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中華民國異界傳-第二十六章.絕望的消息

健開皇帝 | 2022-07-03 23:41:20 | 巴幣 1518 | 人氣 568


之後,立剛他們一行人聚在月輪大夫診所後院的方形桌前。

「沒有魔王?」高岩手拇指抵著下巴,問道:「內容真的是這麼寫的?」

「嗯。」立剛肯定。

從小時候學了這麼多年,注音拼成的文字立剛就是化成灰塵都能記得,簿子上面的內容就是注音這麼拼成的。

簿子上的注音文斷斷續續地寫著一些文句,有一些是有意涵的。而另一些則是完全意義不明,一看就是亂寫。不過只把有含意的文字取出,就能得出一些線索。

站在一旁的香問道:「你是怎麼看懂的?」

「是啊!」林博少主也訝異:「像我學了這麼多年暗語,也看不出這些符號。」

立剛則是回答道:「這些不是暗語,而是發音符號。」

「「發音符號?」」眾人疑惑。

「嗯!」立剛說道:「在我國………咳咳,有人會使用這套發音符號學語言。」立剛差點把自己的身分爆料出來。

不過說也奇怪,為什麼身為異界人的四界尊者會知道注音符號呢?而且還懂得其使用方法?從立剛來到神州大陸後學習到的所見所聞來說,這世界的人應該是不知道注音的。

立剛看了眼簿子,注音所隱藏的內容除了語句外,甚至還有流行的顏文字,這很明顯不是一個未接觸過舊世界的異界人會知道的知識。

不!等等。難道說………立剛開始在腦中建構一個可能。

四界尊者,這傢伙該不會是………

不過,這時高岩的問話打斷了立剛的思考,他問說:「孫兄,那所謂【沒有魔王】到底是什麼意思?」

所有人轉頭看向高岩,高岩繼續說:「是說那座魔域沒有魔王嗎?」

「不可能。」香立即搖頭否定了這個可能性。她說:「魔域沒有魔王的話會十分虛弱………而那座魔域看起來十分完善,一點破綻都沒有。」

確實,一進到裡面都能察覺到直撲內心裡的邪惡氣息,那個地方與外界簡直像是人間與魔界般,給人的印象反差十分巨大。

魔域和魔王之間,像是國家元首與國家,它們其實需要彼此。

想清除一座魔域就要對魔域四周立下法術驅邪,將邪氣徹底驅散,但如果魔王還活著的話這過程就會百般困難,因為魔王會驅使魔將與妖魔來阻止,所以想消滅魔域就必須先打倒魔王。

魔域的魔王一旦被消滅,魔域的力量就會被大大的削弱,這時候再進行驅邪消除魔域才可能成功。

「那會是什麼意思?沒有魔王什麼的………」高岩的疑問又讓眾人沉默,大家也都對這過於簡陋的訊息摸不著頭緒。

「說不定是招鬼術。」

這時,在少主旁邊的田馨突然說話了。她說:「那座魔域的特性是死亡系,徘徊在那的也多是惡靈,而招鬼術能吸引惡靈群聚。」

「也就是說,對手其實是鬼道師嘍!」少主似乎也突然想通了。

立剛回憶,從闖入村莊開始,途中遇到的妖魔確實不少是惡靈。小倩好像也提過,這裡的魔王是死亡系的。

「那、那個魔將也是死亡系的嗎?它不像惡靈………」

一想起那個拿著九環大刀,背上插著大黑旗的鎧甲魔將,立剛就不禁打了個寒顫。那股殺氣、那股壓迫力不是假的,立剛閉上眼就能回想起自己差點被它給一刀劈死的時候。

「既便是惡靈,只要吸收到足夠的精氣也會進化至高境界,身體到時也會生產出來。」香回答了立剛的疑惑:「它也是惡靈進化而來。」

如果說,這整個魔域是經由使用招鬼術的鬼道師刻意布置形成的。那麼魔域陣中很可能並沒有一個真正的魔王,而是一個招鬼術拼湊的禁制系統。這系統一直在招引惡靈加入,最終形成了一套規模龐大的魔域。

