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達人專欄

何妨吟嘯且徐行──第四章 (碧血劍篇) - 2 (金庸穿越同人 for 人氣超過六萬)

空澗飛湍 | 2022-07-08 21:38:02 | 巴幣 1136 | 人氣 203

連載中何妨吟嘯且徐行(金庸同人,長篇)
資料夾簡介
現代人穿越到金庸武俠世界中,改變劇情、避免悲劇,的故事。

喜悅!小屋人氣超過六萬 ~
謝謝喜歡、支持筆者分享的朋友們!
放金庸武俠穿越同人 ──《何妨吟嘯且徐行》的第四章〈不啼清淚長啼血〉之二 ~

~~~~~~~~~~~~~~~~~~~~~~~~~~~~~~~~~~~~~~~~~~~~~~~~~~~~~~~

前言:

筆者看金庸武俠小說多年,
獲得許多快樂的同時,
也因書中人物的遭遇,累積了深深的怨念 ~

終於,
在讀小說走火入魔之餘,
在一次次為書中悲劇輾轉難眠之後,
我開始寫同人小說《何妨吟嘯且徐行》~
改變一些原著中的故事,安撫自己“受創”的心 XD

同人中的每一個字 ......
或許 ......
都是一柄曾想寄出的刀片!笑 ~

