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短篇】夏日的尾聲,我與七月六日、以及妳說再見

御晴 | 2022-07-06 21:32:06 | 巴幣 8 | 人氣 84

連載中前.2020經典閣樓
資料夾簡介
回顧經典系列。2021年暫離巴哈之前的小說創作重新上架,收錄在此。

(現在)

列車在高架橋上奔馳,劃破城市的街角與近郊的田野。高頻率的金屬音與耳膜產生共鳴,著它隱隱作痛。

耀眼的光芒撒在手臂上,皮膚一下子變得過白,灼熱感卻冷卻下來。

它化成和煦的燭光,空氣摻進幾分乾涸,放晴的天空上卻蒙上一層薄薄的紗。這城彷彿置身在沙漠裡。
空氣的炎熱是夏日的尾巴,相信再過一段日子,北方的沙粒就把今天的足跡覆蓋,著它永遠的長眠。

秋天就是這樣來臨了,再過不久就是中秋節。

我站在車窗前,掠眼而過的景色下一秒就徹底消失在可追溯的記憶體裡。

『下一站……』廣播響遍車廂,日本風的顯示屏輸出相同的字串。熟悉卻陌生的地名傳到耳朵裡……

此時,我的心抽緊了。

我不知道我為何有這個反應,我不是為了這件事而來嗎?

列車緩緩駛進站,我跟隨人群下車。不一會兒人潮散盡,月台上的這一小角剩下我一人。蒼藍的天穹拖曳幾道捲曲的馬尾雲,勾著短暫的寧靜,牽著我背後的回憶。

那些事情都過去了。可是妳從沒在我的意識中離去。我在車站的每一處蹓躂,縱使看不見妳的身影,我還是嘗試在記憶中找妳。

妳已經離去嗎?在外國的生活快樂嗎?

直到現在,我還想著這個問題。也許是因為那個夏日的事情好像已經過了很久;也許是那天之後再沒看見妳的緣故。

無數的問題依然沒有解答的一天。但是我寧願這樣,我想永遠保持這種曖昧的狀態,用幻想力補足美好的結局。

妳會覺得如此自欺欺人的我幼稚嗎?

往下走一層,寬大的大堂映進眼簾。兩側充滿國畫設計的藝術牆壁。這裡是我們相約的地方。

即使知道沒可能碰見妳,等待卻已經成為習慣。只要經過妳家附近,我就格外去想妳的事情,和我們從邂逅開始的故事。

妳想起七月六日的事情嗎?

※(7月6日)

我站在車站的大堂,這裡與平日一樣人來人往,淅淅如水的聲音流過指縫,緊張感撥動內心的弦線,按奈不住的顫抖讓我快要失去思考能力。
不論我如何尋覓,妳卻總會悄悄地出現在我身邊,到了最後卻悄悄地消失。
每次我都是沒有防備,相遇的心宛如經歷千槌痛擊。

我甚至想不到該跟妳說甚麼話。可是下一刻,妳卻馬上走開,我只好趕快追上,腳步慢下來的時候,我發現我與妳肩並肩在走。

我開始慌了,只要看見妳就有一種小鹿亂撞的感覺。我的心裡只有妳的存在,多麼疲累的心境暫且給忘記。

習慣了那種悸動後,我笑了,是單純看見妳的快樂。

彼此的距離很接近,可是從沒有真正的接觸過。
「妳會覺得我是個很悶的人嗎?」我問妳,始終我沒有什麼別的喜好,不論我如何想好玩的事,就是想不到特別要去的地方。我們的約會,往往都是漫無目的地走。即使妳不介意,我也會感到沉悶。

但是妳搖搖頭,淡然地笑著說:「不,你不算是個悶人了。」

被妳這樣一說,我更加是羞愧,然而感激妳處處體諒。我從來是不討人喜歡的模樣,但是妳卻不介意,偏在人海裡找到不起眼的我。

與妳相遇,難道是緣分?難道是天意?造物主的安排就是一種不能解釋的奇妙,讓看破這點的兩人相視而笑。

※(現在)

