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暗夜將至》第三天(7)

芝心披薩 | 2022-07-04 21:10:02 | 巴幣 2 | 人氣 18


  盤旋在上空的她終於有空關注那奴隸的動向時,傳來的噩耗讓她從虐殺凡人得來的喜悅全消。
  
  「你把方晶都讓給那傢伙了?你從堡壘摔下來的時候是頭著地嗎?腦袋終於壞得徹底了?」碧安卡將心聲送到黑狼旁邊的光球,對他破口大罵。
  
  「這是擺脫那個奸商最快的方法,想跟他討價還價比登天還難。何況妳本來就只需要這顆方晶不是嗎。」穆卡的抱怨聲傳了回去,讓碧安卡更無法理解。
  
  「你怎麼不乾脆做掉他?就因為你跟他認識?」
  
  「正是認識他,我才不敢動手。他比我能打多了。在黑市幫派間周旋,還能好手好腳的,他做黑不是混假的。而我不只沒什麼打架的經驗,在最關鍵的時刻也沒人來幫我,還得被說閒話。」
  
  「我沒幫你?你當我快把半座山頭給燒掉是為了什麼?不識相的蠢貨!何況你可是賊耶,殺人越貨什麼的不在話下吧,怕他做什麼!」
  
  「問題就在那,我沒殺過人。」
  
  「你──啥!?開什麼玩笑!你一個人都沒殺過?不可能!」
  
  「妳可沒說妳需要的是殺手。」
  
  「你這個在社會底層打滾的垃圾,怎麼可能不殺人!你的刀是帶著好看用的嗎?」
  
  「還真是唬人用的,連妳都被唬到了。與其討論我殺不殺生,妳還是祈禱我能平安把方晶帶給妳吧。」
  
  「你……這……呃!我怎麼會找到你這種奇葩──」
  
  若碧安卡沒有注意到燃燒的樹林間亮起的光點,她可能已經被擊落了。火龍憑直覺在空中急降翻滾,驚險躲過從地面朝她射來的光彈。飛往高處的白球立刻爆炸,震波震得碧安卡失控下墜,但她雙翅一振,很快恢復態勢,穩定維持著高度。
  
  也是時候了。她心想。
  
  「我等等再找你。」碧安卡沒等穆卡回應,就收回她的光球,把注意力轉到攻擊她的人身上。
  
  山林被烈焰與濃煙化作或白或黑的布幕,無止盡地蔓延擴散,但她能清楚看見,在那火場之中有個跑動著的灰黑身影。那人的模樣依然讓她覺得古怪。
  
  在那灰影奔跑的路徑上,幾個手持武器的犬族打手發現了他。他們本在躲避山林火災,只把這個朝他們和火場跑去的人當成找死的白癡,沒有多加思索就舉起刀劍朝他砍去。
  
  打手們在能思索他們所見之前,數道刺眼光束同時射出,掃過了他們全身,軀體沿著光束炸出彷彿噴泉的血肉,支離破碎。他們被以最殘忍,也可能是最仁慈的方式輕易殺死。奔跑中的洛撥開飛濺的血和肢體,毫無阻礙地繼續前進。
  
  「謝謝你的見面禮啊。」碧安卡手指一揮,把光球派到了黑龍的身邊嘲諷道。
  
  「妳不是第一次見到我。」洛以光球偵察術發聲回應,沒有停下腳步,無視高溫火焰越過倒下的樹幹,盡量把呼吸放淺,避免吸入過多煙霧。
  
  「打從你來到這裡時,你的一舉一動就都在我的掌握中了。」
  
  「還真是意外。」
  
  「用不著氣餒,你能破解我設下的幻術就值得嘉獎了。」
  
  她不認識我。洛徹底認知這點。
  
  洛並不想理會火龍的譏笑,但她的聲音和模樣,喚起了稀薄記憶。記憶曖昧不清,但他很確定那是屬於別人的聲音。過往正逐漸拼湊起來,呼之欲出。
  
  早在自己甦醒時,就預見了這天的到來。他自問自答。
  
  第一個念頭是感到愧疚。那早該遺忘的感情從心底湧出,一瞬間令他窒息。
  
  但那絕無可能。他所做過的事是不可能挽回的,那正是目的之一。
  
  他立刻回神,不致於將情緒表露出來。對方並不是他所認知的龍,不再是那些高貴的龍。他對面前這假扮成相同東西的偽物感到深惡痛絕。那是徒有著一張皮,內心卻膚淺至極的下三濫罷了。
  
