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在異世界?的那些事》第25話:抱著必死的決心才不是浪漫

緬因吉 | 2022-07-07 18:38:46 | 巴幣 122 | 人氣 61

連載中在異世界?的那些事
資料夾簡介
常睦民因一場詭譎的車禍癱瘓在床,在醫院休養的期間,竟墜樓,是自殺?是他殺?但這都不重要了,他轉生了,以原本的身份,轉生到都是獸人的異世界!

       常睦民問:「我們不追嗎?」

       「沒必要追,只要回報給村長知道,祖魯基人回來島上就可以了,」西賓捏著下巴,「他們回來這座島要做什麼?如果目標是水晶,神門壞了,沒有直接取得水晶管道,除非他們有能力擊殺庫伊斯多獸,但……僅憑三個人不太可能辦到。」

       「他們沒有能力擊殺庫伊斯多獸?」這點讓常睦民相當驚訝。

       「是的……祖魯基人的身體沒有受到水晶祝福,一個人對付一隻普通的野豬都很難,更別提對付庫伊斯多獸了。」

       「所以,他們才那麼弱……」常睦民鎖著眉頭看著自己的雙手,「不,是我的身體……」

       西賓見常睦民一臉愁容,思考了一會兒,好像理解了原由,開口問:「你是不是覺得,好像傷害無辜而感到愧疚?」

       「萬一我拿對付庫伊斯多獸的力量打在他們身上……」常睦民不敢想像後果。

       「會死,絕對會被你一拳打死。」西賓直接了當的說。

       「我差點就成了殺人犯。」

       西賓搭著常睦民的肩,「我知道,我們常睦民心地善良,我看情況,你一開始就有收斂力量,只不過你還沒完全認知自己的力量有多大,在收放力量的級距還拿捏不準,」他抓起常睦民的一隻手,「而現在,你是不是更能掌握自己身體了呢?」

       常睦民看了眼西賓的眼睛再看看自己被抓住的手,思考片刻,說:「我懂你的意思了,謝謝,這樣想心裡就不那麼難受了。」

       「對,學會懺悔自己的過錯,並覺知改進也是一學習與成長,就像我……我當初……」西賓說著竟然哭了,「剛受到祝福時……沒控制好力量,把我養了三個月的寵物雞……捏!死!了──!小──七──肯──!」說完哇哇大哭。

       「咦!什麼小七肯?這……這什麼情況。」常睦民生平第一次見大男人哭泣,而且還是突如其來的爆哭,他一下子不知該如何是好。

       西賓大哭了約一分鐘,才恢愎平靜,繼續說:「那時燮甫就這樣安慰我,要我懂得懺悔、放下,學著去改進,然後,他把小七肯作成了一道美味的烤雞……」

       常睦民大驚這個燮甫也太殘忍了,「那你……」

       「小七肯……真美味……」西賓含淚比讚!

