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黎蒂恩史詩-第五章:秘境

天琴 | 2022-07-24 14:27:30 | 巴幣 2 | 人氣 112

連載中說書人:秘銀史詩集
資料夾簡介
這是一篇在酒吧聽故事的故事(?),全篇以酒吧老闆的自白來推進,無旁白,為說書人系列第一彈。

前言:來自柯墨爾同鄉的惡意襲來。成功逃脫危機後,英雄們利用聖槍的力量擊破了追兵,用搶奪來的海盜帆船繼續完成北上的旅程。

上一篇:征途漫漫



第五章:秘境


早安,旅人,願雅納的光輝與您同在。
昨晚故事說到哪了?對,北上航海!

航海時除卻最初的興奮感後,海上的一切是多麼的枯燥乏味。

當然,如果拿貝亞蘭險惡的自然環境相比,單單海上漂泊的枯燥又如何?
若沒有聖槍在手,貝亞蘭之行將更加兇險萬分⋯⋯



有句話說的好:一生步行土壤的感受比不上在渡海後踏上大地的喜悅。
我們沒辦法深刻的瞭解這句,直到有一天突然被迫在海上生活個數日,有可能數周,甚至數個月。

雅納的光芒還在含蓄的蘊釀在遙遠天邊時,海鷗就捎來了陸地的信息,柯墨爾被打入夢中的聲聲浪濤喚醒,他走靠近了甲板並且看見站在船頭,那個正手扶著桅杆、沉默而美麗的背影,當柯墨爾上前關心詢問她內心所思之事,她只是默默的往前一指。

陸地!再也沒有比這消息更令人振奮。

已經開始在無止盡的波濤中開始讓暈浪成為生活的一部分的騎士們立刻精神飽滿的跳起,行囊裝好、迫不及待的看著逐漸在他們視線內越來越巨大的大地景色,直到踏上了藍其莫爾港的那一刻,內心仍舊充滿著踏上大地的喜悅與感激。

諷刺的是,在來到血石邊疆的邊界看見眼前的貝亞蘭森林,那個彷彿籠罩在某種神祕夢幻的泡沫中的貝亞蘭森林,每一株草、每一朵花的尖端都像晶瑩剔透的玻璃製品微微的耀著點點虹光,深不見底的樹蔭深處有些明亮誘人、有些暗的仿彿夜色,顏色鮮艷的昆蟲爬在樹皮上,然後被從花朵中央竄出巨蛇一口吞掉,等各種奇異現象存在的貝亞蘭森林。

他們心裡大概想的是:還是回海上比較好

其中一位騎士鼓起了勇氣踏出第一步,一步、一步、再一步,慢慢的往森林內走去做基本的斥候偵查,他的每一個腳印都發出點點燐光恍如飄空的火花,後方等待的每個人都看的目瞪口呆。

偵查結束了,彷彿過了三刻的時間,根據觀察情報,這個被稱為夢遊者平原的區域,往西北再小一段路程,可以看到一條河川,只要順著河川逆流北上,就能抵達貝亞蘭大河,只要他們幸運就可以順利再大河的西邊找到森林精靈建立的林中射手堡壘。

箭在弦上不得不發,這支朝聖隊伍鼓起勇氣踏出第一步,走進了貝亞蘭森林。

其中一個騎士有寫過日記記錄過他們在貝亞蘭的經過,他寫道:
喔,真神在上,這個被夢境所包覆的地方,但是萬物卻彷彿永不沉睡,銀白色的樹皮上開著飄出芬芳的花,垂下了流蘇般的葉鏈,地上的草叢就像波光粼粼的海面般波動,被稱為暮塵的發光物像從天花板剝落的砂屑般從天上、樹上、花上與各種動物身上飄逸落地,天上掠過四翼的鳥雀、花上漂浮搖曳的鬥魚,風拂過時,蒲公英般的金色花朵被風吹起,彷彿吹出了各種形狀的龍捲,沒有一個常識在這裡是可用的,你認知的世界規則在這裡是崩壞的。

黎蒂恩高舉著聖槍,舉過了頭,雙手緊握,神色凝重,站在隊伍的最前頭開路。

她和其他人都可以感受到亞爾鐸聖槍有某種神奇的能量,正在一路上庇護著他們,這時候,這東西更像個護身符,產生一種讓萬物失色的璀璨光芒,耀眼如萬面鑽石,散射出最完美的光譜,貝亞蘭威能無比的森林鳥獸,也在這光芒下折服、退縮。

