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人皇之爭 13-04 The disaster of twin dragons(雙龍災厄篇)

狼喃 | 2022-08-06 00:01:00 | 巴幣 4 | 人氣 45

連載中TTD
資料夾簡介
時隔六年,重新歸來的穿越者究竟是抱著甚麼目的? 歐格魯暗潮洶湧,斐迪勒似乎率先被暗流沖過... 是誰渴望腥風血雨,又是誰渴望爭名奪利?

「別跑!」
鍛心氣急敗壞地從馬廄裡衝出,他一腳將馬廄旁的大石頭踹起,可惜石頭並未成功阻止一龍一牛離開。
同時男人痛叫起來──踢飛石頭的腳從布料中慢慢滲出血,他一邊咒罵著一邊從懷裡掏出繃帶止血。
 
衝進小徑後,由於對地勢與路徑不了解,赫芬的速度明顯下降許多。
雖然可以理解赫芬的難處,但是悠晴還是忍不住為此焦慮,她不時往後方看去,夾住赫芬的雙腿也忍不住更大力了些。
 
「死小鬼!」
果然,鍛心追上是遲早的事情。悠晴僵硬著身子,她頭一次感受到了恐懼。
雖然她被偷走的只有超越常理之能這個技能,但失去動能操作的她,說到底就只是個皮糙肉厚的烏龜,不能對敵人造成有效傷害,也無法從敵人身邊逃跑。
 
一顆碎石砸在了離赫芬左後腿只有幾公分的落點──鍛心似乎掌握到了這技能的其中一個安全用法:他手裡捧著一堆碎石,一個一個的朝馱獸扔去。
因為動能操作的緣故,男人跨出的一步遠比常人還寬,這樣的速度已經足以追上被地形限制著速度的火山牛。
 
「再不停下我就要殺了這頭牛!」
鍛心一邊大吼著,一邊將手裡的碎石扔出。
赫芬絲毫沒有受投擲武器影響,邁開步伐奮力奔跑著──就算是隻野獸,赫芬依然能判斷悠晴都打不過的對象,自己也得逃跑這種結論。
 
遠處一道黑風衝來,悠晴有所感應,那熟悉的戾風讓她頭上的呆毛忍不住翹了起來。
 
下一秒,韓宇爵逆向從林木間隙中衝出,持著大鐮往鍛心的頭顱輝去。
儘管力量與速度都變快了,但鍛心的反應力依舊與常人無異,他驚慌的扔掉手中石頭,想要彎腰躲避鐮刀,彎下身的瞬間卻依然被斬中。
 
兩個以高速對衝的男人同時往一旁側身閃過,並在隔了十數尺後停下,下一秒,鍛心的左手無力墜落地面。
韓宇爵滿意的舞弄鐮刀,靈巧轉身。
鍛心則滿臉憤怒的衝向韓宇爵。
 
「原來如此,是荒天眾教主自己出馬了啊。」
韓宇爵微笑著甩起大鐮,一時之間竟無法讓人看出鐮刀的斬擊方向。
儘管看來毫無破綻,鍛心仍選擇朝韓衝去,同時從胸前掏出一顆發光的石頭蓄勢待發。
 
一瞬間,韓宇爵沒法看清鍛心手裡的道具,本能驅使他催動腳下戾風朝一旁躲去,鍛心自然是立即追上。
 
無視還在噴血的斷口,鍛心堅持要把韓先撂倒。
所以他選擇將手裡的魔石砸向韓宇爵。
 
韓用鐮刀將其劈開──只是一顆普通的鑑定石。
 
這個揮刀的瞬間就成了韓宇爵防禦的破綻。
鍛心見狀果斷點地加速,兩人的距離急遽拉近。
 
沒料到對方只是扔出一個垃圾,韓來不及將鐮刀拿回身前,就被鍛心一掌抓住臉壓趴在地上。
「區區、一個、普通、人類!」
鍛心一邊嘶吼著,一邊將韓宇爵的頭重複往地面撞擊。
「嗚…噗!」
韓無法掙脫鍛心的手掌,被連續撞地數次後,兩手癱軟在地,後腦杓與嘴唇都流出了鮮血。
悠晴撲到了鍛心身上又抓又咬,鍛心吃痛站起身,把背上的悠晴一把扯下砸到一旁。
 
「慢著...。」
 
 
 
韓宇爵顫抖著伸出手想抓住鍛心的腳,鍛心豪不費力的踢開,並對著將韓宇爵的胸膛狠狠踩下去。
在那一瞬間,三名女孩都感受到了,某種溫暖而充實的情感,被人硬生生的從內心深處給扯下。
「你的能力是甚麼?我沒有感受到任何力量...是精神系的嗎?」
鍛心冰冷的詢問著,但韓宇爵只是咬著牙不發一語。
 
