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美夢的終焉》第二章・靜謐庭園(3)

二日夾 | 2022-07-04 10:30:00 | 巴幣 156 | 人氣 49

連載中第六卷 美夢的終焉
資料夾簡介
明媚風光的翠綠森林與莊嚴神聖的高聳城堡背後,是幽暗的陰影,猶如晃蕩不安的深潭,潛伏其中的惡意將再度…… 幸福的美夢再好,也終會迎來甦醒的那一天──


      「那麼,請諸位隨我而來。」

      提到公主殿下,她首先想到的便是那位揪著弟弟衣領頭也不回的走掉,猶如天之驕女的龍族公主。

      但是,緹菈仔細回想一下對方那種傲氣十足,說是目中無人都不為過的態度……怎麼想覺得這位公主殿下不太像會管他們這些「螻蟻」死活的樣子──當然也不無可能,可是這個發生概率,大概就跟太陽會從西邊出來一樣高。

      盯著前方執事長的背影,秀麗的月色長髮如鐘擺般規律晃動搖曳,再轉念一想,回憶起大叔剛才特意加重發音的「公主」、「強烈要求」等詞彙,某個更加合理的猜想隨即一閃而過,也使得盤旋在腦中的困惑感更甚。

      她怎麼也想不通,為何一個足不出戶的精靈族公主,會強烈要求幾個素未謀面的外地人在王宮內留宿呢?

      淡淡的香甜氣息不知何時縈繞在鼻尖,卻沒能影響少女的思考。

      「……緹、小緹……妳還好嗎……」

      而且,她也很在意入城前聽到的,疑似幻聽的神秘女聲,聲音的主人好像已經等待他們許久,所以語調才會那般雀躍興喜。緹菈食指抵唇,微斂雙眸,輕蹙眉心,專注地沈浸在自己的思緒。

      「……沒聽到……不會張著眼睡著了吧?」

      充滿欣喜的神秘女聲,以及讓他們留宿於宮中的安排是那名公主殿下提出的,總不會……風中的那個聲音就是精靈公主吧?

      種種謎團與線索糾纏在一起,在緹菈瘋狂運轉的腦中滾雪球似的愈滾愈大,一個大膽的念頭隨著從中蹦出時,雪球霎時「啪」的崩裂,與其一同而來的是冷不防攀上額頭的疼痛。

      好痛!!!

      轉瞬即逝的疼痛並沒有消失,而是竄過頭皮,將細微的痛楚深深打入腦中,激得她猛然回神,一根修長蒼白的手指正懸在額前。

      少女反射性摀住泛紅的額頭,一雙琥珀金的圓滾滾杏眸淚汪汪地怒瞪手指的主人,黑髮青年那張神情由擔憂轉為無奈的俊顏在那瞬間有些模糊不清。

      原來那個清脆的聲響並不是腦中名為「疑問」的雪球爆裂,而是零不客氣地朝她的額頭彈了一下所發出來的;奇怪的是,另一隻手的腕部被對方以一種相當溫柔,卻無法掙脫的力道捉著。

      由於無法說話,唯一空出來的手正捂著額,沒辦法去拿胸前的木板,她只能鼓起雙頰,用不具威懾力的水潤雙眸盡全力瞪著搭檔以示自己的「憤怒」。

      只是在瞪了不過幾秒,她忽然覺得有哪裡不對勁,視線向四周逡巡一番,這才後知後覺的發現……周遭的景色好像不太一樣?

      而且這個變化還不只有一點點!

      若說四周群木環抱、薄霧繚繞的菲雅利王國,遠遠看去就像是童話中虛構的奇妙仙境,那麼他們此刻所置身的地方,或許更近似於人們口中的世外桃源。

      這裡彷彿不存在著「四季」這個概念,各式各樣不同花期的花卉盛開在茂盛的草地,猶如翠綠的地毯上繡著奼紫嫣紅的圖騰,鬱鬱蔥蔥的樹木環繞在四周,矮小的岩山則是依附著純白宮牆,不知從何而來的涓涓細流自上頭淌下,水聲潺潺。

      和煦的陽光將點綴著碎金的薄紗輕輕籠罩在它們上方,使這一切變得朦朧,如夢似幻。

      在這幅渾然天成的自然美景中,位於中央的蔚藍小湖極其顯眼,更遑論佇立於其中的純白涼亭,而清澈的湖面如一面鏡子,清楚映照著花園所有的景物與澄澈透亮的晴空。

      見狀緹菈不可置信地揉揉眼睛,再使勁眨一眨,對著眼前這幅鳥語花香、百花爭艷的秀麗奇景目瞪口呆。

      他們剛剛不是還站在王宮大門前面嗎?這片春色滿園關不住的畫面是怎麼一回事?