突然一聲尖嘯聲劃破了整個夢遊者平原的寧靜,七彩的鳥雀都被驚動飛起。

霎時間從無數個巨大岩塊中迸開裂縫,跳出的是有成人一般高大的詭異猩紅巨蜥,頂著扇形如骷髏般的頭部,沒有雙眼僅有龍一般的血口還有鐮刀般的六支腳,對著警戒起來的黎蒂恩一行人吼出了讓雙耳疼痛的無法忍受的超級高音,接著不敢置信的是,這生物竟然在目瞪口呆的眾人面前活生生的從身體中間撕裂開來,劈哩啪啦的噴出各種汁液後,分裂出兩個一模一樣的個體,張開血盆大口發出威脅聲響。

那是一場經典的大戰,但不是戰士與戰士之間的對決,而是獵人與獵物的追殺。

這個被稱為龍蠍的可怕怪物,雖然看似野蠻原始的野獸,卻有著狼般的敏捷與狡猾,那蛇皮一樣的身軀一下滑到大樹上,一下又爬在另一邊的草地上,騎士們機警的聚集在一起,將黎蒂恩與柯墨爾包圍在中央,冷汗直冒,緊緊握著劍把戒慎恐懼,兩隻龍蠍在這包圍網的外圍不懷好意的迂迴、迂迴、再迂迴⋯⋯

突然一隻龍蠍迅雷不及掩耳的滾了一圈然後朝黎蒂恩飛撲過來,其中一騎士就在那幾乎眨眼都無法的撿骨眼間立刻伸出雙手精準無誤的抓住了龍蠍那鱗片分明的龍腹,然後狠狠的摔過去,龍蠍正好不偏不倚的飛過另一端把另一隻龍蠍撞倒到地上,兩隻在地上滾出了幾圈塵埃,碰的一聲撞到了後面的一棵銀白大樹,另二位騎士見狀立刻快速的衝上前一劍刺進龍蠍柔軟的腹部,白刀進紅刀出,野獸屈服在人類武威之下,但是卻也從口中噴出最後一抹帶著利齒的毒沫,噴濺到一位騎士的手臂、腐蝕透了衣物並啃咬了他的皮膚,他立刻倒地大叫。

黎蒂恩二話不說,立刻攙扶起這位受傷的忠臣,吃力的繼續前往,這趟旅程恐怕會變調,恐怕第一個犧牲者就要出現,就在這時出現了一道炫目的白光,伴隨著許多美麗白色駿馬,與騎在之上的人,戴著鹿角與玉石的黑布頭巾,穿著有羽毛流蘇邊布衣的俊美之人,背著弓箭,出現在他們面前。

精靈來了

是的,總是不遲到,總是不早到,他們會在最需要他們的時候出現。

森林精靈平常不歡迎外來者,他們會有巡邏隊專門監視森林,並且將不明的入侵者或迷路者請回去。
但是這位叫凱希斯里雅的精靈遊俠卻是有著特別的目的而來的。

他頂著象徵著遊俠的白羽冠,藍寶石般的雙眼凝視著攙扶著傷兵、眼神堅定的黎蒂恩,然後用那深邃優雅如貓頭鷹般磁性的聲音說道:「來自南方的進行隊伍,汝等身上有著神祕的記號,來自遠古的門戍留下的印記,他發射了光芒與訊息傳到了北方的*瑰稜茨,並且造成巨大的震盪響徹整個貝亞蘭,我們奉命來此迎接,謁見吾等首領、並為汝等療傷。」

他迎接這支隊伍來到森林精靈國度,與精靈的首領娣門瑞瑟見面,並且給首領展示了傳說中的亞爾鐸聖槍。這支在數百年前由門戍族使用神秘的科技為秘銀大帝夫婦海雷爾與貝麗拉所打造,賦予他們無往不利的戰力,統一便建立起大阿雅納薩帝國,並且用這槍幫助森林精靈擊退無畏巨獸的摧殘,而森林精靈預言到阿雅納薩帝國分裂的危機會再次到來,日後必定會援助重新持槍者復國作為回報⋯⋯

然而此時娣門瑞瑟卻遲疑了。

她紫色的雙眼看著眼前堅定的站立著的黎蒂恩與柯墨爾,感受到了宛如當年海雷爾與貝麗拉所散發的魅力、勇氣與信心,然而也感受到一種彷彿從那遙遠陰暗的未來傳來的預感,那畫面好像一絲沐浴在雅納光芒下滴水的蠶絲線,慢慢地乾涸,然後斷裂開來──

這實在看起來不是什麼好徵兆

娣門瑞瑟帶領黎蒂恩和柯墨爾前往門戍族在精靈國度內建造的一座高塔,白色如銀鑄的高塔,從遠處看幾乎沒有形體,靠近後卻彷彿從反光中慢慢現形,這就是門戍族的回憶之塔,這也是最後聖槍鑄成的場所,娣門瑞瑟要求她們在這座高塔中完成所謂的「鎔鑄」儀式,讓聖槍的能力能夠真正的重新解放。

