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克蘇魯的黎明》0387.畢業旅行

佐渡遼歌 | 2022-07-05 20:00:08 | 巴幣 238 | 人氣 335

連載中克蘇魯的黎明
資料夾簡介
克蘇魯元素的奇幻武俠作品!!

  五月初。
 
  很快就是華文高中畢業旅行的日子,不只是二年級的學生都顯得興高采烈,李少鋒待在教室的時候也偶爾可以聽見同學們在討論今年與過往畢業旅行的行程。
 
  李少鋒最近待在交誼廳的空閒時間都會陪著燕子看美劇,從第一季第一集開始追,看著聯邦調查局的兩名男女探員攜手解決各種案件,不知不覺間都已經追到最新一季了,卻沒有聽這位工房內唯一身為二年級生的嬌小學姊提過相關事情,今天趁著吃完晚餐的時間,忍不住問:「這麼說起來,學姊已經整理好行李了嗎?」
 
  「……什麼話題?」燕子疑惑瞥了一眼,很快就繼續看著電視螢幕。
 
  「畢業旅行啊,聽說一如往常要去墾丁,不過住的旅館比較高級。班上同學都在討論希望明年也住那間。」李少鋒接續話題說。
 
  「是喔,反正人家不去,沒有差別。」燕子聳肩說。
 
  「工房主旨是積極過著普通生活吧,為什麼要缺席學生時代最重要的一項活動?」李少鋒疑惑地問,察覺到其他成員也都將注意力轉到這邊。
 
  「樓月姊和林誠學長也都沒有去畢業旅行啊。」燕子說。
 
  「是這樣嗎?」李少鋒訝異地轉頭問。
 
  「我們那個時候是創立隊伍的第二年,工房根基尚未打穩,而且記得剛好林誠從遊戲回來後不巧受了點內傷,如果出現什麼意外也不好應付……」秦樓月簡單解釋。
 
  「真是汗顏。」林誠尷尬苦笑。
 
  「反正現在這個時局也不好到處亂跑啦,不參加就不參加。」燕子說。
 
  「一生一次的高中畢業旅行耶。」李少鋒說。
 
  「這個也是工房的方針。」梁世明幫腔說。
 
  「反正人家不會去啦,如果真的要旅行,暑假再找個時間,所有成員出去玩就行了。人家覺得那樣也很開心。」燕子堅持說。
 
  「……雖然很難以啟齒,學姊果然在班上沒有朋友吧?」李少鋒問。
 
  「什麼爛問題!果然又是什麼意思!」燕子立刻嬌嗔。
 
  「幾次過去學姊班上找人的時候,都看到學姊一個人孤零零地坐在位置。在頂樓吃午餐或是在交誼廳的時候也一次都沒有提過班上同學的話題。」李少鋒苦笑著說。
 
  「你們又不是認識人家班上的人,講她們的名字或事情是聽得懂膩。」燕子不悅地說。
 
  「但是話說回來,燕子,妳去參加畢業旅行或許可以幫到少鋒。」秦樓月說。
 
  「……怎麼說?」燕子不解地問。
 
  「你們不久前去過大里黑市,然而那依然在台中,鯤島丐幫也是根基於台灣的門派隊伍,地緣關係深重,真遇到非得抉擇的時候應該會傾向殲滅軍、蒼瓖派這邊。」秦樓月緩緩地說。
 
  「要讓燕子首次離開台中,看看其他勢力的反應嗎?」林誠瞭然地說。
 
  「打從隊長會議之後,唯一有離開過台中的成員只有定緯,不過他出身秦家刀,難以作為基準。」秦樓月說。
 
  「等、等等,不要讓學姊這樣以身犯險吧!」李少鋒忍不住喊,接著被自己的音量嚇了一跳,頂著其他人的視線,低聲說:「當然了,我知道不可能一直待在瞭望塔的地盤……一直待在殲滅軍與蒼瓖派拉起的雙重防衛線裡面,然而教團聯合那群人可是盤算著在台北市區引爆附法炸彈的瘋子耶,沒有必要這麼著急吧?」
 
  「從現狀來看,教團聯合的做法出乎意料地縝密,不會衝動行事,而且最終而言依然要看燕子本人的決定。」秦樓月說。
 
  李少鋒不禁語塞,望向雙手交叉抱在胸前的燕子。
 
  「樓月小姐,如果燕子大小姐要去畢業旅行,老朽也希望隨行,到時候需要請假三天。」總一郎開口說。
 
  「當然沒問題。」秦樓月立刻允諾。
 
  「咦?老爺子,你要跟來喔……」燕子皺眉說。
 
  「老朽不會出現在燕子大小姐的視野當中,只是待在旁側以防萬一,請務必好好玩得開心。」總一郎躬身說。
 
  聞言,李少鋒略感放心,暗忖就算發生最惡劣的情況,至少燕子學姊和片桐老爺子也可以自行返回瞭望塔工房。
 
  「行吧,那樣就去吧!」燕子乾脆說完,小臉突然掠過緋紅,橫了一眼說:「才、才不是特別為了你啊,笨蛋學弟,人家本來就在考慮到底要不要去……這、這樣也是為了整體隊伍,而且又是畢業旅行……」
 
