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深宵學院 新生歡迎會II (黑、愛、楓、清、沙、四)

黑漆 | 2022-07-05 12:36:22 | 巴幣 120 | 人氣 385


本作為合作小說計畫 深霄學院 的文章之一

本次的參加者為:

黑色油漆

愛德莉亞

楓殤

清月

沙海孤京

四弦



新生歡迎會接近尾聲時所有學生都回到了校內——學院長與教務長兩人組織了晚宴聽的晚宴,晚宴中所有人都必須穿著正裝,但此處正裝的定義是針對各人身分的正裝,因此身為冒險者的人也可以穿著冒險者的裝備、身為魔女的人便可穿著魔女袍……以此類推。
 
晚宴正式開始前,晚宴廳的大門緊閉著,晚宴聽從外部看去便是一棟奢華的宮殿,外觀上有著巴洛克式建築的風情。
 
參加者們必須於晚間八點前在晚宴廳前集合,裡頭有著最頂級的美酒與最頂級的美食,還有邀請人跳舞的機會——試著在此刻邀請自己最中意的對象跳舞吧。
 
夜色下飄散著金色的燈光,瑟娜穿著著深紅的禮服,上頭繡有無數的薔薇裝飾,黑色的紗布是上頭的裝飾,紗布上延綿著一串細小的黑色十字架吊墜,她頭上的頭紗更是遮去了她大半的面容,給人增添了十足的神祕感……。
 
此刻,距離晚宴開始還有十分鐘——(黑)

寢室內,銀狐光著身子,任憑一位由水元素組成的小人偶在她全身上下比劃著。
幾道光芒閃過,一襲銀白與淡藍交織的舞宴長裙由下而上蔓延,細節點綴不缺,色調也協調完美。
她在鏡子前再三確認,轉了個身,銀白的薄紗後擺隨風飄揚,在半空劃出一道弧線。
「大概沒問題了。」她摸了摸替她現場設計服裝的小水精靈寵物,轉開門把,踏出寢室的門外。(清)

布蘭卡穿著白色的華袍,披著深藍色的外套,持著一把折扇,牽著諾艾爾,從暗處走了出來。
她身旁的諾艾爾穿著的衣裝,則是一件深黑色的長袍伴隨著酒紅色的裝飾。
兩人在晚宴廳前簡簡單單的閒話家常,雖然大多都是諾艾爾在說著,而布蘭卡則是在旁邊聽著、微笑著,偶爾插幾句自己的看法。(沙)

咖、咖...
清脆的高跟鞋聲從大門響起,一名頭戴櫻花髮飾的少女徐徐走入
一頭淡金色的波浪過腰秀髮隨少女腳步搖曳著,好似璀璨的金色河川。
以白絨毛裝飾的血色外套搭配低胸款式的潔白晚禮服與袖套,雖然款式樸素了些,卻襯托出少女盈滿自信的表情、以及那玲瓏有緻的曲線。
「貴安,願諸位能盡情享受晚會。」
少女微微鞠躬,深邃柔美的五官稍微上了點妝,使得她看起來更有活力且迷人(愛)

「呼,趕上了。」
「才沒有,因為妳我們遲到了。」
看著秋實若無其事的說著讓夏奈直接反駁,而就是因為秋實說什麼都不願意穿裙子導致三人一起遲到。
「誰要穿裙子啊?下半身涼颼颼的又不好行動,麻煩死了。」
「妳穿男生的燕尾服也好不到哪裡去好嗎?」
夏奈看著秋實穿著的黑色燕尾服說道,這是冬之羽在萬一秋實不願意穿連身裙的情況下所準備的替代方案,顯然完全被冬之羽料到了。
而夏奈穿著白色至翠綠色的無袖連身長裙晚禮服、而她在這次活動放下了中長髮綁成一條低馬尾,整體看來變得更加成熟。
「好了好了,雖然遲到了,但還能參加到活動就好了。」
冬之羽看著兩人說道,她穿著純白色且上有粉色櫻花圖樣的長裙晚禮服、頭上戴著讓兩人特別熟悉的櫻花髮飾:
「果然把祥雲先生送的髮飾帶來了。」
「當然囉,這對我來說可是很重要的東西呢。」
冬之羽笑道,這也是自己最重視的家人送給自己的東西,想當然的會一直待在身上,同時也具有護身符的作用。(楓)

坐在床沿,黑麥輕輕刷過牛津雕花鞋的鞋尖,像撫摸一匹錦緞那樣小心翼翼。
他盯著衣櫥裡吊掛的幾件西裝外套,皆為量身剪裁,要價不斐。
不過,這次以出任務的名義報了帳,費用一毛都算不到黑麥頭上,花錢治裝也沒那麼心痛了。
最終,他取下鈷藍色的套裝,西裝長褲的腰身處竟然稍嫌寬鬆,看來最近陪著社團同學玩命使他瘦了不少。
他特地在手肘、腳踝、膝蓋內側擦上木質調性香水,扣上皮帶,繫起黑色領結,也沒忘記招牌的米棕色馬尾。黑麥朝晚宴廳出發。(四)

