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達人專欄

第13章.救命演出 Show for Salvage

K.I | 2022-12-11 09:10:01 | 巴幣 204 | 人氣 247


【Chapter 13】:〈救命演出 Show of Salvage〉


  『已經過去了幾個月,不知不覺中,我幾乎完全適應了吸血鬼的生活……食用鮮血,戰鬥,殺人,闖蕩令人肉跳心驚的危險場合,我的靈魂已然將那些令人不適的異常化為正常,麻木不仁。

   宓拉狄稱讚過我的適應力高,我想起當年小時候確實如此,在學院、銀行起初總是坐如針氈、手足無措,卻在短短幾天內便能適應。

   偶爾我與豪宅裡的其他門徒在午後交談,一些也是後天成為的吸血鬼曾因失去人性感到恐懼,我靜下來想想,出乎意料的,我幾乎未曾因此惴惴不安。除了戰鬥時當下的緊張,我鮮少有過罪惡感,是因為我已經見證了太多恐怖嗎?還是我心底其實藏有著對被捲入吸血鬼世界的報復心理?回想起來,大多的危機都是和宓拉狄一起度過的,我想,大概是在跟上她的腳步,不想拖她後腿,甚至是想保護她的心境下,我的恐懼和人性被沖淡了。

   久而久之,即使不在那情景之中,我也感覺不到忡心。儘管如此,我還是期待著變回人類的那天,到時候可能反而要適應當回人的感覺呢。』

  看著這則日記的人,卻是宓拉狄。她低頭咬唇,蓋上日記本,迅速塞回書桌抽屜,因為,謝伊已經在她身後。

  「宓拉狄……我說過不要再看我的日記了!」,「嘁──」

  半小時後,兩人面對面,眼神盈溢殺氣地面對彼此。

  「我早就青出於藍了,宓拉狄,認輸吧!」

  「不自量力,要死的人是你──謝伊!」

  兩人的吶喊響徹雲霄,嚇得莉莉絲從臥房撞出門來看──

  「皇后與兵包圍國王,將軍。」,「呵,沒注意到我城堡和國王的位置嗎?后翼易位,位置交換,被將死的人是你,親愛的。」然而,他們只是趴在走廊上下棋。「怎麼會!我居然沒注意到嗎?」,「在我魅魔棋后的面前,你只不過是萌生的雜草罷了。」

  莉莉絲氣得差點沒踢過去,「吵死了!為什麼在走廊上下棋,而且還非得在我的房間外?你們不知道貴族平常很忙,睡眠很珍貴嗎!」

  謝伊嘟起嘴:「公爵請的同盟援助來了,現在一樓正在加蓋堡壘一樣的護城牆,工人讓我們別在下面妨礙工作囉。」宓拉狄捧著臉:「要不換妳來讓我享受享受吧?這男人還是滿足不了我呢。」

  「你們這麼清閒,替我分擔工作算了。」莉莉絲取出一封信函:「將軍拜桑調了一匹秘密武裝軍隊從倫敦過來,公爵懷疑這是奧瑟丁想向我們家族開戰的準備,這個地址是那匹部隊的駐所,去調查調查虛實。」

  宓拉狄側身撐頭,身材曲線畢露,「為什麼我們要幫妳做妳該做的工作呢?也不看看是哪家的主子害我們只能住在這,還在那加蓋堡壘,我好幾天都沒吃蛋糕了呢。」謝伊有樣學樣:「我也好想再拉拉家裡的紅木小提琴呢,真是叫人懷念。」

  莉莉絲跺腳:「哼,不想做就不做!反正也完全不信賴你們啦,完全不喜歡你們啦,完全沒有把你們當作自己人啦!」回頭就大力關上了門。

  「她……是在跟我們撒嬌嗎?」,「好像是哦,但不太可愛耶。」

  *

  謝伊和宓拉狄還是去了,地點溫切斯特東方郊區一帶的俱樂部會所,他們在附近屋頂上探望。謝伊分析:「俱樂部房舍占地很大,周遭卻沒什麼人煙,看來不是對外營業用。二樓以上的窗簾從白天就拉起來,甚至微小隙縫都封閉,可以猜到拜桑引進的應該也是吸血鬼。」

