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達人專欄

何妨吟嘯且徐行──第四章 (碧血劍篇) - 1 (金庸穿越同人 for 人氣超過六萬)

空澗飛湍 | 2022-07-07 20:36:02 | 巴幣 1336 | 人氣 269

連載中何妨吟嘯且徐行(金庸同人,長篇)
資料夾簡介
現代人穿越到金庸武俠世界中,改變劇情、避免悲劇,的故事。

喜悅!小屋人氣超過六萬 ~
謝謝喜歡、支持筆者分享的朋友們!
放金庸武俠穿越同人 ──《何妨吟嘯且徐行》的第四章〈不啼清淚長啼血〉之一 ~

~~~~~~~~~~~~~~~~~~~~~~~~~~~~~~~~~~~~~~~~~~~~~~~~~~~~~~~

前言:

筆者看金庸武俠小說多年,
獲得許多快樂的同時,
也因書中人物的遭遇,累積了深深的怨念 ~

終於,
在讀小說走火入魔之餘,
在一次次為書中悲劇輾轉難眠之後,
我開始寫同人小說《何妨吟嘯且徐行》~
改變一些原著中的故事,安撫自己“受創”的心 XD

同人中的每一個字 ......
或許 ......
都是一柄曾想寄出的刀片!笑 ~

