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天堂之古代傳說-序章『決戰』

拉法 | 2022-07-19 17:48:01 | 巴幣 2 | 人氣 120


序章『決戰』
人物介紹: 姓名 / 性別 / 種族    年齡
七彩劍少  男   人類    16
肯  瑪琪  女   人類  41
獨承亦祥  男   妖精  21
「心目中的『天堂』。在我心中的天堂就是不斷的追求刺激、新鮮感,我討厭一層不變的生活,在愈雜亂無章的生活裡,我愈能享受到固中樂趣,所以今天起我將立志,不再只當拿著匕首的少年。」一個矇懂無知的少年在英雄塚前的一個誓言。但沒想到一個少年的一個理念,卻造就整個混沌世界的變遷。是更大的災難?還是一個轉機?一切都在這個少年的手中展開來。
 
<<故事開始>>
 
在世界大陸的東北方有個培育出不少名騎士的小村莊。村莊周圍被寬廣的樹林填滿,在密不透風的樹林間可些許看見一條往光明的小道。由於侵略者遍佈整個樹林,所以在各各村口隨處可見警衛在守備著,可是對於貧窮的村莊根本無法建立起大型的圍牆防範,只有幾枝簡陋的樹枝圍成圍籬樣,因此偶爾會有些小型的侵略者偷跑進來,偷吃掉小孩的手腳或家禽。
 
在這樣的生活當中,一位單身母親不顧村人的建言,堅持生下這對雙胞胎。在當時村莊正值壯年的男人大多為了討生活都以到離大城市較近的地區做生意或出海討生活,賺取家用。剩下的男性不是老人就是小孩,幾乎有三分之二的人口都是女性居多。雖然在村口都有警衛駐守,但充其量不過只是上了年紀又懂些武術的老年人罷了。所以為了保障小孩的安全,大多村人都索性不在生小孩。可是唯讀這位母親依然的堅持,或許跟她曾經在夢中看到過一個怪異的景象有關。她在知道自己懷胎不到三天變夢到這樣的景象,可是村人都沒人相信,不然就是認為只是場夢不以為然。她這樣的敘訴自己的夢:我走在一條黑暗的道路上,過沒多久變看到前方有兩條有顏色的道路,一是泛著紅光血色斑斑的鮮紅道路,一是泛著白光純潔無暇的聖白道路。我選擇了白色的道路繼續前進,走到底後便看見一個嬰兒床上躺著個小嬰兒,嬰兒那甜美的笑容讓我不自覺的將他抱在懷裡,但在此刻!剛走過的道路後方,突然出現那條鮮紅的道路,不停向這衝來,並沿路蓋過那條聖白的道路!我被這景象嚇的愣在原地,動也動不了,只見那鮮血般的道路不停向我這衝來。
 
 
2010年10月25日早上6 : 30分
(銀騎士村莊)
我依然像平日一樣出去狩獵來貼補家用,在這個世界野獸的毛皮以及肉是最有利用價值的東西。正要出村口時聽到一些村人在討論事情,於是我好奇的向前靠近偷聽。
 
村人A:「聽說今天風木城又要將要展開一場你死我活的城堡爭奪戰。」交頭接耳的說道。
村人B:「是阿!而且還聽說這次攻城的勇士們格外的多說。」談論的興致勃勃。
村人C:「說不定這次風木城有可能淪陷。」一人一句的討論個不停。
村人們異口同聲的說道:「是啊,是啊。」
村莊警衛:「你們在交頭接耳討論什麼!」大聲的罵著。
村莊警衛:「告訴你們,這次雖然攻城的勇士比以往多出好幾倍,但是這次風木城主也已經有更完善的守城計劃。」
村莊警衛:「平日風木城主帶你們不薄,今天居然隨意猜測風木城會淪陷,你們到底有何居心!」憤怒的大聲斥責著。
 
 村人們被警衛嚇的一轟而散,而我也趕緊逃離現場,雖然並不是第一次聽見風木城攻防戰,但是這次卻格外興奮,或許是前些陣子由村人口中聽說的事情吧,據說風木城內有個隱藏地道,就藏在一個相當詭異的房間裡,謠傳地道裡面封印著一位大魔王,而這大魔王的力量足以毀滅亞丁大陸100萬次都不止,在他被封印起來前曾經放話,只要將他封印解開的人,就可得到他一部份的力量,與他一起來分享統治這個世界。好奇心如此重的我當然是非去瞧瞧不可,而且再想想那萬人爭城的景象,想必也是刺激無比,所以這次我非走一趟風木城不可。
<一個多小時後>
走了1個多小時我終於到達風木城城外,本以為已經開始攻防戰,但望眼過去觀察,攻城的勇士卻都還沒到達,不過此時風木城已備戰完全,風木王令將千名妖精整齊劃一的排程3排,各各手持弓箭站在城牆上,另外令百名騎士,將風木城門擠的水洩不通,其中有數名法師摻雜在其中,已增強防禦實力,則有少部分的法師躲在尚未關閉的城門後方,展現出一付來則死的氣勢,而守城總人數過多到根本無法清楚算出。
 
