金》的製作很巧妙。《茶金》巧妙地抓住了「自由民主對抗專制極權」這個國家主義戴上民主主義面具的官方敘事的精神,某方面體現了新自由主義時代的時代精神。於是乎在《茶金》的世界中,「台灣人的自主性=自由民主=資本家的自由」等式成立,主張國家應介入經濟的就是缺乏自由民主精神又打壓台灣人自主性的三合一國民黨壞份子。

至於漫畫方面,呃,因為今年出版的《堀與宮村》台版最終卷我遲遲不敢打開來看,《宇宙戰艦大和號2199》第9卷又是12月底才出,所以就先跳過。如果硬要選的話,我可能會選藤崎龍版的漫畫《銀河英雄傳說》。雖然我台版每集都有買,但總覺得我個人對這部作品的喜愛程度還沒有到能登上上表的程度,或許是因為存在改編自同一部作品而且我又超愛的《銀河英雄傳說 Die Neue These》的關係。

好。以下就是各部門最優秀者的個人簡短心得。會有劇情透露喔,還請多加注意。《機動戰士鋼彈 水星的魔女》的劇情透露範圍是到第10集為止。

※以下內文,會有《西線無戰事》(2022年版)、《名為帝國的記憶》&《名為和平的荒蕪》、《銀河英雄傳說 Die Neue These 激突》、《機動戰士鋼彈 水星的魔女》、《OPUS:龍脈常歌》的劇情透露。





.電影(寫實)部門:《西線無戰事》(2022年版)



2022年版的《西線無戰事》應該是近年最棒的戰爭電影了。不,與其說是「戰爭電影」或是「軍事電影」,更不如說是「反戰電影」。說是「反戰鉅作」真的當之無愧。

世界名作《西線無戰事》是德國作家Erich Maria Remarque的作品,以自身經歷為基底深刻描寫出戰場的殘酷與戰爭的荒謬。這次Netflix的《西線無戰事》其實是《西線無戰事》第三次改編成電影了。《西線無戰事》最初在1930年時第一次被改編成電影,也是曾經得過奧斯卡獎的影史名作,第二次則是1979年的電視電影。雖然《西線無戰事》最初是以德語寫成並且是以德國士兵為主角的小說,不過前兩次都是說英語的美國電影。這一次2022年版是第一次德國劇組拍攝、說德語的《西線無戰事》電影。

由現代的德國人來講述一百餘年前那場德國也是參戰國的戰爭,當然別具意義。雖然2022年版的情節安排相較於原作小說有不少變動(所以我也看到有人說可以不用「西線無戰事」這個名字),但電影中對於戰爭、軍隊、近代國家、軍國主義、愛國主義的批判可是鋒利無比。

2022年版《西線無戰事》透過鏡頭讓觀眾跟隨主角一起被丟進戰場(不是「投入戰場」,而是「被丟進戰場」),電影狠狠地把「戰爭」直接「砸」在觀眾臉上,用可以說是暴力的方式強迫觀眾體驗戰場的殘酷、面對戰爭機器時的恐懼、隨處都在又毫無道理的死亡。本片從一開始將陣亡士兵的軍服洗滌後再交給士兵的片段就開始讓人感到心中顫抖,透過畫面傳得出「高高興興入伍的主角們其實只不過是最新的一群準備被消耗的螺絲釘罷了」。接下來無比寫實的戰場更是接踵而來,一個接著一個直接「砸」在主角和觀眾身上,讓觀眾在觀影的同時彷彿也能體驗在戰場的空氣中令人喘不過氣。

