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天堂之古代傳說-三章『旅商』

拉法 | 2022-08-01 04:21:42 | 巴幣 0 | 人氣 107

三章『旅商』
 
人物介紹: 姓名 / 性別 / 種族    年齡
七彩劍少  男   人類    19
旅行商人  男   人類   28
(不祥)    男   人類   31
 
 
此篇文章均屬於個人財產,仿冒必究。
(上一章摘要)
瞬間從床上爬起的劍少,卻不知自己已昏迷三年多,雙腳早已失去行走能力,走下床時還不慎摔落地面。
 
劍少:「我的腿?」疑惑的看著自己的雙腳。
 
但毅力堅強的劍少,用那全身的力氣爬、不斷的爬,等待慢慢的爬出門口時,看的到景象卻讓自己錯愕不已。
 
劍少:「這一切是怎麼回事?這裡到底是哪裡?」眼前出現的是荒涼的沙漠。
 
 毫無頭緒的劍少,只是一寐的瞪大雙眼看著這一切。
 
劍少:「媽~~~~~~~~!弟~~~~~~~~!你們在哪~~~~!!」又漸漸地昏迷過去。
 
<<故事開始>>
 
因為難過傷心愈絕的劍少,又加上長期昏迷,體質變得很柔弱,再度昏迷過去。
 
(隔日早晨)
劍少:「啊!!!」瞬間驚醒
  
被惡夢嚇醒的劍少,只想著如何逃離這地方,可是卻發現全身動彈不得,並沒被人綁住,而是因為長期沒有活動的他,四隻已喪失活動能力,而昨日又強行的動作,導致身體無法負荷,出現的副作用。完全無法整理頭緒的劍少,只好無奈的繼續躺在床上,看著油燈慢慢燃燒,一點一滴的燃燒。
 
劍少:((陌生的床鋪、陌生的天花板、陌生的房間、陌生的油燈))心中想著
劍少:((媽……..弟……你們在哪…..我好想你們))漸漸思念。
 
無法找尋家人的劍少,心中開始傷心不已,眼中泛著淚光,默默的哭泣,淚水不由自主的沿著眼角慢慢滑落,曾經快樂、溫馨的時光,母親所念的故事書,阿弟愛玩的木刀,如今眼前只有一片荒無的沙漠及少部分的回憶,不段想起過去的劍少,喉嚨開始哽嚥,心中的酸痛無法解釋。
 
劍少:((如果我有回去的話……或許就不會這樣了…..))默默哭泣。
『謎』:「你終於醒了」從門外走進一名不名人士,對著劍少溫柔的微笑著說道。
『謎』:「昨晚你的臉不斷的抽續又一直亂叫,想必做了很可怕的惡夢吧?」溫柔婉約的問著。
『謎』:「你先別亂動,你的右手曾脫臼過,現在也不清楚康復了沒,已防再度脫臼,你還是先躺在床上好好休息吧」。
劍少:「你是?」很疑惑的看著他。
『謎』:「我是一個喜歡到處旅遊商人,很多人都叫我們這種人為『旅商』。」
劍少:「我怎麼會在這裡?這裡是地獄嗎?」
旅商:「你還沒死,這裡也不是地獄,你已經昏迷很久了,是我把你救到這的。」
劍少:「我昏迷多久了?」
旅商:「整整三年多之久。」
劍少:「!」驚訝的臉孔看著旅商。
旅商:「那晚我恰巧經過風木城,卻看到它殘破不堪,以為剛攻完城,想進去找尋死者的遺物,並交還給他們的家屬,但卻發現裡面空無一物……。」開始回想3年前的事。
 
 旅商利用『心靈轉移術』讓劍少進入他的回憶之中。
 
(回想3年前風木城城內)
旅商:「怎麼回事啊!攻完城卻一個死人都沒有,沒死人就算了,連道具都沒有一個,今天真是衰到家了。」滿腹的抱怨。
旅商:「疑?」眼角瞄到損壞的內城門。
旅商:「運氣還不算壞哩!城主居然忘記修門,聽說城內有一個專門擺放戰利品的倉庫,這下
我可要好好的大肆收刮一番!」
旅商:「哇哈哈哈哈哈哈!!」像白痴一樣一直笑著。
(回到現實的房間內)
旅商:「之後我便進入內城門查看是否有死者」依然繼續說道。
劍少:((明明就是專門進去檢骨的撿骨商….))心中默想。
 
(轉回3年前風木城城內)
旅商:「終於被我找到啦!哈!」興奮的衝去緊抱著收納箱。
 
旅商豪不考慮的直接打開收納箱,裝滿金幣及裝備的光芒不斷向外射出,刺眼的讓人無法直視著。
 
旅商:「哇!發啦!!!這下子我終於可以償清負債啦!」
 
(回到現實的房間內)
劍少:「負債?」
旅商:((糟糕!))
旅商:「都怪那個騙子啦!」
旅商:「說什麼賭狗大全,百賭百中,害我損失幾百萬不算,還欠人好幾千萬金幣,真的是損失慘重」一邊碎碎念一邊掉眼淚。
劍少:((古人有云:賭金、賭銀、賭家當,賭到最後剩內褲。))心中想著。
 
