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勇者與治癒聖女 2-3 自我介紹後,發現大家都很溫柔,太好了

時光海獺 | 2022-07-04 20:00:06 | 巴幣 16 | 人氣 28

連載中勇者與治癒聖女
資料夾簡介
傲慢的勇者甚至害死了所有人。 轉生後的他本來想帶著罪惡感認命過完一生,結果竟然又與聖女相遇了。

   目錄頁

「喂,我想喝冬瓜茶。」
 
    「是,我馬上去買。」
 
    小衣從位子上站了起來,男子立刻按著她的雙肩把她壓回去。
 
    「聽我把話說完……妳想喝什麼?」
 
    咦?什麼都可以嗎?
 
    那我要柳橙汁。
 
    小衣一說完,男子立刻從辦公室角落的小冰箱裡拿出了大罐的柳橙汁。
 
    嘟嚕嘟嚕倒入杯子內,添入冰塊,端到了小衣面前。
 
    謝、謝謝。
 
    小衣吸著柳橙汁,發現他幫韻婷也端上飲料後,最後才準備自己的份。
 
    剛剛他幫我擦鼻水時,拿出來的手帕上還有漂亮的刺繡。
 
    該不會他其實人不錯吧?
 
    「不要一直盯著我看,小不點,殺了妳喔!」
 
    哇,果然還是好兇。
 
    小衣環顧了一下周遭。
 
    小衣一直以為這麼大的公司,裡面的辦公室一定也很氣派。
 
    可是好像不是這麼回事。
 
    狹小的空間擺了四張辦公桌,看起來都使用很久了。
 
    桌上擺不下的文件,被移到了牆角堆疊。
 
    唯一的窗戶也不大,上面還有膠帶黏在上面。
 
    電腦看起來是很久以前的機型,螢幕上還有老舊的程式在運作。
 
    怎麼說呢?
 
    以為是高級的百貨公司,進來後才發現是懷舊雜貨店的感覺。
 
    注意到了小衣略顯落寞的表情,韻婷不好意思地笑道:
 
    「抱歉,又小又髒亂的。」
 
    「啊,沒、沒那回事,雖然跟我期待的有落差,不過倒也有另一種風味。」
 
    有種回到家的熟悉感覺。
 
    特別是頭頂上那台老舊的冷氣機,跟老家的一模一樣。
 
    牆壁上的遊戲海報也是她小時候玩過的遊戲,這點也讓她備感親切。
 
    雖然小但很溫馨,小衣開心地向兩人說著。
 
    雖然在聽說冷氣機只能開到二十八度,再低就很容易壞掉後,小衣明顯受到了打擊。
 
    為什麼連這點都跟老家一樣啦。
 
    算了,還有什麼東西呢?
 
    環顧這間小辦公室,只有我、韻婷姐、黑道哥而已。
 
    那邊掛有組長牌子的位子,應該就是安樹哥的了吧。
 
    在這之後,三人漸漸聊開了。
 
    韻婷也忍不住抱怨起來:
 
    「三樓一直是這樣,新人都往五樓跑了。」
 
    「五樓?」
 
    「五樓被稱為菁英樓,因為是後來擴建的部門,所以不論是設備還是環境都比我們好,領的薪水也比我們多。」
 
    「這樣啊……」
 
    「啊,你現在一定在想我也好想去五樓對吧?」
 
    小衣差點要把口中的柳橙汁噴出來,拼命地揮動雙手。
 
    沒有,真的沒有。
 
    我喜歡這裡,真的!
 
    她不斷這麼解釋著。
 
    韻婷見狀,露出了壞笑:
 
    「先說喔,小倉鼠妳是我們夢寐以求的新人,不會輕易放妳走的喔~~」
 
    韻婷冷不防地抱住了小衣,以身體力行自己的話。
 
    被調戲的小衣,慌得不知如何是好。
 
    韻婷本身似乎有讓人墮落的魅力。
 
    若要出生在遊戲世界的話,她肯定是媚魔。
 
    「話說……」
 
    這次輪到黑道哥開口了。
 
    「三樓根本是被當作小弟了吧,亂七八糟的工作全都往這邊丟,因為上層的奇怪決策,害我們變得很沒規則可循。」
 
    沒想到來的第一天就聽見了不得了的黑幕。
 
    竟然是過勞職場!
 