2022年版和原作小說最大的差別之處之一,就是2022年版中沒有「主角們放假返回國內休假」的情節。經歷過主角們休假回國所感受到的異樣感是對比戰場的真相和將戰爭與軍對無限美化的槍後的重要部分。2022年版沒有這個情節。但是,雖然沒有了「親身經歷過戰場,知道了戰爭與軍隊的真相到底是什麼的原本滿腔報國熱血的年輕人們」和「無限美化戰爭與軍隊,歌頌各種戰爭英雄與軍國主義愛國主義神話的槍後」之間的對比(其實還是有,只是相較之下比較不是重點),但是取而代之的是「希望能夠早日停戰多拯救一條生命的社會民主黨人」與「滿腦子只有軍國主義思想,不是只想無限打下去就是根本不在乎多打一分鐘就會死多少人的德法高級軍人」(※)、「只是因為戰爭而暫時性投入軍隊,戰爭結束後能有自己的另一段人生的一般市民出身的中低階軍人」與「出身軍人世家,視戰爭與軍隊為一切,對於戰爭最大的遺憾是自己沒能在『千載難逢』的大戰爭中立下足以向後人吹噓的戰功的高級軍人」之間的強烈對比。或許可以說,2022年版藉由淡化了關於「槍後」的描寫,而將時間用在更加強烈地描繪「戰場」之上。當然,這是一個「選擇」的問題。
※一戰後部分右翼分子認為德軍在戰場上沒有輸,而是被社會民主黨、猶太人等等國內的「叛徒」從背後捅刀才害德國輸的,也就是所謂的「刀刺在背傳說」。當然這只不過是他們的幻想,然而這個不願面對事實只想把責任押在解決問題的人頭上的陰謀論在當時確有相當的社會影響力,納粹的崛起也與之有關。

雖然是德國所拍攝的一戰電影,但電影本身對於德軍的批判之準確與批判力道之強可是絲毫不留半點情面。在2022年版《西線無戰事》整部電影中最大的壞人就是在電影最後命令士兵進行毫無意義的最後公視的德軍高級將校Friedrichs將軍了。雖然電影中沒有明說,但Friedrichs很有可能是戎克貴族出身,或是德意志帝國其他地區的貴族家所出身的。Friedrichs出身軍人世家,其祖上在以前的戰爭中曾立下軍功。他最大的遺憾是沒能在第一次世界大戰這場「千載難逢」的大戰爭中留下足以「名留青史」的「偉大」軍功。Friedrichs和他底下一名退役後將繼承家業的參謀軍官之間的對話是一個令我相當印象深刻的片段。所以當社會民主黨的政治家好不容易談成停戰後,Friedrichs仍然決定要在停戰時點生效前強迫底下士兵發動最後一次,並且毫無意義的突擊。被逼上戰場時主角和其他士兵們那面如死灰的神情實在讓人想忘也忘不了。比起氣憤,更大的是整個已經心死了。而最後呢,為了Friedrichs那軍國主義衝腦的自卑情懷,又在戰爭結束的前夕讓更多人犬死了。

2022年版《西線無戰事》中對於Friedrichs將軍的描寫總讓我想起《銀河英雄傳說》中指責楊文里「汝不懂武人之心」的塞克特上將。Friedrichs將軍在一般的以戰爭或軍事為題材的作品中,肯定是會被描寫為英雄一般的人物。血統好,貴族軍人世家出身,忠君愛國的偉大戰爭英雄。然而不論是在2022年版《西線無戰事》還是《銀河英雄傳說》都告訴你像是Friedrichs將軍或是塞克特上將這種「武人之心」爆表的軍頭只不過是不斷把人推上斷頭台讓戰爭永遠無法結束的愚蠢軍閥罷了而已。

我是覺得2022年版《西線無戰事》是如果條件允許非常非常非常推薦每個人都去看一次的電影。當然除了Netflix獨佔這個因素之外,《西線無戰事》其實是滿暴力血腥的,或許並不是那麼適合每一個人。

最近因為一年期徵兵制復活的關係,各種軍國主義鬼話又如雨後春筍般冒出來。有些人對於戰爭與軍隊的天真美化真是讓人想起在加入軍隊前滿懷報國熱血的《西線無戰事》主角呢。或許他們以為將來會是《捍衛戰士:獨行俠》,但恐怕比較接近《西線無戰事》吧。



.小說部門:Arkady Martine《名為帝國的記憶》&《名為和平的荒蕪》



《西線無戰事》的心得好像寫太長了,不合乎我原本「簡短心得」的預設。後面我想盡可能真的簡短一些,寫得太長可不好。一方面也是跨年節目實在有些干擾心思。不然這五部作品每部都是個人超愛的作品,一講都可以講不停。