  得做的事只剩一件,他早就很熟悉了。
  
  「妳是幕後主使?究竟有什麼目的?」
  
  「難道我隨便掰個理由你就信了?我還沒有蠢到會被你套出話來。換個話題要不?」
  
  「不管妳的企圖是什麼,都不會得逞。」
  
  「不講了嗎?我還很期待能跟你交流呢,你還沒有見過除了自己以外的龍吧,我也是,但我連你是不是真的龍都不清楚。畢竟我不太懂,為什麼你要幫助人類?」
  
  「我沒有時間跟妳胡扯。」
  
  「那就來猜猜我是不是在胡扯吧。你想要救的小姑娘,就在平地的另一側,剛才還活蹦亂跳的,但很快就不是了。你應該沒有時間繞道,得穿過這片平原,容我更正,這片著火的平原。有本事就試試看吧。」
  
  碧安卡的挑釁並沒有發揮該有的作用,但洛確實只有穿過火海這個選擇。
  
  青云正身陷危機,而自身能量已幾乎耗盡的情況下,他得趕過去親自保護她。稍有閃失就會賠上性命。
  
  「嗯,如果你不想聊天的話,那就該去死了。」
  
  洛毫不猶豫地踏出樹林,來到了化作地獄的平原。
  
  他尋找著沒有著火的通路時,看見了上空飛著那頭赤紅火龍,做出這片地獄的怪物。翅膀拍動的氣流擾動著煙霧和熱氣,兩隻前肢指爪中醞釀著的火紅球體迅速亮起增大。
  
  火龍那病態的鄙視惡笑令他作噁。
  
  兩個火球前後往洛的方向射去,洛被迫改變方向,避免被直接擊中。火球炸開他腳邊的地面,威力非同小可,火花泥土四濺,震耳欲聾的爆發影響了洛的感官。
  
  「不是想把我打下來嗎?怎麼只顧著逃了?」碧安卡持續拍翅跟著洛往後飛,對他持續發動猛烈攻勢。火彈密集精準地打擊,令洛寸步難行,單是躲避上方而來沒有死角的攻擊已是極限。
  
  他放棄依靠肉眼尋路,將兩個偵查光球送到前方數尺外為自己指路。在重疊的畫面中,他看清該往什麼方向前進,也能捕捉火龍和火球的動向。
  
  但觀測和確實迴避是兩回事,他仍然處在煉獄中,隨時可能焚身至死。他身上未經防火處理的灰袍衣角已被點燃。
  
  就火龍誇張的攻勢看來,暫時不能期望她會停下,而他能擊落這火龍的機會也不多了。連剛才藉著那最好的時機偷襲都沒能成功,事態非常棘手。
  
  洛在得知有龍現身時,已思考過各種對付龍的方法,但大多數都得事先做好準備,眼下只剩與龍硬碰硬的最後手段。他體內的能量所剩無幾,沒有選擇,連思考的空間都沒有。
  
  他選擇孤注一擲。
  
  洛再造出第三個光球,試著以火焰和煙霧作掩護,從火龍的視線死角將光球送到她的背後。他必須全神貫注,在四層重疊的視線中前進,維持偵察術的連結和操作,同時還得不讓火龍察覺異狀。
  
  他勉強能分辨爆炸是在偵察術或是自身面前,讓他能躲開一個個朝他飛來的火球。但對方的火力超乎預期,他差點被一個火球直接擊中,想翻身躲過卻太遲了,與其說是跳開,不如說是被火球炸飛,翻倒在地。這更是令碧安卡欣喜若狂。
  
  「被火焰燒盡吧,偽物!」火龍也停下移動在原地飛行,顧著用她的兩隻龍爪凝聚豔陽般刺眼的火球,她是如此醉心在自己造出的亮麗火焰,看著能量在球體內旋轉增強,想像那黑龍會如何被轟殺,以致沒有注意到一個光球繞到了她身後。
  