      少女面上流露的困惑之色太過醒目,顯然完全沒意識到自己是被人牽著走了一路。雖然以往也有過走神中能被人牽著行動,但是近日這個情況有日益加重的傾向,明顯不是什麼好現象。

      注意到這一點的零等人也因此格外擔心哪天自己一不注意,小姑娘就被心懷歹意的人給牽走──尤其是零,他的擔憂較之更甚,幾乎是與日俱增。

      趁著面前的人因故分神,青年不著痕跡地鬆手,垂下眼簾,讓陰影斂去眸底那抹異色,臉上依然是那副無奈的神情,不叫面前終於回神的她察覺異樣。

      只是……女孩在睡夢中因永無止盡的夢魘而扭曲痛苦的神情,午夜時分總會鑽入耳畔的微弱呻吟,連白日清醒時都不得安寧的倦容,歷歷在目,讓他十分難受,手指不住抽搐;而一想到那些噩夢的根源是從何而來,心口那股窒悶的鈍痛感便更加鮮明,也愈發難耐。

      站在他身側的女子自然是清楚瞧見他那遮掩的眼神,理解他為何露出這樣的神態,朱唇輕啟,又瞥了一眼尚沈浸於眼前景色的少女,一時半刻欲言又止。

      阿奇拉乖巧趴伏在零的肩上,圓圓的雙耳時不時地抽動著,那雙向來澄澈通透如黃水晶的貓瞳變成了濃郁深邃的沉金色,偶有一絲異彩如流雷一閃即逝,除此之外,在那張毛茸茸的貓臉上倒是瞧不出類似擔憂、緊張的情緒。

      「話說……這裡到底是哪裡?」

      欣賞了半晌美景,緹菈才終於想起自己剛才的疑問。她拿著木板回頭看向兩名前輩,詢問的舉動也叫雲將想說的話完整地咽回腹中。

      回答的卻不是她的兩個同伴。

      「此處是宮廷花園,是來往前庭與後庭的必經之路。」優美的嗓音驀地響起,聲線乾淨清澈得像山澗汩汩泉水,連綿成調的字句如絲綢般冰涼柔滑,宛如詠唱般緩慢優雅。

      緹菈下意識偏頭追尋著聲音來源而去,不由得瞪大雙目。

      是那名精靈執事長。

      精靈就站在一棵樹下,離他們大約一兩公尺外的距離,筆挺的站姿如一尊栩栩如生的雕像,臉上依然保持著那副恭謹得體的微笑,靜靜注視著他們。

      那雙好看的不似人類的金綠雙眸被反光的單片眼鏡遮去一半,更被大半樹蔭遮擋,像是蒙上一層面紗,朦朧得叫人看不真切;但緹菈很清楚,對方就是在看著自己。

      ──因為抬眸的那一刻,她是毫無阻礙的和這名執事長對上眼。

      儘管這一切可能是她日益嚴重的被害妄想症又發作也說不定,可是,對上那樣的目光,緹菈忽然想起了艾迪爾鎮的凱丁、地下水宮的阿貝妮,以及前不久慘死在死神鐮刀下的羅可主教。

      他們都曾在不經意間露出過相似的神態,不論是痴狂瘋癲的,抑或是心如死灰的,皆或多或少摻雜著一絲絲憐憫,那樣隨手贈與般的憐憫,叫人打從內心覺得不屑一顧,嗤之以鼻……只因那並非是面對活人時該有的眼神。

      儘管精靈執事長眼中的悲憫不似那般輕蔑且令人毛骨悚然,然而莫名其妙被人以這種詭異的眼神盯上無數次的感覺,著實不好受。

      拜此所賜,之前許多不好的回憶當下如洶湧的潮水悉數朝她奔湧而來,兇猛的大浪幾乎將她吞沒。

      「小緹!!!」

      驚恐的呼喊於耳邊驟然響起時,恍惚之際,好似還聽到遠方傳來連綿不斷的雷鳴,以及什麼人撕心裂肺地喊叫。

      內容模糊不清的各種聲音,與惱人的雷聲混雜成一團,宛如不和諧的雜音,轉瞬即逝,熟悉卻帶點陌生的少年嗓音是其中唯一能辨別的聲源。


   「────!!!」


      所有聲響被漫天的黑暗交織成鋪天蓋地的網給遮去,漆黑的銳刺狠狠刺穿脆弱的身軀之際,咽喉處如有煙花炸開,撕裂般劇痛將她整個人扯進那深不見底的漩渦……

      一如數日以來,噩夢中所見的場景。

      低低的嗡鳴聲縈繞在四周,像是有數不清的人圍繞在身邊說話。意識一下飄在茫茫雲海上,一下急速墜入深谷,與身體之間的聯繫就像隨時會斷裂的風箏線。

      唯有一點不變,那就是籠罩於她全身的那股寒意,深刻的盤據在她的腦海中,彷彿烙在骨頭深入靈魂。

      「……緹、小緹,放輕鬆……」



※本故事與其相關支線,僅在[POPO原創]、[原創星球]以及[巴哈姆特]連載!請勿隨意轉載!

創作回應

虚ろな光
雖然是這樣 但我想那位龍族公主一定有很溫柔的一面OwOb
2022-07-04 17:31:05
二日夾
霸道中亦有柔情的一面......(不過每個人或者說每個種族對溫柔的定義可能都不一樣欸[e9] )
2022-07-04 19:21:12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