此時一名身穿白色無袖蓬鬆短裙晚禮服的少女跟在波浪髮少女身後,及肩的金髮綁成雙馬尾造型再加上櫻花髮飾,看起來充滿活力
「恩~黑麥很帥氣呢~」短裙少女蹦蹦跳跳的走到黑麥面前(愛)

「晚上好,兩位小姐也很端莊優雅呢。」
黑麥躬身致意,並執起對方的手,在手背上落下一吻。(四)

「哎嘿嘿,好癢呢~」愛莉被黑麥親吻後,笑得十分開心
「謝謝你的讚美」愛德莉雅鞠躬

「感覺黑麥這次的服裝很有王子氣質呢」愛莉摟著愛德莉雅的手臂,軟綿綿的觸感把原本有的貴族氣質沖刷的一乾二淨,只剩下嬌羞的表情(愛)

當學生們都到場後——學院長身穿著魔女袍從正打開的門內走了出來,魔女袍上有著貓頭鷹的特徵,漆黑的羽毛紋十分細膩,她的眼神中略帶著一絲的虛假感性,是真實的她並不曾擁有的事物。
 
她今日身穿此衣別有一番意義,因為這是她身為初代大賢者的衣賞,是她在原世界中的正裝。
 
名為米米庫納的她——是學院長,她留有如黑天鵝毛般漆黑的長髮、赤紅如火眼的眼瞳、稚嫩如孩童的臉蛋與身材……。
 
米米庫納優雅的行禮,她重新恢復姿態後說道:
 
「新生歡迎會的晚宴即將開始,在這個夜晚中各位將能品嘗到一流的食物與美酒,並與自己心愛的人共同跳舞,如果有想要在舞後進行些不可告人的事情——倒也可以。然後——本此的晚宴主旨在於歡迎新生,因此學長姐勢必會有一些節目,還請各位期待。」
 
「那麼——請隨我入場吧,只要向櫃檯的人員提供學生證便可入場了。」她留下一句話,轉身走回晚宴廳內……。
 
晚宴廳內用水晶燈點綴著燈光,周遭有著無數大桌,擺放著各式各樣的異國料理,每一份都是精緻至極的極品,最中央是學長姊表演的舞台,舞台的外圍有一條適合人跳舞的大區域,以上是晚宴廳一樓的結構。
 
透過晚宴廳最後端的階梯,可以往上至二樓,二樓是一條圍繞著一樓的長廊,往下可以看見一樓的空間環境,並有著休息用的桌椅與靠窗外的陽台,以上是二樓的結構。
 
學生們可以自由去與老師談話、享受美食與同學聊天、或是邀請人跳舞、更可以試著觀看學長姊的節目(可自行描寫npc學長姊的表演,如有需特定就找官方)。
 
特殊小活動,找學院長談話,骰1D20:骰數越大她就會說越多跟學院有關的事情(黑)

「來,小冬我們一起走吧。」
秋實笑著伸出手,而冬之羽看了也伸出了手讓秋實牽起,而她們便往布蘭卡等人所在的方向走去,只留下被晾在一旁的夏奈。
「我還是跟上去看看比較好。」
夏奈想著便跟上兩人的腳步,而
秋實也上前向布蘭卡與諾艾爾打招呼:
「嗨,不介意來聊聊吧?」
「兩位好。」
冬之羽也笑著向兩人打招呼,最後夏奈才跟上她們的腳步。(楓)

「三位好啊」布蘭卡說「當然歡迎來聊聊」
「沒錯!沒錯!!」諾艾爾猛然地點頭說道「一起邊走邊聊吧!!!」(沙)
「喔......意外的很熱情呢。」
冬之羽馬上就被諾艾爾的行動嚇了一跳,而秋實也有類似的反應,但她卻顯得有些冷靜:
「跟羅爾一個樣子。」
「跟妳也差不多。」
「妳是來找架吵的是吧?」
秋實有些不悅的看向夏奈,但冬之羽卻說著:
「妳在跟小夏吵架的時候也很大聲啊。」
「小冬~!」
秋實看著冬之羽數落自己有些無奈,但這讓夏奈有些得意起來,終於有冬之羽認可她的情況發生。(楓)

「噗呲」布蘭卡笑了一聲「不好意思,三位的互動還真有趣」
又指了指諾艾爾說「這孩子有時蠻”活潑”的,還請多多指教」
「我又沒有特別活潑」諾艾爾小聲地說,並和諾艾爾伸出來右手想要和三位同學握手(沙)

「沒關係的,活潑也不一定是件壞事。」
冬之羽笑著跟諾艾爾握手,夏奈與秋實也隨後跟上,而夏奈也說著:
「活潑的人可以讓團隊氣氛變得很快活嘛。」
「不過妳們天天吵架也讓我蠻頭痛的。」
「抱歉。」
聽到冬之羽常常會因為她們吵架而苦惱,夏奈難免產生了一絲愧疚,於是下意識跟她道歉。(楓)

