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GL】口生惡苦89:生變

色之羊予沁 | 2022-07-04 23:59:02 | 巴幣 5098 | 人氣 1066

連載中22- 口生惡苦
資料夾簡介
「仙師仙師,還缺弟子嗎?」

羊\我說:


  「師尊,沒事。」感覺到身後氣壓驟變,丹玄青淡定道:「沒有傷到核心。」


  她以身阻擋時有想過悲劇重演,但是不怕,因為剛甦醒時核心是保存在頭顱,約一炷香才會降到金丹位置,所以再戰刺穿的只有心臟,不傷及靈魂,雖然還是會痛。丹玄青低頭,雖然她的速度還是慢了點,要阻擋仙尊很難抓準距離,只能說越靠近越有機會,因此魔尊跟她一起被捅。


  自己比較嚴重,是整個被刺穿,魔尊大概就劍尖埋入胸口一些。


  「玄青!」魔尊已經恢復平常的模樣,急忙結手印大罵:「壞女人!不准動!不准抽劍!我來!」


  「江杞……」


  「弟子沒事,師尊怎麼惹火他的?」


  「因、因為阿姊突然拿走尊主的劍……」憐如蒼急忙靠近;丹玄青嘴角一抽:「師尊,這就是您不對了,那把劍不能亂來啊,就像……嗯……假如小刀有留下什麼重要遺物,您總是隨身帶著,卻被人搶走也會很生氣吧?」


  「嗯……」


  「別跟壞女人說話!」提起劍,魔尊咬牙切齒,操控自己的血液修復丹玄青的傷口,抱著她一步一步向後退,最後一口氣將再戰拔掉,瞬間修補完剩下的缺口,雙手抓著她的肩膀,把人轉幾圈檢查,嚴肅道:「妹,以後哥打架,別突然殺到中間。如果她的劍上有渡靈氣,妳早就痛不欲生,不對,靈魂可能受損了!」


  其實是直接掛掉——丹玄青想著。


  「我會修。」憐如雪僵硬道:「她不會死。」


  「師尊?」丹玄青隱約覺得,憐如雪現在有些奇怪;魔尊硬是擋在她面前,伸手:「把劍還我!」


  「你可以先檢查自己身上。」憐如雪快步走到丹玄青旁,她的左胸已經看不出傷口,或者說衣袍竟然自動修復,遮蔽受傷的部位。丹玄青見到她眼中複雜的情緒,想想大概是衝擊太大,自己主動拉開衣領、露出蒼白的胸部皮膚,伴隨魔尊從身上摸出那把鷖玄劍時發出的「蛤」,丹玄青眼裡只有她,柔聲道:「師尊,真的沒事,您不信可以摸摸看,沒有半點……」


  憐如雪真的伸手摸時,丹玄青臉頰一熱,平時感受不到的心跳,竟然在她指尖下清楚傳遞著。


  「師尊不是說會等……」


  「啊妳不是把鷖玄劍拿走?」魔尊轉頭見到她在摸某人的胸口,被摸的那個還一臉羞澀,差點吐血:「妳可不可以別趕著把自己送人啊!」


  「本就沒拿。」憐如雪收手、再次拿出她身上的「鷖玄劍」,手指滑過劍身顯現原型;丹玄青見到渾身疙瘩,巨浪般的情緒湧入腦中……那把竟是寒霜?憐如雪明明用不到,卻把曾經給自己的寒霜帶在身邊,她可不可以擅自想成……對方一直在思念自己?


  她很自然地,接過憐如雪遞來的寒霜。


  「弟子以為再也見不到它了。」丹玄青已經不再有靈力,所以寒霜拿在手裡有些重。


  「給妳,自然不收回。」憐如雪鬆手前,已經先壓制住寒霜想攻擊她的意圖,見到弟子乖乖收下,覺得心安。


  「可是師尊當初借弟子寒霜,是因峰內比試跟祕境。」


  「嗯。」憐如雪發出聲音卻沒有要拿回去的意思,反而將視線上移——子爾綠站在屋簷上,神情專注地注視魔尊手中那把鷖玄劍,一個輕功越去,魔尊碎唸「仙尊怎麼都愛搶我東西?」,把憐如蒼推到旁邊避免遭受波及,反手護劍與子爾綠對掌,又出幾招,竟然不分上下。


  「看來師尊比較強?」丹玄青直道;憐如雪低語:「看清楚。」


  丹玄青正要專心,感覺身上有股不對勁,轉頭看旁邊的人,已經恢復記憶中那副冷清,注意力被跳過來的憐如蒼拉走。


  「有受傷嗎?」


  「沒受傷,謝謝恩師關心。」憐如蒼被推到旁邊時,見到一隻鬼將抱著丹玄青那件紅外袍就順便拿給她,道:「但是尊主的魔氣太強,我得去檢查一下宗門大陣。」


  「好,去吧。」丹玄青放柔聲音,憐如蒼眼神閃爍地看向憐如雪。


  她見狀偷偷牽住憐如雪的手,自己都還沒黏夠,怎可能讓人離開?立即補上一句:「小刀得自己去喔,妳阿姊現在是墨如蘭長老,修復宗門大陣不能讓其他宗門插手,就算有血緣關係也不行,即便你痛恨蒼雪宗,身分依然是少主,還是得遵守最低的規矩。」


