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被學務主任喜歡的壞學生 第十六章 放肆

白封 伍凡斯 | 2022-07-05 21:10:17 | 巴幣 6 | 人氣 39


   時間一天又一天的過去,所有的人都在不斷向前,而我卻還像個小孩一樣,整天打架、搞怪、翹課,在所有老師眼裡是無藥可救的壞學生,在同儕眼裡是個無惡不做的流氓,但在張盈枋眼裡⋯⋯

  這一節是李爾森的國文課,全班都沉浸模擬考的題本中,只剩下筆尖和紙張的摩擦聲,而我也不例外,努力的在答案卷上作答。

  自從高二以後!所有人都在為了高三的聯考做準備,原本調皮搗蛋的同學也變得穩重,班上瀰漫著備考的氛圍,桌上堆著各式各樣的參考書,就連地上也不放過,每天除了進課就是考試,日子壓的人喘不過氣。

  說真的!我很不喜歡學校的填鴨式教育,這會讓想讀書的人受到干擾,不想讀書的人失去自由,這樣雙輸的局面我不相信讀書效率能有多好!

  「你、你笑什麼?」

  不知李爾森站在我身邊多久了。只見他發出奸詐的笑聲,一語不發的看著我的題目卷,不知心裡盤算著什麼。

  「伍同學~太陽打從西邊出來啦?居然能看懂題目!了不起~了不起~」

  「高二了!得好好讀書囉~我可不想以後考到三流的大學。」

  「這句話能從你口中說出來?你今天是被附身還是吃錯藥?」

  距離下課只剩短短的幾分鐘,大部分的同學要麼睡覺、要麼發呆,畢竟該檢查的都檢查完了,剩下的時間當然是好好休息,靜靜等待下課......

  「我要是沒考到好的大學,父親大人可是會把我送去軍校的,既沒自由又累得要死,我才不要咧~」

  「我覺得你被他送去軍校是遲早的事情......」

  我和李爾森有一搭沒一搭的聊著,消磨著剩下的時間,但自從過了校慶的那場舞會後,我對李爾森說話就變得更小心了,因為......他好像喜歡我......但我卻對他沒有戀愛的感覺,只把他當好朋友看待,可是我又不好意思跟他提這件事,只好深埋在心底。

  這時!下課的鐘聲響了!將提本和答案卷交了回去,伸了個懶腰後趴在了桌上, 稍作休息,為下節課養養體力。

  「這次的考題不難吧?你應該能隊個幾題。」

  李爾森邊整理試卷邊和我搭話,青金石般的眼眸閃爍著好奇......

  「我這次搞不好可以及格。」

  「挺自信的嘛~我期待看到你模擬考的成績。」

  說完變冷笑了兩聲,拿著試卷離開了教室。

  中午吃飽飯後!我獨自一人在中庭閒逛,無聊的做到一旁的亭子下,仰頭望相A棟F4點教室,裡面的黑影在教室裡遊蕩,像是在巡找獵物一般,靜等誤入教室的師生。

  「別看了!這樣會把黑影引過來的。」

  謝婉蓉站在一旁說到,似乎對這黑影早已見怪不怪了。

  「老師也看得到黑影?」

  「嗯!怎麼會看不到?我還能看到黑影以外的冤魂咧~難不成你看不到嗎?」

  「我只看的到老師和黑影,其他的一概看不到。」

  謝婉蓉嘆了口氣,消失在灰濛濛的花田中......

  我起身離亭子,無意識地走向保健室,一股寒意瞬間竄流全身,彷彿來到了停屍間......

  「你冷氣幹嘛開這麼冷?不知道電費很貴嗎?」

  「我很熱!也不看看外面幾度,要是我不開冷氣早就中暑了~」

  羅斯爾專注地玩著電腦遊戲,完全就是把這裡當網咖,每天來不是上班,而是來這裡偷電玩遊戲,真不知道他來學校幹嘛的......

  既然來都來了!那不如翹課出去玩好了!畢竟下午的課既不重要又無聊,那還不如出去走走晃晃打發時間。

  「那個......我身體不舒服,可不可以......」

  「不可以!滾回去!」

  「喂!你能不聽人把話說完啊?我都還沒說我要做什麼你就說不可以。」

  羅斯爾停下手中的動作,無奈地看向我。

  「哎~你不用說我也知道~你就是來翹課的,然後要我拿外出單給你。」

  吾!這傢伙有讀心術是不是?他怎麼知道我要翹課?得找個理由說幅羅斯爾才行。

  自從我高一翻牆出去後,學校的圍牆就加高了不少,現在想徒手爬上去幾乎是不可能的,必須借助梯子或別的工具才有可能爬上去,就算是爬上去了,下來也需要借助其他東西才能下來。

  不得不說張盈枋的效率快得嚇人,我翻牆出去沒幾天,他就找人來把圍牆加高,整整加高了三公尺,而且牆面也換成了較細緻的材質。

  「你不讓我翹課我就跟張盈枋說你上班都在打電動!」

  「跟盈枋主任說我上班打電動?呿!他管的了我?」

  羅斯爾不屑地繼續打著電動,張盈枋似乎對他沒有殺傷力,只能另想辦法了......