~~~~~~~~~~~~~~~~~~~~~~~~~~~~~~~~~~~~~~~~~~~~~~~~~~~~~~~

第一章《來去無牽掛》在此 ^^

第二章〈遊於是乎始〉在《天龍八部》的世界

第三章〈坐對韋編燈動壁〉在《射鵰英雄傳》的世界

第四章〈不啼清淚長啼血〉在《碧血劍》的世界
共將近一萬四千字 (將近一萬四千刀片 ~ XD),分四段放。
人氣超過六萬,放兩段;人氣滿七萬後,放另外兩段。

第四章〈不啼清淚長啼血〉-1 在此

以下是第四章〈不啼清淚長啼血〉- 2 ^^

~~~~~~~~~~~~~~~~~~~~~~~~~~~~~~~~~~~~~~~~~~~~~~~~~~~~~~~

只聽溫方祿顫聲問:「五毒教…難道這針上有什麼古怪?」
林湘似笑非笑,道:「針上只是有些子午見骨散而已。」心中嘀咕:「少了茶香,只好改個名了。」
溫方祿:「子午見骨散?」
林湘模仿《神鵰俠侶》中黃蓉的說話:「嗯,子午見骨散,沾上血肉,全身潰爛見骨。子不過午,午不過子,你還有六個時辰的命。」

溫方祿大駭,要待不信,五毒教善使毒、蠱,神秘凶殘的名頭卻是久聞,半年前,崆峒掌門便被毒死在貴州。只是五毒教向在兩廣雲貴行走,怎地自己如此霉運卻在這裡遇到?
再想這少年的武功,確不是自己所見過的任一個門派,莫非真是五毒教之人?又想到腳上已被毒針穿了個孔,雖傷口並不麻癢,卻覺毒性似已慢慢上行,心下登時虛了。只剩六個時辰的命?…...

溫方祿再顧不得什麼面子、骨氣,哈腰求懇:「小人不知少俠是五…...五仙教的,適才多有冒犯,還請…...還請…...」
林湘暗笑:「這麼好騙?不過,以霍都的老奸巨猾都上當了,...…算黃蓉厲害。」面上卻不動聲色,淡然道:「若非你出言無禮,我本無意多生事端…...。」

溫方祿拜將下去:「是小人有眼無珠,還望少俠高抬貴手,賜與解藥。」
林湘道:「解藥給你也行。日後見到我教中人須得先行迴避,你及你那群手下不得向人提起我的行蹤。」
溫方祿忙答:「那是,那是。決不敢提,決不敢提。」
林湘自袖中取出兩顆丸藥,彈給溫方祿,道:「一起服下。」

溫方祿大喜,接住了藥,待要放入口中,心中卻又發毛,畢竟五毒教的東西不敢冒然就吃。
林湘道:「量你不敢吃我仙教之物,扔了便是。」出劍挑向藥丸。
溫方祿以兵刃相格,退步忙將藥服下,道:「不敢,不敢。」
林湘道:「運氣行三周天,使藥力發散。另,一月內不得見風。」

溫方祿諾諾答:「是。」
忽聽腳步聲響,是眾手下趕到,不由動念:「若反臉偷襲,有幾成勝算?」
正自思忖,只覺一陣風過,溫方祿想起腳上之傷,一個哆嗦,不敢再留,向林湘一揖,領著眾人快步離去。

林湘見溫家諸人走了,眼中露出笑意,回憶著數日前黃藥師的話:「“抒寒”可解江湖上多數寒毒,“和炙”可解熱毒。但,兩者不可混用,否則冷熱夾攻,上吐下瀉,須大病一場。」
「沒想到今日用來整治那溫方祿,只可惜了師娘給我的靈丹。...…不過黃蓉更浪費,竟然送九花玉露丸…...。」

「原來我說起謊來這麼順!」
「倒是回那農家看看吧,不知還有沒有人有救。」
她疾步回至農戶,才到院前,便見那農家子倒在原處,兀自死不瞑目。
林湘微一躊躇,她委實不願半夜進入一不知何處會見著屍首的屋子。

「沒有鬼的,就算有鬼也不會來嚇我。人命悠關,總不能等到天亮再進去看吧!」
林湘給自己鼓足了氣,推門進屋。
牆邊有個十二、三歲男孩屍身,卻是被斜劈成兩半。
她一聲低呼,抓緊衣角,見此室再無別人,忙急退出,往別處尋去。
走了幾步,未見什麼,轉過正堂,卻見兩個人影倒在廊上。

林湘上前一看,上頭趴著的是一中年農婦,滿臉錯愕哀傷,被蛾眉刺自後心貫穿。
底下則為一中年莊稼漢,臉上是憤怒驚痛,傷口在心窩,由胸前刺入,兩人均已斃命。
「想是這位大叔見到溫方祿的惡行後,遭了毒手,這位大嬸奔來看她丈夫,也遭殺害。…」
「我怎麼就沒顆毒藥,剛才好毒死那個溫方祿!」

林湘將兩人靠牆端正安置了,續查兩旁小室。
第一間無人,第二間卻倒臥著一年輕農家姑娘,不過十五六歲年紀,相貌甜美秀麗,但衣衫破裂,死狀甚慘。林湘搭其手腕,確定已無脈象後,抓一條布替其蓋上,轉身奪門離開。
「溫方祿那喪盡天良的東西,後來被夏雪宜大卸八塊真是罪有應得!」林湘一邊心中大罵,以穩定情緒,一邊快速查遍整個屋子。

「沒活人了。明早再來設法把這些人安葬吧。」
她一刻也不想再待,正要飛身躍過牆垣,忽聞不遠處草叢間有細細的呼吸聲。
林湘側耳一聽:「似是沒武功之人昏迷中的呼吸。」
小心走近,只見一個男孩伏在草中,毫不動彈。

林湘察其無傷,卻是急慟攻心所致暈厥,遂輸少許真力,助其順氣。