  身旁的人沒有出言否認,她頓時佩服自己亂扯還對的能力。


  「可是阿姊……」


  「要是那兩個失控,也只有你阿姊能阻止了。」丹玄青提醒,憐如蒼抓頭:「都差點忘了,那我自己去檢查囉。」


  「去吧。」


  目送他離開,丹玄青發現憐如雪瞥來一眼,急忙放開牽住的手,轉移話題。


  「師尊見到弟子睡著時,會不會好奇醒來是怎樣呀?原本打算直接示範,但是您不在,所以弟子用說的。剛開始確實是裸體,魔尊會把我的頭骨放在這件紅袍裡面,醒來就能直接遮體,它才這麼寬大。不過弟子覺得每次醒來都要更衣很麻煩,就培養出肉身重塑時也用魔氣編織衣袍的習慣,為了增加衣袍穩定性,將編頭髮進去……」她注意到魔尊跟子爾綠交手的情況,分神了。


  憐如雪依然安靜,丹玄青只當太久沒跟對方相處才不習慣,繼續喃喃自語:「難怪要我仔細看……」


  此情況神似憐如雪當年教導她新劍法時。


  憐如雪用蒼雪宗劍法,她則用克制蒼雪宗的劍法,師徒見招拆招——魔尊與子爾綠正處於這情況。


  剛開始以為是不同流派間的招式硬碰,但此刻看並是特別針對,魔尊打到被激起玩心,全然沒注意到自己被子爾綠牽著鼻子走,這情況看上去居然像是弟子拼命用所學之招攻擊,師尊從容地化解……丹玄青啞口無言,唯一想到的合理解釋,是魔尊曾跟玄靈派的修士交手,無意中學會對方招式。


  他就是有過目不忘的本能,才可以年紀輕輕竄位,把一堆魔打到屈服。


  「搞什麼啊?」魔尊意識到時雞皮疙瘩,渾身不對勁,覺得仙尊都有病,要直接逃脫戰局時被抓住手肘,子爾綠壓制住他接續想抽劍手,問一句:「你問如蒼公子是否還有玄鐵,是因為鷖玄崩刃了嗎?」


  「回答你有好處嗎?」


  「有,一般配劍用玄鐵修復沒問題,但鷖玄有特殊性,必須用另種奇異石,這種石頭我很多,魔尊若是想修建,還是好好坐下來說說是怎麼得到這把劍的?」子爾綠在他面前召喚出自己的伴生神劍。


  魔尊呆滯一秒,脫口問:「鷖玄跟你是姊妹劍?」


  他手上的鷖玄與子爾綠那把十分相似,甚至因為氣息相近,還可以聽見兩把劍發出共鳴。


  「不。」子爾綠苦笑,雙眼竟有些濕潤:「我劍名為鸞玄,與鷖玄是共生劍,夫妻劍。鷖玄是我已逝妻子的劍。」


  「蛤?我才沒有搶死人東西!這是家母給的!」


  魔尊不想被誤會搶東西,還是已逝之人的配劍,這樣超沒水準,他有自己的原則!


  丹玄青腦袋打結時,意識到一件事,連忙呼喊:「唉哥,這兩把劍合一起有你名字耶,而且子爾綠的綠,跟你倻侓的侓,別人看到第一眼都唸成律,而不是正確的……鹿?」


  「啊?他是唸鹿喔?」


  子爾綠當時在會場,已經聽過魔尊的名字,可是沒想那麼多,此時彷彿被雷擊中,忍不住伸手想摸他的臉。魔尊嚇到連忙後退,丹玄青故意彈石頭過去害魔跌倒,子爾綠立即拉住他的手肘,沒讓人四腳朝地,但眼眶已經溢出淚水,強顏歡笑:「你生母是不是叫情慕音?小名是阿鳶,笑起來有小虎牙?」


  「呃,家母笑時確實有小虎牙,是不是阿鳶我不曉……唉靠,她為我取的『阿鹿』這小名,曾是你在用?」


  子爾綠頭點,止不住眼淚滑落。那張精緻面容,魔尊想起很多人,包含前魔尊都曾親口質疑——你看起來不像我的種。


  那時他才十歲,倻璽喏禾原本要一掌劈死自己,是姨娘離開寢室,用她所說的「小戲法」勾走倻璽喏禾的注意,像沒骨頭一樣貼在男人身上咬耳語,前魔尊頓時轉移興致,把他丟到宮殿外,抱姨娘回寢室裡。他連忙奔去找母親,把剛剛遭遇的事情說出去,當聽到那句「你不像我」,母親神色帶著慌張,緊抱著他抽泣,默默唸了一次又一次的「阿鹿」……