「那麼就……」諾艾爾說「Lets Go!!!」
「沒錯」布蘭卡搖了搖手中的扇子說「反正大家就是要快快樂樂的玩的happy,活潑又有什麼不好的呢」(沙)

「好啊走!」
秋實也變得興奮的說著,而身後的冬之羽與夏奈也不忘提醒:
「小心動作不要太大喔。」
「對啊,不然衣服破掉就不好了。」
不過她們還是跟著秋實後方行動,以免發生甚麼意外。
只見秋實來到舞台下,看著在上頭表演的學長姐,秋實轉身問身後的冬之羽等人:
「跳舞啊......我不會跳呢。」
「我也不會。」
夏奈搖搖頭回應,但她們看向冬之羽時卻出現了一個特別的答案:
「我只會神臨舞(類似現實巫女的神樂舞),但是那是一個人跳的,學起來也不太容易,我當初也跟學姊們學了一段時間。」
「聽起來蠻酷的,不過那應該也不是現在這個場合適合跳的吧?」
夏奈一邊思索一邊說著,似乎對跳舞也有些不太了解。(楓)

晚宴開始後,頭飾銀簪、一襲銀紗長裙的銀狐環顧四周,找到了打扮耀眼奪目的瑟娜。
她盛了兩杯紅酒,酒水略低於一半,一杯拿著,而另一杯向面前的瑟娜遞出。
「瑟娜,喝嗎?」她開口問道,話語間感覺不出絲毫的波動,彷彿就只是為了邀請而邀請一般。(清)

瑟娜轉過視線,看向銀狐時露出了淡笑。她回應:
 
「當然可以。」她接過酒杯,保持著雅致的姿態輕啜著。
 
酒的滋味好極了,一極品的滋味滑入舌根,舒適的滋味令瑟娜自然的笑著,但是看起來與平時無異。(黑)

銀狐也輕抿一口,釀造的果酸香氣混合著酒精的辛辣,在口腔暈染開來。
她只是靜靜看了一眼瑟娜,沒有多說什麼,緩緩將視線投向玻璃窗外皎潔的月色和夜空。(清)

瑟娜跟著看向月色,靜靜的凝望著圓月。(黑)

「對了,愛德莉雅,是時候問看看關於學院的事吧~
「好呀~
於是愛莉牽著愛德莉雅走到學院長面前

「請問學院長,這個學校每年都會招生嗎?」愛莉問道(愛)

學院長微微一笑。她回應:
 
「確實每年都會招生,並且會從不同的世界招生。」(黑)

「了解,那麼....關於亡靈的地下墓場,是屬於彼岸的一部分,還是額外出現的非自然現象?」愛莉問(愛)

「是自然產生的神秘事件。」米米庫納面色平穩的回答。(黑)

「唔...即使是自然產生的話,那我們也無須干預了」愛德莉雅道
「對了學院長,你聽說過在遙遠的大漠中,有一隻睿智的倉鼠大賢者嗎?」(愛)

「曾經聽說過——那使許久之前的傳說,傳說中牠擁有超出常人的智慧,能夠替人們解答所有問題,但是要找尋到牠十分困難,想要解答也就必須付出努力——是吧?」學院長笑著說道。(黑)

「是的~」愛德莉雅聽完非常開心,因為那名倉鼠大賢者非常可愛
「到這裡就可以了,謝謝學院長~」兩人異口同聲跟學院長道別,隨後一起在宴會上跳舞(愛)

凝望著月色的瑟娜舉起酒杯,上一次在月下飲酒是不久前的事情,但瑟娜所想到的是許久許久之前的事情——與同伴一起飲酒、一同談心、一同冒險的事情。
 
她嘴角揚起勾勒出一抹神秘的淡笑。此刻,樓下的學長姐開始了表演……。
 
第一場表演是魔術,穿著魔術袍的學長進行著卡牌的魔術,瑟娜凝望了一會……。
 
她轉頭看向銀狐,罕見的主動說道:
 
「要不要看魔術呢?」(黑)

「當然。」銀狐看向了瑟娜,總是冷淡的面容如今看來,似乎柔和許多。
銀狐將目光投向表演台上的學長,那是一場精湛的魔術表演,卡牌在空中翩飛如蝶,偶爾散如塵粉,卻總能神奇地回歸到那名學長的指掌之中。
她繼續凝視著卡牌魔術,偶爾向瑟娜瞥去幾眼,也不忘繼續品嚐杯中果香四溢的頂級紅酒。(清)

