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魔法覺醒衍生小說]那個新人,EP37-獾與蛇窩,朝向卓越前進。[日更挑戰246]

aeronongalax | 2022-07-04 07:28:54 | 巴幣 118 | 人氣 73

連載中魔法覺醒衍生小說,那個新人。
資料夾簡介
遊玩魔法覺醒Magic Awakened得到的各種梗,靈感與個人設定而成,以玩家角色,那個新人,為主的衍生小說。

「哇——好飽!那接下來去餐廳吧!」
離開赫夫帕夫交誼廳的早餐會,穗穗拍拍吃飽略隆起的腹部,哈氣,就差沒打個飽嗝。兩束黃豆色的頭髮彈性晃動。
「穗穗,別折磨你的胃,器官比起你無法控制的食量更珍貴。」
幼好跟著準備吃第二攤的朋友表示關心。東才則因為起了個大早,還很睏的打哈欠,睡眼惺忪地跟著兩人。
「沒事啦,幼好。大家都說甜點和主餐分兩個胃,我剛才只吃了七份甜點。」
「穗穗,不能宣傳假消息,通常人只有一個胃。誠實不代表能隨便愚化。」
「抱歉,我是指感覺有兩個胃!」
面對幼好的糾正,穗穗嘿嘿地搔搔頭,緊挨著朋友希望他不要介意自己說的話。
幼好雖不繼續責備,但還是只肯讓穗穗靠著兩秒,便一個迴身甩開,他踏著輕盈的步伐離開。
「好啦,幼好,原諒我,下次東才和我會請你吃斜角巷的點心。拜託!」
「太貴的點心你要自己付全部。」
穗穗趕緊衝到離開的幼好前方,急忙彎身雙手合十,偷瞄幼好的反應。東才雖然很睏但全程都有認真聽,算算買完教材後剩下的加隆,即便還有餘裕,仍想存著過節。魔法世界的節日可精彩了。
幼好麥穗色的長髮在日光照耀下非常亮眼,他微仰著頭看著穗穗,最後那副優雅的面容還是揚起淡淡的微笑。穗穗隨即耶的歡呼,他知道幼好原諒自己了。
「幼好對我最好了!」
穗穗張開雙手想給朋友來個擁抱,幼好溫柔輕緩的後退後迴轉,再次完美的閃過那溫暖的大擁抱。
「今天天氣太熱了,穗穗也像火做的有點煩。」
「不,不,跟天氣無關吧!而且東才,你剛才是不是偷罵我!」
東才再次打哈欠,瞇著眼看著兩位朋友的互動,忍不住說笑。穗穗倒也不受傷,就是對東才的話吐槽。
「而且火做的是甚麼?我又沒燒起來!」
看著穗穗的兩頰像河豚遇敵膨脹,或者想飛的鳥首翼龍,東才毫不掩飾的笑出聲。現在可不是違規夜遊,現在愛怎麼笑就怎麼笑。東才最喜歡這樣自由又歡樂的一天。
三個淺黃的身影走到熱鬧的禮堂,現在是最豐盛的早餐會,穗穗可以聞到那些甜鹹香的濃郁滋味,還有些刺激過癮的辣息。穗穗用拳頭抹過沒口水溢出的雙唇。
「咦?咦?咦——」
當一群學生幾乎一哄而散的走出餐廳,穗穗困惑的喊出聲,明明裡面還有這麼多好吃的,大家到底要去哪裡。
「我們好像錯過甚麼活動了。」
「沙丁魚。」
東才與幼好靈活閃開那些湧過的膀臂,避免任何無端的肢體接觸,而可憐嬌小的穗穗則幾乎被掩沒在人群的洪流,瘋狂揮舞雙手,仍無情被沖走。
東才和幼好快速對視,趕緊跑去拯救彼此衰運的朋友。