(轉回3年前風木城內)
旅商:「疑?」
旅商:「右邊有個地下道?什麼時候有這個地下道的?」
旅商:((風木城主真賊,為了怕被盜寶物還特別製作了這樣的通道。))暗自竊喜
旅商:「算了,既來之、則安之,順道進去收刮一番吧。」很理所當然的說道。
 
  旅商順手的在手中喚起法術『火球術』來照亮暗道,而經過一段的長途跋涉後。
 
旅商:「馬的!這通道怎麼那麼遠,一路都沒有路燈就算了,連地面都又黏又臭,牆壁又都是發霉、又是水的,真是髒死了!!」滿腹抱怨的說道。
 
(回到現實的房間內)
劍少:((又沒人叫你進去….)) 心中想著。
 
(轉回3年前風木城內)
  又經過長途跋涉一般後。
 
旅商:「終於被我找到了吧!哇哈哈哈哈!」雙手插著腰自得其樂的說道。
旅商:「想必裡面的寶物一定比外面的還要好,並且更多!沒錯一定是這樣,不然怎麼可能沒事製作個暗道。」
 
  興奮的推開大門,可是卻怎麼推也推不開。
 
旅商:「這門是怎麼回事啊!打都打不開!」氣憤的說著。
旅商:「好!看我的厲害!!!」
 
此時旅商嘴中開始念念有詞。
 
旅商:「喝~!!!終極法術『流星雨』!!!!!!」
(回到現實的房間內)
劍少:((哇!傳說中的高級10級魔法))
 
(轉回3年前風木城內)
  此時風木城外的天空開始變成火紅色,所有的雪白的雲朵皆被染成血紅色,這時空中還不時發出巨大的聲響。『轟!!』(打雷聲) 隨即既開始掉落像米粒般大小的隕石。
 
旅商:「哇哈哈哈哈!!看這次你破不破!早點被我推開,就不用被摧毀啦!」
  
經過一分鐘後
 
旅商:「疑?」
 
又經過一分鐘後
 
旅商:「疑?怎麼門一點都沒有動靜……。」
 
((此刻的城堡外面))
蜥蜴人:「啊~~~~~!!」
高崙石頭怪:「喔~~!!!」
狼:「ㄠㄨ~~~~~」
妖魔團隊:「哇~~!!!!!」
 
風木城外所有的怪物都發出了淒涼的叫聲。
 
旅商:「奇怪怎麼沒效?」看著毫無動靜的石門說道。
旅商:「既然如此!嘿嘿嘿!我就拿出我最自傲的魔法看看你稱不稱的住」
 
嘴中又開始念念有詞
 
旅商:「喝~!魔法解除!『魔法香蕉樹』!不,念錯了,『魔法相消術』!!!」
 
 過沒多久門開始緩緩的移動。
 
旅商:「你終於肯俯首稱臣了吧!」
旅商:「哇哈哈哈哈哈!!」又開始白痴般的狂笑。
 
 等待門完全打開後,裡面的景色卻是讓人看的膽戰心驚,在寬闊的房間裡,牆壁上畫了滿『魔法封印』的圖案,天花板則用魔法寶石排出巨大的『聖結界』,地上則有許多死亡已久斷頭破腸的地獄犬及五支不全的犧牲者,房間正中央有個巨大的石板,石板上方的封印之石已經破碎散落一地。
 
