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奇幻BL)惡流轉之刻 第一章(3)

艾玦 | 2022-07-04 23:25:00 | 巴幣 2 | 人氣 42

連載中惡流轉之刻
資料夾簡介
為了復仇,與惡魔達成交易。但越是接近目的,惡意也逐漸浮現,直至信任分崩離析⋯⋯ 在殘酷的真相面前,最後的抉擇會是?

「這種事誰不知道?對了,話說在前頭,我只負責保護你,其他人我可不管。按照現在的情況,你就算治好他們,也隨時會再次被攻擊,還是別白費力氣了。」

沙丹沒多在意他的反應,只覺得這是常識,現在更重要的是解決眼前的狀況。

異端不斷往這裡涌過來,不只剛才見到的老鼠形態,還有幾隻狼型夾雜其中,似乎是受到血腥味的吸引。

這些全是獸體異端,比真正的野獸更為兇猛蠻纏,非常難對付。

不過依他的能力絕對足以應付,只是不想浪費力氣在不相關的人身上。

「能救多少是多少。」

拉菲爾沒再接續剛才的話題,更沒把他說的話聽進去,繼續專注治療眼前的傷者。

在告一段落後,他又轉身半跪在受傷的幼孩前,為他包紮起傷口。

即使這些人可能會馬上喪命在異端手中,也想拼盡全力去醫治。

反正他只要想著怎麼治好眼前的傷者就好,後面會再發生什麼意外,不是他該煩惱的事。

哪怕下一刻就會死在眼前,也不能有所猶豫,連悲傷的情緒都不該有。

身為醫生,親眼看著他人死亡是常有的事,要是每個都要停下來傷心,只會耽誤下一個等著救治的病人。

——所以,治療的時候什麼都不要想,不要去考慮會有什麼後果。

這些是父母對他說過的話,至今都還記在心中。

拉菲爾只待在他們身邊六年,但跟他們相處的時光,始終記憶猶新。

反而是進教堂之後的日子,日復一日的做著同樣的事,卻不怎麼記得了。

不過也是因為教會的安排,他才得以接觸更多醫學文獻,加上長年累積下來的經驗,如今實力早已超越了父母。

「你還真是堅持啊?但再怎麼努力也救不了所有人吧?不過是浪費體力罷了。你身體才剛恢復,要是在這種地方倒下,還打算怎麼復仇?」

沙丹見他不顧自己,執意要繼續治療傷者,忍不住又碎念幾句。

沒想到拉菲爾會固執到這種地步,連自身都不顧了。

這已經不能說是大愛了,只是任性執著做自己想做的事。

就這方面來說,沙丹還是滿欣賞他,也不太反感他這種性情。

只是,他還是希望拉菲爾能多考慮一點自身狀況。

「不是還有你在嗎?」

拉菲爾直接回了一句,清楚就算體力不支倒下,契約也會維持住他的生命。

即使沙丹不管他的生死,他也不會改變做法,這是他自己想做的事。

「⋯⋯你還真是相信我啊?要是我不管你,隨便你搞到自己沒命,我可還是會收下你的靈魂。」

沙丹臉色沉了下來,轉頭狠瞪他一眼,大有警告意味。

實在不懂拉菲爾到底在想什麼,不趕快養好身體復仇,偏偏要做這些沒意義的事。

不過知道拉菲爾那麼信任他,感覺還算不差。

「你不會這麼做,不是還想把我當成容器嗎?」

拉菲爾想也不想的回應,沒有想要停手的意思。

「什麼——?喂!你未免太看得起自己,我大可以找新的容器。」

沙丹只想嘆氣,真不知道拉菲爾哪來的自信,但倒是明白交付信任的理由了。

畢竟拉菲爾已經認清了自身優勢,要反過來跟他談條件也不在話下。

在契約的約束下,他不能直接對拉菲爾不利,更別說有求於他,再怎麼樣都不會丟著他不管。

所以,拉菲爾確實有本事說這種大話,也只能任由他隨便亂來。

果然是個難以掌握的人類。

「那就去吧。」

拉菲爾沒打算再跟他說下去,仍是一意孤行,不管越來越深的疲倦,繼續治療下個傷者。

「嘖⋯⋯!你這個人,還真是難搞啊。」

沙丹莫名不悅,但也拿他沒辦法,只好不理他繼續剿殺襲來的大量異端。

沒多久,幾聲槍響從不遠處傳來,伴隨著爆炸聲,原本滿坑滿谷的異端瞬間遭到轟炸成了焦炭。

緊接著,在幾次強大的火力轟炸過後,異端的數量銳減不少,街道彷佛凈空般,只殘留一地黑血。

所有人也鬆了一口氣,明白援軍終於到達了。

沙丹也趕緊收手,試圖掩藏自身的力量。

很快在他們前方,有數隊人馬迎面而來,仔細一看全是全副武裝,身著藍白軍裝的軍人。

他們手上皆拿著特殊的長型火槍,尾端垂落細小的火繩,還冒著白煙。

槍身可見環繞碎晶石的精密機械,隨著引燃的熱能運轉,散發出隱隱的白光,顯然是專門用來狙殺異端的武器。

拉菲爾一眼就看出,他們是不是帝國正規軍,而是專對抗異端的聖十軍。

即使過去身在教堂,也常聽聞聖十軍的活躍。他們存在已久,從過去就不屬於帝國管轄,是單獨的勢力。

自五百年前的聖序戰爭過後,就一直跟異端作戰,連帝國都長期資助他們的軍備,對他們非常禮遇。