沿著車站後方的隧道,我走到一個小徑,來到位處小樹林旁邊的圖書館。附近有中式庭園襯托,營造出書本世界的靜謐,在鬧市的一隅如夢一樣的存在。

我也決定全心全意走進這個世界裡。

回到熟悉的樓層,樹林的裝潢依舊。而我,依舊抱著偶遇的心態閒逛。

以前讀書的時候就經常來這裡。即使過了這些年,我還知道某些書放在哪裡。

指尖掃過架上的每一本書,輕快的觸感讓我好像在草原上跑,慢下來的時候可以在層架之間的縫隙看見對面。

最後我在中間蹲下,我知道妳小時候喜歡看這個系列、喜愛那帥氣又智勇雙全的男主角。

「美中不足就是我不太喜歡女主角的個性。」妳拋下一句回應。我再問妳喜歡那種類型的主角,妳二話不說就答:「只要不是像她一樣很傻很笨的女生就好了。」

那一刻,我真的憋著不笑。

雖然妳這樣說,可是在我眼中的妳偏就是這種形象啊!

當我問妳對世界的印象的時候,妳總是給我很單純的答案。也許一部分是錯得很要緊,然而我只默默站在妳身後,露出一臉苦笑。

我不忍心親手破滅妳的美好世界。很早的時候,我甚至已經決定了要留著現在的妳,就是為了可以多看見妳笑。

就當是滿足我的私心吧!

我活在憂鬱的時候,妳天真的笑臉抹走我頭上的陰霾,妳讓我學會簡單的快樂。我半信半疑地問妳,妳就只說:「沒錯了,總之一直想一些快樂的事。」

自此我就知道,多一點無知便換來少一點煩惱。

然後,我開始嘗試變得幼稚一點,與妳的思維同步。

『那個,我今天到了圖書館。原來這個系列已經出版了二十卷,妳還有看這個系列嗎?』我一時興高采烈,連忙想將這件事告訴妳。

我的手機裡還儲存妳的紀錄。因為工作和歲月的緣故,我得花幾分鐘才找到妳。手機就是有這種功能,只要一天不去看,它還會保持這最後相見的狀態。

劃到妳的名字,一旁的照片也隨即改變。黑夜少女的背影搖身一變成為追逐陽光的女生。屏幕沒有為舊照片多留一微秒,以前的妳就這樣在我眼前消失了。即使我很努力,我還是在那時一樣不能捕捉妳。

到現在才發現我對以前的妳的印象,開始逐點淡化。越是希望挽回遠去的片段,它們偏要裂開做更多的碎片。

想好的句子懸在指尖上,我的思緒完全停止,後來化為一聲輕嘆……

我想,妳也不會再喜歡看這類故事,畢竟這個是給小孩讀的小說,就算我不想面對,妳的長大是板上釘釘的事實。

因為我也長大了,只是想一直幼稚地停留。即使妳離開了,我的腦海裡仍然停留在與妳一起的年月,如今卻彷彿無法脫身。我盯著時計器,時針的光線在破裂的玻璃下折射出錯了。

找到出錯的一塊,時間剛好是正午,是我與妳相隔多月之後再見的午餐。

※(7月6日)

那是一家和食店。店內昏暗的燈光和間隔分下一個只屬於我們的角落,服務生拋下一句「請慢用」之後就離去。外面的事物都化成黑影,柔和的陰暗很容易使人有想睡的感覺。

我和妳相對而坐,緊扣的手心沁出汗來。

「你說要送我的禮物,現在能給我嗎?」妳說道。

「啊……我想待吃完以後再給。」自知提出的是一個莫名奇妙的要求,我只好牽強地笑。妳遲疑的一刻,我想妳大概察覺到了。

「嗯……我想你會想知道這段時間我突然失蹤的原因,你想聽聽嗎?」妳突然調皮地說,要親自揭開守下的秘密。
我當然要知道!這段日子我可慌得……

我還沒回應,妳的嘴張開了。

外面隱約的人影模糊起來,世界彷彿只剩下我與妳,我就像戴上妳的耳機一樣,只聽到那溫柔的聲音。

接著,時間停頓在這一秒。我反覆思索著妳的話,眼前的妳遠我而去,我卻來到很遙遠的日子。

妳說妳先天得了一個病,而且還開玩笑地說,只要受到驚嚇就會病發。本來約定相約的一天,妳就因此入院了。我執著失約的事質問妳的時候,妳就只說是祕密。

那天,我第一次認真的罵妳。日子放大我的牽掛,徹底地蒙蔽我的心扉。妳的每句道歉我也聽不進耳,失望與憤怒奪去我僅餘的理性。

當我怪責妳暪著我此事時,妳卻為了保護我,不要讓我擔心才不告訴我。而我,有為妳做過一些甚麼嗎?

