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龍少女的冒險12-探查下落(上)

蕾伊娜芙 | 2022-08-06 08:00:02 | 巴幣 30 | 人氣 57

連載中番外篇-龍少女的冒險
資料夾簡介
她是龍的遺孤,他是異界者,他的溫柔善良和她的生命頁張,彼此間將會發展出什麼樣的關係?

這是一個跟主作品相關的創作,若有角色不清晰或不懂的地方......

我也不知道怎麼辦!哈哈哈~

畢竟這個也算是番外篇啦~XDDD

一個睡覺一個夢,就生出來這作品啦~

喜歡就看下去~歡迎留言或給巴幣~您的回應是創作者的動力~




在朵拉的乞求下,克雷斯只好帶著她四處詢問是否有目擊者,他們逐一地,見人就問。
「沒有,沒看見,我剛才不在這裡。」驛站中的一名商人,搖著頭,無奈表示。
「我才剛到這,所以不清楚,抱歉呢。」另一名商人,同樣抱歉的說。
聽著又一人的否定,朵拉看向旁邊的另一名男性,身材微胖,臉上留著長鬍,細小的雙眼,不仔細看會以為他根本沒睜開。
她走上前,對著他問:「先生,請問您有看見那邊那輛馬車,剛才發生了什麼事情嗎?車上有兩個小孩,疑似被人抓走了。」
那人以小到幾乎看不見的眼眸,直盯著朵拉,眸中閃過一道神色,單純的朵拉,並未注意到那暗藏的神情,但尾隨而至的克雷斯,卻清楚地看見,那人──不懷好意。
「小姑娘,那兩人是妳的什麼人?看妳見人就問。」他問得輕鬆,心底卻開始謀起計劃,眼珠子轉了轉,落向已停在朵拉身後的克雷斯身上。
「他們是我很要好的朋友,剛才離開的時候,他們說怕人多的地方,所以才會留在車上,結果沒想到……」朵拉想起才買東西的短短時間,竟然就發生這種事,心底忍不住悲從中來,淚珠又一次湧上眼睫,掉了出來。
她真的好擔心他們……
「如果是單純的朋友,建議妳看開點,因為這裡擄人販售很平常,若沒法留人陪同,至少也要帶在身邊,那些人不會因你有特殊身分就放了你,只要有利用價值,都是他們下手的目標。」他說得毫不留情,卻意有所指。
「那麼,你有看到他們被帶往哪個方向嗎?」聽著他的說詞,朵拉頓時喜出望外,難道他知道他們被帶去哪裡了?
聽聞此訊,她打從心底想從這人身上探究更多,因為她相信若有人看見,肯定會願意幫助自己,沒有多想的,她開始期待這人給予自己更多消息。
「喂,你,應該是知道他們的去向才對吧?從頭到尾跟著這女孩,僅做簡單的詢問,看起來一點都不著急啊。」那男人突然將矛頭針對向克雷斯,伸手摸了摸下巴的鬍子,故意提及他觀察到的事實。
克雷斯望著他,沒有說話,但卻清楚地聽見他內心的聲音。
『這人如果不是這少女的護衛,就可能是某種原因的同行者,後者機率較高,因為隨從肯定不會讓主人主動出擊,而是自己先主動執行,加上少女的舉止一點也不像尊貴之人,也就是說,只要將他支開,後續……就好辦了。』
男人的心聲,清晰地流入克雷斯的耳中,他瞥了眼朵拉,只見她因這男人的話而狐疑看著自己。
心底無奈嘆息,清楚對方盤算,也為保護朵拉,他只能開始編織起半需半實的謊言:「我並不清楚,只是行商久了,耳聞過許多事,多少可以猜測,但失蹤的是一名少年,一名女童,所以也可能被帶往其他地方了。」
「你真的是商人?」男人揚起嘴角,打趣道:「我行商好歹三十多年,還真沒看過你這種商人……」他故意停頓,然後意味深長的說:「步態穩健,像個習武者,動作優雅地宛如一名貴族,要說商,恐怕是相差甚遠。」
「至少不是人口販子。」克雷斯微笑,刻意說道。
男人被他的話刺中,揚起的笑容,嘴角有些微顫,瞪著他,語調冷了幾分,「但肯定別有用意。」隨後接著說:「這女孩是你的誰?看你從頭到尾緊緊跟著,若是護衛,也太失職了點。」
「他、我們是……」
「她是我的女兒。」克雷斯打斷了要開口的朵拉,直接表示。
「唉?」朵拉錯愕地瞪大眼。
「蛤?」男人的瞇瞇眼,睜大了起來。
他們同時發出疑惑的聲音,朵拉的心底,稍早才萌生的心意,內心的小世界,在他的回答下瞬間崩塌,而這陌生男子,卻下一秒,狂笑出聲。
「哈哈哈哈哈──」他笑到彎腰捧腹,好半晌後,才順了氣,嘲諷般的開口:「先生,你要不要照一下鏡子?你說是她兄長,我可能還信,以你這年紀,怎麼看都不像她父親!」
「外表卻實看不出來,但對我來說,她是我的孩子。」他沒有多做解釋,反而回得更是堅定。
「但你們根本就毫無關係,不是嗎?」
「是,但我有義務照顧她。」他毫不避諱的坦言,因為她是他的責任,是他需要照顧和保護的對象。
「都一個成年的少女了,可以自己作主啦!哪還需要人陪?就算直接論及婚嫁都行!」
「論、論及婚嫁?」原本還很失落,甚至有些飄渺的朵拉,聽到,瞬間紅了臉。
她聽說過成年可以結婚,可是,她、她根本沒有戀愛過,也沒對象,怎可能討論到這種事……
悄悄地,她下意識抬起頭,看向身旁的克雷斯,她……能跟他結婚嗎?
念頭剛閃,心底對他的愛慕心情,很快又一次飄盪,但,瞬間又被自己阻止。
不不不──這怎麼可以?他才剛說自己是他女兒耶!雖然他僅年長自己九歲,當她爸爸根本不可能,可是他說得坦然,這表示,他是真的對自己沒特別想法……
只是……這樣的認知,心中卻莫名感到酸酸的,甚至是空空的……
驀然,她又開始在內心吶喊。
啊──她在想什麼!才認識人家一天,正卻說不滿一天,就想著要跟對方結婚,也太誇張了吧?
錯縱的思緒,她不禁用力拍了臉頰,試圖讓自己清醒,下一瞬,一雙大手強硬抓住自己的手腕,她一愣,抬頭,就見克雷斯皺著眉,嚴肅看著自己,厲聲道。
「怎麼突然打自己的臉呢?還這麼用力,妳看,都紅了。」真是的,她的行為怎麼跟嵐月有異曲同工之妙?這種自傷行徑也太吻合了吧……
見朵拉的行為,他都忍不住都要懷疑,是不是在孵化注入的魔力中,嵐月不小心把自己的某些個性也流入了……
雖說這種想法很可笑,因為她的魔力操縱技巧比自己強大太多,且論自我傷害程度,那女人遠比朵拉要來得極端,無奈地,他緩和開口。
「如果有什麼不高興的事可以說出來,若不方便,也能用其他方式,別做這種行為,會痛的。」
「呃、我、我……對不起……」她有些尷尬,一時間不知該怎麼說明此刻心境。
知道他關心自己,且對她這剛認識的陌生人釋出許多善意,若不是剛才他的表示,她是打從心底懷疑,自己是不是真的可以喜歡上他。
這粉碎性的宣言,她雖不至於多難過,畢竟認識的時間很短,只是多少還是有點感傷,不過換角度想,能在路上遇到一個如此幫助自己的人,她是何德何能,也就別要求太多了吧……
「如果那兩個孩子是這少女的朋友,有個問題我想進一步問,他們──是什麼種族?」男人望著互動親密的兩人,突然問出了另一個關鍵問題。
「他們是……」
「我們想再問問其他人,謝謝你的好意。」聽出他的懸外之音,克雷斯迅速打斷了朵拉的發話,狠戾的瞪了那人一眼,隨即拉著朵拉,轉身回到馬車旁,快刀斬亂麻得,直接終結掉這場探查。
「為什麼要阻止我告訴他?也許他能幫我們。」停下腳步,朵拉不滿的出聲抗議,不懂為何他要突然終止詢問。
看向一臉想噴火的朵拉,他語氣充滿無奈道:「妳剛離開自己的村莊不久,對吧?」
「是啊,那跟他能不能幫忙找凱爾,和夏洛蒂有什麼關係?」嘟起嘴,她面露不悅。
「朵拉,」他凝視她,語重心長地嘆了聲,然後神情肅穆地說,「雖然這麼問很怪,畢竟才相處不到一天時間,但,妳信任我嗎?」
他的提問,朵拉一時無法反應,呆愣地望著。
信任?他為什麼會突然這麼問?某方面來說,她是相信他,但就某種層面而言,可能還不到完全信任的程度吧?
只不過,她其實也覺得奇怪,面對這麼一個陌生人,雖然和其他人相比沒太大的差異性,但卻隱約能從他身上感覺到一種溫柔與祥和,她根本無法不相信他……