瑟娜平穩的保持笑容,她從禮服的胸口處抽出了一條鮮紅色的絲線,絲線在燈光下泛著鮮紅的光澤,輕柔的扭轉並纏繞在瑟娜手指之間。
 
外頭的月亮微微泛紅,黑色的雲煙覆蓋了星光,瑟娜的雙眼淡泛出血紅的色澤,絲線緩緩的凝結成一體——慢慢的、慢慢的、慢慢的……變成了一隻飛鳥。
 
飛鳥啼叫著,面對著銀狐啼叫,瑟娜的雙眼也隨之緊盯著銀狐的眼瞳——眼中充滿了迷霧,如同窺探著深不見底的深淵,她輕笑著——指尖舉起飛鳥,飛鳥便化為一滴血珠落在銀狐的胸前。
 
落到胸前的血珠流散開來,變成一抹玄月的形體……。
 
「洗不掉喔,送給妳一周吧。」瑟娜笑著說道,此刻窗外的夜色又回復正常。
 
在銀狐的上胸便留下了血色的新月印記,雖沒有任何用途……但它確實存在。(黑)

「這是⋯⋯」銀狐目光微凝,她低頭看著像是埋進胸前肌膚之下的血色印記,蔥白的手指輕輕撫觸著。
印記確實存在,但它以手指摸不出差別,彷彿只是將肌膚表層染色一般。
她探究一會,卻沒有仔細研究下去,因為她知道眼前的這名深不可測的少女--瑟娜,並沒有害人之心。
她偏過頭,目光中似乎一瞬間帶了點嗔怪,但這只是稍縱即逝,一抹足以迷惑人心的微笑很快自那面容浮現。
「謝謝妳,瑟娜。」血色月光的餘蔭下,銀狐狡黠笑著,眼睫彎成了月牙的形狀。
她悄悄捏了下瑟娜的手指頭,便又鬆開了,而後端起酒杯將唇瓣向杯緣湊近。(清)

瑟娜笑而不語,她摸著杯緣……。
 
"她的血會是什麼味道?"她心底想著。
 
思考的同時,瑟娜將手指從杯緣移開,刻意輕撫過銀狐的鎖骨,指尖觸碰的瞬間有種觸電般的酥麻感,卻又沒有絲毫疼痛……。
 
接著,她轉移過視線看著第二個表演說道:
 
「是歌唱表演,但她的聲音猶如烏鴉——我可不喜歡。」
 
然而人們聽見的聲音是還算美妙的聲音,可瑟娜口中卻說著滿是貶抑的話語,令人感到不解。(黑)

「鴉族,在我的家鄉倒是個聲音清脆婉轉的種族⋯⋯不過,這就有些離題了。」銀狐回憶著家鄉世界的往事,輕聲開口道。
她說完便閉口不言,輕抿紅酒,耳邊也響起了還算悅耳動聽的歌者歌聲。(清)

「——原來如此。」瑟娜說道時伸出手刻意輕撫銀狐的細髮,眼睛一瞬間變成了藍色,裡頭無數的螺旋,卻又在下個瞬間變回原樣。
 
她輕聲笑了笑刻意讓對方主動注意自己,來讓對方不認為自己方才做了些什麼。
 
「那我可不知道呢。」她的聲音聽著充滿了好奇。(黑)

感受著髮絲的撫觸,銀狐清冷的面容上沒什麼反應,倒是頭頂的三角狐耳「撲棱」地顫動了一下。
「瑟娜,怎麼了?」銀狐突然間心有所感,她向著瑟娜開口道。
她感覺剛才似乎發生了什麼事,但卻不是危機感作祟,是個蠻奇特的感覺。(清)

「沒什麼,只是想說一句話——對於這種學院生活感到某種程度上的還念,僅此而已。」瑟娜回應時雙眼看著對方,依舊是她那雙血紅的色澤。
 
瑟娜緩緩的挪開視線,看著舞台上的第三人——是個彈豎琴的詩人。她便接著說:
 
「那我先告別了,還要下去找些不錯的餐點呢。」她說完後優雅的行禮,並轉身走離……。
 
"想知道的情報得到了,雖然只是個人記憶中知道的情報,但也不必久留了。"瑟娜心想著。(黑)

「嗯。」銀狐輕聲回應,與瑟娜點頭道別。
她並不知道剛才發生了什麼事情。知道有事發生,卻抱持著相信瑟娜的態度,很快就不在意了。
抿了口杯緣,將剩餘的紅酒仰頭一飲而盡,潔白的頸項在璀璨燈光灑落下,顯得更為白淨誘人。
喝完杯中的紅酒,銀狐觀望著晚宴廳四周,腳下輕點,化作一陣徐風離開了光鮮奪目的會場。(清)

來到宴會場上的瑟娜,走出了晚宴廳……。
 
她來到後花園,站在綻放的藍色花海中,手捧起一束花——優美的笑著。
 
"雖然不是要不利於對方,只是能抓住談話的範疇罷了,但也意外知道了一個不曾知道的地方。"
 