「那麼就沒有魔王。我們只要破了這個製造魔域的法陣,就能完成這次的任務。」高岩興奮的說著。

似乎下一刻他就想出了立刻衝進魔域把妖魔劈哩啪啦的全收拾掉,接著將魔域給摧毀,完成任務回宗門宮殿回交任務的樣子。

但是香立刻打斷了欣喜若狂的他,說:「話雖如此,但事情也不是這麼的簡單。」

香說道:「如今那招鬼術法陣已經吸引了不少的惡靈,其餘種類的妖魔也聚集了不少的量,想要打倒全部的妖魔並不是件簡單的事情。而且更別提那個魔將………」

那個魔將,雖然說上次經由林博少主的出手相救,成功從他手裡撿回一命。但是憑藉著現場的幾人,立剛實在很難保證一定能打得贏。

反過來說,我方被徹底擊潰的可能性其實不小。

「如果我們要前往魔域深處,那魔將必然會阻擋在我們面前。」

「等等,我們不能繞過它,先破除法術嗎?」立剛問。

但是香搖頭,說:「就算我們能潛入魔域深處破除法陣,最終還是要與魔將面對面。」

「不不不!我的意思是,在破除法陣力量後再與它戰鬥。」

「二者之間有何差別?」

「我記得,惡靈只能在魔域內顯形對吧?」立剛說:「那是不是代表,魔域其實賦予了它們某種力量?」

回答的是田馨,她說:「是的,一般而言魔域會強化妖魔的邪氣,尤其對於本身仰賴外部環境生存的惡靈更是如此。」

惡靈是一種離開了魔域,就無法正常維持原形的魔物。在魔域之內,受到邪氣的支撐他們能顯露出自身的型態,並被他者所看見。但是缺乏實體的它們本身也不是很能保留體內的邪氣,一旦離開邪氣濃度高的魔域就會失去外型,難以被看見,變成半有半無的狀態。

當然,除非它們附身在人的身上吸收其精氣變強進化。不然一般變成這樣,它們也就難以作怪了。

立剛說道:「既然沒有魔王,那只要魔域中心的法陣破除了。就能削弱所有惡靈的力量,不是嗎?」

這句話點醒了其他人,啊!對耶,還有這種方法。

這個魔域沒有魔王,那只要去除魔王的替代物,也就是那個招鬼術法陣,那就等於是執行了打倒魔王這個主要事項,所有的妖魔、包含魔將的力量都會被削弱。

面對在完全狀態的魔將我們也許打不贏,但削弱它的實力後再與它交戰的話我們取勝的機率就會大大的增加不少。

香摸著下巴,點了點頭,道:「立剛說得很對,指不定可行。」

「想出這方法真有你的,孫兄。」

「哈哈!」

面對高岩的誇讚,立剛自豪地笑了。自己怎麼這麼聰明呢?