  宓拉狄思考著,突然自個兒憋笑,一會才說:「你知道為什麼吸血鬼的俱樂部總是越來越多人嗎?因為他們很會找『新血』。」她說完這笑話,自己都搖搖頭,「抱歉,我的冷笑話從來都沒人笑過,但我就是忍不住想講……」但話語未落,謝伊忽然噴出笑聲。

  「哈哈哈哈──新血……哎,很好笑耶,怎麼可能沒人笑過!」謝伊真心被逗笑,而非刻意捧場的假笑,這讓宓拉狄呆住了。

  但就在這時,宓拉狄察覺有人正從背後逼近,她便點了點謝伊,交換眼神,隨後同時往後一撞,轉身就是汲血又射擊,迅速撂倒背後的來者兩人。

  宓拉狄踐踏著他們的腦袋,「我只問一次,你們主子是誰?」

  被問的那人突然吐血身亡,另一人趁機又撲向謝伊,「當然是為了……為了魔王奧瑟丁大人!」謝伊雖躲過心臟刺殺,但失足跌落屋頂,落下的同時謝伊還朝那人反射出一發血彈,貫穿心臟。

  「謝伊!」宓拉狄馬上也跳下去,在空中抱住謝伊並將自己背部朝地。砰的一聲,兩人翻滾了幾圈才減緩受力,回過神來,宓拉狄正把謝伊壓在身下。「你……沒事吧?」

  謝伊又是貼近直視宓拉狄紺紫色的雙眸,宓拉狄也才發現謝伊的瞳孔是棕色,除此之外,兩人還感覺到彼此精壯、妖嬈的肉體貼著彼此,「沒事,只是心臟……有點癢。」他的手不知不覺正扶著宓拉狄的腰,宓拉狄也不知不覺捧著他的臉。兩人不知不覺地閉上了眼,不知不覺地呼吸急促,不知不覺地越來越貼近……直到一旁尖叫聲打斷。

  「啊啊啊──那、那是屍體嗎!」巷口一對夫妻目睹屍體從天而降,其少婦嚇得跌倒在地,「啊……我、我的羊水好像破了……」一旁丈夫驚上加驚,謝伊和宓拉狄也立即起身。

  「怎麼辦?她好像要生了,但他們應該看到我們使用血性了。」,「雖說不能濫殺無辜,但被看到臉了,不能當作沒事了。」,「還是得下手嗎?」,「不,先試試看打圓場吧。」宓拉狄趕緊繃著一張假笑的臉上去問:「哈,我們是在練習舞台劇而已啦!」謝伊跟上:「是的是的,這是去年流行的小說《德古拉》加《卡蜜拉》,獨家混合劇本哦!」

  丈夫怒罵:「你們還在笑?我妻子被你們嚇得早產了,快給我想想辦法啊!」

  宓拉狄反罵:「她都要生了你還帶她出來閒晃!」

  「我就是想帶她去醫院,但不是本地人所以迷路了嘛!」丈夫非常焦急,甚至無視了剛才到底是不是真的屍體。「拜託了,幫助我妻子和她腹中的孩子,他們是我活著的最大意義了……」謝伊與宓拉狄再次對了對眼神。

  於是,拜桑的手下仍在追擊,路上謝伊用拉車載著少婦狂奔向城鎮醫院,宓拉狄則在各暗處剷除試圖來搗亂的敵人。

  *

  宓拉狄先回到了豪宅,謝伊則在醫院觀察到最後,到晚霞時分謝伊才回來。他一進門,看見的是莉莉絲和一群僕人在一樓心神不寧地站成一排。

  謝伊問:「莉莉絲小姐,妳有見到宓拉狄嗎?還有……你們還好嗎?」莉莉絲只搖搖頭,謝伊覺得奇怪便想上樓,莉莉絲這才拉住他。

  「她和公爵在會議廳裡吵得不可開交,你還是別現在進去吧……挺可怕的。」莉莉絲難得膽怯。「都是你啦!戰鬥居然曝光給凡人看到,害我被罵得那麼慘……但也謝謝你們真的去了啦,討厭。」謝伊還是決定上去探探。

