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奇幻BL)惡流轉之刻 第一章(2)

艾玦 | 2022-07-04 01:29:11 | 巴幣 102 | 人氣 47

連載中惡流轉之刻
資料夾簡介
為了復仇,與惡魔達成交易。但越是接近目的,惡意也逐漸浮現,直至信任分崩離析⋯⋯ 在殘酷的真相面前,最後的抉擇會是?

「嗯,按照我跟你立下的契約,我會幫你直到殺掉她為止⋯⋯但我也有條件。」

沙丹輕輕彈指,同樣色澤的藍晶石也出現於指間,化為了一條墜鍊。

那一瞬間,拉菲爾才感覺到自身跟眼前的惡魔產生連結,連手裡的晶石也散發跟其一樣的光芒。

「什麼條件?」

拉菲爾皺起眉頭,這才意識到,他們的交易在這之前沒有真正成立。

沙丹不過是把力量送進他體內,形成暫時性的契約罷了。

那對沙丹完全沒有效力,要是有意隨時都可以毀約吃掉他的靈魂。

沒想到沙丹會留這麼一手。

契約的效力對惡魔有強制的作用,在沒有履行約定之前,無法對他不利強行違約。

不過,他實在猜不透沙丹的心思。

在這種情況下,沙丹擁有絕對的主導權,不高興就隨時可以對他下手,想跟他談條件也不是問題。

況且,他們只是交易的關係,沒必要結下共生的契約,把靈魂連結在一起。

這等同沙丹把力量借給他使用。

「我說過的吧?我的力量不完整,也不知道自己發生過什麼事,我要你幫我一起調查這些,找到恢復力量的方法。」

沙丹走到他身前,手輕輕挑起他的下巴,認真盯著他的灰瞳,接著說了下去。

「在我恢復力量之前,我不會吃了你。」

「如果我不願意呢?只要我完成復仇,你要馬上吃掉我的靈魂也可以,我們交易的內容就只是這樣而已。」

拉菲爾想也不想的應了一句,早就做好捨棄一切的覺悟,一但復仇就沒理由再活下去了。

「呵⋯⋯就這麼不想多活久一點嗎?算了,那你就只要好好活著充當我的容器就好。」

沙丹忍不住冷笑一聲,直接收回了手,心裡感到有點可惜。

明明是個有意思的人類,卻沒有活著的意願。

不過他本來也沒指望拉菲爾會答應幫他,只要乖乖當他的容器就好了。

「既然你都這麼說了,那我就幫你吧。」

拉菲爾見他堅持到這個份上,最後還是妥協了。

「你這個人⋯⋯在這種地方還真是不坦率啊。」

沙丹看得出他沒有任何不情願,感到有點難以捉摸,但也證實了他的猜想。

「只是活著也得有一個理由。」

拉菲爾語氣相當冷淡,事實上他並非不願意幫忙,只是不想用這種方式苟活。

從來就沒想過活著有什麼意義,一直以來都是聽從別人的命令做事。

即使努力保有自我,也只能壓抑著自己的想法。就算得到自由,也不知道該何去何從。

至於現在,復仇是他活下去的目標,若是如願達成,沙丹後續想要他怎麼做,亦沒有拒絕的權利。

就算只是合作關係,也得好好相處。

沙丹還想說些什麼,外面卻突然傳來可怕的吵鬧聲。

崩塌的聲響接連不斷,還伴隨著幾聲尖叫,緊隨在後的是救命的哭喊聲。

他們很快意識到是遭到襲擊,拉菲爾的表情也變得沉重,拉好衣服就想要起來。

此刻,急促的敲門聲響起,屋子主人的聲音也跟著傳來。

「你們現在千萬不要出去!外頭突然出現了一群異端到處攻擊人,信使已經出發跟附近的帝國軍求援,相信援軍很快就到,先待在屋裡比較安全!」

拉菲爾沒理會他說的話,不顧身體還沒完全恢復,直接下床來到窗邊,查看外面的情況。只見明明是晚上,卻四處都是火光,還有野獸般的黑影晃來晃去,所到之處慘叫聲不絕於耳。

他們所在的地區暫時還是安全地帶,不少受傷的民眾都逃到這裡來,暫時窩在角落躲藏。

裡頭可見不少重傷的人,甚至還有一個男人胸口被鐵條貫穿,昏迷倒在地上,血還在不停往外流,其他人只能著急圍在他身邊,但卻束手無策。

鎮上的醫生只有一位,目前情況混亂也沒辦法前去找人,其他人也只能先幫忙隨便包紮傷口,做不了任何處理。

由於帝國不重視醫學,大部分知識又控管在教會手中,導致醫生相當稀少,大一點的城鎮可能也才一個駐守。

要是不幸生病受傷,大多都只能自行處理,或是購買藥草服用。嚴重一點就必須送往王都看病,但就算找到醫生,平民也負擔不起診療費。

況且就算搭乘火車,一趟也至少要幾天,要是過於嚴重根本撐不到王都。

所以,大部分的人會習慣前往教會,祈求神賜予奇蹟。

他的職責便是治癒那些生病重傷的人,那也正是教會把他從父母身邊帶走的目的。

或許也是想成為父母那樣的存在,他從沒有懈怠過自己的職責,不曾有半點怨言。

就算已經不再是神父,對眼前的狀況也無法坐視不管。