一路被帶到盔甲走廊,穗穗彎著身,垂著雙手,大聲地呼著氣,莫名其妙被強迫搭直達車,原先綁成兩束,如黃豆奶油捲一樣Q彈的頭髮,此刻看著像稻草捆。
「為什麼是魚鱗不選龍鱗,經費不足?」
「這所學校一直都很窮。」
東才微彎身檢查那一排壯觀的魚鱗盔甲,正在大窗明亮的光線下閃著銀色冷光。幼好雙手交握在後方,邁著靈巧的步伐,走到隔壁的獎品陳列室,雙眼凝視著1995學年的三巫鬥法大賽獎盃,透明的盃身湛著青綠幽幽光芒,銀色三龍身握柄圍繞,上面銘刻著一排文字:「我們的冠軍西追•迪哥里」。
一位謙遜有禮,努力不懈怠的前輩。是個每位赫夫帕夫都會知道的名人。
幼好輕緩眨動紫晶色眼睛,默默哀悼後,才走回同伴身邊。
「阿——不吃了,不吃了!我們去上課吧!」
穗穗賭氣的重新把凌亂的髮束解開後重綁,恢復那Q彈的黃豆奶油捲,接著便高舉雙拳,領著夥伴們直奔符咒學教室走廊。
三人響亮的步伐在漫長的走廊中迴盪,大部分學生還滯留在獎品陳列室,熱烈討論,觀賞霍格華茲歷年珍藏的紀念品,這樣寬敞的感覺讓穗穗張開雙手奔跑,非常自由。長廊中段的牆上掛著一幅滿是空酒杯的畫,穗穗好奇的多看幾眼。不知道為何要放這樣一幅畫。要就滿滿是美食,穗穗自認不夠懂藝術,但美食很療癒。
「穗穗你又餓了?」
「別說得我一天到晚都在吃飯!」
東才嘻笑的聲音從一旁傳來,穗穗氣鼓鼓的空揮雙拳,覺得自己被說得像要把整幅畫給吞了似的。要也要吃糖絲羽毛筆或巧克力大釜。
三人一路有說有笑,很快到達盡頭,符咒學教室的大門在面前敞開。
作為最先抵達符咒學教室的三位學生,穗穗雙手叉腰哈哈的大聲笑。讓整間教室充滿自己爽朗歡快的聲音。


「真『獾』快。」
東才雙手交叉在後腦勺,若無其事地從穗穗身旁越過,帶著諧音的說道。
「東——才——!幼好你看東才都戲弄我,幫我說說他!」
「因為穗穗太『獾』樂了。」
穗穗感覺從早上開始都被東才逗著玩,氣不過決定向最好的朋友打小報告,卻只對上那微笑彎的美麗紫晶色雙眼。大概是因為自己昨夜太不乖了。穗穗還是乖乖反省,這次安分的和朋友找了空位置坐下。
就是不知道何時意識遠去。
「還差一人,要找誰?」
「不用著急,這屆新生八十五名,絕對分不齊。」
「分?分甚麼,分飯嗎?」
當穗穗從朦朧的睡意中甦醒,只聽見東才和幼好正談著自己完全不懂的話題。壓俏的瀏海如浪頭。
「沒事的穗穗,你可以放心繼續睡,我們可以再多找一人,就是去掉你之後再找兩人。」
「甚麼?我醒了!我完全醒了!」
幼好溫柔的聲音說出實話,讓穗穗完全驚醒,大概自己錯過甚麼重要的課程講解,而東才只是在一旁大笑。
穗穗從東才那得知孚立維教授希望學生四人一組練習懸浮咒,表現最好的一組可以獲得四盒糖鼠。
糖鼠!
一聽到獎品穗穗的眼睛亮起,精神瞬間振奮,認真上課的活力都來了。
「幼好,東才,別擔心,這次全包在我穗穗身上!我絕對會讓我們獲得糖鼠!」
「完全不放心。」
「重點肯定是糖果。」
「真的,相信我!我會盡力的!」
決定將功贖罪的穗穗大力拍著胸膛,高仰頭呼氣,決定展現自己的好人緣給朋友們看看,而正常的,東才和幼好誠實的不抱期待。
雖然是預料中的事。穗穗確實不知道該找誰加入組隊。大多數人都有組了。
要就找看起來好相處,很會施咒的。穗穗喃喃,噘起嘴環視整間教室。
「哇,好漂亮的人。」
這時一個金髮身材姣好的學生映入眼簾,穗穗認為這和同樣也很美的朋友不同,相對氣質美反倒過於冷冽驕傲。可惜,穗穗雖然覺得對方有種強者的氣息,卻感覺不好相處。
正準備轉頭尋找新目標時,餘光望見一個略顯熟悉的身影,夜黑色的髮絲因日陽微反光,穗穗瞬間璀璨笑開。
「喔?穗穗找到『森前輩』了。」
「穗穗的忠誠再次受到質疑。」
東才與幼好全程都看著慌亂在教室穿梭的穗穗,兩人從最開始就在猜他何時會去找昨夜的救命恩人,再救命一次。看來是現在。
雖然這樣拜託很不好意思,但穗穗認為成功的機會很大,雖然不知道為何那裡聚集那麼多人,不過上去談談話肯定不會出甚麼事……
哎?
奔跑的穗穗覺得腳下咕溜一滑,低頭一看是深綠的黏稠物質。
為什麼這裡會有黏巴蟲的黏液!
從小自稱天不怕地不怕的穗穗,意外的最討厭黏巴蟲,曾經鄰居用魔杖在他面前戳爆黏巴蟲,當那詭異的液體毫無預警沾滿頭髮後,他深深留下陰影。
內心壯烈哭喊,穗穗急忙想甩開腳上的黏巴蟲黏液,不料另一腳也踩到液體,最後雙腳互絆直接往前方撲去。