  稍微推開會議廳門,馬上聽見勞斯在說:「他們將來極可能對人類揭發我等,必須剷除,無他二擇。」在他面前的是同樣不悅的宓拉狄。

  「我也說了,他們沒有懷疑我們的身分,就只是看到了有人從天而降,何況他們今天才誕下一子,對這家口子趕盡殺絕,你還是人嗎?」

  謝伊敲了門,「公爵,宓拉狄。我剛從醫院回來,那名婦人平安,孩子也順利誕生了,是女孩。」宓拉狄稍微鬆口氣,勞斯則背對著他。

  「近日正是對吸血鬼一族格外敏感的時機,不容許任何縫隙,妳知道該怎麼做。」

  宓拉狄震怒,「我以為所有人裡面最懂得珍視家庭的人會是你,但你居然和幾十年前一模一樣!」

  勞斯提高聲量,「不許拿我和人類比較!若妳不願意親自解決,我也會派人去。」

  「你要是敢派人殺他們,我會殺你派的人。」說完,宓拉狄甩門就走,謝伊向勞斯連連致歉後才追上去。追至遠處,謝伊一捉住她的手臂她便停下轉身:「不要想勸我,這次我絕對不會向那自私自利的老糊塗低頭。」

  「不是那樣的,我也想和妳一起說服公爵,但要說服他,想必就得從他最在乎的一點切入。所以我想問問,妳說他『幾十年前』那次是怎麼樣的過程,最後又是如何處理的呢?」

  「為什麼我非得說服他?我早就不是他的家族的人,我沒必要徵求他的同意或服從他的旨意,現在單純是他在干預我們做事罷了。」

  「宓拉狄,我知道妳現在很生氣,但現在情況還是有些危及的,妳看,迦勒先生和蓋吉先生已經被叫進會議廳囉,老糊塗公爵大概是要派他們去對那對夫妻動手了,我們得趕快討論出對策才行哦。」

  宓拉狄忍氣吞聲,磨牙了好一會才開始說:「我還是他的門徒時,第一次和他有分歧就是因為這種事──」

  剛學成血性金屬的宓拉狄隨勞斯外出,那次原本是為商量生意,路上卻被對方家族算計,雙方在城外交戰起來,但因宓拉狄當時是新人也尚未有腥紅聖典加持,被敵群追逐了好一段路才完成反擊,可就在她殺倒最後一名敵人時,村口旁一名身懷六甲的少婦正驚恐地看著她。

  少婦被帶到豪宅,勞斯堅決不讓那少婦存活,因為她見證了吸血鬼使用血性和超越人類的體能,將來吸血鬼的存在極可能因此曝光,但宓拉狄認為這是濫殺無辜,何況下手會是一屍兩命。然而那次決定也並不落在他們手上,當宓拉狄回到豪宅,少婦已被宣告難產身亡,只有孩子保下了一命,宓拉狄在半哀半怒下私自把孩子送回村莊,回來後甚至對勞斯大打出手,因此被關了禁閉。從此後,宓拉狄便認定勞斯是個泯滅人性,枉顧人命的無情首領,也從那開始產生了將來要脫離瑟倫特家族的想法。

  「他總把話說得漂亮,說都是為了吸血鬼們,為了家族,為了大局,但他擔心的只有自己,擔心他的安危,擔心他的名譽,擔心他那不知道是在為什麼的寄望。」

  *

  當晚,宓拉狄在豪宅大門外抽菸,謝伊陪她守著。守了六個小時的門都沒開。忽然,迦勒的聲音從背後傳來:「你們在這啊,我還想說你們會不會已經去……嗚!為什麼打我?」

  宓拉狄揉著拳,「在自家還隱形,犯什麼賤?」謝伊尷尬地笑:「迦勒先生,稍早的事您聽說了嗎,公爵有交代你怎麼處理嗎?」

  迦勒現形,揉著鼻子說:「他是沒有直接說出口,但也暗示了,說要我們確保吸血鬼的存在不會被公諸於人世。但是呢!我是誰?我可是首席門徒!所以我想到了一個絕妙的方案,你們一定會吃驚的……」