香接著問:「那接下來,要怎麼在魔將不察覺到的前期下入侵魔域中心破壞法陣呢?」

喔,對喔!這是個棘手的問題。繼上次我們入侵後,魔將肯定會堤防我們的下次襲擊,八成在進入魔域的瞬間就會被嗅的氣息殺過來。

再者,立剛和香是武修者,高岩也才剛習得法術不久。對法陣的瞭解還是有限………

「解除法陣我有辦法。」少主說:「雖然說我不會使用鬼道術,不過既然是法陣,那破除方法大多是通用的。」

「少主,你、你願意繼續幫我們嗎?」高岩問。

只見林博少主呵呵一笑,像是在說怎麼問這蠢問題一樣。少主溫和的微笑說:「當然,我們已經是同門師兄弟了,自然是共患難啊!」

「太好了,謝謝少主,您真是好人啊。」高岩這誇張的傢伙,甚至還哭了出來。

立剛這時察覺,這裡的人居然都這麼好心嗎?不只高岩,甚至連少主也是,一見到有人有麻煩就拔刀相助,甚至敢於挑戰危險。

還是說,其實是自己太冷血了?明明自己才是從更先進的社會過來的。他捏了捏鼻樑,為自己不如異界人而感到羞恥。

林博少主回頭看向他的青梅竹馬兼搭檔田馨。

說:「小馨,我決定助師兄弟們一力到底,那妳………」

「我跟隨少主的主意。」

「妳其實可以先回………」

沒等林博少主說完,田馨拉起了少主的手。他將手掌貼在少主的掌心,五指相貼。她認真凝視著少主的雙眼,說道:「少主去哪裡,小馨就去哪裡。」

這道閃光太耀眼,差點把立剛他們這群電燈泡給閃破了。立剛只能撇過頭去,能不要這麼挑釁單身狗好嗎?立剛這近十八年的單身生涯在此刻簡直像是在凌遲著自己。

青梅竹馬之間的愛情都是這麼耀眼的嗎?………不,好像也不是。

立剛回憶起自己小時候的青梅竹馬………

那是個很可愛的女孩。

明明從幼稚園小班到小六畢業時都還是個個性溫和內向,會默默躲在人後拉人袖子衣角,說話唯唯諾諾的可愛萌妹。

因為從幼稚園到國小都是同班,兩人也認識了很久,關係並沒有被性別不同所束縛,一起寫功課、打掃、甚至偶爾還會一起家長接送,立剛十分懷念那個溫柔又善解人意的女孩。

沒想到上了國中之後分到不同班,她就被高年級的8+9學長給追走了,學長身上不但有黑道的刺青,還抽菸吸毒翹課樣樣來,真不曉得青梅竹馬那傢伙是怎麼看上這種貨色的?

在那之後,青梅竹馬的性情如同翻書一樣產生了巨大變化,不但服裝儀容特別了起來,化妝打耳洞、指甲五顏六色,還染了一頭異樣的頭髮,而且嘴巴一張必定會噴出幾句髒話來問候人家。

自此之後,立剛就與青梅竹馬變得疏遠了,直到再見面時就是上高一的前夕了。她懷上了某個人的孩子,因為前男友………或者說,一起上過床的的人數眾多,所以她告訴立剛她還不知道孩子父親是哪一個?