劍少:「哇~!好壯觀的場面」不自覺的由口中喊出。
 
 20樓高大的石砌城牆、一體成型的宏偉城門,整體美感上,完全看不出有任何缺陷,矮小的我,靠近一看,更顯得城堡雄壯威武,真不虧是天下第一建築師所設計的。
 
劍少:((如果有一天,我也能像那樣,英姿煥發、冠冕堂皇的站在城門前守城,該有多好。))此時小小的崇拜心智,卻造就未來無數偉大的英雄事蹟,只是還年幼的劍少,想當然並不清楚。
城堡警衛:「小孩子!這不是你該來的地方,快滾!」非常凶惡的眼神目視著劍少。
劍少:「!」被突如其來的聲音,給拉回現實。
劍少:「什麼小孩子!我才不是呢!」生氣的反駁。
劍少:「有膽我們就來單挑阿!」對著城堡警衛放話。
城堡警衛:「呵!年紀輕輕口氣倒不小,看我打的你落荒而逃!」嘴中說道時腳步已開始向前走。
 
 城堡警衛慢慢的走向劍少,順手將配劍慢慢拔出,故做姿態的想威嚇劍少。
 
劍少:「我看你才準備要嚇到掉褲子!」 不服氣的說道,並還將中指高高舉起。(\_/)凸
城堡警衛:「什麼!」本打算只是嚇嚇小孩子,但是聽到此話後顯得怒火中燒、心中極度不平衡。
城堡警衛:「受死吧!」雙手握劍、怒髮衝冠的說道。
警衛隊長:「別跟小孩子鬥了,我們還有要緊的事情要辦。」另一名警衛攔住了城堡警衛的手。
城堡警衛:「小孩子不給他點教訓,他永遠不知好歹。」厭惡的表情說道。
 
說著時,城堡警衛就已將刀鋒,對準我的胸膛準備砍下,毫無任豪實戰經驗的我,根本來不及做出任何反應,只是呆滯的站在原地一動也不動,但就在此時突然一個聲音出現。
 
守護騎士:「你們在做什麼!!」大聲怒罵著。
守護騎士:「守城時間居然嬉戲!無條件斬首示眾!!」拔出配劍。
守護騎士:「喝!!」拔刀、揮刀加收回,完全是一氣喝成。
 
在一瞬間城堡警衛已經人頭落地,其速度快的完全看不清楚,只見刀光一閃後一顆血淋淋的人頭倒臥在地。
 
守護騎士:「身為隊長居然如此放任隊員!一併斬首。」一步一步慢慢的將距離拉近說道,並使警衛隊長進入自己的劍氣範圍。
警衛隊長:「哇!!我沒有,拜託,不要殺我。」全身害怕顫抖的跪在地上乞求。
 
突然一隻雪白有力的手臂,擋住了守護騎士的揮刀動作。
守護妖精:「大敵當前,斬殺我方將領乃一項大忌。」雙眼直視著守護騎士警慎的說。
 
守護騎士聽完後,相當不悅的將手離開配劍。
 
守護騎士:「既然如此,暫且饒你一命,但事後你一樣難逃盟規嚴厲的處罰!」斥責的聲音,讓在場的每一個人,皆警惕萬分。
警衛隊長:「是的,長官,感謝長官不殺之恩!」很有禮貌地起身道謝。
 
我看見解除已危機,不由得喘一口氣,此時守護妖精慢慢的走到我面前。
 
守護妖精:「小朋友這不是你該來的地方,快點回家去吧」
劍少:「我才不是小朋友呢!」生氣扮鬼臉吐舌頭
 
只見守護妖精及騎士並沒有回應我的話,就漸漸的走回城堡,雖然撿回一條命不過並無法打消我的好奇心,我依然努力在城堡周圍找尋可以進去的入口,在我不屈不饒的精神下終於讓我找到一個不是很大但是剛好我可以通過的洞,不過這個似乎是狗挖出來的洞。
 
劍少:「我一定要站在至高點觀看這場空前戰役」站在狗洞前興奮的握著左拳頭
 
此刻天空突然飛來一個不明物體。
 
劍少:「那是什麼?」滿心疑慮的看著天空的物體。
劍少:「這不是我家養的白鴿小啾啾嗎,怎麼會到這裡來?」
劍少:「咦?他腳上綁的是什麼東西?」注意到白鴿的腳。
 
我隨手拿出身上的小刀割斷綁在腳上的繩索。
 
劍少:「喔,原來是為我送信來的,來看看裡面寫些什麼吧。」嘴中細細的念道。
 
我用小刀緩緩地割開信封口,將信紙取出,開始閱讀信紙的內容。
 
(信紙內容)
母親:「死猴細因仔!跑哪去鬼混了!你阿弟都快餓死,還不回來!明知道父親已經不在,阿弟年紀還小,家中只剩你可以幫忙,父親臨死前還特別交代你一定要好好保護這個家,你現在還給我每天出去鬼混,還~!不~!趕~!快~!給~!我~!死回來!!!」
 