  在火龍準備好射出膨脹至極限的火球時,她感應到了在頭頂上的異樣能量,光球及時飛到她的面前,瞬間釋放能量,強光在她的眼前爆散。
  
  碧安卡下意識往後躲避,本要發射的火球瞬間消散。這讓攻勢停止了,但她並未受傷。
  
  她在失敗的妨害之後嘲笑道:「下次記得要把第三隻眼睛也閃瞎。」
  
  「已經夠了。」
  
  碧安卡驚訝地扭過頸部往後看,這可能是她永遠不可能承認犯下的錯。已在遠方施術一段時間的光球迅速接近火龍的脖子,光球爆破,放出如樑柱一般粗的光束,光芒淹沒視線。
  
  她的臉部直接被光束轟中,從龍嘴發出野獸的淒厲慘叫,光球也剎那間消失。火龍背朝下直往地面墜落,火焰不受控制地從她嘴中噴出。
  
  火龍重重摔到地面,揚起無數她製造的火星。大地晃動後,留下被著火的草木包圍,倒地不起的龐然大物。連洛也被這景象震懾。
  
  洛一手準備法術警戒著,上前查看。半刻前還囂張跋扈的龍一動也不動,鱗片之間流淌的亮紅血液逐漸黯淡,被燒灼的臉部焦黑變形。她沒了氣息,死不瞑目的模樣很是嚇人。
  
  釋放純粹能量的光束極具破壞力,但連他也沒想到這竟能輕易殺死龍。事到如今,他還會對殺龍這件事感到有些感慨。
  
  但似乎太順利了,他深知龍的強悍和頑固。這令他提起戒心。
  
  他接近倒地的火龍時,感知到周圍的能量濃厚扭曲。正如他所想,面前昏厥的龍是幻覺,這卑劣的傢伙正使用著幻術。他試著凝聚能量對抗,並找出對方的真身,但就連這滿布現場的能量都可能是障眼法,她仍不知身在何處。
  
  他放出對應的能量,將四周的扭曲能量中和消除,破解火龍施放幻術的領域,同時持續警戒著。
  
  看向那被擊落倒地的龍,不免勾起洛的回憶。竟又開始了,他怨嘆著無可避免的命運。這絕不是他所想望的未來。
  
  這命運有可能扭轉嗎?有可能把那高貴的存在帶回來嗎?
  
  也許是孤獨太久了,他下意識地浮現這想法。但這不是他的本分,因為那可是他一手造成的悲劇,卻又妄想能挽回。
  
  但本該被消滅的存在,竟在此時出現,又該如何解釋呢。他警醒過來。莫非真是那個……
  
  火龍的龐大軀體憑空消失,眨眼間,同樣的龍身幻化在洛的身後,張著血盆大口的龍朝他低身撲去。他被大自然中代表危險的鮮紅色雙翅包圍。
  
  洛及時施法,自身瞬間崩解成數千個碎片,避開了歪斜著頭,朝他咬去的龍。碎片有意識地飛往後方的數尺處,維持肉體形狀將洛拼回原樣。
  
  洛不假思索地對著現形的碧安卡發出光束,白光毫無阻礙地穿過了火龍張大的嘴,光束穿過了虛像,她卻對此沒有任何反應。
  
  他驚覺上當了。在面前的龍猛力咬下空氣時,洛的胸腔和後背突然被看不見的十數個錐狀物刺中,相對薄弱的龍鱗被咬穿,發出破裂聲,吃痛的洛忍不住悶哼,同時全身被隱形的力道抬起。
  
  幻像解除,與消滅的虛像同步動作的真身此時現出,她牢牢逮住了獵物。雙方在極近距離間互相瞪視。碧安卡的細長身形與四肢讓她比起野獸,更像是匍匐著的巨人。
  
  「每一次都有用。」碧安卡再次呼叫出光球,得意地說。「也許你就跟那些走獸一樣單純愚蠢。」
  
  動彈不得的洛感受到空氣流動,碧安卡正在吸氣,她的胸口和頰囊鼓漲,岩漿般的熱液在脈絡間竄流浮現。
  
  洛沒能阻止,火龍吐出了熱焰,包覆他的全身。長袍立刻被燒成灰燼,劇烈痛楚令他放聲叫了出來。
  
  洛的硬質龍鱗本有防火能力,防止燒灼內部的肉體,這也是他敢於穿越火場的原因之一。但火龍噴出的可燃酸液被點燃後同時吐到了洛身上,附著的火焰持續燃燒。這比起火球更加致命。
  