說完就挺著肚子離開了,看著她的背影立剛百感交集。事情變成這樣立剛知道是她自作自受,但自己又覺得難過,也很遺憾………

唉!算了,不想了。都是些令人難受的事情,只不過立剛偶爾還是會懷念那個躲在她身旁,拉他袖子的女孩。

就在這時,真的有人輕輕拉動了立剛的衣袖,立剛驚訝一看。

原來是香,站在立剛旁邊的她拉了拉立剛的衣角,對著眼前閃耀著光芒的少主與田馨,她撇過了雙眼。

………果然妳也撐不住啊。

立剛笑了一聲,把心中不必要的煩惱都拋之腦後。現在別想以前那些無意義的事情了,重要的是現在。

轉頭看向高岩,這傢伙還沉靜在有同伴出手相助的喜悅中,根本沒注意到。

少主說:「小馨,我又不是小孩兒了,不會出事的,不必這樣緊跟著我。」

「不行,我要跟著少主。」

「為什麼,妳明明都有勸我少管閒事的。」少主面露不解,似乎對於青梅竹馬這矛盾的言行無法理解。

不過,他下一刻就茅塞頓開般的豁然開朗。

說道:「啊!難道小馨妳也心懷一顆俠義之心,無法坐視不管是吧?不愧是小馨!」

「………」

「「………」」不只是田馨,連身為電燈泡的立剛他們都啞了。

請問這位天帝門少主,您是從哪個輕小說動漫裡穿越出來的木頭男主啊?人家都這麼明顯的表示了對你的好感,而你還能這般愚鈍?立剛深信,這麼木頭的人全天下大概只有你………

「謝謝田馨姑娘的大恩大德,姑娘的善良我高岩必定牢記於心。」

………好,我錯了,高岩和少主你是同一種人。

「咳咳!」香咳了幾聲,將話題帶回目前的正事。

「那我們現在討論計畫吧!」

主要是在個人所長之下建立一套能應對目前敵我戰力的作戰計畫,單論戰力所有人一起上也未必能贏過那位魔將,所以需要先將之削弱。

既然林博少主自願加入我們,那就簡單多了。我們只需先避開魔將的耳目,潛入魔域的中心破除法陣,計畫的第一步就實現了。

香在自己的身旁仔細擬定策略,高岩與少主認真地聆聽,而田馨仔細的將計畫中的盲區誤區挑出或排除。

一群本來就是萍水相逢的人,一群原來是毫不相干的人,居然為了同一件事情集合到了一起,為了這個目標一起努力………

………同伴,是這個意思嗎?立剛心中突然浮出這個想法。

曾經在立剛心中只是動漫裡的用詞。在舊世界的他怎樣也不會想到自己總有一天會有這樣的想法,和一群來自其他世界的人成為同伴什麼的,簡直像是在作夢一樣。

「………」

想到這裡,立剛主動抬起頭望向天空。

………不!是望向這個世界。

不久之前,在高雄所經歷的種種立剛大概是永遠也無法忘記的。說到底,一開始來到這個世界就是一場惡夢了不是嗎?

……………

視角移動到衛國他們這邊。

「報告排長,懸崖似乎是垂直的,我們應該很難爬上去。」李班長在確認了因魔王做法而出現的斷崖情況之後說道。

衛國滿臉愁容地看著那斷崖,因為事前沒預料到發生這種事,他們沒有準備像樣的攀岩工具,他們也沒有直升機。

目前的陸戰隊九九旅與作戰軍大部隊是斷開接觸的狀態,他們下不來,我們也上不去。

「這魔王會不會太誇張了………」衛國嘆氣。

居然能直接操控地形,這到底是什麼原理?衛國的腦子好像就快爆炸了,這個世界到底都是變成了什麼鬼東西啊?

難道,它還能控制地層之下的板塊活動?衛國想到這裡時不禁打了個寒顫。

不過其實這只是作為魔王的權能,魔王能多少控制魔域內的一些活動,包含自然靈氣的地脈流動,只要稍微利用一下就能使地形隨自己心意的變化。

不過,既然使出這招,那就代表它無意戰鬥。

「它沒出手攻擊我們就是萬幸了。」明月說道。

「方才與魔將一戰,如今元氣大傷,實在是不宜即刻開戰。」

明月背靠著大樹坐下,剛剛使出了秘傳的化蛹術脫險於難。但是此刻的她功力大跌,尚且需要時間復原。

好在斷崖出現之後魔物就再也沒有出現騷擾了。是徹底死心了嗎?

不過說回來,打出了地形變更這樣很可能讓自己綁手綁腳的牌,這應該代表魔王只是想停止戰鬥,而不是想置我方於死地。

關於魔魅林的魔王,即便是武林聯盟或者是天朝的密案庫裡,對其相關資料仍是一片謎團。因為魔魅林魔王十分的低調,數十多年來極少在人們前面活躍,甚至會讓人懷疑到底存不存在?

照著極少數的相關情報以及武林前輩們的推測,魔魅林魔王與其屬下魔將一樣,應該是屬於生靈系樹妖型的成煞妖魔。

在百年多來,無數對自己武功實力有自信的修練者,其中不乏天王、聖人境界的高手也都前往過魔魅林深處,試圖會一會這位神秘的魔王。不過大多不是沒找到,就是中途被魔將趕走。

明月抬頭看向懸崖峭壁,說實在的,與魔將一戰就這麼吃力。即便時全盛狀態的她拚盡辦法,也實在沒自信能與傳說中的魔魅林魔王一對一交手。

國軍陸戰隊把之前從當地村子那裡取來的驅魔道具一併帶了過來,打算直接在這裡安營札寨,通訊兵拼命的想與作戰軍中央取得聯繫,不過裡頭全是雜音。

李班長在指揮班兵,指導士兵做事。至於那個副排王煇士官長,此刻他又不知道去了哪裡?