今天我發現,我徹底地傷害妳。

「對不起。」我的眼眶早已浸滿淚水,右手緩緩往前移。

犯過的錯彷彿太大太多,此時我只想將一點溫柔分給妳,親手治療妳的傷口;又以我的淚平伏妳因此焦急的心。

我已經決定要守護妳。

小小的空間裡,我對妳說那些話……沒有海濤聲、沒有人來電,妳把我的聲音聽進去了。

然後經過一段很長的沉默,我聽見自己的心跳聲。

「其實,我早就知道你對我的意思了。我心就很亂,想著不可能發生這件事的……你怎會……我的心很亂……想著是不是我做錯了甚麼事。不論如何,一直以來很謝謝你。然而……我還想趁著青春的時候向夢想進發,其他事情就暫且放在一邊。所以……
「對不起,我暫時不能回應你的心意。」這段時間妳一直低下頭,抬頭的一刻既是充滿歉疚又是肯定。

世界重新恢復流動……

「謝謝妳。」我抹乾眼角的淚,盡力弄出一個笑臉。妳最不喜歡任何陰沉的東西,也包括憂鬱的我。

沒有歇斯底里的哭訴,沒有死纏爛打的請求,我在平淡裡接受了這個事實。心結解開的一刻,讓我痛的拘束感伴隨手上的絲帶一併拋進銀河。

「之前生妳的氣,對不起。」

「你不用跟我道歉,一直暪著你的我才是犯錯在先。」

「不是妳的錯,我應該要相信妳……」

「那麼啊……就當是世界的錯吧,嘿嘿……」妳旋出個輕佻的笑容,顯然是不想為這個問題煩惱。我也給妳這個回答逗笑了。

我們說好了,當今天的事情是一個漂亮的玩笑,當它未曾發生過,即使以後還有機會再見也不再提起它。

※(7月11日)

後來到了放榜日,妳一大早就親自向我告訴了妳的成績:「結果還是不行呢!不過我還是很滿足,因為已經盡了全力。不過我還可以到外國留學,而且與我最要好的朋友一起去。」

「我認為這會是一個很有趣的經歷。」我回道,腦海裡滿是妳幸福快樂的樣子。說真的,我沒試過看見這麼美麗的影像。

那天之前,我一直想盡千言萬語哄妳,永遠留在妳身邊。那天之後,我改變了對妳的態度。

要是離去會得到幸福,我願意放手讓妳高飛。
因為妳是我眼中的彩色蝴蝶,承載滿滿的夢想追尋幸福的蹤跡。
因為擁有翅膀,飛翔是妳與生俱來的事情。

也許有一天妳在古城堡的角落找尋奇幻小說的靈感;
也許妳會結識很棒的夥伴;
也許妳會在將來的某個人得到比遇見我更多的幸福

「以後妳會回來嗎?」臨別的時候,我問。

「我也說不準,就看那時如何了。」樂天派的妳從沒有為將來的事傷腦筋,轉眼間又回到自己的世界裡。

我默默地注視妳,逐漸在車廂裡的燈光下退場。

所以過了這些日子,妳還會想起七月六日的事情嗎?

要是幸福會忘卻記憶,也寧願妳記得忘記我。

※(現在)

自此以後,我就沒有像以前一樣找妳了。即使掛著朋友的名義,卻早已沒有再去找妳、與妳再見的名份。

七月六日在我的日記本裡留下不能撕掉的一頁,發生過的事實不可能改變,頂多將尷尬深藏在心田。

若是以後再見,我們還可以問候、還可以相互交換新買的書來看。只是那種溫柔不可以讓我們回去以前的天真,與最單純的情感。

就如妳所說,我也不知道以後的事如何。

即使將一個時刻永遠封存也會留下最漂亮的一幕。適時的放手讓自己不至於為了那些非分之想而重傷,至少現在回想這種青澀心裡還是有幾分甜意。

我把書放回去原來的層架,走到窄巷的盡頭回眸一視。

夏日的尾聲,我與七月六日、以及妳說再見。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