  燃燒液體滲入被咬開的傷口,烙鐵般的熔火燒灼黑龍的肉體,痛得令他無法呼吸。
  
  那發光束確實傷到了火龍,她的左眼表面已被轟得焦黑,卻不足以阻止她使詐。
  
  「你是不是以為你贏過我了?心中的優越感和高傲讓你自以為無人能敵。我可以理解這感受喔。」
  
  洛已被燒得遍體鱗傷,連流出的血液和傷口都被烤乾了,意識模糊的他沒怎麼聽進去碧安卡的話,但她並不在意。
  
  「我實在很好奇,你這偽物究竟有什麼本事讓你如此猖狂。你對我以及大人的不敬,是罪該萬死!」
  
  碧安卡把口中的洛舉到半空,再度漲起她的頰囊。洛沒有力氣阻止了。
  
  火焰再次包覆了他,伸出它的魔爪從傷口鑽進體內。燒傷不止拓廣,還直往內臟侵襲,他感覺連骨頭都要被烤紅了。
  
  這次洛只喊到了一半,喉頭就被咳出的血給堵住,濃稠黑血從他的嘴潺潺流下,身體不斷抽搐。
  
  他連一根手指都動不了,像個破娃娃被任性的女孩玩弄。
  
  「還活著嗎?你比想像中還頑強,但你我都明白,你撐不了下一次的。」碧安卡故作同情,多露出幾顆銳利的尖牙嘲笑。
  
  「要殺就快……別浪費時間了……」面對感性帶來的羞愧和絕望,他無法阻止自己說出氣話。
  
  「對,我就是想看到你這窩囊樣,再適合你不過了。」
  
  黑暗壟罩。他為不切實際的想法所招來的下場嘆息。他對死亡再熟悉不過,這時比以往更近了一些。可惜死亡對他而言恐怕並非終點。
  
  這時,碧安卡看見了前方出現的人影。
  
  沙塔斯從沒有著火的平地邊緣現身,朝著兩個龍的方向衝鋒。他已褪下被燒壞的長布甲,只穿著輕皮甲上陣,單手持劍擺在身後,隨著奔跑的節奏甩動,反射亮晃劍光。兇惡目光直盯著火龍不放。
  
  「下等生物!你應該要逃跑才對!」被打擾的碧安卡怒氣上升,指爪間快速凝聚起火彈,往他打了過去。
  
  但在火彈擊中沙塔斯之前,他就突然消失了。
  
  他縱身助跑高跳,飛躍到近兩個人的高度,單用驚人的反射神經和體能就避過了魔法火彈,出乎意料的舉止讓碧安卡的視線晚了一步跟上。而未命中的火彈在他身後爆散開來,與空中的沙塔斯構成如畫般的壯麗場面。
  
  沙塔斯雙手反握戰劍,隨著弧線下墜的身體彎成誇張的ㄑ字形,只管著瞄準要害。
  
  在劍尖逼近碧安卡受傷的左眼時,她想著這人為什麼與其他人不同。沒有凡人在見過龍的真面目後,還不屁滾尿流拔腿就跑的。
  
  她想到了,暗唸了一聲。
  
  因為他們早就見過龍了。
  
  碧安卡緊急側身以前臂護眼,沙塔斯沒料到龍的敏捷,劍被鱗片彈開,他整個人撞上龍的前臂,勉強著地的他仍然緊握戰劍。攻擊失敗了,但這也讓火龍分心鬆開了口,洛被扔回了地面,倒地沒有動靜。
  
