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侵蝕(下) (惡毒王x日鞠)

| 2022-07-03 23:25:58 | 巴幣 104 | 人氣 58

短篇
資料夾簡介
最新進度 七夕小劇場

主角以官方名日鞠稱呼
花吐病梗

  在與惡毒王相處的過程中,花吐病的症狀曾短暫好轉。
  但幾週後,繡球花在體內沉澱的毒素卻猶如爆發般席捲而來。
  更為糟糕的是,日鞠與惡毒王相處中所沾染上的毒霧,也在此刻體現於身上。

  那是短時間內突然發生的。
  身體內像是要燃燒起來般灼痛,兩種異樣的毒在白皙的皮膚上刻下印痕。
  由兩種毒交織而成的毒紋,猶如紋身般,從四肢蔓延至全身。
  那印紋就像畫布上盛綻的毒花,漆黑的莖葉上,點綴著藍紫色的花。
  異常的妖冶而美麗。

  「嗚咳!」
  昏黑的洞窟中,日鞠蜷縮著身體,壓抑著聲音,窩在棉被中咳嗽。
  原先所吐出的只是花瓣。
  如今,卻已化為一朵朵小小的繡球花。
  乾澀的喉嚨無法再承受更多刺激,咳出的花瓣上都沾著駭人的血跡。
  血腥味充斥,她感覺自己的意識,也快要被淹沒於繡球花之中了。

  日鞠疲倦的閉著眼睛,伸出手摸索著水壺與止痛的藥物,試圖滋潤一下自己嘶啞的喉嚨。
  但無論她怎麼尋找,就是找不到。
  正當日鞠還在疑惑自己是否記錯位置時,一雙強而有力的臂彎就將她從棉被中拉出。
  日鞠感覺到自己被人攬住肩膀,抱入溫暖的懷中。
  那碰觸著肩膀的手,帶有毒霧特有刺痛感,日鞠不用詢問也知道是誰。
  日鞠勉強睜開沉重的眼皮,看到的是再熟悉不過的面容。

  惡毒王察覺繡球花微弱的花香漸濃,當中混雜著毒的氣息。
  當他越過屏風,看見床榻周圍散落著帶血的花時,忍不住深深皺起眉頭。
  虛弱的鬼丸之主將手探出棉被,那細瘦的手上竟帶著詭異的紋身。
  指尖、手腕、手臂、手肘,紋身一路延伸至寢衣內,掩蓋在衣物下的面積或許更多。
  她的身體,是從什麼時候起變的如此糟糕?
  若是仔細看,就會發現臉色蒼白的日鞠,唇邊還帶著血漬。

  惡毒王自上而下俯視著日鞠,青色的眼眸中,蘊含著罕見的怒意還有一絲擔憂。
  「你想死嗎?」

  「當然不想。」
  日鞠頭腦昏沉,但她很清楚,這是花吐病即將吞噬她生命的前兆,若再持續下去她恐怕撐不了多少時間。
  啊啊,明明是為了治癒疾病而來,事到如今,她卻落入了更糟的境地。

  見惡毒王仍然盯著她看,日鞠悄聲嘆了口氣。
  「惡毒王先生,如果您只是想抱著我讓我好過些,那不如請您幫我拿藥過來。」日鞠的眼角瞥見事先準備的藥物正放在枕頭後方。
  雖然惡毒王的懷裡使人安心,但她現在需要的是能舒緩疼痛的藥物。

  「可以。」惡毒王挑眉,伸手拿起藥物與水壺。
  「但你要先回答我一個問題。」
  「什麼問題?」每當喉嚨震動,湧上的花就搔刮著喉嚨,傷處湧出血,給日鞠帶來難以忍受的痛苦。

  「經過這段時間的相處後,你對我是怎麼想的?」
  「你對我的感情,是什麼呢?。」
  「如果你不想死的話,就回答我。」惡毒王的語氣此時認真而嚴肅。
  面對過於突兀的問題,使日鞠的大腦空白了一瞬,她完全沒料到惡毒王會向她提出這種問題。

  「我……」日鞠的腦海中瞬間浮現過往相處的種種。

  她的料理手藝只能算是普通。
  除卻第一次為惡毒王烹調的飯菜外。
  有時,她也會因為控制不好火候,而做出失敗的料理。
  惡毒王看了眼燒焦的飯菜,雖然有些嫌棄,但最後他還是拿起筷子將食物送入腹中。
  理由是,如果這是她的要求,他還是會勉強接受。

  除此之外,還有些日常的瑣事。
  在稍冷的天氣中醒來時,她總會發現身上被蓋上了件外衣。
  即使想向惡毒王道謝,他會說那是自己隨手扔過去的衣服,道什麼謝?

  當難以入眠,輾轉反側時,惡毒王會說今晚是個良宵,拉她去夜釣。
  新月的微光在水中晃晃蕩蕩,晚風吹拂,使她不知不覺陷入睡夢中,當她在被褥上清醒時,已經是早上了。
  她只依稀記得,惡毒王環過她腰間的手,還有上下晃動的觸感,她有些懷疑惡毒王是把她扛回來的。

  縱使詢問,惡毒王也只是咧開嘴,以玩味的視線注視著她,問她真的想知道嗎?
  她原想獲取答案的氣勢瞬間弱了下去,只好搖搖頭放棄答案。
  總感覺如果問出答案,下次夜釣睡著時,惡毒王會變著各式花樣將自己帶回洞窟。
  或許,下次用繩子將她一路拖回來也不奇怪。