       「喂!」常睦民突然覺得自己像在跟西賓說相聲。

       「主人大人,」愛歐塔拿著火把從一旁飛來,頭上帶著祖魯基人的眼罩,手上拿著小布袋,「您看看這是什麼?」

       常睦民接過布袋,西賓好奇的靠到常睦民旁邊說:「這是祖魯基人掉的吧?」

       「好像是打鬥的過程中掉的。」常睦民緩緩將布袋打開,朝裡頭看,西賓和愛歐塔也一起湊過來看,只看見袋裡是一些亮晃晃的東西,看似無害,常睦民便小心翼翼伸手將東西拿出。

       「他們撿這些東西做什麼?」常睦民一臉疑惑的看著手掌上藍紫色半透明圓珠。

       西賓捏著下巴猜測道:「他們該不會很喜歡吃這廢物吧?」

       「還是,他們知道這東西的其他用途?」常睦民也試著猜想。

       「好吃嗎?」愛歐塔忍不住抓了一顆,往嘴裡塞,一口咬下,立馬吐了出來,「好臭啊──。」

       「妳嘴好臭呀──。」常睦民捏著鼻子

       「我之前不是說過這東西很臭嘛!」西賓無奈的說。

       「呸!呸!」愛歐塔含著淚,努力把嘴裡的『穢物』吐乾淨。

       西賓接過布袋,「回村後,馬上回報村長,祖魯基回到島上收集這廢物的事,並請調查隊調查為什麼祖魯基要收集這廢物。」

       §

       三人回到營火旁後,沒多久愛歐塔又睡著了,常睦民和西賓則在營火旁閒聊著。

       常睦民添了些木柴到營火裡,問:「祖魯基人有沒有可能為了水晶,潛入貝特律村偷竊呢?」

       「也不是不可能……」西賓的神情突然嚴肅,「我覺得他們可能躲在海上的某處,等待偷水晶的機會,偶然發現你與庫伊斯多山羊的戰鬥,才會知道岸邊有廢物可撿,說不定還撿了我們沒注意到的水晶。」

       「他們何必對水晶那麼執著呢?」

       「狛犬曾說過,若能透徹瞭解水晶,水晶將會成為改變世界的鑰匙,那些知道水晶價值的祖魯基人,怎能不動歪腦筋呢?」西賓拋物線的丟了兩根木柴進營火,「進──!」

       常睦民思忖著,現在看來,必斯伊耳族的人對水晶的瞭解,都是當能源在運用,難道水晶還有其他用途?

       西賓伸了個懶腰,「時間不早了,常睦民你先睡吧,再幾個小時就日出了,我們就得趕路,免得漲潮,又把路給沒了。」

       「那……我就不客氣了。」一整天下來常睦民確實感到疲憊。

       「剛剛辛苦啦!」西賓對常睦民比了個讚。

       「沒……不辛苦。」常睦民想起剛剛守夜時,不小心打了盹而感到不好意思。

       「這拿去。」西賓丟了個白色的物體給常睦民。

       常睦民接住,是一顆棒球大小的水晶,「水晶?要這做什麼?」

       「我猜你的身體也是屬於受水晶祝福的身體,原本在野外應該用專用睡袋,但我沒帶,所以拿著水晶睡覺,可以多少幫助體力恢復的速度。」

       「意思是可以睡少一點嗎?」常睦民握著溫溫的水晶,看著體力量表緩緩的閃爍著。

       「該怎麼解釋呢……」西賓歪著頭想要解釋,卻不知怎麼講其中原理,「總之拿著睡,醒來後精神會比較好。」

       常睦民帶著微笑說:「謝啦!又學到一個知識了。」恢復體力也算水晶的一種用途吧。

       §

       淡藍海平線上,盛著金橘朝曦,橙白藍漸層的天幕,婉如薄被柔柔蓋著剛蘇醒的大地,常睦民、西賓、愛歐塔三人被晨曦映成黑影急行在濕泥的沙灘上,無暇欣賞這限定美景。

       常睦民一臉難受的走著,因為,睡前聽西賓講了快二小時當兵訓練的事情,迷迷糊糊的瞌眼,感覺似夢非夢時,就被西賓叫醒趕路,這種即將要熟睡,卻被叫醒的感覺特別疲累。

       西賓用著有著淤黑眼圈的眼睛張望著四週,「前面的路,再過一會兒,就會被漲潮蓋去,到時就要等到下午退潮才能通過,這樣會浪費不少訓練的時間。」他的嘴脣還有些發白,看來他也是很疲累。