    小倉鼠不停發著抖。
 
    最終因為心臟病發作,離開了人世,死前的怨言是向日葵的種子記得燒給我。
 
    如果她是普通的小倉鼠可能會這樣吧。
 
    但小衣早就做好心理準備了。
 
    能跟那個人一起工作這點,早就為她驅除了所有不安。
 
    「吶吶,安樹哥去哪了啊?我好想跟他打招呼喔。」
 
    「安樹?他去開會了。」
 
    「韻婷姐,安樹哥他曾經參與過什麼樣的案子呢?」
 
    韻婷放開了她。
 
    小倉鼠的大眼睛投射出了期待的光輝。
 
    這個嘛……
 
    韻婷稍微說了一些比較大的案子。
 
    在面試前,小衣就有好好調查過公司了。
 
    哇~~沒想到那些安樹哥都參與過啊。
 
    「我就知道安樹哥很厲害,怎麼辦,好開心喔,以後能跟這麼厲害的人一起上班,好棒喔~~。」
 
    小衣激動地擺動拳頭,喜怒哀樂明顯到可愛的地步。
 
    一如韻婷所預料的反應。
 
    早上去大廳接小衣前,她就已經瀏覽過了小衣的基本資料。
 
    上面記載著『很仰慕安樹』這項,應該是她跟人資小姐面試的時候說的吧。
 
    竟然會有人尊敬那個膽小鬼?
 
    韻婷差點忍不住笑出來。
 
    「對了,安樹哥他……」
 
    小衣話還沒說完,黑道哥突然不高興地插嘴:
 
    「喂,小不點,安樹哥是妳在叫的嗎?」
 
    唔,出現了!
 
    職場倫理果然很重要。
 
    這的確是自己思慮不周。
 
    「抱歉,是我叫的太親切了,還是我叫組長比較好呢………?」
 
    「笨蛋,那樣未免太生疏了吧!」
 
    「咦咦!」
 
    「聽好,至少要叫『親愛的』安樹『大』哥才對吧!」
 
    「那樣也太誇張了吧!」
 
    「還有記得,以後親愛的安樹大哥叫妳幹嘛就幹嘛,就算叫妳吃飯不能用手,要用腳掌吃也一樣!」
 
    「用腳掌你吃給我看,腳底板燙傷怎麼辦呀!」
 
    小倉鼠,妳吐槽的地方好像有點怪。
 
    韻婷湊到了小衣耳邊輕聲說道:
 
    「不要理他,那傢伙是嚴重的安樹控,就算安樹說早上升起的是月亮,他也會深信不疑。」
 
    「真的假的,他們是那種關係嗎?」
 
    「不,單戀而已。」
 
    小小的辦公室內,竟然會有這麼禁忌的戀情存在,都市人果然很開放。
 
    「好了好了,小倉鼠第一天來,我們先來自我介紹一下吧。」
 
    韻婷拍了拍手重整氣氛。
 
    首先由黑道哥打頭陣,他在小衣對面的位子站了起來:
 
    「也沒什麼好說的,我叫李清勝,以後叫我清勝就好了,就這樣。」
 
    「咦咦~~多說一點嘛,多說一點~~」
 
    小衣拍著手,鼓勵坐下的清勝。
 
    隨著時間經過,她已經沒那麼怕清勝了,因為她是一隻樂觀健忘的倉鼠。
 
    清勝雖然顯得不耐煩,但還是又站了起來:
 
    「是要說什麼……我還蠻喜歡做料理的,也會做一些裁縫……還有……對了,要是被欺負,不用客氣打通電話給我,我會帶人去助陣。」
 
    怎、怎麼說呢?
 
    突然覺得他好可靠喔。
 
    「就叫你不要一直盯著我看………煩耶。」
 
    呀啊啊~~他臉紅了!
 
    原來是在害羞啊!
 
    黑道也會有那種表情嗎?
 
    雖然很兇沒錯,可是這親近感是怎麼回事?
 