他們接受了奉獻的鮮花與晶石、穿上了紅黑分明的精靈儀式服,一步一步的踏上了翡翠與瑪瑙砌成、安靜的浸泡在圓形水池中的階梯。

做了虔誠的禱告後,將整隻亞爾鐸聖槍、雙手捧著莊重的放入階台上融鑄模槽裡,整枝槍頭,彷彿化成了某種直接來自白日本身炎熱、純淨、光明的閃亮甘露,閃耀的就像直視雅納金光,直到整個世界都淹沒在白色之中。

然而毫無預警之下,他們睜開雙眼,卻發現自己在一片火海的皇城中醒來⋯⋯





米斯林亞薩斯受到攻擊了!但是是怎麼回事?兩人發現各路人馬都有,三個諸侯的旗幟高掛著,人馬吵雜,雙方的巨型投石機互相的丟擲石塊,城牆開始在巨大撞擊聲中崩毀,一片旗幟隨著風飄盪在他們面前,並且完全不敢置信──是秘銀大帝最初的旗徽,難不成他們穿越到過去了?

快速的經過了毀壞的城門、在一堆著火的屍體下,可看見倒在樹下的一位堅強的女戰士,和一位扶持著她的俊美男性,他們的容貌都曾被做成雕像被無數後世景仰過,因為正是秘銀大帝海雷爾與貝麗拉。

海雷爾輕輕的摸著貝麗拉白皙的雙手,然後柔聲的說道:
「安息吧,我的愛,我們的使命已經完成,我們失去了不停在我們身邊並肩作戰的兄弟,但我們拯救了我們的國家,如今,我也要在歷史中慢慢地淡化,願我們的離別給予我們內心不捨與遺憾,如此我們彼此才會更互相珍惜…」

驚天一聲!整個城鎮就爆炸開來,但是更驚訝的是,那轟天滾滾而來的火與雲突然瞬間失去了顏色與動作
石頭凝結在空中、人與馬呆住一般的維持自己原本的動作定在原地、世界整個定住了,現世沒有任何一種語言能形容那種奇異的現象,黎蒂恩與柯墨爾舉著槍僅僅的依靠對方的背警戒的看著四周,完全無法相信自己所看到的事情與景象。

突然一團黑色的濃霧在空中戰慄暴躁的抖動,左右迴盪好像滾動的雲層,然後還帶點塵埃、風雨,慢慢滾動、變大、滾動、變大,直到它凝聚成一個全身烏黑、完全看不清楚輪廓的黑色巨人,朝著他們像猛牛一樣的衝來。

這一切,都沒有其他人有過一樣的經歷,都是直接來自柯墨爾親筆寫下的內容,他將這未知的怪物稱之──「德哈卡」,一種傳說中會吃掉時空穿越者的魔物。

他沒有寫下跟這怪物打鬥的詳細經歷,僅僅提到這怪物怎麼追逐他們穿越阿雅納薩的高山、大海與城堡,從無數河川中飛躍而過,騎士隊停滯的奔騰中穿越而過,他們贏得了一場艱苦、困難、充滿著光怪陸離之事的戰爭,而他們從回憶之塔甦醒後,除了那追逐不捨的駭人黑影外幾乎什麼都不記得。

縱使傷痕累累、身心疲憊,勝利依舊賜給了試煉通過者,而在那塔的秘銀模具上,重新熔鑄完成後的亞爾鐸聖槍,輝光萬丈淨如湖冰,彷彿剛從門戍族的熔爐中凝聚了群星之芒、雅納之輝和錫瑞之光,鑽石寶石珍珠都失去色彩,這極致工藝中的極致,讓精靈們都忍不住低下頭,祝福並接受這兩位勝利者,將成為阿雅納薩帝國的再次復興者,秘銀大地的光輝將光耀整個雅拉,再一次的。



朋友,如果黎蒂恩的故事有告訴我們什麼人生大道理,大概就是萬事起頭難、只怕有心人。
而什麼人會思考到神諭的王者其實就藏在一般平民之中,而且還是兩位?

但那又如何?這只是一個契機、一個機緣、一個機會。

有人說機會給有準備的人,有人說機會都是隨機碰運氣的,有人說機會是命中註定的。
那我是怎麼想的呢?

看著黎蒂恩和柯墨爾這兩人的傳奇史詩,我覺得──
機會,是給願意接受試煉的人

而當森林精靈們終於同意成為黎蒂恩與柯墨爾的盟友、給予支持和派兵增援幫助、並且給他們的十七位騎士進行長時間培訓時,黎蒂恩與柯墨爾也在思考怎麼把這能一起並肩作戰、復興帝國的機會,也餽贈給廣大阿雅納薩帝國的人民百姓、貴族平民?而他們是否也能夠接受這種試煉呢

下回我就會提到,他們怎麼在黑格蘭廣場的騎士對峙大會中,為一場驚天動地的復國之戰吹響第一支號角。


下一篇:第六章:真皇降誕

*瑰稜茨國度 的精靈語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