今年我所新讀過的小說之中,最喜歡的當屬Arkady Martine的《名為帝國的記憶》和其續集《名為和平的荒蕪》了。雖說嚴格而言是兩本書,但反正台灣出版社是兩本一起合賣,就算成同一項吧。不過我倒先承認我又再次犯了「因為太過喜歡,所以不忍心讀完」的老毛病,《名為和平的荒蕪》其實最後一部分還沒看完,結果被放置了好久。所以今天主要還是談《名為帝國的記憶》的部分就好。雖然要看《名為和平的荒蕪》最好還是先讀過前作,但《名為帝國的記憶》本身也是可以單獨閱讀的作品。不過台灣出版社是兩本一起賣,應該不太有「要先買第一集還是兩集一起買」的困擾。

《名為帝國的記憶》是拿到2020年雨果獎最佳長篇小說的優秀之作,台灣出版社在今年將本書和其續集《名為和平的荒蕪》一起出版。Arkady Martine本人是專攻東羅馬帝國史的歷史學博士,在他筆下的世界中存在著一個名為「泰斯凱蘭帝國」的星際帝國。

「泰斯凱蘭帝國」處處都有羅馬的影子。擁有強大的軍事力,合併了無數星球形成星際帝國的泰斯凱蘭帝國可不是只有物理力量上的強大而已。泰斯凱蘭帝國本身擁有迷人的文化,不只對於書中主角瑪熙特而言充滿魅力,我也是一讀就被泰斯凱蘭帝國文化的魅力深深吸引了。即使是公務場合,說話也不是直來直往,而是引用各種文學經典使用各種文學技巧來傳達意涵。讀者和瑪希特一樣即使明知道泰斯凱蘭帝國有著好戰傾向和不斷擴大領土的野心,泰斯凱蘭帝國十分危險又有把帝國人視為野蠻人的天朝心態,但同時卻又無法不被精緻又迷人的泰斯凱蘭帝國文化所吸引。

有關於泰斯凱蘭帝國的描寫十分吸引人沒錯,但對我而言,《名為帝國的記憶》&《名為和平的荒蕪》最大的魅力還是主角瑪熙特的經歷。瑪熙特出身在太空站國家萊賽爾。相較起龐大的泰斯凱蘭,萊賽爾簡直小的微不足道。瑪熙特熱愛帝國的文學,然而自從和帝國第一次接觸以來便時時刻刻感受到帝國威脅的萊賽爾對帝國卻沒什麼好感而言。瑪熙特意外被任命為駐地國大使,踏上了夢寐以求的帝國首都。然後,在與帝國人的相處之中,瑪熙特中就明白了自己終究只是帝國人眼中的「野蠻人」。不過瑪熙特的泰斯凱蘭文學造詣多高,他在帝國永遠會被視為是「異質物」。然而,瑪熙特也無法接受本國狹隘排外的愛國主義。泰斯凱蘭文化有排外主義的一面,但萊賽爾本國的國家權力者本身也想推行狹隘排外的愛國主義。即使瑪熙特知道帝國文化的排外性、知道帝國的危險性、深知自己身為萊賽爾大使的使命,但他仍然無法從心底討厭自己從小熱愛的泰斯凱蘭文化。可是,何必需要討厭呢?像瑪熙特這種夾在兩種文化認同之間的人,在愛國心爆表或是民族意識豐沛的人眼中會被稱為「失根的人」。但是何必需要在兩者中二選一呢?瑪熙特選擇了既不是卑躬屈膝想要成為泰斯凱蘭人的卑微路線或是因為對於異國憧憬的幻滅而投入偏狹的萊賽爾愛國主義的懷抱,而是選擇了自己的道路。

瑪熙特的歷程我讀了可謂心有戚戚焉。我不禁猜想,作者Arkady Martine是否也經歷過年幼無知時就很憧憬某個外國文化,然而在多年的憧憬真的化為現實時,或是隨著對於這個國家的理解越來越深時,才發現自己在這個憧憬的外國中是多麼地「異質」。在發現「自己終究是異質」後,有些人是盡可能地降低自己的地位努力去學習效法,想被外國的保守派所接納(比如說某些人全盤接納日本傳統社會中的性別角色定位);有些人則是奔向祖國愛國主義的懷抱,成為國族主義者(比如說常見的「到了國外才覺醒台灣魂」之類的論調)。但並不所有夾在兩種認同的縫隙之中的人都會把自己投向任何一邊並且貫徹到成為保守派或國粹主義者,而是接受自己就是不論在哪一種文化體系中都已經是「異質」這件事情,並且知道「異質」才是自己該走的路。主動願意成為「永遠的他者」,因為這才是符合自己信念的道路。瑪熙特就是如此。我也希望如此。