  雖然有時嫌她麻煩,但惡毒王還是關照著她。
  而她也在不經意中,越來越依賴他。

  她一直在懷疑著,惡毒王對她來說,除了是珍視的同伴外是否還有其他的意義存在。
  隨著時間過去,她對惡毒王模糊的情感逐漸明朗。
  雖然過了如此久的時間才察覺,但她對於惡毒王的想法果然是——

  「——我好像喜歡上你了,惡毒王先生。」日鞠所吐露的話語,因為喉嚨的灼痛而破碎低啞,但即使如此,她仍然試圖表露自己的想法。
  「看來,你終於知道了啊。」隱隱約約,日鞠可以聽到惡毒王露出極輕的嘆息,像是終於安心下來。
  「你可真是個遲鈍的人。」若不是直接要求,她定不會細細思考自己的這份情感吧。

  「接下來,就如你所願吧。」
  將水與藥含入口中,惡毒王吻上日鞠的唇,粗暴的撬開乾澀的唇,讓水流入其中。
  那是個帶著血腥味的吻。
  舌尖捲起藥,遞至唇齒間。

  日鞠發出微弱的嗚咽聲,反射性的將藥嚥下。
  確認日鞠吞下藥之後,惡毒王才離開她。
  日鞠感覺自己連耳根都因此紅透了。

  「那麼,是時候幫你解毒了。」見到日鞠的反應,惡毒王露出滿意的神情。
  「我可不想看到一個剛告白完的女人,明早成為屍體,睡在我身旁啊。」
  日鞠還沉浸在剛才的吻中,突然難以反應。
  她運轉著朦朧的意識,努力咀嚼著惡毒王所說的話語。
  原來,還有其他解毒的方法存在嗎?

  未等她理清思緒,惡毒王再度開口。
  「接下來的事,就算痛也要給我忍著。」
  惡毒王俯下身,稍微拉下日鞠的寢衣,往鎖骨上方的肌膚咬了下去。

  日鞠因疼痛反射性的想要縮起身體,惡毒王環在她肩上的手,力道逐漸收緊,制止了她想要逃離的想法。
  白皙的皮膚上出現牙印,牙齒刺入皮膚,撕咬出傷口,艷紅的咬痕流出暗沉的毒血,刺痛與麻癢傳來。

  「咿!」異樣的觸感激起日鞠全身的戰慄。
  她羞澀的推著惡毒王的胸膛,卻被惡毒王抓住手腕,送上兇惡的眼神警告她最好別再亂動。

  「呼嗯……」惡毒王的喉嚨間溢出低沉的聲音。
  舌頭舔舐過傷口,吮吻著頸項,將毒吸吮而出。
  一時之間,只剩下啾嚕的細微水聲迴盪在洞窟內。

  日鞠抬手摀著嘴,以防自己發出奇怪的聲響。
  纏繞著全身的毒紋,似乎也隨著毒的減少,逐漸淡化。

  直至流出的血呈現紅色,惡毒王才抬起頭,他用手背抹了把嘴,拭淨污血。
  日鞠的身體也因此輕鬆了不少,燃燒的身體的疼痛消退,不知道是否是因為告白解了花吐症的毒,還是惡毒王將毒吸出的關係。

  「沒想到還真的有用啊。」惡毒王望著日鞠的臉色逐漸好轉,原先蒼白的臉頰逐漸有了血色。
  這是如同賭注的猜想。

  如果要清除身上浸染的毒霧,就只有由他將毒吸出這一方法,那麼對於身上有著兩種毒同時存在的日鞠,這方法也有一試的價值。
  雖然將毒吸出,他自身也有被花吐病侵蝕的風險存在。
  若真的被她所侵蝕,到時就再來尋找解法吧。

  或許是因為放鬆了下來,被疼痛所長時間折磨的日鞠開始感到困倦,睡意襲來。
  「惡毒王先生,你……」
  由於還沒聽到惡毒王的回應,她強撐著,抓著惡毒王的衣物,不想就此睡去。
  但惡毒王的手卻在此時蓋上她的眼睛。
  「有什麼事明天再說。」
  最後,她的意識還是逐漸遠去,陷入睡夢中。

  由於日鞠的手緊攢著他的衣物,惡毒王只好在她身旁躺下。
  因為距離極近,他甚至可以聞到,日鞠那漆黑的髮絲上,所殘留的幾縷繡球花的殘香。

-----

  當日鞠再次睜開眼睛時,她發現腰上多了隻帶有漆黑紋身的手。
  她小心翼翼試著將手扳開。
  但腰上的手卻猛然將她撈回去,按在身前。

  日鞠可以感覺到,緊貼著的背後就是惡毒王的胸膛。
  溫熱的呼吸噴灑在後頸,那熾熱的溫度,使日鞠不自在的掙扎了一下。
  想起昨晚的經歷,就讓她羞澀地想找個洞鑽下去。

  「惡毒王先生,如果你醒了,可以先放我離開嗎?」
  「不行。」身後傳來低沉的聲音,腰上的力道加重,她似乎聽到骨頭嘎吱作響的聲音。
  在日鞠看不到的耳尖後方,留下了一條被毒所侵蝕過的,細小的黑色疤痕。

  惡毒王磁性的嗓音在她的耳邊響起。
  「事到如今,你就別想離開我了。」

  她的身上已被他刻下毒的烙印。
  無論是侵蝕還是被侵蝕,如果與她一起的話,或許都無所謂了吧。
  
  無意中,他習慣了她的存在。
  沒有她在,寬敞的洞窟,開始顯得有些寂寥。

  這是,惡毒王給予她的答覆。

-----
參考資料:災藍

寫完這篇要休息一段時間啦!
把好多老梗都用上了

會選繡球花是因為剛好梅雨季
繡球花又有毒
番外篇的花是用誕生日網站找的花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