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前文對不著後文,怎麼第一段寫一寫變這樣?

肚有三層 | 2022-07-06 19:46:41 | 巴幣 2 | 人氣 51

  鄰近海邊的小鎮,在這充斥著煙波與黯淡喜悅的季節裡,海風吹的力道溫柔的剛剛好,天空西邊雲上迷幻的彩橘正染上淡藍色陰影。在夜至前還有時間,堤防下的泥灘,芒草隨著殘存的光輝擺動,對岸是荒廢了數十載的工廠,繡跡斑駁一片紅,我坐在堤邊上,靠著高壓電塔的水泥墩,手上的一小搓菸草忽明忽滅。

  指尖往上流出一縷淡白細絲,緩慢的往上飄,然後再空中被搓開,灰白細絲散開融進藍色裡,但天空只變得更深邃湛藍,或許你說得才對,其實是白晝被紡成細絲,再從我們的指尖被吸入體內,所以我們吸菸者的四周才會在黑暗中越陷越深。

  剛入秋便開始懷念起炎熱天氣,如果日頭想回去夏天,我們卻又會大肆咒罵天事不順,人生過得不上不下,我認知著的這個世界越來越糟,值得慶幸的只有香菸越來越貴,所以我抽得越來越少。而我也終於漸漸習慣沉默,就像你說的,靈魂終究得臣服於肉體,背叛自我的只有成為喪屍一途。

  兩個月前我去見了你祖母,走過十年,她還是如過往美麗端莊,紫色的長袍不染一絲灰塵,淡色眼眸散發著過往的驕傲威嚴,海在這陣風中捲走了愛人與孫子,卻沒能吹進一點陰霾於這婦人眼中,她活得徹底,沒有任何人能反駁,她是唯二我所知能永恆緊握自我的堅定人類。但幾使如此,時間還是讓那如常的溫潤堅定下滲了出了些疲憊,稀薄如水,但在這細緻的藝品上便過於明顯。

  漫著一股彷彿剛哭過的沉寂,整段午餐祖母不發一語,空氣裝飄著夏日午後特殊的雨水氣味,你父母的照片被收在半開的紙箱裡,一幅新的,還未完成的男孩畫像立在窗旁;電風扇在潔淨發亮的洗石子地板上慵懶的轉動,琉璃杯以氣泡與水珠絮語夏日光潔,百般無賴我就這樣陪著她注視海岸線上的積雲,而後發現原來你的脖子的形狀是遺傳至你祖母。

  午後陰影深刻安寧。而終於。無以名狀的寂寞滴落、沾濕襯衫,我輕輕握住手腕的細繩,那天清晨裡你繫上的,我從未放開,也無能放開。在懊悔與詛咒中,我只能持續握住這輕巧細膩的碎屑,在發瘋邊緣過分用力地度過這些日子,只有你還能讓我想起我還是個人。

  窗邊畫中的男孩一頭捲曲的褐色長髮,瞇著眼笑的誇張,抱著一手的向日葵,隨悶熱潮濕的季節風,跳進窗外炫目光中。我跟著起身卻撞上木桌。琉璃杯翻倒,還沒喝完的濃湯濺出淺盤,落在越發合身的西裝褲上。

  我想我應該在與你浸泡海中的日子裡死去,爛漫與思想在那水裡化開,讓雜音消失的無影無蹤。那刻只有現在,只有眼前,超脫時間意義,我們反覆交疊合一,世界及是自我所見,我活著,貨真價實,沒有一絲虛假與醜陋能鑽入,只有乾淨光線竄過你濡溼的長髮,在你對著我笑時,形成一陣眩光。

  在水中的日子裡,我總是面無表情,但你總能知道我那過分矛盾乖張的強烈情緒,我從未能梳理好那些,所以我從不顯露,是是任憑它在我心中誕生,而後死去,在某個夜裡流入銀河。而你從來沒有去探觸那些,只是跟著我浸泡在遠低於人類體溫的漆黯宇宙中,相互發散著微不足道的熱量。

  我們妄想過要撼動世界,追逐著夢裡殘留下來的細碎呢喃,幼稚卻又緊緊地抓住真實。

  泡過海水的長髮刷過手指,那乾澀感在往後的幾年裡緊緊的攀附在我掌心,揮之不去。過了多少夜晚呢?我終究沒辦法遺忘當你靠在我身上的那份熾熱,有時思緒中斷了幾天,等我回神,才發現我正握著你的照片焦慮失眠,但當我將西裝穿的越發習慣,一切也逐漸變得麻木呆板,就像漿洗過的襯衫,平直潔白,恍若從未沾染上過去,而等等就連這幾那幾滴湯漬也將被化學藥劑漂白,抹去我曾在某個夏日中度過的一段時間。

  你的祖母到最後都沒有說任何一句話,在我即將離開時,雨水的氣味更加濃厚。她將一幅畫放入車廂裡,並將手摸上我的臉頰,輕輕的捏了下。沒有任何聲響,只有淡綠色的瞳孔望過我的一生,像是在責備,也像是在嘆息,儀式在一瞬間結束。我坐上車,駛離了巷口。一股陰暗濕潤的氣味從過去湧出,炸開在整個世界。

  我明白,這世界不會停止,儘管幾度美好,等待人們地卻只有悲戚哀愁的幽暗結局,這是無常,是如常。說不定我早做好準備,所以當你轉過身,我沒有表情,我沒有叫你,我沒有說過我愛你。

  幾使我活在這地獄之中。天邊最後一點火光被大海淹沒,我將最後一根菸捻熄。我依舊自私地相信,只要是你說的,選擇的,那就不會是錯的。路燈亮起,點亮對岸的工廠,陰影在身邊越發猖獗,我留在這,黑暗的看不見前路,痛苦如潮般週期性的漲退。我將畫挾在腋下,走入蘆葦中。

  光芒總跟隨著你,我深信不疑。

  船駛出河口,上頭甚麼都沒有,月光皎潔,濃霧混著銀光覆上整座老城,明天日頭又會如夏日一般。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