  「你這天殺的——」火龍爪中迅速集起火球,向起身不及的沙塔斯擊出。
  
  閃光從未著火的樹林中亮起,一道光束發出尖嘯,穿過她爪中成形中的火球,也掃過她的側臉。火球即刻引爆,能量爆發,突如其來的光和爆炸佔據火龍的感官。
  
  碧安卡並沒有被自己造出的火球爆炸所傷,但她不理解。除了被她擊倒的偽物之外,不會有其他人掌握魔法才對。那純粹的能量放出卻極為強大,足以擊傷她的弱點。
  
  幻術所需的大量能量被消除了,沒時間和餘力再施放幻術。她選擇直接解決不要命的蟲子。
  
  黑狼舉劍毫無畏懼地攻向火龍。碧安卡瞄準目標,直接伸頸張口咬去。沙塔斯剛才目擊牠「咬了」什麼,對此早有準備,他往側邊墊步閃過了咬合的尖牙,全身迴旋打轉,緊握住劍,以劍尖輕劃過龍頭的表面鱗片。火紅龍鱗上連刀痕都沒留下,他便理解只能往弱點攻擊。
  
  「別以為只有妳會咬人。」沙塔斯聽到這龍會說話,便嘲諷說。
  
  他早在見到黑龍的第一天起,就預想到未來遲早要屠龍。對上這頭火龍或許是個預習。
  
  碧安卡怒火中燒,揮出龍爪想將他打飛或抓起。沙塔斯撲向火龍的下身閃過,一個迅速翻滾後蹲下身,騰空躍起,硬是帶著劍抓住龍的一邊翅膀,他能感受到火龍炙熱的血漿在鱗下流竄。
  
  龍用力張翅將沙塔斯甩開,他在地面受身翻滾後,繼續向還沒飛高的火龍衝鋒。
  
  碧安卡本想再用火球反擊,但她意識到樹林中使用能量光束的人正在伺機而動,那人肯定是在掩護這勇猛進攻的黑狼。她不會再為了施法而露出破綻。
  
  沙塔斯注意到火龍瞪了他一眼後動作有異,他趕緊向後撤開。火龍立身踢腳大幅扭身,粗大的尾巴橫掃而來。細身的她做起大動作格外快速俐落。先一步反應的沙塔斯閃過,風壓襲來時也盡速站穩,他抓準火龍的大動作破綻舉劍衝鋒。
  
  碧安卡橫轉過一圈後,立即以一邊翅膀拍動轉正姿勢,著地後全身前伏。沙塔斯察覺火龍的動作沒停,停下腳步橫舉劍護身。火龍誇張地振翅後仰,將自己翻到半空中。巨尾掃過地面,猛力挖起砂土,沙塔斯正面擋下撈擊,但他仍被擊飛,與脫手的劍一起落地。
  
  這龍的戰法出乎沙塔斯的意料。牠真的是龍嗎?為何會有這些詭異的動作?他不禁想。
  
  趁勢飛至半空的碧安卡享受起主宰人類的優越感,但遊戲也該結束了。她早已在甩尾的動作之間施法集起火球,連眼都不眨一下,向這膽敢挑戰她的下等生物射出火球,光束的施術者也不可能來得及阻止——
  
  轟然巨響。不同於光束的分岔雷光襲來,近距離擊中了龍的胸口,她感到體內一陣刺痛,肢體一瞬不聽使喚,麻痺與撕裂感鑽進了鱗片下的表皮。突來的痛覺使她分心,火球散去。她憤恨地轉向施術者。
  
  法拉剛全力施放雷電,尾巴與雙耳因帶電而使毛髮直立。
  
  這足以殺人的一擊對龍影響甚微,法拉也止不住內心恐懼。可惜她仍未完全掌握能殺傷龍的能量放出,選擇使用她能操控自如的元素奇術。但她必須承認,如洛所言,她不應該在習得魔法前就面對龍。
  
  火龍朝著半神人咆哮,她已沒有心情使用光球說話,恨意滿天。但她迎來的是遠處響起的口哨聲。
  
  隨著一長一短如口令般的哨聲,三支箭矢一齊從樹林中的不同處飛向空中,每支箭矢都往同一處飛去。
  
  碧安卡又不得不分心,往空中一次猛力拍翅,將襲來的箭矢吹飛。同時光束再次襲來,使她必須以翅膀護住頭部。龍鱗擋下光束,使她毫髮無傷,但一下子失去了視野。她緊急施放出偵察術,派出的光球卻沒看到本應倒地的黑狼。
  