然後,雖然我前文中都沒有提到三海草的存在,但三海草其實也是非常重要的角色。而且我也很喜歡瑪熙特和三海草這一對!看到《名為帝國的記憶》書末兩人最後還是錯過時覺得實在好遺憾.好在《名為和平的荒蕪》中終於!


.動畫電影部門:《銀河英雄傳說 Die Neue These 激突》

好閃!這個楊文里實在太閃了!ノイエ實在做得好!


寫到這裡時已經是晚上9點03分了,雖然我有點想看鋼彈頻道跨年直播特別節目中的《機動戰士鋼彈 水星的魔女》特番(大概等一下就要登場),但再不趕工可不行。只好繼續!

我個人對於《銀河英雄傳說 Die Neue These 激突》的熱愛之深應該不用我再次多說了吧。雖然聽起來有些囂張,不過《銀河英雄傳說 Die Neue These》的相關GNN新聞大部分都是我寫的。

和《邂逅》及《星亂》一樣,我有《激突》全套Blu-ray,然後第一次看新的一集時一定要選一個能夠全心全靈投入沒有干擾的環境在家裡用Blu-ray欣賞,之後再寫心得。我每次第一次看完《激突》的一集後會在個人推特帳號寫心得。然後《激突》也看了好幾次都不嫌膩。尤其是我最喜歡的查問會篇。之前知道Animax在播《激突》時又忍不住有時間就在電視上再看一次。上面的楊文里放閃圖就是Animax播出時的所拍攝的。

雖然已經說過很多次了,但我還是要再說一次《銀河英雄傳說 Die Neue These》將原作改編的非常好,在確實掌握原作精神的同時又加入了延續原作精神和現代化的詮釋。真的非常棒。尤其是有關於潔西卡.愛德華的部分,《銀河英雄傳說 Die Neue These》實在是做得太棒了。害我陷入ヤンジェシカ和ヤンフレデリカ選擇不能只好同時支持的地步。

第三卷《雌伏篇》本來就是我在原作中又特別喜歡的一卷,不論是查論會中楊大談個人和國家應有的關係和「我是蔬食主義者,只是看到好吃的肉料理就會馬上變節了」云云查問會中的炮火往來,還是第八次伊謝爾倫攻防戰的部分都精彩無比(尤其是楊最後率領援軍抵達後的戰術更是漂亮)。《銀河英雄傳說 Die Neue These 激突》也絲毫沒有讓人失望,不論是查問會還是第八次伊謝爾倫攻防戰都改編的非常好(雖然因為各種原因其實我《激突》最後兩集遲遲尚未欣賞,但要塞對要塞的第一部分就已經做得非常漂亮了)。

查問會篇(第32集&第33集)不敢看幾次都覺得好精彩,百看不厭。每每看到楊精彩反駁台上的那些愛國主義者時都讓人忍不住想要拍案叫絕。被半軟禁的楊生氣把帽子往地上丟後又馬上拿起來擦一擦、查問會被打斷就開始翹腳打哈欠等等楊的相關細節描寫也讓人覺得好可愛好喜歡。查問會篇中菲列特利加的活躍也相當令人印象深刻,為救出楊而各種活躍不已的菲列特利加實在好帥好迷人。《銀河英雄傳說 Die Neue These》版的菲列特利加和各版本一樣都對楊有超越上司和戰友的情誼,但《銀河英雄傳說 Die Neue These》的菲列特利加除了少數場面外,在穿著制服面對楊的時候都顯得專業無比,而且相較起楊還常常顯得更加游刃有餘。我個人很喜歡這樣的描寫方式。同時,或許是因為用畫面呈現的關係,總覺得就查問會篇中關於菲列特利加的描寫的部分,《銀河英雄傳說 Die Neue These》比原作更加強調了菲列特利加和楊的私人連結上的部份,更加強調了兩個人的羈絆。