「也罷,反正我對死人也沒什麼好說的。」
鍛心冷笑著撿起一塊石頭並輕描淡寫地甩到韓宇爵身上。
那石塊宛若神力加持,瞬間貫穿了韓宇爵的腹部,鮮血很快開始湧出。
 
「宇爵!」
悠晴頭一次如此激動地喊出韓宇爵的名字,韓宇爵想回以微笑,卻吃力的連嘴角都抬不起來。
 
一道由魔力構成的黑柱,從封印的方向筆直往天空轟去,鍛心並不知道那黑柱的來源,他只皺了皺眉,轉頭對著韓宇爵說道。
「剩下的時間就讓你好好後悔吧,後悔加入龍皇的陣營,後悔阻止魔龍出世。」
 
說完,鍛心瞬閃到悠晴身旁,一把抓起女孩的長髮。
悠晴憤怒地讓火焰燃遍全身,但鍛心並沒有再抗拒炙熱的高溫,他的手甚至都直接被烤焦了,依舊緊緊握著悠晴的頭髮。
「龍女啊,你該慶幸自己還有點用處。我們該上路了。」
 
在鍛心離開後,赫芬緩緩的走到了韓宇爵的身旁。
這頭馱獸已經不再被韓宇爵的魅惑給擺布,此刻火山牛渾身燃起熾熱的紅紋,看起來已不再溫馴,並且相當憤怒。
 
「是嘛...沒想到我居然會是這種下場嗎...哈哈哈。」
韓宇爵瞅了赫芬一眼,苦笑著自嘲,坦然的迎接著自己的最後一刻。
 
──沒想到馱獸身上的紅紋緩緩消失,赫芬在韓宇爵身邊緩緩躺下,粗魯的鼻息在他手邊漸漸變得平和。
 
赫芬並沒有對他進行報復,也許在赫芬的思緒中,對韓宇爵的憤怒並不足以蓋過韓一行人給予她的陪伴。
 
「看來是不會被踩死了呢,恭喜呀。」
一個童稚的女孩嗓音從韓宇爵的正後方悄然傳來,赫芬聽到陌生人的聲音後警戒的爬起身,對著韓無法看到的地方低吟警告著。
 
「...這次又是誰?我先說我可完全無法戰鬥了啊。」
韓宇爵苦笑著詢問,一雙烏黑的大眼主動湊到了韓宇爵的面前。
 
來者是個有一頭烏黑長髮,看起來大約和芙蕊年紀相仿的文靜女孩。
 
緊接著,女孩無視了在一旁躁動不安的赫芬,緩緩跪到了韓的身旁,同時將韓的頭小心捧起,放到了自己的大腿之上。
 
「你也傷的很重了呢,真是抱歉,我爸爸太過分了。」
韓宇爵聽出了對方的身分,他長嘆了口氣。
「好吧,死在毒姬的手上,我也算是不虧──有勞你了。」
 
「...呵呵呵。」
女孩的笑聲如銀鈴般響起,她溫柔的撫摸韓宇爵的臉頰。
「父親會那麼想報復龍皇,說白了,是因為當年龍皇放任鉅魂公屠殺人族,讓父親與母親就此天人永隔。」
 
「...。」
「但父親從此便開始找尋報復龍族的辦法,不再過問人族狀況,所以他並不知道,如今他想對付的人,已經從龍皇,變成了長年避免鉅魂公殺人的英雄。」
「你聽起來很了解我們雙方的立場呢。」
 
韓宇爵沒有多餘的力氣思考,他只能說出此刻最單純的想法。
也是這樣的發言讓毒姬再度啞然失笑。
「荒天眾常有人與帝國往來,所以我大致知道你們的狀況──雖然那個荒天眾的成員該也被你殺了就是。」
 
「你要替這些逝者報仇嗎?我和我的同伴肯定殺了不少你的同伴,姑且算是罪有應得呢。」
「就我看來,你和父親...不,你和荒天眾幾無不同,而我從一開始,就沒有要站在他那邊了。」
毒姬垂眼看著韓宇爵低聲說道。
「生死有命,因為自己心中的憎恨而要讓更多人痛苦,這絕對不是我,或者母親想看到的未來。」
 
毒姬笑盈盈的眼睛對著韓宇爵親切地眨了眨。
「盡全力去阻止父親吧,看方才的傷勢,他也該沒多少時間了。」
「雖然他看起來失血量很高,但其實只要一瓶內傷藥不就好了嗎?」
女孩沒有正面回答,自顧自地介紹起來。
「如果以『劍走偏鋒』將別人的技能竄改為己用,因為自身獲得他人的靈格,所以一般魔力道具效果將會減弱,尤其這次父親盜取的還是龍族技能,估計排斥程度會大到完全無法使用術式治癒自身。」
 
