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畫槌錄》第五百一十六章 未免過於武斷?

草士 | 2022-07-05 20:00:04 | 巴幣 104 | 人氣 53


第五百一十六章 未免過於武斷?

大廳之中,武者雲集,峨嵋派、霍家二方人馬少說來了有數百餘人,大略掃去一眼,境界最差者亦有執者十二脈,僅差一步就能跨到少沖境境界,足見二方人馬派來的盡是精良子弟。

袁昊的話剛落,廳內響起至今最為轟動的騷動,只見峨嵋派人人臉色沉著,抽劍出鞘,而霍家人人色變,極力解釋,不少人暗執兵刃,靜靜盯著峨嵋派武者。

峨嵋派眾人怒目而視,不滿霍家人打算訛詐他們;霍家武者倉皇失措,極力痛斥袁昊的無稽之談。雙方各執一詞,爭執聲愈發激烈。

峨嵋派弟子先前錯怪袁昊一回,此行之前聽說他身在此地,本還對他曾經的惡行心有不滿,不肯施救。

二位師太迫於無奈,只得將當日實情偷偷告知派中好手,當她們得知真正實情,震驚之餘,更感愧疚,原來袁昊並非殺害小琉璃師妹的兇手,反而願意替峨嵋派背負罪名,免去江湖旁人的惡意中傷,悄然而去。她們感激於心,欽佩袁昊「深藏功與名」的俠義之舉,紛紛響應二位師太的召集。

霍家武者怎地都沒想到峨嵋派二位高尼會不辭千里而來,人人只怕此事一被戳破,霍家聲譽將岌岌可危,是以不肯說出實情,屢屢撒謊騙人。眼下謊言不攻自破,任憑他們再三解釋,溫言陪笑,峨嵋派一夥人盡冷眼旁觀,根本不相信霍家的話。

圓如師太慈悲為懷,凡事都不願把事情做絕,淡淡道:「夫人,此事似乎和貧尼聽說的略有迥異。」她話音平靜,明知霍家打算說謊騙過眾人,還是不露半分情緒波動。

萬紅夫人僵硬笑了笑,不知該如何答話,這峨嵋派乃是道盟五霸之一,實力之強更甚整個霍家,這下偷雞不成蝕把米,得罪了峨嵋派二位高尼,哪裡敢再輕易開口?

她目光瞥見黃萍和袁昊相視而笑,一副「總算得逞」的模樣,腦海思緒一閃,很快悟出背後道理,忖道:「袁昊既識得這ㄚ頭,那麼當日帶她離開的人,果真就是他!哼,群英樓暴動、峨嵋派無故來訪、他唐突現身……這一切都是有人盤算好的?」

圓容師太除了小琉璃這弟子外,最疼惜的便是派入門派不久的袁昊,當初迫於無奈將他逐出門派,始終心中懊悔,極力想彌補過失。方才一見袁昊大步行入廳內,言行舉止間,對峨嵋派眾人並無怨懟,只是那素來無憂無慮的小臉多了幾分精幹之色,也不知這些日子吃了多少苦頭,不由憐憫之心大起,對囚禁他的霍家和萬紅夫人格外不滿。

只聽她溫笑向袁昊道:「袁少俠,咱們峨嵋派是來主持公道的,你離開峨嵋派也有數個月時日,且和貧尼說說,這些日子究竟發生甚麼事?」

小琉璃上前輕捏袁昊臉頰,笑道:「是呀,師……少俠,咱們這麼久不見,你個頭沒長,功力倒是大有長進。」聽到這話,其餘峨嵋派弟子格格嬌笑,都是認同小琉璃的話。

霍家男丁繁多,又多是年輕氣盛之輩,照理聽得女子嬌而悅耳的笑聲,心中應會雀悅不已,然而此刻他們這些男丁,各個閉口不語,冷汗涔下,只敢狠瞪袁昊。

袁昊想了片刻,覺得其餘瑣事不提也罷,指著霍家人道:「此事說來話長,總而言之,江湖數千好漢被這群狗子囚於地下,統稱甚麼『群英樓』,我師兄和諸多好朋友都在那兒。」

霍家人聞得這話,登時無數人高喊:「你!」、「住嘴,瞎說甚麼。」、「二位師太,千萬別相信這娃兒的話,他盡是扯謊。」、「不錯,此子盡扯犢子,二位師太可千萬不能相信。」

