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精選閣樓

龍劍之聲:最後的聆劍人chapter.0 那抹赤紅

天啟御子 | 2022-07-05 17:21:31 | 巴幣 10 | 人氣 79


  吵鬧。

  每名踏上南敦斯特街區的人,大抵都會產生這樣一個感想。

  無論是扯開喉嚨大聲宣揚自己家水果是如何鮮脆多汁的水果攤商,叫住經過的民眾,宣揚自己攤位上擺著甚麼神奇玩意的小販,還是為了一柄廉價鐵劍,與武器鋪老闆爭執不下的持劍者,每個人都儘可能的把嗓門放到最大,像是恨不得掩蓋過其他人的聲音,讓所有人都看向自己似的。

  洛特毫不意外地,也是有這感想的其中一人,尤其他的聽力自小就特別好,那些聲音在他耳中就像是放大了數倍那樣,無數雜亂的,對洛特來說毫無意義的聲音不斷灌進耳中,讓他那因昨晚作了個美夢而產生的好心情在一大清早就被吹飛得一乾二淨。

  令人煩躁,洛特心想,把公會開在這裡是要吵死人嗎?又不是每名持劍者都喜歡嘈雜的環境。

  當然,這已經不是洛特第一次在心中抱怨持劍者公會以及各間支援持劍者的店舖就座落在這街區的廣場前的事了,抱怨也無濟於事這點,他當然是很清楚的。

  畢竟,就算是綜觀整個戴比斯王國也只有百位的耀金級持劍者,也沒有辦法只憑「很吵」這個理由就要求遷移公會的位址,這可不是洛特的胡亂臆測,稱號『靜寂』的持劍者升格為耀金級時,在升格儀式上要求公會遷址所引發的風波可是在持劍者們茶餘飯後的話題材料之一。

  『靜寂』絲塔雅,洛特見過本人,那是名有著一頭及腰的深紫色長髮,瀏海長到幾乎遮蓋住右眼,穿著皮製輕裝,年齡大概在二十後半的女性持劍者,同時也是少數獨自活動,不屬於任何團體的持劍者之一,之所以沒加入任何團體,並不是沒人邀請,而是她全都拒絕了。

  或許就是因為與眾不同,才會有超越人類的資質吧,那些到達純銀級以上,擁有稱號的持劍者或多或少都有些怪癖,因此,雖然『靜寂』從沒給過其他人好臉色,孤僻程度人盡皆知,但她的風評還不錯,畢竟比起那些會影響到他人的怪異行徑,『靜寂』的孤僻顯得可愛許多。

  洛特也對她有著不錯的觀感,應該說,因為她引發的那件事蹟,讓洛特對這名女性產生了奇怪的同伴意識。

  無論如何,連耀金級的『靜寂』都沒辦法促成公會的遷址,那洛特這種混在赤銅級持劍者帶領的隊伍中擔任一介探路者的黑鐵級更加不可能。

  但這不妨礙他抱怨,畢竟在心中想想,又有誰能阻止呢?不對,說起來,就算講出來也沒有人能對他怎樣吧?畢竟真的很吵。

  「令人煩躁,把公會開在這裡是要吵死人嗎?」於是,洛特將心中的想法重複了一遍,不過這次,他將它化為聲音吐露出來。

  舒服多了,洛特這麼覺得。

  「洛特,你又來了。」粗獷,低沉,又有些沙啞的聲音響起。

  自認識對方以來,鍛造師托爾的嗓音一向如此,盯著對方那完全掩蓋住脖子,足以讓飛進去的蚊蟲一輩子出不來的濃密黑鬍,洛特感覺空氣又更悶熱了些。

  「你今天特別煩躁啊,你進來到現在才剛過十分鐘而已。」

  耳朵好也不是好事哪,戴著護目鏡的矮人鍛造師完全沒有抬頭,他一邊規律的敲擊著手上的鐵塊,一邊發出感嘆。

  原來才十分鐘嗎?還以為已經過了半小時呢,洛特皺緊眉頭,認真地想了想。

  「或許吧,大概是最近特別吵。」最後,他抓抓自己那頭微捲的褐髮,回應。

  「天氣又熱,而且看到托爾大叔你那鬍子又更熱了。」

  「嘛啊,畢竟龍神祭在即,聚集到王都的人變多也很合理。」托爾理都沒理洛特對自己鬍子的批評,他將通紅的鐵片夾好,以嫻熟的動作將其摺疊起來,繼續『鏗、鏗、鏗』地敲著。

  「幾層了?」

  「這問題十分鐘前就該問了。」托爾用鼻子噴了口氣。「四次,所以是十六層了。」

  「那還很久嘛。」

  「打鐵就像人生,急不得的。」

  托爾有時候會像現在這樣,突然講出帶有一點哲理味道的話來,每當這個時候,洛特就會想,這名整天泡在熔爐前的矮人,在成為鐵匠前,是不是有段歷經波折的人生。

  不過洛特不打算追究對方的過去,任誰都有秘密,托爾有,其他持劍者有,洛特自然也有,換作洛特,要是有這麼個人,明明不想告訴他什麼,對方卻不停追根究柢,他肯定會狠狠的踢對方一腳。

  不如在鞋子上裝個刀片暗器好了?洛特一瞬間冒出這個想法,但他沒有付諸行動的打算。

  他的工作是跟獸戰鬥,不是跟人,讓他對那些力大無窮,長著兇牙利爪的獸用踢腿?難道是嫌腿長在身上太礙事麼?