「然而他現在也不能解除盜取...也就是說,他要失血到封印解開?」
「封印早就解開了,父親真正的目標是把那位龍族女孩帶去讓魔龍附身──因為魔龍渴望擁有肉體。」
「你說...悠晴是要被拿去當作祭品?」
韓宇爵一聽掙扎著想起身,但眼前一陣暈眩,他竟是無法坐起。
 
「很遺憾,我身上沒有任何治療藥品,而你現在的傷勢也不足以正常活動。」
毒姬柔和的在韓宇爵耳邊低語,就像要韓把目前的危急狀況給忘卻。
 
沉默許久,韓宇爵吃力的用手肘頂住地面,既使顫抖且無力,但他還是掙扎著側起身,然後順著側身的方向微微翻滾,最後呈跪姿看向毒姬。
「你身為...毒姬,有沒有可以派上用場的...毒藥?」
「...該說斯芬克先生是個單純的人嗎?雖然我是毒姬沒錯,但也不是只用毒而已。等等回村裡幫你拿個傷藥吧。」
毒姬搖頭淺笑。
「當然,前提是和村民解釋狀況後,沒被村民們抓起來的話。」
 
──想來村民並不知情鍛心與荒天的計畫,那就是說鍛心身為瘴谷村村長,卻長年密謀將谷底的怪物給放出,身為村長女兒的毒姬向村民坦承這種事情確實有一定風險。
 
韓宇爵苦笑著靠到樹旁,赫芬緩緩的走近。
現在失去魅手的效果後,韓宇爵無法僅以言語要求赫芬做出複雜的行動,所以讓赫芬往返村落不太可能...。
 
但若能告訴村民,毒姬是為帶藥回來給對抗魔龍的人,村民該也不會阻撓就是,所以這件事情確實可以靠毒姬自己辦到。
 
「拜託你了,希望你遵守諾言。」
韓宇爵鄭重的低頭拜託。
 
 
 
 
「隊長,沿路的隊員全都失去聯絡了!」
陰暗的山林之間,一個帶著簡易頭盔的男人慌張的對著封印門口的領頭人報告。
 
「是斯芬克那夥人吧。別慌,龍女跟馱獸已經被留在村內,我們只需要應付一個屍人和小法師就好,剩下一個只是商人。」
領頭的男人鎮定的撫摸著手中的三顆銀珠下令。
「你去通知所有人出營準備!」
「啊,是!」
小兵連忙答應。
 
「「...。」」
走到紮營區,四周悄然無聲,明明平常這夥人總是喧鬧到會被隊長喝斥的程度...。
 
「?」
一一翻開帳簾,他意識到營區內空無一人。
恐懼充斥心中,男人奮力地跑回封印的門口,但他更震驚的是,方才還意氣風發地隊長也已經不見蹤影。
 
「你在找的是這個嗎?」
一個童稚的女孩嗓音在背後傳來,男人觸電般的往回一看,白髮女孩正坐在樹上,手裡提著兩顆頭,一臉天真的看著他笑。
 
「是在找這個?還是在找這個?」
隨手扔掉手上的頭顱,女孩從一旁的黑洞中取出越來越多的「待尋物」,男人嚇得腿軟跌坐在地。
 
「不、不要殺我。」
咿咿啞啞的開闔嘴巴幾秒後,男人哭喪者臉請求道。
 
「你有甚麼利用價值嗎~?」
薰央聽見後,笑得更燦爛了。
「我、我...。」
男人一時之間回答不出來,下一秒,他眼前的景象突然不受控制的往下墜落──
 
「虧本了虧本了~居然多浪費了薰央兩秒的時間...。」
薰央嘟著嘴把球體踢開,草叢後走出一臉噁心的芙蕊。
 
「真是的,明明可以正常的戰鬥,硬要把這裡變成鬼屋一樣...還有那些東西可不可以收起來!?」
「欸~這樣擺放看起來不是更美觀嗎?」
「快點收起來啦!」
「欸~」
薰央彈了個響指,所有頭顱下方都瞬間冒出了黑洞吞入目標。
 
「不過,情況看起來很不妙呀~」
「...。」
芙蕊沒有接話,但她也知道薰央指的是甚麼。
 
眼前的石門看起來就是封印陣的所在,但上頭斑紋剝落,符號毀損,看起來早就失去了封印的功能。
而她在未到之前本以為是封印陣的那股龐然魔力,實際上並不存於封印之上,而是來自封印後方,來自充滿殺意,憤怒,令人膽寒的魔物。
 