「丹尼爾•佩傑,你最好向我解釋這無禮的舉動……」
雖然自己套著白手套,但這不是重點。卡珊卓對自己友好的手被丹尼爾無禮的拍開,非常不諒解,也認為任何理由都不足以讓自己原諒這羞辱。他努力壓下怒氣,但面容還是漲紅。
然而卡珊卓話才說到一半,榎木•雷克塔瞬間握住他的右手,拉到身邊。這令卡珊卓嚇了一跳,但力道有些大,兩人幾乎對調位置。
榎木試著接住即將摔倒的學生,卻感到右膝一陣疼痛,反倒順勢成了緩衝墊。
「嘿嘿……抱歉,能和我組隊嗎?」
穗穗撲倒在黑髮孩子上方,只能尷尬的笑著,仍不忘記來的目的。就是過程和預想落差極大,但也算順利達成吧。
「完全不順利。」
「穗穗又得到啟示,組隊不能強求會遭報應。」
東才和幼好探知到穗穗的心聲,迅速吐槽。
「謝謝你的邀約,但很抱歉,我已經有組隊了。」
榎木•雷克塔好好地回絕,只見穗穗哭喪著臉,非常稚氣的鼓起臉頰。他試著將穗穗扶起,但看著有些吃力。卡珊卓對榎木的回覆很滿意,心情好決定幫把手,手一揮,弗雷兄弟隨即上前直接將穗穗拉起。
「真的,真的不行嗎?」
「我想,『我的』隊友已經清楚拒絕你了,何不回去你該待的地方。」
當相對自己身材高䠷的金髮史萊哲林走到面前,穗穗感覺瞬間壟罩在陰影之下,那鮮綠的眼眸居高臨下的望來,一股恐懼瞬間襲來。
好可怕。
「明……明明,獾可以吃蛇蛇!」
穗穗雙眼瞬間淚汪汪,心靈受挫的奔回東才和幼好身邊,更直接躲在兩人身後,嬌小的身影完全消失在眾人視野。
「搞甚麼,那個赫夫帕夫……倒是你還要待在地上多久?」
「抱歉,有點……」
卡珊卓扶額,這堂課也太多突發狀況了。他看向還跌坐在地上的榎木頓時詫異,剛才撞得不算小力,但也沒嚴重到會站不起來。這時丹尼爾才想起來禮堂的事,或許榎木的膝蓋根本沒治好。
「榎雷,你還是先去找龐弗雷夫人,我們跟孚立維教授說一聲就行了。」
「龐弗雷夫人?」
卡珊卓聽著丹尼爾的說詞,慢慢意識到甚麼,本來恢復膚色的面容再次漲紅。是說我的癒合咒不夠?這傢伙真的是……
卡珊卓實在氣不過,一次次找自己碴,真想好好教訓一下丹尼爾•佩傑。但我足夠寬容,癒合咒確實並非我最擅長的咒語。
而自己分得出輕重緩急。
「Wingardium Leviosa.」
隨著卡珊卓口齒清晰,標準念出咒語,一本書隨即飛起。
「噢,太棒了!大家往這邊看,沃雷同學成功讓書籍飛起來,這比羽毛難多了!」
孚立維教授驚喜地看著懸浮至天板的書本,響亮鼓掌為卡珊卓•沃雷喝彩。
費舍爾與柯爾比驕傲地感受周遭對卡珊卓的敬佩,兩人也迅速抽出白蠟木魔杖。
「Wingardium Leviosa!」
弗雷兄弟異口同聲喊出懸浮咒,擺在原先座位的羽毛伴隨淺黃光芒閃耀,同時高高飄起。周遭同學持續喝采,看來最優秀的隊伍就要出現了。
「只差你了,好好表現,別選羽毛和書,挑點有挑戰性的。施展魔咒用不到腳吧?」
「卡珊……」
「你說的對。Wingardium Leviosa.」
卡珊卓與弗雷兄弟看向跌坐在地的榎木•雷克塔。丹尼爾有些氣不過卡珊卓將學業擺在優先,但榎木及時阻止兩人爆發衝突。他舉起榆木魔杖,輕巧揮動,孚立維教授身後的實木黑板緩緩懸浮。
硿。
當木頭撞到天板發出悶擊聲,整間教室瞬間陷入沉默。