另外在查問會篇中《銀河英雄傳說 Die Neue These》也不忘凸顯ジョアン・レベロ和ホワン・ルイ這兩位自由行星同盟中少數良心政治家的存在感,我也覺得這點做得非常好!レベロ擔憂楊是否會成為獨裁者的這段對白我認為是很重要的,不只是因為會和之後的故事發展有關而已,而是レベロ這時候的擔憂本身就有其具有立憲民主主義的正面意義。

(打斷一下,寫到這裡時《水星的魔女》的特別納會已經開始了,雖然忍不住看了幾眼,但看來我還是看錄影好囉)

《激突》中第八次伊謝爾倫攻防戰也做得很好,雖然我目前只看到相當於第一部份的第34集而已。不過第34集本身就足以看到《激突》處理上有多優秀了。要塞炮之間的互射不管是第幾次看都讓人覺得充滿緊張感與讓人不禁想要吶喊「快停下來!」的張力。繆拉艦隊所發起的突擊不只戰術上很漂亮,在畫面詮釋上也非常行雲流水,每次看都覺得很過癮。說道宇宙戰的部分,《激突》第一回=第25集的伊謝爾倫迴廊遭遇戰的部分也做得很棒。雖然《激突》採用了和原作不同的方式,都一樣顯現出了戰爭的瘋狂。原作中尤里安沉醉在戰鬥之中擊落敵機後忽然現實感襲來意識到自己其實殺害了一個活生生的人的描寫令人相當印象深刻。《激突》這部分雖然沒有照時改編,但透過尤里安的朋友、原創角色彼得.里曼,仍然展現出戰爭瘋狂的一面。彼得最後的略帶著瘋狂神情般高喊「他們都死了!欺負我的老兵們都死了!而我活下來了!」和精疲力盡的尤里安「夠了,不要再說了」那段畫面,雖然在塑造上刻意淡化激烈情緒的一面,但卻讓人印象十分深刻。《銀河英雄傳說 Die Neue These》的一大厲害之處就在這裡。《銀河英雄傳說 Die Neue These》和原作很像,都是採用和角色保持一點距離的角度在描寫故事,外在上顯得相對沒有那麼情緒。但是雖然並不直接了當地呈現出人物的內心,但欣賞完《銀河英雄傳說 Die Neue These》和原作之後的後勁卻很強,韻味十足,餘音繚繞久久不散。

除了查問會篇、第八次伊謝爾倫攻防戰、迴廊遭遇戰以外的部分也很棒。雖然我是同盟派的,但《激突》中帝國側的描寫、萊茵哈特的描寫也屢屢讓我覺得好迷人。除了像是和希爾德約會一起用餐等少數場合之外,《激突》中的萊茵哈特常常顯得冷酷,甚至抽離。我在推特上有看到一個我讀完後覺得很有道理的分析:《激突》中萊茵哈特在推行改革時卻絲毫沒有半點熱情的描寫,凸顯了萊茵哈特的改革並不是因為萊茵哈特真的全心全意是為了民眾而改革政治,而是為了達成他和齊爾菲吉斯的「征服宇宙統一宇宙」約定所需的國族國家軍隊,而將封建制度下的農奴改造為國族國家下的帝國臣民。

《激突》中有幾個令我印象特別深刻的萊茵哈特片段。第28集忙完公務後前往宇宙港睹物思人的萊茵哈特描寫配上恰到好處的音樂真是絕妙。第31集萊茵哈特前往禿鷹之城要塞後像已經不在人世的齊爾菲吉斯露出無法在任何活人眼前顯現的真情流露的那段,也讓人看的雞皮乾搭都起來了。萊茵哈特和希爾德之間的對話我也很喜歡,那充滿知性的一來一往實在讓人看得興味十足。