  「哎......看你一副死人樣,允許你在這睡覺啦!睡飽了就滾,聽到沒有?」

  可惡啊!翹課出去玩的夢徹底碎了,不過比起上課,我寧可選擇在這上課。

  「我可不覺得Arduino是一個無聊且沒用的課......算了!說再多也改變不了你想翹課的決定。」

  羅斯爾絕對有讀心術!絕對!

  我緩緩推開休息室大門隨意的挑了張床便躺了上去,將手伸進口袋,準備拿出手機玩遊戲時,才想起自己的手機忘再了書包裡,無奈地閉上雙眼,看來真的只能[睡覺]了......

  不知睡的多久!門外傳來奇怪的交談聲,吱吱喳喳的聲音吵得讓人睡不著,聲音越來越大,感覺說話的人正一步步朝休息室走來,不久門就被打開了......

  我快速的傳過身,加裝沒看到地繼續睡覺,畢竟來這裡翹課的都不是什麼善類,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若是在翹課時還惹事,後果不堪設想。

  正當我快要進入夢鄉時!有雙手從後面摟住了我,用著很撩人的姿勢撫摸著我,瞬間睡意全無,只想看清是哪個該死打傢伙打擾我睡覺。

  我快速的轉過身,不出意外,此人正是張盈枋,他的眼皮微微的跳動著,像是被抓到裝睡的孩子一樣,瞇著眼睛看著我,以為我沒發現他似的。

  「喂!別裝了!」

  見張盈枋無動於衷,我便伸手揪住他的頭髮,來回搖晃了幾下,但這似乎沒又效果,指號轉回去繼續睡覺。

  「你剛剛這樣抓很痛欸......」

  「你明明醒著!為什麼要裝睡呢?」

  「我沒有裝睡......我只是想抱抱你......」

  我無奈地轉過身,一時之間不知該如何應對這個無理取鬧的孩子,只好繼續任由他無理取鬧。

  不知又過了多久,時間已經來到了下午三點多,距離放學只剩一小時,正當我準備起身時!一股力量將我給拉了下去,雙手環抱著我的身體。


  「你可以放我走了嗎?已經抱很久了喂!」

  「我不要......」

  「快點放手!我要回去收書包!」

  張盈枋繼續裝死,裝作沒聽到地閉上雙眼,無視了我剛剛說的話。

  我又等了好一陣子!張盈枋遲遲沒有醒來,該不會真的睡著了吧?我試探性地推了推他的肩膀,見他沒有反應,我便悄悄地鑽了出來。

  回頭望向熟睡的張盈枋,轉身打算離開休息室,但總覺得少了些什麼?

  左思右想後才想到這傢伙剛才的無禮行為,不捉弄一下他怎麼行呢?我小心翼翼地脫掉他的西裝裝外套,解開他脖子上的黑色領帶,而後把這兩樣東西塞到一旁的櫃子裡,心滿意足的離開休息室。

  「呦~封哥逃出魔掌囉?」

  「是你放他進來的?」

  「是啊~不行嗎?堂堂學務主任來我保健室休息事件多麼光榮的事,怎麼可以把人拒之門外呢?」

  羅斯爾奸詐的笑著,彷彿這件事是他設計好的,現在真恨不得一拳將他送上天,整天搞這些有的沒的,害學校雞犬不寧......

  「好、好冷啊......我的西裝外套呢?」

  張盈枋蜷縮著身子,顫抖的的扶著牆壁,像是一隻受驚的動物一樣。

  「喔~封哥!偷人衣服作紀念哦?」

  「才沒有!我只是藏起來了!」

  「白封!你藏我衣服做什麼?」

  這下該怎麼解釋?早知道不衝動發言了!早知道說他是自己亂丟的就好了。

  「算了......告訴我衣服在哪?」

  「自己找!作為你吵我睡覺的代價。」

  嘴上這麼說,身體卻誠實的跟了進去,還挺好奇他會去哪裡找外套,床下?被子裡?還是旁邊的衣櫃?