衛國來到明月的身旁,將鋼杯交給了明月。

「明月喝點吧,保溫杯內的。」

「謝謝衛國。」明月接過鋼杯,果然鋼杯內傳來了一陣溫暖的氣息,這讓剛剛戰鬥完而略顯疲憊的明月感到一絲放鬆。

話說臺灣人還真是厲害,居然連飲用水的保溫都能做得這麼精緻。

明月小口的啜起杯中水,一邊重新調整起自己的內息,真元裡的靈氣正透過內功一點點的將自身恢復回戰鬥前的狀態。

與凡人不同,一般的凡人想要從傷勢中痊癒都是使用藥物強化免疫,之後憑藉自身的治癒力恢復過來。不過修練者有透過內功自我修復的力量,靈氣即是生命的力量,只要真元尚且還有功能,那再怎麼嚴重的傷修練者都還有救。

這個時候,明月注意到了。

坐在她旁邊的衛國一直在搓揉著肩膀,似乎是有什麼問題。

「衛國,你怎麼了?」明月問道。

「嗯,肩膀有點痠痛。」衛國說。

不過想來也是,今天都遇到了些什麼狀況?剛剛才和一頭大怪物交鋒過,別說受傷,小命保住就該謝天謝地了。

明月伸手,將掌心按在衛國的肩膀上。

「明月?」

「不要動。」

接著衛國感覺到一股溫暖的熱在自己的肩膀上擴散,不出多久,困擾自己的那股肩痛便像是蒸發的水氣一般煙消雲散。

「可以了,感覺怎麼樣?」

明月透過運勁將自己的氣力傳給了衛國,雖然對於他人的效果有限,但是這對激活傷口的痊癒有幫助。不過是一點小傷小痛,明月輕而易舉的就能治好。

「感覺好多了,謝謝妳明月。」

「呵哼!」明月自信地笑了。

「所謂的修練者還真是方便啊………」衛國活動一下肩膀,真的痛感消失了。只是運用一下神奇的力量就把身體的不良影響消除,所謂修練者真是神奇。

看著在營中四處奔走的陸戰隊弟兄,衛國想說:「要不給國軍上下推行一樣的訓練吧。」

如果所有國軍士兵都能得到類似的能力,戰鬥力或許也會上升不少。

不過這想法立刻就被明月所否決了。

「這是不行的,不是所有人都適合修練。」她說道:「其他門派怎樣不明白,不過在幻月境光是基本的入門試煉就淘汰了大部分人。」

她似乎是回憶起了過往的事情,眼神望著深邃的深淵。

衛國靜靜的看著她,至今為止,明月雖然向國防部坦承了許多事情,但唯獨自身所屬門派以及能力卻絕口不提。

每次久久會稍微聽到她提起所謂的幻月境,應該就是所屬的門派吧?明月那精明表面的背後其實少根筋,容易不小心將內心話說出口。說不定是顧及明月的信任度或者是不必知道吧?不然政府人員是一定會找出辦法詢問出來的。

「明月。」衛國開口了。他問道:「妳喜歡修練嗎?」

「嗯?為什麼問這些?」

「妳是公主吧?身分高貴的妳明明不必去接觸這些與妳無關的事情不是嗎?」

自遇上明月以來,衛國有時會有種困惑。

明月的本名是唐靜,是大晴天朝的第一公主。理論上,她應該與江湖武林這些民間雜事毫無關係才對。在衛國的想像中,所謂的公主應該是身分高貴,深居於皇宮之中,由宮女們小心伺候成長的大小姐。

生活養村處優,正常人應該不會選擇自討苦吃吧。但明月不但離開皇宮加入宗門,還努力修練至聖人境界。

到底為什麼,她要從衣食無憂的皇族一腳跳進武林亂世中呢?

「………身分高貴,是嗎?」明月稍微笑了。

她說道:「衛國知道我不是皇帝親生的吧?」

「嗯!知道。」衛國之前就聽明月說過,她是皇帝的養女。是皇帝在某次微服出訪時,於路邊撿到的棄嬰。

明月拿起掛在脖子上的月牙項鍊。她看著那月牙,說道:「父皇有很多的子女,而我之所以能成為皇子皇女們的姐姐,並賜號明月公主,這都是因為父皇的疼愛。」

………比起親生兒女,更疼愛這個領養的女兒嗎?