圓如、圓容二人臉上毫無詫異之色,這些話她們早從黃萍口中聽說,當下只愣了愣,均想:「師兄?咱們峨嵋派有人敢在這皮孩子面前自稱師兄?」

袁昊話未說完,指著萬紅夫人,道:「這八婆手中有一種奇毒,用來控制所有人群英樓好漢,本小……咳,晚輩本想著自己能逃出來就罷,霍家人的屁事,晚輩根本不想去管,但黃家覆滅的事,卻是因霍家的貪婪而起,多少無辜之人白白丟掉性命。晚輩武功貧弱,自知無能為力,拿整個霍家毫無辦法,又不願袖手旁觀,只好將二位師太和峨嵋派牽扯進來,實是汗顏。」

圓如師太搖搖頭,讚許道:「少俠捨己救人,無疑是俠者我輩之舉。少俠聽了黃家人的事,不肯聽過就罷,有時明知不可為而為之,乃是在所難免,當年黃家主和我峨嵋派關係匪淺,黃家沒落的事,貧尼一直覺得事有蹊蹺,想不到背後竟發生這等慘劇,這是貧尼的疏失,我峨嵋派自然不能冷眼觀望。」

峨嵋派弟子女多男少,能夠習得峨嵋派高深內功的,惟有內門女弟子,此行外出的弟子群中,僅有數名體態壯碩的男弟子,多半也是充當伙伕或挑行李。

這時聽著圓如師太的話,如是稱好,那接連喊出的「好」字又高又尖,無疑都是女子聲音。

小琉璃不快望著霍家人,盡管袁昊已不是明面上的同門師弟,她心中還是視這小娃兒如己出,她眸中流露厭惡之色,問道:「師父,咱們要怎地做?」

圓容師太看了自家師妹一眼,見她輕輕點頭,道:「夫人,倘若袁少俠所言屬實,此事貧尼須稟告道盟。」

聽到「稟告道盟」四字,萬紅夫人、霍家所有武者亦是臉色蒼白,他們誰都清楚,此事要是對外公開,霍家的威望將蕩然無存,但憑他們霍家眼下人手,卻拿當世高手的二位師太毫無辦法。

便在這時,袁昊竟站前一步,道:「二位師太,霍家的罪過自然要公眾於世,不過在那之前,晚輩還有一件要緊事得做。」

小琉璃眉頭微蹙,不解道:「有甚麼事比霍家的惡行還重要?」

袁昊哈哈笑著,也不答話,左手按槌,右手抽劍,看著霍風道:「來來來,霍風狗兒,本小俠按照約定,來和你小子打上一回。嘿嘿,多虧你昨日一口答允下來,看守衛兵很輕易就放人通行。」

霍菲菲、萬紅夫人、霍山等霍家人的目光齊射向霍風,臉上十分複雜,他們聽到這話,如何還不清楚,這一切都在袁昊的算計之內,而霍風是上了人家的當,倘若他沒有答允袁昊,峨嵋派尋不著人,自然無話可說,霍家也不會落得這般田地。

霍風當眾被袁昊點出此事,臉上登時脹得通紅,也不知是怒還是羞,他一想到今日過後,霍家必會被江湖武者嘲笑,而竹爺爺也難免對他大失所望,佯裝謙和有禮的臉上變得扭曲,怒嘯一聲,周身道氣爆發,氣急敗壞道:「袁昊,你想死,本少就成全你!」說著,站到袁昊面前,手中拿出陰鐵筆、玄陽筆,一熱一寒隱隱顫動。

袁昊嘿嘿壞笑,一手握槌,一手持劍,正想著要如何繼續言語激怒對方。

「說得好!說得好,好樣的,風兒,這才是我霍家的下一代傳人。似這地痞流氓的小子,膽敢屢次挑戰我霍家底線,殺之也罷!」只聽一陣蒼老的哈哈長笑,自大廳外隨風傳來。

這笑聲又滿意又陰沉,彷彿真是在讚許霍風,而又似對不請自來的袁昊和峨嵋派表達不滿,隱現殺機。

袁昊兩眼盯著霍風,根本不管來人是誰,只想:「有小破槌在手,這狗子也就不足為懼。」想到這裡,猛聽得二位師太驚喊聲,回過神來,當覺後腦生風,風勢呼呼作響。

這來勢之兇悍,直讓袁昊汗毛倒豎,明白若不出手架招或避招,必將被打得腦漿迸裂,當下左手握住黑槌子,催動道氣,槌身嗡的低響,立時往後出槌。

哪知槌剛揮動,竟打了個空,正感疑竇,耳中就聽得有人冷哼一聲,但見一隻大手從旁急掠過來,一掌散去黑槌子的道氣,五指順勢一抓,牢牢扣住自己手腕。

袁昊大吃一驚,使盡掙扎幾回,卻是動彈不得,他抬頭一看,見到來人是名老者,仔細看他面目,不禁又吃一驚,道:「怎地會是你這老傢伙。」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