       愛歐塔與兩名疲憊的男士是明顯的對比,她正快樂踩著浪花在兩人週圍奔跑戲水,搞得一身濕。

       「小妹妹一定睡的很好。」西賓投以羡慕的眼光。

       「啊,海水。」常睦民發現浪已打到腳踝。

       「跑起來新兵!」西賓見狀擔心自己估錯時間,怕前方的路會被海水淹去,便要大家慢跑起來。

       §

       三人慢跑了約莫一小時,直到腳下已是乾燥的沙灘才逐漸放慢腳步,愛歐塔還因跑的太快腳尖插入沙裡,絆了一跤,一頭裁進沙裡。

       「我們到囉!」西賓指著前方崖壁下擺放的數艘小船,「那裡就是登陸點。」

       小船邊附近擺了幾個棚架,上面舖滿曬干的海帶和魚干,還有一道棧橋伸進海裡,可能是用來臨時泊船和海釣所用。

       來到船邊,常睦民看著愛歐塔跳進小船搖來晃去,他問:「你們用這小船從納威亞特過來?」

       「不,安納金島的四周都是礁石,大船不能太靠近,只能趁漲潮時從遠處划小船過來。」西賓指著遠處,試圖告訴常睦民,海面上有塊突起的尖銳巨石。

       常睦民想著貝特律村的現況,「所以,就是因為外界補給不易的關係,村子裡許多東西都要自給自足。」

       「是呀,你真的很會舉一反三,」西賓往崖壁走去,那而似乎有一條往上的路,「快走吧,從這兒上去就可以回到村子。」

       三人貼著崖壁的路往上走,沒多久就回到茂密森林。

       「森林!」愛歐塔浮起身體,抓著她的忍者刀,警戒的看著樹上,身怕又有庫伊斯多山羊。

       西賓笑了,「小妹妹別緊張,村子附近沒有什麼危險,妳看……」他手指著一個方向,不遠處有三名獸人正在巡邏。

       常睦民看著那巡邏中的獸人們,心中又有疑問,道:「西賓,清晨聽你說,在納威亞特的軍隊,到服役結束,待起來都很輕鬆,那為什麼有那麼多獸人要來安納金島……這個危險的地方呢?」

       「理由很單純,就是為了……」西賓食指姆指銜接成圓,其餘三指微微並攏,「高額的薪水!」

       「就那麼簡單?」

       「就這麼簡單。」

       「不是為了獸人的榮耀?」常睦民想起騰芳在廣場對眾人說的話。

       「那是什?」

       「我以為是那種為了完成使命,不惜獻出生命的浪漫情懷。」常睦民原以為獸人們是為了要彌補不查,被臥底滲透,導致祭師被困神門內,為救出祭師,不惜犧生性命也要完成使命的榮耀感。

       「那才不是浪漫,沒有人願意死亡,」西賓停下腳步有些不悅,「大家可是拼了老命在島上生存著。」

       常睦民知道自己表錯意,抱歉的說:「我的意思不是說大家不珍惜生命。」

       「我知道,但你這樣說,讓我想起某人,不過她前天跟著調查隊回那威亞特了,有機會再介紹給你認識。」西賓繼續走著,語重心長的說:「常睦民,雖然你與我們不同,我相信你的能力絕對比我目前看到的人都還要強,但我希望你每次狩獵都能以活著為目標。」

       「當然,為了狩獵成功當然要活著呀。」

       「無論狩獵成功與否都要想方設法的活著。」西賓正色的說。

       聽到這兒,常睦民笑了,「這話從你嘴裡說出來,特別沒說服力。」

       「為什麼?」

       「對!沒說服力。」愛歐塔在一旁點頭。

       「連小妹妹也這樣說!」西賓一臉不解,「常睦民你也解釋一下啊!」

       「村子再往前就到了吧?」常睦民看到遠處昨日俯看貝特律村的小山丘。

       「快解釋呀!」

       「回村後……應該可以趕上早飯吧?」常睦民摸著自己的肚子,「好餓呢──。」

       「要吃飯了嗎?」愛歐塔聽到要吃東西,眼睛泛起光茫,跟在常睦民身後往村子方向移動。

       「喂──!」西賓站在原地,無奈得不到一個解釋。





       有時在想標題時,腦袋都會一片空白,要取什名?有意義嗎?恰當嗎?還是以後都不取呢?但又會想起,在一本書上看到,取標題對寫作時,回看很有幫助,當然對讀者也是很有幫助的,啊……取標題名真是一門學問呢……
       謝謝您的閱讀能留言批評指教的話,能讓我成為更成熟的寫作人喔!





創作回應

『。』向創作者進行贊助 ✦
骯,那就看你想要怎麼在標題表達你這集所想表達的事物吧
2022-07-08 11:21:38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