旅商:「這裡!曾經這裡到底發生過什麼事情?」帥氣的臉龐,依然無法隱藏住驚恐的表情。
旅商:「看來這裡是不會有寶物了。」
 
失望的旅商正準備回頭時,發現躺在石堆裡的一隻手臂,在許多屍體旁有個斷臂也不奇怪,只是這手臂還有肉色,所以顯得格外異常。
 
旅商:「疑?石堆中怎會有一個完整的一隻手?拉出來看看好了。」
 
說完既抓住那隻手用力的努力使出吃奶的力氣極力將劍少拖出來,此時突然『喀!』的一聲。
 
旅商:「……………..」滿腹尷尬的表情。
旅商:「看這人還活著的樣子,可是命在旦夕不救不行。」
旅商:「喝~!法術『中級治癒術』!」
 
手臂依然是脫臼的狀態,只是臉色回覆了些血氣。
 
旅商:((這樣應該沒問題了,先帶他到我的小屋休息好了。))心中想著。
 
抱著行走時脫臼的手臂呈現異常搖晃,隨風飄搖,當行走到城堡外時,因流星雨受傷的怪物已聚集到城內門口
 
旅商:「哪裡來這麼多怪物啊….!」
旅商:「喝~!瞬間移動術~!」
 
(回到現實的房間內)
劍少:「……………….原來我的手是你用脫臼的….。」
旅商:「說什麼傻話,我可是救你一命的人也」
劍少:「…..話是沒錯啦..難道不能用溫柔點的方式嗎…..」
劍少:「疑?」感覺身體不太對勁
劍少:「我的身體?突…然………好…喘……呼..呼」不停的喘氣
旅商:「因為長期昏迷,所以你的體力會流失特別快,連講話都很吃力這是正常的現象,所以你繼續好好休息吧」
旅商:「對了,我都還不曉得你叫什麼名子?」細細溫柔的問
劍少:「我叫做………七彩...劍少…….那你呢?....」無力的回應著
旅商:「我是神!」右手有力地拍著胸部,堅定的回答
劍少:「呵呵呵……你….是神…我就是….阿諾史瓦基格….」漸漸的沉睡
 
神並沒有多做解釋只是溫柔地傻傻的微笑著看著劍少熟睡
此篇文章均屬於個人財產,仿冒必究。
2014年3月27日中午12 : 20分
刺眼的陽光從窗戶的玻璃透近來,彷彿就像一道透徹水流晶瑩剔透,陽光地剛好照射在劍少的身上
 
劍少:「好耀眼的陽光,害我都不能繼續休息了」精神飽滿的樣子
 
我努力的不斷嘗試讓手指動起來,不過卻依然毫無動靜
 
劍少:「呼~~沒想到動根手指頭都這麼困難」流著汗小喘氣的說
 
 我閒閒靜靜的躺在床上仔細觀察小木屋的擺設,不是很大的小木屋裡只有很簡單的擺設,木屋中央有個可愛的小圓桌及看起來很堅固的方形木椅,門口就離床鋪不到20步的地方,門口的對面剛好有個擺飾櫃,櫃子裡擺滿的許多各式各樣的名酒及茶葉罐和各式各樣的魔法藥水,木屋內只有兩盞油燈,一盞剛好在床鋪旁另一盞則在圓桌上,簡單的擺設令人有舒適及放鬆的感覺很溫馨,不久後木屋的門被打開,打開的門剛好擋住我的視線無法直接觀察,此時熟悉的聲出從門後傳出來
 
神:「劍少!我替你找到一個治療師,我走到隱藏之古才終於找到人煙,聽說他的醫術很強,那裡所有的病患都是他醫好的說!」興奮的說
劍少:「喔~!這麼厲害啊!」
 
見治療師走到我的身旁開始觀察我的身體,治療師用那專業眼神檢查我身體的任何一個部位,熟練的手法輕輕敲著我的關節並看我是否有無反應,最後他注意到我脫臼的手臂,眼神變的很驚訝
 
治療師:「你的手臂因為脫臼後又沒有做正常的復健,所以關節部分已經結合在一起,現在就算能動但是脫臼的部分也無法彎曲,就古老的醫術必須在一次將關節脫臼後從新接上」
劍少:「哇~!那不是很痛!」
治療師:「不過遇到我你大可放心,我會讓你在毫無痛楚的情況下使你回覆正常」專業的回應
治療師:「請旁邊這位先生避開點好嗎」命令的口氣
神:「好的」
 
 神避開後治療師嘴裡開始念著咒語,咒語的內容似乎很長很困難,只見治療師念的滿頭大汗,不久後我的身體開始發出淡藍色的光芒,光芒包圍住我的全身,頓時感到很溫暖好像又投入母親的懷抱一樣,過沒多久我感覺到身體開始慢慢上升,漸漸地光芒從藍色開始轉變為白色,此時!治療師突然停止了咒語,我的身體也因此突然摔落在床舖上
 
劍少:「痛~~!治療師你不能用溫柔點的方式嗎….」手按著肌椎骨不滿的說著
劍少:「疑!我可以動了也!好神奇的醫術!治療師謝謝您唷!」驚喜樣
 
可是治療師並沒有回應我,只見他緊張的將神給叫到木屋外
 
(木屋外側)
神:「發生什麼事情了!?」
治療師:「他的體質很特別並不是一般人的體質,過去我再幫患者醫療時並不會有這種事情,也不會馬上就能康復,但是他…你剛剛也看到了吧」
神:「嗯!那你所謂的不同是指?」
治療師:「剛才的白色光芒不但反彈我的回復魔法,而且也開始自我治療,那是他身體的自我回復機能」
治療師:「那種純潔透徹的白色光芒我只看過一次,那是我小時後11歲那年外出鍛鍊旅行遇到的事情..」開始回想中
 
三章 完
 
預告:下一章  治療師的過去回憶。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