~~~~~~~~~~~~~~~~~~~~~~~~~~~~~~~~~~~~~~~~~~~~~~~~~~~~~~~

第一章《來去無牽掛》在此 ^^

第二章〈遊於是乎始〉在《天龍八部》的世界

第三章〈坐對韋編燈動壁〉在《射鵰英雄傳》的世界

第四章〈不啼清淚長啼血〉在《碧血劍》的世界
共將近一萬四千字 (將近一萬四千刀片 ~ XD),分四段放。
人氣超過六萬,放兩段;人氣滿七萬後,放另外兩段。

以下是第四章〈不啼清淚長啼血〉-  1   ^^

~~~~~~~~~~~~~~~~~~~~~~~~~~~~~~~~~~~~~~~~~~~~~~~~~~~~~~~

林湘小憩舟上,醒來時,已然近岸。
她將舟栓好,解開馮衡給她的包袱細看,其中物品正如馮衡所說。
一些藥物、可用於包紮的乾淨布條、兩只面具、一包鋼針與三部書。
林湘捧起書籍,眼睛一亮,歡呼出聲:「彈指神通!萬歲!看何時我能將整冊學會?」

再看第二本“伏羲總談”更是雀躍:「這些是我的進階課程!第三本是音律方面的嗎?倒沒有書名。」
打開書面,沒字;次頁,依然;直翻至最後,仍是一片空白。
林湘愣在當地:「…放錯書了?不會,師娘是個細心的人。…意指大音希聲嗎?」
她想了半晌,不明其意,暫將書放下,且試鋼針。

鋼針則是林湘練石子前慣用的,此時見著,倒像遇上舊友。
她眼中浮起笑意,捻起三枚剛針,一揚手,「著!」三針嵌在石上,朝陽下,閃著銀光。
「嗯,沒有荒疏。練了半年石子,倒似發鋼針的準頭也進益了。」
她取回鋼針,暗謝馮衡。「力道弱時,使鋼針自比用石子效果大得多。」

再試面具。一個平平無奇,在人群中絕不顯眼;另一個則僵硬古怪,頗有鎮懾人心的功效。
林湘對鏡作了個奇怪表情。
「嗯,真是挺嚇人的。」她哈哈一笑,將東西收好,於隱蔽處,改作明朝裝束,取出時空儀,凝眉沉思。

「兩年前進射鵰時,時間設定已不是很準。現在情節有了更多更動…。」
「我必須在夏雪宜喝蓮子羹前到達。設定時間的前後得各有幾年誤差容許度,…設早些吧,若也能對和何紅藥那段作些改變更好。」
她想了想,輸入:世界─碧血劍,時間─夏雪宜得金蛇劍的五年前,地點─夏雪宜附近。

林湘閉上眼睛,按下穿越。
她對時空轉換已頗為熟悉,當覺到腳踏實地時,睜開雙目,只感些微不適。

「好黑。是深夜嗎?」適應了一下黑暗,林湘觀察周遭。
面前是片稻田,不遠處零星散布著幾處房舍,後面有個小山丘,自己似是身在一靜謐的鄉野。
「金蛇郎君夏雪宜在這裡閉門練武準備復仇?還是,這次不準的是空間?」
她有些疑惑,畢竟這兒不像是會和武林人物扯上關係的地方。

忽一聲慘呼,自山丘後傳來。
那聲音雖遠,但林湘經過兩年習練,耳力目力均已遠勝常人,聞得叫喊中悽愴悲憤異常,不由一驚。她左手扣起一把鋼針,心下警戒,疾步趕去。

轉過山坡,縱過小河,景物與前處相似。一農家前後,卻有幾點火光。
林湘快步奔近,才跑到一半,便見院前一人手舞鐮刀正攻向一個使蛾眉雙刺之人。
那舞著鐮刀之人出手全無章法,似是不會半點武功。只見他持刀亂揮,一邊大叫:「弟,快走!」
使蛾眉刺之人嘿嘿笑道:「鄉下小子,有幾分牛力氣。」右手送出,已在對手肩上一扎。這人功夫不弱,卻像貓抓耗子般,拿敵人戲耍。

這時屋內傳來孩子慘叫,那手舞鐮刀之人哭道:「弟!」朝那使蛾眉刺之人衝去,悲嚎:「你殺了我全家,我和你拼了!」使蛾眉刺之人似已玩膩,道:「這就成全了你!」踏上半步,兵刃微舉。
林湘暗道不好,苦於距離尚遠,相救不及,只得高叫:「住手!」

使蛾眉刺之人轉頭一望,見只是一少年,手上便無半分停留,一招“深入虎穴”已刺進對手心窩。回身問道:「有搜到什麼值錢傢伙?」
一人提刀推門出來,埋怨:「就只有三百錢。六叔,這家窮到了姥姥家。」
使蛾眉刺之人哼了聲,道:「這家除了那年輕妞兒生得不錯,真是啥也沒有。明日到城裡再好好發財。」

這時林湘幾個起落,來到近前,見先前揮鐮刀那人雙目圓睜,已然氣絕。
又見面前七人,以那使蛾眉刺之人為首,看似強梁,但適才所睹,使蛾眉刺之人的武功實高過尋常盜匪甚多,微覺訝異。她不知事情端底,遂先沉住氣相詢:「在下路過此地,有些不明。敢問閣下何人?與此人何仇?」

使蛾眉刺之人大笑道:「老子是石樑溫方祿。聽過吧?跟這小子也沒什麼仇,只是剛讓他作了我大舅子而已。」餘人表情齷齚,哄堂而笑。
林湘聽到“溫方祿”三字,心中一懍,皺眉暗道:「就是書上那個人渣!」
這時,溫方祿卻嘖嘖兩聲,道:「好個兔兒爺,倒比剛才那妞兒還標緻幾分。老子今兒真是艷福不淺。」
林湘臉色一沉,拔劍在手。

溫方祿涎臉道:「兔兒爺輕功不錯。但是,動刀動劍的,若臉蛋碰破一點嫩皮,今後可怎生勾引人?不如跟著老子。江湖上,有我們石梁派撐腰,豈不是好?」
林湘暗怒,心想:「聽說明清時代男風盛行。這溫方祿也是嗎?說話這般難聽。」餘光一掃地上屍首,懶得多言,只將劍一比,冷冷道:「領教閣下高招。」
溫方祿手執雙刺,口中卻益發不堪起來。

