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黎蒂恩史詩-第四章:征途漫漫

天琴 | 2022-07-15 18:11:39 | 巴幣 2 | 人氣 92

連載中說書人:秘銀史詩集
資料夾簡介
這是一篇在酒吧聽故事的故事(?),全篇以酒吧老闆的自白來推進,無旁白,為說書人系列第一彈。

前言:聖槍神選之人的身分不足以平息內亂,試煉的苦澀將深刻伴隨,他們需要可靠的盟友,而命運的指引來自北方

上一篇:諭示北方



第四章:征途漫漫


夜色深了⋯⋯大雨一時半刻也不會停的,恩,至少今晚不會。

投宿?真是的,既然要投宿早點說,雖然餐廳要關門了,但店主可還沒休息。你知道我喜歡跟投宿的客人打成一片,因為他們都喜歡我的故事。

當然,沒有一個比黎蒂恩的史詩還精采,彷彿親身經歷⋯⋯

我在想⋯⋯對你來說又會是什麼樣的光景呢?



白天雅納升起,溫暖光輝照耀山脊,士兵們徒步長征,踏過漫漫長草;夜晚錫瑞升起,冷冽寒光與星空輝映,大家築起營火與營地,就地休息。

大自然在給他們洗禮,野外開始鍛鍊與塑造他們的韌性,穿越了法爾本山脈層層松樹林,走出的是一群沾滿塵土,新傷舊疤的戰士,順著潺潺溪水的歌聲,撲拉的踩踏到結實的平地。

眼前看見黎明的光帶點白沾點殷紅般的光暈,抹上整個天空,籠罩著一座深紅色磚牆堆成的圍牆擁抱的城市,這景象讓大家鬆了一口氣──西米埃利到了。

走進了城鎮內,身穿著被露水沾濕的斗篷,從深紅的南門望去,底面圓環狀馬賽克磚瓦鋪成的寬敞街道延伸到底,然後如魚骨般的在兩側延伸道路,朝日的馬車悠閒的從他們身旁路過,骨碌碌的車輪聲、麻雀的吱喳聲彷彿聲聲呼喚這個枝芽初醒的城市。城鎮的屋瓦是乾淨的米黃色配紅色的屋頂,窗戶內傳來各種烘焙與藥草的香氣,漁販與肉販正在準備他們的攤位、貓狗也在街上悠閒的走動。

對這些隨行的「朝聖隊伍」來說,這是他們第一次來到皇城以外的地方,而他們的雙眼都被打開、視線也寬廣、彷彿連思想與觀念都受到了極大的衝擊與改變。

被層層堅硬紅牆包圍的城市,西米埃利不但在這場內戰中保持中立而尚未受到破壞,她的雙子城、也就是旁邊的貝爾法斯特港口,更有船隻可以快速的抵達最北端的藍其莫爾港,只要能抵達藍其莫爾港他們就能更快速的穿越貝亞蘭。

他們聚集在早開的旅店裡討論資金的問題,桌上擺著的是來自當地政府張貼的懸賞單公告表,從一般普通的採集工徵人到傭兵集團會接的大型危險案件都有,此時有一張單子得到了他們的注意,也就是討伐海盜的案件。

是的,那時候距離西米埃利不遠的北方有個小小的離島現在被稱作海尼根島,在春花號商船被劫之後目擊發現海盜據點就位在海尼根島,必須要在壯大前盡快消滅,這是個絕佳的機會,不但賞金豐厚藉機訓練,還能得到的資助,主意已定後,柯墨爾前往公會布告欄準備去取單,可就在這時發現,他的手可不是唯一一個伸向這個懸賞單的。

「怎麼?恁也想著要這兒夥事嗎?」對方是一位鬍鬚濃厚的粗人、眼神可看出殺意、刀疤刻在皺紋上,還身穿黑色帶綠色花紋邊斗篷的鎖子甲,這是個名聲響亮的辨識象徵,讓一旁人都打寒顫的快速路過。

