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RPG四期創作】飢荒後的兩人

停屍房 | 2022-07-05 23:12:11 | 巴幣 1024 | 人氣 143



群,正在崩潰著。

如同方舟般崩潰。

各國聯軍紛紛展開撤離,分散四方的義勇軍也各自搭上各國的載具離開群的空間。

瓦連京也不例外,駕駛著MRC的他飛向一艘與他一樣傷痕累累的吉埃伯船艦,降落於混亂的甲板上,現在已有不少撤離人員,其中似乎還有一些義勇軍,但瓦連京並沒有進一步去確認。

「哈~瞧瞧小甜心現在的樣子,回去再好好幫妳補一下身體吧~」滿身是傷的瓦連京側過身,看著後座因消耗不少能量而形如死屍的蘿莎,他露出一個疲憊的微笑,伸手輕撫戀人的臉頰。

「親愛的⋯⋯」皮膚死灰的蘿莎對著瓦連京回以笑容,然後在能多說出些什麼前,因為終於能夠放鬆,力氣盡失,直接昏了過去,倒向瓦連京。

「!」瓦連京一把接住了蘿莎,穩穩讓她依靠於懷中,神情很快恢復鎮定,面露苦笑。

這也難怪,連續好幾天的戰鬥,蘿莎她一定很累壞吧⋯⋯

將MRC收回戒指,瓦連京公主抱起蘿莎,朝著船艙的方向走去。

婉拒船員欲提供的醫療服務,瓦連京僅要求了一個可供兩人休息的地方,可說是令人感嘆的幸運,因戰鬥人員的傷亡,這艘吉埃伯船艦空出了不少房間,最後在船上AI的安排下,瓦連京和蘿莎得以被分配到一間還算寬敞的雙人房。

經由艦上服務機器人的帶路,瓦連京沈默地抱著蘿莎穿過吵雜的走廊,在抵達安排的房間之前,瓦連京垂首看著懷中安靜的戀人。

此時她身體摸起來很冰,皮膚毫無血色,胸前毫無起伏,不知情的人看到這個景象,恐怕還會以為瓦連京正沈浸於痛失愛人的悲傷之中吧。

事實上,瓦連京這時候的內心無比平靜,看著蘿莎枯槁的睡顏,他想起了自己與蘿莎第一次相遇的初夜,那一次她也是在自己懷中這樣沉沉睡去。

瓦連京忽然意識到,那時候的她⋯⋯應該也很累吧?獨自一人在如此巨大的阿斯嘉特城尋找著他,不知道徘徊了多少。

自己怎麼這個時候才意識到這件事情,一定很累吧,蘿莎她一定很累吧?自己並不是沒有問過戀人是怎麼變成不死生物的,但從未像現在這樣有如此深的感觸。

冒險逃家,在路上遭遇魔獸襲擊死亡,成為不死生物,然後依舊堅持著來到阿斯嘉特,徘徊了不知多久只為和他相遇⋯⋯

心中一陣酸澀,瓦連京忽然很想緊緊抱住蘿莎,對她承諾自己所能給她的一切幸福。

很快瓦連京便被帶到了分配到的雙人房前,接過機器人給予的房卡後刷卡進門。

或許是因為在軍艦上,雖然是雙人房,空間卻比世界樹的單人房還要小,不過仍有獨立的衛浴設備,僅是想要有個地方讓自己和戀人休息的瓦連京也不好多說什麼了。

將昏睡的蘿莎放上床,替她卸下身上的武器和裝備,瓦連京明白自己的戀人只是需要一點休息,無論是心靈還肉體,但還是不免擔心她會不會就此一覺不醒,兩人在群內戰場上馳騁時也遭遇過不少能夠使用法術的飢民,萬一蘿莎在某個他沒察覺到的時刻中了某種惡毒法術⋯⋯瓦連京內心感到一陣憂慮,希望經過希莉卡永世長存的救贖之城時能消除這種可能。

疲勞感湧上,歷經與飢荒的決戰幾乎耗盡了他所有體力,瓦連京也暫時無力思考那些負面的可能。

卸下裝備和武器,關上燈,瓦連京帶著一身疲勞與傷勢躺到蘿莎身旁,為了適應床位縮起身子,將戀人囚入懷中,蘿莎是依靠自身執念維繫存在的不死生物,必須透過與他的接觸來補充能量。

嗅著蘿莎帶著血腥味的腐敗髮香,瓦連京沉沉睡去,在最後的一絲神智陷入黑暗之前,他只希望明天一早醒來,自己的戀人能睜開眼睛⋯⋯



不知道睡了多久,他在一身的酸痛中醒來,原因除了對他而言過於狹小的床鋪,還有昨日睡前未妥善處理的大小傷勢,渾身蠢動的痛覺在提神方面可說是效果拔群。

不過瓦連京並沒有為此發出半點呻吟,他醒來後的第一件事,是看向懷中的戀人。

蘿莎仍安安靜靜的躺在他懷中,她閉著眼、既沒有心跳也沒有呼吸,冰冷僵硬的身軀比平時更顯消瘦。

「⋯⋯」瓦連京抿抿嘴,儘管狀態已比昨日睡前好得多,但或許是看慣了蘿莎平日能量飽滿的豐腴身姿,蘿莎此時的模樣仍讓他無比心疼。

如果自己能再強一點就好了,就能讓蘿莎在戰場上少消耗一點能量少承受一點壓力,瓦連京在內心如此想著,雙手忍不住又把懷中的戀人抱得更緊了一些。

眼角餘光瞄向房間內的電子鐘,上頭數字顯示九點三十二分,昨天雖然沒有記時間,但印象中也是在十點之前就睡了,隨便算一算都超過了十小時,可是蘿莎現在卻依然在沉睡。

也許是因為前幾日的大戰消耗她太多能量了⋯⋯瓦連京如此安撫自己,之前瘟疫之災期間也有過幾次類似的經驗,從畸變的血肉之潮、吉埃伯機械化大軍的圍剿中逃脫後,蘿莎的模樣幾乎和一具腐屍差不多,現在這樣已經算很好了。

但要是蘿莎就這樣醒不過來呢?要是在群裡中了某種法術或詛咒,導致她沒辦法像過往那些日子睜開眼睛呢?自己是不是應該去找人幫蘿莎檢查一下?慈悲的質點者翡翠很擅長治療,找她或許不錯,但她現在應該不再這艘船上?不過應該不用擔心,義勇軍們應該很快就會有機會重新集合,那個時候再請對方幫忙或許也不遲?但如果翡翠也無法讓蘿莎醒過來呢?仔細想一想,不死生物醒不過來的問題或許該找死靈法師之類的職業幫忙會更合適一點?義勇軍裡有死靈法師嗎?等等⋯⋯好像有個貴族就是?就那個常常變來變去的白髮⋯⋯記得他叫可拉?不知道他有沒有在群內的戰爭中活下來?假如他已經掛了,那麼義勇軍裡還有誰會死靈法術或黑魔法之類的東西?或許該去找⋯⋯

就在瓦連京抱著蘿莎胡思亂想之際,懷中閉著雙眼的冰冷女體忽然動了動,打斷了他紛亂的思緒。

「親愛的?」那聲音孤獨而不安,彷彿在黑暗中尋找歸途:「⋯⋯你在嗎?」

瓦連京抿抿嘴,隨後露齒而笑,內心的憂慮被一掃而空。

「是的,我在⋯⋯」瓦連京垂首以自己的額頭靠上戀人的額頭,像是想共享彼此的氣息,也像是想透過這個動作告訴蘿莎他就在身邊,哪裡也不會去。

「我就在妳身邊,小甜心。」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