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第2回:亞理紗的婚禮

舒皓 | 2022-07-05 12:49:27 | 巴幣 2 | 人氣 41

第2回
    銀晃晃的月光細細地爬上了房間窗戶,灑落了一片皎潔,李文拿著一杯酒緩緩地走到窗前,想著這些年來為了承擔家族企業的責任,在詭譎多變的商場上與人拚搏九死一生,西班牙人想殺他、日本海盜想抓他,明朝把他們都當成海盜了一概而論,現在連自己船上的二副都被人收買,”唉!”無休無止的李家繼承人生活啊!李文眼神冰冷的喝著酒……。不經意地抬起頭來看見窗外已經完滿了的月亮。
    
    “我敬你一杯,祝你們幸福–亞理紗”,聽到自己口中說出的名字,李文依然感覺到心在痛,今天應該就是亞理紗跟大哥的婚禮,「下個月十五,我就要跟你大哥結婚了」,這是亞理紗對他說的最後一句話,李文摀著的心,不知道何處安放,月光悄悄地爬上了他糾結的眉心,彷彿在無聲地撫慰著這張倔強的俊俏臉龐,「啪的一聲」鮮血從李文手心流下,而他的心就像掌中的杯一樣。
    
《白無垢》
    “這一件結婚禮服叫做「白無垢」”,代表新娘的純潔無瑕,也表示了你結婚後沒有自己的顏色,將全然地融入夫家”,侍女們正在將一層又一層的白色裏衣、外衣和配件等等一一往亞理紗身上穿戴,一切都是純白的,而一旁的母親-長野愛子在婚前細細叮嚀著寶貝女兒,因為今天寶貝就要出嫁了。
    “白色頭罩叫做「角隱」,象徵妳嫁過去後要記得「隱藏頭上的角」,收斂好自己的脾氣,也要拋棄你舊有的一切習性,不求自我表現,只求夫家的益處,這樣你明白嗎?”亞理紗微微的點點頭。
    “不只是身體上的純潔,還有亞理紗你的心,從今以後你要全心全意的面對國助,做一個好妻子,愛你的丈夫,未來生兒育女教養孩子,一切以家庭為重……”,做母親的眼眶含著淚,一字一句堅定地宣告著女兒那應該的未來。
    亞理紗低聲無語地顫抖著,這場婚姻是他能為家人做的最後一件事,他也做了。但現在的他沒有辦法去思考婚後日子,未來他跟國助要怎麼樣,到底還要他怎麼樣呢?亞理紗閉上眼睛,應該在前兩天就要回來的商船為什麼還沒有回來呢?文助桑,你在那裡呢,你原諒我了嗎?
《回憶》
    “亞理紗,等我這一次從南洋做完生意回來,我就跟父親大人秉告我們兩個的事,好嗎?”亞理紗身子一傾的依偎在李文助懷裡(李文的日本名),嬌羞的點點頭,李文也輕輕地抱著懷中的玉人兒,花園裡兩個情投意合的年輕人正濃情蜜意地捨不得分開,這一刻李文感覺到自己失去母親的這顆心,好像也沒有那麼痛了,李文輕撫著亞里紗的的臉龐,月色下美人嬌羞的臉龐上暈著彩霞,啊~千嬌百媚。李文克制不住地輕吻了亞理紗的額頭,一瞬間彷彿全世界都在圍繞著他們兩人轉動起來,亞理紗的臉埋在了李文緊緊環抱的胸前,而月亮也還來不及提醒他們……。