說道希爾德,希爾德也是因為《銀河英雄傳說 Die Neue These》而讓我越加喜歡的《銀河英雄傳說》角色。呃可不是只有第31集穿著睡袍的希爾德莫名色氣十足的描寫而已。《銀河英雄傳說 Die Neue These》似乎是想把希爾德描寫為萊茵哈特的良心,作為奧貝斯坦的反面。在《激突》的這個時間點,圍繞在萊茵哈特周圍的人之中能夠相對以比較平等的姿態和萊茵哈特來往的只有希爾德和奧貝斯坦而已。奧貝斯坦想要讓萊茵哈特成為霸者,而霸者必須是孤獨的。為了全宇宙的利益萊茵哈必須成為霸者(←奧貝斯坦的想法),即使要抹消萊茵哈特的人性也在所不惜。而希爾德剛好相反,希爾德是真心為萊茵哈特這個「人」著想,而不是單純將其視為承擔起特定角色的容器。然後,這兩個互為反面的角色就是我在帝國陣營中最喜歡的兩個角色了。

雖然希爾德也有著狡猾的一面,但希爾德還是萊茵哈特的良心。我是認為希爾德其實比萊茵哈特更適合擔任政治家。不是能力面的問題,而是性格面。萊茵哈特其實更醉心於戰場,而非政治的場所。借用楊的話,萊茵哈特是無法忍受「無聊的和平」的人,但是希爾德是能夠忍受「和平的無聊」的人。

喔喔,好像又欲罷不能寫得太長了。寫到這裡時已經十點了!最後再補三點。《激突》中奧貝斯坦的犬超有存在感,大家(至少我推特上追蹤的那些原作+《銀河英雄傳說 Die Neue These》愛好者)都很喜歡。還有《激突》把帝國改革派雙人組之間對於萊茵哈特的懷疑與討論的部分納入改編這點也非常值得評價。就和意識到ジョアン・レベロ和ホワン・ルイ的重要性一樣,帝國改革派雙人組在原作中戲分雖少,但他們談話內容很重要。《銀河英雄傳說 Die Neue These》的改編真的很有sense,從這點就看得出來。最後一點,《銀河英雄傳說 Die Neue These》的音樂真的很優秀。最近讀seminar要用的文獻時我常常都把《激突》Blu-ray附的OST CD vol.4拿出來聽。真的太美妙了!


.電視動畫部門:《機動戰士鋼彈 水星的魔女》

雖然在《銀河英雄傳說 Die Neue These》時我無法在ヤンジェシカ和ヤンフレデリカ中二選一,但《水星的魔女》我毫無懸念支持ミオリネ X スレッタ!


前面說道,我在看每次推進《銀河英雄傳說 Die Neue These 激突》新的進度時都會挑一個夜深人靜毫無干擾,而且精神夠好能夠全心投入的環境第一次欣賞新的一集。然後看完之後會在個人推特寫心得。之後又會重覆看。至少這幾年,有這種首次收看待遇,而且會在短時間內重複看好幾次的除了《銀河英雄傳說 Die Neue These》之外的就只有今年10月正式開播的《機動戰士鋼彈 水星的魔女》了!這也是為什麼我的《銀河英雄傳說 Die Neue These 激突》和《機動戰士鋼彈 水星的魔女》進度推得很慢的原因。其實我現在《水星的魔女》的進度只到第10集而已。

其實我前幾天看完第10集後才寫了一篇「【隨筆】看完《機動戰士鋼彈 水星的魔女》第10集「巡る思い」後的雜談」,所以今天就盡可能少寫一些吧。必須克制一下自己才行。這幾天又收集了一大堆米奧琳涅和蘇萊塔的同人圖,必須克制一下自己對於米奧琳涅和蘇萊塔的喜愛才行。

如同之前那篇所說的,我在《機動戰士鋼彈 水星的魔女》情報公開開始時就滿有興趣的。在看完前傳和第一集後也決定要繼續看下去。雖然一開始就覺得很不錯滿喜歡的,不過倒不是那種一見鍾情式的狂熱。只是在每周追進度並且寫心得(《水星的魔女》我從第一集就開始寫心得了,最初的原因之一也是想要對抗開播之初在那邊「政確也入侵鋼彈了!鋼彈要亡了!」的那些厭女主義者)後漸漸對於《水星的魔女》就喜歡的無法自拔了。準確而言到底是在第幾集的時點時發現《水星的魔女》已經登上心中本命位或準本命位了呢?現在已經無法確認了,但總之發現時就已經無法自拔了。甚至前幾天還有時候整個心中米奧琳涅與蘇萊塔充滿而心癢不已。