「父皇這個樣子,自然有不少臣子議論。………他們說我只是流著外人血脈的平民,又不是嫁進來的嬪妃,憑什麼享有皇室的身分?」

這好像滿合理的,畢竟養女不是自己親生家人,卻還能得到養父的寵愛。先別說這些皇子皇女了,應該連后宮妃子都覺得明月的存在是個威脅吧?

明月喝下鋼杯中的溫水,接著說:「我從小就要防範其他皇親國戚的暗算與利用,為了保護我,父皇在我十歲時將我隱匿送出宮外。之後流浪到了幻月境………」

回憶起在被送出宮門前,父皇將這枚月牙項鍊託付給明月,他告訴明月只要還有這月牙,自己就會永遠愛著她。

明月將項鍊放下。她說她的師父看中她的才華,決定親傳武學。最後,她就成了武林江湖上人稱【白蝶仙女】的聖人境界修練者。

「因為父皇送我出宮,我才得以歷練。是劍與武功讓我得以圓滿,成為真正的明月公主。」

當然,這個過程她也吃過了不少苦。遇過不少強敵,面臨過許多的生死交關與絕望時刻,不過作為江湖俠客她都堅持過來了。

衛國以前都只能在少年漫畫或是電影中去看這樣的傳奇歷險,活在和平時代的他也很難真正的去理解到明月所經驗過的冒險多麼深刻。

明月眼中好像回憶過了無數的時光,師父要求的刻苦修練,與師姐們一同討罰妖魔,以及出師門後的冒險………

「不過,當我出師門後我才知道皇宮的一切都人事物非了………」

朝中的奸臣李福趁著皇帝病重將之軟禁,自己當上丞相,並擁立了明月從未見過的年幼弟弟,唐光明皇子作為新皇帝登基。

本來朝中的忠良臣子們被統治廠誅殺殆盡,奸臣走狗們在廟堂之上橫行霸道、鬧得朝野雞犬不寧。

明月聽聞風聲立即趕回宮中試圖救出父皇,但當她一踏入宮就被統治廠的刺客們圍住,雖然明月武功高強,但對方人數眾多、雙拳難敵四手,明月還是寡不敵眾。

不過即便如此,明月仍是寧死不屈,她的頑強抵抗讓統治廠的高手們紛紛敗下陣來。明月一路擊敗了不少高手,但還是沒能前進到太上皇被軟禁的太皇殿便倒下。

她也被軟禁了起來,但是不同的是,她憑藉自身的實力讓任何想近她身的人都付出了代價,其中也包括了那些她沒興趣的提親人。

李福丞相實在拿她沒輒,不過剛好,最近要對外動兵………

明月略顯哀傷的說:「即便練就一身武藝,我也沒能回報父皇的恩情,只能任由奸臣當道………」

「妳的父皇,會不會根本沒想要妳付出什麼回報。」衛國說:「他送妳出宮,只是希望妳能好好活著。」

因為了解皇宮中的殺機,清楚皇親國戚之間的爾虞我詐。一個真正愛著女兒的父親絕對不會輕易的將女兒留在這種地方。

那要去哪呢?哪裡都行,天下哪裡都比皇宮安全。

「………就算如此………」明月似乎還想說什麼。

就在這時,不遠處傳來槍響。

「排長!有不明人士入侵。」

「我知道了。」衛國立刻站起身來。

「衛國,我也去。」

「不!妳待在這裡就好。」

「我比你們任何人都強!」明月不服氣的說著。

她在乎的每個人都這樣,打著保護她的名義將她給甩在後頭,讓她摸不到自己,等回過神來就都神不知鬼不覺的消失。

明月已經受夠了,她有著最強的力量,沒理由讓一群凡人男子保護。

但是衛國的任務就是保護她。衛國拉住她的手:「明月聽話,我馬上就………」

衛國話還沒說完,站在不遠處的李班長以T-91步槍對著樹林不遠處的黑影開槍射擊。

但是,下一瞬間那個黑影就瞬移到了李班長身後。

李班長大吃一驚,這應該就是先前情報所言的身法,居然這麼的快速,且幾乎能與明月不相上下。李班長回過頭以槍托撞擊對方,但槍托撞擊居然被對方如同接棒球般一掌給接住了。

沒辦法,李班長想先掙脫拉開距離,但對抓住槍托的手如同黏上了強力膠一樣,死死抓著槍托紋絲不動。

其他班兵衝上前,試圖開槍射擊。但那傢伙從腰間拔出刀來,一陣席捲的刀風捲走了在場陸戰隊士兵的武器。

陸戰隊士兵們傻眼了,剛剛還在自己手中的步槍居然被一陣怪風吹走了。

李班長無可奈何只能放棄步槍,從腰間拔出T-75K3手槍應戰。

他朝著對方開了三槍,分別對準頭與胸部。

不過對方反應卻很平淡,他並沒有大動作的閃躲,反而像是早就知道了彈著點,他將刀鋒迎上飛來的子彈。

噹噹噹!三聲響伴隨著金屬撞擊的火光,擊發出的三發手槍子彈被對方用刀砍斷了。

在李班長傻眼的瞬間對方已經將刀刃對準李班長的咽喉,接著再次使用閃身法,在誰也還沒反應過來之前將李班長挾持成為人質。

刀刃架在李班長脖子上,入侵者說:「我知道你們的武器厲害,但是那種程度的鐵彈我以霸體運功就能抵擋。」

李班長試圖反抗,但對方武功高強,內功勁力強大到抓著自己的手腕像是石像般不可動搖。李班長雖說是海軍陸戰隊,但仍只是凡人,根本無法抵抗對方。

班兵們舉著槍,大家面面相覷,不知道該怎麼辦?