瑟娜開口唱起了歌,歌聲優美的能夠擄獲眾生的心靈,每個完美的音節與歌詞組合起來便是極致的享受,讓人聽聞一瞬間便徹底的被抓住,不自覺的停留在此地聆聽,然而此時此刻中——卻只有鳥兒能聽著。(黑)

宴會的中心地帶,黎亞納身穿著銀白色盔甲,上頭有著藍色的紋章、厚實的藍色披肩覆蓋她的左肩與背後、身上都結滿了一層白霜——視線冷澈無比。
 
她看著遠處的諾艾爾……。
 
"該上去說話嗎?不——我的話還是算了。"她在腦中飄過這些想法。
 
想認識新的人,但是自己並沒有足夠的話題,長年待在無人之地早就忘卻與人相處的模式了。(黑)

諾艾爾感覺遠處有一道視線在看著他,輕輕一個轉頭,便和遠處的黎亞納對上了視線,她對布蘭卡說「不遠處好像有些特別好玩的東西,我先走囉!」
說完便一點聲音都沒有地出現在黎亞納的身旁,安安靜靜的站著(沙)

黎亞納立刻就注意到有人過來,對於有心眼的她而言,要察覺身邊的所有事物並不是難事——但是她很訝異,她不能理解對方未什麼會突然來找自己,出乎意料的感覺使她繼續版著一張冰冷的臉,微微翹起尾巴看向她。
 
「有什麼事情嗎?」她心底緊張的問道,但是她的語句仍顯得冰冷而清晰。
 
"該怎麼辦才好?要說什麼?"
 
她一邊感到遲疑,一邊又從藍色布袍底下摸著一籃自己做的點心……她不知道這能不能使對方放鬆。(黑)

「今晚的天氣真好啊」諾艾爾只說了這一句話,事實上,她就像是一名情竇初開的男孩面對著暗戀已久的女孩般,不知該說什麼才好
明明布蘭卡早就教過我的…這種時刻要說什麼才好?
只能望著遠方的一個小角落,讓眼球不停的轉動,試著消除一點緊張的感覺
「今晚的天氣真好啊」諾艾爾只說了這一句話,事實上,她就像是一名情竇初開的男孩面對著暗戀已久的女孩般,不知該說什麼才好   明明布蘭卡早就教過我的…這種時刻要說什麼才好?   只能望著遠方的一個小角落,讓眼球不停的轉動,試著消除一點緊張的感覺 (沙)

黎亞納注意到她的眼神,大致是讀懂對方也不安了,她便想辦法先收起了心裡的緊張。她揮開左手,用右手從籃子裡面拿了其中一種甜點出來……。
 
她拿出的是一小杯的芒果慕斯,裡面添加了香甜的蜂蜜、帶有奶香味的鮮奶油、精緻的手製玉米脆片、充滿水果香氣的芒果漿……所有的材料分層裝好,幕斯的表面還放有巧克力餅乾捲以及細緻的造型巧克力裝飾,看上去如同頂級的甜點師會端出的餐點。
 
黎亞納將芒果慕斯往諾艾爾身旁遞,她面色冷淡的說著:
 
「不介意的話請用吧,有事情慢慢說,我會仔細的聽。」(黑)

「謝謝!」諾艾爾用雙手接過黎亞納遞來的芒果慕斯說
看著手裡的芒果慕斯,各個不同的材料,以各種不同的色彩,為甜點添加了不同的風味,嚐了一口,不同的材料,不只添加了不同的風味,更讓整個芒果慕斯,像是在嘴裡演奏出一首氣勢磅礴的交響樂曲。
「那個…請問可以教我如何製作甜點嗎?諾艾爾問(沙)

「製作甜點嗎——?」黎亞納的語氣略顯的遲疑,她的視線也顯得深沉。
 
"我可以去教人嗎?"她質疑著。
 
因為她不認為自己可以好好教導他人,也許只是給對方帶來更多的麻煩……。
 
她的周遭隨著她的思考緩緩的降溫,冰藍色的眉尖微微皺了一下,她知道自己該下定決心——。
 
「如果不介意會很艱辛的話……。」她這才開口回應。(黑)

「當然不介意!」諾艾爾說「學習一件想學習的事,理所當然的是不會在意過程的艱辛的,如果要在意的話那這件事一定不是真心想學習的。」(沙)

「是這樣嗎——可以的話我倒希望世上的許多事情能簡單一點。不,當我沒說吧。」黎亞納順著心情放鬆將本該放在心底的話說了出來,但她又很快的否認,因為她並不想提起太多關於自己的事情。
 
她轉過視線看著一旁的舞台,歌唱的聲音令她感到悅耳,她因此微微的露出笑容。她接著說:
 
「之後想在品嘗的話就直接來宿舍管理人室吧。」(黑)

「是的!」諾艾爾說「我定會前去赴約的」(沙)

「——好。」黎亞納簡短的回。
 
實際上,她卻興奮的想著要準備何物來招待對方才好?(黑)