當然,也是聖十軍的力量過於強大,帝國在異端大肆入侵的聖序戰爭后元氣大傷,帝國軍一蹶不振,直到近年才又茁壯起來。

至少目前他們還不敢動聖十軍,那無疑是自取滅亡。

「你們都沒事吧?」

為首的金髮男子先行上前,迅速打量現下的狀況,手微微抬起準備隨時下指令。

瞄到沙丹的時候,他微微皺了一下眉頭,可沒有展現出任何敵意。

見暫時沒有危險,才抬手命所有士兵放下火槍。

沙丹雙手抱臂,靜靜站在拉菲爾身旁,屬於惡魔的象徵尾巴早就藏起。

就算察覺他有哪裡不對,也看不出什麼端倪。

況且,他現在的模樣就跟人類無異,更沒有傷人的意圖。

金髮男子指示隊列後方的醫護兵上前協助,拉菲爾才終於得以喘口氣。

「⋯⋯啊,您是醫生嗎?真是辛苦了,我們是聖十軍,剩下的交給我們吧。」

其中一位老練的醫護兵先行上前,恭敬向拉菲爾行禮致意,才讓其他兵士上來,接手治療他手上的傷者。

醫護兵在見到他的手法時都面露驚訝,不只治療方式聞所未聞,傷口的處理也堪稱完美。

「聽見沒,該休息了,快走吧。」

沙丹見狀,用力拍住拉菲爾的肩膀,口氣相當不友善。

拉菲爾一回頭,就迎上他難看的表情,眼神間更全是警告,馬上明白他的意思。

不再像剛才那樣堅持,二話不說就站起身來,直接跟沙丹回去。

他當然清楚沙丹的身份微妙,現下這種敏感時機,在聖十軍面前晃無疑找死。

而且,既然聖十軍已經接手處置傷者,就沒必要堅持留下治療完所有傷者了。

他們一進屋,女主人就趕緊出來迎接,見他們沒事才鬆一口氣。

「感謝主,聽漢斯說你們跑出去,真的非常擔心,還好你們沒事,快來用晚餐吧。」

女主人帶他們來到客廳,屋子主人漢斯已經坐在主位上等待。

漢斯見他們安然無恙也放下心來,但仍說了幾句責備的話。

夫婦全然把他們視作了遠方來的親人,沒有半點懷疑。

拉菲爾對他們有點印象,漢斯夫婦都是虔誠的信徒,會按時去教堂做禮拜。見到他都相當恭敬,不曾見過他們這種模樣。

不知為何,拉菲爾比較喜歡這樣的相處,能感覺到那麼一點溫暖。

可他也明白,這不過是沙丹製造出的假象,似乎是對他們進行了某種催眠。

「對了,我聽說是聖十軍的救援先到,三兩下就把異端全數剿滅,不愧是專門對抗異端的組織。」

漢斯閒聊幾句后,提起了這個話題。

沙丹沒有抬頭,只是隨意嗯了一聲。

「⋯⋯聖十軍啊。」

拉菲爾轉頭望向窗外,發現已經沒什麼動靜,只有一些腳步聲。

看來異端殺得差不多了,只剩下善後而已。

能在這麼短的時間內,就剿滅佔據城鎮的大量異端,聖十軍的實力比他想像得還要驚人。

「你沒見過聖十軍嗎?那你可真是受到神的庇護啊。他們只有在異端作亂的時候才會出現,沒見過還比較好。」

「不過⋯⋯最近異端的騷擾越來越嚴重了啊,這麼大規模的進犯已經不是第一次了,聖十軍最近好像也有意招新兵充足戰力。」

漢斯忍不住感嘆起來,拉澤位於交通用道上,異端的侵犯從來就沒停止過。

如今還越來越頻繁,實在吃不消,住得也不安心。

「願神庇護拉澤。」

拉菲爾隨口回了一句,又低頭吃起東西。

漢斯夫婦也閉眼跟著復誦了一次,餐桌才又變得安靜。

在這過程中,沙丹始終沒說一句話,只是緊繃著臉,表情非常不好看。

拉菲爾雖然察覺到他的不高興,但實在想不到該怎麼應對,乾脆就不理會了。

他大概知道原因,可也不認為有做錯什麼事。

就算復仇是他唯一的目標,他也不會對傷患坐視不管。

直到用完晚餐回房,拉菲爾仍沒打算說些什麼緩解氣氛,只是靠在窗邊,思考起接下來的行動。

「你在想什麼?」

沙丹尾巴煩躁的亂甩,終究還是忍受不了沉默,率先開了口。

明明沒必要去過問拉菲爾這些事,卻還是沒忍住想問清楚的衝動。

不喜歡這種只能揣測的相處模式,想知道拉菲爾所有的心思。

或許也是對他的了解實在太少了,不管想怎麼做,都缺乏掌控感。

拉菲爾的反應總能出乎他意料之外,充滿太多不可控的因素。

雖然沒有過往的記憶,但沙丹很清楚知道,以前不曾有過這種鬱悶感。

「我想加入聖十軍,得到他們手中的情報,或許能查出些什麼。」

拉菲爾沒有察覺到他的異狀,老實說出接下來的盤算。

畢竟沙丹是他往後的夥伴,把事情攤開來講,對接下來的行動也比較有利。

事實上他從沒想隱瞞沙丹任何事,只是很多時候不想解釋那麼多。

沙丹見他回答得如此爽快,心裡那股悶氣消散不少。

至少明白拉菲爾不是不想讓他知道,只是不想說出口而已。

不過拉菲爾雖然有點能力,但行事還是有點太欠缺考量了。

就好比他不計後果,執意要救治那些傷者的舉動。
#BL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