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在異世界?的那些事》第24話:暗夜驚魂

緬因吉 | 2022-07-04 18:33:23 | 巴幣 24 | 人氣 73

連載中在異世界?的那些事
資料夾簡介
常睦民因一場詭譎的車禍癱瘓在床,在醫院休養的期間,竟墜樓,是自殺?是他殺?但這都不重要了,他轉生了,以原本的身份,轉生到都是獸人的異世界!

       啪沙!黑暗中突然冒出聲響。

     常睦民身子一震,猛的開眼,什麼聲音?

     他昏沉的看了看四週,眼前營火裡的木柴燒去不少,火焰變得有些虛弱暗紅,且周圍的黑暗即乎快將營地吞沒,望向海面時,發現原來是因為海平線上的半月被雲掩住,讓夜更黑,而一旁的西賓,臉上壓著愛歐塔的小腿,眉頭深鎖,似乎作了惡夢。

     糟了,我怎麼睡著了?常睦民本想擔起守夜之責,不知何時打起盹來,心理正想對自責怪一番,卻想到應當先查看剛剛是何聲響。

     他正欲起身時,腳碰觸到沙攤上的筆記本,才晃然大悟,原來是筆記本的掉落聲驚醒自己,找到聲響來源後,舒了一口氣,轉身拾起木柴往營火裡添放,不一會兒,火焰又恢復成活力的橘黃色,原本想吞沒營地的黑暗,被嚇得退好幾步。

     常睦民的心安定下來後,他注意到海浪聲中,夾雜著不協調的聲響,喳沙、喳嚓,細碎規律,微小且時有時無。

     他尋聲望去,聲音似乎是從營火光源外的暗處中傳來,他盯著黑暗許久,感覺黑暗彷彿也正凝視著他,並緩緩吞噬營火的光源。

     喳沙、喳嚓,常睦民確定自己沒聽錯,嚥了一口口水,朝聲音方向輕輕邁出幾步,營火在背後晃動,眼前還是一片黑暗,什麼也沒有,當他停下腳步,細碎聲又響,就好像刻意要他聽見一般。

     就這樣常睦民被一步步引向前行,營火的火光已被他身子遮住,黑暗逐漸吞蝕他的視線。

     又走了一小段路,眼睛已習慣黑暗,加上滿天的星斗和重新露臉的月光,為他提供了稍微可見的光亮,沙灘上除了、碎土塊、斷木殘枝其餘什麼也沒見著,但可以確定自己到了早些時間三人摔落的地方。

     突然!綠色的光線殘影劃過前方黑墨。

     常睦民心漏跳半拍,小聲的說:「Shit……」忘了帶武器,若是是庫伊斯多獸怎麼辦?現在要回去拿武器嗎?若不是庫伊斯多獸?會是鬼魂嗎?會不會一轉身就有什麼突然貼在面前?想到這兒便不敢轉身離去,只得緩慢向後退去,眼睛持續盯著閃過綠色殘影的暗處以防有什麼不動靜。

     他才退不到三步,那暗處突然出現三組排成三角形的綠色光點!

     常睦民見到突然出現的詭異綠色光點,緊張的喃喃自語:「到……到底……是什麼?」
      
     綠色光點開始晃動,並發出聲聲低語,因為海浪的關係,傳到常睦民耳裡只剩細碎的呢喃,為氣氛添上一分詭譎,他後悔隻身前來查探。

     接著,那三組綠色光點帶著殘影,發出喳沙、喳嚓的聲響,快速朝常睦民逼近。

     原來奇怪的聲響是這些東西在沙灘上移動的聲音!常睦民晃然大悟,等等,現在不是晃然大悟的時候,要跑嗎?還是要等著那些綠點過來打招呼,就在猶豫的時候,一道銀光朝他眉心飛來,他頭反射性的一歪,銀光從耳邊嗖聲掠過。

     常睦民撇了銀光眼飛去的方向,是一支弓箭!弓箭斜插在沙灘上。

     弓箭!是獸人?想到這兒,常睦民連忙彎起雙手搖晃,喊道:「住手,我……我是異鄉者!」常睦民要稱呼自己是異鄉者感到難以啟齒。

     其中兩組綠色光點已經跑到可視距離,三角形光點下果然是獸人,只不過並未穿著盔甲,而是著緊身黑色皮衣,頭帶看似夜視鏡的眼罩。

     靠近的兩名獸人不由分說,拿著著匕首就朝常睦民發出猛攻,較遠的那名獸人還不時射出冷箭助攻。

     獸人的攻擊動作在常睦民眼裡都像是慢播的影片,他也不反擊就只是踏著輕鬆的步伐和巧妙扭著身體,躲過獸人的攻擊,閃躲同時還一邊提問:

     「你們不是貝特律村的獵人嗎?」

     「為什麼要攻擊我?」

     「我是……異鄉者啊!」

     「我是騰芳村長派來的!」

     「我是來幫忙完成神門祭的!」

     「你們不是必斯伊爾族人嗎?」
      
     常睦民試著將善意的問題都提出,但那三名獸人對這些問題,沒有任何反應,仍舊持續猛攻,連遠處的那名獸人也拿起匕首加入圍攻他的行列。

     三人輪番攻擊,匕首連綿不停的刺來,似乎想以此彌補速度的不足。且他們似乎受過專業訓練,攻擊的部位狠毒,專刺脖子、腋下、股間等盔甲薄弱處,每次攻擊,就是要取常睦民性命或使他癱瘓。

     常睦民被圍攻一段時間後,見溝通無效,只得出手讓他們『停下』,再來好好溝通。

     接著常睦民身體冒出淡薄的蒸氣,身體一晃,閃過一名獸人的攻擊,並靠近他,彎起握拳的手,朝那名獸人肚子釘上一拳,獸人竟被打飛數公尺,趴在沙灘一時無法動彈。

     常睦民驚訝的看看拳頭,再看看趴在地上的獸人,「我……有那麼用力嗎?」

     另外兩名獸人,趁常睦民吃驚停頓時,從他後方襲來,一名獸人抓著匕首朝他後頸戳去,一名則蹲伏在地握著匕首想斷他跟腱。

     常睦民當然有所覺察,才想好怎麼躲避和反擊時,身體就已動起,原地躍起,空中轉身掃腿,腳跟用力砸在那名突襲後頸的獸人臉上。

     獸人被踢的在空中扭轉數圈,翻飛落地,頭上的眼罩和身上掛的物品撒落一地。

     攻擊跟腱的獸人見偷襲落空,也不著急,等常睦民落地,撐起身子,將匕首刺向常睦民鎧甲與腹部間的空隙。

     常睦民反手抓住獸人持匕首的手臂,發力一扭,想用痛楚迫使獸人放開匕首。

     啪喀!

     「唔哇──!」獸人痛到跪地慘叫,一手扶著垂掛手掌的手臂,他的骨頭斷了!

     常睦民大驚,趕緊鬆手,是我出手不知輕重嗎?他驚訝的看著那斷手獸人。

     斷手獸人面罩下的臉,刺青刺的像具骷髏,張嘴吼叫,看起來有些骸人。

     「常睦民!」西賓跑著過來,「發生什麼事?」

     「主人大人!」愛歐塔拿著火把停在常睦民肩上,「我感應到你有危險!你沒事吧?」

     「我沒事……」常睦民憂愁的說:「他們有事。」

     那三名黑衣獸人見有其他人,忍著傷痛聚在一起,相互攙扶,骷髏臉獸人臉上滿是汗珠,惡狠狠的喊著:「我要殺了那個帶眼罩的!」

     「祖魯基人!」西賓大喊:「你們來這座島做什麼?」

     「祖魯基?」常睦民這時才注意到那三人的左胸前都有繡有個綠色六角形Logo,六角形內都是波浪紋路,細看還可見波浪紋路組成的Z字。

     「不干你們的事。」那名被揍肚子的獸人不屑的回。

     「我要……」那骷髏臉獸人手拿著一把裝有玻璃管的槍械,抵著頭,咬牙切齒的說:「殺了他!」

     「唔呀啊,吚呃硬吚呃!」眼罩被踢飛的獸人,是個馬臉大眼的獸人,他的下巴似乎被踢歪了,話都無法講清楚,抓著骷髏臉獸人拿槍的手,嘗試阻止他的行為。

     等等,這位人兄,你冷靜點,只不過打架打輸,受了稍──微重的傷,沒必要氣到要自殺吧?」西賓見骷髏臉獸人似乎陷入瘋狂。

     「人太多了,我們先徹退吧,該拿的東西有拿到就好。」那名被揍肚子的獸人和歪馬臉獸人連手拉著骷髏臉獸人,朝海上徹退,逐漸沒入黑暗不知去向。




     這篇前半部忍不住想試著寫出驚悚感,但還是覺得能力不足,可能要去拜讀史蒂芬金的小說,來增加自己的功力,希望這篇讀者們會喜歡。如果喜歡請給我個GP,能留言批評指教的話,能讓我成為更成熟的寫作人!





創作回應

『。』
骯,有懸疑的感覺,像是身處夜間森林的緊張氛圍
有前面幾集的襯托,投入進去閱讀能夠驗證你正在做個很好的嘗試
2022-07-04 21:39:27
緬因吉
感謝句點的建議與鼓勵
2022-07-04 21:54:51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