    “夫人,我剛看少主他們在花園幽會,就趕快去跟您報告,沒想到……”,沒想到就看到李文正在親吻亞理紗,國助的奶媽都嚇了一跳。
    “……”,長野麗子氣的臉脹紅。
    “夫人,要我去制止他們嗎?”奶媽說。
    “奶媽,這件事不准傳出去,要是李府裡面有人敢亂攪舌根,我就要了他的命”。
    “是,夫人”。
    “哼!”麗子憤怒地轉身離開,亞理紗可是他親妹妹跟薩摩島津大名的長女,更是他準備要給兒子國助當媳婦兒,未來他們兩個生了孩子還有機會繼承薩摩島的產業,這可是長野麗子計畫已久的一盤好棋啊!「亞理紗居然會愛上那個泉州女人生的小雜種」,長野麗子咬著的下唇都快滲出血來,風吹動著園子裡林木樹梢的聲音沙沙作響,可以感覺得到一場漫天風暴即將開啟。
三個月後
    “啪啪啪”,李文越來越大力的拍著門,亞理紗吩咐下人不准開門。
    “亞裡紗,你為什麼不開門,我是文助桑”,剛下船回來的李文聽到一些消息,馬上衝去找亞理紗要確認。
    “文助桑,你以後不要再來找我了”
    “你說什麼”
    “我們不適合再見面了”
    “亞理紗,你到底在說什麼”
    “請你走吧!”
    “我們不是都說好了嗎?等我這次南洋回來……”
    “不要再說了,請你走”
    “可是,我回來了,亞理紗”
    “可以不要再說了嗎?我拜託你走,你走啊!”
    “為什麼,你告訴我這到底為什麼啊!」
    “……”
    “亞理紗,你都忘記了嗎?我們曾經的點點滴滴、海誓山盟,我們說好的永遠不分開,才三個月而已,為什麼你現在會變成這樣”。
    “嗚……”,亞里紗在房裡痛哭失聲。
    “為什麼……”,門外的李文無力地靠著柱子緩緩坐下去,身上的力氣彷彿被抽乾一樣,李文一拳打在柱子上。「你都忘記了嗎?亞理紗」,李文再一拳地打在柱子上。
    “文助,很抱歉,其實我也愛著亞裡紗”,李國助在後面轉角處,楞住的看著這一幕,他不知道現在該是要走上前安慰弟弟、安慰未來的妻子,還是該要怎麼辦,曾經他們三個青澀年少裡共度的歡笑輕狂,這都是他最珍視的過往,一個是他從小深愛著的女人、一個是他真心關懷的親弟弟,這一次他兩個都徹底傷害了,”唉!”國助嘆了一口氣不知道他能做什麼,默默轉身離開。
《婚禮》
    穿著「紋付羽織袴」新郎禮服的國助顯得英姿煥發、儒雅俊朗,國助跟文助兩兄弟本來就有幾分神似,只是兩人個性迥異不一樣,商場上運籌帷幄的智慧、以及海上講究的勇敢、果斷等領導特質,或許溫和醇厚的國助是比較缺乏,但是在與日本達官貴族的青年社交上,國助就顯得合宜而且得心應手,無論是平户藩主、還是長崎奉行的兒子們,他都常常跟他們在一起談論時事、打獵和交遊,現在國助跟亞理紗的婚姻讓他成為薩摩島主女婿,
不只在財力上、更在身分上晉升地方貴族行列,這是他母親-麗子的如意算盤,但是國助是真心愛著亞理紗,其實無論亞理紗的身分是不是大名長女,國助不會在乎的,能夠牽起她的手共度此生,他覺得此生已經了無遺憾。
 
