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

走出焦慮症:有點沮喪之核磁造影(MRI)的檢查經驗

十林 Slin | 2022-07-06 20:27:11 | 巴幣 2 | 人氣 66

最近有雙手和頸椎酸痛、麻痹的狀況,有時候會頭暈、頭痛,加上某次半夜胸口劇緊,醒來左手又麻又痛,開始有點擔心。雖然最近焦慮症神經症狀有比嚴重時好上許多並更加適應了起來,代表病歷開始轉向治癒的階段,但居然換成頸椎的問題。有一次工作太久加班到10點,整個脖子感覺很緊繃,面部有點麻痺,疲憊誘發焦慮和恐懼感,有點難過不得不放下未完成的工作,擔心撇下會讓上司觀感不佳,所以回家的路上有些崩潰,面對淋得我滿身濕的雨,我又濕又累的騎著車大哭,崩潰卻換來更崩潰的知覺異常。我開始到醫院看神經內科,一部分也想詢問醫師焦慮症(神經衰弱)的問題。

針對手麻狀況,醫師先是安排肌電圖檢查,檢查過程就是感受手的神經不斷的遭到電擊,會有一瞬間的痛麻感,這個過程不會到很不舒服(現在回想居然有點想再被電(?)),畢竟每次的電擊短短不到一秒;接著技師就拿一根針狀物刺進手裡,並在裡頭轉動,比較不舒服的是有幾次是刺進手掌的肌肉和頸間的位置,頸間的部分就真的有點陰影了。

過兩個禮拜回診,醫師跟我說【可能】有椎間盤突出的狀況,上網查了查就是姿勢不良造成的問題,好發於低頭族和辦公室久坐族群,但也不排除其他東西造成壓迫或是神經病變等,醫師也必須透過檢查來確認,於是乎又在今天安排核磁造影(MRI)的檢查。

醫生有告知如果有幽閉恐懼症的人可能沒辦法做,但我過往並沒有幽閉恐懼症的狀況,我說我有焦慮症(神經衰弱)和恐慌症,醫生溫柔的說真的做不了,就不要做沒關係。

時間來到今天,檢查技師給了我一副耳塞,說等一下檢查過程會有點大聲,又給了我一顆球狀的按鈕,如果受不了可以按壓就會停止檢查。

醫院的冷氣很涼,非常舒服,躺上床架,塞上耳塞和耳罩,頭被固定在一個範圍內,技師貼心地替受檢者蓋上毛毯,並說過程中完全不能動,連吞口水都要避免,否則都會影響到檢查。

其實檢查時我就有點擔心,開始有點焦慮,我在想我該不會有幽閉恐懼症吧?我想動不能動會很難受,會不會等下檢查就開始不舒服?果然對焦慮症的人來說,越擔心(身體症狀)的事情就越會發生。

我被送進核磁造影機器裡頭,閉上眼睛想靜靜的等待,睜開眼,裡頭就是一個非常狹小的檢查艙,頂蓋就在眼前15公分不到的距離,雖然有點緊張但還可忍受,我又閉上眼睛,機器開始轉動,非常巨大的運轉聲開始響起,我太小看焦慮症的神經敏感(也會聲音敏感)了,又或者我太小看核磁造影的威力了。

非常巨大的聲音從機器內發出,第一波大約十幾秒,可能只是在測試機器的部分,我開始有點受不了巨大的機器運轉聲音,變得有點躁動,但我告訴自己要放鬆,不斷的深呼吸,技師的聲音傳到檢查艙內,告知等下不要吞口水。(後來我才知道有些檢查部位可能連深呼吸都不可以)

再強調一次,果然對焦慮症的人來說,越擔心(身體症狀)的事情就越會發生。

我開始覺得我大概挺不過下一波了,而且核磁造影檢查的時間,短則7-8分鐘,長則1-20幾分鐘。

下一波聲音攻擊響起,而且不間斷的攻擊著我敏感的神經,我開始有點呼吸急促、身體躁動,身體知覺有點怪怪的,我有點沮喪,但我知道我大概挺不過去。

大概20幾秒我就按下手中饒恕我的球球了,當下我真的有點不敢相信簡單的檢查我竟然會克服不了,真是令人沮喪。

媽媽說我是太過緊張,但是對於患有焦慮症而神經衰弱的人來說,對於聲音真的會【異常的敏感】,甚至那些正常不過的聲音,會在腦中深刻的划過,或者重擊著胸口,全身的神經都專注在噪音上去了,呼吸都會跟著停止了起來。之前有狀況比較嚴重時曾嚴重影響到睡眠,一個汽車開過的聲音都會異常敏銳地察覺到,每個拔掉消音器的汽機車噪音都會讓人醒來,整夜處在非常淺眠且睡眠品質極差的狀態。

最後是,核磁造影(MRI)沒能順利的完成。我對浪費一次醫療資源感到有點愧疚,回想起來對檢查的技師感到有些抱歉,以及對於沒能查出個結果感到些微的沮喪。

沮喪,卻又覺得有點好笑,對自己的這個狀況真的是啼笑皆非。但我應該已經逐步的療癒了,在焦慮症嚴重的時候我走到門口就會開始心跳加速了。真希望我疲倦的神經可以趕快恢復,如果哪天在做核磁造影時能順利完成,大概代表著我的焦慮症是真的【完全痊癒】了。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