  「我要是沒吃驚,你就準備吃癟。」

  *

  深夜的溫切斯特醫院,303號產婦病房被敲了敲門,丈夫醒來,疲憊又困惑的前往應門,一開門,發現是稍早幫助妻子送醫的謝伊。他臉上掛著尷尬的笑容,打了招呼後說:「先生您好,上午我們排演戲劇嚇到你和貴夫人了,實屬我們的不是,我向你們道歉,我也很慶幸你們平安得子,既然如此……下個月就是我們的歌舞劇《德古拉與卡蜜拉》演出了,我們誠摯地邀請你們一家蒞臨!」

  丈夫面色疲憊,「哦……但我們不是本地人,只是來探親,下個月就已經回去──喂,你還好嗎?」沒想到謝伊突然倒下,在他背後是一名蒙面又重衣蔽體的搶匪。

  「我是人口販子,狄婭布菈.桑斯杜拉夫赫克特杜斯托拉庫司基.科爾特女爵三世,你們全家都要被我賣掉哩!」她操著奇怪的假德國口音,隨後拿布塞住丈夫的嘴又蒙起其眼。丈夫想掙扎,可手腳卻瞬間麻木得動彈不得。與此同時,迦勒已經從窗口把妻子綁了出去。

  當丈夫的眼帶被脫下時,他已經被五花大綁,和妻子、剛出生的嬰兒、與謝伊在一台馬車裡,「這……這到底是……」

  「我說了,我是人口販子,江湖外號『妖嬈邪女』的狄婭布菈.桑斯杜拉夫赫克特杜斯托拉庫司基.科爾特女爵三世。這輛車會到……不重要,總之你們和剛才門口的那小子都要被我賣掉了!順帶一提,我們都是德國人,我說,我們都是德國人。」那是宓拉狄,她關上車門就讓車夫趕緊出發。「不要回頭,不要停下,一路到達我們的人口販賣站……我到底在說什麼?」宓拉狄看車走遠了,馬上拔掉頭套,問一旁的迦勒:「讓謝伊也當作演員,藉此把他們全家都綁架送走?呵,是個人還真想不出這種作法。」

  迦勒聳肩:「這樣他們就不會懷疑小謝也是共犯,也不會待在這個鎮上了呀!」

  宓拉狄抿嘴微笑點頭,但這也才想起:「對了……我們是不是忘了把謝伊放下來?」

  *

  翌日,迦勒向勞斯回報此事,謝伊和宓拉狄陪同在身後。果然,勞斯得知結果後顯得略有不悅,但也不予處罰,兩人也鬆了口氣。可大家都散去後,勞斯又私下喚回了謝伊。

  「或許我是年紀大了,悶了太多話沒說,開始會難受了──年輕人,你知道嗎?有些事,是不能讓最親信的人知道的。」

  勞斯這麼一說,謝伊更好奇了,勞斯指向桌上一封信讓謝伊拆開看,這是一封從外地寄來的信。

  「宓拉狄說的那名少婦,她並沒有死,一家人都還活得好好的,只是被我趕去曼徹斯特了。」

  謝伊略有訝異,「那為何宓拉狄會以為……」

  「當你居於高位時,你自然會明白,很多時候你的『想法』和『說的話』相左。此乃領導者以一治多的覺悟,倘若我們的標準不一,跟隨你的人便會亂了方寸。」勞斯轉向他,罕見的露出了微笑。「宓拉狄說的對,我即使活過了六百年還是一樣,自私、霸道、冥頑不靈,我從不否認。即使我對他們下達必須無情的準則,自己還是私逕這般形同人類的事。」

  「所以說,公爵其實也希望……」

  「想說的已經說了,去吧,這段對話沒有發生過,讓我再自私一回吧。」





Next: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