在「【隨筆】看完《機動戰士鋼彈 水星的魔女》第10集「巡る思い」後的雜談」一文中談過的想法這裡就不重複了。這裡只談一個前幾天寫完上面那篇雜談後的一個新想法。

前天又在重看一些第1集~第10集的一些片段後心中冒出了一個新的有趣想法。第9集一開始的米奧琳涅(第1集時點前的米奧琳涅)和第10集的米奧琳涅呈現出很強烈的對比。米奧琳涅在遇見蘇萊塔之前,一心一意想的都是如何逃出集團與學園這個「牢籠」。對米奧琳涅來說,地球當然有特殊的意義(或許米奧琳涅的已逝母親是地球人?)。但是,對當時的米奧琳涅來說,「逃出牢籠」的意義或許更大於「前往地球」。對米奧琳涅而言,地球是象徵自由的出口,但林澳琳涅最在乎的「逃出牢籠」。對於米奧琳涅來說,整個阿斯提卡西亞高等專門學園甚至整個宇宙殖民地圈都是令人窒息的牢籠,米奧琳涅想要掙脫雙標臭老爸單方面暴力強加在自己身上的枷鎖。

大河內一樓在雜誌アニメージュ2023年1月號的訪談中有提到,他認為「逃走」本身並不是「壞」的。這個時代和昭和不同了,我們可以肯定「逃走」也可以是一個能被接受的選擇。只是,除了「逃走」之外,還有「前進」這個選項。這是大河內寫出《水星的魔女》名言「逃げたら1つ、進めば2つ手に入るって」(逃走的會得到一個,前進的話能夠得到兩個)背後所想的事情。我們不需要否定「逃走」本身,但是選擇「前進」的話我們可以得到更多東西。

言歸正傳。米奧琳涅在遇見蘇萊塔後心態也逐漸有了改變。第7集中超帥氣的成立鋼彈公司創舉就是一例。第7集確實算是米奧琳涅的轉捩點,但米奧琳涅會做出這個決定,也是因為之前的累積。米奧琳涅在和蘇萊塔相遇之後,不再只是只想著「逃出牢籠」而已了。米奧琳涅還是想「逃出牢籠」,但對現在的米奧琳涅而言,「逃出牢籠」已經不再是第一重要的事情了。對現在的米奧琳涅而言,「對抗牢籠」更加重要。成立鋼彈公司就是標明了米奧琳涅轉變為「對抗牢籠」的一個里程碑。換言之,米奧琳涅從單純地想要從討人厭的體制之中逃走,轉變成不再只是逃走,而是正面迎戰體制。也就是說,不再只是「逃脫」,而是選擇了「革命」。

《水星的魔女》第一季最終回的標題是「逃げ出すよりも進むことを」。這本身是出自《水星的魔女》OP「祝福」的歌詞「逃げ出すよりも進むことを/君が選んだのなら」(既然你選擇了比起逃走更要強前進)。

前天在再看一次第9集的開頭後,我意識到米奧琳涅的轉變,不就是「逃げ出すよりも進むことを」嗎?然後我再重新讀一次「祝福」的歌詞,越讀越覺得整首歌中所描述的「你」就是米奧琳涅。比如說在「逃げ出すよりも進むことを/君が選んだのなら」前面的歌詞是「一人孤独な世界で/祈り願う/夢を描き/未来を見る」((你)一個人在孤獨的世界/祈願/描繪夢想/看向未來),這裡的描述感覺也很米奧琳涅。

當然「祝福」有關於「你」的描述放在蘇萊塔身上也合(寫到這裡,就發現米奧琳涅和蘇萊塔之間的共同點其實比想像中還多)。於是乎我不免覺得,整首「祝福」其實就是蘇萊塔給米奧琳涅、米奧琳涅給蘇萊塔的歌不是嗎?(而且YOASOBI主唱ikura的聲音相對更接近蘇萊塔,所以又強化了前者的印象)所以「祝福」其實是一首情歌!