「那老師我先去享受宴會了」諾艾爾說「也希望老師可以享受宴會,還有,甜點真的很好吃!」
諾艾爾俏皮的眨了一下右眼之後,便她尚未去過的地方晃晃了(沙)

「好,之後再見吧。」黎亞納保持著微笑回應。(黑)

靠近階梯的地方,艾絲緹雅捧著臉頰並保持一絲笑意哼歌,她單手拿著一瓶藥劑……。
 
藥劑呈現粉紅色的光澤並散發著微光,裡頭透著一股香甜的氣息——她轉移過視線,與冬之羽等人對上視線。(黑)

「嗯?老師有什麼事嗎?」
察覺到視線的冬之羽上前詢問,但一旁的夏奈卻對藥劑起了興趣:
「這是甚麼?完全沒見過的藥劑呢。」
「不知道,但可以聞到一股香味。」
秋實也被神奇的香味吸引湊了過去,跟夏奈對於藥劑的資訊感到好奇有些不同。(楓)

艾絲緹雅笑著,絢爛的燈光染上她的金髮與黎明魔女袍——絢爛無比的姿態深植人心,無數的寶石光澤更是奢華無比。
 
她舉起藥劑,歪過頭面對夏奈說道:
 
「這是愛情的靈藥,能夠使任何人愛上你,永生永世將彼此綁在一起,再也不會分離的萬能之藥。」
 
她說完,站起身子來到眾人的面前,略高的她向下看著三人,輕輕用指尖撫摸著冬之羽的臉頰。她問道:
 
「妳是否有渴望誰愛著妳呢?」她眼神向下,金色的眼瞳猶如燃燒的太陽,使人心生敬畏。(黑)

「這、這個嘛......
冬之羽有些羞澀地遲疑了一會後說著,隨後開始思索,跟秋實期待對方給出的答案不同,夏奈反倒開始思考這種違反人情理的藥劑時候適當:
「我覺得這種違反個人意願的東西還是會有一些危險性。」
夏奈看著艾絲緹雅說道,要是被不肖人士發覺可用於傷害他人的用法則後果不堪設想。
「我覺得跟大家做朋友很開心,應該是不需要,而且用藥劑得到的愛並不是真的愛,其實也蠻空虛的,若如果要一個人願意愛你,我想還是要付出努力比較好。」
冬之羽在思考後給出了想法,這讓秋實彷彿發現了希望並上前抱住冬之羽說著:
「不用擔心小冬,我一定會努力愛妳的。」
「是、是嗎?謝謝妳秋實。」
冬之羽彷彿誤解對方說的話,但她依然還是像對方道謝,不過一旁的夏奈馬上就明白對方的含義:
「夠了秋實,不要表現得這麼噁心。」(楓)

「到手的東西才是真實,沒有到手的東西都不曾屬於自己,秋實同學——妳說是呢?」艾絲緹雅用著調侃的語氣說道。
 
她舉起靈藥,微微歪過頭並辦瞇起眼睛,眼神中略帶一絲藐視的看著冬之羽。她又接著說道:
 
「既然那麼說,那妳要輕手銷毀這個物品嗎?也許她能讓不知道何物是愛的人理解到愛,能夠成為一種救贖他人的奇蹟——還是個價值不斐的珍物,妳要輕手毀掉它嗎?」
 
她說完,刻意用兩根手指架著靈藥,疑似要遞給他人卻又疑似要放手,從如此高度墜下,想必玻璃瓶會摔個粉碎,裡頭的藥也就毀了。
 
至於她到底在說什麼?她只不過是出於一時興起,打算捉弄一下學生罷了。(黑)

「就是因為還沒到手才有努力奮鬥的動力啊,又不是什麼事情都能如願的。」
秋實盯著艾絲緹雅說著,似乎不太同意對方這麼說,而冬之羽在經過一番思索後給出答覆:
「我覺得讓不知道什麼是愛的人理解愛,可以用實際行動做到,用實際行動去愛、關懷別人、讓人感覺自己有被需要和重視才能讓他得到真正的救贖,而用這樣的藥劑也只是把他從殘酷的現實帶到一個永遠無法醒來的幻境中,那樣就與本心背道而馳了。」
「雖然我能理解這樣的藥劑要製造出來不容易,可能要使用很珍稀的材料,但這樣一個效果強大的藥萬一被人錯誤利用,在藥效作用下讓人對愛的觀念或對下藥者的心發生扭曲,可能會有不堪設想的後果,所以我想這個東西不應該存在。」
說到這裡,冬之羽的眼神變得堅定,似乎已經決定了自己所做的選擇。(楓)

「原來如此——對你們來說腳踏實地的努力可以解決一切問題,倒也沒有錯誤。」艾絲緹雅的眼神沒有改變,她僅是揚起嘴角轉而露出一副笑意。
 
她鬆開手,靈藥摔碎在地面上,香甜似蜜的珍品便消散於一地。
 
金色的眼瞳轉移過方向,看著遙遠的二樓——她的笑容顯得燦爛。她說道:
 