「太精彩了!看來沃雷,雷克塔,弗雷同學們各可以獲得一盒糖鼠!你們是今天表現最好的組別!」
整間符咒學教室只剩孚立維教授反應過來,大力鼓掌,有那麼瞬間,他想起一位叫雅各布的孩子,那是自己最有天賦和叛逆的學生之一。這一屆看來都大有可為。
「看來你昨晚說的是實話。費舍爾,柯爾比,帶上他,我們走吧。」
卡珊卓驕傲滿意的走到榎木身邊,語氣愉悅地說道。讓弗雷兄弟扶起榎木後,便向孚立維教授告假去見龐弗雷夫人。
「卡珊卓!」
在四人離開教室前,艾薇響亮的聲音劃破靜謐。等卡珊卓嘆息回頭後,艾薇扯起嘴角。
「Wingardium Leviosa!」
隨著活力四射的念咒聲,艾薇懸浮起剛才被卡珊卓施咒過的書。
卡珊卓看著艾薇宣戰式的熱血,只是輕搖頭,便優雅轉身離去,不打算陪玩這場施咒戰爭。
「噢,瓦林頓同學也做到了,太棒了!大家也快開始練習吧,就算沒獎勵了,符咒學依然是重要實用的課程。」
隨著孚立維教授的督促,各學院的新生趕緊對羽毛揮杖施咒,總覺得這一屆比平常高壓。
「Wingardium Leviosa!」
施咒聲此起彼落。
丹尼爾握緊手中的葡萄藤木魔杖,知道短時間追上卡珊卓和弗雷兄弟的程度不容易,更別說是……
丹尼爾並不懷疑榎木說過的事,然而親眼看到還是很震驚。
「Wingardium Leviosa!」
羽毛依然絲毫不動,但丹尼爾下定決心,不管要花多久時間,就算要整天在交誼廳練習也無所謂,自己絕對要練到會。
「Wingardium Leviosa!」
這一次丹尼爾面前的羽毛細根微微浮動,即便些微卻代表他可貴的上進心。




潛力並非都能一眼辨識,持之以恆很重要,只有給自己持續努力的機會才能去挑戰,開發自身的潛力。有時結果往往會出乎自己預料。
丹尼爾尤其深知這道理。
就算是榎木,正因為知道自身的極限,而不論何時都盡全力而過極限。

對這感興趣的好旅行者,感謝觀看,預祝愉快。

創作回應

U0_Ghost
穗穗三人組也好可愛!希望aeronongalax 也能有美好的一天!對了,除了aeronongalax外,我還能叫你什麼嗎?
2022-07-04 14:15:21
aeronongalax
赫夫帕夫三人組對我是故事的歡樂調節劑,描寫起來很開心。
謝謝祝福,也祝福一天美好。
常用aeronon,算縮點一點的名稱,
2022-07-05 04:19:15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