喜歡,歡迎給個GP,如果願意,歡迎留言告訴我您的感想,謝謝您的觀賞。




作者的話:

說到信任,相信大家的感受與解讀都不同。

先從現今社會的發展來看,網路因為看不見,許多人就會覺得它是一個安全性很高的地方,實質上卻有個大問題-無法被確定的謊言。

透過文字,沒有語氣,沒有表情,也看不見對方動作,虛構、造假就成了很常見的事。

網路最初開始時,並無法律可管,現在,由於網路盛行,已開始有相關規定來約束網路的欺騙。

由於看不見,信任度就容易上升,相較於現實,反而沒那麼容易提升信任關係,只不過,有些人卻不一樣,總能輕易地相信對方。

我曾聽過一種說法,這類人,會將信任建立在最前線,也就是說:『一開始你說的一切,我都是相信的』,倘若發現了謊言,那就視情況處理,過多的謊言,才會將你列入黑單或拒絕往來戶。

這種人,普遍對所有人事物有極強的信任感,反之,另一種人,就是極強的不信任,但那又是另一個故事,就先不提了。

輕易地相信一個人,同時又都得到良好回饋,自然對他人的信任度很高,相反的,同樣的道理就是是反向發展,產生的就是極度的不信任感。

要讓一個信任感高的人,變成一個極度不信任他人的人,那過程,其實非常的痛。

那種不信任,甚至還會影響到懷疑自己的一切,這種質疑,不是簡單的重新再構築就好,因為他會對所有事情都充滿懷疑。

老實說,我很盡力的要寫出朵拉是一個能輕易相信他人的人,因為我不是,所以難度上有點高,只能說,信任別人,有些人覺得容易,有些人卻極其困難,那些背景與經驗,就是成就這行為的最大原因。

創作回應

虚ろな光
關於最下面 我都一個原則"君子之交淡如水 細水可長流" 剩的是一個人對於基本道德底線的遵守與否



2022-08-06 17:04:11
藍飛璃
我都會很認真的對待每個人,所以我很容易得到別人的信任,但,我信任的人都會背叛我,哈哈哈!
2022-08-06 17:10:18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