    巫女正在為新郎、新娘斟酒進行「三獻之儀」,藏不住歡喜的國助也按照禮儀拿起了第一盅酒一飲而盡,亞理紗也跟著飲了第一盅,這是表達對祖先們的感謝、又喝了第二盅酒是對天地的感謝,第三盅酒則是祈求神明賞賜多子多孫。接著,國助拿起誓詞的折子,一字一句的開始朗讀:
    “在天照大神的面前,在這個重要的日子裡,從此以後我們要彼此相愛、互相信任,分享生命中的每一個時刻,無論是好、還是壞,我們都將一起度過,並且起誓永不改變,直到我們生命的結束”,國助深情注視著亞理紗,接著說:    “丈夫,李國助”,亞理紗也隨著說:“妻子,薩摩亞理紗”。
    “現在請交換指輪”,祭司示意丈夫先幫妻子戴上,巫女拿著放著紅色絲線編織的指輪,意思是將兩個人的一生永遠編織在一起。
    
    雖然這是一場家族性的政治聯姻,李家富可敵國、薩摩家是有領地的地方大名,若如果不是薩摩島津欠他們家太多錢,也不會願意把亞理紗嫁給國助吧!看著自己的長子結婚了,李旦想起當年他跟李文的娘也是這樣子,她娘是從小一起長大的童養媳,然後有一天頭上蓋了紅色頭巾,倆個年輕人就這樣被送入洞房,其實前幾年小夫妻感情都是很好的甜甜蜜蜜,只是天災不斷、飢荒橫行,逼得李旦上船找生路,這一晃眼都幾十年過去了,至於後來在日本發展娶了麗子,「唉!是不是年紀大了,感觸比較多」,李旦看了一眼身旁的麗子。
    麗子正微笑的看著她唯一的兒子國助,這是一個做母親的驕傲,「呼!想起國助小時候都彷彿還是昨天的事,沒想到一轉眼孩子長大了,現在已經要結婚成家」,做母親的心裡自然是十分寬慰欣喜,無論長野麗子在外面是多麼精明幹練,但在兒子面前她永遠是一個母親。
    “亞理紗是真的跟國助兩情相悅嗎?”薩摩島津問了妻子一句。
    “是真的”,長野愛子給了準確的答案。
    “可是,亞理紗看起來不是很開心”,做爸爸的從女兒臉上看出了一點端倪。
    “怎麼會呢?他們從小在一起長大的青梅竹馬”。
    “咳咳咳”,薩摩島津急忙拿手巾出來。
    “你看你,叫你不要想那麼多,又咳出血來了”,愛子心疼的輕撫著丈夫。
    “我希望亞理紗幸福,咳咳咳”,病病殃殃的薩摩面如土色,但是這是一個做父親的心情。
    “亞理紗很幸福,你不是之前都親口問過她要不要嫁給國助嗎?”薩摩已經病了好多好多年,一條命是在妻子的細心照料下一直拖著,但這病根本沒辦法好,但是愛子是不會放棄的,她是深深愛著自己的丈夫。
    “可是……”
    “沒有什麼可是的,你也看得出來國助有多愛我們女兒”,愛子為了給丈夫醫病,大把大把的銀子像水一樣花,然而薩摩島的土地並不是很肥沃,田租收入根本就不夠,還有那些難搞的家臣們,老是逼著她要怎樣維持薩摩家的政治勢力,愛子她一個女人還能怎麼樣。「薩摩一定會好起來,只要遇到更好的醫生,一定會的」,這是愛子活下去的唯一信念,不管要借多少錢、不管要她怎麼做,愛子堅定地對自己的心說話。
    國助牽起亞理紗的手,拿著紅色指輪準備戴在她手上,以完成婚禮的最後一項儀式,亞理紗本能地往後縮了手,時空彷彿就凝結在這一刻的尷尬,周圍的親友們都在竊竊私語,"這是發生什麼事”、”怎麼新娘縮手了”、”難道她不想嫁給他”,大家你看我、我看你的交頭接耳在想說發生了什麼事。
    “亞理紗,我愛你”。
    “……”,沒有想到國助會突然告白。
    “對不起,是不是嚇到你了,我以為你一直都知道,其實從十歲第一眼看到你的時候……”,國助溫柔堅定地看著愣住的亞理紗,再次牽起了她的手。
    “現在,我們在天照大神面前宣布,國助、亞理紗成為夫妻”,亞理紗勉強的給出一個笑容,但是她笑起來真的好美-閉月羞花,國助心滿意足地看著。
    “老爺,廈門那邊有消息傳來,說我們三艘商船在黑水溝遇到船難了”,幾個魯莽的僕人話說的一點不看場合。
    “少主呢?”,沉穩的李旦接著問最重要的訊息。
    “下落不明”
    “有派人去找了嗎?”
    “有,廈門那邊已經派去了”
    “嗯”
    “怎麼會這樣”,”這可怎麼辦呢”,”李文是當家少主”,”李家未來可怎麼辦”,親友們又在議論紛紛一片。
    “亞理紗”,聽到李文出事的消息,一直以來努力撐住情緒的亞理紗撐不住了,國助一把接住情緒崩潰倒下去的妻子,心疼不已。
    “老爺,你不要擔心,文助福大命大興許沒事”,看著頹然坐著的丈夫,其實心裡還是一直深愛著李旦的麗子趕緊上前安慰著,同時跟歐陽華宇使了個眼色。
    “謝謝各位親友來參加國助跟亞理紗的婚禮,現在婚禮已經完成,請大家可以慢慢的散去,商船在海上遇到風浪在所難免,之前少主身經百戰都化險為夷,所以這一次也會一樣,請大家不用過度關心,我們李家商館一切都會如常運行,再次謝謝各位親友的參與婚禮,謝謝大家”,身為李旦的義弟-歐陽華宇出來控制場面、疏散親友是再適合不過。
    ”謝謝、謝謝,大家慢走”,”謝謝奉行大駕光臨,慢走”,華宇眼神又看回到了麗子身上,「為什麼麗子的眼光永遠在義兄身上,唉!」。
    一天之內兩件大喜事啊!終於除去了李文這個心頭大患,「因為這個家本來就不應該出現泉州小雜種,哼!」長野麗子牽了牽嘴角。
※李文助:李文的日本姓名。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