入侵者的刀抵在李班長脖子上,威脅說:「明月公主殿下在哪?告訴我,我便放你一條生路。」

「啊你現在是在大聲什麼啦………」

李班長能感覺到這刀上的寒意,這股刺骨寒冷絕不是善意,也暖心不起來。

「這樣啊。」入侵者轉動刀鋒,激烈的靈氣在刀刃上形成像是鏈鋸般的激烈反應。

接下來施展的武技不善實戰,卻很擅長這一方面………

正當入侵者預做下一步動作時,衛國和明月趕到。

衝上現場的衛國舉槍正要威嚇入侵者,但明月的動作卻先他一步。

「石國忠大人!」明月認出了這位男子的身分。

而入侵者,石國忠見到明月公主也停下了動作。

他說道:「明月公主,您果然在這裡嗎?和島夷在一起。」

「島屁啊!林北臺灣人!」被刀刃架著的李班長還是很不爽被叫做島夷,甚至不顧現在被威脅的是自己的性命,也要像強迫症患者一樣更正對方的說法。

眾人這下更不知道該怎麼做了,大家都舉著槍指著挾持李班長的石國忠,但誰也沒做出下一步動作。

這時明月站出來,對陸戰隊說:「各位冷靜點,他不是我們的敵人。」接著也回過頭,向著石國忠說:「石大人,也請您放開那位先生。」

陸戰隊士兵:「排長?」

「大家先聽明月的話。」衛國也下令讓大家放下武裝。

這不單是相信明月,而且剛剛也證實了,這個男人的武功強悍,恐怕實力不遜色明月。若是強行與他硬碰硬,那陸戰隊大概死傷慘重。

也好在王煇那傢伙不在這裡,不然的話肯定會把狀況搞砸的。

陸戰隊士兵們聽從衛國的命令,放下了槍。

而石國忠也表現誠意,放開了李班長。被挾持的李班長獲救後回頭看了石國中一眼。

石國忠身著大紅蟒飛魚服,手裡握著的是一把繡春刀。石國忠將刀收回腰上的刀鞘,刀入鞘時還發出令人寒毛倒豎的唰唰聲。

對著這個不速之客陸戰隊還是很忌憚,畢竟這傢伙憑一個人就成功闖過了幾個班的兵力,還毫髮無傷。

石國忠不顧忌周邊的視線,他直奔明月眼前。

他單膝下跪,抱拳說:「許久不見了,公主殿下。」

「嗯!我原以為你們都死了………」

明月這裡所言的你們,所指的正是由皇帝親自執掌的秘密特工組織,一切行動只效忠大晴天朝皇帝的天子之劍,神劍衛的成員。

在奸臣李福成為丞相,執掌朝廷一手遮天時,效忠皇權的神劍衛自然成為了丞相的眼中釘。

為了能取代神劍衛的職權,丞相設立統治廠進行全天朝上下的監視,並派出大量殺手對神劍衛成員展開追殺。

明月本來以為在統治廠的肅清下神劍衛大概凶多吉少。

「我等為天子之劍,重要的是大晴江山。」

「那麼,石大人請聽我說………」緊接著,明月將自己與總統的約定,協助中華民國打贏戰爭,直到戰爭結束後將大政歸還皇帝的事情告訴了石國忠。

石國忠聽後沉默不語。

明月問道:「石大人,您願意協助我嗎?」

當然,像是協助外夷入侵天朝,這種事情是穩妥的叛國行為無誤,一點解釋的餘地都沒有。理論上當明月向石國忠說出這些話的瞬間就該被殺,但是現在其況可極其複雜。

