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換
舊版
前往
大廳
主題

【閱後簡語】文學少女(5)-絕望慟哭的信徒

子葉 | 2022-12-09 21:11:12 | 巴幣 0 | 人氣 160

節錄:
「無懼於雨,
無懼於風,
無懼大雪盛暑;
身強體壯,
清新寡欲,
不嗔不怒,
長保恬靜笑容。」

「乾旱感傷落淚,
冷夏惶惶而行。」

「人人皆稱蠢材。
不得讚譽,
亦不以之為苦。」

「如此為人,
是余所願。」

  悲傷鎖緊了我的胸口,喉嚨灼熱震動。
  這種目標一定無法達成,我們都輕易地輸給了風雨。
  會希望無所畏懼的,絕對不是無懼之人。
  在如此祈禱時,我們已經感到了不安、動搖以及畏懼。
  但是,正是因此才需要期望。
  一邊在黑暗中掙扎、嚎叫,一邊也期望能夠無所畏懼。

  「賢治在將死之前,把無法出版的大量原稿拿出來反覆推敲,持續地修改。如果賢治活久一點,《銀河鐵道之夜》說不定還會出現第五稿、第六稿。賢治就像這樣,不管輸了多少次--不管自己處在多麼艱難的立場,還是繼續持有理想。
  他期待著總有一天,能夠成為自己期望中的那種人。
  美羽,妳想要成為怎樣的人呢?」



  -----------(中略)------------



  「朝倉,那妳呢?」

  以這直率的聲音發問的人,就是芥川。
  一邊聽著個人的答案,一邊低頭縮著身體的美羽,握緊放在膝上的雙手。
  「……」
  所有人都凝視著美羽。
  美羽幾度猶豫,難過地喘息,最後終於以哭泣的語調說:
  「……我想要成為帶給別人幸福的人。」
  在恢復寂靜的星空之下,美羽的說話聲和啜泣聲一起流出。
  「……我周圍的人們,包括爸爸、媽媽、奶奶,大家都很不幸,總是滿腹牢騷。我一直在想……如果大家都能幸福地笑著就好了。我想要像《銀河鐵道之夜》裡面那隻蠍子一樣,成為一個能幫助別人的人。
  所以我才想要成為作家……但我卻做不到!我的所作所為只是偷取別人的故事來束縛心葉而已。我太醜陋,太汙穢了!」
  美羽把臉埋在膝上,激烈地哽咽著。

  --請利用我的軀體來帶給大家幸福吧。

  臨死之前對神如此祈禱的蠍子,變成了照亮黑暗的星星。
  美羽真正想要成為的就是這種人。
  「如果人們讀到我寫的書都能感到幸福就好了。」
  我終於明白了這句話裡面藏有孤獨的美羽多麼強烈的期盼,不禁感到心痛難耐。
  此時遠子學姊搖曳著辮子,朝美羽走來。
  她站在啜泣的美羽面前,溫柔地握住她的雙手。
  「!」
  美羽驚訝地抬起頭,遠子學姊則以悲傷而清澈的眼神看著她說:
  「……宮澤賢治也沒有成為自己期望中的人,賢治一定也曾像美羽ㄧ樣傷心哭泣吧……
  但是,賢治的故事留下來了,而且他的故事至今仍然安慰著懷有同樣傷痛的迷途者。就像在夜晚閃爍的小小光輝,也像是燃燒自己的軀體、為旅人指引路途的蠍子。」

  喬凡尼對坎帕奈拉說過:「我要像那隻蠍子一樣,為使大家得到幸福,像算讓自己的身體燃燒一百遍都沒關係。」



  -----------(中略)-------------


  不是以樹的立場,而是用我--用井上心葉自己的話說出來。
  「美羽,我好喜歡妳。妳給了我好多星星,讓我的世界變得好美麗,謝謝妳讓我過得這麼幸福。」
  美羽的眼中又充滿了淚水,她握著我的手,把臉貼在膝上,一邊不停哽咽一邊說著:
  「……我好高興……我一直……很希望有誰……能對我說……很幸福……因為有我,所以幸福……」



大綱:

  心葉前往醫院探望從樓梯跌落而受傷住院的七瀨時,在一陣爭吵中見到了過往跳樓事故後就未曾見面的美羽,未完的夢魘在時間的斷裂中重新連接,讓彼此的關係繼續下去。

  記憶的身影、過去的回憶,在芥川和七瀨的勸說後重新審視,是誰在說謊?加害者與被害者到底是誰?情感逐漸陷入泥沼的心葉即便讓自己與眾人的關係逐漸矛盾、毀壞,努力尋求仍得不到真相--美羽的跳樓是因自己而起,那麼自己幼年時那單純的戀愛又是哪裡錯了?

  美羽的憎恨在復仇後不再隱藏,因為發現越是折磨心葉,那陽光直率的心意,只會更加照亮自身的汙穢而又陷入自我厭惡的迴圈。即便再一次的跳樓、裝作失憶,重新束縛住兩人的關係也無濟於事,所有的選擇都將導向不幸的邊緣,直到,一名自稱文學少女的天野遠子走進房門。

  解答著象徵美羽和心葉兩人關係的喬凡尼與坎帕奈拉間的立場:憧憬與被憧憬的人、離去與留下的人,真正的關係同事件中的被害者加害者一般,在切換角度觀察後正反顛倒。靠著「想像」突破美羽心防後,一切的心意坦白在陽光下,心葉說出當初未能親自說出口的告白,而美羽也在剝掉瘡疤的面具後得到真正的救贖。

  


簡語:

  隔了快10年,放慢了步調緩慢的讀了幾遍,心機婊的劇情和其他顯而易見陰謀伏筆和過去首次閱讀一樣,時而混亂和莫名,不過至少我明白心葉終於明白美羽的明白了(笑)。

  故事中節錄的賢治的詩句《風雨無懼》,其實這類型的故事,再稍加了解作者的生平背景後更加動人,只有在現實與理想中的矛盾掙扎,且最後衷於自我的人才能體會其中的感動吧?那是如此理所當然同時卻又艱難不易的哲學光輝。

  不知道整理的大綱能否幫助當初看了未懂得讀者呢?其實釐清角色間的思想核心,打結的核心就不複雜了。心葉所不懂得,像是單純的人不懂為何將善意加註於他人時會被誤解為嘲諷一樣,童貞般的愛情亦同。

  其實遠子打破這悲劇枷鎖登場的橋段,認真想想還是覺得有些生硬和尷尬,但這種靈魂得以救贖的故事還是令人開心。其實書中遠子的自答:「我想要成為在悲傷的時候也能展露美麗笑容的人。」這隱喻的收回與埋下伏筆的地方,很有文學的美感與韻味。即便了解結局為何,還是很期待最後遠子主線的收回。

  P.S. 剛好看完番外篇性質的第六集《懷抱花月的水妖》,簡而言之就是麻貴反抗身世命運和最終釋懷堅持,找到自由的方法與擺脫家族控制的故事,和當初只記得媚艷野砲畫面的記憶有很大的出入呢(笑)。因為一些緣故,就在這省略。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