  正當我推開門走進去時!不小心被腳下的東西絆下,連人帶鞋的摔在床上,轉頭一看,竟是張盈枋在作怪。

  「不是要我自己找?你怎麼也跟過來了?」

  張盈枋怪笑得朝我走來,邊說邊解開襯衫上的釦子,笑容無比的陰險。

  「喂!這裡是保健室啊!請克制一下自己的行為!」

  「要不是你手賤......」

  張盈枋將我壓床上,用嘴唇磨蹭著我的脖子。

  「你幹什麼啊!」

  「說~我的衣服再拿裡?」

  「在櫃子裡⋯⋯」

  張盈枋轉身走向櫃子,拉開櫃子取出西裝外套,拍了拍上面的灰塵,而後穿了上去。

  「我的領帶⋯⋯白封你又藏到哪了?」

  「同一個地方!自己慢慢找。」

  張盈枋將櫃子翻了個底朝天,始終都沒找到領帶,就連被子、枕頭、床單都被他給翻出來了,就是沒看到帶的影子。

  「你確定在櫃子裡?」

  「我確定啊......但怎麼不見了?」

  這時!我撇見門後的羅斯爾,他轉動著手中的黑色領帶,一臉奸詐的看著我。

  「主任!領帶在那裡!」

  我手指向羅斯爾,雙眼死死的瞪著他。

  「诶~沒有喔!」

  羅斯爾雙手一攤,領帶憑空消失了!我整個人震驚不已,張盈枋則是覺得被耍了。

  「羅斯爾你!」

  「我怎樣?領帶不是在床尾的被子上嗎?」

  剛才發生的一切有如魔術般神奇,令人完全摸不著頭緒,有種無法形容的詭異。

  「原來在這裡啊~是我眼殘。」

  張盈枋邊說邊把領帶系上,邊照鏡子邊檢查自己的服裝儀容。

  我欣賞著張盈枋那優美的背影,有種想拍下來做紀念的衝動,但礙於手機在教室......

  「幹嘛一直看著我?」

  「蛤?我、我哪有看你啊......」

  張盈枋緩緩的從口袋中拿出手機,將手機遞給了我,而後走回鏡子前。

  「幫我拍一張照。」

   不知是默契還是他也有讀心術,他居然知道我心裡在想什麼!而且還主動將手機交給我,要我幫他拍照,這到底是......

  「拍好了嗎?」

  充滿磁性的聲音讓人欲罷不能,有種被征服的感覺,無法用言語形容的喜歡,明知道這是不對的,但卻生陷其中,無法自拔......

  「你在發什麼呆啊?幹嘛都不回話?」

  「喔!拍、拍好了!」

  張盈枋接過手機,仔細端詳著照片。

  「把你的聯絡方式給我。」

  「啥?我的聯絡方式?」

  一時之間我的腦子轉不過來,就連自己了電話號碼都忘了,掌心不停流著汗,思考著該怎麼回答比較妥當。

  「手機再借我一下!」

  說完便搶過張盈枋的手機,輸入自己的電話號碼和連絡方式,然後再順手的把照片傳了上去。

  「還你!我、我先走了!」

  說完便頭也不回的離開了保健室。

  看了看教室牆上的時鐘,距離放學只剩幾分鐘,我站在教室外面,靠在門邊的牆上。

  「三......二......」

  鐘聲響起!所有的學生瞬間醒了過來!迅速的收著書包,三三兩兩的走出教室,有要搶籃球場的男同學,也又要去喝下午茶的女同學,走廊上什麼人都有。

  我悄悄的溜進教室,拎著書包就往外跑,邊跑邊點開陌生訊息,快速的將照片下載下來,整個動作行雲流水,絲毫沒有卡頓。

  「呦~今天這麼準時啊!」

  白先生手持香菸盒打火機,看樣子是準備點菸。

  「走吧!」

  「今天換你等等我,讓我把這支菸抽完。」

  白先生說完便點燃了菸,吞雲吐霧的靠在車上,臉上掛著幾分哀愁,似乎有什麼煩惱困擾著他。

  「老爺現在很火大,回去做好心理準備。」

  父親大人很火大?發生了什麼是嗎?我記得我最近很安分啊!應該不是再煩我的事吧......

  「父親大人在氣什麼?」

  白先生淡淡的吐出一口煙,轉頭看向我。

  「你是真傻還是在裝傻?」

  「你不說我怎麼知道發生什麼事。」

  白先生嘆了一口氣,將菸蒂丟進水溝,揮了揮沾有煙灰的手臂。

  「你不記得自己幹了什麼嗎?」

  「我今天除了翹課到保健室什麼也沒幹!父親大人不可能為這種小事生氣吧!」

  白先生的臉色變得更難看了,似乎下一秒就能殺人。

  「你還翹課?你膽子真大!」

  「不是這件事嗎......」

  「早上你是不是考試作弊了!」

  作弊?我早上作弊?是指國文小考嗎?我明明很認真的在寫考卷啊!我什麼都沒做,為什麼說我作弊呢?

  我思來想去,始終想不出是誰做,除非......

  「白斯!是不是班導跟父親大人說的?」

  白先生頓時以口無言,眼神很是震驚,看來我猜對了!

  「我國文考試格,然後班導說我作弊是不是?」

  白先生點了點頭,沒在多說什麼,轉頭鑽緊了車裡,氣氛變得無比的詭異。

  回去的路上!我和白先生都異常的安靜,看來這次真的惹出了不小的麻煩,看來今晚是個不眠之夜了......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