  「看這裡!」
  
  碧安卡聽見叫喚時竟也真看了過去,迎來眼前的是再度躍起的黑狼,與逼近的劍尖。
  
  如同穿針眼般,沙塔斯用全身重量把戰劍刺進火龍的眼窩中,碧安卡發出尖嘯。她在痛楚中抬起身軀,狂拍翅膀,急忙想把敵人甩開,但一同被舉起的沙塔斯仍死抓著深入火龍眼睛的劍不放,跟著猛力晃動。火龍陷入慌亂的叫聲起伏不定,踩踏地面的趾爪掀起土礫。
  
  「快放開手啊!還掛在上面幹嘛!」後來居上的莉絲看到這幕對沙塔斯大喊。
  
  沙塔斯沒想那麼多,或許是還沉浸在當屠龍勇士的滋味中,但他趁著自己還沒被甩開時脫身,在草地上受身著陸,把劍留在上面。那只是可當作消耗品的制式裝備,但他並不太想在戰鬥中失去武器。
  
  在稍遠後方,樹梢上握著弓的三名斥候隊員看見飛起的龍,開始品頭論足起來。
  
  「哇!那就是龍?長得比想像中還奇怪!」嬌小的白犬薇樂嘆道。
  
  「會嗎?牠就跟我想的一樣!不過好像……小了點?我以為會有一座山大。」細瘦精實的棕犬希蜜雅失望回應。
  
  「不夠嚇人,但當作獸首裝飾掛在城門上是足夠了。」高大的虎斑犬萊茵想像那畫面笑著。
  
  法拉趁著龍的注意力被引開時跑到了洛身邊。她一開始還看不出來那倒在地上,人般大小的黑色物體是誰或者是什麼東西。
  
  「是、是洛先生嗎?」
  
  「我打破了……自己的承諾……」被翻過身的洛從模糊視線中看到那總是憂心忡忡的公主。在這個「黑炭」突然說話時,法拉不爭氣地嚇了一跳。
  
  「喔,這實在是……您身上甚至還在燒著!我帶您離開這裡!」
  
  「不,先別管我了。」洛試著用肘彎撐起自己,濃黑血液從胸口和背上被咬出的洞潺潺流下,浸濕早已焦黑的草地。「快去找回李青云……她深處險境……無論如何都要把神人找回來……」
  
  「您連站都站不穩了,還能做什麼呢!」
  
  「我是動不了了……所以我得拜託妳,把她安全無事的帶回來……」
  
  見到身負如此重傷,還為他人安危著想的洛,讓法拉不禁感到慚愧。他的傲慢自負看來是個掩飾。
  
  「我就是來救青云的,但這裡實在不該久留。至少得遠離那個怪物的攻擊。」
  
  「往那裡去吧,離神人會比較近一點……」
  
  法拉抓起洛的手,繞到自己肩膀上,把他側身輕背起來,血沾上了法拉的樸素布衣。法拉自認力氣不大,但平時為了達成身為王族的義務,在母后的指導下鍛鍊身體,對體力還有些自信。
  