  「那我先走了,我下次再來。」

  「你不就磨把劍而已,倒是拿塊磨刀石自己來啊。」

  「不要,我討厭自己磨劍。」洛特立馬回應。「我磨不出像你那樣悅耳的聲音。」

  「你這理由真是我活到這年紀聽過最奇特的了,明明只是個黑鐵。」

  「那你可能活得還不夠久,而且誰說只有白銀以上的傢伙才能有怪癖。」

  「哈哈哈哈,也是啊。」洛特不知道這話哪裡戳到了托爾的笑點,只見他笑得開懷,連帶著那團鬍子也不斷地抖動。

  即使如此,托爾還是沒有停下手中的動作,他那雙佈滿傷痕與厚繭的手牢牢的握著金屬夾,那帶有節奏感的敲擊聲也未曾變調。

  笑聲漸緩。

  「洛特。」托爾開口。

  「雖然人各有志,但我還是想多嘴一句,赤銅跟黑鐵真的沒有差太多,你隊長不介意的,而且雖然機會很少,但赤銅是有可能拿到龍晶作為報酬的。」

  托爾所說的龍晶是一種極其特殊的晶體,雖然不明原理,但只要持劍者將自己的血滴在龍晶上,並用其觸碰劍身,龍晶就會融進劍身中,讓劍變得更加鋒利,甚至有可能會根據其主人的需求改變自身的型態,純銀以上的持劍者基本上一生只用一柄劍,便是這個理由。

  洛特沉默下來,他明白托爾的意思,也明白對方是為了他好,跟純銀以上的階級不同,赤銅跟黑鐵做的事情其實真的差不多,一般只要在黑鐵打滾兩三年,不要斷手斷腳,上赤銅基本上是十拿九穩的事情。

  五年,這是洛特交還那象徵菜鳥的紋木牌,得到黑鐵牌後所度過的時光。

  事實上,洛特的隊長德蘭也或多或少暗示過他,德蘭是個不錯的隊長,跟每個小隊同伴都相處的很好,工作與酬勞都分配得十分明確,與其他隊伍也保持著良好的關係,洛特很清楚就算自己升格了,德蘭也不會將他排除出隊伍之外。

  洛特擔心的是其他事情,但他不打算跟任何人說,無論托爾還是德蘭都一樣。

  畢竟,不管是能聽到劍的聲音的事情,還是吸收過龍晶的劍,聲音會變得多麼兇殘嗜血的事情,洛特都說不出口。

  洛特不自己磨劍,總是拜託托爾幫忙,正是因為自己那不純熟的技術會讓劍感到不愉快,並發出嘈雜的,讓洛特心煩的聲音的緣故。

  「......我有自己的理由。」最後,洛特只能擠出這句話。

  「抱歉。」

  洛特其實不清楚自己是因為什麼才覺得對不起人家的,但他還是開口道歉了。

  「不,沒必要道歉啦,是老頭子多嘴了,你覺得好就行。」托爾呵呵地笑了兩聲,看上去不怎麼在意的回應。

  「那我下次再來。」洛特現在只想快速離開這裡,他用快速的語氣開口,在托爾回應了一聲後,他便轉身,低著頭快速地走出門外。

  正當洛特踏出門外,鬆了口氣時,一道黑影遮掩住了他的大腿。

  洛特抬起頭。

  眼前是一名奇怪的人,他比在男人中也只算中等的洛特矮了一個頭,披著帶有兜帽的連身黑色斗篷,迎著陽光,洛特看不清對方的臉,只能看見一束從兜帽邊緣露出來的,宛如烈焰一般的赤紅色頭髮。

  「找到了。」一聲奇怪的,既不像男性也不像女性的聲音從眼前的黑衣人身上響起,隨即,對方抬起一隻手,在洛特來不及反應的情況下,觸碰上他的胸口。

  「你——」洛特正要開口,一聲震耳欲聾的巨響貫穿他的腦海,讓他停止了思考。

  意識戛然而止。

——chapter.0 那抹赤紅——

作者的話:

  各位好,這裡是潛水許久的天啟御子。
  時間過得很快,回想剛開始寫小說時,我還是大一,而現在我已經畢業並服役完畢,成為待業分子,雖說是打算找份工作,但因為角川剛好辦了個kadokado百萬小說大賞,於是打算趁著這段還能自由利用的時間再努力一把,把以前構思的世界觀拿出來創作。
  《龍劍之聲》這部小說,老實說我本來是沒打算在這裡發的,畢竟說來慚愧,這裡全都是我大學期間寫了一些,但變忙了就放置的東西,所謂素行不良就是這樣吧(汗,但為了創作這部小說,我已經建立了一個幾乎完整的大綱,我想了想,在這裡貼上這部《龍劍之聲》也算是給讀者們及自己一個交代,證明我並沒有捨棄創作小說,熱情之火也不曾熄滅。
  最後,不免俗地說一下,這裡的進度會比kadokado小說網上的還慢,這次的百萬小說創作大賞有個人氣投票的環節,每天都能進行投票,如果讀了我的作品,覺得這篇故事值得你動動手指點上一票,歡迎來到人氣投票網頁,為我投下你神聖的一票。

作品名稱:龍劍之聲:最後的聆劍人
作品編號:3945
作者名稱:天啟

  讀到這裡的各位,請容我說聲感謝。

創作回應

巴哈姆特小管家

親愛的勇者:

感謝您對勇者小屋的支持,
我們會將此篇設定在首頁的精選閣樓中增加曝光。
另外歡迎到新版發表介面申請成為特約作家,
就可啟用接受「贊助」的功能唷!

--
巴哈姆特小管家 敬上
2022-07-06 15:06:59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