  長大的倻侓鸞鷖成為魔尊,也是仙尊。


  能用魔氣,是因為小時候母親為了讓他生存,強制餵食道士如果想成真正魔修,都必須吃下的五惡果。


  他或許是天資聰穎,亦是年幼身體較可承受變化。倻侓鸞鷖忍過五惡果「脫胎換骨」沒帶來的暴斃,在魔族孩童開始轉變前,順利瞞住所有魔的眼睛成為「天生」魔修,可原先破壞的靈氣經脈也慢慢重生,體內兩種不同的氣沒讓他暴斃身亡,彷彿受到上天眷顧,不論靈氣、魔氣他都可以自由切換使用,甚至疊加使用。


  就是因為這樣,他追殺其他「兄弟姐妹」才輕而易舉。


  「糟。」倻侓鸞鷖脫口這聲,與丹玄青對上視線。


  丹玄青原本還在驚訝,想搞清楚這是怎麼回事,聽到那正經到不行的「糟」,聯想到兩人關係,回覆一聲「啊」,往不知道是站著睡著還是陷入忘我才始終沉默的憐如雪身後躲。


  「哥又不會殺妳!」倻侓鸞鷖並不在意自己是誰的兒子,忙道:「直接聯姻不就解決了!」


  「對齁。」丹玄青想到這點,才終於探出頭,憐如雪終於回神,看到子爾綠,以為他見到鷖玄劍打一打動了心傷才眼紅,問:「怎?」


  「這……牽扯到魔族不太好解釋的事情。」丹玄青假借害怕蹭緊憐如雪不放:「弟子盡量簡短說明,每任魔尊會把前任趕盡殺絕,是因為這樣才可以完全得到魔宮的控制權,字面上各種意思。如果殺到最後手軟,但是想得到魔宮,最直接的方式就是聯姻。目前現在情況來看,子爾綠若真是哥的親爹,那他頂多是第二繼承權,類似魔尊護法的存在,至於我是倻璽喏禾僅剩的直系血脈,就成真正魔尊……難怪哥有時候非得用暴力才能控制魔宮,我倒是不用……總之,他要是真想完全控制魔宮只能選兩條路,一是殺死我,二是聯姻。」


  「老子只選聯姻!」魔尊表情複雜:「搞什麼……」


  「如果需要我幫……」


  「乾你屁事!」魔尊一聽子爾綠發表意見就炸了:「我娘在魔宮那麼辛苦、忍氣吞聲,只有承受不住才抱著我唸『阿鹿』,你不覺得丟臉嗎?她用情多深卻等不到你,還慘死在倻璽喏禾手下!我不需要你現在才假慈悲,太遲了!不論倻璽喏禾是不是付出精力那個,我都當爹早死了!」


  「那、那時……是戰仙尊說阿鳶死了……屍骨無存……要我別找了……」子爾綠被這番話激得聲音顫抖:「她跟我說……阿鳶死了……再也回不來……讓我別找了……我沒有說錯吧……戰仙尊……那時是妳親口說……」


  「嗯。」憐如雪眼神異常冰冷:「她說的。」


創作回應

邪惡布丁
魔尊:你是我的親戚、你也是我的親戚?這裡還有沒第三個和我有親戚關係的人!?
2022-07-05 14:48:01
色之羊予沁
魔尊:還有沒有,快滾出來(#`皿´)
師尊:(ㅍ_ㅍ) oO準親戚算嗎?
2022-07-06 13:50:27
姜月影
貴圈真亂wwwwwwww
2022-07-05 16:40:35
色之羊予沁
稱呼越來越亂wwww
2022-07-06 13:50:37
Goodnight
同意樓上
修仙版八點檔大戲現正熱映中
2022-07-05 18:03:04
色之羊予沁
嚴格來說只有柳山
掌門表示:(胃疼
2022-07-06 13:51:00
小鞭
「她說的?」哪個她??????阿鳶?阿雪? 怎麼覺得下集恐怖(ꏿ﹏ꏿ;)
2022-07-05 19:50:15
色之羊予沁
呼呼呼呼呼呼呼呼
2022-07-06 13:51:08
無殤
師尊下手這麼快,枸杞一定被『綁』好了
這感覺阿鳶是獻身換取平和耶,可是又說不要說,表示師尊也在場?
師尊竟然有先聽人講話,沒有直接殺過去耶
2022-07-05 20:15:18
色之羊予沁
呼呼呼呼(๑•̀ㅂ•́)و
通常這情況只有師尊真的怪怪的
或是師尊重傷到動彈不得惹
2022-07-06 13:51:35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