男孩緩緩睜眼,目光遲滯,不哭也不鬧,隔了片刻,卻是一口血噴將出來。
林湘無言可以安慰,只默默坐在一旁。
隔了一會,男孩意識到身側有人,似也覺到其是友非敵,慢慢轉過頭來,道:「我家的人…」
林湘默然。

男孩顫聲:「…都…都死了嗎?」
林湘黯然答是,轉頭望向牆邊雜草,問:「你…現在要去看看嗎?」
男孩沒有作聲,僅點了頭,站起身來。
林湘見其不發一語、行屍走肉般向屋內走去,雖是欣賞其氣性,卻也有些擔心。
她靜靜說了幾具屍體的所在,起身,保持著十來步之遙,跟在男孩後面,回到屋裡。

男孩呆呆來到廊上,突似忽然清醒,悲喊:「爹,娘!」,飛步奔向兩具屍首,趴在他們身上。
林湘聞其終於大叫出聲,放了心,又覺此時那男孩悲慟,自己在旁不便,遂低聲道:「我在門外。有什麼我能做的,可以找我。」
言畢,步至屋外,心想:「這男孩看來硬氣的很,一人在那沒有問題。」
林湘在門外,也不知等了多久,只先後聽到那男孩呼喊了爹、娘、姊、三哥和大哥。

東方天際微明,遠處炊煙依依。已是晨間,但,灰雲濛濛地蔽住了蒼穹,亦淡弱了陽光。
男孩走出,抱頭靠著門邊蹲下。
林湘拍了拍他的肩,半晌後,男孩抬起頭來,艱澀地說了聲:「謝謝。」
但見其臉色慘若金紙,神情卻已鎮定,目光哀痛中,更埋藏著無窮的仇恨,只在謝謝二字道出時,眼裡流過剎那暖意。

林湘暗忖:「這小孩若有機會習武,石樑溫家大概後患無窮。嗯,夏雪宜和溫家的仇不就是這樣結下的嗎?唉,這小孩恐怕還不到十歲,就要面對如此深仇大恨。」問道:「你打算將令尊令堂葬在哪?」
男孩略一躊躇,道:「我家祖墳離這有半月之程,我想,就葬在這吧。…讓他們可以永遠看著這裡的日出日落。…」話聲似壓抑著哽咽,說到此,便即住口,回進柴房,撿了把鋤頭,在屋前掘起地來。
林湘也拾了器具助他。

安放了五人,填土前,男孩低聲道:「等等,讓我親手埋。」
林湘點點頭,見他遲遲不捨置土,心中亦是淒然。
她不願再看,便退至一旁,仗著目力過人,眺望遠處兩三戶農家,察其皆已開始平常農作,暗自安慰:「看來這是唯一遭難的一家,不幸中的萬幸。」又思量:「不知這小孩今後如何過活?不知他有沒有其他親人?小小年紀就如此堅強,日後應是非凡人物。」

看這孩子家破人亡,林湘聯想自身,又不由神傷。
突見田間之人忙忙跑入各自屋中,林湘剛覺訝異,又見他們帶著斗笠嘻嘻哈哈的出來。
「喔,下雨了。我怎麼沒發現?」不知何時,天地間已飄起了綿綿細雨。
轉頭望去,那男孩正覆著土,五座墳塚已近完成。

雨大了些,那男孩葬好了親人,卻沒有要走的意思。
他呆望墳土半晌,忽雙膝一屈,長跪於地,以手指天,喊道:「爹、娘、哥哥、姊姊你們瞑目吧,血仇必當十倍回報,他日定以溫家五十條性命來祭你們在天之靈!」
臉上撲簌而落的,卻不知是雨水還是淚水。

林湘微微一驚:「好重的殺意。」但,望著墳頭,思及夜間所見「換作我是他,…...我也非報仇不可。」
「不過,五十條性命?…...呃,...…有人說,在武俠小說裡,殺人是卡通。…...」忽又一愣:「這不是夏雪宜的話嗎?這小孩和金蛇郎君倒是志同道合。」
雨勢漸疾,但,男孩便似毫無所覺地在泥濘中叩了三個頭。
林湘暗嘆,打傘走去遮住了他,道:「先進屋吧。照顧好自己,以後方好報仇。」

男孩神情一動,依言而起,走到門前,卻停了步,低頭片刻,道:「我家在山丘上還有間茅廬。」
「不想顧景傷情?」林湘沒有問出口,只讓男孩指了方向。
小半個時辰後,兩人來到茅廬,林湘待那男孩換了乾衣後方進。
升起火,林湘問道:「你今後有什麼打算?」
要一個年幼孩子考慮將來,為免有些強人所難,但她只覺眼前之人不同於一般孩童,已能自己決斷。

男孩道:「我要習武。爹爹曾說他見過一位江湖好漢,一人打倒了七個土匪。我要練成武功去殺了那溫方祿。」說到最後一句時,眼神鋒利如刀。
林湘問:「你要去哪學?」
男孩搖了搖頭,道:「我只知道少林寺,但是,聽說少林有許多戒律,不知道許不許我去找溫家。」

林湘暗忖:「不知夏雪宜收不收徒弟?這小孩可是和他同病相憐、有志一同。等等,...…“一家五口”、“血債十倍回報”,會不會他就是…...?」
再看那男孩,確是眉目俊美,十年後長成讓何紅藥一見傾心的模樣很是可能。
她猶疑道:「小兄弟,還不知,你姓甚名誰?」

只聽男孩字字清晰地道:「我姓夏,夏雪宜。大哥你怎麼稱呼?」

創作回應

中國武學傳承
真的很"同人"喔!
2022-07-08 22:00:59
空澗飛湍
撿到夏小朋友一名 XD
2022-07-08 22:02:01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