不過,「祝福」中的「我」是「僕」,所以「祝福」中的「我」是風靈鋼彈的說法可能更加有力(「搖籃之星」中風靈的第一人稱是用「僕」)。不過,這年代「『僕』只能用在男性」不是那麼絕對的事情(再說從目前總總跡象來看風靈的性別應該不是男),再者,歌本身即使用「僕」當主語應該也不代表必然排除其他一般不用「僕」自稱的人帶入這裡的「僕」的可能性。

總之,我個人流的解釋認為,「祝福」不只是風靈給蘇萊塔的歌,同時也是蘇萊塔給米奧琳涅、米奧琳涅給蘇萊塔的歌。這種解釋應該很不錯吧?至少我個人喜歡這種解釋方式。

寫到這裡時已經十一點多了,也就是說日本那邊已經過十二點了,《水星的魔女》官方推特也貼了新年賀圖!既然如此,那就順勢讓《水星的魔女》的段落在這裡結束好了。免得對於米奧琳涅和蘇萊塔的喜愛繼續一發不可收拾下去。




.遊戲部門:《OPUS:龍脈常歌》



寫到這裡時已經十一點半了。我也有些後繼無力了,而且我上次開《OPUS:龍脈常歌》已經有一段時間了,在現在腦袋有些遲鈍的狀態下一時之間沒辦法很好地喚醒當時的動。是故最後一項會寫得很簡略真不好意思。

遊戲部門我個人最優秀評選是《OPUS:龍脈常歌》。準確來說是《OPUS:龍脈常歌 最終版》。這是我第一次接觸OPUS系列,結果一進入遊戲之後就被整個遊戲的氛圍深深吸引了。《OPUS:龍脈常歌》建立了一個根基於中文的神話宇宙,作中那基於中文之美的美感實在讓我很喜歡。

除了整體氛圍之外,《OPUS:龍脈常歌》整個故事描繪也很迷人。說故事的方式很棒(只是如果有更多存檔點就更棒了,雖然每每到高潮之處都想一路到底,但有時候感動完之後才發現怎麼這麼晚了!)。不論是李莫還是艾妲,還是其他角色都讓人好喜歡。我一開始開日文配音,但之後發現中文配音更加對味。當然這也和遊戲台詞用中文更能體驗出其美感與獨特的風味有所緊密關聯,不過即使撇開這點,我也覺得李莫和艾妲的中文配音相當迷人。總之,我認為《OPUS:龍脈常歌》最吸引人之處就是故事劇情、故事描繪技巧、人物塑造、音樂、美術風格等等許多要素綜合起來一起成為名為《OPUS:龍脈常歌》的集合體本身。

好吧,我得再次承認《OPUS:龍脈常歌》我其實還沒玩完。目前還在第四章。應該說卡在第四章好久。又是「因為太喜歡,所以不捨結束」病+我的Xbox Live又太滿了沒辦法截太多圖,但是每次推《OPUS:龍脈常歌》進度我就會截一堆圖。

言歸正傳,總之,《OPUS:龍脈常歌》呈現了一個充滿惆悵又有著對於未來的那一絲希望的李莫與艾妲(還有拉米亞)的旅程。這趟旅途四處都充滿了即將凋零的惆悵與悔恨,但同時卻又讓人想不斷環繞在星海之中。在迷人旅程之中,會希望如果李莫與艾妲的旅程能夠永遠下去就好了,但是,這趟旅程終有結束之日,而且將留下刻骨銘心的痛楚。明知道這趟旅程終究會以遺憾的方式結束,但又無法停下李莫與艾妲的時間,無法使這一刻成為物理意義上的永恆。但是,即使痛心,仍然要前進。因為這是必須做的事情,這是艾妲的願望。

「萬道無常,花開唯心」。




2022年只剩大概十分鐘了。雖然我知道我最後的《OPUS:龍脈常歌》實在太簡略,實在無法傳達出《OPUS:龍脈常歌》這部作品的美好以及我個人對於《OPUS:龍脈常歌》的喜愛。但是2022年要結束了,我還是停在這吧。雖然很虎頭蛇尾,但還是希望在2022年前完成這一篇,而且我實在是有點力不從心了。所以雖然結束的很突然,這個就是嘎然而止,但是還是要停在這裡。如果以後有機會的話,再寫更多《OPUS:龍脈常歌》吧。另外其他四部作品也是。

敬祝大家新年快樂!


追記:最後我想趁此機會感謝常常給我的不成材文章很多GP的各位大德。誠惶誠恐,實在十分感謝!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