  「學姊務必要小心啊。」李少鋒說。
 
  「你擔心好自己就行了!」燕子再度嬌嗔,低聲說著「那麼人家去看看畢業旅行要帶什麼東西」就匆匆離開交誼廳。
 
  「沒問題的,經驗會讓人成長,燕子學姊的實力也比以前更加提升了。」楊千帆安慰說。
 
  「嗯……」李少鋒低低應了聲,坐回沙發。
 
  「順便幫忙澄清一下,燕子其實挺有人氣的,算是班級的中心角色。班上同學應該也希望她會參加畢業旅行。」秦樓月補充說。
 
  「這樣倒是有點意外。」李少鋒說。
 
  「燕子學姊還有卡萊爾集團千金的身分,以為會有不少同學敬而遠之。」楊千帆說。
 
  「對耶,感覺都快要忘記這件事情了。」李少鋒點頭說。
 
  「畢竟那個姓氏也算稀少,而且又在同一個縣市,猜到也不是難事……當然她沒有主動開口提過這個話題,至於那幾位自己猜出來的同學則是都由我負責處理好了。」秦樓月淡然說。
 
  「……能夠詢問是怎麼樣的處理方式嗎?」李少鋒吞了吞口水問。
 
  「沒有什麼啦,只是言語請求他們不要張揚而已。」秦樓月微笑著說。
 
  絕對不會只是單純言語請求那麼簡單吧,不曉得那幾位同學會不會留下心靈創傷耶,光是被閃爍異芒的雙眼狠狠一瞪大概就會作惡夢了。李少鋒暗自苦笑。
 
  「而且少鋒,你似乎沒有立場這麼說燕子吧,平常待在班級的時候似乎都獨來獨往。」秦樓月意有所指地說。
 
  「啊哈哈……」李少鋒乾笑著偏開視線,暗忖自己沒有辦法立刻看臉就將九班同學的名字喊出來,勉強可以列入熟識階段的同班同學也只有許家瑀、徐雅筑兩位,說不定比起燕子學姊更沒有朋友。
 
  話雖如此,自己也絕對比起這兩位好吧。李少鋒將視線轉向楊千帆和夏羽,突然頗想知道她們兩人平時在班上究竟是什麼樣的情形──羽兒姑且算是活潑開朗、擅長社交的類型,很懂得掌握氣氛,說不定有幾位朋友,自家師父就真的是謎了。
 
  楊千帆注意到視線,偏頭詢問:「怎麼了嗎?」
 
  「……沒事。」李少鋒暗忖直接問出口還是太失禮了,決定以後有機會再偷偷前往一班教室觀察情況。
 
  「千帆學姊,既然燕子學姊去旅行,我們趁機討論一下怎麼分配學長的時間好不好?三天兩夜也是很寶貴的。」夏羽舉手問。
 
  「我正有此意。」楊千帆理所當然地說。
 
  「……嗯?」李少鋒一瞬間覺得勸燕子學姊去參加畢業旅行或許是一個錯誤決定。總得來看,燕子學姊沒有師父身分,參與練習的時候自然將標準放得比較寬,不像自家師父和羽兒,一個以武術招式為目標、一個以心法變化為目標,毫不留情地往死裡練。
 
  楊千帆和夏羽討論得相當熱烈,李少鋒在聽到羽兒提議再來一次那個很有可能會出人命的密集訓練就放棄插話,默默走向廚房區域,暗自祈禱三天兩夜的畢業旅行不會出現什麼變故……
 
 
 



創作回應

Darkwolf
聽的懂膩!好個南部腔XD
2022-07-05 23:19:10
佐渡遼歌
燕子以前也接受過台南白河派的馮珮蘭奶奶的指導
多少耳濡目染XDDD
2022-07-06 09:51:40
黑狼
兩派都以少鋒為主要目標,
所以燕子出門兩派都不會跟嗎?
還是要偷偷叫羊姊賣人情(情報)給少鋒(X
2022-07-06 08:22:09
佐渡遼歌
這邊就看其他勢力會有什麼動作了
目前瞭望塔工房的成員都是重點觀察對象,剛好他們成員總數也偏少...
2022-07-06 09:52:47
赤月狼
我一直在期待「所以少鋒跟燕子沒有在交往喔?!」這類官方吐槽出現
2022-07-06 14:58:57
佐渡遼歌
工房的其他成員們都努力保持著這股微妙平衡XDD
2022-07-06 15:00:31
weiting
有種二房不在 大房跟三房在分配「嘿嘍」時間的感覺
2022-07-06 20:51:10
佐渡遼歌
XDDDDD
2022-07-07 00:22:17
泡菜牛肉鍋
頂著期其他人的視線 這句似乎多了一個字
2022-07-08 19:30:36
佐渡遼歌
感謝抓蟲!!立即修改!!
2022-07-08 19:52:28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