    如果我有哥哥的話,真希望是像他一樣的人。
 
    「妳現在坐的位子也是清勝整理的喔,本來積了一大堆灰塵。」
 
    「真的嗎?」
 
    「笨蛋,不要說啦,這樣不是會很尷尬嗎?」
 
    發現小衣盯著自己的視線越來越閃亮後,清勝咬牙嘖了一聲。
 
    「啊,對了……妳第一天來,我姑且是準備了一個小禮物。」
 
    「送我禮物?是什麼是什麼?」
 
    清勝輕輕一拋,那東西碰地落到了小衣的桌上。
 
    小衣好奇地將它捧在了手心上查看。
 
    是一隻穿著暴走族衣服的毛茸茸小熊。
 
    精緻的作工讓人驚嘆。
 
    小熊的雙手舉著一張旗幟,上頭繡著『歡迎小衣~~』的字樣。
 
    這、這該不會他手做的吧?
 
    未免太有心了吧?
 
    小衣目瞪口呆的樣子,讓清勝顯得不耐煩:
 
    「不喜歡的話還我。」
 
    「你要做什麼?手走開!這孩子已經是我的了,咧咧~~送我就別想拿回去了。」
 
    抱著小熊,小衣朝清勝吐了吐舌頭。
 
    兩人嘻鬧了一陣子後,輪到韻婷自我介紹。
 
    「趙韻婷,小倉鼠叫我韻婷姐就好,年齡體重是秘密,來公司五年多了,有什麼問題都可以來問我喔。」
 
    完美的笑容,親切可人的態度,果然韻婷姐就是我心目中的理想女性。
 
    小衣不知道她對韻婷抱著的小小幻想,即將被無情打碎。
 
    「那為什麼我每次跟妳問東西,妳都不理我?」
 
    清勝趁機提出了不滿,沒想到韻婷她:
 
    「嘻嘻,不理你有什麼不妥嗎?」
 
    「我們好歹是同事吧,妳這樣已經是在針對了。」
 
    「我不是針對你,我是針對全天下所有男人,聽懂了嗎?該死的腥臭包莖混蛋。」
 
    嗯?
 
    好像有什麼禁忌字眼出現了。
 
    韻婷姐,剛剛應該是我聽錯了吧?
 
    「剛剛說到哪了,對了,我的興趣是看小說,不論是什麼類型我都喜歡喔。」
 
    這樣啊,這才是我認識的韻婷姐嘛,好有文學素養。
 
    話說我只看輕小說而已,還都只挑戀愛的來看,這樣是不是不太妙啊。
 
    韻婷接下來又介紹了一會兒,正當結束要坐下時:
 
    「惡魔女,妳怎麼沒說自己是伊手稻大學畢業的?」
 
    清勝的爆料嚇了小衣一跳,說起伊手稻那可是最頂尖的大學耶。
 
    「真的嗎?韻婷姐,好厲害喔,以前那裏也是我的目標耶。」
 
    「妳誤會了,我唸到一半就被退學了。」
 
    「胡說,是妳自己申請退學的吧。」
 
    韻婷瞇起了眼睛瞪向清勝,像是在責怪他多嘴。
 
    「為什麼要離開?太可惜了吧。」
 
    韻婷就是懶得解釋才不提的,因為大家都會有這種反應。
 
    唸不唸是我自己的選擇,輪不到你們插嘴吧。
 
    韻婷並沒有這麼說,因為她知道小衣沒有惡意。
 
    「也沒什麼大不了的,只是我再待下去一定會瘋掉,光是跟垃圾共處一室就讓我感到呼吸困難。」
 
    這、這樣啊。
 
    小衣察覺到自己似乎踩到地雷了。
 
    雖然好奇,但還是先暫時略過吧。
 
    接下來就輪到她自我介紹了。
 
    「我叫武川衣,二十二歲!」
 
    小衣把面試時做過的介紹更詳細地帶過一遍。
 
    兩人聽著她朝氣蓬勃的自我介紹,也跟著有精神起來。
 
    特別是清勝,他似乎相當喜歡小衣。
 
    「很好,小不點,就是這股衝勁,讓我們一起熱血的工作吧!」
 
    「沒問題,交給我就對了!」
 
    兩人在傻勁方面一拍即合。
 
    看來以後工作時會有點吵了,不過也不壞就是了。
 
    韻婷喝了一口咖啡,期待這位小妹妹以後會帶來什麼改變。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