再者,他完全有能力醫治那些傷者。

他握緊手中的唯一一塊晶石,直接打開窗戶想要翻出去。

「喂,你要做什麼?」

沙丹趕緊來到他身後,抓住他的手想把他拉回來。

完全搞不懂拉菲爾到底在想什麼,這種情況下居然還想到外面去。

「這裡那麼多受傷的人,不能當作沒看見。」

拉菲爾一臉理所當然,想甩開他的手趕快出去,避免耽誤救治的時間。

「嘖⋯⋯!看不出來你還真是個多管閒事的人啊?」

沙丹難以置信的瞪視他,打從心底認為他絕對是瘋了,都自身難保還有空去管別人。

「這不是多管閒事。」

拉菲爾沒打算多解釋什麼,強硬抽回了手,連看都不看他一眼就翻越窗戶,往傷者聚集的地方跑過去。

沙丹作為他契約的對象,也只能無奈跟上去。

畢竟按照拉菲爾現在的狀況,可沒有應付那些異端的能力。

好不容易找到契合的容器,可不能就這麼毀了。

剛剛結下靈魂契約的那一刻,沙丹就感受到拉菲爾的體內,具有超乎想像的恢復能力。

簡直就是個完美的容器,能夠長期接納惡魔的力量,不會有半分損傷。

惡魔身為違背神的存在,其存在跟神的造物會產生相斥,在現世待過久的時間,力量會逐漸失衡產生崩解,直到歸於虛無。

想要長期待在現世,只能找尋人類結下靈魂契約作為容器,轉移崩解的影響。

人類自然無法負荷惡魔的力量,產生的崩解影響也會非常迅速,最多幾年就會死亡,只是很少有人知道這件事。

當然,會願意成為容器的人也不會在乎這件事。畢竟想使用惡魔的力量,本來就必須承受相應的代價。

不過,那對惡魔來說無所謂。

原本是抱著拉菲爾最終會成為他的糧食,才不想浪費掉他身體的想法,才跟他結下靈魂契約。

沒想到拉菲爾比他想像得還要有能耐。

沙丹找到正在治療傷者的拉菲爾,直接站到他身後擺出備戰姿勢。只要有異端試圖靠近,就二話不說馬上剿滅,避免他受到任何一點損傷。

這也給了拉菲爾良好的治療環境,不用擔心會遭受攻擊,能專注在眼前的傷者上。

拉菲爾轉頭看他一眼,眼神有著不曾有過的溫度,但很快又變回原本的冷漠。

他拿起手上的晶石調動出裡頭的能量,化為絲線般的形態,牽引進大片的傷口之中,觸及之處就如親手碰觸,能感覺到溫熱的觸感。

透過對傷勢的判斷,他動起手指操縱絲線縫合傷處,順勢利用自體能量的特性加速修復,治療大面積的傷處。

「您是⋯⋯!晶術士嗎?」

這番操作震撼了在場的人,難以相信居然能親眼見到神選之人,也就是能操縱晶石的晶術士。

基本上,除了教會裡的人,沒人知道他能使用晶石這件事。

平常在教會治療病人的時候,拉菲爾不會直接展現能力,為的就是避免能力曝光,失去民眾的信仰。

教會的修女會引導他們進到祈禱用的小房間,熄掉所有火光,蒙住眼睛才會開始治療。

拉菲爾沒有理會他們,隨著傷口癒合,臉上也出現疲態。

手邊沒有其他晶石,他只能使用契約的靈魂晶石來治療,相當於消耗自身的精力。

不過眼前的人傷勢過重,就算使用其他晶石,他也需要動用自體能量來治療。

畢竟他體內自有的能量能夠影響晶石,類似於增幅的效果,能夠提升治療的速度,但無法用於自體。

所以當時,他才會放棄利用手邊僅剩的晶石治療,選擇用來召喚惡魔。

「⋯⋯你果然很特別啊,居然能用晶石治療。」

沙丹徒手捏碎一個小型老鼠形狀的異端,轉頭無意間看到拉菲爾的操作,忍不住出聲感嘆。

拉菲爾頭也沒轉,甚至已經感到疲累,卻還是開口回了他。

「我懂醫,這也不稀奇,晶石蘊含的能量本來就可以有各種用途。」

「看來你真是一點自覺都沒有,能夠使用創造主力量的人可沒幾個。」

沙丹沒再說什麼,又迅速轉身向前抬手,逮住兩隻老鼠形體的異端直接捏碎,化為黑色的血汙。

那些異端約兩個手掌大小,全身黑到只能看見血紅凸出的眼睛,身體上也似乎沒有毛皮,看上去異常可怖。

不過對沙丹來說,這算見怪不怪了,惡魔所在的地獄中,還有比這更駭人的物種。

「你為什麼知道這是創造主的力量?」

拉菲爾皺了一下眉頭,沒想到沙丹身為惡魔,居然會知道這件事。

晶石雖然被稱為是神的恩澤,是能為人類帶來福祉的特殊資源。可在聖書正本上的記載卻是,晶石為創造主在創造聖艾斐爾大陸時,所遺留的力量。

或許是避免有人覬覦創造主的力量,所以教會刻意篡改了現今流傳的聖書版本,只有正本上留有最開始的記載。

一直以來,知道這件事的人,只有教會跟皇室成員。

幸好沙丹沒有說得很大聲,況且現在一片吵雜,也沒人仔細聽他們的對話。
#BL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