  「還能走嗎?」
  
  「不用顧忌我,走快點。」是無顏面對他人,或是沒有心情再咬文嚼字,洛的態度變得前所未有地謙讓。法拉照著洛的意願開始一拐一拐跑起來。
  
  飛到高空的碧安卡用指爪拔出插在眼中的劍,深紅色的血流滿劍身。她感受到眼窩中翻騰著的劇痛和血液,還有被羞辱的不快。
  
  重要的不是眼睛本身,那隨時都有偵察術能做替代,可惡的是地上的走獸傷到了她這件事。
  
  竟會有比她低級的生物挑戰自己,而且還成功了。這不該發生,本也不可能發生。人面對龍只該感到絕望,而不是從中發現哪怕一丁點能戰勝的希望。而那該死的怪胎毀了這一切。
  
  憤怒的碧安卡單手捏斷了劍,斷成兩半落下。她立刻送出光球,找到了正打算逃走的洛。
  
  「別想走!」法拉聽見她不認識的女性聲音。
  
  她在趕來這裡的路上就想著應對火球的方式,但沒有一個靠得住。在無法依靠洛的情況下,只能隨機應變,暗自禱告。
  
  她必須豁出去才能保護最重要的人。而她很好奇洛是不是也這樣想。
  
  當法拉口中唸唸有詞,往火龍的高空方向看去時,一顆如麥粒般大的亮紅球體正在迅速擴大。火球正往她射去。
  
  她伸出空著的手,直往在她眼中的火球一指,隨著唸出快速但有序的術式,她張開的手掌上凝結冰霜,掌中形成一個飄浮的冰球,旋轉漲大。空氣發出刀鋒切割的尖銳聲響,冰球即刻拉長,成為手臂長度的菱形透明晶體,在清脆的碎裂聲後分裂為三把利刃,浮在她指尖前,如同玻璃製的短標槍。
  
  銳利的冰晶如箭矢脫弓般飛出直射天際,火球中心直接被三發冰矛穿過,隨即爆散,火焰熱風與光線四散。冰錐碎成無數結晶,再化為蒸氣,與煙霧一起被吹散。
  
  碧安卡從沒見過自己的火球被擋下。這群人連續做出令她意想不到的舉動。
  
  而她差點忘記了其他的麻煩。她拍翅扭身閃躲,避開了朝她的頭飛來的箭矢。三支箭沿著同一曲線穿越,精確無比。
  
  「嘿!怪物!有本事就衝著我們來!」沙塔斯張開雙臂對著龍挑釁,一方面自然是要吸引龍的注意力,另一方面是他受夠這些目中無人的傢伙了,需要出氣。
  
  碧安卡欣然接受,她可還沒忘記少了眼睛的仇。
  
  「一群不知好歹的賤種!」她轉向其他地面上的戰力,用光球毫不保留地表達蔑視與怒氣。「既然不想走,那就如你們所願!你們全都會死在這裡,一個也別想跑!」
  
  「這龍會說話!」薇樂傻傻望著火龍說。
  
  「隊長好像沒告訴我們,當一隻龍生氣時該做什麼?」希蜜雅問。
  
  「妳老問這種蠢問題。那當然是先──」
  
  萊茵還沒答完,她們就見到了從沒見過的燦爛場面。
  
  在空中的火龍收起翅膀,把自己包住的她開始下墜,火紅的鱗片燃起一點一點的亮焰,逐漸覆蓋雙翅,彷彿就要爆炸。
  
  火龍在瞬間猛力張開燃燒的雙翅,無數小火球隨著氣流灑出,飛散四處。翅膀全開的她迴旋滑翔往側邊飛去,留下流星般的火彈,拖出細長尾巴往下墜落。
  
  「散開!」斥候隊員們沒有時間欣賞這景色。
  
  洛和法拉雖離開了碧安卡的轟炸區,無數砸向平原的火球就在他們的附近紛紛引爆,法拉永遠無法習慣被熱風吹襲的炙熱感。
  
  「帶到這裡就夠了,放我下來。」洛吐出一口血後才能講話。
  
  吃力拖著洛的法拉回應:「這裡還太危險了,至少還要再──」
  
  「照我說的做。妳沒辦法一路帶著我去找神人的。我能在這裡為自己急救,而妳得繼續尋找她。」
  
  「……我明白了。」法拉停下腳步,試著說服自己。他們還會待在這個人間煉獄,為的就是救出青云。傷害與犧牲已經造成,這時最不容許的就是落得兩頭空。
  
  「我收回我在宮殿裡說的話,妳是個明理的人。」
  
  「我有時真不想要這麼明理。」法拉在一棵大樹後把洛輕輕放下,讓他坐在因樹根而微微突起的地面。
  
  「往那個方向筆直前進,千萬不要轉彎。神人最後的身影就出現在那,她應該不會走得很遠,拜託妳了。」洛伸手指向遠方森林的更深處。
  
  「願弗畢斯與祖神眷顧我們。」法拉確定洛說完話之後就向前飛奔。
  
  洛閉著氣,把手放到被咬開的胸口,撫過一遍,奪目白光從裂縫中刺出,伴隨絲綢斷裂的沙沙聲,以及他混雜野獸嚎叫的嘶吼,全身撕裂的痛楚蓋過了所有感官,意識正被抽離。
  
  「快走!」洛對著回頭的法拉大喊。他最後看見的畫面,是法拉低著頭,逃也似地跑離。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