林湘斥聲:「看劍。」一招“秋夜飛聲”向溫方祿刺去。
溫方祿心中一驚:「這劍來得好快!」忙舉蛾眉刺相架,接著上步,右手穿出,還了式“螳螂捕蟬”。
林湘側身避過,同時長劍點向對方手腕,卻是落英劍法中的“小徑紅稀”。
溫方祿將刺甩來。林湘不願鬥力,當即變招。

眾嘍囉鼓譟聲中,林湘凝神而戰,初時尚略帶懼意,二十餘回合下來,不安漸去,招式轉圜愈發流暢,出劍亦更見凌厲。溫方祿則已無暇再佔嘴上便宜,心中暗悔:「今日走了眼了,這小子看似風都吹得倒,功夫可不低呀!只怕老子還勝不過他。這劍法好生難擋,卻不知是什麼路道。」

溫方祿左扎右劈連攻兩招,道:「同是武林一脈,…」
這時,只見一劍斜掠而來,忙縮身一躲,避開了劍鋒,卻被削下半截衣角。
溫方祿暗叫僥倖,還了一招,阻住對方攻勢,隨即手指連撥,舞雙刺護住全身,問道:「令師哪位?說來也許大夥還有淵源,可別大水沖了龍王廟,傷了自己人和氣。」

林湘不語,只細視對方揮擊路數,待溫方祿又一次使到左貫右擺時,一招“霜綻寒芳”攻其左脅。
此正是溫方祿讓門所在,溫方祿「呀」的一聲,忙回刺來擋。
只見清光一吐,劍尖已至脅下,但,同時「噹」的一響,兵刃相交。
林湘手臂一震,劍被隔了開去,她暗道可惜:「出劍還是不夠快。」

溫方祿心中則大呼好險,眼見對手長劍微偏,有隙可乘,遂雙刺齊出,一招“猛虎下山”中宮直進。
林湘向旁急閃,手一提,以“柳外橫笛”截之。
兩人各有所忌,又拆數招。蛾眉雙刺快狠黏連,大展大束,略呈刀槍之勢;長劍矯矯,意在劍先,動無常則,若風起雲迴,一時勝負未分。

溫方祿看戰之不下,步法一慢,賣個破綻,要待誘敵。
不想林湘素日與曲靈風、武罡風等過招,刁鑽古怪的把戲見的可著實不少,此時心知有詐,毫不理會,只嚴守門戶,同時思量:「這溫方祿的武藝和我原本料想的相近。我雖不至輸了,但,要敗之,也是難事。久鬥於我不利,這樣罷手又是不甘…。」
一轉身,餘光瞥見來時之路,心念一動:「不如,…。」

這時,溫方祿示弱無效,不由焦躁,忽見自己兩個徒弟靠在牆邊正自納涼,更是心頭火起,罵道:「混蛋,你們看戲是吧?還不抄傢伙一起上!看老子回去不揭了你們的皮!」
旁觀六人皆是溫方祿的徒弟、師侄、侄子們,聞得此言,忙各持兵刃圍上。雖見場上雙刺飛舞、長劍縱橫,不敢十分逼近,但,虛張聲勢總歸是要的。

林湘從未與多人同時動手,見眾人以合圍狀靠近,不禁有些惶惶,避過溫方祿一扎後,更不稍延,一招“風散露華”將溫方祿迫開兩步,接著一劍“桃源望斷”回身刺向後方之敵。
原站在林湘身後之人,見劍突然而到,雖本手握單刀,要格卻是不及。

林湘見此人刀上帶血,憶起是殺那農家子之弟的人,一咬牙,斷其右腕,隨即竄出。
聞得斷腕之人的哀嚎,林湘手握著長劍,微微顫抖,想起那農家的幾條人命,心腸方復剛硬。
耳聽溫方祿大笑:「兔兒爺,如何這便走了。」邁步追來,林湘足底加勁,朝南奔去。

雖然論武功,林湘此時尚只能和溫方祿打成平手,但比起輕功,卻已勝過溫方祿甚多,不到一盞茶工夫,便已拉開二十餘丈距離。
「到河邊了。雜草叢生,我沒記錯。」林湘將左手隱在身前,看準位置,發下數枚鋼針,令其半入地裡,她繼續前奔,同時腳尖挑起些微沙土,蒙住鋼針的金屬光芒,隨即在水邊停步。

片刻後,溫方祿追至,手握蛾眉刺,獰笑道:「沒退路了,是不?」
林湘以劍護身,冷冷注視敵人,並不打話,心中卻道:「這條河還難不倒我。若是被你溫方祿逼到背水一戰,我豈不是丟盡了黃藥師的臉!」

溫方祿見幫手尚未趕到,亦不敢大意,雙目盯著面前少年,緩緩進前。
一步,兩步,三步,突感腳底一陣刺痛,不由「呀」的一聲叫出,且幸江湖經驗豐富,一驚之下,便疾舞雙刺護住全身,不讓敵手有可乘之機。

林湘見其守得嚴密,也不搶攻,只笑道:「你已不過數個時辰之命了。我又何必出手殺你。」暗想:「楊過的方法真好用,可惜針上沒毒,接下來該學黃蓉的了。嗯,那時黃蓉的聰明才智和家學淵源江湖盡知,讓霍都相信她能配子午見骨茶,我可沒這名氣…。」

溫方祿怒道:「不過踩了枚小針,老子我還怕了不成!」
林湘淺笑:「不過踩了枚小針?哈哈,你還不知我是什麼人吧?」
溫方祿:「你是什麼人?」
林湘挑眉道:「我姓何,來自雲南。」

「姓何,來自雲南…」溫方祿遲疑一會,忽地變色:「你是五毒教的!」
林湘哼了一聲道:「什麼五毒?該稱五仙。」
尋思:「看來何紅藥、何鐵手她們何家在五毒教還真蠻有歷史的。」

創作回應

『。』
骯,恭喜飛湍大[e41]
2022-07-08 11:32:48
空澗飛湍
謝謝你![e34] [e35]
2022-07-08 20:51:27
中國武學傳承
化刀片為文字,讚!
2022-07-08 21:51:50
空澗飛湍
哈哈哈哈![e38]
2022-07-08 21:53:21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