看完信紙後只感覺到背部寒冷無比,寒風吹過身體還會不時顫抖一下,不過我真的很想觀賞這場憾人心旋的戰役,並在去尋找那個通往神秘地區的地下道,雖然明白回家後一定會被毒打一頓,但為了滿足心願,我還是硬著頭皮,繼續堅持下去。
 
2010年10月25日上午11 : 30分
透過我敏捷的身手,逃過每一個警衛的法眼後,終於讓我找到一個最佳的觀賞地點,就是在城堡的屋頂上
 
劍少:「我想趴在這應該不會有人發現吧」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終於讓我等到開戰的時候了,我趴在城堡屋頂上偷偷觀賞這場萬人爭城的戰役,過不了多久遠方出現一大隊人馬緩緩地前進,少說也有千百萬人
 
劍少:「哇!這次攻城的人數真多!真興奮~看看這次風木城要如何完美的抵擋外敵,看來這次風木城生死未卜」
 
不過攻城隊伍慢慢的接近後,仔細觀察隊伍卻發現有點不太對勁
 
劍少:「那些人?看起來真令人有種不寒而慄的感覺,而且………」
警衛隊長:「喂!!你怎麼還在這裡!?」大聲的叱喝
警衛隊長:「你剛剛害我在眾人面前顏面失盡!現在我要拿你的命當底償!」緊抓著劍少的衣角
劍少:「哇~~~!」害怕的拼命亂動
 
『砰!』我用力的踢他一腳後,迅速逃離了現場。
 
警衛隊長:「那個死小孩…….踢的….真準…..」雙手用力壓著下體
劍少:「呼~差點就被沒命了」
 
  在慌忙的逃跑中,無意間跑到一個房間裡。
 
劍少:「咦?剛剛跑進來沒注意到,這個房間跟其他間的房間格局好像不太一樣,難道這就是謠傳有隱藏地道的房間嗎!?」一臉疑惑又興奮的樣子。
 
在房間內的天花板四角落都有四隻不同的怪物,左邊是蛇女、右邊是冰原老虎、前方的是火鳥、後面這隻的是龍龜,這四隻動物的感覺好像是在守護這房間一樣。我不斷努力的在這尋找神秘的地下道,不過就是怎樣也找不出哪裡有暗門,這時外面突然發出慘烈的廝殺聲。
 
哀嚎者A:「哇~~!救命阿!」
哀嚎者B:「啊~!丫~~~~~~!!!!」
劍少:「怎麼叫的那麼淒慘….好想趕快出去看喔~~,不過愈是找不到我愈要找」興奮著笑著
 
辛苦了好一陣子終究找不出暗門到底在哪,只聽見外面的哀嚎聲愈來愈小聲愈來愈稀少,我想可能是快要打完了吧。
 
劍少:「找尋好久始終沒有成果,這地道真的存在嗎?該不會真的只是隨便謠傳的吧!?」
劍少:「真是的害我找那麼久,連我想看的攻城戰都放棄不看了說」心中滿腹的怨悔,臉上的表情其臭無比。
劍少:「算了~反正媽也在等回家,我快回去以免讓他擔心吧!」。
 
正當要回頭之時。
 
劍少:「前面這位是!糟糕被發現了!快跑!!!」緊張的正要逃竄。
守護騎士:「你怎麼會在這裡!?還不快走,這裡要被攻陷了」抓住著我後方的衣領高高舉起。
劍少:「攻陷?怎麼可能?」害怕緊張又好奇地問。
守護妖精:「總之你快走就對了,這也不是你該來的地方」說完後隨手放下劍少。
劍少:((雖然很不甘願,但是他畢竟救過我一命,就暫時聽他的話快走,反正我剛好要回家))心中默想。
劍少:「對了~!恩人!我該怎麼稱呼你」走著走著轉身大叫著問。
亦祥:「你可以我叫亦祥」擺出裝可愛的勝利姿勢自我介紹 (^.^)V。
劍少:((這人真噁心….))心中默想。
 
正當要走到內城門門口時,大門突然磅!!!的一聲倒塌了,濃密灰塵瞬間揚起,房間頓時呈現迷霧般的景色。
亦祥:「快過來!那邊不能走了!」非常緊張大聲的叫著。
劍少:「咳!咳!你說什麼阿!」被灰塵嗆到眼睛又根本張不開。
 
序章 完
 
預告:下一章  風木城的淪陷。什麼!!是誰做的?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