吞龍兵團⋯⋯」柯墨爾內心大喊不妙,一個在阿雅納薩內地名聲顯赫的傭兵團,裡面的各各都是凶神惡煞。可是當他看到對方耳旁被剪過的短辮子時,突然又放心下來

「看,老夥。」柯墨爾用那德拉古隆德的老鄉人才懂的口音甩甩自己的短辮子說道:「怎兒剛?請恁喝杯如何?再來談事者?」

對方用一種奇怪的斜眼看柯墨爾,大約幾秒的時間,最後他伸出手拍拍對方肩膀說:「來來。」這是德拉古隆德人表示接受邀請的回語。

這個跟柯墨爾同樣來自德拉古隆德的同鄉人,盤腿坐上黑色的橡木椅,酒杯剛上就直接灌入的張開的狼口一飲而盡,柯墨爾帶點打量的眼神低頭啜飲,接著,是時候讓他展現點外交的手腕,讓這位老鄉人願意把生意交給他。他把條件更好更有挑戰性的單子丟在他面前,說服他還有什麼更好的報酬。

「老夥啊老夥。」柯墨爾陪著笑說道:「甭需跟個急缺錢的老夥計較不是嗎?這對恁們是絕佳的機會,這樣一等一的交換不好嗎?」

仔細看著對方的眼神實在難以想像他此時內心在想什麼,但他慢慢地微笑的時候,柯墨爾內心的緊張也緩緩退去,他把幾張單子拿走,然後把海盜的單遞給他,柯墨爾伸手拿起,突然感覺到有什麼東西刺進他的脖子裡,全身暈頭轉向「碰!」的一聲就倒在桌子上,在視線從模糊變成全黑前他聽到對方的冷笑。

「謝謝恁請的酒。」






柯墨爾在海鷗急促的呼喚聲中醒來,他已經發現自己全身綑綁在一艘帆船上,墨綠色角帆,在染黑的夜色下幾乎融合在一起,一眼就能看出是吞龍兵團的船,皎潔的錫瑞小小的被遠方如骷髏形狀的海尼根島掌托在空中,他自己暗罵自己,居然被同鄉人也如此玩弄,命運實在殘酷。

這時有個人走進來,把他的摀嘴巾鬆綁,正是那位出賣他的同鄉人──格理夏,旁邊還站了三個站著戴著銀色面具與墨綠色兜帽的吞龍傭兵。

柯墨爾怒罵道:「今天你把我殺了我也不會聽你的任何命令。」

「很可惜恁今天已經與我們在同一條船上了,老兄弟。」老鄉人表情陰冷:「但放心,咱不是來了結恁性命的,我只是來看恁值不值得這兒價格。」

「恁將代替咱們去完成這個艱險的任務,這是恁證明自己的實力足夠可以拿到這獎賞的機會,而恁的獎賞就是被咱們賞識,成為我們的一份子,無論您喜歡與否,您就是我們的一員。」

「那如果我沒有完成這個任務呢?瘋狂邪惡嚇人老鄉人?」柯墨爾冷冷地回問。

「那我想這海裡的鯊魚可能會需要幾根牙籤了。」

「真棒。」柯墨爾翻了三次白眼。

德拉古隆德有這俗語:「逃出一條黑舟,栽進了另一艘賊帆」大概就是指這狀況。






這條賊帆也順著滔滔大海緩緩游到島嶼的後方的一條小小淤水道,這個峭壁懸崖豎立、擱淺風險嚴重的險惡之地,船要進入幾乎是不可能的,海盜們便沒有在這裡設下重兵與哨塔。

可是吞龍傭兵算準了這天水道會高漲,剛好可以讓船經過這條水道直接打到海盜堡壘的後方,錫瑞照耀下,他們神不知鬼不覺的繞到了,柯墨爾在幾個吞龍傭兵的監視下一同登島,黑夜下海風猛烈,掩蓋了他們的腳步聲,他們如夜色的夢魘般悄悄的割了無數看守海盜士兵的喉嚨,然後順手就丟到海底、像扔垃圾一樣輕鬆。

瞭望高塔火藥桶的引爆終於驚醒了海盜們加入作戰,但是吞龍傭兵也隨之登陸,他們墨綠色的斗篷與鎖子甲使他們變成宛如蜥蜴怪物的模樣,與那在暴風中揮舞的秘銀劍,深深的把恐懼烙印在敵人心中,整場廝殺在黎明到來時就隨著海盜堡壘的焚燒中落幕。