人類並不是可以靠五官感知到情緒的生物。但她此刻卻清楚感受到門後的怨氣與戾氣,宛若實體,源源不絕地朝著她們襲來。
 
「感覺已經完全沒有屍靈之力了啊。」
薰央撓著頭表示。
 
「但這樣不是很奇怪嗎?封印都沒了,為甚麼魔龍還沒出來?」
「不知道欸──要打開來看看嗎?」
薰央的提議讓芙蕊有些訝異的瞅了薰央一眼。
「我以為你搞清楚現場狀況後,就會想回到你哥哥身邊呢。」
 
「芙蕊不也想快點回到葛格身邊嗎~?」
「甚...!我、我才沒這麼想!」
芙蕊不自在的玩起耳邊細髮。
 
雖說韓宇爵不在確實讓她有些不安,但那也只是因為那傢伙的經驗和謀略很可靠,與本人個性或魅力甚麼的絕對沒有關聯...!
「總之既然都來了,薰央想在安全的前提之下多調查一些,因為做得更多,搞不好會有更多獎勵嘛。」
 
「獎、獎勵?」
「可能會從摸摸頭讚美變成抱抱讚美吧?」
「...。」
芙蕊的腦海中浮現了自己死命掙扎,卻依舊被韓宇爵緊緊抱著稱讚的畫面。
 
她臉紅的低下頭嘟囔。
「...如果你堅持要調查的話,我是不反對啦。」
「那薰央就開門──」
話音未落,薰央的發言突然停了下來。
 
芙蕊也在同一時間感受到自已的胸前竄起一陣心悸。
就像是甚麼東西突然被抹除,她一瞬間感到自己變得有些空虛。
 
敵襲?她警戒的往四周確認,但並沒有看到可疑的地方,更何況她從剛才開始就一直開啟著魔力感知,有人一接近她一定會發現。
 
「……。」
薰央一動也不動的僵在原地,就像是突然被石化一般。
「?」
芙蕊好奇的注視著白髮女孩。
「…哥哥的『羈絆』消失了。」
薰央低聲的對芙蕊說道,口氣平靜的像個人偶一樣。
 
芙蕊緊張地走近,但薰央抬頭的表情格外冰冷,雙眼也失去了輝芒。
「快走,『我』,要消失了。」
「甚麼意思,你怎麼──」
 
一股龐然的魔力從薰央身上迅速外洩,明明方才還溫和安定的魔力泉源此刻正以排山倒海的氣勢從薰央身上溢出,就像是看到海嘯從遠處襲來的恐懼感,芙蕊恐懼的倒退了一步。
 
不到一秒,那股強大、未知且不詳的黑暗魔力,如同火山爆發般,從薰央的四周,以圓柱的形狀朝天際轟出。
 
待在黑柱中心的薰央猛然揮手,一條瞬間竄出的黑鞭在芙蕊完全無法反應過來的瞬間,從她的側邊狠狠地往地上劈去。
地板被黑鞭劈開一條冒煙鞭痕,薰央無神的眼睛瞪視著芙蕊。
 
「快...走──!」
儘管腦中一片混亂,芙蕊還是決定相信女孩的判斷,她猶豫著轉開頭,接著朝來路奮力跑起。
 
「呃啊啊啊啊!」
薰央在芙蕊動作後發狂大吼,雙手扶著頭不停扭動身軀。
 
魔力肆意朝天空轟射,瘴谷村本來就陰暗的天空被令人畏懼的黑氣給粗蠻汙染,整片天空漸漸成了渾沌的黑天。
 
卻在芙蕊還未跑出幾步時,林中已經竄過一道紅色閃電。
──是悠晴!
芙蕊頓時萌生一絲希望。
 
沒想到當紅色閃電晃到眼前時,芙蕊發現情況與自己想的截然不同。
她確實有感應到悠晴的身邊還有一個陌生的魔力,但她本以為是悠晴帶著俘虜或傷者移動,結果眼前的畫面正好相反,居然是悠晴被一個二階亞人拽著帶到面前。
 
亞人看起來渾身是傷,但那凶狠的眼神明顯在警告芙蕊不可擅動──似乎是最初入村時遇到的那個男亞人,但牠的獸耳已經消失,難道是偽裝成亞人的普通人?
 
「悠、悠晴?」
「...。」
悠晴看起來已經完全喪失了戰意,任由男亞人拖行著走向洞窟石門。

創作回應

路邊的野貓
兩邊的人馬都遭遇了危機呢[e15] 希望能順利解決問題><
2022-08-06 01:17:24
狼喃
><我也希望
2022-08-06 10:12:52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