「時候到了便會有答案揭曉,是否正確也交由自行決定,只是一切都會由自己的信念來負責。」她拿出金扇,攤開來遮住了下半張臉。(黑)

「謝謝老師願意聆聽我的答覆,不過這樣把東西打碎在地上,玻璃碎片會有割傷人的危險喔。」
冬之羽說著同時看著地上原本裝著靈藥的玻璃瓶在地面上摔得粉碎,隨後小心翼翼的一一撿起地上較為大塊的玻璃碎片並用有彈性的屏障包覆起來。
「小冬小心,讓我來吧。」
秋實阻止冬之羽的動作並代為撿拾玻璃碎片。(楓)

艾絲緹雅看著眾人騰鬧,玻璃此時化作了水,被地面上的地毯吸收。
 
「那麼我先行告辭了,可愛的同學們。」她笑著說道,隨即轉身走向二樓……。(黑)

水晶燈的光輝下,赤紅的窗簾旁站著一名女孩,她有著與學院長一模一樣的外貌,卻有著一雙蒼星色的眼瞳與潔白的長髮,她還身穿著一席白紗——白紗下裸露著大半的身子,她凝視著黑麥。
 
「——來自彼方的人。」她低語著,讓人十分費解。(黑)

黑麥在佇足談話的人群間穿梭來去,時而附和幾句,時而從容自若地享用美食珍饈。由於他並不擅飲,杯中的水果酒與剛入場時相比,沒有少去太多,只有在敬酒時會抿上幾口。
儘管如此,微醺的醉意依然使他感到一陣眩暈與燥熱,他決定到陽台邊透口氣。他俯視著談笑甚歡的人們,拾級而上,卻發現學院長在長廊一側的窗邊,朝自己的方向凝望過來。
他本想上前問候,又發覺有些不對勁。眼前的女孩雖然有著與學院長別無二致的玲瓏臉孔,髮色與衣裝卻像是入冬的霜花,潔白無瑕。
出於禮貌與好奇心,他舉杯向女孩致意。(四)

女孩突然的消失,出現在黑麥的身後與之背對著背——她的臉上沒有任何表情,僅是用著空無的視線凝望著前方。
 
「想找尋神秘事件的起源嗎?猶如黑洞下的男人——還是下一個樂園的女孩?」女孩說著。
 
她跨著小步伐,繞到黑麥的正面,此刻她卻穿著兔女郎裝,手中還拿著一瓶烈酒……。她依舊面無表情,眼神也沒有看向黑麥,而是注視著前方的窗外。
 
「求知——是解除未知唯一的辦法。」她說著貌似有理卻又是廢話的話語,反而讓人不了解她到底想說明什麼。(黑)

入學前,黑麥曾聽說有個近似於學院長的存在,宛如孿生姊妹,如今終於親眼見證,但他並不確定兩人的性格與能力是否相同。不過,主動搭話才能開展互動。
他上前拉開半掩的窗簾,讓星空一覽無遺,對方沒有因此表露其他情緒。
「既然您不藏私的端出一瓶美酒,可否視作您同意與我舉杯慶祝今晚的盛宴,並且斗膽請教您的芳名呢?」(四)

「赫絲伊卡——同意與否僅是一念之間,而我的回答是諸行皆可。」她的聲音相當清晰,讓人覺得沒有一絲的雜音,到了接近直傳大腦的程度。
 
她說完後,走到一旁的桌椅邊坐了下來,將酒倒入玻璃酒杯中——卻拿出了非常居家的下酒菜——仙貝。正當人對她不解時,她又拿出了了一盤精緻的鵝肝……使人更加不解。
 
她看著黑麥,面色依然沒有表情。她開口說:
 
「首先祝賀你來到本所學院,這是一直想說明的台詞。」(黑)

「看來那孩子跑掉了呢!」布蘭卡說「我曾經學過一點宴會用的舞步,雖然沒有辦法跳得很好,不知各位是否願意和我共舞呢?」(沙)

看到布蘭卡提出邀約,秋實看準機會將夏奈推到布蘭卡面前說著:
「讓夏奈來當你的舞伴怎麼樣?」
「妳、妳幹嘛推我出來啊?」
夏奈有些疑惑的看著身後的秋實喊道,但秋實依舊不依不饒的說著:
「哎呀有什麼關係?我們都不會跳舞,讓誰去都沒差啦,況且這也是像小冬之前說的那樣多認識一些朋友的機會不是嗎?」
看著秋實彷彿開竅了一般說著很有道理的話,夏奈經過思考後也覺得有理,於是上前說著:
「好吧,就讓我來吧。」(楓)

「嗯…」布蘭卡說「我記得沒錯的話,應該是把一隻手放在舞伴的肩上另一隻手則扶在腰間,嗯…接下來好像是這樣,用1234當拍子來前後左右移動吧」(沙)