如今的天朝奸臣當道,想從內部消滅近乎不可能,唯一的方法就是以外力將之摧毀。

石國忠回答:「陛下聖旨是讓臣服從公主,臣聽從公主的話。」

「那太好了!」明月開心極了,不只是自己,如果還有神劍衛的幫忙,那麼接下來的戰役應該就會輕鬆了不少。

雖然不知道神劍衛經過統治廠的追殺還有多少人倖存,不過憑藉過往神劍衛在江湖上的影響力與人脈,說不定還能策反不少中大型門派道我方陣營。

她笑臉看向衛國,而衛國也微笑視之。

感覺眼下的情況似乎都在好轉,那麼就要快點和作戰軍本部聯繫,告知他們現在的情況了。衛國呼喚通訊兵,打算告知現況。

不過這時,石國忠突然說道:「公主殿下,陛下有旨,是一封密信。」接著石國忠站了起來,從懷中拿出一封信件。

尚在興奮中的明月一聽到皇帝有旨意,瞬間明白了什麼跪了下來。

「………明月領旨。」

原來你已經見過父皇了?明月帶著對父親給自己的心趕到期待,恭敬的接過從密信。

衛國與李班長他們面面相覷。真沒想到在這個世界接到皇帝旨意真的是要下跪的,連人格品行這麼先進的明月都這麼服從,果真是異世界。

交出密信,石國忠的表情沉重了起來。衛國查覺到了這點,卻一頭霧水。

明月滿懷期待的打開信封,讀了片刻後,她本該滿是欣喜的面容逐漸溶解,漸漸地變成了不敢置信與絕望。

腿彷彿失去力量,明月癱坐在地上,信件也掉落一地。

「明月!」

衛國驚愕的上去關心,他雙手按在明月雙肩上。

「明月妳怎麼了?」衛國與失魂落魄的明月面對面,從她那失焦的雙眸彷彿可以看出明月的那股絕望之意。

明月開口喃喃道:「父、父皇他………」

衛國看了一眼的上的信,於是自己也撿起來看,確認上頭的內容。

而石國忠,他握緊拳頭,沉重的低下頭。

「陛下,駕崩了………」

創作回應

ZXC09755
比方說,國家穿越前先有一批人穿越到這裡,而且是近期的。
2022-07-05 11:00:08
健開皇帝
加油,你可能快接近真相了。
2022-07-05 20:58:08
ZXC09755
四界尊者手下有提前穿越來的台灣人?
2022-07-05 22:09:39
健開皇帝
不一定。我還不能說
2022-07-05 23:21:30
yo860107
何時更新?
2022-07-29 14:01:02
健開皇帝
抱歉,我盡量快了,最近被自己生活上的一點事情困擾,下個周末前一定有更新。
2022-07-29 22:14:07
腹黑者
巴拉巴拉,好久沒看到異世界台灣篇章了
2022-08-06 02:06:44
腹黑者
https://forum.gamer.com.tw/C.php?bsn=60154&snA=14213&tnum=38
2022-08-06 02:35:20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