柯墨爾完成了這個考驗,吞龍兵團將他推到格里夏面前,但就在這煞那,柯墨爾身旁的兩個監視他的吞龍傭兵戰士執起劍用力的刺去,格里夏身旁的兩個侍衛摀著冒出鮮血的胸口就此倒下,柯墨爾跳起來執起劍砍過去,格里夏卻閃電般的執起身旁的大斧精準地擋住柯墨爾的突擊,彷彿這攻擊早已預料,柯墨爾大叫一聲:「將軍抽后!」

此話一落,原本隱藏在吞龍傭兵中的士兵立刻閃電般的刺向一旁的士兵,然後將銀色面罩狠狠的丟出去,包括柯墨爾身旁的兩位戰士,其中一位脫下面罩時那耀眼閃亮如海浪擺動的金髮和優雅俐落的手成了群眾中最閃亮的焦點。

沒錯,早在出發前,黎蒂恩與十七騎士就已趁著夜色潛伏在傭兵船中。而此時此刻,救援的時機已到。

黎蒂恩舉起了劍、藍鑽石般的眼神爆射精光與兇惡,揮舞起來卻宛如鳳蝶紛飛,看著她單手抓住敵人的頭當支撐點輕盈一躍而起,旋風般的美腿直接踢倒另一個人胸口、再反手一劍劈去把黑色頭盔砍成兩半、抓住了對方的劍柄刺向身後的倒楣鬼,緊接著後肘撞擊後方襲來者的腹部,那清脆響亮的撞擊聽著都痛得渾身發麻,她卻面不改色的繼續抓住下一個面容失色的犧牲者準備狠狠地教訓他。

迅雷不及掩耳的突襲為這拯救提供了絕佳的契機,但是此時再多做逗留就沒機會了,黎蒂恩大喊一聲,大家都明白什麼意思,立刻向著其中一艘還沒放棄的海盜帆船跑去,上船、砍繩、拉著泛黃的帆揚長而去,留下無法追趕到的傭兵隊與格理夏。

你逃不掉的,老鄉。」舉著大斧的格里夏吼道:「我會好好的紀錄這筆帳單的到你名下的。」說完他便領著殘軍上船追上,張滿的帆、狂暴追去,此時烏雲密布悶雷不安的如萬鼓錘打,風暴隨時都會到來,但憤怒驅使著吞龍傭兵,讓他們的黑船好像張牙舞爪的野獸般在海上爆衝,迅速切開一切試圖阻擋他們的浪濤白花。

騎士們極度緊張,他們不清楚此時格里夏身邊是否有弓箭手,但就算沒有被追到也是時間早晚的問題,就在這時,黎蒂恩拉開了披風,聖槍立刻亮相,她堅定不移的將槍身直立於甲板上,做出虔誠的姿態,可是她的雙手卻被柯墨爾發現在劇烈的顫抖並且滿是手汗,柯墨爾明白是怎麼回事,立刻箭步衝上前,跟著黎蒂恩一起握住了槍身,然後另一隻手輕拍著黎蒂恩的手臂,無聲的安慰。

就在那時,聖槍突然彷彿變成了某種發光的藍色水晶與鑽石,光芒從槍頭如一道垂落的星粉般落到甲板上,煞那間海洋爆炸開來,水花濺起足足有三層樓高,然後一股大浪從那空洞間猛然竄起,萬馬奔騰般的往著黑船滔捲而來,吞龍兵團的船就這麼折斷成兩半被吞入大海貪婪之口中。

凶狠的海浪與暴風依然帶領他們前往命運指引的北部,貝亞蘭近在眼前了,那天夜晚,柯墨爾寫了段簡單的日誌,並走向甲板,溫柔的陪伴黎蒂恩度過剩下的船程。

因為黎蒂恩會暈船,她在錫瑞月色掩護的甲板上,哭得像個小公主。



哭?這是幽默的描繪手法⋯⋯你真的希望聽細節?用五感回味當天吃過的餐點,還可以分享給周遭的人⋯⋯

我知道,你這時候應該怕我了,連我們英雄不該被人知道的小秘密都被我發現了不是嗎?天下什麼英雄不掉淚?但只是她的方式特別耐人尋味罷了⋯⋯哈,開玩笑,只是表情難受而已,沒有吐。

今天的故事結束了,鑰匙在這,二樓第一間布穀鳥,門牌上有寫⋯⋯願錫瑞會守護你的夢境。


下一篇:第五章:秘境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