晚宴聽的一樓,許多人沉浸在享樂的氛圍中,有些喝醉的人已經開始了酒瘋,也有人正享受著與他人共舞的喜悅,每個人都有自己的享受方式。
 
身上披著魔女袍的布蕾雅坐在最熱鬧的地方裡,她的魔女袍潔白無比,上頭有著銀月的紋路,她手端著玻璃酒杯,品嘗著濃烈的烈酒。
 
她轉移過視線,凝望著遠處的學生們……。
 
「沒想到——A1班的學生不怎麼偏好邀請人共舞呢。」她不解的說道。(黑)

光芒絢爛的晚宴廳中,清萌身著一身純白的哥特風格禮服,晚到的她在大廳中探頭探腦,而後剛好聽見來自二樓的布蕾雅的話語。
「跳舞⋯⋯」清萌呢喃著,她看著兩三成對的同學們,將目光投向曾有幾面之緣的米米庫納學院長。
以身高而言,似乎是個合適的對象。
她想了想,便有些雀躍地邁開步伐,來到米米庫納身前,微微仰頭問道:「那個⋯⋯學院長,可以跟妳一起跳舞嗎?」(清)

「那到是沒問題,但是根據身高來選擇適合的對象有時會讓自己後悔,有些事情應當是與自己真正在意的人進行的,假使你不對此感到後悔的話——我倒是無妨。」米米庫納長話回應著,她從椅子上站起身,平視著清萌。
 
她伸出了手,主動以男方的姿態低身邀請。
 
「嬌美的小姐,是否願意與我共舞呢?」她用著沉穩的聲線說道。(黑)

「當然⋯⋯可以!」清萌被對方沉穩的聲線給打動,一時間慌了神,不過很快恢復過來。
她伸出細嫩的小手,搭在米米庫納的手中,腳下也輕點幾步,來到對方的身側與之並行。(清)

米米庫納牽引著對方來到晚宴廳的舞區上,她踏著優美的步伐一前一後帶動著對方的節奏——熟練的姿態不像是她一個小身姿會有的模樣。
 
「還喜歡校園的生活嗎?雖然喜歡嚴格來說有許多的定義,也可能是因為某件事或某個人的存在才喜歡——但我想問的是綜合上一切,是否喜歡本校的生活。」米米庫納一邊跳舞一邊問著,她的面孔有些冷冽,讓人感覺不到溫情。(黑)

清萌順著對方的帶動,腳步顯得從容而優雅,不像是平時冒失的模樣。也許是她平時的訓練起到了作用,又也許是米米庫納領舞有方。
她搭著對方的手,一邊思索一邊回答到:「校園的生活⋯⋯喜歡,這裡很悠閒,很自在,不像是托西德利爾亞學院,那裡的食衣住行都管的很嚴,連晚上要出去兜風都不行呀。」(清)

「管制很嚴的學校嗎——是常見的風情,只是隨著人文主義的抬頭,人們也就希望給孩子更多的選擇與自我審視的機會,為此會讓學生自己選擇自己的生活方式,我想這也是某人希望我帶來給本校的事物。」米米庫納回答著,她在同時間隨著音樂改變舞步。
 
赤紅的雙眼盯著清萌的眼瞳,眼神給人一種穿透靈魂的氣場。她接著說:
 
「將來學校內還有許多活動提供給你們自由參加,要如何行動?達成些什麼全由各位自行拿捏,我不過是負責提供舞台罷了,屬於你們自己的故事還得自己撰寫。」(黑)

舞步改變,清萌當下有些反應不過來,差點迎面撞向了米米庫納,還好她即時定住了雙腳,遏阻這慘事的發生。
她仔細看著眼瞳綻放懾人光芒的米米庫納,這一次她思考了一小段時間,才認真開口道:
「接下來學院的活動,有時間的話就會參加。」說到此,她稍作停頓,以肯定的語氣繼續說下去:「這是一次難得的經驗,我一定會好好把握,在回到我那邊的世界之前留下美好的回憶!」
她小臉凝神,而那雙水靈的大眼睛卻綻放著光芒。(清)

話語的聲音使米米庫納點了一下頭。她微微表露出微笑說道:
 
「那就祝妳有個美妙的故事吧,在屬於自己的結局降臨之前,能找到自己的歸屬。」
 
伴隨著音樂暫歇,米米庫納也停下了動作,她優雅的行禮。
 
「很榮幸與妳共舞,期待下一次。」她說道,隨後退了開來。(黑)

「謝謝學院長。」清萌端莊地回了一禮,目送對方離開後,便睜著一雙閃亮的眼眸,毫無形象奔向了餐點區之中布丁所在的位置。(清)

創作回應

愛德莉雅.萊茵斯提爾
話說倉鼠大賢者還真有其人w
感覺這次的晚會,大家都挺開心的(´,,•ω•,,)
2022-07-05 18:20:25
黑漆
原來真有其人WWWW
確實本次的宴會許多人都挺享受的?大概
2022-07-11 00:07:28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